<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唐静叫蓝调小雨云,但也可能会有其他的名字。在网上,一个人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ID,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请进吧。”

    在网络另一边的人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问候的人已经消逝了吧,小诺一阵感慨。

    唐静一向爱好这类风格,甚至写高中作文也是如此。老师批评说“太工于辞藻,未免以辞害意”、“浮华”,她也不以为意,反而声言要走郁秀、韩寒一样的道路,在高中就写书出版。她写满了几大本的习作,小诺曾经看到过,风格和这篇文章如出一辙。

    那时候父母都还没回来,家里就她一个人。

    但是小诺回忆起十六日在阿姨家看到的情景,那个人发过来的信息框中,不仅EMAIL地址与名字是空白,甚至Q号也没有显示,这点她就无从得知是如何做到的了。

    今天路上的状况并不十分糟糕,虽然公车移动一如既往地缓慢,但一次交通堵塞都没碰到,最后小诺总算在四点四十分之前抵达了东胜区。

    小诺本打算过几天再去拿,但是今天看到苏父砸毁电脑的举动,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能拖,免得夜长梦多,万一唐静的电脑被砸或者被卖,那可就痛失良机了。

    小诺不禁小小地惊叹了一声,以她的概念,QQ好友数量在四十左右就很可观了,而唐静则是她的两倍之多。

    苏的母亲接过照片看了看,皱着眉头说:“不认识这个女孩子,可能也是雪君的朋友吧。”

    “我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真是太悲惨了。”小诺说的是实话。

    小诺一一提取出消息来看,都是唐静的朋友发来的信息,什么“你昨天怎么没上来呀?”、“在吗?雨云?”之类的问候,那声咳嗽是一则关于手机短信的系统广播。

    小诺心想这位女生的上网劲头,倒是不输于唐静。苏的父亲继续怪罪他太太。

    如果能与其他三个人接触,或者查一下唐静与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那么应该能查出些蜘丝马迹。但是,要这么做,首先就要分辨出哪四个好友是“子山”、“胜舟”、“琉璃”与“茗”,这需要通读全部一百多个好友的聊天记录才能够判断出来,而这对小诺来说几乎是MISSIONIMPOSSIBLE,阅读量太大了。

    但是小诺没找到,整个目录里只有唐、苏二个人的合影照是那一天照的,只有这一张而已。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三章

    2001-06-22 23:34:20 梯云纵

    曹芳蕊指着那男生说,小诺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注意到那件文化衫上写着两个字:“风雅”,字写的歪歪扭扭,全无风雅味道,看起来很滑稽。

    怎么样,对你是否有些帮助?

    干嘛要一个一个看,你把聊天记录导出来另存为TXT,再拿NOTSPAD或者WORD搜“残星楼”关键字就好。

    2001-06-22 22:46:10 梯云纵

    她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时针已经接近12点了。上一周她每天都习惯11点就早早睡觉,今天是周末,难得聊到这么晚。

    小诺出了校园,回头看看马鸣没跟来,对曹芳蕊说。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其他几个人,子山,胜舟还有茗,你现在还与他们有联系么?

    对不起,刚才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

    ??

    果然,这正是残星楼的主页,首页是FLASH,制作的相当精良,古香古色,背景音乐是悠扬的古筝声。中部三个苍遒有力的隶书:“残星楼”,右侧五把长剑横置,剑刃隐有虹影。剑身上分别镌刻着“长生”、“弦断”、“烛影”、“相期”以及“通鉴”。那个叫胜舟的人,FLASH已经达到专业水准了,是个高手。

    “考的不好才更要出去散心嘛……呃?等一下。”忽然曹芳蕊举起右手冲前面挥舞,大声喊道:“堂哥!这儿!看这儿!”

