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我看着身边有些吃力的闷油瓶,心里一阵心疼,眼睛就红了起来,对每一只扑上来的禁婆都下了杀手,无数禁婆的血液和脑浆迸发在我脸上,我变得歇斯底里,疯狂的挥舞手中的工兵铲双手早就已经麻木的没有了知觉。可是禁婆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我抵挡了一会之后手臂上已经布满了禁破的抓痕,直到慢慢的我感觉双手已经再也使不出任何力量才停了下来,工兵铲也掉在了地上。禁婆已经被杀疯了,见我的停止攻击潮水一样的朝我涌来,我侧身挡在闷油瓶的身前笑了笑说道:“看来我们得一起死在这里了。”闷油瓶却显的有些愤怒对我大吼:“你是不是疯了?快走!”说完就过来扯我,我明显感到闷油瓶伤势的严重,闷油瓶的力道已经大不如前我稍稍用力就站定了下来,淡淡的摇了摇头吐出一个字:“不!”然后便转身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我此刻却觉得心里有些释然有些轻松,或许我真的要死了,再或许闷油瓶就在我的身边。
闷油瓶几次上把我推出去可是都被我死死的挡住了,就在这个时候几只禁婆已经扑到了跟前爪子已经摸到了我的衣服,我一阵恼怒大吼:“他娘的,来吧,老子临死也带上你们。”说完赤手空拳的朝他们扑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身前一个肥大的身躯跃了出来,挡在我的身前开枪便扫,我一看是胖子脑子才算清醒过来。胖子一瞬间打光了所有子弹,胖子枪法我是见识过的,所有子弹都朝禁婆脑袋上招呼,一时间血流成河。胖子转身对我笑了笑:“ 他娘的,这种时候怎么能少的了我胖爷出场。”说完丢给我一把匕首转身恨恨的朝那些禁婆吐了口唾沫说道:“小天真,我们来看看有多少大肚子婆娘陪我们一起死!”我心里顿时有种力量涌了出来,摇着头笑了笑也不说话举刀朝就冲进了禁婆堆了,胖子看的大笑:“好啊,我们的天真无邪同志也有这种气势,老子怎么可能输给你。”说完跟着我扑进了禁婆堆里。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跟胖子都已经杀红了眼睛,胖子甚至用上了牙齿,把从侧面突袭来的禁婆直接用嘴扯翻在地,我看的一股热血上涌双手更加用力的挥舞起来。慢慢的我和胖子被逼到了角落,我们的体力渐渐开始不支有些力不从心。就在我们快要抵挡不住的时候三叔和文锦以及阿宁都一起跳了下来,甚至还有那个受伤的男人。我看的有些感动,问道:“你们怎么还不快逃?”三叔意识清醒了很多冷冷的笑道:“也该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实力了。”说完努力的站起身来,抽出工兵铲冲了上去,文锦和阿宁也不说话跟着三叔也冲进了禁婆堆里,那中年男人活动活动了身子对我说道:“我正后悔自己没为我们那帮兄弟报仇呢,认识你们也算人生一大快事。”说完捡起地上的枪当棒子使,朝身边最近的禁婆就挥舞了过去。禁婆一时间被我们的多处攻破杀的四散开来,我和胖子压力顿时少了很多,手脚也更利落起来。我示意胖子去护着三叔,毕竟三叔有重伤在身,胖子点了点头就朝三叔的方向杀了过去,我就一直站在闷油瓶身前拼命的和禁婆厮杀,闷油瓶意识已经很模糊了几次想站起来都没有成功,我看的心急,可是眼前的禁婆完全杀不尽,也许我们真的全部都要死在这里了。
就在这个危机的关头,我忽然看到远处一个巨大的身影涌现,我心里一惊他娘的那怪蛇真是怪物,这都不死。怪蛇的忽然加入使四处堆积的禁婆四散逃离,可能是之前我们射杀了太多的禁婆,怪蛇已经失去了双眼一定是闻着这股强烈无比的血腥味找过来的。片刻之后巨蛇就开始四处屠杀远处的禁婆,可是因为双目失明动作不像之前敏捷,几次都扑了个空。可是还是有无数的禁婆葬身在巨蛇的大嘴之下,片刻之后那些禁婆好像意识到怪蛇的眼睛瞎了,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于是开始群起而攻之,怪蛇瞬间淹没在无数的禁婆堆里,之前的那种杀戮戾气淡然无存。我心思一转,知道我们有救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急忙让胖子和文锦看那条怪蛇,几秒之后胖子他们也知道了我的计划。我们开始慢慢的汇集在一起,让围攻我们的禁婆全部集中在一起,然后文锦和阿宁退到后面保护三叔和闷油瓶,那个男人也剧烈的喘着粗气,我对胖子一使眼色,胖子点了点头,我和胖子一发劲杀出一条血路,禁止朝那怪蛇跑去,围攻我们的禁婆果然见我们逃跑追了上来,只有少数几只也被留在后面的文锦和阿宁他们解决掉了。
