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危险近在咫尺,可笑那位足利持氏大人却浑然不觉,喝得伶仃大醉,倒在寝室中鼾声如雷。负责把守御所大门的木户将监满范见周围人马嘈杂,知道上杉氏宪要造反了,跑来向持氏报告情况。还在半醉半醒间的持氏,感到十分奇怪,对木户说:“不可能啊,禅秀前段时间身体不舒服,现在正在家养病呢,哪来的力气造反啊?”木户一听,不由得对这位公方大人五体投地,急忙说道:“我的爷啊,那是老谋深算的禅秀在装病!镰仓御所是个狭小无险的地方,等到明天禅秀的叛军打进来就不好了,镰仓殿还是赶紧乘马突围,投奔上杉宪基大人再作商议。”于是,足利持氏稀里糊涂地上了马,从御所后门溜出来,放眼瞧去,整个镰仓的街道和野地,叛军燃起的篝火如满天星辰般。这位公方被吓得魂不附体,酒劲全化为冷汗出了,用衣袖掩面狂奔,生怕别人认出他的身份。
  足利持氏一行抄小路,从小坪方向朝着宪基的馆舍(位于镰仓佐介)逃去。另外一面,上杉宪基也在家里大办酒宴,和客人们喝得正欢呢。这时,“千秋上杉”(上杉宪房的庶兄赖成的子孙一脉,属上杉氏的庶族)家督上杉修理太夫赖显带着三十骑人马,急匆匆地冲进宪基馆舍院子里,大声嚷嚷:“禅秀和足利满隆造反了,正在攻打镰仓御所,镰仓殿生死不明。”上杉宪基倒也不惊慌失措,慢悠悠说道:“别开玩笑了,足利满隆当年意图不轨,多亏我老豆替他求情,才保住性命,他怎么敢造反?禅秀呢,之前他征讨伊达政宗时,损兵折将,威信尽失,关东有谁愿意和他一起叛乱呢?”话还没说完,山内上杉家臣上杉藏人宪长带着十余骑人马,也冲进了院子,急忙汇报道:“叛军大举进军,整个镰仓到处是人马和旗帜,管领殿下还不快出马迎敌?”
  这时上杉宪基才醒悟过来,急忙穿戴好铠甲,带着家臣郎党七百余人,朝着镰仓御所跑去,宪基出阵前还鼓舞部下:“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镰仓御所,只要能保镰仓殿无恙,叛军便不足为惧。”
  宪基还不知道,在他急冲冲往镰仓御所跑的同时,足利持氏也正朝着他的馆舍跑呢,整巧擦肩而过。
  

TOP

十月六日,上杉宪基的军队和禅秀、满隆的军队开始在镰仓各处展开冲突,宪基的人马不过千余,而禅秀和满隆的大军则有万人之多,众寡悬殊。先在六本松战场,参加持氏方的“扇谷上杉”家督上杉氏定被禅秀打得大败,扇谷上杉的先祖也是上杉宪房的庶兄,叫上杉重显(具体见上图),是上杉的庶族,因居住在镰仓扇谷得名。上杉氏定(其实是扇谷上杉的养子,千秋上杉赖成的亲生儿子)身负重伤,后来跑到藤泽自杀了,他把守的镰仓要害之地化妆坂也岌岌可危。
  这时,上杉宪基已经找到足利持氏,两人合兵一处,持氏见化妆坂危险,便急忙命令自己的“马回众”(即亲兵)三十多人,赶赴化妆坂死守。持氏的马回众刚登上化妆坂,就看见禅秀的数千人马打着旗帜,像狂潮般扑来。最后,马回众死伤惨重,丢掉了阵地,残部撤退到了无量寺休整去了。化妆坂一丢,镰仓御所再也没有要害可守,禅秀和满隆的人马冲入镰仓,先是攻陷了御所,而后又冲到佐介上杉宪基的馆舍防火,一路锐不可当。足利持氏见不是事,便把殿后任务交给了宪基,自己带着几名随从,从极乐寺口逃跑,一路从小田原跑到箱根山,又跑进了骏河国,躲进了骏河守护今川范政的家中,才敢喘了口气。
  留下来的上杉宪基和那位最早报告禅秀造反的木户满范,跑到了国清寺里固守,到了这会儿上杉宪基手下只有百来人,被禅秀、满隆轮番猛攻。宪基支撑不住,乘着夜色往越后跑去,那里是山内上杉分支“越后上杉”的地盘,而木户满范则和部下二十余人全部自杀。整个镰仓,落在上杉禅秀与足利满隆手中,随后足利满隆自称“新镰仓御所”,上杉禅秀自然是新的关东管领了。

