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胖子慢慢的放下了枪摇头苦笑:“他娘的,老子以后再也不相信女人了。”,面对眼前的情景我有些混沌的错觉好像从开始到现在的一切都十分模糊,我尽力的回忆文锦和我们在一起的所有细节,可是到最后我不得不相信文锦背叛了我们。我脑子疼的要命,蹲坐了下来开始学着胖子的样子苦笑,现在除了笑我不知道还能怎样的宣泄我的心情,这种感觉超脱了愤怒和无奈是一种无可厚非的淡然。我想了想也觉得好笑,刚才阿宁出现的一瞬间我真的以为我们还有胜算,可是现在的情况让我彻底崩溃了,无话可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阿宁被眼前的情景也搞的摸不着头脑,只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人身后准备随时开枪,身子顿了顿做好了应对的姿势。我和胖子坐在一起点起了烟等待这文锦和我们说些什么,可是文锦并没有说话,脸色十分冷漠看不出任何情绪,这让我有些莫名的伤感,我现在才意识到被信任的人伤害的痛苦,虽然我和文锦交情不深,可是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他和三叔的举动让我认为文锦和我们一直是一起的,没想到最后却是这种情况,我们之中最先冷静下来的是闷油瓶,闷油瓶走到我和胖子跟前也不看文锦对我们说:“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我和胖子一脸惊奇。我问道:“意料之中?什么意思?”闷油瓶也不看我,转过身对着那个人默默的看了几眼,那人此刻脸上还挂这那种嘲讽的笑意,我不去看那个人,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闷油瓶伸了个懒腰对那个人说道:“ 你说对了一件事,世界上的事情是瞬息万变的。”那人没理会闷油瓶的意思脸色愣了一愣阴沉下来问道:“你什么意思?”闷油瓶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意思。”这个时候我忽然听见在文锦身后的方向串出一个人影,那人速度极快,直接朝着文锦扑了过去,文锦放映过来的时候刀已经驾到了她的脖子上。一个低沉的声音对文锦说道:“放下枪。我不想杀你,别逼我。”我定睛一看之间三叔一脸阴沉的站在文锦身后。

看到眼前的情景我一时间有些放映不过来,这短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局势变了又变,让我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三叔虽然脸色阴沉可是我分明看见三叔的眼眶红了,拿着刀的手也不停的颤抖,虽然时隔十年之后我见到三叔,三叔多了很多人请味,也多了一丝的温柔身上的戾气也少了很多可是要三叔哭却是万万不可能的,看当下三叔的情况就可想而知这件事情对三叔的伤害了。
三叔又说了一遍:“放下枪。”文锦一脸木然,那人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有些恼怒:“他妈的,你们还留了一手,我说那老家伙到哪去了。”说完转身就要逃脱阿宁的束缚,那人用力一挣把阿宁挣托开,就朝黑暗里奔去,阿宁急忙稳住重心甩手就是一枪,打中了那人的脚,那人马上到底不起。阿宁走上前去冷冷的说道:“你还不能走,我还有事要问你。”
我让阿宁冷静下来,我们还有事情要问他,阿宁点头示意,用枪指着那个人说道:“再动,我会杀了你。”那人腿部中弹血流不止,当下也再没有任何动作,只得做靠在青铜柱子边上恶狠狠的看着阿宁。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三叔的怒吼声:“放下枪!!”三叔几乎是用尽全力吼出来的,声音极具穿透力让我吓了一跳,我急忙转身对三叔说道:“三叔,冷静下来,别激动啊。”胖子也随声附和:“三爷,我们还要问她些情况呢,下冷静下来。”三叔不理会我和胖子,刀子又逼近了一些,文锦的脖子已经有鲜血流了下来,可是文锦也并没有放下枪,只是对三叔说道:“在你杀我之前我会先杀了他们。”三叔眼睛已经彻底湿润了,听到文锦的话大喝一声叫到:“老子成全了你,下去之后我再来陪你。”话音未落三叔已经举起匕首刺了下去。我和胖子大叫:“不要,等等!”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可是三叔下手极快我和胖子话音未落,刀已经刺向了文锦。就在这个时候闷油瓶忽然一个纵身跳到三叔面前一把拉住三叔拿刀的手,另一只手把文锦扯开推朝了我和胖子,我和胖子急忙上前扶住文锦,胖子把文锦的枪夺了过来。