我和胖子带领着一大群禁婆跑到怪蛇附近,我们两个马上一个纵身跳进围绕着怪蛇的禁婆堆,然后急忙起身跑了回去,追着我们的禁婆果然中计了,被那条巨大无比的怪蛇所吸引,再也不理会我们,加入了撕咬巨蛇的队列之中。我边跑边回头看,那条巨蛇拼命的扭动了几下之后就彻底的倒下了,任周围的禁婆撕咬,看来这次这怪蛇真的不可能再动了。胖子看的咯咯的乐呵说道:“想不到你那破脑子也能想到这种办法?”我没空理会胖子几个跨步就冲回祭坛下面,拉起闷油瓶就让大家快跑。大家这次都点头会意马上就一一爬上了祭坛,这次胖子垫底让我和闷油瓶先出来祭台自己才跟上来,就在胖子爬出祭台才几秒钟的时间我就听到身后的祭台轰隆的一声彻底塌方了,无数禁婆此时都葬身在了这个祭台下面,因为祭台的塌方整个裂口颤动起来,我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妙这里也会塌,于是马上招呼大家快跑,想着出逃的路线。我跑了几步就觉得浑身无力,之前的种种经历已经让我浑身是伤,体力到达了极限,此时我再猛的一用力险些就晕了过去,我拼命的摇了摇头努力保持清醒就对胖子问道:“怎么办?之前栈道已经被巨鸟毁了,我们现在怎么出去?”胖子却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只是对我说:“别担心,我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新说不担心个P,我们再不想出办法就要永远的埋在这个地方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个时候三叔忽然到底晕了过去,看来之前三叔已经完全超负荷了,现在彻底的晕了过去。我看着身边意识模糊的闷油瓶和晕过去的三叔,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努力告诉自己,无邪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指了指我们对面的青铜巨门说了句:“朝那走。”我啊了一声问道:“不是说那里不会再打开了么?”那男人呵呵一笑脚下一软险些倒了下去,胖子急忙一把扶住问道:“为什么朝那走?”那人往衣服里摸出一个遥控器,胖子像见了神仙一样一把抢过来:“你们真实神兵天降啊!”说完我们一行人互相搀扶这快步冲过巨桥走到了青铜巨门前面,我问胖子炸药在哪呢?胖子大叫一声:“趴下,我他娘的怎么知道。”话音未落胖子就启动了遥控器,哄的一声巨响,我身边的青铜门就冒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无数青铜碎片满天飞舞胖子大惊:“他娘的,他们放了多少炸药啊!”我急忙低下头扑在闷油瓶身上怕落下的石块砸中闷油瓶。过了很久那种石块掉落的声音停止了下来,我抬头一看就见青铜门上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窟窿,我急忙起身拉起闷油瓶穿过青铜门,熟悉的场景出现在眼前,可是那些人面鸟却不见了踪影,我们找到那条通道快速的穿了过去,看到那个入口处竟然是打开着的?我心里有些奇怪,忽然那个男人说道:“我们炸开的,快走吧。”我点了点头,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刚才炸青铜门的炸药威力极大,是一般人绝对不可能得到的,要么他们是军队的人要么之后一个可能他属于“02200059”。我看了那个人一眼,当下也不便多问什么便拉着闷油瓶走出了通道站在了之前的那个拗口之上,我的眼前马上出现了一个身影,我马上警觉起来可是片刻之后我就意识到那竟然是王盟,我有些惊奇这小子竟然还在这里。
我抬起头,晃眼的阳光朝我刺来,我马上感到一阵晕眩蹲了下来,王盟过来扶我,我摆了摆手指了指身边的闷油瓶轻声的说了句:“先救他。”之后就没有任何知觉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不知道过了才慢慢的有了知觉,我耳朵里一直涌进一阵沙沙的声音,这种声音让我极其难受,脑子里出现了古楼里的那种流沙陷阱。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发现我躺在一个平坦的石块上,周围全是高高的灌木,身边躺着闷油瓶。我急忙准备上询问闷油瓶的伤势,可是才站起来我就感觉双臂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两只胳膊上的伤口已经被简单的处理过了,可是包扎得却很工整,不用想我就知道是文锦弄的。我忍住剧烈的疼痛朝闷油瓶走去,眼睛有些模糊,走的摇摇晃晃,到了闷油瓶跟前我发现闷油瓶的伤口也被处理过,现在正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我摇晃了几下,闷油瓶慢慢的睁开眼睛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看闷油瓶还活着我心中算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我急忙把耳朵凑近闷油瓶的嘴巴,我可以听到闷油瓶是在低声的说:“背包,背包。。”我有些奇怪,因为我们的背包早在青铜房间的时候就落下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背包。我试探的问道:“你口渴了?”闷油瓶艰难地摇了摇头,努力的抬起手指了指我的身后。
