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41、后来我才知道,这三位地界大仙之命运其实早就被安排好了,你说这世道也真奇怪,也比较搞笑,一群人的命运总是被另外一群整天围着桌子开会的人所左右,所安排,有趣的是这一群人和另一群人并不相识亦无仇怨,甚至于可能毫无关系。这一判断并非我自以为是,因为后来的经历总在佐证这一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定律!
  虽说我们是“天使”,”天使”这个名词就和”小姐”、“同志”一样,现在已经变味了,我们是真的天使,但我们不穿白大褂。除了我师傅,我们都会飞!后来网络上讲:“会飞的不一定是天使,有可能是鸟人。”但我师傅不会飞,他也是不折不扣的天使,按照这个说法,我不会飞的师傅难道连鸟人都不如?难怪后来的人都喜欢双飞!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我们到了通天河。说起来惭愧,这里和我原来的管辖范围有点联系,因为通天,应该属于天河的下游,沙僧在问我这通天河的情况时,我居然不甚了了。通天河居然比天河还要宽,而且水质污染相当严重,在我印象中,通天河没有如此宽阔的河面,从前通天河清澈的河水出山穿谷,一日千里奔流不息,夹岸花团锦簇,怪石嶙峋,风景无异于仙境!为什么现在成了这样?
  唉,在位的时候没有好好专研业务,尽顾着东拉西扯地到处搞关系结对子,现在出洋相了!
  不过也不奇怪,对照现在当领导的,又有多少能够专研本门业务的?现在只有一种专业是无师自通并能精通的,那就是经济。现在任何一个行当都会和经济紧密联系,皓首穷经的未必是专家!就象从前一个秀才为我师傅写的一幅对联:“日落香残,去掉凡心一点;炉火已灭,且把意马站边!”我师傅就大为赞赏,其实这幅对联是个谜语,骂人的,师傅居然没有看出来,当然我也没有看出来!可见文化和知识有时候并不是想一致的,没文化没知识的很常见,有文化没知识或者有知识没文化的,也并不鲜见!
  扯远了!
  

TOP

  42、回忆有时候能够在重温往日辉煌和快乐的同时,也会勾起对自己和他人的重新认识,我们其实就是一段“四人帮”的西游经历,和以后的“四人帮”是有得一比的:我们是取经,他们是念经;我们是学习,他们是宣讲;我们每天向往西边亮,他们每天唱着东方红;我们的领导是个婆婆妈妈象女人的男人,他们的领导是一个人五人六象男人的女人;我们基本无产却不用花钱,他们虽已富贵却号称无产阶级;我们是老是碰到牛鬼蛇神,他们是主动寻找并创造牛鬼蛇神!共同点在于,我们和他们每天都在念经,却又都不信自己念的经!
  

