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11、“禁脔!你知道吗?是禁脔!”观音来探监时私下里对我说。
  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我有得选择吗?谁都知道我没有!从前的朋友哥儿们一下子无影无踪了,还是观音仗义,给我争取了一个投胎名额!我只是作风问题!
  但让我这么一个俊男投猪胎有点太残忍了吧?长得英俊也成了罪过?就是这么一次未遂的作风问题,我开始了下界坎坷的人生,哦,不,应该是妖生!
  站在下界的河边,我深切理会到什么叫“天壤之别”!看见自己无与伦比的丑陋,我自卑到了极点,嫦娥还会正眼看我吗?直到在福陵山云栈洞碰到卵二姐,我才稍微恢复了一点自信!
  下界的我们俩有着惊人的夫妻相!
  由于我的学历、经历和她的要求非常吻合,我们暂时结合了,她的那张大嘴和我接吻相当融洽,有她站在边儿上,至少可以衬托出我还有点人样!我的情绪才渐渐饱满起来。
  我就在福陵山云栈洞安顿了下来,过上了凡间夫唱妇随的生活,卵二姐喜欢看书,很有学问,每天捧一本比较深奥的《故事会》或者《知音》,在她的感染下我也接受了一点文化的熏陶。后来她认为姓卵不是很好,老是夹着一个卵,似乎有点太那个!卵二姐就改名叫了“凤姐”。我不算是破罐子破摔,观音已经给我交了底,也就几百年,我还会脱胎换骨!猪就猪吧!我索性给自己的姓名定作猪刚鬣,不学卵二姐玩那虚的,卵袋就是卵袋,何必侮辱凤?!
  原指望生个一男半女的,可惜没有生出来,卵二姐找我的目的就是想改良一下品种,可惜这个愿望落空,我都觉得有些对不住她!为了追求更高的理想,“凤姐”不久就离开了我,到幽冥地府去了,据说还成了名鬼,风靡一时,当然这是后话!
  我的第一次婚姻没怎么尝出味道就无疾而终!
  

TOP

  12、到凡间看望我的神仙不算多,也不是没有。不管怎么的,我的淳朴和憨厚还是有点人缘的,当年看到我的淳朴与憨厚,太上老君就想收我做弟子,苦思冥想了几个月,我还是推辞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不喜欢把自己贴上标签。神也好人也好,一旦贴上标签,处理关系就有点复杂!我要是上了太上老君的码头,观音那儿怎么办?他们不是一个山头的。正因为不是一个山头,他们经常进行学术交流,基本上我是不懂的,站在边儿上我就看个热闹!争论的焦点无非就是你的不对我的对,你是抄袭、他是剽窃!都是教授级的人物了,大家就不能抬着混混?还有谁不抄袭不剽窃就能混成教授?我就觉得吧,这些争论有点多余!
  到福陵山来看我的就属八仙来的次数多,在天庭他们的级别不算低,但具体管什么事,谁也不知道。天庭设置了好多的伪员会,他们都是伪员!伪员们都比较自在,有事没事就到处考察,反正是公款消费,挺让我羡慕的。每次到我这儿来还顾及一点我的面子,没有前呼后拥,要是换了到其他什么地方,基本上交通就戒严了!考察一圈儿,回去后就会有一份报告或者提案,诸如妇女碰到强(和谐)奸时要备好避孕套、大学生掏粪引领就业新思维等等……
  八仙中和我最谈得来的是吕洞宾,他是个文人,没事就在捻他的几根黄胡须,苦思好词好句,有一次他对着何仙姑呻吟:“何日重解香罗带,细看春风玉一围!”我都不懂什么意思,何仙姑居然脸红了,天天和七个大老爷儿们在一起,真新鲜,还会脸红?
  有时候牛头马面也来和我聊聊,尤其是那马面,就喜欢咧巴着嘴天天和你谈“非常6+7”,弄得人鸡皮疙瘩直掉……
  观音也来看我,我向她保证是十分想要融入凡间的。在天庭观音可以算得上是我的好领导,不是她开恩,我恐怕只有在地府认识卵二姐。观音永远都那么袅袅婷婷的,一直弄不清爽,观音是道姑还是尼姑?说是道姑吧,她整天念叨佛家语录;说是尼姑吧,她又留个飘飘长发,还穿着时尚的裙子!自己在南海圈了一块地,开一家南海学院!在学术方面,据说她的造诣相当高,是“学术超女”级的人物!她的学术演讲吸引了很多人,内容我不大懂,主要是她演讲时严肃的神情和抑扬顿挫深深地使人着迷!我是那种没有多少天份的人,对她从前只能拜拜,而且是远远的!现在能够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心下既高兴又惶恐!能够聆听她的讲课,我幸福!
  奇怪的是,她的学院没有多少学生,只有高干子弟,还都是公的!
  离别多年,看见她我象看见了亲人!
  但这次她的到来脸色有些凝重,她是代表组织上来和我核实一些事情的!说到这个“组织”,他奶奶的绝对是个神秘机构,看不见摸不着,但它确实存在,而且力量非常强大!只要是“组织上”有什么事情找到你,要么你升官,要么你褪层皮!
  托塔天王出事了!
  我清楚他迟早要出事!由于我和他在一个系统供职,以前的交道打的多!了解的情况也比较多!可我也是个待罪之身,怎么说啊?
  观音劝我:要相信组织,不要辜负组织,更不要对抗组织,你的问题不大,也就是行为不检点,经济上没有什么问题,建功赎罪还是可以官复原职的!
  我开始心动!他妈的,老子豁出去了!
  

