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21、沙僧的加盟其实也是内定的,在本质上和现在的选举差不多。形式重要还是内容重要?绝大多数情况下,形式比内容重要!
  沙僧以前在天庭是内侍,也算是有级别的公务员,和现今领导干部的小车司机差不多。这样的家伙犯点错误是再正常不过的,因为天天跟在犯大错的人后头跑,就算不想学,耳濡目染的也会了!
  犯错误不要紧,毕竟有点子身份,身份这东西不仅仅可以唬人,有时候还可以抵罪用!刑不上大夫嘛!关键还是要看你会不会来事!再说为领导服务这些年,多少还是有感情的!
  沙僧犯错误之后,也吃了点苦头,毕竟你是犯错误啦,不惩罚官样文章也没法儿做。看在多年伺候的份儿上,领导把脑袋使劲儿一拍:换个单位上岗!这是沙僧后来喝多了,得意忘形说漏了嘴。
  当我们走到流沙河(不过现在流沙河已经没水了,先是变成流沙草原,后来就纯粹是流沙),狗日的不理我和猴哥,蓬头垢面的没个人形,还和我俩大打出手。在领导身边呆过的大多是有点架子,人五人六的弄惯了,一下子拗不过来,我是见多了。
  论打架,沙僧绝对不是对手,用不着猴子,一对一单挑,我就可以对付,但这家伙会躲,碰到事他就躲起来,你还真没招儿!这也是沙僧的一个强项。可是现在由他控制着流沙河的水运码头,师傅想过这八百里流沙河,还非得制服他才行啊!师傅开始骂娘了,说我们俩是废物。
  还是猴子机灵,冲着大水喊:“知道吗?你他娘的耽误我接送领导了!”嘿,真灵光,一听是领导,沙僧浮出水面,猴子走上前接连煽了他几个耳光,他居然也没啃声。
  沙僧的加盟,我是乐坏了,老是三缺一,真没劲!这下可解决大问题了!另外,论资历论学历论能力我都比沙僧强,最主要的论来历我也比他显赫,所以以后喂马挑担的事,就是他了,好在他从前就干这些,把奴才当成职业来干,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在后来的生活中,我对沙僧经常是刮目相看,眼睛常常被刮的青肿!
  

TOP

  22、我们到达万寿山五庄观时,镇元大仙已经到天上人间参加“唱黄歌”比赛去了!据说现在所有的单位都要参加“黄歌”比赛!我从来就是五音不全,对唱歌提不起多大兴趣,但是喜欢听!多年以前在天庭和嫦娥相处时,嫦娥经常哼哼,我听了就觉得特舒服,我认为那些都是好歌,很是铿锵有力振奋人心。黄色是非常尊贵的颜色,是宫廷才能使用的颜色,黄色歌曲的旋律优美宛如天籁,据说从前和天庭的理念有差别,黄歌不允许在民间流行,现在解禁了,全国江山一片黄嘛!
  说不定哪天还会有红歌、绿歌、黑歌……我很吃惊,歌原来也是五颜六色的,看来好色也不见得完全是丑事啊!
  师傅听到唱黄歌特来劲!立马就要求我们仨一起学唱,猴子赶紧说去安排饭菜,我说帮沙僧去喂马,沙僧说你们怎么无组织无纪律,师傅的话都不听?
  师傅先起头,声嘶力竭的唱起来,沙僧在一旁摇头晃脑地打拍子,陶醉得象个什么似的。我和猴子也只好跟着哼,歌词已经记不大清了,只是恍惚记得“没有什么就没有什么”的排比句,重复来重复去的。我怎么听都觉着象猫叫春!偷偷问猴子:唱的好听不?猴子说:像便秘!
  直到清风明月喊我们吃饭,学唱才告一个段落。清风明月是五庄观的服务员,他师父和我师傅从前是在一个饭局上认识的,但那时我师傅比较牛叉,难怪我师傅不记得了。镇元老儿是老江湖,他记得很清,能混的角色总是能把握好每一个饭局!
  晚饭的安排是区别对待的,师傅一个人吃小灶,我们仨吃大锅饭,我和沙僧倒没有什么意见,从前和大领导出去,都是这样!可猴子有点不高兴。
  饭后,我害怕再唱歌,主动去遛马,没成想,这次不经意的遛马,让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原来名闻遐迩的人参果就在这儿?!
  在天庭时我就知道这人参果,和蟠桃园的蟠桃营养价值差不离,和蟠桃不同的是,这种“顶花带刺”的人参果很难培育,需要搽什么药才能生长,所以非常珍贵!没有一定的级别,你还真吃不上!沙僧和我都了解,但都没吃过,猴子没参加过高层的宴会,他不懂更没有吃过。
  我怂恿猴子去摘几个来尝尝,沙僧口水啦啦的说:不好吧,偷人家的东西不好吧?
  我看看他,心里想:你个俅样!
  