TOP

  43、通天河对岸就是西梁女国,传说这个国家没有男人!我是比较好奇,常言说富贵的女人背后有一群男人,这国家的女人倒是比较新鲜,没有男人!
  师傅听了后,有点急不可耐,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我们快赶路。不知道的都以为师傅是急着取经,我细细想想,在心头也只是暗暗一笑。
  当师傅看着着无边的通天河,又泪眼涟涟了,我师傅就像一个演员,眼泪总是说来就来。就在我们对着通天河有点束手无策时,听到不远处陈家庄祭祀的哀乐,赶过去才知道,我们又碰到妖精了!
  这妖精奇特,她只是观音后院池塘的一尾金鱼!说起她来,还得从红孩儿说起。红孩儿皈依观音后时间不长,观音就赋予他善财童子的职位,成立个什么“红会”负责打理每天的香火钱。千万不要小瞧这香火钱,那数字是可是天文级别的。这妖精也不知是怎么弄得,和红孩儿滚到一起,她还有个网名叫“鼓咪咪掰逼”!听听,又是鼓咪咪又是掰逼的,换了我也把持不定。可恶的是她开始到处招摇,年轻不懂事啊!鼓咪咪掰逼你只能对一个人这样,你怎么可以到处鼓咪咪掰逼?所以她出名了!
  刚开始我们谁也没有想到是观音的人,要知道我的九齿钉耙可是神铁兵器,寻常动物是经不起的。我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当时和她交手时,一耙下去我只能敲下来一片鳞,可见这妖精的保护层是相当厉害的。要是我一耙下去了结她,我的罪孽就大了!再说观音在我们心中是多么神圣多么高洁多么无私多么善良啊!“红会”救助众生的事例在《神民日报》和天庭电视台、天庭广播电台等诸多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已经深入人心了,那就是:“红会”是一个为天下苍生救苦救难的机构,必须顶礼膜拜!就是要“信红会、唱红歌、住红楼”!
  另外我比较吃惊的在于,大师兄对这个妖精似乎没有多少恶意,摆到从前,大师兄对妖精可是心狠手毒毫不留情的!但这一次他借口说水下功夫不行,唬谁啊?当年大闹龙宫的事迹谁不知道?!
  看到妖精的保护层如此坚固,大师兄就去找观音了。打那以后,反正一旦有事,大师兄基本不怎么出力,尽去找观音!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沙僧说大师兄在政治上逐渐成熟了。我当时还没有听懂是啥意思,后来我才知道,不论你的能力有多大,在领导面前永远不要显摆。但从另一方面我又有些疑问:我记得大师兄去找观音,观音来的时候怎么还穿着睡衣?
  沙僧笑了笑,没说!
  

TOP

  44、金鱼“鼓咪咪掰逼”被观音带回南海,事情似乎已经到此结束,但由于金鱼毫无创意的愚蠢,已经带动人们开始怀疑观音,在整个天庭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最为要命的是,观音现在的香火钱直线下降,原先的下线都准备脱离,善财童子的工作变得十分艰难!要知道,如果不能稳住现有下线的同时再发展更多的下线,“红会”的传销工作将难以为继。这种糟糕情形甚至于都连累到我们,现在我们化斋也变得很困难,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另外,宣传机器还老是跟不上,观音对此也很是不满!这要摆在从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舆论的导向就是舆论只能是一个调调,让言论自由是非常有害的!天庭在动员各衙门以及衙门以外的在编和不在编的人员捐款地同时,必须成立舆论监管部门,对网络的言辞进行有效监控,人称“网军”,发个帖子有五毛,时代的发展也相应增添了各式各样的职业,看来就业困难也是谣传!
  我自言自语:现在啥都能职业化啊?沙僧撇了撇嘴说:现在连“当孙子”都能成为职业,这有什么?你瞅瞅那位到处“我爷爷我爷爷的”,活得滋润不?!
  后来奎木狼又自告奋勇地在电视台对金鱼进行了专访,总算是撇清了金鱼“鼓咪咪掰逼”和红会的关系,观音松了一口气,我们也松了一口气!
  渡过通天河,我们继续前行,距离我神往的女儿国原来还有一段距离。已是秋天了,满眼的都是点缀鲜红的山丘,景色煞是迷人!每到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就比较沉重,抬头仰望,那一轮渐满的月亮就会勾起我无尽的想象,嫦娥啊嫦娥……听说嫦娥还在唱歌,而且越唱越红火,听说还是那么风情万种!还听说那个金鱼“鼓咪咪掰逼”也唱歌了、“那孙子”也唱歌,娱乐圈弄得这么严肃!有这个必要不?
  要过节了,师傅让我们去弄点月饼来。今年奇了怪了,到处没有月饼,我明明看见是月饼,他们也说不是月饼,因为今年吃月饼要交税!所以就换个名字,叫日饼还是什么的,随便,就不叫月饼!我都觉着好笑!但笑过之后才感觉这里面学问还挺大!通俗说的借壳上市是不是就是这意思?
  就在我们吃着那个现在不叫月饼的月饼,谈着曾经在天庭的趣闻时,出事了!我们碰到冤家---独角兕大王!
  据沙僧后来分析,其实从一开始大师兄就认识这个独角兕大王,也肯定知道又是太上老君放的水,因为太上老君一而再再而三地找茬儿,大师兄有点气不过,但人家级别高啊,大师兄也没脾气,这才想着把事情搞搞大。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你别光顾着埋头拉磨,你得时常抬头看天啊!
  