三叔此刻眼睛都红了,挣开闷油瓶又朝文锦冲了过来嘴里大骂着什么,我听不清楚,三叔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吐字都有些费力。我急忙上前拉住三叔,我拼命的抱住三叔大叫:“叔,冷静下来!”三叔那肯听我的,几把就我把扯开了。三叔力道极大甚至和胖子不相上下,我一把被扯的飞了出去。此时只见闷油瓶冲上前去起脚一勾三叔的小腿用力一拉,三叔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三叔起身就要扑向文锦。闷油瓶冲上去把三叔手反扭着按住三叔,可是三叔已经完全的疯狂了拼命的扭动身体,闷油瓶都有些制不住,又不可能对三叔下杀手当下回头对我说道:“看什么,帮忙!”我醒悟过来急忙冲上前把三叔的另一只手死死按住才算勉强按住了三叔。三叔嗓子都嘶哑了对我和闷油瓶大叫:“你们他娘的,放开老子!”闷油瓶见三叔又要挣脱开来,说句了:“三爷,对不住了。”抬手朝三叔脖子处一劈,三叔马上跌坐在地上动弹不得,这个时候闷油瓶说道:“三爷。事情要从长计议,容我说两句话。”
三叔根本不理会闷油瓶对文锦大吼:“你为什么这么做?”我本以为文锦还是会一言不发,可是没想到文锦竟然看了看身边的胖子然后对我说道:“放开你三叔,死在他的手下我也算了却了一个心愿。”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我们看的都沉默了,三叔也愣在那里不说话,只是大口的喘这粗气。过了很久文锦才勉强止住哭意,抬头看着三叔眼里是无限的柔情我看不出文锦的情绪,文锦对三叔说道:“对不起。”说完抬手抽出藏在腰间的匕首朝自己的肚子刺去,胖子大惊急忙伸手按住文锦转头对我说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心说你问我我问谁去,看着眼前的情况我实在无言以对,这个时候闷油瓶对三叔说道:“三爷,说说把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我也发现了一些情况看看我们所了解的是不是一样。”三叔此时已经冷静了很多,只是眼睛还是血红,我走过去对三叔说道:“三叔,到底怎么回事?”三叔也不看我,只是看着文锦过了很久很久,三叔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来是准备说话了。我急忙向胖子要了只烟点起来递给三叔,三叔手还是不住的颤抖,狠狠的吸了几口之后终于开口了。
三叔的语气冷静了很多几乎回复了那种平淡而冷漠的腔调,三叔对文锦说道:“自从你打水遇袭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你了,你说你看到了张老头和那些人的争吵继而被杀,可是你身上却沾满了血迹,可能时间太匆忙你来不及整理,还有太多的细节,你说张老头是在禁婆尸堆那里遇害的,可是却是在洞穴里发现的尸体,而你正好也晕倒在那个洞穴附近,所以你的目的是要指引我们找到那个洞穴。当时我还是不敢肯定我的推测。”说道这里三叔顿了顿眼睛又有些湿润,三叔努力的深呼吸了一口止住伤感继续说道:“可是在进入洞穴的时候,你翻译电文故意隐瞒了许多内容,比如02200059进入青铜门潜伏的人数,张老头身上的对讲机也是你藏起来的,可是你没有想到无邪和那胖小子会发现这个情况,你只好将计就计,说洞穴里应该不止三个人,然而我们的行动一直被监视我却没有发觉。”三叔顿了顿苦笑道:“呵呵,又怎么可能发觉呢,监视的眼睛一直就在我的身边是我最深爱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你引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可是在进入祭坛之后我察觉到第一具尸体身上没有带枪,而且他攻击你的时候你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可是他却没有下杀手,而且试想一下这个人之前已经被那小子给废了差不多处于半死状态可是竟然没有用枪在暗中偷袭却是用匕首,只要有常识的人都不可能这样做的。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他认识你,要提示你什么,然后最后尸体上的枪也不见了,看看你拿的那把枪吧,和之前我们和胖子中招的时候那个人用的是不是一样。”胖子低头打量了一会抬起头默默的点了点头,三叔苦笑了几声:“不过还有一点我想不通,你既然知道整个计划却为什么和我们一起在通道里中了招,如果演戏的话那牺牲也太大了,万一无邪和那小子的血没有用我们不是一起死了?”