TOP

  13、天王究竟出什么事我也不敢问,估计不会小!观音的架势摆在那儿呢!以前观音和我谈话都是和风细雨的,让人心里特舒坦,这次不同,惠岸拿起笔准备做记录!弄得我心里毛毛的!因为我出事的时候就是这架势,三下五除二我的官就被捋了!
  时间太久,我的记忆已经稍微出现一点障碍,但我还是能够清楚地记得那天问他们托塔天王有没有被“双龟”?就是被两只乌龟看管起来,天庭的乌龟很多!他们没有正面回答我,那天我主要谈了两点:
  第一、 嫦娥的玉兔为什么在我的水军拿工资,还不用上班?才小小年纪就可以当上文工团团长?
  我怎么解释?我没办法解释!这是李靖亲自到我的元帅府要求的,我还说没有编制,他说水军要成立一个文工团,先让玉兔进去,文工团成立以后,玉兔啊哦一嗓子把人差点吓晕,李靖就说唱歌不行,还是让玉兔当领导吧。她的确除了捣药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会你让她干嘛?天生就是个当官的料!具体上班不上班,我就不清楚,玉兔只会到天王那儿点卯!
  第二、 托塔天王有几十个部下情妇!
  对这个问题我边说边笑了,真的笑了,这有什么啊?干部干部,不干部下干什么?问题有点幼稚!再说部下谁不愿意被干?谁说兔子不吃窝边草,窝边草都不吃的兔子,智商肯定有问题!
  后来还唠叨了一些其他的话题,我记不大清爽了,然后收拾收拾,他们就走了,他们走了很久我才想起来,惠岸是天王的儿子!
  后来八仙他们来告诉了我实情,天王不拘一格使用人才的举措以及无与伦比的过人精力已经得到天庭的广泛赞誉……
  我真傻,重返天庭可能已经非常渺茫了!
  

