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足利持氏对上杉宪实的苦衷不但不体恤,心中反而越来越忌恨宪实,镰仓五山拒绝改元的事件后,因为六代将军足利义教还忙着幕府内部事务,暂时管不到关东,持氏的气焰便更加嚣张,整天上蹿下跳,一副“你来打我啊,我就不信你敢打我”的模样。永享七年(1435),幕府的信浓守护小笠原政康,与信浓大豪族村上赖清因为抢领地发生冲突,村上赖清写了封求援信给足利持氏。足利持氏这二愣子便要朝信浓出兵,帮村上赖清助拳,上杉宪实得知此事大惊失色,忙劝道:“信浓国可不属于你镰仓公方的管辖区,你要是随意出兵到那里的话,可是会招来幕府非难的,幕府非难就会讨伐公方你,讨伐公方你就会杀死公方你,杀死公方你我宪实也活不了,我宪实活不了……”足利持氏吐了口鲜血,说爷你别磨叽了,我不出兵还不行吗?
  唐僧上杉宪实走之后,足利持氏是彻夜难眠,他终于忍无可忍了,镰仓公方想要成为关东真正的主人,首先要去除的就是这个烦人的关东管领。况且,管领不仅在职责上会处处拆我公方的台,而且山内上杉也是有自己领国的,分别是伊豆、上野和越后三国,这三个地恰好封住了关东进出东海道、中山道和北陆道的要害,把足利持氏镰仓御所所在的相模国围得严严实实的。足利持氏感到窒息,他要打破这样的封锁,必须得和宪实翻脸开战。
  一切恩怨在永享十年(1438)六月达到了白热化,持氏的嫡子吉王丸庆生,迎来了自己“元服”的大日子,镰仓御所上下喜气洋洋,举办了盛大的庆祝仪式。这时,上杉宪实托人带来话,说:“吉王丸要元服了,真是可喜可贺啊。不过老朽还是有话要说地,话说这历代的镰仓公方的嫡子元服时,都是要派使者进京,拜谒将军殿下,然后再从将军那里得来一字偏讳(这确实是室町时代的惯例,无论是守护大名还是镰仓公方都是如此,体现与将军的上下之分,如三代公方足利满兼的满便得自足利义满的偏讳,而足利持氏的持来自于足利义持),当做嫡子的名字,这是规矩,不知道镰仓殿有没有照办呢?”持氏又气得吐了口鲜血,我就不照办就不照办!人果然都是逼出来的,反正先前已经拒绝使用“永享”年号了,干脆一条路黑到底算了。结果足利持氏根本没有派使者入京,自作主张给吉王丸取名字为“足利义久”。
  这可不得了,“义”字可是将军家一门的“通字”,来自于河内源氏的先祖源赖义与源义家,一向是足利氏总领的标志,足利持氏此举所包含的挑衅意味,那是再明显不过了。
  

日本最古老的儒学学校,足利学校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TOP

  上杉宪实又气又急,又听说足利持氏会趁着他参加吉王丸元服时,对他不利,便呆在自己的领国上野,谎称自己有病,派了自己的弟弟上杉重方来参加仪式。足利持氏一想不对,这唐僧一直缩在上野的平井城里,我想拿下他就困难了。于是持氏随后又变了脸,派了家臣给宪实传话,说之前大家一场误会,还是务必请管领大人来镰仓,届时我会把自己儿子足利义久送到管领大人下榻的馆舍,让管领大人亲手给义久行“冠礼”。这下上杉宪实不好推辞了,便勉强起身,在八月来到了镰仓。不过这时宪实的精神状态却很紧张,随时畏惧足利持氏这个二愣子会对自己动手。八月十三日深夜,镰仓内人马喧闹,一队队士卒打着旗帜行走在街道上,听到动静的上杉宪实在馆舍内坐立不安,根本无法入睡,急忙命令家老长尾实景和大石重仲出去打探。不一会儿,长尾和大石气喘吁吁跑回来,报告道:“这是镰仓殿的宠臣一色直兼的队伍,我们打听过了,他们名义上要出兵去镇压武藏国的暴动,实际是来杀我们的,现在一色的人马已经集结差不多了,大人还是赶紧逃吧。”上杉宪实这个唐僧也爆发了:“足利持氏这个大恶人,这是他自取灭亡啊。大家跟着我回上野的平井城,我再向幕府报告持氏为非作歹的举动,请得讨伐持氏的大义名分后,把镰仓踏平掉!”
  八月十四日清晨,上杉宪实带着上杉修理大夫持朝(扇谷上杉家督)、小山小四郎、那须太郎等一干部属,从镰仓馆舍逃出,朝上野逃去。当时朝阳刚刚升起,一轮日晕恰好落在了上杉宪实的头上,部属一看主君脑袋上绕着一圈光环,难道真的成佛了?宪实扭头一笑,解释道:“这是春日大明神(上杉的氏神)的灵光,此战得到大明神庇佑,必胜无疑了。”
  

