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我说从背包里拿出那个“心脏”问道:“这个?”男人点了点头:“他们给了我们一张地图我们从一边沼泽通过河道到达了这里,才开始的时候随着那河道的急速漂流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可是在这里我看到了无数的那种女妖怪,我便肯定我们走对了。”我有些激动起来急忙问道:“然后呢?”男人脸色有些难堪看起来十分虚弱,我走进一看那些黑色斑点和青黑色皮肤已经遍布全了身,我有些不解,怎么可能这么迅速的开始禁婆化,我们不在那个通道里啊。难道这个“心脏”根本不是什么解药,而是这种病毒的根源。我把想法向那男人一说,男人微笑的点了点头:“他们欺骗了我,现在什么都晚了,所有杀戮都是我做下来的,我一人承当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家人。”说完有些激动起来,我急忙上前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示意他冷静开口道:“你放心,我一定尽力救你的家人。”男人向我站了起来认认真真的敬了个礼,我知道对于他们这种人,对别人敬礼表示的是至高无上的尊敬,随即我严肃的点了点头。
男人接着说道:“我们进来的目标之后一个,找到祭台入口和我们的上线接头,并且帮他带出这个东西然后等候最终使命,而且杀死一个叫做无邪的人。”说完看了看我,我一脸茫然问道:“杀我?为什么?”男人摆了摆手开始剧烈咳嗽,我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就像叫他休息一下,可是男人却止住了我抬头说道:“我说过要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在说完之前我不会死的,希望你们也能遵守承诺。”我只要点了点头拿开手让他接着说下去。男人又咳嗽了几声接着说道:“我们进去之后就遭遇了一只巨大的怪鸟,当时我们不知道你们的位置怕打草惊蛇于是装上消音器和榴弹缓震装置干掉了那只巨鸟,巨鸟生命力极强要不是我们活力充足,我们可能早就死在了那里。”我心说原来如此,怪不得没听见什么响动,原来最终目标是我啊。男人接着说道:“后来,我们朝地道直接进入了最下层的那个青铜房间见到了我的上线,他吧这个东西交给我之后叫我马上离开,然后告诉我们你也进入青铜房间,叫我在通过地道出去然后毁掉这里的一切。于是我们开始到处安放炸药,之后又回到祭坛准备和我的上线接头之后离开这里,并且找到你,然后。。”男人停住了,我微微的笑了笑:“然后杀了我是么?”男人点了点头。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我这不好好活着吗?你接着说,文锦却止住了我的话对那个男人问道:“你说你们在第二层的时候射杀了巨鸟,可是为什么我们进去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巨鸟的尸体?”。”这个时候男人刚想开口却忽然站了起来剧烈的咳嗽起来,大口大口的淤血从嘴巴和鼻腔里喷了出来,我急忙上前扶住他,他朝我摆了摆手接着说道,男人已经非常虚弱了意识也不是很清楚说的话也是一字一顿的开口到:“之后你们就在青铜阶梯那里看到了我们的遭遇,至于为什么我们能穿梭在几层青铜房间里速度却比你们快,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发现那条直上直下的地道。”说完最后一个字,男人就跪坐在地上,低下头大口大口的开始呕吐鲜血,之后就倒在了地上再也直不起身子。我走了过去,低下身拉住男人的手低声的说道:“放心,你告诉我们的消息十分重要,你得家人就交给我们吧。”男人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把嘴凑到我的嘴边说道:“谢谢你,这个消息算我送你的,我也是偶然得知,他们要杀你的原因,为什么说你是这一切的关键我想也是因为这个。”我急忙点头,男人刚想开头可是淤血已经寑满了他的嘴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我有些焦急,却见他用手指在地上用力的划着什么,我看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是在用地上锋利的石头割破自己手腕的大动脉,好让自己涌上来的淤血慢慢的降下去,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情景,血想泉涌一样的喷出,看到这里我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救他的家人,果然片刻之后男人嘴里不断涌出得鲜血开始少了起来。