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我被自己的想法也吓了一跳,随即回头和胖子说了说我的想法。胖子却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说你脑子进水了,之前用过一次血你就真以为你的血万能了?”这个时候啊宁却忽然插口对我说道:“等等,可以试一试啊。关键不是在你么,或许就是指你的血!”我想了想就点头同意,我们回到祭坛平台边上,我撸起袖子在手腕上轻轻的用匕首在手臂上隔出了个伤口,然后让血顺着凹槽朝下流去。看着血流进了小型黑洞我抬起手止住伤口,转身示意闷油瓶也来试一试,因为毕竟我和闷油瓶的血似乎都拥有奇怪的能力,不知道到底是谁才起作用。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祭坛忽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无数的碎石块从我们头顶落了下来,这种晃动十分的剧烈,我们只好爬下来贴着地面保持平衡。这种震动持续了几分钟忽然更加剧烈起来,身边的许多石头蛋已经被落下的碎石块砸的稀巴烂露出里面那种怪物的尸体搀和着那种带有恶臭的黄色液体,片刻之后我忽然惊奇的发现我们身后的那条青铜道路裂开了个口子,从下面不断涌出密集的红雾,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闷油瓶一把扯了起来,闷油瓶对我们大叫:“跑!地底下有东西要出来!”我马上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背起背包拼命的朝小型青铜门外的那个地道跑去,胖子和三叔拉着文锦啊宁也跟了上来。闷油瓶在前面开路,有些稍大的石块落下来砸在我的身上,身上一阵阵剧痛。红雾此时已经完全蔓延了开来,就连离我只有两三米远的闷油瓶我也快要看不清楚,我们只能靠感觉和听觉躲避着掉落的巨石头。
很快我就听见身后青铜平台的破碎声音,那东西出来了。我不敢回头闷头就冲进地道朝上一层跑去,那东西可以感觉到体形十分巨大,在平台崩溃的那一瞬间,我马上就感觉到身后的雾气被那东西窜出来带起的风劲吹散开来。那东西动作极快,我们才进地道就感觉到身后的那个祭坛彻底的塌方了传来震耳欲聋的哄哄声,我们钻出地道劲直跨过了那个小型的青铜桥,身后的地道口处冒出阵阵红烟,我马上预感到大事不妙,那东西动作太快我们来不及逃跑了,胖子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转身大骂着拿起M4A1就要去拼命,被三叔一把拉住:“那东西从地底的青铜层里窜出来,力量体形可想而知,你觉得你手上那破铁能对付它?”胖子也急了破口大骂:“那他娘的怎么办,总不能等死吧。”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地道口崩裂开来,看来那东西体形果然巨大,那个地道口是不足够他出来的。随即“轰”的一声,地道彻底裂开了,一条像蛇躯体一样的躯体出现在我们面前,上面布满奇怪的花纹,周围有那种奇怪的红雾往外冒出来。露出的躯体部分粗壮的像条巨蛇一样,十分的粗壮两个胖子才能围抱住,胖子大叫:“他娘的,难道是那条母蛇也到了这里?”我点了点头说道:“很有这个可能,要是真的我们麻烦就大了。”可是片刻之后我就清醒的意识到眼前的怪物根本不是那条母蛇,那粗壮的躯体拼命扭动了几下就又冒出来了一些,一看之下我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母蛇的躯体是那怪物的尾巴,它头朝下的倒爬上来。我细细的观察了一会看了看小型青铜桥忽然大叫了起来:“是那东西!”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说完我用手指了指那个小型的青铜桥,胖子和三叔看了看我手指的方向,也明白了过来。胖子和三叔冷汗都下来了,那小型的青铜桥虽然小了很多可是不管是装饰还是造型都是一模一样,之前在青铜门里看到巨桥桥头的那两座巨大雕像时我还奇怪,那种巨大的怪鸟我们是见过了,可是另外一个雕像上面的怪蛇我们却还没出现过,现在看着眼前的怪物一对比心里就暗骂他娘的,感情那怪物藏在这里啊。