TOP

  45、我弄不清太上老君是和大师兄有意见,还是和师傅有矛盾。反正隐隐我觉得有点不对路子。按说我师傅和太上老君没有什么来往,没来往也就谈不上有交情,更谈不上有过节。其实我们在很多时候所树立的敌对面都是自己多年来的好友,交情的深浅也意味着今后矛盾的大小,想起来也挺让人灰心的!
  上次太上老君把金银童子放下界成妖,差点送了我们几个的命,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啊?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事情就过去了。我师傅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也没有和老君太计较,说穿了,还真的不好计较!都是临时工犯的错,你说怎么弄?
  后来我们知道独角兕大王又是太上老君的临时工,我就开始琢磨:老君肯定对我们四人中有刻骨的恨!
  首先排除的是我,为什么呢?回想自己做元帅时,我和老君级别差的太多,开会时爷只是远远地看过他,交谈都没有过,再说我也不属于他领导,所以他不会记得我,也就更加说不上恨我!除非是参观兜率宫我和嫦娥开的玩笑有可能伤到老君的自尊心,但毕竟这事儿太小!
  和沙僧更加谈不上有矛盾,沙僧只是玉帝身边的服务员,算不上一棵葱!沙僧也是这么想,但究竟是和师傅还是和大师兄闹别扭,沙僧估计是和师傅,我判断是和大师兄。沙僧说我有轻微老年痴呆。
  沙僧认为:独角兕大王只用了老君的一门功夫,就把师傅抓住,把大师兄及哪吒等天将的兵器给收了,知道为什么吗?地位越高的神仙领导越拿手的就是设圈套,独角兕大王就是用老君的圈套收拾了一溜儿人马!大师兄当年闹天宫被捕就是吃的这个圈套的苦!以大师兄的智商,他会忘啦?要论功夫,大师兄会怵独角兕大王?他那可大可小的哭丧棒会这么轻易就撒手?要知道他偷鸡摸狗的本事可是一流的!可大师兄为什么不像从前那样一味地拼杀呢?因为大师兄开始玩政治了,要知道,如今不讲政治,你还想念叨真经?门儿都没?
  我抓破了头皮:难不成大师兄装傻打不过他?
  沙僧说:什么叫讲政治?讲政治就是不能蛮干,大师兄到天庭邀请援兵,就是广泛地争取舆论支持,还记得黑龙潭的那条龙吗?据说自杀了!
  我记得那条孽龙,和我交手几次,差点送了师傅和我的命。大师兄就上天告了御状,据说这孽龙不仅仅作恶我们,而且贪腐成风,牵扯到四海的龙王以及其他高干,我只知道早就被抓了,怎么会自杀?
  沙僧告诉我:真的自杀,而且对自己十分残忍,生生地砍了自己十一刀才把自己砍死!真爷儿们啊,纯的!这种自杀也是讲政治,知道吗?!大师兄的脑瓜那么灵巧,他犯的着再去得罪老君吗?
  我还是晕菜:这也不能说明是老君给师傅颜色看啊!
  沙僧说:这还不明白?你看这次师傅遭难,大师兄随便比划一下就去找援兵,典型的不作为嘛!试想,要是老君和大师兄有矛盾,大师兄那脾气上来,还不得天翻地覆啊?
  我听了沙僧的说道,晕晕乎乎的,感觉特累!什么鸟事儿弄得老君和师傅几百年的疙瘩都解不开啊?
  沙僧哈哈大笑:被你二师兄猜着了,可能就真的和鸟儿有关系!
  