男人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涨了几次嘴都没发出声音,最后终于努力的对着我的耳朵吐出了一句话:“你的血液是这种病毒唯一的抗体,除了你还有。。。”可是话到这里却停了,我急忙问道:“还有什么?”可是我抬头一看那男人再也一动不动了。我试了试鼻息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解脱,有些释然又有些自嘲,我像疯了一样的开始大笑,我不知道我在笑什么,嘲笑我注定不可改变的命运还是那之后巨大的阴谋,我实在是不知道,也不想弄清楚。文锦和阿宁看我奇怪的举动都以为我中邪了,急忙上来拉我。我摆了摆手表示没事就向文锦和阿宁说了那个男人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听完阿宁和文锦是彻底的震惊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张着嘴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有些难以置信。
最后文锦最先冷静了下来:“这些其实我们早就该想到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他。”说完指了指男人的尸体,我这才意识过来,男人以这种速度的话只要几分钟就会变成完完全全的禁婆的。想完我站起身来,朝那个男人走了过去鞠了个躬:“兄弟,一路走好。”说完抬手举起匕首准备了解男人最后的痛苦。正在这个时候男人的背包传来一整悦耳的音乐,我愣了很久我才意识到那竟然是手机铃声,我走过去拉开一开发现果然有一天电话,上面有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很简短:“行动顺利与否.”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被自己的想法都吓了一跳,片刻之后我才决定下来或许我可以通过这个拉出幕后最大的黑手,想完我就开始思考着要怎么回复这条短信。。。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努力抑制住自己心里的惊慌,额头上已经全是汗了,我不得不开始想着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号码因该做过了处理,我试着回拨过去可是电话提示操作错误。我努力回想着之前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生怕落下一丝细节被对方察觉到,我忽然有种很奇怪的错觉,我似乎又回到了10年前三叔的那个房间与地下室里的人无声的博弈着。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背后一阵嘶哑的嚎叫,我才意识到事情不妙,我因为被电话的事情打扰没有注意那个男人的变化,此时他已经完完全全的禁婆化了,我当下急忙回头看向文锦和阿宁,她们也有些措手不及,没办法只好在聚在一起再想办法,此时那个男人身体开始慢慢膨胀起来,本来身材就很魁梧的他,此时已经被撑的像个打球,我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寒意。文锦更是满头大汗,只差一点点自己也变成那个样子了,想着文锦开始有些轻微的颤抖起来。看来禁婆化的阴影在她心里根深蒂固的埋下了恐惧的种子。