    总发贴数:282篇

    小诺一本正经地分辨。

    唐静的硬盘里,除了那份WORD武侠小说和那张合影以外,暂时没有其他什么新发现。聊天记录仍旧在解读中,但是数据实在太多,短时间只怕不会有什么进展。所以前天,也就是六月二十日星期三,小诺决定改变调查方向,去网上主动寻找跟唐静熟悉的网友,希望能够知道“残星楼”其他三个人的下落。

    看到这条留言,小诺心头一宽。

    “旅游啊,暂时还没什么心思。”

    2001-06-22 22:23:06 梯云纵

    她以唐静表姐的名义,给唐静的QQ上每一个头像都发送了一条消息,询问他们是否知道任何关于“子山”、“惊鸿”、“琉璃”、“胜舟”、“茗”以及“残星楼”这几个关键词的事情。同时,她利用唐静IE浏览器收藏夹,顺利地找到了七、八个唐静常去的网上BSS论坛,在那些论坛以“贝利亚”的名义发出同一内容的帖子。

    “你最近怎么形色匆匆的,下了课就跑,忙什么呢,不是偷着交男朋友吧。”

    曹芳蕊拉住小诺,一脸狐疑地问道。这天课后,小诺刚拿起书包要走,被坐在边上的她拦住了。

    2001-06-22 22:46:03 贝利亚

    注册日期:2001/01/21

    嗯,这样啊……是蓝宇告诉你的么?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曹芳蕊一手挽着小诺,一手对着刚跑过去的蓝球队的男生指指点点,逐一点评,小诺只是抿嘴笑。

    “心灵美才最重要,自古红颜多薄命,要那么漂亮干什么。”

    胜舟是个电脑高手,他专门为残星楼做了一个主页,只可惜地址已经换掉,新的我不知道。

    她俯下身去,用鼠标把新的信息点出来,在下一个瞬间,小诺的动作骤然停止,全身都僵在了那里。

    2001-06-22 22:11:40 贝利亚

    2001-06-22 22:59:10 贝利亚

    小诺从椅子上站起来,长长地伸个懒腰,眼睛酸的厉害。为了免得妈妈唠叨,她上网的时候把卧室的门关上,并且关掉了日光灯。整个屋子里只有屏幕亮着,这种程度的光线特别费眼睛。

    若是知道密码就好了,SIGH。

    2001-06-22 22:12:15 贝利亚

    2001-06-22 22:36:21 贝利亚

    职务:丐帮支持国企改革办公室主任

    小诺顺曹芳蕊的视线望去,只见图书馆前面的台阶上坐着一个男生,这人中等身材,瘦瘦的,文化衫,破牛仔裤,鼻子上架着一副黑边眼镜,手里还捧着几本书。他听到呼喊,也冲这边挥了挥手,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土。

    “得了,得了,别把我同学吓着,老古董!”曹芳蕊“啪”地打了他一下手背。

    ……小诺呼吸急促起来,她感觉到好象有一条名叫恐惧的无形大蛇缠住了自己的脚髁,缓慢而有致地卷住她全身,她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冰凉的蛇身磨过自己的身体。

    楼下传来邻居赵大叔斥责自己儿子的声音。(加一句:主角运气果然要好些。)

    你还没回答我,蓝宇呢?

    这头像五官模糊,黯淡无光,一脸死灰里还夹着红色。和小诺当日在唐静家看到的一模一样!是“那个人”。

    “什么古董,这是七十年代才出的书,袁先生的书呀,没听过?啧啧,现在的年轻人……”

    梯云纵

    “哎,堂哥,怎么每次在图书馆门口都能碰见你呀。”

    连看了几个论坛,一点头绪也没有,小诺有点灰心丧气了。鼠标这时点开一个叫“有间客栈”的论坛,这里的主题是“武侠与文化”,论坛颜色淡黄,看上去挺舒服。里面颇有人气,顶端的几个帖子点击量几百,回帖也有几十。小诺昨天在这里也发过了询问的帖子,但这论坛上一群人正因为金庸古龙孰优孰劣而吵的不亦乐乎,那个帖子早就被挤到不起眼的位置,只有可怜的七次点击量和一个回帖。

    是真的,是真的,她的本名叫唐静,上周六晚上上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割腕自尽了……

    马鸣摇摇头,随手把书卷起来塞进裤袋里,看了一眼小诺,不禁微皱了一下眉头,忽然开口说道:

    “我是说真的,小诺,最近还是小心为上吧,你周围可能有些不太干净的东西。”

    2001-06-22 22:23:24 贝利亚

    怎么说呢,我是从她哪里知道的……不过……

    2001-06-22 22:12:43 贝利亚

    早没了,我刻意避开他们,免得伤心。其实是我自己傻,现实中我真的没奢求过惊鸿什么,我只想在网上有这么个名分,让我感觉好一些而已。

    希望和大家交个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两个人走出教室,一边聊一边朝着校门口走去。周围人声鼎沸,校园正是下午的活动时间,热闹非凡。几对情侣旁若无人地牵手走来走去,一队穿着篮球衫的男生抱着篮球跑过,远处布告栏里贴着五颜六色的社团海报,很多人在围观,草坪上还有自命浪漫的情圣边弹吉他边斜睨旁边路过的女生。

