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足利义教对“结城合战”的结果很满意——这下足利持氏一家算是断子绝孙了,关东从此就是我义教的天下了!另外,就在结城合战结束前一个月,足利义教的另外一名宿敌,他的弟弟大觉寺义昭的首级,也摆在了这位“万人恐怖”的面前。大觉寺义昭当年也是参与神签的四名候选人之一,不过因为他和义教是同父异母,又加上亲近那位冤死鬼日野义资,所以一直被义教“记挂着”。永享九年(1437),义昭从大觉寺里面逃跑,不知所踪。足利义教乘机宣布义教与后南朝(南朝投降后,一部分不服的南朝遗民建立的小王朝,继续与幕府对抗)和足利持氏勾结,派出军队天涯海角地追杀义昭。可怜的义昭从大和吉野跑到四国的土佐,又跑到九州的日向国。到了永享十三年的时,兼任日向、萨摩守护的岛津忠国,顶不住义教和重臣的压力,包围了义昭所在的永德寺,逼迫他自杀,并献上了义昭的首级。
  如今的天下,从关东直到九州,全屈服在了足利义教这位铁血将军的脚下。义教洋洋自得,觉得自己的功业马上就会超越先祖足利尊氏,以及父亲足利义满,成为旷古至今的第一人。所以,结城合战后,足利义教在京都举行了盛大的祝贺宴会。六月二十四日,天气日渐炎热,正是纳凉避暑的好时机,幕府“四职”之一的赤松满佑,派儿子赤松教康给将军义教送来一封请帖,称自己在京都泽山的馆舍的池塘中,“多有幼鸭凫水嬉戏,请将军大人前来过目游玩”,这叫“御成”,即皇室、将军外出到下属的家中做客的意思。教康还给义教献上了几颗鸭蛋,说这是野鸭产的,当时日本人认为野鸭一般是不产卵的,野鸭蛋算得是珍奇至宝了。看到野鸭蛋的足利义教兴致也很高,便带了一帮幕府重臣细川持之、田山持永、山名持丰、大内持世、赤松贞村等,以及自己正室三条尹子的哥哥公卿三条实雅,来到位于京都二条西洞院的赤松馆舍。
  

TOP

  主客入席后,足利义教与三条实雅坐在一起,看着庭院中“猿乐”的表演,正在兴头上时,突然院子外传来震天的马蹄声,随后听到巨大的拉门闭门的声音,义教立刻站起来,有些神经质地尖叫到:“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大声音?”这时他才发现赤松满佑已不知去向,旁边的三条实雅抬头看了看夏季阴云密布的天空,擦了擦额头的汗,说了句:“会不会是打雷的声音啊?”
  三条实雅话音刚落,筵席四周的障子便被揭开,身着铠甲,手持太刀、长枪的赤松家武士高呼着杀了进来。足利义教首当其冲,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赤松家首席武士安积行秀抽出了千锤百炼的宝刀“业物”,一道白光后,义教的头颅就滚落在了地上。和义教一起来参加宴会的诸多大名,狼狈地四散奔逃,被赤松家武士像撵兔子般追杀,山名熙贵被当场砍成两截,京极高数和大内持世被砍成重伤,不久后一命呜呼,细川持春的左腕被砍断,躺在血泊中呻吟。剩下的大名、随从被吓得魂不附体,争先爬上赤松馆舍的院墙,翻墙逃命。倒是义教的大舅子,公卿三条实雅表现勇敢沉着,虽然被乱刀击伤,但却抢过一名赤松武士的太刀,躺在地上打着滚,舞刀迎敌。赤松家武士见这位公卿的“地趟刀”已臻化境,居然没人敢上前了,离义教最近的三条实雅才捡回了一条命。
  见足利义教身首异处后,站在院门前指挥的赤松满佑击了几下掌,赤松家武士这才安静了下来,停止了杀戮,提起将军和山名熙贵的首级,逐次退出了已化为血海的宴会。
  这样,万人恐怖的足利义教,不明不白地横死在这场鸿门宴上,正是应了中国的老话,“筵无好筵”。
  

TOP

  赤松满佑为什么要杀足利义教呢?
  先从“四职”之一的赤松家来源说起吧,“三管领”的斯波、细川及田山,其实都是足利的庶族,关着一个祖宗。“四职”的赤松家呢,和足利没什么直接的血缘关系,原本是播磨国(现兵库县一带)的土著武士,后来出了名叫赤松圆心的大将,为尊氏的天下贡献了莫大的力量,被封为了播磨守护,并就任“四职”之一,成为幕府的股肱重臣。到赤松满佑这代,赤松家兼任播磨、备前、美作三国守护,再加上满佑的弟弟赤松义雅的摄津国,共是四国。不过在赤松满佑看来,这四国的地盘,可都是赤松家历代鞍前马后换来的,并不轻松,还要时时防备幕府将军的迫害,免得落的和“明德之乱”中的山名家,以及“应永之乱”中的大内家一样的下场。
  