片刻之后膨胀急剧减退,那男人的七窍开始迅速的蔓延出那种诡异的红烟,随着烟雾的散去男人的身体慢慢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只是肚子好像聚集了最多的那种红烟被撑的快要破开来了,随之而来的是男人呢痛苦的尖叫很可以勉强的分辨有男人本身的音声掺杂其中,可是大部分都被那种嘶哑的尖叫给掩盖了,男人拼命捂住头在地上打滚,我惊奇的看见他的指缝之间有无数的头发蔓延了出来,速度极快好像瀑布一样,汹涌而出。几秒钟之后男人停止了那种像老猫一样的咆哮,抬起头用阴冷的眼神看着我们,脸色的皮肤彻底呈现除了黑色,此刻的他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为了一只禁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文锦急忙去三叔身边拿起工兵铲走过来摇头说道:“之前泥石流的遭遇之后,我们所能用的武器只有这个了,其他全部留在那个拗口来不及等走,还有一把匕首让你店里的伙计带着下山求救去了。”我听完阴沉的点了点头,眼前问题有些棘手,虽然我们三个人都是在粽子堆里摸爬滚打过来的,什么阵势没有见过,闷油瓶和胖子三叔都受了重伤此时已经没有可能再站起身来了,我也不能什么都靠两个女人的保护,这让我大老爷们的脸往哪挂,可是眼前只用一把工兵铲就想在这种广阔的环境里对付眼前的这只禁婆我也没有多少把握。
没等我想完,禁婆一进扑了上来,看得出那个男人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嘶吼着手舞足蹈的就冲了过来。看来这种病毒还可以摧毁人类的大脑神经系统,可以破坏我们的思考能力,变得原始,兽性,杀戮。文锦拿起工兵铲就要上前,被我一把拉住我摇了摇头抢过工兵铲跟用嘴撸了撸她们的身后,意识是要她们保护好受伤的闷油瓶和胖子三叔,然后便冲了过去。看得出文锦有些担心,可是她“小心”两个字才说出口我就已经和那只禁婆扭打在了一起。
我抬手就朝那禁婆的肩膀处劈了下去,不知是因为我双臂有伤使不出全力还是顾及眼前的禁婆是那个男人变化的,工兵铲还没碰到禁婆的身子就被他一把抓住了,那长长的指甲也不知道什么长了出来,深深嵌入我的肉里,之前的伤口又被划开了,疼的我只咧嘴。我急忙用力就是一踢,才算解脱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禁婆的双手已经沾满了我双手的鲜血,显得极其兴奋,可是片刻之后那只禁婆忽然双手环抱起来,在地上低头低吼,然后开始慢慢的朝后退去。我看的有些奇怪,就在这个时候我心中一个激灵,难道是我的血?他害怕我的血?想玩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看了看双手的血液索性丢掉了工兵铲,几个跨步冲了过去一个纵身就跃了过去,那禁破转身就想逃。可是才刚转身就被我扑到在地,我刚想用手上血流不止的地方去击打禁婆的脸部,那禁婆却忽然抽动了几下就死了。禁婆的那种黑色血液从沾有我血液的地方渗透了出来,皮肤上裂开了几个很大的口子,可以清楚的看见我的红色血液在那些黑漆漆的血液和筋脉肿迅速传动,片刻就传遍了禁婆的全身,好像我的血液极具腐蚀性和穿透力。
我心说他娘的,不会吧,这么一小点就解决了?我脑子有些混乱,要是之前知道这个秘密我们在青铜阶梯那里也许就不会这么狼狈,险些全部送命。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阿宁和文锦也看的目瞪口呆,我忽然有种飘然的感觉。他娘的,老子的血绝对可以和小哥的宝血决一雌雄啊。我站了起来,还是有些飘乎,此时我突然发现眼前的这种禁婆身体出现了一些异常,发出了兹兹的声音,我有些奇怪凑近一看,竟然发现这种禁婆开始全是溃烂,胸口部位内脏和骨骼已经完全的显现出来一清二楚,混合着那种黑色的血液让我恶心难挡,我便开始俯身呕吐起来,可是由于很久没有进食了我根本如不出任何东西全是胃里的酸水,我顿时觉得更加恶心狂吐不止。文锦和阿宁过来扶我,我摆了摆手继续吐着,过了很久才停止下来,我感觉我的五脏六腑全部都要被倾吐出来了。而此时的那只禁婆尸体已经被我的血液腐蚀的只剩下少许内脏和躯干,只有头部好算保持完整。我这才意识过来,捂住鼻子冲了过去抱起那禁婆的头颅跑了回来,阿宁他们问我干什么,我用力的止住呕吐也不敢看手里的头颅随口就说句:“没什么,别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几分钟之后,之前禁婆倒地的位置上除了一些破碎的衣物就只剩下一摊黑水了。
