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我理了理思绪,心道胖子真是心思缜密关键时刻能想到这些,我不经开始佩服胖子。我问道:“他们都再这,也就是说这里也有玉陨?他们在等待长生?”胖子沉默了一会脸色突变认真的对我说:“接下来都是我得推测准不准我也不敢打包票,但要是这样所有事情都说得通了,小哥和我们的十年之约,阴兵,终极!”

我是真的急了,我有种感觉在这个地方是我第一次距离真相最近的地方。我手心都开始冒汗了,对胖子说:“你TM快说啊,你是诚心想吧我急死是不是。”胖子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么多禁婆出现在这,也就说明这里存在玉陨,可是这里的玉陨不知道说明原因没有解除他们的禁婆化,可能玉陨那东西也会东眠吧。反正这个问题上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他们没有得到重生还是继续着这样的禁婆化。而阴兵的出现其实只是为了打开那道青铜巨门,为了让它们长生完全之后出去!”胖子很快抽完了一只烟,接着点上第二只说道:“然后这次的阴兵队伍里却出现了以前从未出现的西王母,也就是说这次的时机到了他们可能可长生完成,于是西王母也来了,他们。。。。。他们在等待重生!小哥和我们的十年之约是小哥早就知道现在才是正在的时机所在,现在才是终极的时间!所以他顶替你守护这个秘密10年。因为他可能认为你没有这实力也不想让你有危险总之他先进来摸清里面的情况并且和我们约定十年之约,他是要我们一起阻止这场浩劫?还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总之我得猜测对不对见到小哥一切都明了了。”

听完胖子的话,我感觉这气氛有点搞笑,又有点诡异,我们从大老远赶到这里,确实是为找到闷油瓶,可是无意间也找到了重要的线索,但是因为闷油瓶一个似有似无的警告和与我们的约定,我脑子变得极其的混乱又忽然极其清醒。我知道胖子不是一个胡乱假设的人,如果是胡乱猜测他会随口说出来不会经过那么多思考。我拍了拍胖子,对他笑了笑:“我们找到闷油瓶不就清楚了么,对吗?”胖子也放松了下身子对我从容一笑,然后忽然起身对这面前的黑暗和对面那巨大的拱门大声叫道:“闷子兄弟,你可躲好了,胖爷我和无邪同志这就来逮(Dei)你了”洞穴内传来了胖子的无数回声,这一刻我忽然觉得无比轻松甚至想放声大笑。心一横,心说前面就算是又几大筐的千年粽子王我也要踏过去,我们的小哥在前面。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察觉到了什么,我立刻转身问胖子:“哎,我说拿老头呢?”胖子一愣:“进了洞穴之后我们就被这些玩意吸引了,不记得他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急了起来,马上起身开始寻找,我和胖子几乎吧周围仔细的找了三边又重新走了变来得通道,可是就不见不到老头的人影。过了一会我和胖子都冷静了下来,我了下来,皱起来眉头道:“他娘的,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你还说你怎么怎么滴,看把,刚才只剩害怕了,连人什么时候不见了都不知道”胖子一听也火了:“你还说老子,刚才你不也只剩尿裤子了吗?再说刚才我那不是害怕,是激动,没看我两只脚抖动着在跳舞吗?”我正喝水呢,听完一口水就喷了出来。刚才转身继续骂就听身后传出“嘿嘿”的一声诡笑。

我寻声望去看到老头蜷缩成一团的淹没在我们头顶的黑暗中,胖子火了:“老狗曰的,给老子下来在上面做什么?”老头身体一伸展从岩石上落下,淡淡的笑了笑:“跟我来把。”我觉得奇怪这老头去上面干什么。胖子是个火脾气当下就骂开了:“走,走去哪跟你走,你神出鬼没的想吓死胖爷啊。”说着我们已经到了青铜巨桥的桥身下,我看到桥的左右两侧给雕刻这一栋小楼房高的雕像,一个是刚才青铜门外看到的巨鸟另一只是只叫不上名字的怪蛇。胖子对眼前的景象叹为观止“马的,这个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你说会不会是天外来物啊?”我第一次对胖子不着调的理解有种同感,我实在想不到当时的文明程度是怎么做到的,就算是现在要完成这样大得工作除非得世界前三大财团**才做的到。走上桥面我有种错觉,觉得我走在一条同外外星的道路上,桥面也有雕文是些密密麻麻的图案,不知道是文字还是什么。这让我想到了桥下两边的那些禁婆,于是我赶忙转移开视线。老头走得倒是很干脆像是这是回他家的路一样。转眼我们已经到了巨大拱门的面前。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向里望去,我本以为拱门里面又是一个什么让我震惊的场景或者巨大的建筑群。可是什么也没有,我看到的是一个宽阔的祭台,祭台有篮球场那么大,祭台上面装饰极其简单。看不出什么玄机。向祭台看去我看到一个呈椭圆形的黑白相间的石头,石头上弥补着碗口大小的洞。石头有两个人那么高一面大落地窗那么宽。绕过石头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胖子也差点跌倒,拉着我得手直哆嗦:“他娘的见鬼了,这娘们怎么在这”我虽然只是看到了背影但是我一眼就认出她是陈文锦!文锦听到说话声转过身来看了我们一眼起身走开了,进入了一个岔口。我一看之下真是文锦。我当下就昏头了,这算怎么回事见到我们一声不吭就走。于是我对胖子嚷嚷“ 走,过去看看她搞什么鬼。”胖子那着工兵铲护在我前面,这种野兽与美女的事情他是最乐意的。胖子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前去,可是才转进文锦走进的岔口,胖子丢下工兵铲就跑过来拉起我就跑嘴里一直念叨这:“他 娘 的,这次真见鬼了。”