TOP

  23、人参果嚼都没嚼我就咽下去了,不知道什么味道,不像沙僧,沙僧又是闻又是舔地把玩了好一会儿,然后才一点一点地细嚼慢咽,吃个水果弄得就跟绣花一样!
  直到今天我都弄不懂,在人家家里,偷人家的东西,本来就没理,人家说两句也属于正常,猴子的脾气实在有点大,他还死不认账。
  猴子看似愣头青,还真是个愣头青,被清风明月骂得火冒十八丈,偷偷地变个身子把人参果树都给连根拔起了,把我们都蒙在鼓里!后来的经历也让我看清了一个现实,只要你够狠,有理没理就是你说了算,而且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屡试不爽。
  清风明月突然不骂了,好酒好菜地招待我们,连染色馒头都给我们端了上来!把我们骗进房间后这俩东西立马又翻脸。过分的殷勤之下必有陷阱!“狗仗人势”情有可原,“人仗人势”就相当恶心!领导家的伙计在骂人方面还是有点研究的,清风明月把我们锁在房间里。
  然后,继续开骂!
  当然,想用一间破房子困住我们,清风明月是有点天真。师傅也觉得理亏,催我们连夜狂奔。在我们以为平安时,镇元一挥大袖子,连人带马就把我们又抓了回来,猴子带领我们逃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想前进还是想后退,好像都在领导的挥手之间!
  祸是猴子惹出来的,沙僧哭哭啼啼地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镇元,师傅也哭,嘴里一直在念叨什么:俺没把你哄!猴子真仗义,不赖,不赖就是无赖!镇元心疼他的人参果,一定要我们赔,还和猴子打赌,只要医活他的人参果树,就和猴子结拜兄弟。
  猴子筋斗一翻,三山五岳请了不少名流来说情,面子还真不小,沙僧突然又眉开眼笑地和各位名流谈笑风生,说着一些天庭的往事,我没心思说笑,担心猴子救不活果树,那可怎么办?散伙回家,想到回家,我心里一紧,我那猪高氏现在怎么样了?不会改嫁吧?
  最后观音来帮忙,居然真的医活了人参果树。看到果树象变魔术一样重新起立变绿,在高兴的同时,我又有点失落,路,还得继续往下走哇!镇元还真的和猴子结拜兄弟,我想想好像哪儿有点不对劲,镇元属于仙界的老字辈,和如来平级,比我师傅还高了一个辈分,怎么也是我们仨爷爷级的,现在和猴子结拜兄弟,这辈分似乎有点乱,我想也白想,因为没法儿想明白,好像现在的领导越大就越不在乎辈分,级别越高就越喜欢搞乱辈分!
  皆大欢喜啊!镇元摆了宴席为各位名流接风为我们送行,猴子和师傅坐到了主桌。我和沙僧靠边儿去了,这次我是认真细致地品尝了一下人参果,其实味道平常的很,和黄瓜差不多。
  可能和“顶花带刺”的药水有关,打那以后,我发现自己的身材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慢慢地发胖了,胸脯也慢慢变大,尤为奇怪的是对女人的喜好似乎不象从前那么强烈,师傅还表扬我说:你的修炼已经进入了境界!
  沙僧坐在角落有些闷闷不乐,一杯接一杯地灌酒,喃喃自语:向猴哥学习、向猴哥致敬……
  