[ 本帖最后由 宝宝寒 于 2011-4-18 10:21 编辑 ]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TOP

  跑到骏河的足利持氏,向今川范政求助。今川范政是幕府的守护大名,自己做不了主,便修书一封,报告了将军足利义持。义持最早看到范政的报告是乐不可支,你镰仓御所也有今天啊,斗吧斗吧,最好你和禅秀斗得两败俱伤,我义持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了。所以刚开始足利义持是中立态度,对持氏不理不睬。这今川范政看不下去了,便又写了份报告给义持,里面开始说起利害关系了:持氏众叛亲离说明什么?说明他是个无德无能的主君啊,让这样的人继续当镰仓公方,对我们幕府有好处,若是让有能力的上杉禅秀在关东成了气候,那将来对幕府的危害更大,况且上杉禅秀是个极有野心的人……
  看到范政书状中“野心”两字的时候,足利义持突然两眼一亮,狠狠拍了下大腿——哎呀,我咋就没想到呢!接下来,足利义持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立刻发布了御教书,称上杉禅秀、足利满隆以下犯上大逆不道。幕府以今川范政为将,召集诸国守护进讨反贼禅秀。

TOP

  幕府将军一表态,上杉禅秀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足利持氏逃跑后,为了追讨持氏,并夺取关东全境,足利满隆任命禅秀的儿子上杉中务大辅宪秋(上杉是苗字,中务大辅是官位,宪秋是名)为大将,率军杀入武藏国。但上杉宪秋临时得了重病,满隆只得临时换将,让禅秀的弟弟上杉伊予守宪方接替指挥。这时,关东方面忠于持氏的江户氏、二阶堂氏、丰岛氏等诸多豪族行动起来,在十一月二十三日的世谷原击败了上杉宪方的军队,宪方落荒而逃,一直跑到了镰仓才停下脚步,属下人马也逃亡殆尽,关东形势开始发生逆转。不久,更坏的消息传来,禅秀女婿岩松满纯在上野国的老家,都被忠于镰仓公方的由良氏、横濑氏给抄掉了。十二月二十五日,幕府讨伐军大将今川范政大军逼近关东武藏,禅秀派了女婿的女婿千叶兼胤率三百人马前往要害足柄山抵挡。千叶的人马贪图安逸,跑到入江山北麓扎营,结果遭到今川军夜袭而溃散。幕府征讨军雄赳赳越过了足柄山,抵达了相模国的小田原,那位上杉宪基也拉了越后上杉,从北面杀入了关东,足利满隆和上杉禅秀连战连败,当初和他俩造反的一帮人非死即降,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应永二十四年(1417)正月十日,绝境中的足利满隆、足利持仲、上杉禅秀、禅秀之子宪秋、禅秀之弟宪方跑进了镰仓宝性院的“雪下御坊”(御坊即寺庙),全都举刀剖了肚子。禅秀的女婿岩松满纯逃回上野,后来准备再次举兵为老丈人报仇,失败后被押到镰仓龙口刑场杀了头。甲斐守护大名武田信满,也遭到越后上杉和今川的讨伐,跑到木贼山(就是一百多年后武田胜赖自杀的天目山)自杀了。正月十七日,足利持氏回到“阔别”没多久的镰仓,但原先的御所已被烧毁,便临时在净智寺里论功行赏,把没收禅秀、满隆叛党的土地全赏赐给了有功之臣。四月,足利持氏的新御所盖好了,持氏重新坐上了染满鲜血的镰仓公方宝座,“禅秀之乱”结束了。
  