胖子力气极大,我被他拖着一下没把握住平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疼得我直裂牙。我转身问:“跑什么,你看到什么?至于么你。”胖子好像也回过了神对我说:“ 你。。你。。你丫的自己去看把。”我心说这死胖子又搞什么鬼。我起身快步走过去,转过岔口我顿时呆住了。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当时的感受,好像是被遥控器遥控的机器人,我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在想这什么。
岔口之后是个人工开凿出来的小石室,三叔整盘坐在石桌子上淡淡的看着我,一言不发,文锦就站在三叔的旁边。我经过片刻的思想空白之后一股火从脚底升起,大骂着就冲了过去:“你怎么在这,你他娘的就这样吧我推在风口浪尖上,我哪懂你那什么黑道文化,我TM得到底是不是你侄子。”我拉起三叔的领子,拳头就准备揍下去。我见到三叔实在突然我把心中积蓄多年的恨全部用吼得吼了出来。三叔只是淡淡把我得手拿开,三叔劲道奇特,握住我得手我的手竟然使不出一点力气。被三叔这么一握我变的清新了下来,情绪也冷静了下来。招呼胖子进来我白了三叔一眼开口到:“您这几年都去哪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叔看了看文锦一眼,眼里满是柔情,转身对我说:“别急,先见见他吧,我知道你们都挺想他的。”说完起身让开了,我一眼就看到了做在三叔身后默默看着我得闷油瓶!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三叔文锦还有闷油瓶我忽然有点不知所措。胖子看到闷油瓶,眼泪都快出来了冲上去拉起闷油瓶就是一阵狂亲,嘴里说道:“我亲爱的敬爱的小哥,你还活着太好了,胖也我还担心你喂了粽子么?看来沉默之人必有牛B之处啊。”我本以为胖子会被闷油瓶一个过肩摔摔得满地找牙,可是闷油瓶却出乎意料的没人任何动作眼神中似乎还有一些喜悦。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心说要无我也上去狂吻一出试试?闷油瓶站了起来,什么都没说。把身上的背包放了下来,我看的出来他们这10年处境并不安逸。闷油瓶的背包上到处是口子只是勉强可以装东西,三叔身上也多出了许多伤口,有些事许久前留下的,现在几经退却的只剩一条印记。闷油瓶走过来站在我身边仔细的观察我,我有些奇怪站起身和他对视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敢看他的眼睛。

我小心的问:“怎么了?”闷油瓶还是在观察我一言不发,我又问:“你过的好吗?”我忽然我觉得我有点语无伦次。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也不想说什么,我看到他四肢健全的站在我面前,心中一阵激动,任凭闷油瓶的眼神在我得身上游走。闷油瓶这个时候忽然想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自言自语到:“没有伤口,很健康。”完了有以同样的眼光去观察胖子,在他观察胖子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到他的余光一直注视着我。我说:“不要看那头猪,没有个几千年的道行是伤不了他的?”胖子也不理我,盯闷油瓶:“我说小哥,我想问你几个问题,说多了你可别打我。”闷油瓶不做声。胖子接着说到:“哎,你说你啊我怎么觉得你不是正常人,三爷这有文锦也就算了,你说你一直一个人,这个。。。这个。。。生理问题怎么解决啊?你不会是。。。”说完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对我抛个媚眼说:“天真无邪同志,我说的你听的懂吗?”我开头就骂:“你他娘的那些黄色细胞最好烂在肚子里,我可没功夫研究。”这个时候闷油瓶检查完胖子朝我走来冷冷得说道:“脱衣服。”我“啊”了一声。脑子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虽然极不情愿但是还是照着做了,接着小哥转头对胖子:“还有你,也脱。”我心说哇靠不是吧,那死胖子也脱?胖子一脸淫笑得走过来,高高兴兴的开始脱衣服嘴里还唱着不知道用什么歌曲改编的歌词:“我爱倒斗,皮肤好好~我脱脱我脱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再这样的情景之下心情居然也好了起来。文锦害羞的回避开了,三叔还是挂着淡淡的微笑看着我们。脱完衣服,闷油瓶开始往我们身上擦一种粘糊糊的白色粘稠物。有点像浆糊,我抓了一把放倒鼻子前闻了闻,也没有什么味道。我奇怪的问道:“这是什么?”闷油瓶继续擦着:“擦上着东西,它看不到。”我就更奇怪了,我本以为我们见到闷油瓶要最起码的聊几句,就算闷油瓶平时沉默不语。胖子在一定有很多废话要说,可是才见面就做这样奇怪的事情实在使我不知所措。我觉着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是谁?”

