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伊势贞亲问道:“现在这么多泥腿子要废除关所,解除债务,咱们要不答应他们的话,这些人可都有竹枪菜刀,会搞暴力上访的。”
  义政愁眉苦脸地说:“干爹,这还用你说嘛,说说你有什么高招吧。”
  贞亲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有暴力事件,说明咱们社会法制不健全啊,要是法制健全的话,大家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多好啊。”
  “那怎么通过法律途径呢?要不干爹你穿上黑袍子,戴个黄假发,去当沙皮狗好了,尽捡些没用的话说!”
  “呵呵,将军大人只要答应那些泥腿子的要求,下达德政令,说可以免除债务,但要通过幕府政所的司法裁决才能生效,并要收取债务数额的十分之一作为手续费。”
  足利义政眼睛霎时亮了:“干爹这招高啊,既能博取德政的美名,又能充实咱们幕府的财政。”
  “不但如此呢,废除债务咱们能获取十分之一的报酬,保留债务咱们也能拿十分之一,这叫旱涝保收啊。”
  爷俩谈完后,发出了“呵呵呵”的奸笑,随后足利义政便颁发了“德政令”,并开始收取伊势贞亲策划的“分一钱”,一下子幕府便肥了,足利义政天天跑到幕府的钱库里,在钱堆里尽情地滚啊滚……
  

TOP

  接下来,手里有钱的足利义政,又把目光转向了他横死的老爹还没来得及解决的关东问题上面去了。
  因为关东又出事儿了。
  原本在“永享之乱”后,镰仓公方足利持氏自杀了,持氏的两个叔叔先后卷入动乱的漩涡死掉,持氏的几个儿子也被义教下手处决,镰仓公方这一脉算是废绝了。足利义教都准备让自己的二儿子,在天龙寺出家的足利政知跑去关东,接受镰仓公方的位子了,谁知义教壮志未酬身先死,幕府随后陷入了无政府的真空状态,政知去镰仓的事就被搁置了下来。这时,关东地区大大小小依然忠于镰仓公方的土鳖们,整日闹腾,不接受将军家的人来当新公方,幕府也害怕会爆发第二次结城合战,便假惺惺地问道:“前任公方足利持氏的子嗣已经灭绝了,哪有合适的继承人呢?”
  关东的土鳖嘿嘿一笑,说:“谁说公方的血脉断绝了?咱们也收藏了个赵氏孤儿,他叫永寿王丸。”
  

TOP

  幕府一下子便傻了眼,持氏的嫡长子足利义久自杀了,另外两个儿子春王丸和安王丸也在结城合战后被杀,这和足利持氏幼名相同的永寿王丸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原来永寿王丸是足利持氏第五个儿子(足利持氏共有十一个儿子),诞生于永享十年(1438),结城合战时才四岁,因为过于年幼,才侥幸躲过了幕府的屠刀,被信浓佐久郡的大豪族大井持光收养,这时横空出世,一下子成为了关东土鳖的大旗。得知永寿王丸还活着的消息后,幕府管领田山持国为了安抚关东的人心,也支持让永寿王丸回到镰仓,复兴公方一脉。这样,宝德元年(1449),在足利义政元服就任将军的同时,永寿王丸也乘坐一顶轿子,吱吱呀呀地从躲藏了八年的信浓群山里走出,进入了镰仓御所,后来从足利义政那里拜领了个“成”字(足利义政刚元服时曾叫义成),这便是第五代镰仓公方足利成氏。
  这足利成氏是回来了,关东管领的位子又该怎么办呢?原本幕府执意让持氏时的老管领上杉宪实重新出山,但宪实早看出这关东管领是个高危职业,结果在“嘉吉之乱”后便带着所有的儿子(除了继承越后上杉家的次子上杉房显外),继续在伊豆国清寺出家,发誓不再过问世事,并要求儿子们一个都不准还俗,不准娶媳妇,大家一起窝在庙里当和尚抬水喝。不过到最后,上杉宪实的大儿子宪忠还是抵挡不住权势和名声的诱惑,从国清寺里跑出来,应幕府的请求,还俗当了管领,把老爹宪实气得七窍生烟,一纸文书断绝了父子关系。
  

TOP

  俗话说的好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血气方刚的上杉宪忠,不把老爹宪实的话放在心上,可他怎么知道,这夹缝里的关东管领哪是那么好当的?镰仓公方和关东管领的血海深仇早已结下,想化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果然在足利成氏回到镰仓后,昔日一帮奉公众如小田、里见、築田等,都带着兵马前来参贺,并唆使成氏:“你不要忘记你老豆是怎么惨死的,咱们大伙儿历尽千辛万苦,把你从信浓迎到这里来干什么?就是让你继承父辈的旗帜,领导大伙儿继续和幕府对着干,和管领对着干!”
  足利成氏也不愧是继承公方家族二愣子基因的优良后代,他立马把关东地图往地上一摊,“大伙儿说,先朝哪个方向下手!”
  到了此时,关东武士团已分裂为两大阵营,一派支持管领,多分布在伊豆、上野、甲斐、越后等国,为关东的西部和北部;一派支持公方,多分布在下总、房总、下野、常陆等国,为关东的东部和南部。两大阵营经常为了边界和田产闹摩擦,足利成氏手下有个奉公众叫築田持助,心想镰仓所在的相模国被管领的封国包围着,地理位置太危险,要想壮大公方的实力,得先统一相模,于是便往地图上一指:“咱们先把镰仓旁边的长尾乡给抢过来。”
  