    2001-06-22 22:22:59 贝利亚

    “……你好。”

    果然,到了晚上10点左右,小诺一打开唐静的Q,就连续接到十几通留言,其中大部分是问唐静这几天为什么没上来,也有些人扯些不相干的闲话,不过他们都表示没有听说过任何关于那部小说和那五个主角的名字的事。

    2001-06-22 22:43:16 贝利亚

    突然,窗外传来一阵剧烈的“噼啪”声,本来在剧烈运转的电脑骤然停止,屏幕暗了下去,音箱也没了声音。

    (对方半天没有反应,小诺正打算再次发信息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好友列表里已经找不到这人了。这只有一个可能,她被梯云纵丢进黑名单了。过了大约10分钟,有一通系统消息进来,是梯云纵申请加入好友的消息,还附了一条留言:对不起,刚才太冲动了,我需要时间冷静。)

    她颤抖着用双手敲出几个字,发送出去,半天都没有回应,只有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感在与时俱增。这时候窗外的风陡然大了起来,两扇窗户开始“吱呀”、“吱呀”地摆动,窗外的黑暗深不可测。

    一共是两本书,一本书名字叫《中国鬼话》,作者是文彦生;另外一本书叫《中国神话》,作者是袁珂。

    2001-06-22 22:11:45 梯云纵

    2001-06-22 22:33:07 梯云纵

    经验:567持金:2839两纹银

    曹芳蕊拽着小诺就走,马鸣搔搔头,嘴里也不念叨着什么,慢慢悠悠坐回到台阶上,接着把书拿出来看。

    “得了,我们走了,不跟你罗嗦了。”

    ……嗯,是这样。事实上,蓝调小雨云是我的表妹,她在上周六的晚上去世了。

    曹芳蕊一把挽住她的胳膊,带着一点同情的口气说:

    2001-06-22 23:38:18 梯云纵

    “第一天当电工啊你,叫你给自己家换根保险丝,你关全楼的电闸干什么?”

    小诺摇摇头,心想聊胜于无,姑且打开看看吧。

    我想她和琉璃的死,应该通知给其他三位吧。

    小诺很奇怪,自己明明发送信息过去,怎么对方会收不到呢。试了几次,始终还不是不行。最后小诺索性不说了,发了句“886”给梯云纵,也不知道他收到没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梯云纵开始不停地问: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

    2001-06-22 22:11:58 贝利亚

    2001-06-22 22:45:16 梯云纵

    (小诺觉得,目前还是使用警察的说法更合适一些。)

    哦,蓝宇就是蓝调小雨云,简称,我们都这么叫,呵呵。

    怎么你也知道这件事吗?公开不方便说,Q上说吧。我的Q是12005625。

    Re:请教大家一件事情

    2001-06-22 22:12:00 梯云纵

    请教大家一件事情大家好,我是新人,是蓝调小雨云、惊鸿介绍来的朋友。

    你真的联络不到他们吗?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五月以后,我就再没接触过那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我堂哥,马鸣,新传(新闻传播)学院的,大四了。这位是小诺,我同学。”

    --------------------------------------------------------------------------------

    ……告诉我这是你的恶作剧,我会感激你的……

    对了,我从刚才就一直在奇怪,既然你可以打开她的QQ,为什么不直接查她与其他人的聊天记录呢?那会比我知道的更完备。

    级别:七袋弟子

    点开帖子,小诺看到那唯一的回帖是今天中午十二点零三回复,整个回帖是这样的:

    惊鸿的硬盘现在在我这里,但是收藏夹里没有这么个地址呀。

    ……

    对不起,这是真的,我亲眼见到了她的遗体。

    2001-06-22 12:02:00

    请问大家谁认识“子山”、“琉璃”、“胜舟”、“茗”这几个人?还有就是,《残星楼》这部小说好看吗?