闷油瓶刚想开口就听岔口外的老头大叫起来:“不行,还是慢了,它发现了,快躲起来。”闷油瓶一听脸色一变拉起我和胖子就向石室的一个角落冲过去,我了解闷油瓶,这种表情只在他脸上出现过两次,第一次是文锦进玉陨的时候第二次是锦青铜门看到我们的时候。我心说糟糕,不妙啊。胖子也知道情况不对也不再嬉皮笑脸拣起地上的衣服就跟了上来。只见文锦和三叔在角落的石堆下拿出一把折断的云梯,搭在石壁上就叫我们快上。我这才发现这个石室的顶砸得异常的高,在石室的顶部有个新开凿出来得平台。正愣神呢,闷油瓶忽然对我说:“看什么,快上去。”我来不及多想,噔噔两下就纵上了云梯,胖子看的眼呆:“你他奶奶的什么时候有这身手”连闷油瓶和三叔脸上也是一呆。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怎么上来的看来身手这多想是需要磨练的。接着,胖子很快的也跟了上来,胖子身手本来就比我好,一会儿已经到了我的旁边。地下的人也陆陆续续爬上了我所在的这个平台。

就听三叔对下面的老头伸出手叫道:“张老头,快上来”我心里一紧,这个人也姓张?一种不祥的预告萦绕在我的心中。只见张老头没借助云梯噔这墙壁“啪啪”两声就倒了我们的身边,看来胖子眼光果然毒,这老头的身手不在闷油瓶之下啊。文锦快速的收起了云梯,对我们做出一个静声的手势。我发现文锦的禁婆化好像停止了变的皮肤白皙,像新长出来的一样,甚至看不出以前留下的伤痕。我斜眼看到文锦的手和三叔的手紧紧拉在一起,这也是我更加笃定我身边的是三叔,而三叔家地下室的人就是谢连环。我看了看身边的闷油瓶,忽然一阵放松。一点都没有紧张的感觉。我的潜意识里一直认为没有什么是可以打到我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就像二次元方程式是无解的。忽然胖子脸色一变朝门口方向大叫:“那他娘的是什么东西!?”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我把对话分段了希望大家理解。
第三章 闷油瓶的终极 我循声望去头上冷汗就开始往外冒了,只见那是一只类似四脚蛇的怪物,体积比四脚蛇大上了好几倍,我第一个念头就是鳄鱼。
朝闷油瓶问道:“这里怎么会有鳄鱼,鳄鱼能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么?没有光线也不潮湿,还有它吃什么?”
闷油瓶朝我望了一眼似乎欲言又止:“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闷油瓶话音未落就听旁边的胖子发出“咕噜”的一声,那是人在极端恐惧的时候吞口水的声音。我打趣道:“你不会连鳄鱼也怕吧。”
胖子一脸惧色也不说话伸手就把我的头扭向了那东西,我还低声笑着,可是再看到接下来的情景我几乎吓的要尿裤子。这怪物爬进了石室关系亮了起来,我才看清楚了它的样子。原来这只像鳄鱼一样的怪物根本不是TM的什么动物,是个人啊!他娘的,这个人的四肢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弯曲着,爬在地上以爬行动物的方式移动,我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人的手指与脚趾已经变的极度夸张的向后扭曲着。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损的看不出样子。头部被一团黑漆漆的头发遮挡住,看不清面目。最让我恐惧的是,他得下体部位长出了长长的像蛇一样的尾巴,十分粗壮,和他得身体极度的不协调。 我开始浑身不舒服起来,拉住胖子就问:“这他娘的又是什么怪物,你见过吗?”
胖子看来惊恐未消:“老子又不是海尔兄弟,你当我是十万个为什么啊,我他娘的怎么知道”胖子明显已经语无伦次了。我把头转向闷油瓶和三叔以求助的眼神看着他们。