文锦和啊宁也有些慌神了,如果眼前的这东西只是那条怪蛇的尾巴,那么那条怪蛇的体形是我们所不敢想象的,和西王母的那条母蛇绝对有的一拼,胖子大叫:“无邪啊无邪,你看把,只要有你在的地方什么怪物都会出来。我以后就算不信邪神也绝对信你啊!你还他娘的用血,用血就勾出这么个怪物,我们这次看来真是九死一生了,上面还有两层我们就算走狗屎运跑了出去,可是在巨大阶梯那里怎么上到祭坛那里,就算上去遇到怪鸟还不是死。他娘的,他娘的这次胖爷我真的要光荣了。”胖子急的有些语无伦次,我也不好反驳胖子说的毕竟是事实,这次真是前有狼后有虎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条怪蛇的躯体已经几乎全部冒出来了,地道口四周被怪蛇巨大躯体的扭动弄的面目全非,红雾越来越浓,片刻怪蛇躯体的三分之一都显露在我们面前,我看着看着额头开始直冒冷汗,因为我惊奇的看到在那条巨蛇的躯体上竟然长出了两对像老鹰一样的爪子,三叔大叫:“他奶奶的,这次真见鬼了,这难道是龙?”胖子看着眼前的怪蛇已经被惊得目瞪口呆,想都没想抬枪就扫了过去,那蛇的躯体被打出了好几个血窟窿。胖子一下子把弹夹里的子弹扫了个一光二尽,可是显然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激怒了怪蛇,怪蛇的躯体扭动的更加厉害了,此时怪蛇的两只爪子都挣脱了出来,用起杵着地面想把头从地道里抽出来。我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脚下像灌了铅一样移动不开。忽然我发觉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我们身边,我急忙四处寻找也不见闷油瓶的身影,我急忙问胖子:“小哥,去哪了?”胖子一边继续装填子弹一边头都不回的吼道:“我他娘的怎么知道。”此时那条怪蛇的前爪已经从地道撑了出来,现在完全就是四肢用力马上头部就会抽离出地道的。文锦大叫:“愣什么,快跑!”,我看着眼前的怪物完全就像神话中描写的龙一样只差身上没有鳞片和我没看不见的头部,不然那就一条活生生的龙啊,文锦见我还在愣神过来拉起我就外下一个地道跑过去,才跑了几步那怪蛇已经完全的呈现在我们面前,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那蛇的头部倒不是像神话中的龙一样有鹿的角和麒麟的头,是一种我形容不出来的奇怪面目,我脑子转了几圈才反应过来那怪蛇的头部竟然有些像泥鳅,那怪蛇把自己的头拉扯出来,摇了摇身子抖落身体上的灰尘,一转头朝我们怒吼一声就冲了过来。那怒吼声极其嘶哑而却声音浑厚震的我耳朵发鸣,那怪蛇动作奇快几步就跨到了离我不远的地方,我急忙拿出手枪朝那怪蛇的眼睛不停的开枪,因为我是一边跑一边开枪,几乎没有一发子弹打中怪蛇的眼睛,子弹只在怪蛇的脸上留下了一些血痕,看来枪是对付不了他的。我才一愣神,怪蛇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张开大嘴就朝我咬了过来,我惊奇的发现怪蛇的血盆大口里竟然密密麻麻的全是锋利的牙齿白森森的一片,看得我浑身难受,胖子见怪蛇向我扑来,转身就瞄准怪蛇的大嘴连开了数枪,怪蛇被打的倒退了几步,摇了摇头又再次冲了上来,胖子本来子弹就不多刚才已经把最后的子弹全部打了出去,此时也只有干瞪眼的份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身后一个黑影窜了出来,甩手就朝那个怪蛇丢出了一个东西。我定睛一看竟然是闷油瓶,在看丢出的东西竟然是——鬼玺.我心说怎么忘记了鬼玺这茬,原来闷油瓶之前消失是去小型青铜门那里拿鬼玺去了,之前巨鸟不是就臣服在这鬼玺之下。