    真不可思议,一个活着的人转眼就消失了……这种感觉……

    今天是阴天,月亮和星星都被厚重的云层所遮掩,窗外一片漆黑,小风从窗缝里流进来,凉爽中也带着寒意。

    回到家里,小诺习惯性地先打开电脑,脱下外套,走进洗手间去洗了把脸,忽然想到曹芳蕊堂哥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不由得仔细对着镜子照了照,看不出什么异状,只是连续几天看电脑,眼睛有些发红而已。

    2001-06-22 22:35:22 梯云纵

    我很吃惊,也很伤心,但是不想拂她的意思,就同意了。但是第二天,我看到了她写的章节里,那对情侣竟然是她与子山。

    我也只是听说而已,我找这个有急事,谢谢你了!!

    音箱中的笑声逐渐变成低喃,说着同样的一句话:……上路吧……上路吧……

    小诺也点头回礼,心里莫名其妙。

    2001-06-22 22:22:45 梯云纵

    “直说他古怪就得了,别看才大四,胡子都还没长全,说起话来却总是老里老气神神道道的。这家伙是书痴,乱七八糟什么书都看,也不知道看懂多少,有名的书呆子。”

    为什么会割腕自杀?!为什么会跳楼?!她们怎么啦?

    后来经过她介绍,我在“有间客栈”认识了残星楼的其他四个人。彼此都视为知己,觉得志同道合。有一次,她提议说不如我们六个人一起来写一部武侠小说,以我们六个人为主角。大家自然都同意了,都分别起了名字。她名叫惊鸿,其他的“子山”、“胜舟”、“琉璃”和“茗”你都是知道了的,而我的ID则是貔貅——知道这两个字的念法么?PI2XIU1。而整个组织的名字,则就叫残星楼。我记得那是在四月份的事情。

    能告诉我残星楼的事情么?这很重要,琉璃你也应该认识吧,她也死了,跳楼自尽。

    “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那种生物早就回月球去了。”

    2001-06-22 12:00:00

    小诺盯着屏幕,一个一个论坛看过来,特别有价值的回帖几乎没有。有的回说“不知道”、“没听过”;有的答非所问,反来问她蓝调小雨云的近况;甚至有人跑题到别的地方去,肆无忌惮地版聊。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2001-06-22 22:44:13 梯云纵

    小诺和曹芳蕊两个人逛街逛到下午四点多,然后分手回家去了。

    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怪响……小诺猛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空气迎面而来,当她四周环顾的时候,音箱中发出一阵尖利的啸声,象是电平失调的高音喇叭。未等她反应过来,音箱又恢复了平静,过了几秒钟后又发出“嘟嘟”的QQ新信息声音,屏幕右下角她的QQ里有个头像跳动着。

    请问……您是谁?

    今天是周五,正是上网的高峰期,看到这个帖子的人和收到QQ信息的人应该会很多,小诺希望其中能够找到比较有价值的线索。

    残星楼对外是严格保密的,成立的时候我们就互相约定,ID和小说内容,甚至残星楼的存在都不可以让别人知道。我虽然退出了,但也遵守着这个约定。所以,你在论坛上到处询问也问不到是正常的。倒是我一看你居然也知道残星楼的事情,着实吃了一惊。

    2001-06-22 22:11:23 贝利亚

    “你这个堂哥,说话还真……呃……特别。”

    小诺一一点击这五把剑,“长生”指向的是“成员名录”,里面五个人的资料都在,但全是残星楼中的身份资料,现实情况联络方式一概没有:“弦断”指向的是“聊天室”,但需要密码才能够进入:“烛影”指向的是“小说库存”,里面只有两篇,作者分别是茗与胜舟:“神游”指向的是“论坛”,也需要密码才可以进入;最后一个“通鉴”则进不去,一选中浏览器即显示“该页无法显示您正在查看的页目前不可用。Web站点可能遇到技术困难,或者您需要调整您的浏览器设置”。

    桌上的橙汁微微震颤了一下,音箱开始慢慢发出碎碎的声音,这声音慢慢变大,象极了什么东西的笑声,不是欢快的,而是那种濒临绝望的干瘪笑声,飘忽不定,令人毛骨悚然。就在这时,显示器“啪”地一声自己灭掉了,整个屋子一下子陷入黑暗,只有主机上的小灯拼命闪着,在黑暗中看过去仿佛一只红色的眼睛。

    2001-06-22 22:23:40 梯云纵

    丐帮的长老们,运动了!七、八年就来一次!