  据史料记载,赤松满佑患有软骨症,身材矮小,外号“三尺入道”,再加上精神上巨大的压力,所以时刻都处在暴走的临界点上。不过这足利将军家的黑手,还是伸到赤松家的地盘上来了,而且从四代将军足利义持时就开始了,赤松家有脉庶流,叫“春日部流”,这一流有个叫赤松持贞的,也就是赤松满佑的堂兄弟,跑到义持身边当了名侧近。因为赤松持贞唇红齿白,仪态翩翩,所以深得酷好男风的足利义持宠爱,义持一看赤松满佑这么丑,心想播磨国这块膏腴之地给他就是暴殄天物,不如给我的小心肝美少年持贞吧。
  

TOP

  当时赤松满佑的老爹刚死,义持便把赤松满佑喊来:“满佑啊,你长得这么丑,家臣一定不会服你,不如把守护的位子让给赤松持贞,大家都满意。”
  赤松满佑眼珠一突,嚷道:“凭啥,就因为这小子长得帅点?”
  义持脸又红了:“乱说,因为持贞把我吹得,啊不,把幕府事务办的很好。话说回来,再好的菊花也要盘子亮才行,所以你和你的菊花就死了这条心吧,快把你死去老爹的位子腾出来。”
  满佑也是个硬脖子,就是不从,连续三次上书给足利义持,让他承认自己新播磨守护的地位,义持也三次驳回了满佑的请求。最后,赤松满佑大怒,把在京都的府邸一把火烧了,带着家臣返回播磨,要和幕府开战。足利义持心想,无论为了我的小贞贞,还是为了日本的环保事业,一定要把你满佑这个“地包皮”第一丑男铲除掉!
  就在足利义持摩拳擦掌,要为小贞贞出头时,当时的幕府元老,管领田山满国急忙出来调解,他对义持苦口婆心道:“中国有个大牛叫韩非子,将军知道不?始皇帝能君临天下,成为千古一帝,就是靠韩非子给他提供理论基础啊。韩非子认为,妨害君主治国的有‘八奸’,其中排在第一的叫‘同床’,这同床啊,不仅指……”
  “行,行,行,爷您别再往下说了。”足利义持恨不得立马堵住田山满国的嘴,“我不派兵了还不行吗?”
  就在义持停止讨伐赤松满佑不久后,他死去老爹义满的侧室高桥殿也给他写了封密信,称和义持小妾林歌局私通的,不是那个疯狗富坚满成(上章我们提过),而就是义持最宠爱的小贞贞。
  “娘希匹!看来这小贞贞暗地搞双性恋啊,什么只爱我一个,全是浮云。”头上绿油油的足利义持悲愤难当,便命令赤松持贞不容申辩,即刻切腹自杀。
  赤松持贞得到义持的命令后,吟唱了一首“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然后一刀下去,稀世的蓝颜香消玉殒。赤松持贞死后第二年,四代将军足利义持也死去,这下赤松满佑可算是暂时松了口气了。可好景不长,下面的六代将军足利义教是个攻击性极强的精神病患者,整天挥舞着菜刀,搞得天下腥风血雨,正好遇到了赤松满佑这个极端的受迫害妄想症患者,两人是天雷勾地火,早晚得火山大爆发。
  

TOP

  巧的是,死去的春日部一脉的赤松持贞因为生前长年和足利义持搅基,没有留下子嗣,他的侄子赤松贞村便继承了春日部的家业。这赤松贞村更不得了,长得那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不过这春日部怎么也只能算赤松家的庶流,名下就那么几个鸟不拉屎的庄园。赤松贞村一咬牙,便带着同等美貌的妹妹,把自己那含苞待放的雏菊献给了足利义教,擦干眼泪,走上了和叔叔一样的“将军基友”的不归路,兄妹俩把足利义教侍奉得神魂颠倒。义教念及分桃断袖的情义,准备把赤松贞村扶上播磨守护的位子,当年赤松家嫡庶相争的闹剧,又开始情景再现。
  赤松满佑一听,开始满地暴走了,义持时他只是丑,现在他是又老又丑,拿什么和赤松贞村争?再加上这足利义教不比义持,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不过赤松满佑还希望做出自己最后的努力,他以“年老悖乱”为理由,将家督的位子让给了儿子赤松教康,自己退居二线,心想也许义教不会为难小字辈教康吧,但永享十二年(1440)五月“四职”中另外位大名一色义贯的死,彻底粉碎了满佑的幻想——一色义贯身为“四职”之一,是身兼山城、丹后、若狭、三河四国守护的强大大名,当时大和国的豪族越智氏起兵反叛幕府,一色义贯便接受义教命令,领军前往大和平叛。不久,足利义教猛然翻脸,说一色义贯私下匿藏“永享之乱”中持氏近臣一色直兼的儿子,犯了大逆不道之罪。义教以自己侧近武田信荣、一色教亲(又是一色家的庶族)为将,从背后袭击了一色义贯,将其杀死。随后,一色义贯的封国被义教分赏给武田信荣、一色教亲,昔日偌大的一色王国瞬间荡然无存。