TOP

  46、多年以后,有人进行了一番研究!这是一段有关我师傅证据不足的往事!
  说起来我们四个都是下派的以观后效的主儿。
  我师傅被轮回的那时,沙僧已经在流沙河定居,我在高老庄享福,大师兄在五行山下望天,小白龙被幽禁!按理说我们四个谁也比谁强不到哪里去?
  但师傅的前身是跟随如来的金蝉子,据说还是如来的二徒弟,和我差不多,都脱不了一个“二”,但师傅的“二” 比我要强得多,也不好比,身份摆在那!
  后世只知道我师傅是修行十世的得道高僧,修行十世是怎么回事儿?一般人不清楚,其实很简单!就是死了九回,投胎了十回,怎么说呢?师父在学习念经的时候老走神,如来就惩罚他,投胎之后就当和尚,还没成年就去取经,取经途中被沙僧吃了,就这样翻来覆去地折腾上九回,把沙僧吃的有点腻歪。我一直弄不清的是沙僧好说歹说也算个有身份的人,起码比我还要强一些,我是投胎成妖,沙僧是直接打入凡间,怎么看见师父这么个凡人就战战兢兢的,转过身又尽说师傅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沙僧颈项挂的九个骷髅头就是我师傅的前世骸骨!
  难怪如此,心里有鬼啊!
  我就敢和师傅较劲,据说师傅在如来讲课时老睡觉,才被如来开除的,我比他强得多,我不仅仅是在师傅念经的时候睡觉,让我干活儿时,我还睡觉。
  这年月你还千万别谈什么平等,天生注定的命还有平等?喜欢谈平等的,你要看他处于什么位置,位置越高平等的观念意识越强。
  回想我在当元帅的时候,和部下没少谈这些平等的理念,下面的部下不是都听得鸦雀无声的?!等到投胎成妖了,观音也好、我师傅也好,和我谈平等,我也只好是洗耳恭听!
  说什么有时候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在说!哪怕你是个白痴,只要你到了一定的位置,白痴的话也是经典,白痴转眼也就成了天才!你没有注意吧?玉帝也好、观音也好,只要开会讲话几乎都是“重要讲话”,我们还得认真学习,随便讲个话还要认真学习,弄得天地之间好像没有明白人儿,全是笨蛋!
  有时候我想啊,政界和娱乐圈基本相似,政界是把假的东西往真了演,娱乐圈是把真的东西往假了演。你没瞅见电视剧尽是戏说历史,把原本的真相弄得面目全非,而报纸等喉舌还不仅仅戏说历史,还在戏说现在和未来,戏说着人们生活非常幸福地生活在现在和将来!我师傅经过了九世的轮回,深得个中之味!就因为上课时打个盹,就得死上几回才行啊?我说不行没用,如来说才有用。
  

TOP

  47、但后来的各种野史说法比较多,弄得我无法认清我师傅的本来面目!我在撰写这本回忆录时,是要力求公正客观地再现我们四位的前世和今生。为此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在浩如烟海的资料中,抓住点滴的线索,建立一个脉络,那就是——真实!在一个全假的时代,真实显得弥足珍贵。想要看到真东西是比较困难的,搞笑的是现在连该“假”的假牙都不见得是“假牙”,唉,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象绕口令似的!
  关于我师傅的前身,也就是金蝉子时期被投胎的说法,除了正史上说的上课不专心外,民间流传的野史还有几种说法!因为正史的说法太牵强:不可能上课睡觉就这样处罚吧?那不是显得如来不教而诛?如来的大智慧怎么可能干出如此的蠢事呢?大概的说法有几种,无非是篡改经书说、怀疑或厌倦念经说、迷恋红尘说、抑郁症说……诸如此类的。只有迷恋红尘一说较为可靠,可靠之处就在于我们即将到达西梁女国的这一段往事,在我师傅的十世轮回中,西梁女国在师傅的心目中占据的比重较大,我师傅后来的抑郁寡欢应该和西梁女国有关!后世的西游记电视剧对此也进行了较大篇幅的演绎,其实这种演绎只是以讹传讹的戏说,很多时候电视剧只是代表了人们的一种美好愿望,是经不起事实的冲击。
  过了通天河就是西梁女国的疆界,人情风物在我眼中没有多大的变化,我们只是以一种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西梁的一切,其实西梁的一切也在好奇地打量着我们。生活往往就是这样,当你诧异他人时,他人也在诧异你,把别人当成怪物,别人也会把你当成怪物,这都是相铺相成的。
  我师傅有个特点,就是你永远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永远保持着非常稳重的翩翩风度,“君子怀德,小人怀惠”我一直以为我师父绝对是谦谦君子,是怀德的君子,当领导的都得这样,这叫“范儿”!
  然而令人难堪的事情还是不期而至,让领导的“范儿”不成“范儿”的有几种可能,一个是喝酒、一个是休闲,可是让我师傅和我掩面不迭的糗事居然是怀孕?男人怀孕自古以来就出现过一回,竟然被我师傅和我赶上了,这一惊非同小可,不亚于听见小三儿说:我怀孕了!
  子母河的水就此引发起我们到达西梁女国的第一场争执!
  