TOP

  得知宪实溜掉的消息后,足利持氏恼火不已,亲自领兵与一色直兼会合,驻马武藏的高安寺,准备进攻平井城。出发前,足利持氏把相模武士三浦时高喊来,要他负责镰仓大本营的留守任务。三浦时高早先也是参加上杉禅秀阵营的,结果被持氏罢免了相模守护的职务,封地也被没收得差不多了,所以就推辞道:“在下不肖,现在是一无土地,二无兵马,恐怕无法胜任镰仓留守的大任。”三浦时高的意思很明显啊,要我出力可以,把相模守护和田产还给我不就行了。谁知持氏当即把三浦臭骂了一顿,勒令他无条件接受任务,还恐吓他“回来再找你算账”。
  足利持氏走后,三浦时高呆在镰仓里,是又生气又害怕:我三浦氏可是相模国的雄族,当年初代征夷大将军源赖朝公也要给我家族三分薄面的,没想到今日竟然被二愣子持氏如此羞辱。自此,留守镰仓的三浦时高便有了反心。
  另外一面,上杉宪实逃回平井城后,命令部下死守严防,然后向六代将军足利义教报告了持氏的反行。要是搁在十年前,足利义教恐怕还有些力不从心,但现在义教得到宪实的报告后,是兴奋不已,我正愁没借口向持氏开战呢,正好啊!
  在这十年里,日本整个天下,除了楞头青足利持氏外,谁都知道义教绝对是个不好惹的角色。足利义教的才能,绝对不逊于父亲义满和哥哥义持,他为了抑制守护大名的势力,重用三宝院的满济和尚为智囊,强化了“御前沙汰”的制度。所谓“御前沙汰”,和义满与义持遗留下来的政策有关,足利义满时期,让亲族也是幕府重臣斯波家(也叫武卫家)、细川家(也叫京兆家)、田山家(也叫金吾家)三家轮流担任幕府管领职务,叫“三管领”。到足利义持当政时期,又让有力守护山名、一色、京极、赤松(其实还包括美浓的土岐家)四家轮流担任幕府的“侍所头人”,负责京都的警备和征税,实际等于兵马总指挥,叫做“四职”。“三管领”和“四职”并称“三管四职”,他们实际组成了左右幕府事务的宿老合议制度,制约着将军的独裁权力。但足利义教的时代,凡事不分大小由将军亲自评定、裁决,叫“御前沙汰”,将军的近臣组成“沙汰众”,“三管四职”在“沙汰众”前失去了发言权,其实等于确立了将军独断乾坤的政治模式。为加强自己的独裁权力,足利义教还发明了一种叫“盟神探汤”的裁决方式,称为“神判”,即让当事人在神灵面前起誓,然后分别将手深入滚沸的水中,若是无事的话便是无罪,反之即为有罪。足利义教在对朝廷关系、境界问题及人事安排上,都会使用这种“神判”,借此作为幌子,垄断了大小权力。
  