    “最不干净的就是你那臭衬衫啦!”

    马鸣的声音不高,听起来很温和,就是“久仰”用的实在不伦不类。

    小诺这几天一直在钻研唐静的硬盘,线索倒是找到很多,但没一个是有突破性的,有点陷入僵局了,自己也正烦闷。她心想,出去走走也好,于是点了点头。

    屏幕“啪”地一声恢复了光亮,那QQ头像竟似变大了一样,五官仍旧一片混沌,但脸上的血红却清晰异常。“嘟嘟”声再度响起,又有新的信息进来了,这次它不待小诺按键,自己跳了出来。

    2001-06-22 22:12:05 贝利亚

    2001-06-22 22:11:30 梯云纵

    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啊,聊天记录太多了,一个个根本看不过来。

    你为什么会知道残星楼的事情?

    我也想知道,所以才希望了解多一点关于她们的事。

    蓝宇是谁?

    曹芳蕊这句话倒没说错,马鸣身上那文化衫领口一圈汗渍,已经浸的发黄,衣服上不是灰尘就是蜘蛛网。

    ……苦笑……谢字就不必了。

    我也去看过了。

    2001-06-22 22:37:24 梯云纵

    四月十一日,我记得非常清楚。蓝雨、也就是惊鸿忽然跟我说,要跟我解除情侣关系。我问她原因,她说这样已经不好玩了。

    2001-06-22 22:10:39 贝利亚

    小诺感觉自己的嗓子干的厉害,却连咽口口水都做不到,她感觉衣服正慢慢被汗水所溻透。

    本来已经把头探向窗外的小诺猛然惊醒,把身体向回缩去,整个人随惯性一下子倒在了地板上,浑身被汗水溻透,瘫在那里一动不能动。

    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上路吧

    威望:3

    哦,你可以查查她的历史记录。

    喂?喂?掉了吗?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2001-06-22 22:10:45 贝利亚

    “……这……这是哪位呀?”小诺一脸诧异地问。

    2001-06-22 22:56:23 梯云纵

    蓝宇跑哪里去了?

    “呵欠~~好累~~”

    “哦,久仰久仰,幸会幸会。”

    我试试看吧,不知道现在还找的到他们没有。

    2001-06-22 22:30:24 梯云纵

    2001-06-22 22:11:00 梯云纵

    一滴,两滴,屏幕上血红色的点逐渐增多,变大,仿佛无形的血一点点滴在了WINDOWS桌面上。紧接着从显示器的通风孔、主机的驱动器以及键盘中,也开始慢慢地渗出红色的液体。小诺似笑非笑,双眸空洞,随着那一声声嗫嚅和连续不断传来的QQ信息,慢慢走到了窗边……

    2001-06-22 22:10:27 梯云纵

    她立刻打开了自己的Q,把这个叫“梯云纵”的人的Q号加进自己的好友名单。对方需要验证,于是她把验证信息里写道:我是贝利亚。很巧,梯云纵正好在线,立刻就让她通过了验证,随后也把她的Q加为了好友。

    呵呵,你好。

    “活到老,学到老,生有涯,知无涯嘛。”马鸣笑呵呵地说,同时把手里的书递过去。“要不要看?这书我好不容易才在书库里淘到的。”

    2001-06-22 23:45:55 梯云纵

    小诺安慰了梯云纵几句,随手打开了IE的收藏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可能是“残星楼”主页的地址。

    总坛鉴定:已设置保密

    ??

    “去!净瞎说,人家招你惹你了?我堂哥就爱开玩笑,别理他。”曹芳蕊大声说道。

    BBS论坛也是一样,唐静去的多是武侠、动漫、流行元素等主题的论坛,人气倒是相当的足,但灌水量也是相当大的。小诺的留言仅仅贴上去两天,就有了很多回帖与点击量,但里面不相干的东西相当多。

    已经不在了么?