TOP

  14、牛魔王是我在下界认识的第一个基层朋友,尽管我是到了凡间,但和猴子、卷帘大将是有本质区别的,他们是判刑监禁,我只不过是下基层,下基层有个好处,就是比较自在,再者说来我曾经也算是京官,多多少少的,基层同志对我还是有点敬畏之心!因为他们说不清我能否东山再起。
认识牛魔王纯属偶然,有一天我在闲逛,就看见一群干部打扮的妇女在追赶他,他是慌不择路,一路狂奔到了福陵山,央求我帮帮忙,找个地方让他躲避一下。我自以为潇洒地一出现,就把那些娘儿们吓得一溜儿烟地闪了。
  我的云栈洞又有了生气!在我寂寞的时候,我有了聊天倾诉的对象,很快我们就成了朋友!
  猴子是我们经常的话题。牛魔王原来和猴子是结拜弟兄,在七兄弟中,老牛排行第二,他自嘲说“老二”最辛苦,白天忙夜里忙,他那“千年的老二”都快成了精!那群干部打扮的妇女都是他的属下,追赶的就是“老二”,牛魔王这个老二的能力就是强,让我惊羡不已!也就是说不论你在什么地方你得有“特长”!不过在后世,牛魔王的“特长”成了餐桌上难得的名菜,这是我们当初始料未及的。
  牛魔王稍微喝点酒就会骂猴子,说这个家伙很不地道,居然对他的结发老婆动手动脚。是你嫂子哎,你怎么可以乱来?动了就动了呗,他也不是很计较,牛魔王并不封建,有时候这种事是代表着高素质高品位!但这猴子不地道的是他满世界地嚷嚷:“牛逼大了、牛逼大了”!你他娘的不看看自己的家伙,凭什么说人家牛逼大了?!
  我联想起自己象锥子一样的话把儿,也觉得猴子有些过分,不论什么事,都应该从自己身上多找找原因!
  牛魔王跟我吹嘘,他有三多:宝多、窝多、女人多!后来我总是喊他“牛三多”,他也不见怪,甚至还有点得意!
  至少“三多”,否则就要检讨你在基层是怎么混的?!
  

TOP

  15、“铁拐李诊所”在高老庄隆重开张了!我得送点礼!没办法,现在不同以往,从前我在天庭当元帅时,哪天不是门庭若市?现在纯粹掉了个个儿!
  记得当年天庭刚开会要杜绝请客送礼的不正之风,我的下属昴日星官就给我送礼来了,这家伙好像没有一点眼色!收吧,违反纪律,不收吧,下属以为你对他有意见,以后的工作难以开展。官当的不大不小最为尴尬!
  有些下属动不动就提着不值钱的大包小包,你他妈做广告啊?是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给我送礼?对这类人送礼,基本上我都会狠狠地骂上几句,然后就把大包小包的扔出去,我也会做广告!
  我当官的原则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人不鬼说胡话,吃点喝点不如拿大点,收礼千万贵重点!小玩意往往出大事,大问题往往小处理!“窃国者侯”你以为是虚的?!
  说起来送礼真是门大学问,昴日星官还是聪明的,他不像其他家伙。他都是拿些不起眼的小东西,比如珍珠玉佩还有字画什么的,间或会带一些壮阳的补品,我都说不上来是些什么东西,效果的确不错,也很贵重,我就越来越喜欢他了。慢慢地我都忘记他是我下属,相处得和亲兄弟一样!
  他每次一进门都喊元帅辛苦了,好久没来看望元帅了,想死我了!我有点纳闷:上个礼拜不是才喝的酒嘛!每次我收下东西也会笑眯眯地告诉他:下不为例啊!
  由于平时也随便惯了,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他:你自己下面又没有“那话儿”,怎么玩起来也嘎嘎直叫唤,怎么还能生孩子的?昴日星官腼腆地说:我就是放个屁啊!鸡的生育只能靠屁!原来鸡的屁(GDP)还有这个功能,真长见识!据说后来鸡的屁还能出政绩出干部,我就想死也想不通了!
  我还有个想不通的,就在我倒霉的瞬间,昴日星官就能如数家珍地把我从前接受的礼物说成是我以权谋私的罪证!这兄弟交的……
  想起这些往事,我也开始琢磨给铁拐李的诊所送点什么,毕竟他们几个都能够得上和天庭说话,多个朋友多条路不是?另外,昴日星官也是我的老师啊,留一手!
  