胖子看闷油瓶甩出鬼玺马上大叫:“别啊,我的宝贝!”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怪蛇见鬼玺朝他袭来果然身体向后倒退了起来,就在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那怪蛇忽然身体一转甩起尾巴朝空中的鬼玺一抽,怪蛇的力量大的我目瞪口呆,鬼玺在空中被砸了个几乎粉碎,随即掉头再次朝我们扑了过来,我心叫不妙,它怎么不惧怕这鬼玺于是就闭上眼睛等死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身后的小型青铜门外传来“哄”的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想从青铜门进来。眼前的这条怪蛇,也被那声音惊的楞了一下,停止了对我的进攻。我还在愣神,闷油瓶冲过来扯起我就叫:“看什么,跑!”。闷油瓶力道极大,扯着我就向青铜门的方向跑去,我把握不住重心,几次险些跌倒在地上,三叔和胖子胡乱的对着怪兽开枪,也跟了上来。此时怪蛇意识到我们要逃,也不顾那巨响的来源,扭头追了上来。可是,因为这间青铜房间实在太过狭窄,它那巨大的身躯在狭小的空间里奇怪的扭曲。我楞了几秒钟才意识过来对胖子大叫:“小胖,之前的那些火丸子还有吗,全拿出来,有多少都他娘的往它身上砸!”。胖子有些奇怪的拿出火丸子问道:“干什么?”我来不及向胖子解释过去抢过胖子手里的火丸子,径直就朝那怪蛇砸去转头对胖子解释道:“他娘的你看不出来吗,那东西在聚力,是要直接跳过来。”胖子听完我的话朝那怪蛇看了两眼随即也反应了过来,低头自顾自的去三叔衣兜里摸火丸子嘴里嘀咕着:“他娘的,这地方里的东西怎么都会跳。”说完想也不想就把三叔衣兜里的火丸子一颗不漏的全部朝那怪蛇招呼去。
我和胖子的火丸子先后在怪蛇身上炸开了,火势随即蔓延了怪蛇的全身。那火丸子果然不可小觑,怪蛇被烧的疼痛难当用身躯拼命向周围的青铜墙上砸去想借此扑灭身上的烈火,可是这人鱼油做的火丸子本身就可以燃烧千年,再加上我和胖子密集的攻击,火势蔓延的根本无法控制。怪蛇因为剧烈的疼痛彻底的发怒了,嘴里发出阵阵嘶吼。
胖子见火攻奏效,开始幸灾乐祸朝那怪蛇嚷嚷:“他奶奶的叫你还追劳资,也让你见识见识胖爷的手段。”说完拉过闷油瓶把他衣兜里的火丸子也全部掏了出来,二话不说再次朝怪蛇砸去。之前的火丸子火势已经在怪蛇身上蔓延开来,我已经可以闻到空气里一股极其焦臭的味道,现在胖子又在火上浇油,那怪蛇被烤的痛不欲生节节后退。趁着这个空隙,我们终于甩开了和怪蛇的距离,我紧紧的跟在闷油瓶的身后冲出了青铜门。可是才出青铜门,闷油瓶忽然一个停顿,我冲的太急来不及停止脚步一个踉跄就撞到了闷油瓶的后背上。闷油瓶被我撞的往前跨了一步然后马上停止脚步,我抬头一看闷油瓶一脸阴沉,手里的军刀已经亮了出来,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感觉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身影,几秒之后我才意识到我们这是自寻死路。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心里有些奇怪,这怪鸟不是在裂口顶部吗,怎么跑到这来了,它是怎么进的祭坛。这个时候胖子也跟了上来看见眼前的情景,张开嘴就骂:“老子胖爷这次可能真的要光荣了。”我冲上前去用力的拍了胖子一下说:“谁叫你刚才把火丸子都用光了,现在你说怎么办。”三叔和文锦以及阿宁都跟了上来看见眼前的情景,也被惊的张大嘴说不出话来。胖子不理会我的冷嘲热讽拉住三叔就问:“三爷你那枪还有子弹吗?”三叔摇了摇头说道:“有是有,但是你觉得对付得了眼前这只怪鸟吗?”胖子细想了两秒钟也意识到枪是没有用的,随即掉头就想回去捡那鬼玺。我急忙上前一把拉住胖子叫道:“你他娘的找死啊!你现在回去那怪蛇你又怎么对付,何况那鬼玺已经碎的快成粉了,就算拿回来也没用了。”胖子急的大叫:“那你说怎么办,总不可能等死啊。”
