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51、她们称呼我们四人为“人种”,让我倍感欣慰。终于有人把我也放在了人的行列,而且还是可以做种的行列。要知道,达到种子级选手可是万里挑一啊!稀缺资源往往都是比较抢手的,我们四位“人种”一进入西梁女国的都城,立即就引起了国王的关注,在迎阳驿只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被火速送往皇宫!
  然而让我尴尬和难堪的事情出现了,我在这个群体中似乎只是个陪衬,在师傅光鲜活亮的外表衬托下,我显得尤为卑微。众星捧月一般的,师傅瞬间变得更加伟岸,高大和渺小的真正区别只是在于你所站的位置!师傅高高坐上御座,俯视群雄(不,应该是俯视群雌),傲视万方,那志得意满的神态一下子就把我多年来自以为是的高傲一扫而空。猴哥和沙师弟没皮没脸地上蹿下跳,在脂粉堆中嬉笑一片!在热闹中我突然感到了寂寞和冷清!
  在众多有关爱情的题材中,我师傅和女王的故事从本质上是显得很不入流的,太过直接、直奔主题的爱情仅仅是爱欲,多年以后我再次回想起来,这段往事的分量显得还是沉重,后来的影视作品把我师傅和女王的情事渲染的十分凄婉动人,其实是人们美好愿望的想象。可以断定的是,自从我们走后,西梁女国就名不符实了!
  再后来,官方说我们的西游经历是“宣传队”、是“播种机”,还是比较尊重客观事实的。因为“播种机”和“屌” 就是同一种事物的两种不同称呼。人们常常用“屌得很”来赞美或感叹,但萦绕我心头千年不解的疑惑在于,我肯定没有沾到一丝儿鱼腥味儿,猴哥和沙师弟究竟有没有在女国留下种子,后来也没人追究,只有我师傅和女国王的一夜经历比较糊涂。若干年以后网络的爆料“西梁女国消失之谜”才使得天庭旧事重提,在挖掘追查这件事的原因时,猴哥和沙僧都勇敢地承认说强(和谐)奸过女王,我弄不懂的是,女王是要和师傅结婚的,我清楚地记得女王一直是和师傅呆在一起!怎么他俩会和女王有一腿?而且时间、地点、人物、情节几大要素根本就不符合记叙文的规定。要知道当时在天庭对这样的风流事件追究起来是相当严厉的!他们俩是不是有点傻?后来我才明白,我才是真傻,其实他俩比我要聪明的多。和领导在一起,就要有用于承担责任的勇气和胆略啊!
  再后来,师傅在对调查工作组汇报时证明他俩那时是带套儿了,带套儿了就不算强(和谐)奸,这事儿就成了无头公案,最后不了了之!反正在我们走后,西梁女国的国王第一次没有喝子母河的水,怀孕了!西梁女国从此步入正常的生理学范畴,女儿国的概念进入了考古的行列!
  再后来,当我们取经回头时也没有在此停留!麻烦事儿忒多!
  当他们欢天喜地准备再次狂欢时,一个不速之客不期而至!
  真是大麻烦……
  