阿宁这个时候好像想到了什么对三叔说道:“等等,你说她和你们一起中招是无邪和张起灵的血救了你们?”三叔不理会阿宁只是一直盯着文锦,我经忙点头插嘴到:“嗯,我和小哥赌了一把,没想到赌中了。我们的血真的有用。”没想到阿宁忽然呵呵大笑了一声:“赌个P,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无邪啊。这就是他们的目的。”我啊了一声,被阿宁的话弄得糊里糊涂, 闷油瓶也有些惊奇阿宁的说法,站起身来带着阿宁继续说下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阿宁想了想说道:“让我整理一会思绪,我要从何说起。”我和胖子安顿好了文锦,示意闷油瓶看住三叔,三叔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事。”我就对阿宁说道:“从你在蛇沼的死开始说起吧。”我和胖子站的离文锦很近怕文锦又一时想不通。
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阿宁听完我的话先是一惊:“蛇沼?我死了?”胖子说道:“不然呢,我们天真小同志可是背着你的尸体走了大半个沼泽啊。”阿宁顿了一顿说道:“不可能,我根本没去蛇沼啊。我给你们录像带之后在去疗养院的路上收到一封没有名字的信,里面是一卷和你们一模一样的录像带,可是里面那个在地上趴着的人却是我,信里告诉我,如果想知道真想就在进蛇沼的时候去当时离我们那个营地不远的招待所308房间去。我看完之后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去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到达招待所的时候那里却没有人,我坐着等待的时候却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我听到这里脑子嗡的一声就炸开了,问道:“什么意思?跟我们进沼泽的不是你?”阿宁点了点头:“我醒过来之后,发现我躺在一个空旷黑暗的房间里,身上的东西一样没少,房间里除了床什么都没有。我醒过来之后脑子慢慢清晰起来,回想起来我们的行动于是想办法出来。可是那里是一个密闭的房间,根本没办法出去,每天的中午和晚上有人给我送饭送水,没送一次我就在墙上画一笔。我在那个房间里整整待了大概10年的时间。”我和胖子同时大叫了一声:“10年??”阿宁确定的点了点头“我为了不让自己忘记到底过了多久,而且在那样的环境里什么都做不了脑子会退化的,于是每一年的时候我就在身上可一个记号。”说完阿宁拉起手袖,果然我看到阿宁手上有10条深深的疤痕,深深浅浅的疤痕爬在阿宁的手臂上,此时我认真打量阿宁果然发现阿宁和三叔以及闷油瓶有所不同,和我跟胖子倒是差不多都有些许苍老的预兆。胖子此时已经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阿宁继续说道:“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几个月前,忽然我被放了出来,我记得那天我头特别的痛混混沉沉的睡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光亮我的眼睛被用布蒙住了,我挣脱开来之后阳光差点刺瞎了我的眼睛,之后我发现身边有一封信,落款是裘德考。”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和胖子急不可待等着阿宁说下去,包括闷油瓶和三叔都已经听的满连净额,就连文锦也有些动容。看来这些情况文锦是不知道的,三叔已经慢慢的冷静了下来,站起身来走到文锦面前默默的看着文锦,许久之后叹了口气转身对阿宁说道:“继续说下去。”
阿宁点了点头示意,我和胖子见三叔冷静了下来走过去把那个人用碎衣条子五花大绑了起来,当然这次用的是我的外衣。那人腿脚中弹已经失血过多有些虚弱,我们没废多大的力气就搞定了。于是一行人坐了下来,等待阿宁开口。
阿宁说道:“信里说道,我收到信的时候裘德考已经死了,他告诉我你们进了蛇沼之后的事情,并且告诉我他老了想退出这一切的尔虞我诈。可是组织上不允许,你们也知道我之前和你们一起的行动都是02200059的指挥,可是我的上线一直是裘德考,自从裘德考死了之后他希望我们得到解脱就利用那份录像带把我秘密保护了起来,因为如果我继续出现组织还会利用我和你们的关系让我继续和你们行动。”听到这里三叔叹了口气:“那老洋鬼子,倒是还有几分情谊。”阿宁也默默点头:“然后之后的事情却不顺利,裘德考从你们从古楼带出的信息得知,这一切并不可能因为他的死而完结,所有终极的秘密都在10年之后的今天,所以没有办法只有在那个地方封闭了10年,并且告诉我10年之后你们会到达这里终结一切。信里还告诉我了从蛇澡那条河道到达青铜门里的路线,我当时看完信就急忙走出那里,发现我却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我因为封闭了很多年我竟然发现我的语音能力极具退化,我根本无法与人交流,没办法我只有去杭州找你。过了好几天的时间我才算是回复了与人正常沟通的能力,你的伙计告诉我你和胖子以及一个叫王萌的人已经早在三天前出发了,我知道赶不上你们所以没办法只有再次进入蛇沼,若然按照裘德考提供的路线我比你们提前到达了这里。于是在这里遇见他们。”说完阿宁用手指了指被捆的像头猪的那个人。