TOP

  一色义贯死后,义教下一个要对付谁?足利持氏死了,大觉寺义昭也死了,赤松满佑顿有兔死狐悲、鸟尽弓藏之感,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自己了。就在满佑暗杀足利义教前夕,义教不但没收了满佑弟弟赤松义雅的摄津国,还把满佑属下的四名重臣召到御所,硬说他们有罪,威逼这四人将手伸入沸水中接受“神判”,结果有三人被烫得皮开肉绽,就此被裁定为有罪,全部切腹。
  奶奶的,看来将军的黑手终于伸到自己头上了!满佑爆发了,必须要先下手为强,所以才在宴会上提早卸下了义教的脑袋,那位发明“万人恐怖”外号的贞成亲王在得知义教遭暗杀后,幸灾乐祸地在日记中写下“(足利义教)原本准备向赤松下手,没想到反过来被赤松干掉了,像条狗样被打死,也算是古今罕闻的趣事了。”
  这赤松满佑砍下将军的头颅后,便和一帮家臣郎党呆在京都府邸里,大家坐在一起,围观着义教的首级,沉默不语,就像鉴赏一件稀世的艺术品般,满佑在等什么?在等幕府大军对他的讨伐啊,到时候赤松家上下一起轰轰烈烈地切腹自杀,玉石俱焚好了。
  结果赤松满佑等着征讨军,等了许多天,也没等来,倒是义教的脑袋在盛夏的空气中,招惹来了不少嗡嗡叫的苍蝇。
  在宴会上和将军一起被赤松武士攻击的大名们,幕府管领细川持之和死鬼义教生前的相好赤松贞村都跑了出来,捡回了性命。照理说,细川持之身为管领,应该尽快组织各大名的人马,前往讨伐弑君叛贼赤松满佑才是,但这细川持之回去后就缩在府里,一直不肯出来,幕府上下被暑天雨季前那沉闷窒息的气息围绕,独裁者义教的横死,让大家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有点不知何去何从的意味。
  那边的赤松满佑等不及了,不能戳在这里等死啊,便用长枪挑起了将军发臭的脑袋,带着全副武装的家臣,骑着高头大马,从京都大街招摇而过,回根据地播磨去了,准备和幕府打长期战。
  

TOP

  堂堂幕府将军,先是在宴会上被凶徒在众目睽睽下杀害,然后脑袋又被凶徒轻而易举地带走,这还得了?赤松满佑刚回播磨,京都的舆论开始沸腾起来,那位细川持之成了众矢之的,甚至有不少人怀疑他和满佑事先勾搭好了,才让满佑逍遥法外的。屁股坐不稳的细川持之,这才有所举措,他在六月二十五日,拥戴了义教和日野重子之子千也茶丸当了第七代将军,便是后来的足利义胜,然后再在七月一日发布命令,让日本各大名组建讨伐军,从各个方向攻击播磨。就在细川持之出兵同日,幕府方的外交僧季琼真蕊通过交涉,从满佑那里取回了足利义教已经臭气熏天的脑袋,五天后,义教脑袋被安到身体上,被下葬在等持院里。
  征讨军的总大将不是别人,正是在足利义满时代“明德之乱”中被削弱的山阴大名山名氏的家督,山名持丰,也是后来席卷日本的“应仁大乱”的主角。山名持丰一看,征讨赤松满佑,不就是恢复山名家权势的大好机会嘛,由此格外卖力,让手下的军队先跑到京都花花世界大肆劫掠一番,然后士气高昂地奔赴播磨战场。
  七月后,幕府征讨军从各个方向攻入播磨,寡不敌众的赤松满佑和一族七十三人在城山城中自杀,满佑的儿子逃往伊势投靠北田家,结果被拒之门外,也死在了幕府的追兵下,在室町时代显赫一时的名门赤松家,不但家督死去,而且封国也被山名持丰、细川持之瓜分,就此暂时灭亡了。
  