TOP

  52、就在师傅和西梁女国的君臣们欢聚一堂,万分热闹之际,一股不正之风把师傅刮到了都城最西北的毒敌山琵琶洞。这里,处于西梁女国和斯哈哩国的交界处,历来产权不清。属于两不管地区,后来也引发了两国不少的纠纷。蝎子精就在这儿落户了。
  蝎子精曾经旁听过如来的讲课,名人效应不是在今天才有的,自古就有,只要你傍上名人,自身身价也会升高,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绝对不是杜撰,何况蝎子精是听过如来这么大的伟人的课?所以道行精深的蝎子精弄得我很是狼狈。
  据后来野史的传说,蝎子精和我师傅的前生——金蝉子是认识的,她是为了金蝉子才天天去当旁听生,金蝉子后来九丗轮回的劫难是否和蝎子精有关系,我就不敢妄加猜测了,反正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当师傅被蝎子精摄去琵琶洞后,两人心有灵犀的对话在猴哥看来不同寻常。
  我历来就是个被人当枪使的家伙,猴哥叫我去拿妖精时,我是想都没想,拎着钉耙就把人家的门给砸了。后来想想有点没道理,毕竟是人家的住宅,我是没有理由去砸人家门的,就是拆迁强拆,也得一步一步地把程序走出个样子来啊!不过和钉子户不同是,蝎子精没有弄汽油烧自己,她直接用毒刺把我的嘴叮成了猪拱嘴,那彻骨的疼痛我至今难忘。让我诧异的是,猴哥居然不愿意打,还装作打不过她,弄得我进退两难十分尴尬。而让我更为难堪的是,猴哥去找帮手,找什么人不好,非得找来我当年的部下昴日星官。在官场上混的,最令人难以面对的是从前的部下成了你的领导,虽说我的心态还算健康,但看见昴日星官趾高气昂的架势,心里还是有点不自在!
  和沙师弟猜测的没错,猴哥上天去找帮手其实纯粹是个借口,只不过是去核实一下蝎子精的背景。没有背景还敢如此张狂的蝎子精,命运的结局几乎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看着蝎子精的尸体,我不由分说,把尸体砸烂,哪知道这一举动触动了师傅前世今生敏感的神经,当我们离开毒敌山琵琶洞后,师傅一直心情不好,我还算比较识趣,小心翼翼的,但猴哥似乎不会看脸色,弄得后来师傅对猴哥横挑鼻子竖挑眼,直至再次把猴哥开除,这是后话!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上面所说的我们的故事,毒敌山琵琶洞后来成为宝地,积极开发,据说后来还“申遗”成功,更加凸显出毒敌山琵琶洞的商业价值,据说西梁国和斯哈哩国都在竞相建造以我们的经历为主的主题公园,据说是为了发展“文化产业”,只要贴上“文化”的标签,似乎一切都变得十分高尚。在现在就是生产一支铅笔都会纳入“文化产业”的今天,铺天盖地的“文化”弄得人们眼花缭乱。
  就是直到今天我都弄不清“申遗”是个什么东西,老是把“申遗”和“梦遗”搞混,文化在我粗人的理解下,就是“文”真的“化”了!
  

TOP

  53、想想就糊涂!
  我师傅的脸皮似乎不是脸皮,是包皮,轻轻一撸就会翻过来!
  蝎子精死后,师傅的脸色就一直阴沉沉的,我和沙僧都小心翼翼,唯有猴哥似乎还沉浸在抓药除妖的兴奋中,我一再提醒他,他只是冷冷地笑。
  说说看,弄得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实在难以对付。
  就是在这档口,几个剪径的强盗把师傅和猴哥的紧张气氛弄成了公开化。猴哥自从奎木狼的事件之后,在处理问题的时候就变得相当谨慎,尤其对于拦路的,基本不会乱打乱杀,只有在摸清了对象的根基,他才会决定下手还是不下手。当这群凡人准备抢劫我们的时候,我料定他们会倒霉了。
  也不想想,过路过桥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收的?修路修桥你必须得做,收钱怎么也轮不到你们啊?稀里糊涂地,这帮人都死在脾气不好的猴子棍下!
  就是这么一个偶然的遭遇,导致师傅和猴哥彻底翻了。
  关于猴哥的三次被废,我和沙僧都为他做了一些总结。猴哥的能耐的确是不小,而且资历也算不错,尽管个儿小,但学历不低,毕竟留过学,在菩提老祖哪里勤工俭学过。但官场行走的秘诀之一就是不居功自傲,在仙在凡,都是这样。就象二郎神当年出力收服猴哥时,面对众仙道贺,他就是很低调啊,推让道:“此乃天尊洪福,众神威权,我何功之有?”就和现在的“这是领导有方,我只是奉命执行,哪敢提什么功劳”异曲同工。但猴哥就是不成熟,一路上总是拿师傅开涮,这不好!
  猴哥的脾气就是个鸡巴,你不能撩,轻轻一撩拨就会硬起来!
  就在师傅地脸皮像包皮那样翻过来之后,猴哥真的走了!
  就在猴哥被师傅再次赶走的第二天,发生了震惊天上地下的大事,这件事在许多年以后都莫衷一是,多方考证也没有出结果,在某种程度上倒是成就了许多的学者和教授。教授和学者之间似乎形成了默契,今天你提一个观点,明天我提另一个观点,然后你来攻击我,我来反击你,慢慢的,气氛一活跃,这种吵丧就成了学术交流。
  这种“学术”研讨就是“真假美猴王的真假”!
  