阿宁顿了顿继续对我说道:“他们告诉我你们已经进入了,青铜祭坛而且已经遇难死了,我听了之后十分震惊可是他们拿出之前你得到的那个鬼玺给我看之后我就彻底的相信了,他们告诉他们是之后你们遇到的那个花儿爷派来收尸的。对于花儿爷,我在没被封闭之前也有些了解,裘德考在信里也提到你们的关系所以我也就半信半疑的和他们一起行动起来,可是在进入祭坛之后他们却告诉我你三叔和陈文锦也进入了这里,不能让你们进来,不然会中了那种禁婆化的病毒,我们之前路过通道的时候我也知道那种病毒的厉害,就这他的说法深信不疑。于是叫我利用那种奇怪的反光镜子知道我的投影假象迷惑你们。可是就在我利用杯子发出声音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之后就晕到了,之后就被你们的吵杂声弄醒了,醒了之后看到你们的出现我就知道我中计了,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我听完阿宁的叙述,脑子里一片混乱甚至对阿宁的说法有些怀疑。胖子默默的抽了只烟站了起来仔细看了看阿宁手臂上的伤疤转头对闷油瓶说道:“小哥,每条伤疤的确是有时间间隔的,而且看得出是在昏暗的空间中留下的。”闷油瓶点了点头,我就问胖子:“你们在说什么?”胖子咯咯一乐:“来把,胖爷再给你上一课。伤口遗留时可用从伤口的颜色判断时间的,而且伤口如果是在长时间在昏暗环境里留下的见不到阳光血液流通不顺畅,就会出现青灰色的新皮肤和其他疤痕是不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一般古墓里的粽子身上的伤口或者皮肤都是青灰色的。”我听完看了看阿宁手上的伤疤果然如胖子所说就问:“那她说的是真的?”胖子瞟了一眼阿宁:“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知道这些疤痕的确实在昏暗的空间中留下的。”阿宁对胖子白了一眼说道:“老娘,没有要你相信也没有必要信,不过最起码你可以确定一点我并没有害你们,不然之前我就不用救你们了。”我点了点头,胖子想了想又看了看三叔和闷油瓶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姑且相信你是真的,那么如果照你说所,我要从新整理整理思路。”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听胖子说完,我松了一口气,胖子虽然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可是心思缜密绝对在我之上,我真愁摸不准头绪呢,胖子跳出来我算是可是坐享其福了。
胖子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对我说道:“天真小同志,听好了。别一会又要我重复。”我急忙第只烟给胖子笑道:“是是是,胖爷是最牛B的。”我这种小人得志的事情对胖子倒是没少做。胖子也是个爱听好听话的人。随即就开口了:“首先和我们一起进入蛇泽的人不是阿宁,因为裘德考想让阿宁脱离这一切,所以利用录像带把阿宁封闭了起来,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假冒的阿宁,可是假阿宁的身手实在够呛,在蛇沼中了着,这是裘德考没有想到的,既然假阿宁一死过段时间尸体出现腐烂,人皮面具就会掉落,我们就会发现阿宁是假扮的。于是我们的金牌卧底又再次出动了。”说完看了看文锦,三叔对胖子的冷嘲热讽有些恼怒,可是胖子说的也是事实,三叔也只是无奈的摇头。胖子继续说道:“裘德考,利用属于共同组织的便利,让文锦偷走了假文锦的尸体,可是最后假文锦的尸体又被我们发现在远处的蛇窝了,我想这是因为我们小哥身手太棒,文锦知道小哥跟了上来,如果继续带着假阿宁的尸体一定会被发现,所以就破罐子破摔的把假阿宁的尸体丢进了蛇窝,我说的对不对啊,我们的文姨。”文锦一脸忧伤看也不看胖子的点了点头。