TOP

  为什么叫暂时灭亡?原来日本武士最重家名,有的家族被灭后,还会在忠心家臣的帮助下,重新兴起,赤松家也不例外,城山城陷落时,就有上月左近、小寺藤兵卫、中村弹正、石见太郎、间岛彦太郎五名家臣逃出来,这五人发誓要在有生之年,奔走日本四方,一定要让赤松家复活,并重新夺回播磨国的封地,这是后话,在此姑且卖个关子,按下不叙。
  嘉吉之乱在账面上算是告一段落,但“万人恐怖”、“恶御所”足利义教的横死,却让原本已经登峰造极的将军权威瞬间跌落谷底,将军的敌人又从深渊和角落中纷纷跳出来。
  七代将军足利义胜只有九岁大,幕府大权全掌握在管领细川持之手里,持之死后又是侍所头人山名持丰和义胜母亲日野重子联合执政。足利义胜自己也和那五代将军足利义量一样,是个短命鬼,在将军位子上尸位素餐了一年光景,闪电般死去,死因也不甚了了,有说落马摔死的,有说赤痢死的,也有说是被毒杀的,总之就是个风淡云轻,挥了挥衣袖,没带走一丝云彩。
  义胜死后,在幕府管领田山持国主持下,又从义教剩下的几个孩子中,选出个只有八岁大的三春(足利义教的三子)出来,让他担任了将军继承人,待到成年再正式就任将军。
  主幼臣强,室町幕府的未来,居然压到了只有八岁大的幼童肩膀上,周围还有群如狼似虎的守护大名,战乱的风即将狂暴地刮起。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TOP

  第三章 一锅粥
  
  英雄不是一天炼成的,换个说法也一样,草包也不是一天炼成的。
  那个准备接受八代将军位子的三春就是这样个千锤百炼出来的草包,扶三春上位的幕府管领田山持国也算是个厚道人,他见三春年幼,不由得想起三代将军足利义满刚即位时也很年轻,多亏了细川赖之的悉心辅佐,才有后来的雄才大略。田山持国就此认为,三春未来要有出息,辅导教师的人选很关键。
  一番比较后,田山持国把目光落在了幕府官僚伊势家的头上,伊势家自称是桓武平氏的后代,世代把持着政所执事的职务(日本古代朝廷和幕府都讲究贵族世袭制)。当时担任伊势家督和政所执事的叫伊势贞亲,是个老练的职业官员,田山持国一看贞亲能力不错,又根正苗红,就当了中介,让伊势贞亲认了三春当干儿子,要贞亲尽心扶持三春的江山。
  宝德元年(1449),三春已经十四岁大了,田山持国一看这娃也算长得人模人样的,便为他举办了盛大的元服仪式。三春便有了正式的名字足利义政,成为室町幕府第八代将军。足利义政刚接手的幕府班子,总的来说核心人物有三个,元老田山持国、辅弼伊势贞亲,还有智囊季琼真蕊(那个要回义教首级的临济宗和尚).早年的义政,也大有副有志青年的模样,决心要革除幕府的弊政,重新恢复和爷爷义满、父亲义教那样的权威。
  

TOP

  幕府当时最头疼的是财政问题,室町幕府的财源很有趣,日本的土地经济当时是庄园制,庄园的主人多种多样,有朝廷公卿,有寺庙和尚,有守护大名,也有豪族富农,庄园都是私人的产业,将军一般无权干涉。但将军也要吃喝拉撒,也要日常开销,还要养着一帮奉公众,这些米粮都来自将军自己的庄园,叫“公方御料所”。将军的预料所不算多,还零散分布在日本各地,大约有五十来处,所以光靠这还不足以支撑幕府的运转。于是将军又在各地的交通要道设立关所,收取关税,还抽取京都商铺和仓库的营业税,这叫“役钱”。最后,室町将军还有一招,那就是派遣贸易船,在明帝国和朝鲜国的“勘合贸易”中盈利了(勘合贸易给日本带来莫大的利益,日本卖给中国的刀,都是些次品,要价还贵的要命)。
  “万人恐怖”足利义教死后,不堪多重剥削的自耕农和下级武士联手,发动“土一揆”,捣毁关所和庄园,要求幕府实行“德政”,实现和谐社会。在连绵不绝的“土一揆”打击下,幕府原本就紧张的财政更是捉襟见肘。这足利义政缺钱花,便找来了伊势贞亲问怎么办。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