TOP

  24、从五庄观出来,沙僧就看出来了,师傅的脸色一直不好看,死板着一点笑容都没有,我琢磨了几天也没琢磨出名堂。晚上睡觉,我就问沙僧:师傅究竟是怎么了?
  沙僧笑得很神秘:你没有看出来?在五庄观,大师兄多风光啊!三山五岳的都围着他转,连镇元老儿都和他称兄道弟,那热乎劲儿比亲兄弟还亲三分,谁都舍不得让他走啊!你要是师傅你会怎么想?
  我回想回想,唉,还真是!在五庄观的几十天,那帮家伙只是和师傅点个头,连句寒暄的话都没有,尽找猴子喝酒聊天打牌,猴子的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不把村长当干部?哼哼,要真是这样,有你好看!
  一路上我尽在思考这个问题,实话说,猴子的能力比我大,有他在,基本上我说话和放屁好不了多少!当时有一个比较邪恶的念头就在我脑中一闪而过:如果猴子走了,我老猪不就是第一啦!老二永远和老大是没法儿比的!当然,我当时只是想了想,但这一想就像把根扎在脑袋里一样!后来回想起来,我明白了思路决定成败的道理,能力、责任、义务是相铺相成的!
  这天,走了很久也没有看见一户人家,师傅已经饿了许久,一般情况下,师傅都会忍着,等有人的时候再去化斋。今天好奇怪他让猴哥去给他弄点吃的,平常不是叫我就是叫沙僧去!猴哥冲头冲脑地说了句实话:荒山野岭的前不巴村后不着店,有钱也买不来啊!
  师傅当时的脸就涨的通红:你狗日的不是本事大吗?想偷懒明的说,别和我玩虚的!
  我吓了一跳,师傅也说脏话?
  猴子看看师傅,没办法,立即翻跟斗去弄吃的了!
  就在我们坐在路边等的时候,一个漂亮妞儿走过来!沙僧赶紧对师傅说:师傅,大师兄说前不巴村后不着店,喏,那不是一个人啊?
  我感觉两眼也是一亮,鼻血都快淌下来了!这妞儿似乎比嫦娥还要胜三分。
  大家都猜到她是谁了,她就是传说中的“白骨精”,我奇怪,后来的“白骨精”怎么都成了剩女?
  师傅看见了这个漂亮村姑,明显的两眼也放光,拉着人家的小手“女菩萨女菩萨”地喊得特亲热。
  我只好转过脸和沙僧说话。
  就在这时,猴子弄了一堆桃子回来,一见“女菩萨”不由分说地当头一棍就把她给打死了。不要说师傅生气,我看了都心惊肉跳,怎么能这样?
  猴子解释说这个“女菩萨”是妖怪。
  我真没有什么语言来说我这个师兄了,长得漂亮就是妖,这世上的妖也太多了吧?演电影演电视的女明星哪个不是长得如花似水的?难道都是妖精啊?
  我私下琢磨:如花似水可能没有错,错就错在如花似水还和我英俊的有身份的师傅黏糊!
  好像也不对啊?和有身份的人黏糊是女明星们特别崇尚的事业基础,何况我师傅有身份还有英俊的相貌呢?再说和师傅黏糊与你猴子有什么相关?按照这个逻辑思考,细致地深思,我突然有一个不好的预感:难道他俩是断背?
  