TOP

  48、从前我只听见有尼姑抱怨:黄瓜不保险、茄子也不保险。说的让人浮想联翩的,哪知道我们还遇上了不保险的水!这可怎么是好?还有什么东东是保险的?沙僧这狗东西笑着说:连保险公司都不保险!
  就这样,我和师傅喝了一口子母河的水就怀孕了,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一个生命在我腹中的悸动,但我却高兴不起来,这叫什么事儿?两个大老爷儿们未婚先孕,没法儿解释啊?我其实无所谓什么名誉,我师傅就不同了,他在上层心目中是个非常严肃非常本分的干部,而且那时组织上对干部的私生活抓的还是比较紧,不象现在,组织上对于私生子之类的事情不在乎。
  师傅开始哭!哭得我心烦意乱!我对于当爸妈还是妈爸倒没有什么别扭,我痛苦的是没有产门,这孩子怎么生出来啊?
  猴哥却不管不顾地问师傅:你究竟和什么妖怪有染?凭白无故地怎么会怀孕?
  师傅一听哭得更狠!
  我向观音发誓,我和师傅都是清白的,当地的老百姓也佐证是子母河的水造成我俩的怀孕!
  猴哥这才脸色缓和下来!开始为我俩的堕胎想心思!
  

TOP

  49、时代的发展有时候让我非常地无奈!我和我师傅的怀孕在当时已经轰动起来,把师傅狼狈得抬不起头。
  如果这事放在今天,我和我师傅怀孕绝对可以说得上是好事,因为这特能吸引人们的眼球,也是可以进行炒作的资本,就像现在的所谓明星还愁着没有东西炒作呢,都在拼命制造绯闻,在这方面,我师弟沙和尚绝对,那时他就想到要以此为契机,把我们的遭遇做一番宣传,但他还是有局限性的,他那时只是考虑到在上层引起重视,根本上没有注意到广大百姓,这个广大百姓后来就是叫做“人民群众”的,后来的什么什么玩意儿都会冠以“人民”:政府叫“人民政府”、银行叫“人民银行”、法院叫“人民法院”、警察也叫“人民警察”、公园也是“人民公园”、连用的钱也叫“人民币”……可惜的是,和人民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人民政府人民进不去、人民银行根本不存人民币、人民法院不和人民谈法、人民警察和人民没话说、人民币和人民都已经不搭边儿了!更可笑的是,人民逛“人民公园”还要买票,等于是进自个儿家门还得花钱!但大家都还在天天喊“为人民服务”!最令人纠结的是“人民医院”,和人民关系最密切的地方,但人民不敢进却又不得不进!一般的人们习惯把“人民医院”简称“人医”,什么“一人医”、“二人医”的。“人医”相较于“兽医”是个不同的概念,“人医”指的是地方,“兽医”指的却是人,可见“人民医院”和人民还是相去甚远的!
  话题又扯远了,摆在为人民服务的今天,我也会把我怀孕的事炒作的沸腾!只要出名,还怕没有银子?起码广告商会找我或者我师傅代言一个或者几个产品,诸如堕胎药、产后整形之类的,或者是代孕、不孕不育之类的,也免得后世在这个方面没完没了的折腾!
  就在我忍着产前的阵痛胡思乱想之际,师兄终于找到了西梁国的堕胎医院,没想到的是,从前可以自由出入的落胎泉已经实施了改制,这个国家的改制也很有意思,除了阳光和空气没办法承包,其他的几乎都被包了!解阳山本来就是个公共地所,这两年也开发了,而开发者不是别人,却是我们的冤家——号称“如意真仙”的原来是牛魔王的弟弟。我真的惊叹老牛在人间的势力,已经跨行业跨国发展,“落胎泉”一转眼居然成为老牛家的私产。
  “这可怎么是好?”“这可怎么是好?”师傅开始了他毫无主张的一惯唠叨,把我唠叨得心烦意乱。
  