    小诺一边浏览残星楼的主页,一边跟梯云纵聊着。这个人很健谈,也很风趣,电脑知识丰富,而且对唐静真的是一往情深。小诺给他讲现实中的唐静,他给小诺讲网上的惊鸿(蓝调小雨云),但往往是他讲的更多,语气苦涩,字里行间都渗透着一股悲伤。两个人心里都因唐静的死而沉重起来,但也聊的颇为投机,不知不觉中,一个小时就过了。

    你好。

    小诺暗骂自己真笨,怎么连这么简单的办法都没想到。于是,她按照梯云纵说的,打开IE的历史记录,选择“上星期”,里面齐刷刷列出密密麻麻一大排地址。小诺开始找与“残星楼”有关的拼音、英文拼写的可能连接,最后锁定了三个最象的,用IE打开后,终于确定了www.cansnow.com这个地址。(我加一句:各位,你们有无兴趣去看看?)

    子山这个人很稳重,有领袖气质,人不讨厌,与我关系也很好。我觉得自己没办法继续在那里呆下去了,于是就申请退出,还与惊鸿大吵了一架。

    “是叫小诺对吧,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我知道你表妹去世,你很伤心,不过也别太难过。我陪你去逛逛街,散散心吧,别一个人闷在家里。”

    魅力:30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不过从“通鉴”这个名字考虑,八成会是建站大事记吧。

    一般的站点都会有基本的几个栏目:论坛、聊天室、主题内容库存、成员名录、大事记、站主联络方式。那个进不去的栏目,可能是大事记或者联络信箱。

    ……上路吧……上路吧……

    2001-06-22 12:00:05 贝利亚

    2001-06-22 22:36:00 梯云纵

    你知道关于残星楼的事情吗?

    好吧,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2001-06-22 22:25:02 梯云纵

    我和蓝雨是在另外一个武侠论坛“千锋谷”认识的,她写的文章很好。那时候她的ID叫“唐霜凌”,想加入唐门,而我则是那个虚拟社区里唐门的总管家,于是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悉了。后来社区的论坛加进了用户之间可以互相求婚的功能,我就向她求了婚,她也答应了。这最初只是个玩笑,不过后来我是确实爱上了她。

    2001-06-22 22:12:30 梯云纵

    消息查看搜索好友邮件复制引用回复

    “这个暑假有什么打算呐?去西藏的话,我在旅行社有熟人,可以打折。”

    光驱“唰”地一声自动弹了出来,主机开始急促地转动起来,发出低沉的嗡嗡声。

    所在:

    2001-06-22 22:27:45 梯云纵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四章

    “好的,他这人很好说话吧?”

    “他和他朋友在大学附近租的房子,那家伙没手机,我给你他的家里电话吧。”

    到了小诺家以后,小诺的父母还没回来。两个人来到小诺的卧室,那台电脑就摆在书桌上面。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一直孤身调查这件事的小诺,这时候却很希望有个可以信赖的人在身边。

    “啊,这种知识啊,多看些地摊杂志里的鬼故事就会知道的。”马鸣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对了,把电脑打开吧,我想看看里面的内容。”

    信里这样写道:

    “介意把机箱打开么,我想看看里面。”

    “都不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

    “这个问题嘛,全看个人是怎么理解的……”马鸣在前面蹬着车子,头也不回地说,“其实呢,鬼就是人的精神,也算是一种带电粒子的聚合体。一般的人死后,精神也就随之消失,但是如果死前意念特别强烈,当肉体死去的时候,意念仍旧有足够的能量将精神粒子凝聚在一起,这就是所谓的灵魂或者说鬼魂;个别特别强烈的意识体甚至还能形成生前的记忆与形体……那就多半是厉鬼了。”

    小诺笑着说。

    “那……那样会不会太危险了?”小诺有些担心。马鸣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如果那样最好,说老实话,我还没碰到过鬼呢。”

    “没错,就是这样。”

    小诺走过说,马鸣这才注意到她就在身边,忙不迭地扶扶眼镜,回说“你好”。

    “对,对,我是想请教他一些书的问题。你不说他看书很多么?”

    “呵呵,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微尽绵薄之力。说实话,我对这类事情蛮感兴趣的。”

    “……那天……那天你不是说我身边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叫我小心点么?”