TOP

  另外,足利义教重新开始亲近朝廷,与后花园天皇关系密切,并恢复了被足利义持一度中断的“勘合贸易”,壮大了幕府的财力。
  而且足利持氏对其对手足利义教还有一点没有认识清楚,那就是义教手段极其毒辣残忍,他在维护自己权威时可没上代将军足利义持那么好的涵养。义教有个外号,叫“万人恐怖”,对自己的敌人,哪怕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心情不佳,义教都会突然反怒,再用苛细而惨烈的处罚制裁一切触了霉头的人,绝不手软。
  永享二年(1430)年,天皇侍讲东坊城益长在参加某个仪式,因为对足利义教笑了下,义教大怒,说益长是在“嘲笑将军”,结果益长的庄园被没收,自己被判“永远蛰居”的处罚。
  两年后,关白一条兼良在家里举办斗鸡比赛,前去观赛的人很多,把街道都塞满了,妨碍了足利义教队伍的出行。足利义教便下令,禁止在京都举行斗鸡比赛,所有斗鸡也被将军大人流放,被赶出了京都,成了浪人鸡。
  足利家和朝廷公卿日野家世代通婚,义教有个侧室叫日野重子,而重子的哥哥日野义资(当时担任正三位权大纳言),在义教在青莲院出家时曾得罪过他。足利义教刚当上将军,就让朝廷罢免了日野义资的官位,没收了他的庄园。永享六年(1434),日野重子诞下了义教的嫡子千也茶丸(后来的七代将军足利义胜),许多宾客便跑到千也茶丸的舅舅义资那里贺喜,说你这下解放了,当了未来将军的亲舅舅,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云云。足利义教二话不说,把那天去义资家里的所有宾客都严厉处罚了一遍,不久后日野义资在家中遭到刺杀,首级被刺客砍下带走,不知去向。坊间盛传刺客是受足利义教指使,义教雷霆大怒,开始彻查流言的来源,追捕到了原来是朝廷的参议高仓永藤所为,高仓便被流放到硫磺岛写“手纸”去了,而日野义资的儿子日野重政则被勒令出家,在义满、义持时代显赫一时的日野家一度没落。
  永享七年(1435),足利义教想让自己的弟弟梶山义承当天台宗的座主,结果遭到比叡山延历寺的强烈抵制。延历寺号称“北岭山门”,在中世纪的日本有着极大的宗教权威,朝廷和幕府都不敢轻易惹得。但足利义教可不管这些,他诬蔑比叡山与足利持氏私通,暗地作法事诅咒将军,派遣近江守护京极持高、六角满纲率领大军把比叡山围得水泄不通,一把火烧光了比叡山下繁华的门前町(日本中古的大寺社,喜欢开办商业区,做香客的食宿生意,叫门前町),隔绝了外界对比叡山的物资流通。延历寺的僧侣到最后又饿又渴,便派出四名高僧前去和义教交涉,结果这四人全被义教砍下了脑袋。消息传到比叡山,僧人们群情悲愤,自烧了总本堂“根中来堂”,有二十四名僧人在大火中自焚,表达对足利义教的抗议。见到比叡山的火光,京都的舆论一片哗然,幕府的“三管领”全部跑到义教前,磕着头威胁说:“若将军再不和山门和解的话,我们这些人也会把在京都的屋舍烧掉,全回自己的领国去!”义教这才松动下来,勉强和比叡山达成了妥协。
  日莲宗有个和尚日亲,跑到义教那里,劝义教改信日莲宗,否则便会在死后下万劫不复的地狱。义教当时就说:“和尚先下炼狱的油锅吧!”让人把日亲的脑袋塞到滚烫的油锅里,日亲的脑袋和脖子被烫下了无数可怕的伤疤。但日亲也是个硬脖子,烫伤治好后又跑到义教那里说教,结果第二次直接被义教割下了舌头,没了舌头便不能说话,日亲才算放弃了对义教的传教工作(日亲后来活了八十岁,被民间称为“油锅上人”)。
  至于义教的侍从、下人以及民间的庶人,被他莫名其妙迫害的更是数不胜数了。义教有个侍女少纳言局,在给义教倒酒时手脚笨拙了些,就被义教打得半死,被剃光了头发送去当了尼姑。园艺师因为献给义教的梅花枝子断了,厨子因为烧出来的料理不合义教的口味,都会引起可怕的杀生之祸。据公卿中山定亲在《萨戒记》中记载,义教当政的几年时间里,被他处罚迫害的有公卿五十九名、僧侣十一名、女官七名,其中甚至有天皇的生母、朝廷的关白以及皇室亲王。至于遭难的武家、下人和庶民呢,简直无法细细统计。伏见宫贞成亲王曾在义教封锁比叡山时,亲眼在闹市看到义教手下的武士,当众砍下了偷偷给比叡山送去物资的商人的脑袋。亲王回去后,便在《看闻日记》中写下了“万人恐怖,噤若寒蝉”的词句,这便是足利义教外号的由来。
  所以,足利持氏和足利义教这个疯子过不去,我只能认为持氏实在够脱线的。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TOP