TOP

  54、工作能力、动手能力较强的人,一般都不怎么会讲话。其实反之也是成立的,会讲话的人做事能力就要欠缺许多,如果连讲话都要秘书写稿的人就可以当官了,如果连讲话稿都读不顺畅,基本就是总理的材料!
  猴哥生来就是属于那一类不会讲话的能人,就在猴哥被师傅轰走后第二天,沙师弟就火急火燎地告诉我,猴哥反了!
  以前猴哥和师傅闹别扭,最多也就是说几句难听话,但这一次不同,猴哥就像变了一个人,居然搧了师傅几个耳刮子。
  我心底倒是没有什么义愤填膺,其实我也想搧他,但看到沙师弟泪眼婆娑地谴责猴哥,我也只好跟着大骂!当时我们谁也不知道这个猴哥是假的。
  讨厌的在于,搧耳光就算了,他还抢钱,具体抢了多少,我发誓真的不知道,后来坊间传说有七千万,由于我不掌管财务,不能乱说,师傅要求的统一口径是抢了三百万,难怪师傅老是念“俺把你慢慢哄”!抢钱就算了,居然连行李也抢走了!师傅其实都不怎么关心行李和金钱,在这方面我一直佩服我师傅,对金钱的超然心态真的可谓脱俗。千金散尽还复来其实不是诗歌的艺术写法,是我师父身上的真实写照。
  但师傅还是十分着急,后来我才知道,师傅着急的是行李箱中的日记,我师父不论做什么,喜欢用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来,比如做好事不留名,但日记要记下来,为集体捡了一颗纽扣,不一定要告诉谁,但日记一定要记下来,后世有个叫雷锋的就学会了我师傅的这一招儿,什么雨中送大嫂、扶老太过马路、义务大扫除等等等都记得十分详细,在照相还不是很普遍的年月,雷锋在我师傅的基础上举一反三,还用照相技术记录下自己的一切,他就成了英雄!
  那时我师傅的日记可不大一样,他记录的内容十分抢眼,尤其是在女儿国的一段,反应出师傅对猴哥的不满情绪已经很严重,摘录几段就不难看出:
  “年 月 日
  今正嗯,猴子闯入,讨厌!”
  
  “年 月 日
  今正日,猴子闯入,相当讨厌!”
  
  “年 月 日
  今日成,猴子闯入,瞧那德性样儿!”
  

TOP

  55、需要说明的是,猴子打劫师傅的时候,我们谁也不知道真相,在我们那个时代,知道真相是上层人物才能拥有的特权。我们所知道的“真相”都是来源于我们领导的说辞,领导说的就是真相!所以假和真有时候并没有很明显的界限!即使到了今天,我还是闹不清真假猴王的具体细节,毕竟假得也太真了!
  凭良心说,我师傅这个人还算是个好领导,好领导的标准其实是很低的,当好一个领导,首先要会贯彻领导的领导的真实意图,领导的讲话不一定是真的,语气中的潜台词才是真的,没有一定的修炼难以参悟!其次好领导还要抽点时间考虑下属,你吃肉要留点汤给下属吃,达到这个就算是相当好的领导了。但是有时候事情比较难以摆平,喝汤也得算算多少,现在的下属“臭不要脸”的实在太多,所以一般的领导只会停留在第一层次,上升到第二层基本就可以横走江湖了!
  这些都是题外话!
  猴子打劫了师傅,沙僧除了义愤填膺还是义愤填膺:怎么能这样?和师傅天天在一起“唱红打黑”,天上地下无人不知无神不晓,各个领域都在学习我师傅和猴子的配合模式。怎么会是这个结果?
  我当时心里也是一乱:难不成另有隐情?
  其实我也比较纳闷,无论是从形势还是从能力和做事风格上,师傅和猴子的配合绝对称得上完美。猴子对师傅还称得上恭敬,怎么会突然翻脸,躲进了花果山呢!我决定还是要重上花果山!
  后来书上说是沙僧先去的花果山,其实是以讹传讹的误会。
  当师傅哭哭啼啼地说到猴子突然打他,并且抢走所有的行李时,我第一反应就是要去花果山和他理论理论。但师傅关照:钱就算了,一定要把行李拿回来!
  我到达花果山的时候,猴子似乎不认识我,爱理不理的态度让我心里有点受伤!猴子正在裤裆里挠痒抓虱子,一边抓一边放在嘴里嚼。他抓住一个虱子,用非常嘲讽的眼神和语气对我说:瞧瞧,这就是“裆内人虱”,专门喝血的!
  我是个不喜欢惹事而且热衷于息事宁人,对所谓的“裆内人虱” “裆外人虱”也没有多大的兴趣,我是无功而返。沙僧在我回来之后才去的花果山!
  说到师傅的“日记门”事件,很多的人都以为是我最先爆料的,其实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怎么可能是我?最有可能的是两个人,第一是那个假猴头,第二就是沙僧。因为是假猴头抢走了师傅的行李,并且回到花果山炫耀,后来再见到行李的是沙僧,我是第三个见到行李的人,我确实没有翻看!再说抢了七千万还是三百万,也是假猴头后来招供的,也就是说,这件事从头至尾和我的关系都不大!做人的学问真的不得了,表面上看起来老实的人其实心底阴损得很,而表面如我一样的咋咋呼呼的内心并无歹意,然而现实往往都背离基本思路,在我们的时代,惹祸的要么是老实人,要么就是临时工!
  为什么啊?我有点乱!