TOP

  25、打死了“女菩萨”之后,师傅心里很是难过,换了谁也会难过,这么如花似玉个姑娘,怎么就碰上个不懂怜香惜玉的猴子?还是造化不够啊!如果遇见一位大导演,稍微黏糊一下,马上就可以演个小龙女,想不红都难!后来我们又陆续撞见了这女菩萨的爹娘,我也说不明白为什么,都被猴子捅死,凭什么啊你?撞见一个捅死一个,猴子你以为你是药家鑫啊?
  我是忍无可忍,实话实说告诉师傅,说人家是妖怪,哪有妖怪长得跟仙女似的?分明是猴哥弄得障眼法,猴子的近景魔术是很出名的!
  这一下,师傅火了,开始念紧箍咒。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猴子头上已经上环了,天不怕地不怕的猴子原来就怕这个紧箍咒,前后一联想,我知道猴子死心塌地地跟随师傅的原因了:原来上环不仅是个很好的安全措施,而且还是个社会工作的稳定措施!
  猴子的脑袋被紧箍咒勒成了龟头,那嚎丧声听起来非常瘆人,我在旁边也在寻思,这场面怎么收拾啊?沙僧象个没事人儿一样,我也只好狠狠心!因为师傅坚决要求猴子主动辞职,否则就按开除公职论处!就为了一个女人,至于嘛!
  这世界没了谁还不是一样继续?!个人的能力从来都是次要的,一点集体主义精神都没有,个人的能耐就是祸害!师傅一路上不停地给我们上课。师傅还要求我俩切实从猴子身上吸取教训,戒骄戒躁,以事业为重,个人服从组织、局部服从整体、地方服从中央……
  我再次被师傅的道理折服,脑瓜子晕乎乎的有点疼,耳朵里一直在回响两个字——“服从”!
  猴子再次下岗,顺理成章名正言顺,我又当了老大!不当大哥好多年啊!我哼着这首流行歌送别了猴子,哼着流行歌继续向西前进!
  

TOP

  26、猴子的离去,我在心理上的轻松是真的!谁愿意生活在他人的阴影之下呢!我也清楚我的这种想法叫妒忌。妒忌之心不能完全算是坏事,跟随师傅之后受到的教育再次告诉我,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的好事或者坏事,要辩证地看!想想那些所谓的革命,死的人何止千万?好事还是坏事?就要看你所站的立场,立场站不对,角度就不对,所得出的结论也就错误了。我的这点妒忌根本上就算不上个什么!妒忌起码说明这个人还有着强烈的上进心!
  开会学习这种形式从上到下一直沿袭,师傅说:三天不学习,人的素质就会大幅度降低。学习可以帮助我们思考,在很多时候,人们的脑子都是浆糊,不会思考,读读文件看看语录就会思考了!我真的服了,几个红头苍蝇似的文件就能左右人的思考能力?
  炒了猴子的鱿鱼之后,师傅就组织我们开会。不管怎么说,猴子也属于上面安排的,随随便便炒鱿鱼也不大好交代,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的!总结前一阶段的得失成败,对现在的工作初步安排,对今后的工作方针和思路进一步理顺!
  总结来总结去,错误肯定全是猴子惹出来的,我和沙僧也犯有警惕性不够的错误:为何不能防患于未然?不能把工作的事一味地指望着领导,领导是烦大事情的,是把舵把方向的,犯什么样的错误千万不能犯方向性错误!师傅要求我们对猴子的错误认真反思,我依稀记得猴子的错误有好几条:一、无组织无纪律,自由散漫的个人英雄主义!二、草菅人命藐视司法的无政府主义……后面好像还有一大堆的什么“主义”,那时我真有点恨自己没文化,师傅这种高级知识分子弄起一个人的罪状来,一套一套儿的,反正全是些什么“主义”“思想”“觉悟”等等,让你看起来这人就没有一处是好的,而且从来就是这个鸟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慢慢看出来了,这表扬和批评都有现成的样板稿,说你好,看正面的样稿,说你坏,反过来看背面,都用不着修改,换个名字就成!
  我以为自己是老大了,自然有权利指使沙僧干活儿,老大得有老大的样子,如果象猴子那样,什么事都自己亲力亲为,太傻!不过事实表明,我那时有认识上的误区,沙僧根本就不怎么屌我,他和师傅永远保持一步的距离,我让他干什么他都说师傅有吩咐,要给师傅按摩、给师傅洗脚、给师傅洗裤衩……我叫他做事,他总有得忙乎!搞得我非常郁闷!而师傅有事没事总是嚷嚷:“八戒,去弄吃的!”“八戒,去开路!”“八戒,别偷懒!”……
  干什么嘛?吆三喝四的!忍啊,我只有忍着!在这时,我真有点怀念起我的猴哥了,有他在,我是多么地清闲自在,不用干活儿还可以说说风凉话,其实不论在什么地方,不干活儿的永远比埋头苦干的要高人一等,这世道!
  所以,我也开始偷懒!多做多错,猴哥的结局不是摆在那儿嘛?混日子谁不会啊?
  就这样混到了宝象国。
  在这儿发生了一件让我至今无法释怀的事情,从天上到人间,我自问还是凭着良心在做事,未曾滥杀无辜,然而在宝象国我杀人了,杀的是宝象国公主和奎木狼的两个儿子,虽然师傅说这是正义,可多年以后我依然在忏悔。从前我和奎木狼还是同事,再加上后来他又不计前嫌帮助我们,这种大度也让我无地自容。至今我还在疑惑:究竟什么是正义?
  