TOP

  足利成氏一拍築田持助的肩膀,“好同志,这事就交给你去办,等到胜利归来时,我们痛饮庆功酒。”
  二愣子手下统率的,往往也是二愣子,足利成氏和築田持助不可能不知道,长尾乡是谁的根据地?没错,就是关东管领山内上杉的家宰长尾氏的地盘。
  这一下子便捅了马蜂窝,得知长尾乡被足利成氏强行夺取后,山内上杉家宰长尾景仲勃然大怒,“咱们家族的苗字怎么来的,现在连自家的老窝都保不住了,还谈什么在世为人?”于是长尾景仲联合了扇谷上杉的家宰太田资清(太田道灌之父),于宝德二年(1450)四月,带着五百骑兵马,直接冲入镰仓,猛攻成氏的御所。足利成氏一面大喊着:“管领的奴才撒野打人啦!”一面带着少数随从,躲到了江之岛去了。长尾和太田则穷追不舍,一直逼到了江之岛,这时公方属下的诸多奉公众小山持政、千叶胤将、小田持家等急忙带大批人马,前助公方的拳,最后长尾、太田联军寡不敌众而败走,这便是后来“享德大乱”的前哨战,江之岛合战。
  合战后,从江之岛回到镰仓的足利成氏,得知了管领上杉宪忠和扇谷上杉家督上杉持朝,在镰仓近旁的七泽立下了营寨,对自己的御所虎视眈眈,便又找来築田、里见等家臣,抱怨说:“我虽然抢了长尾乡,但也被管领的两个奴才给打了,两下算是扯平了。管领和扇谷为什么还要占着七泽不撤兵,我感到压力很大,这两天吃饭如厕都不行,恐怕便秘了,就怕哪天管领的人马再冲到我的御所来。”
  

TOP

  築田等人又开始出馊主意了:“咱们早就说了,你身为公方,和管领是不可能相处好的。当年你那死去的老爹,就是关键时刻优柔寡断了,结果让宪忠他老爹逃出生天,这是放虎归山留后患啊。你看,现在你老爹在吃香灰纸钱,但宪忠他老爹还活得好好的,这就是后下手遭殃的道理。”
  “那怎么办,才能先下手为强呢?”足利成氏很傻很天真。
  宝德二年(1450)五月,幕府举办了三方会谈,管领上杉宪忠被书面通报批评,和镰仓公方暂时达成了停火协议。然后成氏一下子变得老实起来,这让上杉宪忠感到很意外,渐渐就麻痹了对成氏的警惕,和成氏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先是住在上野平井城,然后住在了相模七泽,最后住到了镰仓的西御门馆舍里,这已是享德三年(1454)十二月的事了。就在宪忠一行在西御门馆里优哉游哉,全然忘记父亲上杉宪实的教诲时,足利成氏已经开始磨刀霍霍向猪羊了!
  享德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深夜,公方奉公众结城成朝、武田信长、里见义实领着三百骑如狼似虎的武士,在足利成氏的密令下,敲锣打鼓,杀声震天地攻入了上杉宪忠的西御门馆。上杉宪忠与属下二十二人,一个没跑出来,全数被包了饺子,切下了脑袋。同时,足利成氏又派出岩松持国攻陷了管领府邸,把留守在彼处的长尾实景父子给杀掉了,长尾实景正是在结城合战时杀害足利成氏两个哥哥的凶手,这回算是报应不爽了。
  

TOP

  随后,足利成氏亲自乘马来到了血迹未干的西御门馆,举行了“首实检”仪式,结城成朝的家臣金子祥永、祥贺两兄弟捧着宪忠的首级,跪坐在成氏的面前。
  这年,足利成氏十七岁大,死去的上杉宪忠二十二岁,成氏望着这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年轻头颅,沉默了会,便问道金子兄弟:“是你们斩下了宪忠的首级吗?”
  “这全是镰仓殿武威庇佑的结果啊!”金子兄弟急忙伏下身子,诚惶诚恐地回答。
  “今天起,赐予你们武藏国的多贺谷乡,从今往后改名为多贺谷氏,擢升为结城的家老身份。”足利成氏说完,用扇柄敲打着上杉宪忠的脑袋,显得非常开心。
  接下来的发展真是用脚趾甲都能想到了,那就是忠于管领的一帮武士团,和忠于公方的一帮奉公众,拉开了阵势,在关东的土地上打得昏天暗地,狼烟蔽日。只有在国清寺出家的前管领上杉宪实,在得知了长子宪忠的死讯后,望着庭院中的萧瑟冬雪,流下了两行伤心泪,把剩下的几个儿子喊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你们的大哥就是看不透这点,才枉自误了轻轻性命,你们都把眼睛放亮些,从此安心跟随父亲在此修禅诵佛,替你们大哥祈求冥福罢了。”但关东管领总还是需要上杉家的人来接的,于是宪实便让那个唯一没出家的孩子,先前过继到越后上杉的上杉房显(当时正在京都当足利义政的侧近),回来接过管领的位子,领导大伙继续和足利成氏对着干。
  