TOP

  56、说实话,到花果山见到猴子,在我内心,感觉还是非常亲切的,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五百年前。那时的猴子就是这样敢作敢为的!尽管那个时候我还有点看不惯猴子,因为那时的我是既得利益集团中重要的一员,用现在的时髦话说就是体制内的人,当然我现在仍然还是,只是重要性有点区别罢了。
  但猴子不同,五百年前的他还没有进入体制内,所以敢闹事,想闹事。其实不论是什么时候,闹事的永远都是在体制外的!闹事的目的无非有两点,一是改变现有体制,二是进入现有体制。二者的根本性是一样的,就是想挤进体制内。你什么时候看见有公务员到京城上访的?什么时候看见有官员闹事的?没有吧!但令人不解的是:猴子现在已经归到体制内了,怎么又会返回喜欢闹事的本性?猴子你也可算是知名的官员,只听过你立功,风光无限啊,从来也没有听说过他犯什么罪啊?如此德高望重的猴子居然也会背叛?这在当时,对我和沙僧的心理冲击是相当大的。
  况且在那个时候闹事是相当不合时宜,因为那时刚好就要开“十八戒”大会,看看,比我还要多十戒,反正会议越开,该戒的就越多,下次再开就是“十九戒”!按理说应该是“越戒越少”,怎么会越戒越多呢?我一向糊涂,如果这样一直继续下去,按微积分的理论,岂不是要趋于“无穷戒”?如果是无穷戒,那就是一无是处啦?对这个问题我是从来没有敢去深究!
  直到后来才知道,这个猴子是假的,我们才如释重负!在那个时代,“假”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什么是“假”?“真”成了问题!
  就算什么都有可能是假,怎么活生生的猴子居然还会有假?看到两个猴子从天上打到地下,眼花缭乱之际,我郁闷了,让我更郁闷的是,居然还有一个假的我和沙僧,面对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八戒,我都有点彻底糊涂:真的我究竟是哪个?
  若干年以后,我回想起这段往事,心中都会有无限的感慨,区分一个真假问题,在天上地下闹得沸沸扬扬,就连平时无所不能的观音菩萨都弄不清两个猴子的真伪,有趣的是,只有在冥国那儿暴露出端倪。后来在人间遇到不懂的事,人们都会不由自主地说:“鬼才知道!”就是从这件事引发而流传下来的。
  可惜的是,鬼虽然知道真相,也不敢说破,“人怕狠的,鬼怕恶的”绝对不是虚言!所以这官司就继续向上,直到如来座前!
  我可以肯定的是:事件的起因和结局并非如后来的书上所写的那样,真相往往在所谓的真相背后!

TOP

  57、俗话说有困难,找领导。领导就是领导,如来见到俩猴子,一点不觉得难办,把饭碗拿出来一晃,真假立辨。看来领导御人之术,饭碗绝对是个杀手锏。用得着,就给你个饭碗,用不着,给你个棒槌。这一招当领导的必须谨记。
  有个古老的对子是这样写的“领导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领导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横批:“不服不行”。真不知道哪个傻逼编的,非要把一个简单的事实讲那么清楚,真理总是这样,赤裸裸滴跑出来,大家都想看,又不好意思,最后只好拿手捂着脸,从指头缝里偷偷滴瞄着,想想偶当年近视眼刚发作时,木有眼镜,只能透过指缝里看东西才会清楚。
  既然说到真相了,咱们还得回到真假猴子的问题上。作假是时代进步的体现,而打假,就是顺应时代的新工种。想想小时候,连油都木有吃的,地沟油这种高科技,那简直是天降甘露啊,哪里需要去打,抢都来不及呢。有一回到缅甸,想买点土特产又怕买到假货,特意请了当地大佬辟邪,人来了就笑我老土:像作假这种高科技,不是缅甸这种欠发达国家的人玩得起的。
  如今这世道,钱有假的,药有假的,干爹有假的,有人开玩笑说只有人木有假的,其实也是自欺欺人,没准你讨一如花似玉的老婆,还是棒子给做出来的呢。
  既然有忽悠,那就会有防忽悠的,于是乎各种抖屎、专假也就出来了,就像鸡蛋烂了,需要苍蝇来报警一样。前一段一位专门把别人的假文凭、假学历、假文章的各种陈年老屎抖出来的主,让人拍了一通板砖,充分说明了当苍蝇也不是太容易啊。还有前一阵子刨出来的不知是真是假的曹操,一下子把盗墓小说家、通缉犯等一竿子专假全捧红了。偶倒觉得这回挖出来的很可能就是真的曹操:捧红了别人,照亮了自己,这才是曹操的精神嘛。