就在这个时候,闷油瓶忽然向后摆了摆手做了个静声的手势,我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低声的问闷油瓶怎么了,闷油瓶也不看我小声的说了一句:“不对劲。”我连忙追问怎么不对劲了,闷油瓶不说话指了指离我们不到十米远的怪鸟,我朝着闷油瓶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看之下我冷汗就出来了。那只巨大的怪鸟身上竟然已经布满了弹孔血流不止,巨大的血红色羽毛散落了一地,翅膀处还可以看见明显的残留弹片,一看就知道是重型武器留下的,怪鸟已经被打的支离破碎,看来是之前我们在遇到怪蛇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怪鸟呈现一种奇怪的姿势僵硬的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转念一想不禁觉得我们好像忽略了什么。那只怪鸟在我们才出现的时候对我们没有攻击站在那一动不动,按道理我早就该察觉到情况不对,可是因为被之前的怪蛇弄的惊魂未定才忽略了这个细节。就在我思绪混乱的时候忽然从身后又传来了一阵响动,我转头一看,顿时浑身鸡皮疙瘩。只见那条怪蛇已经被火烤的面目全非,之前身上的青黑色皮肤已经被火烤的呈现焦黑状态,身上不停的往外冒着那种让人恶心的黄色液体。液体的腥臭和皮肤烧焦的焦臭混合在一起让我觉得阵阵恶心,甚至有些睁不开眼。怪蛇身上很多地方已经被火烧的可以看见它的骨骼了,眼前的情景让我有些错觉好像那不是怪物,完全是一条从地底钻出来腐烂多年的蛇粽子。胖子也没想到那巨蛇竟然还没死绝,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楞在那里一动不动。三叔最先冷静下来低吼道:“别看了!跑啊!”当下我们也来不及多想,绕过了那巨鸟的尸体径直朝青铜台阶那里跑去,经过巨鸟身边的时候我有些奇怪的感觉,又朝前跑了几步再回头看了看那怪鸟奇怪的姿势,片刻之后我就有了种不祥的预感,那怪鸟的姿势好像是在临死前想堵住那道青铜门不让我们出来或者不让什么人进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想着我就对闷油瓶说道:“小哥事情不对劲啊,这里还有其他人。”闷油瓶阴沉的点了点头淡淡的回了一句嗯先跑。当下的情况我也不好细细去思考,身后的怪蛇虽然遍体鳞伤但依旧追的很紧,怪蛇两只前爪的其中一只看的出来已经被火彻底烧废了,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扭动朝我们迅速扑来。这样的追逐一直持续到我眼前出现了模糊的青铜阶梯轮廓,长时间的极速奔跑让我喘不上气来,一种缺氧和头晕的感觉朝我袭来。慢慢的我和文锦掉到了队伍的尾端。我感觉全身无力,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脚一软栽倒在地上。文锦急忙停下脚步回来拉我,只是这么一瞬间,怪蛇已经扑到了跟前,我甚至已经可以感觉到怪蛇身上火焰的热度。怪蛇看终于追上了我们,之前压抑的愤怒和痛苦一瞬间爆发了出来,一声嘶哑的怒吼,身躯顿时向前一倾借助强壮的后肢朝我们猛然扑来,我急忙起身可是已经来不及。怪蛇的血盆大口已经到了眼前,我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我忽然感到身后一股力量把我和文锦推了出去躲过了巨蛇的攻击,力道很大我被推的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稳,我急忙回头一看只见三叔的一只胳膊已经被大蛇咬在了嘴里。怪蛇见三叔破坏了它的攻击顿时愤怒无比,拼命的扭动头部。三叔被怪蛇的巨力拉的整个人腾空飞了起来,剧烈的疼痛让三叔的脸色一片煞白。我急的大喊:“胖子帮忙!”