室町幕府的中央、地方结构图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TOP

  关东虽然安稳了,但足利义持的“战争”却一直在持续着。义持在借着“禅秀之乱”不停地铲除着异己,但义持不会自己动手,他还有把杀人的刀,这便是他的“侧近”(近臣)富坚满成。富坚满成出自幕府名门,历代担任加贺守护的富坚氏庶族久安氏,自小侍奉义持的母亲藤原庆子(西向殿),庆子死后又侍奉义持,深得义持的宠爱。“禅秀之乱”后,义持就暗中把富坚满成找来,对他说:“上杉禅秀野心很大啊,他可不满足于单单当个关东管领。听说他还和我们幕府内部的一些坏分子暗中勾结,企图颠覆我的天下。你从小就跟在我后面,你办事我放心,现在考验你能力的时候到了,怎么样?”富坚满成当即心领神会,很快炮制了份幕府人士与上杉禅秀的来往内幕,搞得是有声有色的,首当其冲的便是义持的弟弟足利义嗣。富坚满成不知从什么地方弄到了当初上杉禅秀和足利满隆密谋造反的谈话录(反正这两人都死了,怎么捏造都行),里面上杉禅秀煞有介事地对足利满隆说:“今日京都的大纳言殿下(足利义嗣官位)殿下仰赖我等,一旦我等攻陷镰仓,关东有谁敢不服?再集结大军与大纳言殿下里应外合,必能创立千秋万代的大业。”
  这份谈话录一问世,被幽禁在北山山庄多年的足利义嗣,知道亲爱的“奥利酱”要对自己下毒手了,又见禅秀已死,真是死无对证,害怕之下便私自逃出了京都。足利义持和富坚满成哈哈直笑:“小样,就怕你不逃。你逃说明你心虚啊,你不心虚你逃什么呢?”应永二十四年(1417)十月,足利义嗣被富坚满成抓获,随后被关在了相国寺里。富坚满成私下“审讯”义嗣,然后又用义嗣莫须有的“自白材料”,像条疯狗般四处咬人。闹到最后,幕府现管领细川满元,前管领斯波义重(斯波义将之子),有力守护大名田山满则(田山基国之子,能登田山家始祖)、赤松义则、土岐康政、山名时熙,还有公卿山科教高、日野持光——这些都是平日和义持过不去的主儿,全都上了富坚“与禅秀私通,密谋造反”的黑名单,被幽禁的幽禁,被流放的流放,被没收领地的没收领地。一时间,义持在幕府内的敌人遭到横扫的命运。
  

TOP

  第二年正月,被关在相国寺里的足利义嗣不明不白地死去了,据富坚满成的报告,义嗣死因属于“噎饭死”。足利义持一看,自己深恨的义嗣死了,那帮大名也被自己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一切该结束了。换言之,义持之前是放富坚满成这条狗出去咬人,现在又到了打狗的时候了。一天,足利义持找满成议事,富坚满成还以为主子要打赏自己呢,便兴冲冲跑去。谁知义持之前那春风般温暖的表情不见了,一脸的冰霜似剑:“大胆家奴,我得到确凿的密报,说你和我的小妾林歌局通奸,该当何罪?”富坚满成大呼冤枉:“将军殿下搞错了,和你小妾林歌局通奸的是赤松持贞(义持另外名侧近),不是我……”
  足利义持脸都红了,怒喝道:“就是你就是你!还敢抵赖,来人,给我把这狗奴才叉出去,永远别让他回京都。”这样,丧失利用价值的富坚满成便流放到高野山,从疯狗变成了丧家狗。不久,富坚满成被田山满家(田山基国另外个儿子,河内田山家始祖)杀死,足利义持乘机把之前被罢黜的一帮守护大名重新喊了回来,大家全都痛哭流涕:“我们都被富坚满成这奸贼给害了啊!”义持也流下了热泪,挨个和这些老部下一一握手:“是啊,我也听信了这奸贼的挑拨离间,我也犯了错误。这坏蛋,还顺手给我戴了绿帽子。不过现在奸贼已死,我们也该放下彼此的误会,继续团结前进了。”于是将军和大名间再次握手言和,欢情融洽。
  四代将军义持,名气没有他老爸响亮,但在“禅秀之乱”中借刀杀人、丢卒保车的权术实在把玩得纯熟,果然继承了枭雄足利义满的基因,算是个低调的权谋高手。虽然义持和他父亲的关系很不好,处处对着干,但在加强将军独裁权力这条道路上,倒是和父亲不谋而合。通过“禅秀之乱”,足利义持镇压了反对自己的守护大名,进一步削弱了他们的势力。在义持主政期间,他还增强了幕府在九州的发言力,继续严厉镇压南朝的残党,并保持了对关东镰仓公方的优势。应永三十五年(1428)正月,也就是“禅秀之乱”结束十一年后,幕府将军足利义持在洗澡时,突然踩到了浴巾,滑倒在地板上,屁股受了严重的外伤,伤口不知怎么的被感染,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幕府的管领和守护跑过来,要义持早日指定继承人,但义持一直没有松口,反倒喃喃地呼唤着自己儿子足利义量的名字。足利义量是室町幕府第五代将军,也是义持唯一的儿子,他成年后足利义持便隐居起来,全身心地在幕后指导自己的儿子。但足利义量从小得过恶性痘疮,这在中世纪是个死亡率高达四成的不治之症,义量最终在十九岁时死去,悲痛欲绝的义持只得重新出来做将军。
  现在足利义持也不行了,他这一脉肯定是绝嗣了。幕府诸位守护大名合计了下,只有从义持还在世的几位兄弟中,选出个继承人来接替幕府。义持的兄弟,除了义嗣死掉之外,还有四个,分别是梶井义承、大觉寺义昭、虎山永隆和在青莲院出家的义圆,这几位兄弟要围绕着将军的位子,来场命运的赌局。
  这样,在足利义满和义持两代将军治下,水面渐渐平稳下来的日本天下,此刻似乎掀起了小小的涟漪。
  起风了。
  (第一章 完)