  永享十年(1438)九月,足利义教威逼天皇下达了对关东足利持氏的“讨伐纶旨”,并得到了朝廷的御锦旗,任命骏河守护今川范忠(那个平定禅秀之乱的今川范政的儿子)为大将,率幕府大军向关东杀来,此外义教还命令东北的筱川御所足利满直(前文说过,足利满直就是足利持氏的亲叔叔,足利满兼的兄弟,当年满兼为拓展镰仓御所在东北的势力,让自己的两个兄弟足利满直、足利满贞进入东北的筱川和稻村,分别叫筱川御所和稻村御所,足利满兼死后,筱川御所亲幕府,稻村御所亲镰仓,走上了迥异的道路)统帅东北的“京都御扶持众”,配合幕府征讨军两面夹击持氏,“永享之乱”爆发。
  值得一提的是,幕府征讨军阵容中,就有上杉禅秀的两个儿子持房与教朝。
  为抵御幕府的征讨,足利持氏急忙命令属下赶赴进出关东的要害箱根山、足柄山固守。激战首先在箱根山爆发,幕府军以伊豆守护代(守护代名义上是守护的下属,代理守护治理领国)寺尾四郎为将领,下有远江国土豪横地氏、胜间田氏的人马。而在此守卫的是忠于持氏的大森宪赖,大森家在箱根至小田原一带有很大的势力,还得到了箱根神社宗徒的支持,在箱根山的水吞布阵。
  水吞四周全是悬崖,只有小路可通。寺尾四郎让属下五百名士兵全部下马,手持太刀、薙刀(长柄武器,刀身狭长,利于劈刺),准备冲锋,一口气攻下山头。大森宪赖与箱根神社宗徒则在水吞立下许多石弩。幕府征讨军排成密密麻麻的队形,爬山仰攻。大森宪赖一声令下,石弩万箭齐发,征讨军被射死者不计其数。溃败的前阵急着忙后跑,许多人却撞到了后面士兵举着的太刀、薙刀上,全成了“串烧”,陷入一片混乱。
  大森军随后手持利刃突入混乱的征讨军大开杀戒。征讨军自相践踏,推挤落崖,寺尾四郎三兄弟全部身负重伤,混入乱军中逃跑,大森宪赖获得全胜。
  不过大森军局面的胜利并不能挽救持氏的颓势,九月二十七日,幕府别动队越过足柄山,在相模国海老名决定性击败了持氏的属下上杉陆奥守宪直(宅间上杉,持氏的侧近)军队。随后,幕府正面军与别动队在箱根山会师,力穷的大森宪赖只能选择降伏。这时,上杉宪实也从平井城中杀出,击败了持氏方的一色直兼。进入十一月,累战不利的足利持氏只得收拢残兵,准备返回镰仓固守,正当他要回军时,晴天霹雳的消息传来——留守老家镰仓的三浦时高反了。
  

TOP

  十一月一日,原本就气不顺持氏的三浦时高,又见持氏在前线兵败如山倒,心想这时再不站队怕就没机会了,便突然发兵攻入了镰仓御所。千钧一发之际,持氏的侧近急忙把持氏嫡子义久转移到了镰仓扇谷躲藏起来,义久才免于一死。三浦时高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挺着长矛,带领手下如电石火光杀入镰仓御所,持氏留守御所的築田河内守、築田出羽守、名冢左卫门尉、河津三郎一个不剩,全被三浦杀死。三浦军接下来在镰仓街道上大肆纵火抢劫,无数佛寺被烧,珍宝被劫,多亏三浦时高的属下佐保田及时阻止,才避免了更大的灾难。镰仓沦陷后,足利持氏已成了丧家之犬,关东有力豪族大部分都已背叛了他,投靠上杉宪实去了,持氏身边只剩下少数忠心的侧近了。持氏这个“傲娇”已经“傲”完了,下面要进入“娇”的阶段了,他派使者跑到上杉宪实的阵营里请求和谈,但口气还是嚣张得很:“自从等持院殿(指幕府先祖足利尊氏,等持院是埋葬室町历代将军的寺院)取得天下以来,你上杉、长尾历代都是我镰仓御所的家臣,现在你宪实居然以下犯上,难道忘却历代公方的大恩了吗?这次就算我足利持氏灭亡了,尔等也难逃天罚。别再逼我,再逼我我真的自杀了,然后到黄泉了,也要咒你宪实不得好死!”
  这次轮到上杉宪实吐血了,这“傲娇”都被寝取了,还装什么冷艳啊?不过宪实身为关东管领,毕竟是为了辅佐镰仓公方才存在的,持氏真的死了,那他这个管领也没存在意义了不是?想到这里,宪实便给足利持氏回了封信:“亲爱的镰仓殿,我想你还是不想害我的。你之所以害我呢,是因为被上杉宪直、一色直兼这几个佞臣所误,只要你以后不再闹事,不再想害我,恭顺幕府的将军,一切都好商量嘛。”
  得到宪实的许诺后,足利持氏又兴高采烈起来,便向足利义教上了投降书,然后放下武器,坐着轿子往镰仓去了,准备接受幕府的和平。这时,三浦时高带着手下郎党部众,拥在持氏必经之路赤桥处,堵住了持氏的轿子,对其百般辱骂。持氏索性装孬到底,躲在轿子里不出来,上杉宪实的家老长尾忠政跑来,喝退了三浦时高等人,才算解了持氏的围。
  