我转过头看到胖子和三叔以及那个男人睡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胖子的阵阵呼噜声让我的心防彻底的泄了下来,看来胖子也算平安无事。我忽然看到在那个男人的身后有一个黑色的背包,我这才明白原来闷油瓶所指的是那个,急忙快步走过去拿起背包又迅速的回到闷油瓶身边问道:“你需要什么?”闷油瓶摇了摇头极力的说了句:“藏起来。”就再次陷入了昏迷当中,我顿时一惊,丢下背包就走了过去,摇晃了好几下闷油瓶都再没给我任何反应,我有些害怕。此时忽然从我旁边的树林传来一个声音:“让他休息吧,伤的太重了,需要时间恢复。”我抬头一看就见文锦抱着一大捆干柴火走了出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文锦也不继续理会我,径直走到三叔旁边默默的做了下来。我走过去就看见三叔竟然是睁着眼睛的,我看着心里一沉,难道三叔死了?我的潜意识一直都不觉得三叔会出事,三叔的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化脓了,有一些甚至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骨头。我冷汗直往外冒,我现在的情绪有些奇怪,我竟然有些莫名的恐惧。我从没真的想过三叔会死,眼前的情景让我有些站立不稳,我极力在文锦面前掩饰住我的悲伤,我走了过去。慢慢靠近我悬着的心才平伏了下来,三叔原来是醒着的只是伤势太重无法转身而已。文锦看我一脸悲伤有些奇怪就问:“你怎么了?”我急忙转头擦了擦眼泪说道:“没。。。没事,三叔怎么样了?”三叔看了看我说道:“没事,我这把老身子骨还顶得住。”说完剧烈的咳嗽起来,我急忙示意三叔休息,知趣的退开让文锦和三叔单独相处,胖子的呼噜声还是一样的震耳欲聋,那个男人倒也睡的安稳。
我转身就看见那个黑色背包,才想起刚才闷油瓶的话有些奇怪起来,想问文锦可是又不好去打扰三叔他们的二人世界,无奈之下只好摇头坐到闷油瓶的身边,眼睛一瞥就见到阿宁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看着天空好像在思考什么,我看闷油瓶伤势很重也不再打扰他,仔细检查了闷油瓶的伤口恢复还算正常就走了过去。阿宁见我走过来站起来笑了笑说道:“你们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我以前从未想过还能再见你们。”阿宁忽然的黯然让我有些莫名的伤感起来。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对于阿宁我不是太了解她,只是知道她始终是站在我们一边的就很欣慰了,最起码现在我愿意相信阿宁所说的话不再去怀疑她。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阿宁片刻之后吐出了一句话:“一切都结束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阿宁忽然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我问道:“很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你不在乎吗?”我摇了摇头:“不在乎,也从来没有在乎过。我在乎的都在我身边了。”说完朝闷油瓶和胖子他们的方向指了指,阿宁愣了片刻笑了起来:“认识你们真好,就让一切都过去吧。反正所有的秘密现在都也已经被埋在了长白山这深山之中。”我奇怪的问道:“埋?为什么这么说。”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阿宁指了指我的身后说道:“忘记了,你们昏过去了还不知道,青铜门那里面塌陷了。”我急忙回头看去,我们已经离开进入青铜门的那个拗口很远了,可是可以清晰地看到那边拗口处那个凸起平台已经被淹没在了泥石之中,只露出很小的一些地方才让我面前可以分辨出那是我们之前进入的拗口,看了看周边潮湿的环境,几秒之后我才意识过来,那竟然是泥石流!