话音未落,文锦已经冲了出去拿出工兵铲朝怪蛇的眼睛就是奋力一砸,怪蛇的全部注意力在三叔身上,没想到文锦的忽然袭击,工兵铲深深的插入了怪蛇巨大的眼睛里面,怪蛇一声惨叫松开了三叔抬起头朝四周乱窜。文锦和胖子眼疾手快一把拉起三叔向后退去,我急忙冲上前去拿出三叔的手枪朝巨蛇胡乱开枪争取逃脱的时间。就在这时,我竟然发现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在了巨蛇的背上,闷油瓶死死的抱住巨蛇的身体,怪蛇因为疼痛的剧烈扭动让闷油瓶很难保持平衡。此刻只见闷油瓶忽然半蹲起身子双脚用力跳了起来,军刀已经握在了手里闷油瓶在空中一个腾挪,就把手中的军刀甩了出去,军刀直直的插入了巨蛇的另一只眼睛。闷油瓶落地就是一个翻滚到了我们身边,起身抱起三叔对我们大吼一声:“走!”对闷油瓶这种神乎其技的表演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当下向胖子他们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跟上。怪蛇一时间就失去了双目,身上又被火烤的痛不欲生,此时已经彻底疯狂了。在我们身后漫无目的的用身体撞击四周的墙壁,怪蛇巨大的力量,让整个空间都晃动起来。我急忙上前查看三叔伤势,但是因为光线昏暗再加上我们奔跑的颤动,看不清楚。但是看三叔极其难看的脸色和那密密麻麻的齿印就知道三叔伤的不轻。忽然我看到在青铜阶梯下出现了几个模糊的身影。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看到这种情景我马上联想到了之前那只怪鸟身上的弹孔,拉住闷油瓶示意他小心前面的黑影闷油瓶随即停下了脚步,把抱在怀里的三叔移交给我,自己一个人猫腰没入黑暗朝那几个身影慢慢的摸过去。胖子对我点了点头把手枪递给我防身拿出匕首也跟着闷油瓶靠了过去。我看着眼前重伤的三叔,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我从没想过三叔会受到这样的创伤,三叔身手虽然比不上闷油瓶可是也是在尔虞我诈的黑道商场摸爬滚打十多年的狠角色,我的潜意识里从来没有为三叔和闷油瓶这两个人担心过,一个经验丰富一个身手了得,死亡,我觉得对于他们来说是完全绝缘的。虽然曾经的一段时间里我也认为三叔是死了,可是那都是虚无缥缈的猜测,然而现在的这种情况是我所不能承受的,三叔就在我的眼前浑身是血的喘着粗气。三叔的伤势很严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文锦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可是始终强制自己压抑住心中的伤感,我看的真切心里也跟着有些伤感起来,阿宁虽说和三叔交情不深可是当下的情况也陷入了沉默,脸色也不好看。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忽然听到闷油瓶和胖子的方向传来了几声枪声,我浑身一个激灵暗叫不好,急忙转身朝那边看去,距离很远我看的不清楚只是明显的那边起了什么变故,人影重重。我心中十分的焦急,把枪留给阿宁和文锦就朝那边摸了过去,阿宁拉住我说道:“枪你还是带着吧。”我摇了摇头指了指她们的身后,意思是虽然怪蛇再次扑上来的机会不大可是不得不做出防备,阿宁看了看心不在焉一脸焦急的文锦又看了看重伤的三叔,只好点头同意,我微微一笑说了句:“放心,你们自己小心。”就朝闷油瓶和胖子的方向摸了过去。

我慢慢的摸着黑暗朝那边走去,我尽量的让自己俯身重心调低,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摸过去,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很快,我已经可以听见那边的人在低语的声响,甚至可以看见那些人微弱的手电光芒,声音很低我听得不是很真切。我也难以判断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在保持平稳的状态下些许的加快了脚步。我又大概向前摸爬了几十米的距离,我终于可以看清楚那边的情况了。