TOP

  50、一个合格的公务员必须具备的基本功就是要会总结,只有会总结,领导才会认为你能提高。没看见每年年终,各路人马都会粉墨登场,把一年来喝茶看报休闲打牌的时光都总结成劳苦功高的为人民服务啊?沙师弟也是个中高手!
  猴哥和沙师弟具体怎么去弄来这一桶落胎泉的水,师傅和我当时都不是很清楚,还是后来沙师弟向师傅汇报后我才略知了一二!从沙师弟的汇报中,我真的领略到什么叫“做得好不如说的好”,一件很简单的抢水过程在沙师弟的嘴中变成了一件非常曲折、困难重重的经历!从沙师弟的话中,似乎只有他出马才能完成任务,事实也确实是沙师弟把水拎回来的。
  沙师弟认为猴哥实在过于争强好胜,非得要和如意真仙较量一下武功,不能审时度势,工作的重心抓不住。现在已经是什么时候啦?解决师傅的生理问题才是关键!沙师弟说他心急如焚,满脑子出现的就是师傅痛苦的神情,如果不能完成任务,就愧对师傅多年来的谆谆教诲。他的总结报告文字极其生动,叙述有张有弛,情景交融。是前无古人的不朽佳作,这样的文章结构也成为后世顶礼膜拜的范本,后世的大大小小的报告基本沿袭了这种千篇一律的格式,也造就了很多栋梁之才。沙僧不愧为优秀公务员的楷模,同时他也开启了一代公文文风!其实我要是知道“如意真仙”是牛魔王的弟弟,就凭我和老牛的交情,我出面想也不至于弄得这么复杂!
  喝了“落胎泉”水,我和师傅的胎气就开始动了,在这个时候,我居然柔肠百结,不知道是父爱还是母爱要大发作,很少流泪的我流泪了。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死鬼老婆卵二姐,她那时多么想要个孩子,如果早知道有子母河的存在,也就解决了卵二姐的这个小小心愿,也许她就不会那么早死掉,也许我的妖生和人生就会改写。后来子母河的开发者意识到这个问题,广告的作用不容轻视,成立了什么“长江医院”,广告满天飞,子母河的商业价值才得以充分挖掘,这是后话!
  我和师傅顺利流产后,师傅如释重负,我却比较好奇我究竟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在坐月子的时候,是我和师傅交流沟通最多的时候,我也总算知道了师傅的一些过去,也总算理解了师傅身在其位身不由己的难处,这些我在以后都会提及和顾忌。
  在西梁女国的遭遇这才刚刚开始,一月后,我们进入女国都城,真让我大开眼界,到处是婷婷袅袅的美女,到处是莺莺燕燕的软语呢喃,似乎到了天上人间。谁说人能够改变环境?其实更大程度上是环境在改变着人!因为到了这儿,我几乎快要熄灭的情欲似乎在瞬间得以点燃。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