思绪慢慢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我们逃出青铜门的时候,那里已经因为爆炸快要塌方了,可能就在我们出来之后不久那个空间就彻底的凹陷坍塌了,巨大的凹陷使得山体滑坡,和露水以及潮湿的环境混合在一起发生了小型的泥石流。我有些惊奇的望向阿宁,我清楚地知道两个女人加上王盟要费多大力才能带着我们那么多的伤兵逃出来,虽然看得出这次泥石流的规模并不大,可是要从那里逃到我们现在的位置就算我们能活动也是及其不容易的。我转身看了看阿宁浑身到处的伤口和泥痕,我可想而知当时情况的危机,我向阿宁点了点头算是表示感谢,阿宁淡然一笑。我忽然想起什么就问到:“我们昏迷了多久了?”阿宁从身边拿起一堆干柴火丢给我:“帮忙一起抬过去。”我急忙接住,伤势看来已经得到了缓解手上可以用力了,我顺势抬起柴火抗在肩膀上,阿宁接着说道:“你们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天了,下山的路也被泥石流堵住了了,你们都有伤,我们出不去,你们店上那个姓王的伙计独自一个人出去求救了。我们要在这里等他得消息。”听完阿宁的话我才意识到没看见王盟,这小子这次可算帮了大忙,回去怎么的也给他几个大功。天渐渐地开始暗了下来,当下也不再多说话跟着阿宁收拾柴火准备起火。我这才想起我们之前进拗口的时候吧不需要的物资都留在了王盟那里,就算在这里住个半把月也没问题,小花帮我们准备的十分充分。就问阿宁:“我们之前留下的背包呢?”阿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全都埋在泥巴里了。”我也知道当时的情况顾忌我们几个已经很吃力当然无暇顾及那些装备。当下就想起了那个男人的黑色背包,我急忙走过去,打开背包的一瞬间我却愣住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只见背包的内层里有一股忽隐忽现的红色烟雾冒了出来,我大叫不妙青铜门里的什么东西跟着出来了,我急忙用手捂住鼻子,拉开内层却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怪物,是一个类似人类心脏的肉球一直在微微颤动,不是的发出一些细小的唧唧声音,声音非常的小拉开背包也才能勉强听得明白,那种熟悉的红色烟雾慢慢的从这个肉球中心的一个小洞上一丝丝的吐了出来。我看的摸不着头脑有些奇怪,这东西不像是有危险性的。可是为什么却在那个男人的背包里?
我招呼阿宁和文锦过来看,阿宁和文锦也表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有些奇怪就问文锦:“你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文锦摇了摇头:“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了,剩下的我真的不清楚。” 我又看向阿宁,阿宁也摆了摆手表示不清楚。我心说这就没有办法了,一切只有等那个男人清醒过来之后才有答案。我的心理那种被巨大黑洞困扰的郁闷和烦躁此时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强烈,因为像我之前所说的,我所在乎的根本不是这些。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只见那个男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背部的伤势还是十分严重,腰杆都直不起来,男人看起来有些愤怒对我们说到:“把背包还给我。”我听完之后就意识到这个背包里的东西十分重要下意识的紧紧握着背包就开口到:“还给你可以,但是你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男人闷哼了一声有些不在乎的说到:“别以为我们之前在同一阵线上就可以对我发式号令,我是为了那帮死去的弟兄。”我点了点头:“这我知道,但是现在你的情况好像也不太妙,我不是在命令你,只是想弄清楚几个问题而已。”男人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到:“问吧,可以说得我就是一定会告诉你,不能说得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点了点头表示我了解了,想了几秒之后就问到:“你们是什么人?”男人脸色阴沉了下来说到:“国际雇佣兵。”我听完就“啊”了一声,文锦和阿宁也有些诧异。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有片刻之后就冷静了下来,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他们的身手和那种视死如归的气势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我思考了几秒钟又继续问:“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那个人思考了很久说了句:“无可奉告。”我早就预料到他不可能轻易就范的,当下就转移注意力问道:“你们的武器从哪里弄来的。据我说只你们的准备是绝对顶尖的水平。”那人忽然有些得意之色:“顶尖的队伍就需要顶尖的装备。”我点了点头低声对文锦说到:“你说他和你们组织有没有关系?”