TOP

  57、和假猴子的斗争,我们的胜利是毋庸置疑的,强大的“过家家机器”毕竟是在我们手上,在这个方面,我从一开始就有着充分的自信,为什么呢?因为在我面对假猪八戒的时候,我就心里有了底!想想看:你这个假猴子雇个临时工,连工资都拖欠,还能和我们玩?
  但,在两个真假难辨的猴子打的不可开交时,天上地下谣言四起,各种说法都有,有人认为是假猴子的出现是一个政变阴谋,也有人说,假猴子根本就不存在,只是悟空的障眼法,还有人说,师傅的能力太差,可能要下课!但是这么多年来,在所有的地界都知道,我们一直都是紧密团结在以我师傅为核心的周围,猴子的政变纯粹是子虚乌有的事!现在这种谣言的出现不仅仅危害了师傅西天取经的事业基础,甚至已经危害到天国的安全。为此,玉帝和菩萨都极为震怒,《神民日报》和天国电视台几乎每天都在辟谣,我每天看着这些报道,思想一团混乱,闹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在我稀里糊涂地胡思乱想之际,《神民日报》和天国电视台连篇累牍地发布了“各地干部群众纷纷拥护依法处置网络造谣”的新闻时,我才松了一口气!多危险啊,用时髦的语言说,一不小心,我也差点成了“不明真相的群众”!思想觉悟真的和阶级斗争这根弦一样,一点都不能松懈!
  一开始,我以为“群众”是个什么人,总觉得“群众”特别累,对朝廷不满的是“群众”,拥护的还是“群众”,这”群众“真的是吃饱了撑的啊?!
  沙僧笑我没文化,可以理解。字面上解释:“群众”就是很多人!细细想想我这才明白:“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句话才是真理中的真理!
  从此我的脑筋开始转变,对《神民日报》和天国电视台有着近乎狂热的崇拜,对谣言、传言,我就要求自己务必做到不看、不听、不信、不谈、不传。“遥遥领先的预言”简称“谣言”, 说“谣言止于智者”,我欣慰的是,一不小心我也成为智者行列的一员!
  后来报道中又说:“一些人只需轻点鼠标就能破坏稳定。”这句话导致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就特别恐怖“鼠标”这种武器,以至于在后来只要听到“鼠”字,我就开始心怀恐惧!