TOP

16、铁拐李的诊所其实不大,挂牌了:“第一拐医院”!
  可是我身无长物一贫如洗,送什么是好?死婆娘卵二姐又没有给我留下什么金银财宝,我的佣人猪军提醒说,现在的领导收礼不重视金银财帛的,目标太大太明显容易出事,而且大家送的都差不多,时间一过,领导都记不得谁谁。
  我想想也对,现在世道不同了,领导的素质高涵养高,谁还缺钱?砸锅卖铁我的这点钱还不够他一顿饭,送点特别的,让他一下子就记得我!
  怎么办?脑袋灵光一闪,我想起了玉帝那孙子。在天庭我虽然不怎么吊他,但这孙子招牌还是值点钱,他为人很是随和,基本有求必应!
  那孙子象个土匪样歪戴着军帽,听了我的来意,兴高采烈,立马挥毫写下了:“一医是个好学校”!医院怎么和学校挂上勾了?我心想还是孙子厉害,有文化,尽说一些高深的!
  装裱一新后,我就去了高老庄,当然我是改头换面去的,尽管变不成从前的英俊,魁梧伟岸还是可以称得上的!
  吕洞宾凑上前仔细看了半天才认出是玉帝孙子的落款,慢条斯理地摇头晃脑地就品评开了:“真不错,笔意苍劲,急如狂风,有钟鼓文之纯朴,又有瘦金体的华丽。堪称颜体柳骨。”
  其他几个也不甘落后,都随口附和,无非就是:积数十年功底,有此所成;不但承前,更是启后;与其旷古,抑不如绝后!等等等等文乎文乎的。我暗地里想,这字写得还不如我那死鬼婆娘卵二姐,但听到八仙等宾客都在交口称赞那孙子,我知道我的欣赏水平确实低下,没敢说!
  墨宝悬挂在最显眼的位置,那天我成了最受欢迎的宾客!几乎人人都要我带话给那孙子,俨然我是那孙子的经纪人。在那已经久违的颂扬声中,我喝了很多酒,不禁心下万分感慨:在背后有人撑着真好,哪怕你随便拿根烧火棍撑着也行!
  如果再喝下去,我可能就要原形毕露,就可能无缘认识高玉兰,认识高玉兰究竟是福还是祸,还真没有办法说清。生活有时就是这样,是条单行线,只有向前无法后退!
  多少年之后我再回忆起我的往事,总觉得在每个关口我都有着好多的选择,为什么就没有选择那更好的?
  如果在天庭我一直和嫦娥保持距离、如果我不收受下属的礼品、如果我和天王父子一直保持良好关系、如果我不去高老庄、如果不认识高玉兰……
  太多太多的“如果”,可惜生活从来就不相信“如果”!!!
  

TOP

  17、高老庄的地盘在乌斯藏国不算很大!高老庄之所以能够名闻遐迩主要得益于后来成为我老丈人的高老爷子!很多年前,高老庄只是一个小渔村,“那是一个春天”,乌斯藏国王巡游到这儿时刚好内急就撒了一泡尿,这泡尿从天而降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就造就了高老庄日后的辉煌,高老爷就在这圈里成立了“高党”,一来二去地也就折腾出名堂来了。
  进入高老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乌斯藏国王的巨幅画像,沿街还到处悬挂着“乌斯王万岁”的条幅标语。庄内还建有各种豪华会所,比较有名气的是“建福宫”和“承德所”。看到“万岁”的标语,我觉得有些好笑,万岁算个什么鸡巴?和我来往的哥儿几个,都是万岁他爷爷辈儿的了!
  “第一拐医院”就座落在“建福宫”旁边,连太上老君都夸赞:铁拐李的眼光还真他妈的绝!在医院旁边建会所或者在会所旁边建医院,相辅相成,生意想不好都难哪!
  这又是什么原因?我抓抓头皮想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说实话,高玉兰不算漂亮,属于那种耐看型的女人,后来我知道那叫气质。吕洞宾见我眼神直勾勾,就插诨打科说老三还单身,考虑考虑?一见钟情肯定是没有的事!我直勾勾好色也不算下流,如果一个人连女人都不爱,怎么可能爱国?高玉兰也是“高党”党员,爱她就是爱党!再说干部里有几个象我这样的这么久身边还缺女人的?
  看到那么多的宾客围着我转,高玉兰开始主动和我挨挨蹭蹭,两团软绵绵的挤压把我挤出一身汗!
  结婚了!倒插门!
  终于我过上了安稳的日子。不是有个人说嘛:“人生得意须尽欢”,在幸福的日子中,我开始忘乎所以,高老庄发生的一切我都不关心,白天拼命在高老庄耕耘土地,夜里就是在床上耕耘老婆,我几乎完全真把自己当个人了!我太要求进步了,因为老婆是高党党员,我天天都在要求入党!因为我还想生个儿子,名字都想好了:猪梦非,以后长大了,就去《非常骚扰》做主持人!
  吕洞宾提醒我说:你还生儿子?一个妖和一个人能生出什么?最多生出人妖!
  后来我才知道,象我这样在天庭呆过的高干,想要回头再做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想生孩子就更加不可能,这是我一生最为揪心的痛,当官当成绝后!早知今日悔不当初,苦啊!
  