TOP

  27、师傅对寺庙的崇拜是狂热的,以至于只要看见塔或者闪闪金光的建筑都会产生一股难以遏制的冲动。就在我们到达碗子山之后,沙僧和我去弄吃的当口,师傅没事穷溜达,波月洞的闪闪金光把师傅吸引了过去,结果杯具了!那是黄袍怪的府邸!
  我瞅着黄袍怪的相貌有些眼熟,声音也有些耳熟,没怎么细想,我们俩就和他打了起来!这家伙还真有些能耐,我们俩都打不过他!师傅就会哭,唉,堂堂的领导干部,碰到个事就哭,大旱哭、地震哭、洪涝哭……除了哭还有别的啵?
  很奇怪,师傅唱起来像哭,哭起来像唱!可能是师傅的哭声比较好听,把黄袍怪的老婆百花羞引出来了。我们都不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师傅居然从波月洞的后门被放出来了!师傅出来时两腿直晃悠,我问师傅你受伤啦?师傅摇摇头,催促我们赶紧走路。到了宝象国,师傅才给我们揭开了谜底。
  原来百花羞是宝象国的三公主,和黄袍怪私奔十三年了,还生了两个儿子,现在突然想离婚回家!
  我当时一听有点懵:十三年啊,不是十三天!早不离晚不离,师傅在她家呆了几个小时就要离婚?情理不合啊!再想想师傅走出波月洞时的慌乱神态,我心下有个不好的预感。
  后来发生的事却大大超出了我预感,黄袍怪和百花羞之间的关系远非私奔那么简单,至于黄袍怪在波月洞没有害死我师傅,怎么现在又突然那么恨我师傅?还使用法术把我师傅变成了老虎,原因我还真不敢瞎猜!
  黄袍怪的本领确非寻常,我和沙僧连同白马全军覆没,师傅已经成了笼中的老虎,我们仨落荒而逃,要不是白龙马的提醒,我都准备做主分分行李盘缠——散伙,我回我的高老庄得了!
  可是看见老虎师傅泪眼婆娑的样子,我心下不忍!再说任务没有完成,我们仨的级别和职称也没有着落啊,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算了,我就厚着脸皮去请猴哥回来吧!
  