闷油瓶看着我忽然笑了起来:“没事,着家伙不会爬墙。”语气轻得几乎是飘进我的耳朵。听了闷油瓶的话我的紧张消除了一大半,胖子听完,眼睛一古轻声道:“ 它上不来啊,你早说啊。”于是以一个鲤鱼打挺的姿势瞬间从人群中站了起来对那“人”骂道:“他奶奶的,吓你胖爷一大跳,原来你不会爬墙啊,来吧胖爷在这等着你呢。”
那“人”也听见了动静,抬头四处张望。在他抬头的一瞬间我意识到,着家伙是个瞎子,因为他得眼眶里早已经没了什么眼珠子,两个空旷的眼眶随着头四处转动着。胖子抓起一块石头就朝那东西砸了过去,在石块马上就要命中他得面门的时候,他忽然以一个难以置信的角度瞬间躲开了,我和胖子吃了一惊。看来这家伙虽然是个瞎子可是听声辩位的功夫倒是一绝啊。胖子见攻击不奏效,气急败坏的马上又捡起一块更大的石头。我心说好家伙着一下那“人”还不被砸成肉酱啊。可是我忽然听到身后那“人”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声音。我马上意识到那是骨骼之间摩擦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那“人”竟然还没完全退化,以两只脚站立了起来,然后慢慢蹲下,我定定看着忽见三叔一把拉住胖子大叫:“你不要命啦。”三叔刚说完。
我忽然有种极度不详的感觉,转头看向那个“人”的一瞬间我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了。我对他这个动作有了肯定的判断,转头对胖子大叫:“蹲下,他 娘的,他要跳上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话音未落就看见那怪物后脚一用力以极其夸张的地方“飞”了过来。着家伙后肢好像特别发达,转眼已经到了胖子眼前。胖子大惊失色,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东西会跳上来。胖子还在楞神就见那“人”已经扑了过来。胖子也不是善茬见闪避不及,把石头朝胸前一横正好挡住那家伙扑过来的双手,那家伙常年累月的在地上爬行,手已经布满老茧,一抓之下竟然在石头深深刻下了十个指印。那家伙在空中拼命向胖子扑去没想到胖子以石头抵挡,力道一被阻,把握不住平衡就要往下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闷油瓶抬脚就扫了出去正好踢在那家伙的肚子上。那家伙像离弦的箭一样被提飞了出去。直接摔落在石室岔口处倒地不起。
胖子脸色都被吓绿了,又见小哥一脚就绝决那个家伙,长舒了一口气感叹道:“他奶奶的,吓死胖爷我了,这小子要是被星探发掘去了NBA乔丹科比什么的算个吊啊。”然后望向闷油瓶似乎很有芥蒂:“小哥,要是以后你变成了粽子就是盗墓祖师爷再世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手了。”胖子刚才惊慌失措的样子被大家看到胖子脸上有点挂不住了。看说了那么半天也没人搭理他,而且看的出三叔对胖子刚才的莽撞是非恼怒。胖子接着就说道:“三爷,您别这样看着我啊,刚才小哥不是说那东西不会爬墙嘛。。所以。。”
闷油瓶扫了一眼胖子取下背包整理东西淡淡说道:“可我没说它不会跳啊。”
胖子顿时被气的眼睛都绿了,以我对胖子的了解,现在眼前的人要不是小哥换做别人对他说着话他早就一脚把他踹下去了。我见状急忙上前拉住胖子低声笑道:“王司令阿王司令,早叫你别呈英雄看吧,出丑了吧。”胖子被我的幸灾乐祸气的直咧嘴,自顾自的转身去找文锦岔话题去了,文锦也摇头苦笑,有句没句的搭理着胖子。我看着眼前的三叔,胖子,文锦。。。以及闷油瓶忽然有种想让这个时候的时间静止的冲动,可是我又无能为力,因为在我们的身后有这太多的谜团以及阴谋。