胖子看文锦表情看得出十分难过,也许真的是有苦衷也就不再调侃文锦继续说道:“裘德考本来是想让阿宁抽离整个事件,可是没有想到我们之后张家古楼的行动牵扯出了更大的秘密,所有一切都要从长计议,没办法只好继续封闭阿宁。可是在张家楼行动中裘德考知道自己的命不久矣,当然也得知了终极10年之后才是关键的秘密,于是不得已让阿宁在十年之后重见天日来与我们回合,终结这一切。裘德考也算是最后良心发现,至于为什么所有一切都要在10年后的现在才能解开,或许文姨能给我们答案。”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继续说道:“之后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文锦跟着三爷进入了玉陨,继续接下来的行动。”听到这里我脑子也算是清晰了起来,胖子的心思果然是不可小觑的,就连阿宁自己也被胖子的分析震的愣神起来,闷油瓶点了点头看了三叔一眼,拍了拍三叔的肩旁转身看向文锦说道:“我和三爷的怀疑是差不多的情况,可是我还有一点不明白。”我这才想起闷油瓶之前说过自己也发现了情况让三叔先说看看对不对的上,三叔已经把所有疑问都说了出来,难道文锦还有事情瞒着我们。阿宁的事情姑且我们都相信了,现在所有的疑问都集中在文锦的身上。
闷油瓶说道:“你在途中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了我们,这些虽然可以算作你没有上级的指令,可是刚才你的出现是我没有想到的。虽然我一直都怀疑你,可是刚才那样的情况你出现了,让我十分惊奇。”我听的有些奇怪就问闷油瓶:“什么意思?刚才是那个人叫文锦的啊。”闷油瓶摇了摇头:“她和我们在一起行动那么多年都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可想而知她心思的缜密,可是刚才三爷不在我们的队伍之中,文锦不可能没有发现,所以她选择那个时候出来只有一个可能。”胖子像是忽然醒悟一样的叫到:“她想让三爷了解她自己,故意留出这个破绽让我们得以反转局势!”闷油瓶默默的点了点头:“你想想之前你们在通道里中招的时候,她完全可以对你们两个下杀手的。”我听完心里忽然有一种喜悦,急忙转身就问文锦:“文姨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文锦摇头苦笑,泪水又掉了下来。三叔因为文锦背叛早就被伤心和愤怒冲昏了头听完这些好像幡然醒悟走过去默默的看着文锦,过了许久三叔说道:“你说吧,你所造下的孽障由我来还吧。”说完抽出匕首就朝自己的大腿上一刺,三叔极其的用力刀身几乎全部没进了肉里,事发突然我们谁也没有反映过来。三叔忍住剧痛脸色白的煞人说道:“这是还给大家的。希望大家原谅她。”说完低下头忍住双腿的颤抖,等待我们的答复。三叔以前可是万人之上的角色,争霸一方的狠角色。要三叔道歉认错在我的意识里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和胖子马上一惊上前扶住三叔。胖子说道:“三爷,你何必呢。”我也插口道:“我们没有怪过文姨。 ”三叔听完看了看闷油瓶和阿宁显然是在等待他们的答复。闷油瓶还是一脸冷漠淡淡的说了句:“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听完闷油瓶的话我心里一惊,心说原来闷油瓶的意识中也是有朋友这个词的。阿宁走了过来扶起文锦笑了笑:“我以前也错过,现在醒悟还不晚。”文锦看着阿宁愣了几秒,就朝三叔冲了过去抱住三叔大哭了起来。三叔看着文锦笑了笑温柔的摸了摸文锦头发说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和胖子都知趣的退开了,坐在一旁抽烟。闷油瓶显然不能体会这种感情愣愣的站着,阿宁上前拉起闷油瓶说道:“你怎么一点都不识相,走吧,我们过去。”闷油瓶一脸茫然,可是还是跟着阿宁坐到了我们旁边。我心里忽然一阵放松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卸了下来。我忽然想大笑,没有原因的只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这一次老天好像总算站到了我们这一边。
三叔和文锦在那边待了很久才走了过来,文锦已经帮三叔抱扎好了伤口,扶着一瘸一拐的三叔走了过来,胖子忽然大笑起来:“三爷,你这样走路倒是挺带喜感的。” 我看了看三叔走路的姿势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三叔白了我们一眼也开始自己摇头苦笑,阿宁也被这种气氛感染的浮现微微的笑意。留下闷油瓶在那一脸木然的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在笑什么,我们看这闷油瓶痴呆的表情笑的更厉害了。