TOP

  18、大连襟负责圈地开发,二连襟负责工程施工,我负责拆迁!九齿钉耙的主要功能发生了转变,现在也没有多少土地可以耕种了,用九齿钉耙扒扒房子那是小菜一碟!
  谁说的?幸福是不同的,不幸是相似的!就象我,各个时期有各个时期的幸福,各个地方有各个地方的幸福,各个女人有各个女人的味道。尽管现在不能和在天庭时期相比,我还是觉得幸福,幸福是个比较出来的感觉!
  但其他平民思想境界明显没有提高,我丈人几年来“与时俱进和持续发展”的宣传教育始终不到位,我也渐渐感觉到对于老百姓的教育和学习已经和女干部的裤带子一样,放松了!回想起在天庭时,玉帝一个群众大会,什么问题都能迎刃而解,那时全民的思想是多么统一!而现在的人们对于什么是光荣什么是耻辱都弄不清了,可见学习是个多么重要的事!
  我就是在这种学习中忘记了妖精的本质,以为自己还真是个人了。一晃三年过去,高老庄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得意时总会忘形,就在我的事业如日中天时,出事了!扒个破房子动不动就烧自己,还此起彼伏的,这群老百姓真的一点创意也没有!
  我的打回原形在高家庄引起的轰动绝对可以和文强相PK,“坦白从宽”真是害死人!多年以后回忆起这段往事,心下依然有些愤愤难平:凭什么归罪于我?凭什么只要我现原形?无论出什么事为什么总是少数工作人员?
  铁拐李来了,他问我:你为什么要穿衣服?
  我有点抓狂!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穿衣服最初目的是挡住哪儿?是“挡中央”!知道吗?只要你时时记得“挡中央”,你就会少犯错误甚至不犯错误!
  从此“挡中央”深深地扎根在我的脑海,“挡中央”永远是不会错的,在以后的西去旅游考察途中,我就更加紧密地团结在我师傅周围,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未完待续)
  

TOP

  19、说实话,加入西行考察团我是十二万分不情愿,但有什么办法呢?在天地之间行走,很多时候你没得选择。常说:人一走茶就凉,其实说得不完全对,有时候人还没走,茶就凉了!高老庄的父老乡亲在一夜之间都和我决裂,其实我对高老庄的贡献也不小哇!
  天上早就没有我的位置,地方政府也没有。
  观音语重心长:你算哪根葱?猴子都服服帖帖地跟着唐僧,你能耐比猴子大?
  我哭了,哭得稀里哗啦的,自己都弄不清我哭的什么名堂!
  快别哭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唐僧有背景,硬着呢,跟着他还有错?就是因为这,有关部门才成立了你们这个单位,在单位了,要注意“不讲能力、不讲资历、不讲学历”,要讲来历!知道吗?快磕头认师傅吧!
  我擦擦眼泪,将信将疑:真的么?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三个响头磕得——值!“不讲能力、不讲资历、不讲学历”的“三不讲”也启发了我,起码是给我指明了方向:不论你有多大本事,也不论你做什么事,一定要站好队,而且要紧跟队伍紧跟领导不能放松!
  多年以后,我十分庆幸在那时总算是找到了组织,也总算是有单位的了!
  师傅究竟有什么大能耐?我偷偷地问猴子。
  猴子凑近我的耳朵,略显紧张:会背语录!象念经一样!
  