    马鸣回答的毫不含糊,小诺听到这句差点没从自行车上摔下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自从撞了“那个人”以来她第一次笑。

    残星楼的主页仍旧是老样子,一点变化也没有。

    于是他将唐静的硬盘拆下来放进一个塑料袋中,然后把小诺自己的硬盘装回去,开机。电脑里很快显示出小诺自己的WINDOS界面,让她感觉到一种温馨的味道。

    “……对了,能不能让我看一下你那台电脑。”

    小诺一想到自己身上还沾有这些东西,就浑身不自在。

    马鸣笑笑,坐到前面去把电脑打开。显示屏先亮起来,然后主机发出嗡嗡的声音开始自检。但是,很快系统显示自检失败,无法启动。重复启动了好几次,仍旧失败。他仔细检查了BIOS以后,转过头对小诺说:“看起来,上次的QQ发作,把这个硬盘毁坏了。”

    还有一件事……唐静——我还是习惯称呼她为惊鸿——和苏雪君的死讯我是否可以向她的其他朋友公布?她在网上还是有很多朋友的。我觉得应该告诉他们一声,这样做的话,说不定其他三个人也会知道。

    小诺用力点了点头,同时把残星楼主页的地址写在纸条上递给马鸣。

    “想不到这么深奥啊……”小诺半是感叹半是佩服,“……这是属于精神学科还是物理学科的范畴?”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马鸣看看时间,对小诺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去。这个硬盘我带回去看数据是否能修复回来。你今天如果有时间,上网再去找找残星楼的其他三个人吧。”

    “哈哈,放心吧,即使里面有鬼,现在也不会出现的。你想想,你拿着这个硬盘都已经一周多了,但只有周五超过12点以后,那个QQ才出现,说明不到特定时间,它是无法活动的。”

    小诺觉得这件事越来越诡异了:残星楼其他三个人也销声匿迹,是不是也遭遇了那个神秘QQ的毒手呢?可惜找不到现实中的身份,没办法查证。

    “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

    小诺放下电话,接着拨马鸣家的电话。

    “现在还没办法确定这个鬼QQ的来源是唐静的硬盘,还是来自网络的其他什么地方。虽然这硬盘拿走了,但你还是要小心,上网时间不要超过12点最好。QQ蛮危险的,建议你先用MSN吧。”

    “呶……”马鸣把眼镜摘下来递给她,“你自己来看看就知道了。”

    当天下午马鸣就回了电话,小诺把希望面见的请求又说了一遍,他一口答应,两人约好第二天下午四点在大学附近的红茶坊里碰头。小诺自始至终都没透“撞鬼”的半点口风。

    小诺不太情愿地点头承认,马鸣的这个分析点中了要害。她之前的逻辑是这样的:唐静与苏雪君同一时刻死于“那个QQ”她们两位认识并且属于残星楼残星楼必然与“那个QQ”有关系。这一切的立论基础是:唐静与苏雪君同死于那个QQ,而这一点她没办法证明,苏的电脑已经被她父亲砸坏了,没办法查出苏最后时刻上网的情形。

    “好的……”小诺回答说。

    “谢谢你,谢谢。”

    “不奇怪,我一个朋友的电脑里还有蟑螂呢。”马鸣毫无紧张感地说,“这些东西肉眼是无法觉察的,但是透过这副眼镜就可以看到——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当初我就是看到你身上似乎也沾了这样的灰垢,所以我那天才问你是否接触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小诺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些。

    “什么?!怎么会这样。”

    听完小诺的叙述,马鸣的表情变的严肃起来。

    小诺注意到他的眼镜很奇特,连接镜框与镜腿的螺丝没了,一枚弯曲的大头针代替了它的位置,尖尖的针头冲上挺立着,稍不留神就会刺中扶眼镜的手指。

    马鸣搔搔头,摘下眼镜来晃了晃,“一戴上这副眼镜,我就经常能看到些奇特的东西……你后来怎么样了?”

    小诺来到红茶坊的时候,马鸣已经在门口等候着,他还是那天那一袭“风雅”的文化衫,捧本书斜倚着墙津津有味地读着,书名叫《龙枪编年史》。

    小诺打开263的信箱,里面只有一封新邮件,梯云纵的。标题是:关于子山、胜舟和茗。

    “你好!”

    稍微仔细一观察,小诺就注意到,所有的“灰垢”痕迹似乎都有固定的流向,顺着流向反推回去,就会发现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源头——唐静的硬盘。

    小诺的妈妈在市医院工作,石菖蒲算中药,应该有办法弄到的。

    小诺的声音转低,微低着头轻声说。

    “有……有没有什么发现?”小诺忐忑不安地问道。

    第二天早上,小诺的妈妈发现自己的女儿脸色苍白,一测体温竟达到30度。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