我找了个地方挖了个深坑,把那男人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的头颅埋了起来,坑很深,第一是怕病毒扩散,第二也是怕被其他人发现,我想为那男人立个碑,可是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竟然根本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想了很久我才用石头在我们砍伐做出的墓碑上刻画下了一首诗题——人亦有言,松竹有林,及余臭味,异苔同岑。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问道:“他娘的这是什么意思?”我转身一看是胖子,我急忙起身查看胖子的伤情恢复的很不错,我才放心下来,见胖子不懂我有心卖弄:“哎哟,也有你胖爷不知道的事情,这首诗是用来形容志同道合的朋友的。”胖子憋了别嘴:“老子是干倒斗,倒腾古玩,可是没有人规定就要学习古诗啊。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一肚子没用的穷酸墨水?”我看着胖子摇头苦笑,看来他是真的急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又是一阵悦耳的音乐,我的神经马上蹦到了极限。。。。自顾自的说了句:“他娘的又有短信进来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听说有短信兴致勃勃的问道:“怎么,小花来了?快叫他过来让洒家抱抱。”听完胖子的话我就明白过来,胖子也是才苏醒过来的对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我吧所有细节复述给胖子听,也吧我的想法说了出来。胖子听完点了点说道:“这还想什么?绝对要找出这个末后黑手,他娘的,要是让老子知道谁下了这么多圈套让我跳,我一定活剥了他的皮。”看到胖子的活跃我开始有些安静下来,心里很是高兴就说道:“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要怎么扮演好角色,别被他发现。”胖子点了点头就示意我去看手机,文锦和阿宁也表示没有任何异议。
我打开手机上面果然还是那个屏蔽了的未知号码,从内容看得出来发信息的情绪已经有些波动了。“遇到了什么情况,为什么我们所有联系都中断了,速速回信。”
我那手机给胖子和阿宁他们看,我们想了很久决定先稳住对方的情绪于是我回信写到:“青铜门因为爆炸造成坍塌,形成小型泥石流,摧毁了所有入口。东西已经到手。”我不敢写的太多怕暴露了身份,不知道对方和那个男人之前的联络是以什么样的口吻进行,我心里有些急躁不安起来。过了很久手机再没有动静,我开始焦急起来,便开始回忆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纰漏。阿宁他们走过来拍了拍我:“先升火吧,这里昼夜温差巨大,天色晚了。手机的事情待会再说。”我想着也没有其他法子只好点头同意,我想询问三叔的意见,可是三叔已经再次混混的睡了过去我决定先不打扰三叔再看看情况而定,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我急忙走过去一看,内容依旧十分简短“吴家后人死了么?”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愣了几秒之后就觉得有戏。他最起码没有怀疑我的身份,杀死我这个使命因该是直接交给雇佣军做的,其他人文锦,阿宁,洞穴里的那几个人还有张老头因该都不知道这个任务。从他们在洞穴里对我动手就可想而知他们并没有接到这种任务,只是取出那个病毒根源而已,不然早就可以动手了。可是想到这里我有些迷茫,可是如果我的血真的那么神,他们为什么不在前面10年之间的任何一个时候杀死我,我是绝对察觉不到的。我想的愣神胖子拍了拍我:“唉,你梦游呢?”我看了看手机有想了一会也不再说什么,就开始琢磨怎么回复这条短信。
考虑了很久我们还是决定把稳一些,因为不知道现在周围的情况万一他们有人监视发现我们逃了出啦,这戏就演不下去了。我思考了很久就决定既然两边都摸不透情况的话我们就走中间,来个不明不白,想完我立刻拿起手机编写到:“途中没有和吴家后人相遇,炸药被错误引爆,我们来不及寻找,又拿到了东西只好先撤出来。青铜门内以全部坍塌,吴家后人九死一生。我的家人情况怎么样?”编写完之后我看了很多遍确定没什么漏洞之后才按了发送键,之后一句是我特意加上去的,因为我相信将死之人其言也善。所以那个男人因该没有骗我,他是因为家人才那么卖力。果不其然这条短信发过去之后,对方显然对我降低了防备之心。短信很快就传送回来:“不可大意,确保东西安全,我们确定交货地点之后马上与你联系,你的家人都很好,安然无恙。”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等待,可是过了很久手机也再没有任何响动,无奈之下我之后起身帮着大家整理我们的宿营地。