着个时候我留意到刚才胖子用来抵御的那块石头,十个指印深深的刻在石头上。心里一阵阵凉意开始往外冒。假如胖子不是用着石头挡在胸口胖子可能早就肠穿肚烂了,我不禁开始明白在那么危机的时刻胖子可以做出这样的举动已经很了不起了,如果换成那家伙攻击的是我我也许早就下去陪潘子喝酒去了。我不禁又想起了潘子,是啊,如果现在潘子和我们在一起那该多好,可是世事就是这样在我面前死去的人也不计其数了,可是我们往往只会对有感情的人产生怀恋。想着伤感的情绪就不住涌了上来。我跌坐在地上感觉四肢无力,不想起来。这个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走吧,我们下吧,没危险了。”我抬头就看到闷油瓶面无表情的脸,我实在搞不懂这样一个关怀的动作时怎么和这张冷漠的脸结合在一起的。闷油瓶看我不支声接着说:“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事,我会保护你的。”说完我惊奇的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丝浅浅的微笑,我被那微笑迷住了,感觉是那样的温柔,体贴。飞了魂似的看着闷油瓶的脸。闷油瓶被我看得有些奇怪手又伸的靠近我了一些。我急忙收起思绪接力站了起来。心说我怎么变的跟个老娘们似的。。。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下到石室大厅里面,看着闷油瓶的背影,我忽然有种想保住他的冲动,手不知不觉的拉住了闷油瓶。闷油瓶被我一拉停了下来,转身看向我,脸上还是那种似有似无的冷漠。我轻声问道:“这几年。。。你过得还好吗?”这是我挤压多年的话,千言万语在闷油瓶面前都是虚无的。我把多年的思恋和那无数个无眠的夜晚毫无保留的写在了脸上,我忽然有点想哭。说不上为什么总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消失又会离我而去,再次消失。泪水充满了我的眼眶。
闷油瓶看着我的样子楞了几秒钟,然后握住我的手说了一句话:“放心,还不错。”然后放手转身向三叔走去嘀咕什么眼神不住的飘过来。胖子走过来看着我也愣了然后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说道:“哎呀,我可怜的天真无邪小同志,怎么哭了,告诉你胖叔叔,叔叔教训他去。”我白了胖子一眼收起情绪:“去你的,你他姥姥的少占我便宜。”说完就要转身擦眼泪。这个时候胖子忽然再次拉住我说道:“走。叔叔想去放下水龙头,你被叔叔一起去,让我们哥两的小兄弟也互相打个招呼啊。 ”我是真怒了挣开胖子转头就像骂,就见胖子脸色不对。我马上明白了胖子又话对我说,而且不能让这的人听到。我在心里盘算着,默默跟胖子绕过被闷油瓶一脚送上天的“人”走出了岔口。见身后没动静了,胖子忽然对我做了静声的手势,然后爬在墙上听有没有人跟出来,听了一会没人跟来才长舒了一口气。
我问道:“死胖子,你这又是玩的哪出啊?又什么不能在里面说,难道小哥还会害我们不成?”
胖子点起烟看向我:“小哥我倒是绝对相信,只是你发现没有。”说完顿了一顿,狠狠的抽了口烟说像是下什么决心,吐着烟说道:“你难道没有发现他们没有老啊!他们几乎没变过啊!”

听完胖子的话我开始奇怪起来。心说刚才确实没注意到三叔和闷油瓶的外貌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细细一想我就察觉到事情的关键应该不在这里于是就开口问道:“可是我刚才无意间发现文锦的变化很大,似乎身上的皮肤是新生出来的洁白无暇。这又是怎么个说法?”
胖子念叨了几句嘀咕着说道:“文锦这娘们看上去比我们两个都年轻多了,这点是很奇怪。我也没太在意她,可是你发现没有小哥和你三叔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且不说你三叔,因为我也不敢肯定你三叔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地方的。就说闷油瓶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那么多年。就算他再爱干净在牛叉脸上总得有些许胡渣啊。可是你他看比天天用神仙水的女人的皮肤差不到哪里去。”
我听完胖子的话也不说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这次本来简单的十年之约,从一开始我就没理对头绪,把这次的约定想的实在太简单了。可是在进入这里就开始接二连三的发生变故,最让我惊奇的是我在这里看到了三叔。
我忽然有种感觉我好比是一个巨大黑洞中的一个黑点,在我身后还有无尽的黑暗,而我只是其中的一个点,看不清周围的环境也抓不住任何的东西,这种感觉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甚至有些沮丧,可又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只是自言自语道:“别急,让我想想。”说完站起来就往回走,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想问清楚。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头脑一阵晕眩,我从无数混乱的思绪中爬了出来,我这边进去就问清楚所有事情就从三叔入手,当时为什么消失,他在这个计划里到底充当怎样的角色。他得出现又意味着什么,他们这几年在这个青铜门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无数的问题想要爆炸的气球拼命的往我脑子里涌来。我清楚地意识到,三叔和闷油瓶还有许多事情没告诉我们。
想完我转头叫胖子:“死胖子磨蹭什么,我们还有很多问题没问清楚。”却见胖子呆若木鸡的站着不动,我一急快步走过去就扯胖子。胖子却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的胸膛,也不反抗我,只是呆呆的看着我更摸不着头脑了开口问道:“你又怎么啦?胸口长出个**啦?有什么好看得。”胖子表情变的极其诡异,我看见他得额头开始往外不停的冒汗。一种不祥的感觉占据了我的胸口。
看着胖子我心中默念阿弥托佛。因为我不禁想起了胖子当年在七星鲁王宫被青眼狐尸下了妖术要掐死我的场景。难道这死胖子和粽子就那么有缘又中招啦?不会又要掐死我把,我后撤一步做好调头就跑的准备,因为如果真是这样,以为要止住胖子不是件容易的事我还得向小哥求救。就在我奇怪着胖子是不是屁股大招粽子喜欢的时候。胖子忽然一抬头目露凶光。我看到这转身就要怕嘴巴里含糊的叫道:“小哥快出来猪变猪肉粽子啦。”