TOP

  第二章 将军的头颅
  
  足利将军的家族惯例是这样的,继承人只能有一个,而他的兄弟们在继承人指定后,便全部要落发出家,进寺庙当和尚,替将军家开拓在宗教界的势力。所以,足利义持这四个兄弟,全是僧侣,但现在也不得不还俗来接位子了。原本,一帮幕府宿老如管领田山满家、右京大夫细川满元等,希望把这四兄弟拉到濒危的足利义持面前,让义持自己指定继承人,但义持却冒出一句话:“我自己不做决定,让幕府管领以下的大小幕臣聚集在一起,来推举新将军。”宿老们都傻眼了,你义持想拖延时间就明说嘛,还叫大大小小的守护、奉公众一起商议,这不明显让我们扯皮吗?义持虽然病重,但清醒时头脑并不糊涂,他还想和病魔抗争下去,还想恢复健康后重新执掌天下大权,培养出自己中意的继承人,就像义量那样的。万一自己实在不行了,那新将军也是诸位宿老大名联合推举出来的,是人心所向,将来也能维护室町幕府的安稳,可见义持手段的圆滑。
  田山、斯波、细川、山名一干人见不是事,想起个人来,这个人是三宝院的满济和尚。满济和尚是真言宗的,和那位绝海中津相似,这位僧侣在幕府事务中也有很重的发言权。满济其实是朝廷从一位权大纳言今小路师冬的儿子,关白二条兼基的四世孙,母亲是足利义满正室日野业子的侍女,满济本人还是足利义满的干儿子。应永十六年(1409),满济被封为大僧正,当了全日本僧人的头头,后来进入三宝院当主持,受当时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三人的宣旨,号称“准三后”,可见这和尚背后的水有多深。中世纪是个信仰神的时代,所以幕府宿老找到满济,就是希望他能运用宗教权威,把义持后继人这件事给处理好。满济是身在空门,心系天下的人,曾被伏见宫贞成亲王赞誉为“天下第一义者”,平日就喜欢排忧解难。满济想了想,就说:“简单,这事交给贫僧来办,就让神意来决定哪位殿下能继承将军的衣钵吧。”后来他又顿了顿,问宿老们:“敢问各位大人,你们更中意谁呢?”
  