眼前的黑影足足有20几个人,清一色的制式军装,看不出是什么军种的服装,他们全副武装。虽然距离他们还是有一段距离可是我可以清楚的看见有几个家伙手里提着M4A1的加强型号,枪管的下面增加了榴弹发射器。不用想刚才那只怪鸟翅膀处的巨大伤口,肯定是这东西的杰作,看到这里不禁又有一丝疑惑为什么他们开枪射杀巨鸟的时候我们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再仔细一看,借助他们微弱的手电光线我惊奇的发现那只队伍里竟然有许多外国人,领头的是一个两只手臂布满花花绿绿纹身的中年男人,身材魁梧,看外貌因该不是中国人。草草的打量了一遍,我就有些奇怪起来,他们好像在向四周警戒着什么,领头的中年男人不断的用无线电说着什么,周围的人也都一脸阴沉朝四周的各各方向举枪戒备着,我看他们的样子心里放心了一些,看样子他们应该还没有发现闷油瓶和胖子。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见领头的男人手指着一个地方大叫了一声,其他人纷纷举枪吵中年男人手指的方向疯狂的开火,手持榴弹发射器的哪几个人也上好膛朝那个方向不听的发射榴弹,一时间榴弹爆炸的声音震耳欲聋。我被眼前突发的情景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有些奇怪他们就在在打什么?可是片刻之后我借助那榴弹的火光我才算是看清楚了,顿时一身的鸡皮疙瘩。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那是数不清的禁婆和之前我们领教过的那种用四肢爬在地上想鳄鱼一样的“人”。无数的禁破和那种怪人紧紧凑凑的贴在一起,密密麻麻黑乎乎的一片,看得我头皮发麻,我被吓的顿时大叫了一声,不禁站起身子就要朝后逃去,忽然身后一股力量把我拉了回去,我以为是只禁婆起脚就踹。没想到脚在空中就被拉出了,胖子小声的说道:“你叫什么?想找死啊。”听完我才反应了过来,急忙朝那些人哪里看去,只见他们对付眼前无数的禁破和那种怪人都措手不及,忽略了我的叫声,心里才放心下来。闷油瓶在旁边默默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枪的火光再加上榴弹的燃烧顿时让整个青铜阶梯明亮起来,看清楚的那一刻就连闷油瓶也吃了一惊,之间青铜阶梯上已经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禁婆数量比我们看到裂口两侧的那些多得多,密密麻麻一只贴着一只,发出阵阵那种沙哑的尖叫,我再次听到这种无数禁婆的叫声,耳朵马上开始耳鸣,开始头昏目眩起来。榴弹用来对付那些禁婆十分奏效,火势一发不可收拾,无数的禁婆在火光中发出阵阵惨叫,那些四肢着地的怪人也被连带着一起送葬。可是禁破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几只死了又扑上来几只,前仆后继的禁破把那些人渐渐逼到了一个角落里。眼看他们就快支撑不住,我看着闷油瓶问了句:“怎么办?帮不帮?”胖子马上插嘴道:“帮个P,我们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呢。”说完就拉起我们又朝前摸进了几米接着说道:“先看看再说。”我看当下的情况胖子说的也对,我们去也是送死。可是就让那个多的大活人死在我的面前我是接受不了的,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这个时候,那些人的第一个弹夹已经完全掏空了,上膛的一瞬间那些禁破已经扑了上去,没有了火力的阻挡禁破变得疯狂无比,就连青铜阶梯上的那些禁婆看有机可乘也涌了过去,那些人看来不及上膛也不躲避,直接取出腰间的军刀匕首和禁破肉搏起来,我看的有些热血沸腾几次想冲过去帮忙都被胖子拉住了,那伙人看得出来接受过特殊训练个个骁勇商战,特别是那个领头的中年男人瞬间已经干掉了数十只禁婆,身上沾满了禁婆的那种黑色血液,两眼通红甚至有些疯狂的追赶那些没有死绝的禁婆。