才走了几步就被一股力道拉的跌坐在地上,我捡起一块石头就要向胖子砸去准备先把他弄晕再说。手才抬起来就听胖子低声吼道:“你他娘的跑个P啊。我们他姥姥的要死在这了”我听完一个激灵就蹦了起来:“你没变粽子啊?”胖子松开我说道:“我要是要变粽子我先把自己咬舌给了解了,你他奶奶的才变粽子呢。”
我走上前去摸了摸胖子胖嘟嘟的脸捏了两下见胖子疼的只裂嘴也没把我撕成两半着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我刚才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还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对了,什么叫我们要死在这?”胖子听到这脸色一沉扯开衣服让我看,我一眼望去只见胖子肚子上的游泳圈依然秩序井然的挺立着看不出个所以就问:“干嘛,你他娘的不会患了暴露癖把。我对这个可没兴趣,要看叫你的那帮小妹子看去。” 胖子抬手就想给我一个把头被我一躲认真的说:“老子们在西沙海底墓的时候你还记得我们被蹩王袭击吗?”我疑惑的点了点头。胖子接着说道:“记得我哪里受的伤吗?”
胖子话音才落我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记起来了,当时胖子是胸口受的伤,那条触目惊心的伤口已经成为胖子倒斗光辉事迹的证明,可是现在这条伤疤却消失了。皮肤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扭曲。

我扑上前去仔细的翻看着胖子的肥肉,胖子被我弄得痒痒咯吱的笑着。我满脸疑惑的抬头对胖子道:“真TM的不见了,着是怎么回事?”胖子一脸阴沉的整理好衣服对我说:“你问我我问谁去。”我思前想后,记忆中胖子接到小花的电话来杭州找我的时候也就是黑眼镜死的当晚我还见过这条伤疤也就是说这条伤疤是进了青铜门后才消失的。那么着一切一定和这个地方有联系。转念一想我难以置信的看着胖子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你开始接受长生了?”
胖子点了只烟沉默许久对着前面的巨大裂口望了望转头对我说:“是就好嘞。”我问道:“怎么这么说,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你的皮肤开始再生啊。”胖子掐掉了还剩大半截的烟头对我说:“这次我可能真的要去陪云彩了(感谢吧友提醒,我好久没复习了。)你最好快检查检查你的身体有没有什么变化”
我越听越糊涂了随口问道:“你他娘得了便宜还卖乖,你都拥有再生能力了还这么多愁伤感个P,人家纹身一辈子一次,到你这可好,文一个过不了多久不喜欢了,马上再生然后换一个呗。”我还在打趣着胖子却见胖子脸色越来越来阴沉。
我彻底的糊涂了,着胖子到底搞什么鬼就算有了这样的奇怪变化也不至于会死在这啊,小哥他们在这那么多年不是也没怎么地嘛。胖子见我一脸疑惑起身再次扯开衣服:“你再仔细看看。”见胖子表情严肃我也不敢再说俏皮话,看着看着我冷汗就下来了,眼泪都快要下来了。
这次我算知道胖子之前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刚才因为角度的问题看不到皮肤的下层变化。再次近距离检查的时候我发现了皮肤下层出现了许多青黑色的斑点。
我抬头看着胖子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你正在慢慢的禁婆化?”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愣愣的看着胖子,巨大的无助感向我袭来,我忽然觉得有点想吐。嗓子里仿佛堵住了什么东西再说不出一句话来。胖子默默的抽着烟,低头不说话。我是头一次看到胖子这样,以前的胖子不管遇到什么险境总可以冷静的分析,看得出来这次胖子是彻底没辙了。也不出声好像默认了现在自己的情况。我越看胖子的样子越觉得心酸。我不停的回想着胖子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从开头进入青铜门到遇到小哥三叔他们,我几乎和胖子寸步不离可是胖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我实在搞不懂,我查看了自己以前身上的伤口,伤口依然清晰的匍匐在我的身上,看不出任何变化。
我忽然想起闷油瓶在这里生活了许久也许知道些些情况,我开始安慰胖子告诉他也许小哥有办法,让他别那么沮丧。胖子却摇头:“霍玲就是最好的列子,她们追查了那么久最后还是逃不出变化的过程,我们现在又能做什么?”说完忽然淡然一笑:“没事,云彩那丫头可能是想我胖子了叫我下去陪她。”听完胖子的话我的心开始闷闷的疼,说不出那种感觉就像心里的两根神经扭在了一起怎么也分不开,扯的我心一阵阵阴疼。忽然心中想到一个头绪或者说是一个解救胖子的办法,那就是文锦!