TOP

  58、一般来说,事情的结局和预期总会有相当大的出入!所以在我们这个时代,千万不能用想象去联系世界!假猴子的真身究竟是什么?现在已经无法考证!最为经典的也是流传最广的官方说法是:假猴子是个六耳猕猴!想想看,有六只耳朵,还有什么听不到的?大概善于搞窃听工作!据说对玉帝等高层领导都实施窃听,耸人听闻啊。对此,社会各界都表示了强烈愤慨,几乎在一夜之间,各界的报刊都纷纷表态,旗帜鲜明地和天庭保持了高度的一致。
  六耳猕猴的结局官方的通报上说是被猴哥一棍打死了,从此该物种绝迹。奇怪的是通报上没有出现一贯的“家属情绪稳定”之类的专业用语!但我敢肯定,六耳猕猴的家属听说了他的死讯,情绪一定是稳定的,在天朝的现代史上,维稳工作的成效是相当显著的!
  事实上这些只是个讹传,善于搞窃听工作的人始终没有绝种。据我后来所知,六耳猕猴没有被打死,只是被抓了,是被如来用饭碗控制住的。饭碗也能成为武器,在后来的世界里,饭碗甚至能成为利器,可以制约所有的人干所有的事!其实不论是人是仙还是鬼,糊涂一点总是好事,我自从跟着唐僧,就一直清醒地保持糊涂的姿态,因为偶尔的清醒常常会引发系列意想不到的事情,何必呢?!在六耳猕猴的身上我就更加验证了我的观点,毕竟还有个饭碗,饭碗没了才是个大问题!
  对于六耳猕猴的处置在当时确实是个难题,因为他也就搧了师傅几个耳光,抢走行李和签证说明他还可以算是有追求有理想的人,即使是躲进花果山大使馆也算不上罪恶滔天啊?这也真是难坏了办案的人员。“巧家”也真是巧,终于找到了他两年以来的网聊记录,这下就可以定罪了,原来两年以来,这个畜生经常在网络胡说八道,从前我还常常天真地以为,说话不犯法,没想到在网上胡言乱语也能成为罪证!这时,我才惊讶地发现,我所处的“法治社会”的“法”原来就是领导的“想法”。 我们已经习惯喊“万岁”,其实“万岁”的实质就是“万能”!我居然这么聪明?还喊我呆子?!
  六耳猕猴的事情且暂告一段落,师傅和猴哥和好如初,不论怎么讲,领导和领导之间再有多大的矛盾总是摆在心底的,场面上总能亮出团结、友好、其乐融融的样子,虽说猴子还算不上什么,但他毕竟有个“长尾”的名号!
  折腾了一个春天加一个夏季,总算我们可以继续前进了,然而接下来的遭遇,使得我多年以来仍然耿耿于怀: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弄得异常复杂,似乎我们这个集体就喜欢这样,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复杂的问题更加复杂化。

TOP

  59、当我在回忆自己的经历时,会常常不由自主地把牛魔王和我师傅唐僧进行一番比较,虽在传统意义上说,牛魔王和唐僧绝对不能放在一起,因为这样会亵渎我师傅唐僧的神圣形象,因为在我们的那个时代,是一个连座位的排放都有很严格规定的时代;是一个《神民日报》和天殃电视台播放新闻的顺序都有严格规定的时代;是一个取消了阶级但同时又特别崇尚阶级观念的时代!
  伟人的伟大之处、正确之处、光荣之处是一个一直以来天天在耳边的说辞,说的多了,我们都会毫不犹豫地认识到我师傅以及我师傅的师傅“伟大、正确、光荣”。 我师傅在这种一边倒的宣传中无可争辩地成为了伟人。而现在?牛魔王和我师傅已经不是一个阶级了,甚至于走向了对立面!
  其实牛魔王和我师傅本来是一个阶级的,他的蜕变绝对不是偶然的,许多年之后我仍然坚持我的判断。自从高老庄一别,我一直就没有和他再见过面,只是在媒体的喧嚣报道中知道他一直活跃在基层,也大有成就,媒体几乎可以把他说成是个完人!而且从来没有听过他还有什么负面的消息,我为他高兴!
  但是多年以后,牛魔王怎么会和玉面狐狸走到了一起?为此我后来也采访了很多的当事者,在试图还原真相的过程中,我更加走向了成熟和理智。在那个时代,只要你想要做出哪怕是一点点的事情,总会得罪人,总会犯点错!否则,你永远是庸碌无常一事无成。虽说有点小毛病,绝对是不碍大局的,“水至清则无鱼”嘛!如果贪污腐化的目的只是为了争取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机会,也足以说明牛大人还是比较认清形势、有追求的。因为他的所谓腐败是适度的,在人民群众允许的范围内。在媒体的这个论调出来时,我深信不疑!做好人难,做名好人更难!世界上有完美无缺的人吗?绝对没有!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机会是多么的宝贵,以至于很多的妖魔鬼怪都使出浑身解数竭力争取,若干年后我才清醒地认识到,老牛为什么会倒台!最为主要的原因是,老牛是在和我师傅抢夺一个“为人民服务”的位置!不自量力啊!
  铁扇公主和老牛的夫妻恩爱可以说是典型,但老牛千不该万不该和玉面狐狸绞在一起。我就有点奇怪,为什么所有的中高层官员往往总是把问题出在下半身?天庭把控谣言的决策真的很英明!那时民间给玉面狐狸和牛魔王各取了一个绰号。玉面狐狸叫“股开来”、 牛魔王叫“勃起来”,倒也是恰如其分,“股开来”到“勃起来”是典型的因果关系!我师傅最讲究因果报应,当天庭决定对牛魔王采取行动的时候,我师傅立即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兴奋。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