胖子也看的有些目瞪口呆说道:“他娘的,这些人要放在社会上那可都是一等一的狠角色啊。”我也点头同意胖子的观点,片刻之后那些人竟然只利用匕首和军刀奇迹般的阻止了第一批禁婆的攻击得到可上膛的空隙,他们操作枪械极其的熟练片刻之间又是一阵疯狂的扫射,马上又倒下了一波的禁婆,可是其中几个人还是挂了彩,血流不止但是脸上却也毫无惧色反而越战越勇,逼得那些禁婆节节败退。可是片刻之后子弹再次扫光,禁婆数量还是无法数清,无数的禁婆踏着其他禁婆的尸体蜂涌而上,比之前更加疯狂一只接一只那些人此时也有些慌了神急忙再次与禁破们肉搏了起来,这次禁婆进攻比上一次更加疯狂,支撑了几分钟就有几个身影倒了下去,瞬间被禁婆围的严严实实的撕咬起来。有几个人想要救那些人扑了上去却被涌来的禁婆扑到成为了下一个牺牲品。我看的有些感动,实在看不下大叫了一声:“不管好人还是敌人先救了再说。”就站起身要冲过去,可是闷油瓶拉住我淡淡的说了句:“ 你去叫上三爷他们过来,他们就交给我。”胖子也叹了口气:“唉。。算胖爷老子倒霉认识你们,无邪你去带上三爷,我和小哥去救人,然后马上撤离,你还真以为咱门小哥是圣斗士啊,可以对付那么多禁婆。”我思考了几秒,万一因为我的冲动决定我们有个三长两短三叔他们怎么办,随即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把随身的弯刀递给闷油瓶转身朝三叔的方向跑去,闷油瓶和胖子也起身杀进了禁婆堆里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才跑到三叔跟前,文锦就问我:“刚才那些爆炸是怎么回事?”我背起三叔朝文锦和阿宁大叫:“来不及解释了,快走,这里不能久留。”文锦和阿宁有些疑惑的点了点头跟了上来,我们一个冲刺就到了之前的那个地方。此时之前的那些人都死的都差不多了,只剩下那个中年男人还在苦苦支撑,在禁婆堆里拼命的挥舞着匕首,禁婆已经把他围了个严严实实,我几乎快看不到他的身影,闷油瓶和胖子在解决了几只禁婆之后也冲到了中年男人的身前,中年男人看我们忽然出现有些愣神,随即就被身后的禁婆扑了一下朝前跌坐在地上,那男人身后的禁婆见攻击得手变的更加的疯狂,怪叫了几声就扑了上去,男人想站起来还击可是不知是因为后背受伤还是体力不支试了几次都没有再站起来,男人知道自己没有获胜的机会,便手一抬准备用匕首自杀。就在这个时候闷油瓶起手甩出弯刀打掉了男人手上的匕首,双脚起跳一个飞跃跳到了那只禁止肩膀之上,双脚用力一扭,那禁婆马上头一歪倒地不起,闷油瓶顺势一个翻滚捡起弯刀,起身就是一劈离得最近的几只禁婆脑袋就掉了下来,远处扑过来的几只也早就被胖子用蛮力劈的七零八落,男人见眼前忽然出现两个身上如此了得的男人惊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特别是对闷油瓶的身手感到不可思议,因为男人打量两人片刻之后眼光就再也没有从闷油瓶身上离开过。

这个时候借助文锦和阿宁在前面开路我们也很快到达了闷油瓶和胖子身边,文锦和阿宁虽然是女人,可是身手绝对不可小觑,一路跑来因为有文锦和阿宁在前面开道我抱着三叔几乎没怎么遇到危险,看到闷油瓶和胖子我急忙吧三叔交给文锦和阿宁上前扶起还在愣神的那个人就对闷油瓶叫到:“小哥,可以撤了。”我们几个人围成一个圆形防守体系那些禁破占不到丝毫便宜,那中年男人看到又出现了几个人,看得出吃惊不小,张大嘴吧想要说些什么。我拍了拍那个男人要拉他站了起来说了句:“先想办法逃出去再说。”那中年男人愣愣的点了点头,借助我的力量站了起来,我此时才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强壮我几乎费尽全力才把他拉了起来。