文锦走到我们面前认真的向我们说了句:“对不起。”我们都摇了摇偶摆手示意没事,闷油瓶走了过来脸上却多了几分严肃问道:“终极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现在才是解开的关键。”我这才想起我们此行的目的,不禁也正色起来。文锦看了看三叔转身对我们说了句:“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终极。”我和胖子大叫了一声,问道:“没有?什么意思,那他娘的我们折腾那么久是在干什么。”文锦认真的点了点头:“ 所谓终极,其实只一种细菌病毒!”我听完脑子就炸开了,拉着胖子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拉着文锦就问:“什么意思,这是一种病毒?”文锦严肃的点了点头似乎回想了起了什么顿了一顿继续说到:“我也只是偶然的机会看到一份绝密文件得到的初步了解,上面提到这种禁婆化其实就是所谓的长生,这是由一种很古老的生物身上所携带的细菌所导致的,我想它就是雕刻中那个脸奇长的拟人怪物。这种细菌可以破坏人体的造血功能,使得人体机能造成十分缓慢迟钝的现象,故可以使人活的更久。但是有一种副作用就是变成禁婆那样的怪物。”胖子插嘴到:“绝密文件?他娘的,这一切和之前的A,B势力果然有所联系啊。”文锦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敢肯定,我们都是单线联系我只是知道我的上线是谁,就连裘德考和我属于同一组织,我也是之前的西沙海底墓行动中看见那些探险者尸体偶然间得知。”我听到这里有些惊奇就问:“你的上线是谁?”文锦抬起手指了指被捆得严严实实的那个人。胖子顿了顿说道:“真他娘的,计划的真是缜密啊,这样就算有人泄漏了组织的秘密也不能牵涉出全部的庞大组织体系。”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对这个组织的强大我们是毋庸置疑的。
闷油瓶听了文锦的话想了很久才说道:“还有一点我想不通,我之前一直认为终极真的存在,那数以百计的禁婆就是证据,可是我想不通为什么说现在才是所有事件的终极。”文锦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也不清楚,那份绝密文件的内容十分简短,没有提及这个问题。”我整理了我的思路,我好像可以抓住一些细节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只有两个,第一,为什么要到现在所有势力才开始行动,这一切究竟预示着什么?第二,这一切又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说我是关键。然而这两个问题我想都能从那个人身上得到答案,收回思绪我就到了那个人的身边,血已经染红了他的整条裤子人显得十分虚弱,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送命的。
我也不想怠慢直接进入正题张口就问:“你们为什么现在才行动,之前就以你们所掌握的一切信息,我们对你们已经没有意义为什么还不动手。”胖子跟上来说道:“你要是又半句假话,我第一个废了你!”没想到那人却忽然间哈哈大笑起来,我一时之间没有反映过来,对于这个人我不知道要怎么描述在我的映像里他是一个丝毫不会掩饰自己的人,最起码他对现在的情况好像还是很有把握的样子,因为他已经笑了很多次。三叔走过来恶狠狠的看了那个人一眼起脚就朝那人中弹的腿部踢去,那个人瞬间因为剧烈的疼痛蜷缩成一团。那人的皮肤已经呈现蛋白的颜色,脸色变得煞白的恐怖,看来是因为被捆着在加上失血实在是太多了,坚持不了多久的。啊宁犹豫了一下走过来说道:“了解他的痛苦把。”说完就抬起枪准备动手,没想到那人此时笑的更加猖狂了朝我们大叫到:“来吧,老子活着的意义早就没有了,你们还是没有理解啊,你们没时间了一切都来不及了。”说完之间那个身体一震嘴角就涌出了鲜血,我急忙冲上前去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扒开他的嘴巴我就愣住了,他竟然自己咬舌自尽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和胖子对眼前的情况谁也没有反映过来,闷油瓶当先冲了过来,封住那人的嘴,开始一个劲的摇晃那人的手臂,我看不出个所以然。闷油瓶一直持续这种动作大概有几分钟随即便摇了摇头说道:“没办法了,之前失血太多。”我试了一试那个人的鼻息果然没有了反应,我有些无奈,看来我又陷入了一个新的谜题。
啊宁走过来对我说:“我知道他们的计划,只是不知道怎进行。”我“哦”了一声就问道:“他们有什么计划,为什么要做这一切?”啊宁脸色变得十分的严峻说道:“他们要利用这种病毒,研制生化武器。”三叔也有些沉不住气了就问:“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我们只是他们的一颗棋子,现在所有的关键就是你无邪。”说完指了指我,我奇怪的问道:“我?和我有什么关系。”