TOP

  28、我是第一次到花果山,曾经官媒报道的恐怖基地和想象中的差距极大!其实这里山清水秀,我们曾经以为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们其实都已经安居乐业,其乐融融!我有些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我是被假象蒙蔽了双眼?!
  花果山,山如其名,这里是花的海洋,果的世界。溪流淙淙清净地,鸟语缠绵富贵乡!可惜我没有心情欣赏这里的美景,因为救师傅要紧哪!
  当我把最近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猴哥后,师兄突然两眼含泪,追问我为何不提“齐天大圣”的名号?我霎时一愣:你以为有用呀?就是提“李刚”的名号人家也不在乎,我有什么办法?
  猴子这下恼了,决定和我回去摆平这黄袍怪!我佩服猴子的主要一方面就是这一点:丢人不要紧,千万别丢面子!我感动啊:都已经“被主动辞职”的人了,还是如此能够顾全大局,这种政治觉悟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
  回到波月洞已是黄昏,两个粉雕玉砌的总角儿童正在洞口玩耍,我和沙僧一人抓住一个带回宝象国,从空中我们把俩崽子摔成了肉饼!实话说当时的我,兴奋无以名状,人往往总是以毁灭他人作为自己能力的表现。然而对这件事的忏悔后来却伴随我的一生!但是在当时,我师傅却大大地表扬了我,师傅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一个阶级和另一个阶级的斗争就是你死我活的” !阶级和人的出生是密切相关的!
  师傅的话让我始终半梦半醒。好在这种株连九族的风气在那时已经习以为常,尽管我有些疑惑,但在当时我绝对是能够承受这种“风气”的!
  我也很想在这次的动乱之中能够准确地找到自己的定位,否则我肯定不会那样大张旗鼓地杀人,尤其是杀无辜的人,我有生以来没有杀过无辜之人,但在组织之中我别无选择!只是可惜在当时我又想错了,生活永远不可能按照你的想象去发展!我以为人生当中“杀子之仇,夺妻之恨”应该是最大的仇怨,还有什么可以与此相比?是可忍孰不可忍对吧?然而,黄袍怪后来的一切表现改变了我千年以来的信条!爱情和家庭在那时的社会中,是一个非常虚幻的概念!
  当猴哥跑到天庭告状之后,黄袍怪妥协了!原来黄袍怪就是奎木狼。他娘的,老熟人了,早说就没有这些糟糠事,在天庭奎木狼的粑粑事儿我是比较清楚,就是没有想到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说道奎木狼,话就长了……
  

TOP

  29、披香殿在天庭是个比较神秘的场所,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天庭社会讲究平等的同时,也为衡量平等的人专门成立了休闲放松的部门场所。在天庭社会,制定规则的人往往都会想尽办法把自己排除在规则之外。就像单位的考勤,谁见过一把手每天上班要刷卡摁指纹的?
  这个场所外墙都是红色,我们习惯称之为“红楼”。红楼里面的员工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男男女女的煞是迷人。百花羞和奎木狼的故事就是在这儿开始的!
  奎木狼在28宿中是属于比较憨厚的,人缘口碑也一向不错!无论是政界还是军界,大家都和奎木狼相处得很好。百花羞是个戏子,属于娱乐圈的明星,戏子的地位那时已经很高了,猴哥总是把戏子说成是“卖肉的”,其实这是侮辱。千万不要看不起卖肉的,卖肉的有可能就是北大的毕业生。
  百花羞和奎木狼勾搭起来有好几个版本,不外乎一种说法是百花羞首先看上了奎木狼,另一种说法是奎木狼先追的百花羞,只是细节上的区别。反正不管是怎么弄的,两人勾搭上之后还拍了很多的艳照,非常吸引人眼球。打那后,娱乐圈的“艳照门”着实热闹了好一阵子。毕竟天庭社会是很注重形象的,舆论呈现一边倒,百花羞被封杀,两人就商量了一下,躲到了万象国!
  沙僧在这件事上知道得比我还多,说起那时的照片,沙僧两眼放光:全漏啊全漏,非常清楚!
  师傅什么场面没见过?听到这些,只是淡淡一笑!
  后来的很多天,我们都在谈论奎木狼,师傅要求我们从奎木狼事件中吸取经验教训,要严防腐朽思想的侵略,加强学习,自我改造。虽然我们拆散了他们十三年的婚姻,同时还杀了他的两个儿子,可以说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难能可贵的是奎木狼居然没有一点怨恨,非常老实地去太上老君哪儿烧火去了,这种定力和大度让我们唏嘘不已,同时也使我对天庭的威严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恐惧!而另一位主角百花羞就难以使我平复,前世的宿缘加今世的十三年感情怎么在瞬间就化为了乌有?这女人实在有些可怕!沙僧说百花羞其实也蛮伤心的,我们在万象国的时候,师傅每天晚上都去安慰她。
  一路上我还在后悔自己的作恶,心里不是个滋味。师傅说,要有大慈悲心怀,成大事者不应该拘小节,而不是像我这样的假慈悲,沙僧随即也附和说还要有师傅的大智慧,而不是师兄的小聪明,猴哥听了连连称是,把我弄得很是不安。慢慢地,我也淡忘了此事。
  