我告诉胖子:“你别太沮丧,这可不像你胖爷天塌下来眼睛也不闭一闭的风格啊。”说完我就觉得这是多此一举,要是我身上出现了这种无可预知的变化我也绝对不会再有任何想法了。我接着说道:“记得文锦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变化,她现在好好的活着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胖子,你放心虽然我平时不太待见了,可是我把你当作真心可以生死与共的兄弟,我无邪就是拼了命也不会让你变成那臭不要脸的婆娘。”胖子听完也释然了一些:“去,别跟你胖爷玩温情游戏啊。”我看见胖子和我说话的语气好了些,心情也平复了一些我觉得这一切都能从闷油瓶三叔文锦那里得到答案。这个时候胖子忽然一把抓住我,眼神里是我从未见过的淡然:“无邪,胖子我求你一件事情,如果以后我是说如果我真变成那一天**挺个大肚子的婆娘,你一定要亲手杀死我,我可不愿晚节不保啊。”说完自顾自的往前走去。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我和胖子中有个人会在这次行动中遭遇不测,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况。虽然胖子自从倒斗的那一天起就应该有这样的心里准备。可是叫我亲手杀了胖子比要我自杀还困难。
就在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胖子忽然对我大叫:“无邪,跑!!”

我的还在整理我混乱的思绪被胖子一叫,整个人一京吓的跳了起来。我看这胖子一面糊涂就看胖子已经举起了随身携带的匕首做飞投的姿势。我大叫:“你他娘的要大义灭亲啊。”话音刚落胖子的匕首已经飞出,我下意识的低头就发现匕首是面准我的身后。我大叫不妙啊,知道我身后有什么东西,也不多想转头一看,顿时大骇。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后的黑暗里出现了一张人脸,默默的注视这我。因为太黑我看不清那人的面貌,不知道胖子为什么只看到张脸就忽然出手。匕首划过的一瞬间我就意识到我放了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因为身后的黑暗是那巨大裂口,怎么可能有人会站在身后,难道他漂浮在空中?胖子显然也是意识到这一点来不及向我解释刀就出手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急忙打起随身的狼眼向那张脸照去,在看清楚的一瞬间我第一个念头是是跑!转身拿起胖子朝插口飞奔过去。就感觉身后发出肉体与石头的摩擦声不看都是知道他追上来了。很多人都有经验,遇到危险逃跑的时候,人只凭着最开始那一股劲,在这劲头没用完之前,就算身上给人劈了两刀也感觉不到疼。所以我一路狂奔,一会就冲进了石室。胖子问:“跑什么,见鬼了?不就是个人嘛再然就是粽子,你见过那么多还怕成这样?”
我心中的惊恐还没完全消退支支吾吾的吐出几个字:“那不是人不是人。”胖子还想再问就见那张脸已经追到了石室门口,借助石室的管线胖子算是看清了,那根本不是个人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个怪物。那是一条有BUS那么长的巨蛇,只是长出了一张“人”脸。这只巨蛇虽然体形不像在蛇沼遇到的那天蛇母那样巨大可是它带给我不详之感绝不亚于那条蛇母。

那天蛇身上长满了倒刺,只是倒刺非常只小仅仅是肉眼刚好能看见而已,浑身都是。看的人只起鸡皮疙瘩,闷油瓶和三叔也看到了这条怪蛇,文锦马上起身叫拉我们别动。我心里一急就对文锦说道:“不动?等死啊!”文锦说:“别动就没危险,一会和你们解释。”说完给了三叔一个眼色。只见三叔点头会意,起手就甩出几颗鸡蛋大小的珠子,三叔力道极大珠子飞行极快极准,全部命中在那条怪蛇的“脸”上。那三颗珠子一受到阻力片刻就发出耀眼的火光,那条怪蛇被火灼的难受拼命扭动身子,用那张“人脸”到处乱撞。可是火势一点没有减小的意思,我问三叔:“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三叔看着我指了指张老头说道:“他给我的。”我望向张老头,老头好像不愿意和我解释。抽出腰刀朝怪蛇走去,我拉住老头:“小心,它还没死。”张老头拉开我的手头也不会径直走了过去嘴里念到:“它也活不了了。”
张老头手起刀落,怪蛇瞬间被劈的七零八散,刀势速度极快空气里都是血腥的味道。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忽然对张老头极其反感,纵使张老头有这样的身手我也觉得没必要这样,那怪蛇显然已经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何必这样。张老头不停的劈着。胖子也看不下去了:“哎,我说老头这蛇是不是你的弑父仇人啊,至于么。”三叔拍了拍胖子,意思是别管了。