三叔顿了顿说道:“事情到这里,之前的都可以顺理成章了我们所有的行动都是被迫的,莫名出现在你店里战国帛书,被邀请参加海底墓穴之后就是一系列的连锁反映云顶天宫,西王母墓室,张家古楼。这些的所有所有都是他们计划好的,他们几乎是牵着我们的鼻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我一直在想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我思考了很久都没有头绪,最后我终于发现了我们前些年行动的一个共同点。”我竟忙追问道:“什么共同点?”胖子拍了拍我的头说道:“你笨啊,还不就是你的保佑都遇到了粽子.”说完就咯咯的乐了起来,三叔没有因为胖子的话而动容,脸色一如既往的阴沉他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死胖子,别瞎扯。我说认真的,所有的共同点就是你无邪!所有的行动中或多或少的都少了些人,可是只有你一直是参与在整个行动计划中的。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要你经历所有的事情,坠落在这无边的谜题中,自己一步一步的送到他们跟前。”我听完三叔的话,仔细回想起来,慢慢的就开始觉得冷汗下来了,的确如三叔所说,几乎所有人都阴差阳错的叉开了一些地方,可我却是全程参与的。想完我冷汗就下来了,他娘的这到底是一张多大的阴谋之网!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文锦听完也开始仔细回想起来,也觉得好像事情是这样的,不禁也有些动容。我心里开始出奇的烦躁,现在困扰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一切的关键点都集中在了我身上,如果关键是我的话那个人为什么又要和我们说没时间了,我们到底没时间干什么?想着我就开始拉扯自己的头发,想把我从这一切混乱中脱离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啊宁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我记得,我晕倒之前,那人在祭坛上面摆弄这什么。”我听完心里就一紧,因为啊宁和文锦的变故,我竟然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终极!虽然大概知道了终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可是具体的我们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啊宁的话使我们大家都醒悟了过来,所有人的眼光都望向了之前那个人站的祭坛处。我们现在加上之前文锦身上的枪,已经算是基本配置齐全了,啊宁把她的枪给了三叔,自己拿出匕首防身。胖子拿这文锦的枪把自己之前打空了子弹的枪换给我之后自己又去那人的尸体上摸出M4A1背在背上,在那自己一个人呵呵的傻乐。我从那人尸体上搜出子弹上好膛把枪递给闷油瓶,闷油瓶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不需要。”我只好自己收了起来。
我们走上祭坛,这个祭坛和之前的那个没有什么差别可是却让人感到十分压抑,可能是周围布满了那种“石头蛋”。红色雾气还是很浓,就算借助火龙的光线我们的能见度还是很低。我们小心翼翼的摸上了祭坛。引入眼帘的是一张大型的青铜造型的平台,平台下面雕刻着很多麒麟神兽,无数麒麟在烟雾缭绕的祭坛上显得极其威严。我们慢慢的逼近青铜平台,离得很近了我才可以看清平台的全貌,这个青铜台子非常的怪异呈现一个由高到低的一个小弧度斜坡形,平台上面布满了凹槽不知道什么用途。所有凹槽都通向一个小小指头粗细圆形深洞,洞口直线向下通向祭台下方。胖子凑过脸去朝小洞里瞅了瞅看不出什么。我看着那些奇怪的凹槽和小洞心里好像有了一些想法,这好像是提供什么液体在上面流动最后汇聚到那个洞里。这是一个机关?想玩我就让胖子去出水壶,从斜坡的高处倒水,果然水顺着那些凹槽借助弧度的引力快速的流动起来,最后汇集到那个小洞里。我们等了很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这不禁然我有些奇怪。三叔看了看平台沉思了一会说道:“我们的思路是没有问题,应该是水的问题,快在附近找找有没有什么其他奇怪的液体。”我们分头开始寻找,慢慢的我脑子里跳出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是用血?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