让我没想到的是他起身之后说了句:“谢谢,你们是什么人?”我一听顿时一惊,这个男人是个中国人?因为之前按照体型来判断我一直以为他是个美国佬,现在我低头仔细打量了那个人一番,皮肤粗糙身体强壮一头黑发,就问道:“你是中国人?”那个人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胖子大叫:“他娘的,你们寒暄完了没有?真拿我和小哥当圣斗士使啊!”我这才反应过来胖子和闷油瓶一直在抵制禁婆进攻,当下也不再多说费力的扶着那个人朝青铜阶梯上快速跑去,闷油瓶和胖子一前一后的为我们保驾护航,文锦和阿宁在护在三叔的两边,胖子临走的时候利用闷油瓶无解的身手找到空隙捡了几只M4A1上好膛丢给我们,有了枪的帮助我们杀开了一条血路,到达了青铜祭台的入口住。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一个我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他娘的怎么出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也反应过来急忙加大火力压制后面追上来的禁婆就问:“怎么办?”我也是一头雾水脑子都快要炸了也没想出个头绪,闷油瓶看是仔细检查四周看看是否有之前的那种密陀罗机关,可是找了一圈就摇了摇头,就在这个时候我身边的男人忽然低声问了一句:“你是无邪?”我一愣,点了点头奇怪的问道:“你认识我?”那人苦笑的摇了摇头说道:“命啊,这就是命。”我听的莫名其妙,刚想接着问那人却做了个让我们退开些的手势然后取出一个遥控器低吼了一声:“趴下。”随即一阵爆炸声就穿了过来,我心里一惊他娘的,他们居然早就放置了好遥控炸弹,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剧烈的爆炸震的整个空间摇摇欲坠,无数石头又砸了下来,灰尘满开来,呛的我睁不开眼睛。胖子指了指我们的头顶我看见,祭坛已经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无数青铜碎片到处散落着,胖子大叫:“快跑,这地方要塌了!”我意识过来,马上让文锦和阿宁拉着三叔爬上了那个口子,随后胖子也爬了上去,我把扶着的男人用力一顶让胖子拉住也爬了上去,我转头对闷油瓶大叫:“快,走吧。 ”闷油瓶点了点头说道:“你先上去,我殿后。”我点了点头,脚一蹬也爬了上去,随即转过头对闷油瓶大叫:“小哥,走吧。”闷油瓶见我们都脱离了困境瞬间打光子弹丢下枪也要爬上来,可是我却见闷油瓶脚一用力却没跳上来,我有些奇怪我都能上来,闷油瓶怎么可能这么吃力。再一看我冷汗就下来了,之前一直注意力都在那个男人和三叔身上,没留意闷油瓶。闷油瓶的身后已经出现了许多血痕,被禁婆的爪子爪的血流不止。我看到这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闷油瓶也会受伤?急忙伸出手要拉闷油瓶上来,闷油瓶试了几次还是没有够到我的手,随即转过身抽出弯刀面对着那些追上来的禁婆也不看我,淡淡的笑了笑说道:“看来我是属于这里的,我出不去了。”说完转过身子朝我看了看脸色有些伤感却笑着说了句:“无邪,你要保重。”随即就闷哼一声举刀冲进了禁婆堆里,看得出闷油瓶受伤非常的重身体都有些保持不止平衡的和禁婆撕扯在了一起,之前一直是强掩自己的疼痛我们才没有发觉,我们下意识里也从没想过闷油瓶会出事。我转身扯嗓子对着胖子大叫:“小胖,小哥出事了!”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想都没想就跳下祭台冲进了禁婆堆里,挡在闷油瓶前面用工兵铲拼命的朝那些禁婆砸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精彩,不会是坑吧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