TOP

  十一月五日,足利持氏到镰仓的称名寺,剃光了头发,穿上墨染的僧衣,取戒号“道继”,表示不再过问政务,向足利义教臣服。义教一听,“你持氏还取名道继啊,这表明你还想一条道继续下去啊,贼心不死嘛。”因为义教决心借着镇压“永享之乱”的契机,把持氏一族全部屠灭掉,然后再让自己的儿子去继承镰仓的位子,这样不就一统天下了。计较已定,义教便对足利持氏全家下毒手了。首先被害的是足利持氏的诸多侧近,上杉宪基、一色直兼的父子兄弟纷纷被逼自杀。最惨的要属上杉宪基未成年的二儿子上杉小五郎,当时他和乳母躲在德善寺中,听说父亲死后,便叫乳母拿来笔墨纸砚,写下“合受百年烦恼业,今朝端返转身清,灭却心头化,缘尽本来空”的辞世句后,割腹自杀。剪除掉持氏的爪牙后,足利义教命扇谷上杉持朝、大石宪仪、千叶胤直将持氏及稻村御所的足利满贞幽禁在永安寺中,日夜派人马看押。
  次年,即永享十一年(1439)二月,京都的足利义教召开了“御前沙汰”会议,会上通过了对持氏“无道至极,如此奢侈枭恶之人,若不处置,必为日后大祸,是天下生变的根源”的决议。义教会后立刻发布一道御教书,严令关东管领上杉宪实派兵杀入永安寺,处决足利持氏和足利满贞。
  多次替持氏求情的上杉宪实见义教铁了心,又知晓义教的性格,便长叹一口气,在二月十日落实了义教的命令。宪实的人马密密麻麻将永安寺围住,高声请足利持氏自害,免得他们动手。一片人声鼎沸下,持氏和满贞的随从穿戴好铠甲,举着弓箭杀入了包围永安寺的人马中,全数战死。而持氏这个造反狂人,和满贞退入后堂,双双切腹自害。同月二十八日,足利持氏之子足利义久,也被三浦时高、上杉持朝追杀,跑到另外座叫报国寺的庙里自杀了。“永享之乱”就此结束,但关东的混乱依然延续了下去。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TOP

  足利持氏死后,关东大小豪族望风投入上杉宪实门下,山内上杉取代镰仓公方成为关东第一大势力。不过宪实过得并不快乐,老是为持氏的死而自责,不久便出家了,法号高岩长栋庵主。
  永享十一年六月底,上杉宪实把自己的弟弟上杉清方从越后国召来,把关东管领的位子让给了清方,自己去了伊豆的国清寺隐居去了。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宪实前脚刚走,关东就出事儿了。因为镰仓公方死了,而管领又隐退了,世间风传足利义教已经准备让次子足利政知(当时在天龙寺出家)来关东当新一任的镰仓公方。不过在关东不少豪族,还是世代效忠持氏他们一家的,根本不会容忍幕府的外来户到关东落脚。
  到了永享十二年(1440)正月,南关东下总国结城城的城主结城氏朝,因为对幕府不满,把四大家老水谷伊势守时氏、築田修理亮、築田将监和黑田民部丞喊来,对他们说:“本家世代受镰仓殿大恩,现在镰仓殿一族受难,是不是该挺身而出呢?”这四大家老一听主君要造反,异口同声地表示反对:“主君您别犯傻,咱们结城家也不算什么名门望族,还是保住香火最重要,况且新管领待咱们也不薄啊,干嘛非得趟这趟浑水,往万人恐怖的枪口上撞呢。”
  话还没说完,结城氏朝的儿子结城七郎持朝从后门转出,说:“没想到你们四个看起来浓眉大眼的,却一点献身精神都没有,我已经去过日光山,把镰仓殿尚在人世的两个子嗣带来了!”
  原来足利持氏和长子义久自杀后,还有两个儿子春王丸与安王丸,被持氏残党救了出来,这时被结城父子收留。四家老一看,是又羞又恼,既然你们父子主意已定,还找我们来干什么,便在氏朝面前割掉了发髻集体辞职,后来只有水谷伊势守说了:“在危难时刻舍弃主君,并非弓矢之道。”又返回了结城城,为氏朝作战,其余三人则全部出家去了。
  