胖子实在看不下去走上前去拉住老头,我也跟了上去。张老头被胖子一拉才止住了手,转头大口喘着粗气也不理我们进石室里找水喝。胖子拉我过去仔细看那被砍的快要分不清楚的怪蛇,看了一会转头对张老头说道:“你他娘的 可够狠的啊。”我看向胖子:“这老头就是个心里变态啊,这条蛇身上全是道道刀口啊。”

胖子一笑对我说:“我说的不是这个。”说完提高声音好像是故意说给老头听的:“我说的是他给你三爷的那些珠子”说完用手指了指怪蛇的面门,只见怪蛇的面门还在有些许明火燃烧。

我弯下腰仔细检查,闻到了一股带着浓烈火药味的淡淡清香。随即明白了胖子的意思,低声到:“真够狠的啊,这是用人鱼油和火药调制而成的。”人鱼油可以燃烧千百万年,被这东西打中就会一直被烧的骨头都不剩啊。

我开始佩服三叔和闷油瓶是怎样和这样的人相处下来的,要是胖子早就拉开架势和张老头干上一架了,我也接受不了张老头这种做法。胖子起身还想和张老老头理论,我拉住了他,用头点了点胖子的胸口意思是别管了,你身体的变化要紧。
胖子明白我的意思也就叹口气不再言语,胖子继续翻看这那天怪蛇,我慢慢移到闷油瓶旁边。把他拉到一个角落和他说了胖子的情况。闷油瓶眉头皱了一皱。拍这我叫我:“放心,交给他。”然后走到胖子跟前和胖子嘀咕了几句就见胖子手舞足蹈的叫喊着什么对着闷油瓶又抱又亲。然后径直去找文锦问着什么。
我文闷油瓶对胖子说了些什么,他怎么高兴成那个样子。闷油瓶淡淡说:“我告诉他,没事,这是在这里的正常现象不是禁婆化的前兆。”我也跟着高兴起来忙问:“真的?”闷油瓶望了望胖子的方向低声说道:“假的,我骗他的。”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听完我头皮都要炸开了:“骗他的?为什么?”闷油瓶也不看我:“因为我们都这样。”说完拉开袖子让我看之前来青铜门的时候为了救我断手时留下伤口。只见闷油瓶身上的伤口也和胖子一样呈现一种怪异的扭曲消退了下去,皮肤下层也能看到青黑色的斑点。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紧张的问道:“什么意思?你也在禁婆化?你不是有宝血么?”
闷油瓶摇了摇头:“这不是禁婆化,这好像是一种奇怪的磁场力量是进了青铜门后特有的变化,症状虽然和禁婆化几乎一样可是闭禁婆化的变化过程慢的过,我们这种变化过程我和你三叔把他称做蜕变!”我接着问道:“蜕变?什么蜕变?”闷油瓶缓缓的说道:“人体机能的蜕变,什么原因导致的蜕变一会你三叔会和你解释,只是这种蜕变对我们好像是没有伤害的不用太担心。”
我奇怪的问道;‘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发生这种蜕变?’
闷油瓶转头指向三叔:“问他把,玉陨的事情你三叔一直在调查我没参与我对那个没有兴趣。我的使命只是守护这里。” 听完我心头一经。玉陨?他娘的真给胖子说对了这里有玉陨!

我向闷油瓶点了点头,走向了三叔。。。
三叔早就知道我有一大堆谜团要问他,所以早就拿出背包整理了一堆资料要放在石室的桌上。我走过去还未开口三叔就点头告诉我先看桌上的资料。
我拿起资料一页一页的看了下去,看着看着我的心就乱了起来。头上冷汗直冒。我不经加快了阅读的速度。
这堆资料前部分大多是记录我们以前的几次行动过程以及得到的线索,在这我就不一一说明了。引起我的注意的是资料中间的一份画红圈的文件,文件抬头用醒目的大字写到,关于张家传人的终极传说调查结果。。。


第二章就到这里。接下来是第三章 闷油瓶的终极(下)。顺便一提我写的结尾大概只有5-7章的样子,只是为了把之前的坑以自己理解的方式填平。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