[ 本帖最后由 宝宝寒 于 2011-4-18 10:22 编辑 ]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TOP

  宿老们异口同声:“自然是青莲院殿下了。”
  青莲院殿下指的是那个义圆,因为他在义持当上将军后,去了天台宗的青莲院出家,故而被称为“青莲院殿”。应永二十六年(1419),青莲院的义圆因为修佛大成,成为天台宗一百五十三代座主,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得到这帮宿老的垂青。还有一点,这义圆的生母也是藤原庆子,血统上是现将军足利义持同父同母的兄弟,也符合人心所向。
  听完后,满济和尚微微一笑,“各位老大人的内中心意,想必佛祖和神灵也会了解的。”
  交代完后,满济和尚跑到义持的病榻前,开门见山对义持说:“将军殿下现在的做法不太妙啊,幕府上下,人人都想选出自己心目中的,这样会生出大乱的。所以贫僧受人之托,请将军殿下尽快下达继承人的指定吧。”
  见到自己信任的满济,义持才长叹一口气,流着泪说:“还不是我那亲生儿子死得早,现在这些都是我兄弟,我指定谁都不好啊,还是让诸位宿老来公议决定吧。”
  满济趁机进言:“既然将军殿下也为难的话,不如由贫僧住持,让四位候选人在八幡大菩萨面前,抽神签来决定如何?”
  足利义持想想也只能这样了,便闭上了眼睛,决定道:“那就抽签吧。”
  应永三十五年(1428)正月十七日,足利义持的病情开始恶化,满济和尚急忙赶到病榻前,和一干僧侣一起诵经为义持祈福,在单调的诵经声中,迷雾般的氛围越来越浓。这时,田山、细川一干宿老把满济拉出来,对他说:“赶紧抽签吧!万一将军殿下在抽签前死了,那天下人都会不服抽签结果的。”满济只得拿出笔来,在四个签上写上了义持四兄弟的名字,请山名右卫门佐时熙将神签封好,再交给管领田山满家,让他带着神签去石清水八幡宫去。
  两个小时后,田山满家回来,这时义持对着封着神签的纸袋点了点头,便咽气了。大家免不了哀恸一番,随后让禅僧将义持的遗体清洗好,再把最终被选出的神签,从封袋中取出,上面赫然写着“青莲院殿”。各位宿老和满济相视一笑,互相点了点头,这下大家都满意了吧。
  

TOP

  当天,青莲院义圆便还俗,后来朝廷赐名“义宣”。但义圆和尚不太满意这个名字,朝廷说你嫌“义宣”不好听啊,没关系,我这儿还有“义纲、义尚、义丰、义益、义顺”等等一二十个名字,全部都是符合中国《韵镜》的名字,任君选择,这样吧,“义敏”如何呢?义圆和尚说我都不要,虽然我从佛教界回到政治界,但还是要肩负教化世人的职责,我的名字,就叫“足利义教”。
  这样,这位原本被天台宗各位长老称赞为“天台开山以来第一俊才”的义圆,不,六代将军足利义教,正式步入了风云诡谲的政坛,要像他的祖父和兄弟一样,面对形形色色的敌人了。
  当年四月,朝廷终于可以放弃用了三十多年的“应永”年号,改元“正长”。这帮公卿就喜欢炫耀自己通汉文,有知识,所以没事就改元玩,“正长”出自《礼记》中“在位之君子,威仪不差忒,可以正长,是四方之国”。正长的年号还没用两年呢,公元1429年,朝廷又宣布改元“永享”,取《后汉书》中“能立巍巍之功,传于子孙,永享无穷之祚”的语句。将军义教才懒得管这帮公卿改来改去呢,既然改元了,那就发布一道御教书,让普天下的大名、寺社的文书上日期,把“正长”改为“永享”就得了。
  哪知这一改元,还就改出事情来了,在镰仓公方辖下的大寺庙“镰仓五山”(位于关东,与京都五山同等地位的五座寺庙,建长寺、圆觉寺、寿富寺、净智寺和净妙寺)拒绝使用“永享”年号,依然使用“正长”年号。
  足利义教明白,镰仓五山这是背后有人撑腰,有意与幕府为难,背后的主使者还用猜吗?镰仓公方足利持氏呗。
  足利持氏在“禅秀之乱”中得到幕府支持复位,舔好伤口后,又开始和关东管领扛了起来。上一次,持氏和管领上杉禅秀(氏宪)关系不好,是因为两人性格问题,而这次持氏和新管领上杉宪实关系的恶化,完全是因为持氏野心太大,以及镰仓公方与室町幕府无法调节的矛盾所致。
  