火很快的升了起来,文锦走到三叔旁边静静的坐着,很小心生怕吵醒了三叔。胖子和阿宁围坐在一起说着些什么,阿宁笑的合不拢嘴,看来胖子又开始发挥他的调皮话功力了,我摇头苦笑,这两个人之前还是大冤家现在却一副安逸万千的景象。其实也不奇怪,我们从之前的那么多经历中好不容易挣脱了出来,现在才算是勉强可以不顾虑自己有性命之忧了。人只要从一种极其危险的环境下一起逃脱出来,情绪都会好起来,更好交流更好相处。现在虽然我还是有很多困惑,可是我清楚的可以感受到来自内心的平静。不需要担心黑暗里忽然冒出的禁婆,没有怪蛇,没有巨鸟,身边躺着的只有睡觉都在装酷的闷油瓶,想着心里一阵莫名的惬意。
慢慢的我躺下身侧头看了看闷油瓶,努力掏空脑子里的所有思绪,不知不觉中我就睡了过去,模糊的意识里好像感觉到文锦过来给我盖衣服,我实在太累,模糊的点了点头算是感谢,之后又睡了过去。
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是因为我听见胖子在高吼着什么,声音很大,让我一阵烦躁。我起身就骂:“你吗的。大清早的,你就不能让人多睡会?”胖子看了看低声哼了一声说道:“睡个P,咱门可以走了。”我起身走过去就看到远处的山道上出现了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领头的人已经看得清楚是王盟。我也开始激动起来,转身就想让闷油瓶醒过来,可是转过身之后我却楞了,我身边哪有闷油瓶的身影。我急忙起身寻找就见,闷油瓶和三叔被文锦和阿宁搀扶着站在远处抽着烟看着我,我这才意识到我是最后一个才醒过来的,还对胖子大吼大叫,脸上有些挂不住笑嘻嘻的走过去对胖子支吾到:“咳咳。。那小子动作还挺麻利啊。”胖子也不理我,王盟他们虽然已经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可是上路陡峭加上泥石流的破坏,用了几个小时才算是到了我们跟前。王盟见我醒过来,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跑过来:“三。。三爷,你没事了?”我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慌什么,我还死不了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王盟的面前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气势,我也说不清楚那到底是怎么一个感觉。王盟身后站着的人我几乎都认识,大部分都是我们盘口的人见了我一个个裂开嘴笑着和我打招呼,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其余的队伍里就是医生,还有些长白山下农村里的农民,最他娘的扯淡的是还有几个人抬着急救床的。我一看之下就有点摸不着头脑就问王盟:“你小子是怎么回事,弟兄们和医生我想的过去,这农民什么的算是帮我们拿东西的,那些个抬急求床的是唱的哪出。”王盟有些欲言又止,我接着道:“问你话呢。”王盟为难了很久说道:“这些都是,胖哥吩咐的。”我“啊”了一声看向胖子,胖子乐呵呵的看了看我也不理会我径直走过去睡在一张急求床上就对旁边的两个人说道:“起轿!”看的王盟和下面盘口的人一阵哄笑,我白了王盟一眼就说到:“回去再和你算账,这么多人拿得多少钱啊,你听那胖孙子的还是我的。”王盟想了很久对我说道:“胖哥和您的我都听。”听完我肺都气炸了,也不和王盟计较,就早医生跟前和他们商量着检查我们的伤势。忽然闷油瓶走了过来拍了拍我说了句:“医生的事不急,回去再说。”说完闷油瓶竟然自顾自的走到胖子身后的那张急救床上坐了下去,我看的目瞪口呆,这小子他娘的什么时候学会享清福了。还没等我放映过来三叔和文锦以及阿宁都上了急求床,留我一个人愣愣站在原地。我有些没晃过神来,鬼使神差的也不说话默默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急求床上看着两边抬急救床的人说道:“看什么看,走,下山!”两人急忙点了点头。