TOP

  30、心态决定一个人的做事风格,在这种恍惚的心态左右下,我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猴哥归队之后,师傅更加信任他,猴子正好每天总是借助师傅的势来指东点西,我想损他又不敢说。猴子是有真本事,现在思想好像也变得进步不小。现在的领导就喜欢这样的人,听话是第一位的,既听话又能干就更加得心应手。凭良心说,三个师兄弟中我排老二其实是有点不服气的,就说资历要比猴子高,能力是稍微比他差一些,但你看见有哪个领导能力比部下强的?就说我们这个细皮嫩肉的师傅,有什么能力?还不是沾着如来这个后台的光嘛!天天念经,写篇文章还常有错别字,可他却是我们的上司!领导最牛的是利用下级管理下级,师傅有紧箍咒框住猴子,猴子打架功夫一流,沙僧拍马屁功夫一流,就弄得我中不溜丢的文不安邦武不定国,真没脾气!
  到了平顶山,猴子又指使我去巡山,这种苦差累差总是落到我头上,想起平顶山的遭遇,我就觉得窝囊,被人玩弄的滋味有点不好受!猴子有本事给我定位,我想偷懒都偷不成,还大肆出我的洋相,弄得我十分恼怒!我也不怎么愿意回忆这段往事,可生活就是由一段一段的往事累积而成,成佛还是成仙往往也是在于一念之间,往事不能拒绝!
  直到今天我也难以理解,太上老君为何私放金银童子下界成妖,和我们为难呢?我估计八成和猴子有关。当年他闹天宫时把兜率宫折腾的够呛,现在报仇来了。猴子啐了我一口,说我幼稚!猴子分析得头头是道:这是上头领导之间的事情!
  原来师傅金蝉子的身份比较高贵,又是整天在如来周围晃悠,所以师傅那时自我感觉可能有些太好,对太上老君的学问不以为然,山头不同,相互之间就有些口水。那时的人们做什么都讲究站稳立场,不像现在,做学问都可以相互抄抄弄弄,和谐社会的科学论文也可以是和谐一致的!
  矛盾梁子就这样结下来了!
  我不大相信猴子的说法,老君的品行不至于这样低劣,领导之间的一点小矛盾就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他们应该是可以预见的,劳命伤财的事是谁都不愿意去做啊?怎么他们就无所谓?
  猴子笑了:劳命伤财的事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想做劳命伤财你还不够份儿!
  猴子的话把我弄得眼珠子不转!后来再看看听听,嗨!真是,满社会穷折腾的尽是当官儿的,小老百姓?你就跟着玩儿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