TOP

  上杉房显找到了义政商议此事,足利义政宽慰他说:“放心,关东管领是我们幕府的官,我堂堂将军,不会让你大哥白白被足利成氏这狼崽子杀害的。这个足利成氏继承了他们家世代相传的反骨流氓基因,距离灭亡也不远了,我会全力支持你的!”吃了定心丸的上杉房显,便派出飞脚星夜兼程跑到上野,命令家宰长尾景仲,扇谷上杉持朝及其家宰太田资清组织人马,和公方军展开旷日持久的激战,“享德大乱”走向了白热化。
  享德四年(1455)正月五日,足利成氏连新年都顾不上过,就带着一千多人马,进逼到武藏国国府附近的高安寺,而长尾景仲在正月二十一日,会合了上杉显房(持朝的嫡子,名字正好和宪实的儿子房显相反,读者自己注意区分)等两千多人马,向高安寺的方向扑来。敌众我寡的态势下,足利成氏的二愣子基因再度觉醒,他哇哇乱叫,命令手下五百骑人马沿着分倍河原,朝上杉军的侧面发动了烈火般的突袭,上杉军猝不及防,被打得七零八散,先锋大将被砍成重伤,跑到高旗寺自杀了。在上杉宪秋后方的五百人马,都是初上战场的菜鸟,眼看先锋溃败,全都丧失了抵抗公方军的勇气,不要命地往回跑,整个上杉军阵营呈现了土崩瓦解的态势。这时,扇谷家的上杉显房倒体现出莫大的勇气,他穿戴好盔甲,带着一帮亲兵旗本,大声喝止住败兵,暂时稳住了阵脚,但好景不长——足利成氏的大将结城成朝率一支奇兵,切断了上杉军的退路。腹背受敌,这下子上杉显房和长尾景仲都撑不下去了,只有往东漫无目地裸奔,结城成朝在后面穷追不舍。二十四日,在夜濑这个地方,上杉显房实在是跑不动了,便找个干净地儿,用短刀切了肚皮,年仅二十一岁。那个长尾景仲,不仅尾巴长,脚也长,居然带着残兵一路窜到了常陆国的小栗城,闭城自守,才算捡回了条命。
  

TOP

  分倍河原之战,足利成氏取得大胜。显房自杀消息传到扇谷上杉家,自然是恸哭一片,披麻戴孝,显房的老爹上杉持朝不但白发人送黑发人,自己也不得不接受返聘,一面来继续当家督,一面抚育显房的幼子(后来的扇谷家督上杉政真,当时只有五岁大)。而扇谷家宰太田资清认为自己要为上杉显房之死负责,落发出家去了,让自己二十四岁的儿子太田资长继任家宰职务,这位年轻的扇谷家宰资长,就是日后名震关东的太田道灌。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山内上杉的小兄弟扇谷上杉的后事我们交待好了,下面看看我们那气势如虹的五代镰仓公方足利成氏吧。分倍河原取胜后,足利成氏决心宜将剩勇追穷寇,便一路攻克上杉家的城池据点,顺便动员了那须、小田等奉公众,在三月三日进入了下总的古河城,将其作为自己临时的办公地点,指挥对长尾景仲小栗城的攻击。足利成氏的算盘是这样的,继任管领的上杉房显此时还远在京都,只要能追杀掉长尾景仲,管领方实际就等于失去了主心骨,关东就成为我镰仓公方的一片天了。另外,为了麻痹幕府,足利成氏还给足利义政写了封信,说自己不小心杀了关东管领,现在闹得有点乱,但自己正在奋力收拾局面,不劳京都方面费心云云。
  

TOP

  足利义政接到成氏的报告,又气又笑,“NANI!我的智商少说也比你多零点五,你这是在蒙鬼呢。”然后义政放心仿效父亲义教在“永享之乱”中的作为,先是向后花园天皇请来了对足利成氏的讨伐纶旨和锦御旗,然后又在“御前沙汰”大会上,宣布足利成氏无端杀害幕府任命的关东管领,犯上作乱,所以“对付这种败类,大家不用和他讲什么江湖道义,一起上啊!”
  这时,主张和镰仓公方缓和关系的田山持国已经退休,换了对关东强硬派,也是后来应仁大乱的另外名男主角细川胜元当管领。六月,由骏河守护今川范忠、信浓守护小笠原光康为大将的幕府征讨军,打着天皇赐予的御旗,浩浩荡荡地向镰仓杀来。另外,在京都的上杉房显也秘密返回上野,在越后上杉的强大支持下,就任管领,带着大批人马救援长尾景仲来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