现在我手底下的盘口几乎大换水过,来的人也都是些新盘口里的头目,老一辈的都在杭州享福,所以也没人认得出三叔,三叔倒也所得其乐,和文锦小声的交谈着什么。看着三叔的样子我有些开心,三叔放下的不仅仅是一个盘口而是三叔的一个信念,而改变三叔一生追求的竟然是文锦。临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垮塌的拗口,心里思绪万千,沉默了很久才对着长白山伟岸的长长山躯低头小说的说了句:“你背负了太多的秘密,现在也算天意,就让这一切在这里停止吧。”一路上我的手里一直紧紧握着手机,手机还是没有响过,王盟一直紧紧的跟在我的身边,一语不发的走着。
忽然我想起了什么就让抬急救床的人快步追上了前面的闷油瓶,我就问:“你为什么要我藏起那个背包?”闷油瓶看了看我说了句:“我早就知道。”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原来闷油瓶在对付把风那个人的时候就知道青铜门里还有一只雇佣军队伍,但是也不和我们细说,一是怕我们担心二是消息不敢肯定,所以闷油瓶一路上提醒我们要多注意,然后自己一个人默默观察周围的情况,直到在祭台见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说我们晚了没时间了,之后我们在祭台利用我的血不知道什么原因,引出了怪蛇,然而祭台的平台上什么都没有。从那个时候闷油瓶就开始笃定东西一定被那只雇佣军带走了,之后就遇到了青铜阶梯的一幕,闷油瓶留意雇佣军和禁破战斗很久并不是因为他顾虑对方的实力,而是在观察他们到底要保护什么东西,没明显最后闷油瓶察觉到了,他们拼命护住的是那个背包。
听闷油瓶和我断断续续的解释完之后我才意识到,我们也算运气好,误打误撞的使这个所谓的“终极”来到了我们的手里。想完我又招呼王盟拿过背包仔细研究了一番那个“心脏”。一看之下我就用种窒息的感觉。那个“心脏”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它好像张大了!
我抑制住心里的恐慌确认了几次,就知道我没看错,这东西的确在成长。所有的一切都在发给我短信的人手里掌握着,我唯一的出路只有想办法找出那个人,再问清楚一切。可是我有些奇怪,现在背包里的这个所谓病毒源头并不能是人感染产生禁婆化,只是可以急剧的加速那种变化而已。看来除了这个东西还需要其他的一些东西才能催化病毒,他们要这“心脏”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说现在才是一切的关键,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我思考了很久总结出两种可能性第一他们的计划需要我手中的“心脏”第二他们暗中的计划其实埋伏的更深,使我们所不能知晓的。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们用了一个星期才从长白山回到了杭州,一路上倒是没有再起什么波澜。我回到杭州马上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拉着一行人直接奔到三叔家里。只是有两个问题让我很棘手,那个心脏到现在已经张的有一张自行车那么大了,表面的红色烟雾已经是呈现喷发状态。我费劲周折才算勉强掩人耳目的抬回了三叔的家里,二是那个手机到现在还会没有再响过。我告诉王盟让他封锁我回来的消息,所有知道我回来消息的人只要多半句嘴就直接废了,王盟点了点头急忙转身跑出院子办事去了。听完我和王盟的话胖子有些奇怪:“你要封锁消息那么我们这么大张旗鼓的住进你三爷家,就不会比人发现?”我摇了摇头笑道:“放心吧,周围的全是鬼屋。没人住的。 ”胖子半信半疑的跟了进来。
三叔再次回到这里神情有些恍惚,我也不打扰三叔,十多年了,三叔都呆在那个黑暗的空间里,现在忽然回家了,可能自己都不相信吧。我打了个电话给小花,详细的说了一边我们的经历,小花也被惊得的沉默了很久说了句:“等我。我现在朝你那赶过来。”说完就撂下了电话,我起身走了出去,拉着胖子让他解释解释急救床的事情,三叔和文锦看着我们摇了摇头,阿宁独自一个人在外面的花园里发呆,其实我也挺理解阿宁的,整整在一个屋子里度过了九年,必然回队房子类似的建筑没有任何好感,到现在还没疯我已经万幸了。闷油瓶在参观三叔家里的古玩字画,显的倒是悠然自得。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悦耳的音乐声传了过来,一瞬间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部手机上。瞬间我们才都意识过来,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