TOP

  更新,继续等观音哥哥
  ——————————————————————
  随后,结城氏朝父子拥戴春王丸与安王丸,振臂一呼,举起了复兴镰仓、打倒幕府的大旗,远近诸国公方的旧臣、有志的浪人纷纷聚集到结城城,准备和幕府大战,这便是“永享之乱”的余震“结城合战”,连远在奥州的武士都响应了结城父子的义举,他们把那个在“永享之乱”中投靠幕府的筱川御所足利满直的城堡包围起来,满直无奈下只得自杀——持氏这一家子又死掉一个。结城方决心固守结城城,和幕府打持久战,只要能坚持下去,必然赢得关东的人心,复兴镰仓公方家便不是幻想,他们绕着结城城挖了能浮起大船的大堀(堀,即壕沟),在塀(日本古代用木板夹土筑成的墙壁)上涂上泥巴防止火攻,并在城中储备了许多粮食和箭矢,还在周围的古河、关宿、野田修筑了小城堡互为犄角,可谓固若金汤。
  五月,得知结城父子造反的足利义教,哈哈大笑:“这下正好,顺便把持氏的孽种和残党一网打尽。”义教命令在伊豆隐居的上杉宪实出山,并命现关东管领上杉清方、扇谷上杉持朝、犬悬上杉持房(禅秀之子,因在永享之乱中立下战功,被允许复兴犬悬家)、骏河守护今川范忠、信浓守护小笠原政康、甲斐守护武田信重、越后守护代长尾实景,共十万大军,杀奔结城城。征讨军总大将上杉清方跑到结城城下一看,好家伙,围着城的有两重大堀,连在四通八达的河川上,河边全被叛军插上了茂密的树桩,运粮的船只在大堀上自由来往,补给叛军。上杉清方决心不做强攻,先切断结城城四周的要道,再造起数丈高的井楼,把结城城长期围困,等待守城方粮尽。
  围困一直持续到次年(永享十三年,嘉吉元年)四月十五日,这时结城城的粮食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士兵开始动摇。上杉清方便把诸将召开,开始战前动员:“以往,日本攻城也有持续两年三年的,但那往往是五百一千人的作战规模,现在日本一半的兵力在我们这里,攻一座城池攻了快一年,在这样下去只会辜负‘京公方’(与镰仓公方相对,指在京都的将军)的期待,国家也会不堪重负。明日是吉日,我军要总攻结城城,一举将它拿下!”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TOP

  十六日清晨,打着旗帜的幕府军从四面八方猛攻结城城,叛军虽然奋勇抵抗,但饿着肚子终究力亏,优势渐渐被上杉清方掌握。午后,幕府军点燃了结城城的木橹(箭楼),大火和浓烟顺风吹入城中,叛军受不了,开始往城东方向溃逃,许多人慌不择路,落入了他们挖好的大堀中活活溺死。叛军大将结城氏朝乘着骏马左冲右突,准备杀死上杉清方,结果受伤多处,力尽后下马自杀。氏朝的儿子持朝也力战不降,被甲斐守护武田信重斩杀。春王丸和安王丸这两孩子化装成女子,准备逃跑,结果被越后守护代长尾实景识破,兄弟俩全被捆了起来。
  结城城陷落后的次日,上杉清方将讨取(日本武士杀死敌人称作讨取)叛军的首级密密麻麻排在城下,举行了“首实检”(日本古代战争的得胜方,会把敌人的首级排好,供大将检验)仪式。结果幕府征讨军许多人,看到叛军中许多首级或是自己朋友,或是自己亲人,居然哭声震天,给全场笼罩上一层悲哀的气氛。至于春王丸和安王丸,他们和结城父子的首级一起,在长尾实景的押送下,前往京都接受足利义教的惩办。但义教没耐性在京都见这兄弟俩,在去京都途中的美浓国垂井宿的金莲寺中,受义教密令的长尾实景,抽出刀来,把十三岁的春王丸和十二岁的安王丸杀害。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