TOP

  20、不再象从前啦!从前一旦有人问起我:你是哪个单位的?我就一晃悠,有虚脱的感觉!现在好了,终于又有单位了!每天在单位也没什么心思,也不用我想什么,我的食量大增,大腹便便的,现在裤带子要系到胸口。师傅还给我正式取名:猪悟能,字八戒!每天我的任务就是挑行李和喂马,我们仨的行李很少,一只手提溜着就行。本来喂马这事儿是弼马温的强项,猴哥老说他的任务更重要,有大事要办,所以这些小事就只有我来做。虽然心里不太情愿,可谁让他来历也比我大呢?也只好老老实实地做!
  师傅说:小事也能见真功夫!没有贵贱之分,只有分工不同!都是为人民服务!
  我私下想:就是为你服务啊,关人民鸟事?
  我师傅人很好,长得细皮嫩肉的,相面的说男生女相是好福气好运气,就是每天早中晚的嘴里念念有词比较烦人。早请示晚汇报一样,又听不清念什么!有一天我好奇地问他:师傅,你在念什么东东,我怎么听不懂?师傅温柔地看着我:八戒,你的思想需要改造,早中晚三篇文章你也要会念,只要你学会念菩萨的“老三篇”,你的思想境界就会上升一个很高的档次!
  我是半信半疑师傅的话,没事就跟着师傅有口无心胡乱地念!猴子就不同了,每当师傅开始做功课,猴子总是找借口跑的远远的,这也是师傅看我眼神有些柔柔,而看猴子有些怨怨。
  我不知道什么是觉悟,在师傅的开导下,有一点点儿懂了:好像所谓的觉悟就是师傅怎么说,你就怎么做,菩萨的语录一句顶一万句!当然只是心下里琢磨着!
  猴子还是那臊性,整天有事没事地在我耳边炫耀他从前怎么怎么的神勇,其实他那点粑粑事儿地球人都知道!他还老嘲笑我追求嫦娥,老追问:你上了没有真的上了没有?弄得我很没面子!可到了晚上睡觉,他又死乞白赖要我说说和女人那个是什么滋味!
  真是的,这玩意儿只适合自己去做,怎么好说啊?有些事只适合说不适合做,就像要实现神马主义社会,就是要天天说,谁当真谁傻逼!而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就像收小三儿、领导骑马坐轿、还有臭不要脸要公平等等这类事,只能做不能说,谁说谁傻逼!
  我才不傻呢!
  我和师傅踏上西去的路途不久就遇到了麻烦:黄风怪!
  菩萨最会利用身边的人出来吹风,你吹风就吹风呗,干嘛要揩油啊?是官方的学习考察团,我们都不知道到哪儿揩油,真有点强盗遇上贼的味道!
  开始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就和他大动干戈。黄风怪的本事其实不算大,就是会吹风,会吹风和“吹风会”几乎有一样的威力,十万天兵都不怕的猴子居然被吹得眼泪哗哗的!后世的君主都学会了吹风,只要一吹风,路线没站稳的立马就站稳了!
  当时有个问题使我纠结:猴子皈依后怎么突然变得不咋的?大闹天宫难道是虚构的?
  最后在灵吉的帮助下,我们才过了这一关。灵吉是思想理论界的权威。只要思想理论界的权威出马,什么事情都可以摆平,可见思想理论是多么重要!我渐渐开始相信师傅他们是有真本领的!
  念经没什么,哪怕是你胡乱念,就看你念的是什么经!要的就是你摇头晃脑的架势!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