文锦看了我一眼愣了几秒就低声回答我:“看看不就知道了。”当下跟阿宁打了个眼色两个慢慢的假装走过去收拾柴火,在靠近那个男人的时候文锦忽然一个纵身就把那男人扑倒了,阿宁随即跟上速度很快,我几乎都有些反应不过来。阿宁扯开那人的军装,果然在腰带的左侧出现了那排数字,那个男人脸色微变,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就问我:“你怎么知道这牌数字的?你到底是不是无邪?”我冷静的笑了笑就说到:“看来你们对我的了解,还停在最初步的阶段。”阿宁和文锦淡然一笑拉,文锦冷漠的问道:“你得上线是谁?你们也是单线联系吧。”我紧紧握住背包,心里有些淡然,其实我早就意识到那人属于那个组织,这样精良的装备还有那种大威力的炸药早就暴露了他得身份。
那男人好像也察觉出了阿宁和文锦的特殊身份,知道自己掩藏不住什么,随即便想反抗,朝我手里的背包扑了过来。我当下一惊急忙一个撤步把背包丢给阿宁也朝那个人冲了过去。那男人非常的重视那个背包,马上掉头朝阿宁冲了过去。我心里一惊大叫:“把背包丢回来给我。”阿宁下意识的就丢了过来,可是因为一时间没缓过神来背包阴差阳错的落在了那个男人的脚边,男人大笑一声吃力的弯下腰捡起背包就往后退,看得出伤口因为剧烈的动作被撕裂开了,又开始阵阵剧痛,那男人不禁也被疼得闷哼了一声。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忽然定住了,我看的奇怪也不敢贸然上前,片刻之后男人便倒地拼命地撕扯自己的胸口,然后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不可能。。。不可能!!”然后一下跌坐在地上,被告滚落到一边。我上前一看就惊的说不出话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看着那个男人的胸口我头皮就开始发麻。他的皮肤呈现那种我熟悉的青黑色,皮肤下面全是黑色的斑点,我马上就脱口就到:“你怎么也在禁婆化?”那个男人显得极其的惊慌:“不可能,不可能,他们不会骗我的,不会的。”男人开始语无伦次,我奇怪的看着文锦,文锦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表示没有这种变化,我急忙冲到胖子和三叔面前仔细检查,发现胖子和三叔别来无恙,身体也没有出现禁婆化,我心说他娘的奇了怪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走到男人身边捡起背包,翻了翻找出一包叫不出名字的香烟递了一支给那个男人,男人颤抖的结果香烟刚放倒嘴边忽然站起来朝我扑来,我被吓了一跳。男人拉着我的衣领大叫到:“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我心说你问我?老子他娘的还要问你呢。当下也不好表露出什么只好应付着说道:“你先冷静下来。”文锦和阿宁也上前来帮忙拉住男人,让他冷静下来,过了很久男人才冷静了下来,坐在地上神色呆滞的抽着烟,忽然就开始大笑:“命啊,都是命啊。”我刚想开头问,男人却摆了摆手,说道:“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们,只求你们一件事。”说完男人顿了顿才接着说“我求你们救救我的家人!”我听完有些诧异的点了点头。
男人点起烟来慢慢的说道:“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我们是一个国际雇佣兵组织,一直活跃在中国的边境,为各国财团势力效力。这个雇佣兵组织是我成立的,成员大都是一些死刑逃犯和犯罪大王。在三年前的一天,我们接到一个客户,那个客户很神秘来得时候蒙着脸,这些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越有钱越有势力的人越怕别人知道他们私底下做的安脏交易,便随他去了。他给我们一个很奇怪的任务,去西沙的一个海底找寻一个古墓并且为他们带出一个东西。”我听到这里有些惊奇就问到:“你们去了西沙沉船墓?要你们找什么.” 男人点了点头接续说道:“恩,我们的目标是一个铜器,形体是一只鱼的样子。”阿宁插话到:“蛇眉铜鱼!?”男人狠狠地抽了口烟:“他们也是这么叫,我们只用了三天就完成了任务。在那个墓室里找到了三只他们要的那种鱼。”我心里暗自一惊,原来之前他们得到的其他铜鱼和闷油瓶之后在其他地方收集的那些,所有信息的源头在这呢,使我们遗漏了,当时只在那个沉船墓里发现了一跳。男人看我在思考停止了,我急忙收回思绪示意他接着讲下去。男人说道:“可是在那个墓室里我们遇到了一种怪物的袭击,全部都是些变异了得女人。我们损失了一个兄弟,之后我便把她得透露带了出来准备祭奠我的弟兄。可是没有想到当天晚上,我把所有战利品带回了我家人住得地方,那个地方十分隐秘,我们一般完成任务都把东西藏在那里,怕有人不给我们结清余款。可是噩梦就这样开始了,我和我的家人身上因为那个女妖怪的头颅出现了奇怪的变化,也就是你们嘴里说的禁婆化。我当时极其的愤怒,以为自己死定了,我干这行早就吧生死置之度外,可是没想到却连累了我的家人。我找到那个人之后,那个人竟然告诉我,我们感染上了一种病毒,这种病毒唯一的接触办法就是三年之后到达这个古墓,取出古墓里的那种奇怪东西才能制止我们的病毒。”说完指了指我手里的背包。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