TOP

  上杉宪实是上杉宪基的堂弟,宪实的父亲叫上杉房方,年轻时过继到山内上杉的分家,世袭越后守护职位的“越后上杉”家里去了。本来,禅秀之乱后担任关东管领的,还是深受持氏信任的宪基,但宪基认为自己就是造成“禅秀之乱”的因子,要为之担任责任,便辞去了管领职务,剃发出家,隐居在伊豆的三岛神社。足利持氏急了,说宪基你不当管领谁当我都不服他,无奈的宪基只得又出来当管领,但命不好的他,在应永二十五年(1418)二月,也就是平定禅秀之乱的次年,得了急病死掉了。宪基一死,又把足利持氏急得抓耳挠腮,幕府便任命在禅秀之乱中表现出色的上杉房方的三儿子,也就是上杉宪实来担任关东管领,管住足利持氏,让他不要随意起来闹事。
  宪实是个信奉儒学的厚道人,他担任关东管领时,复兴了“足利学校”(在下野国足利庄开设的高等学府)与“金泽文库”,赢得了关东上下的赞誉。但足利持氏不爽,因为这管领一点都不像上杉宪基,愿意陪他疯,还经常摆出老夫子的模样说教,简直和早先的几任关东管领一模一样。前面我们说了,关东管领其实是幕府任命的职位,是要代理幕府监察镰仓公方的举动的。当年,二代公方足利氏满企图进京攻击足利义满时,氏满的关东管领,犬悬家的上杉宪春就在自家宅邸里破腹自杀,留下卷长长的谏言,最终宪春的死谏阻止了氏满的野心。三代公方足利满兼,和大内义弘勾结,准备率军响应“应永之乱”,人马都开到武藏国高安寺了,也被关东管领,山内家的上杉宪定劝止了。所以,不管这关东管领是山内的,还是犬悬的,他们都要尽规范公方行为的职责,这是毫无疑问的。
  这镰仓的几代公方也算是像中了邪般,死活非要和幕府过不去,足利持氏也不例外,在他的一件件肆意妄为的行为下,公方和管领的关系迅速走向恶化。
  首先是足利持氏对“京都御扶持众”的迫害,“京都御扶持众”是个群体的名称,它指的是在日本的关东以及东北地区,直接忠于幕府将军的武士团,许多“京都御扶持众”同时还是公方手下的“八屋形”及“奉公众”。因为对幕府将军而言,你镰仓公方当初不过是我幕府在关东的留守机构,名义上还是幕府的下级,你的家臣自然就是我幕府的家臣。所以,就在历代镰仓公方培植自己势力时,幕府的将军也极力在关东、东北挖公方的墙脚,到处拉人进“京都御扶持众”的队伍,和公方大搞代理人战争,甲斐武田氏,常陆真壁氏、小栗氏,下野宇都宫氏、那须氏,以及东北的伊达氏、芦名氏、南部氏都是铁杆的“京都御扶持众”。我们还能发现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上面我们介绍的“京都御扶持众”,在“禅秀之乱”中大部分都参与了叛乱阵营,可见这些武士团平日与镰仓公方的关系如何了。换言之,足利持氏想要真正一统关东,首先要铲除的就是这帮处处与自己作对的“京都御扶持众”。应永二十九年(1422),足利持氏借口常陆国真璧郡领主小栗满重曾经参与上杉禅秀方,对其进行讨伐,最后小栗满重和另外名“京都御扶持众”成员,宇都宫氏领主宇都宫持纲双双被杀,他们的土地全部落入持氏手中(小栗满重之乱)。接下来,持氏又开始攻打常陆国的佐竹氏,消息传到京都,幕府宿老一致认为要制裁肆意妄为的足利持氏。上杉宪实便开始苦口婆心地劝持氏要尊重幕府,不要过于为难“京都御扶持众”。持氏受不了上杉宪实的唠叨,又畏惧幕府的征讨,便老实了几年。四代将军足利义持死后,足利持氏又坐不住了,体内激素上脑,说足利义教这个将军名不正言不顺,笑话义教为“抽签将军”,自立为王的野心又开始勃发起来,这时又是上杉宪实两头受气,来回维系幕府和公方间摇摇欲坠的关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