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三叔正要接着往下说忽然一阵烟雾飘了过来,三叔脸色一变大叫:“TM的这烟雾不对头。。”接下来的半句话没说出口三叔就倒了下去,接着文锦也倒了下去,我还沉浸在三叔的故事里面,对眼前的状况弄的头昏眼花,片刻之后我意识到这不是脑子的混乱是烟雾有问题,渐渐的我模糊的倒了下去,到底的时候我还勉强有意识可以睁开眼睛看见胖子用手扶着头半蹲在地上身后站了一个黑影,我此刻的意识已经很模糊看不清黑影的样子,忽然黑影抬手就给胖子脖子上一击,胖子重重的倒了下去。我来不及叫胖子小心因为我我发现我的思绪非常的迟钝,慢慢的眼前被一片黑暗笼罩了。彻底昏死过去之前我听那个黑影淡淡的说了一句:“只剩下石室里那一个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个才应该是《盗墓笔记》的结尾啊,三叔那个坑人啊~~~~  继续坐等这个作者

TOP

过了很久我慢慢的醒了过来,我睁开眼就模模糊糊的看见胖子一头是血的躺在我旁边不远的地方,我心里那个着急啊,努力的坐了起来爬过去看胖子。脑子还是一阵晕眩我晃了晃脑袋确定我没被毒成了白痴,我就尝试要着要站起来,身子才起了一半眼前就开始发黑晕根本站不稳。我动了动手脚发现四肢还有知觉,没办法只有朝胖子一点一点的挪过去。靠近胖子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胖子的头竟然被人包扎好了,看起来包扎的很随意包扎的棉布还是胖子打大衣里的棉絮。我摇了摇胖子,见胖子珉珉了嘴唇好像是口渴,我现在已近好了很多晕眩的感觉不再那么严重起身去帮胖子找水。
起身我就听见胖子在身后叫着什么,转头一看胖子正在一边流口水一边模糊的说着什么。过了几秒我听清楚胖子说的是“别动老子的宝贝”。我的心才算放了下来,原来这胖子是睡着了,看来梦里又有谁和他在挣抢他得宝贝了。我喝了口水才发现自己在之前的那个石室里,脑袋慢慢的清晰了起来,想起有人用迷香在岔口外弄晕了我们,可是为什么我醒来却是在石室之中。我当下一惊放下正准备放入口中的水壶,警惕的看着四周。


我发现三叔和文锦依靠着坐在石室的一个角落我跑过去查看三叔和文锦却发现三叔已经醒了过来,我正想问三叔怎么回事呢就见三叔对我做了个别说话的动作,我这才发现文锦靠在三叔的怀里睡着了。我用眼神告诉三叔,让他告诉我怎么回事,三叔好像还没从那迷香的药力里彻底清醒过来,十分吃力的指了指我的身后,我转身就看到闷油瓶坐在石室的中央注视着什么。
我走过去拍了拍闷油瓶,闷油瓶注意力太集中被我一拍身体一颤转身看我,然后低下头说了句:“奥,你醒啦。”我恩了一身绕过闷油瓶,就看见他正的前方张老头被用胖子大衣碎片拧成的“绳子”五花大绑了起来。我正奇怪刚想开口问闷油瓶,就看见张老头一脸恶毒的瞪着闷油瓶就知道他栽在闷油瓶手上了。闷油瓶也不回避张老头那阴毒的眼神淡淡的看着张老头,现在我也不用问了,用脚都能想到之前是张老头搞的鬼。我看到现在的情况在闷油瓶的控制之内便转身去叫胖子。
胖子被我摇晃了几下就睁开了眼。摸着头问道:“他娘的,哪个王八羔子暗地里搞偷袭,人在哪?看我不活剐了他。”我指了指闷油瓶脚下被捆的像个粽子似的张老头,胖子一看就明白了,抄起狼眼手电就走了过去抬手就要废了张老头。闷油瓶一把止住胖子刚要落下的手说道:“等等,我还有事情要问他。”胖子慢慢的把手放了下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手才放下来就爬在张老头身上左一圈右一圈的绕着,过了一会胖子走过来问我:“哎。我怎么看绑老头的绳子色调那么像我的大衣呢?”我忍不住笑了拍了拍胖子说了句:“哎。。节哀顺变啊。”胖子暴跳着拉住我;“我的天真小哥哥,那大衣可是鳄鱼皮的好几万呢?”我转身对胖子说:“知道还穿来干着活?”胖子压了压心头的火:“这不是和小哥10年之后的第一次见面嘛我怎么着也得体面点啊不能丢了我摸金校尉的身份。以为我就跟你似的一年到头就一个裤衩穿到过年。”我对胖子的冷嘲而讽不敢兴趣就随口应付胖子:“行了,别得瑟了,等回去我送你一件新的。”胖子一听破涕为笑:“好啊,着可是你说的。”我看完胖子那张一脸铜臭像心说这家伙就这点出息了。
文锦被我们的吵闹给吵醒了,被三叔扶着走了过来。闷油瓶看了看我们说到:“你们都醒了,那就可以开始了。”我问道:“开始什么?”闷油瓶也不看我低头自顾自的说到:“拷问!”胖子听完就乐了:“这TM的我擅长啊,让开胖爷让他尝尝我的厉害。”
张老头也真是条硬汉子,看见胖子一脸凶神恶煞的走过去也不回避只是看着闷油瓶说:“载在这小子手上,算我认栽没有他你们早见阎王去了。”
胖子回头骂到:“少TM废话,照程序来,姓名 年龄 籍贯。”我一听就彻底放弃了,就问胖子:“你还说你在行?你这审问犯人呢?”胖子朝我眨巴眨巴了眼做出一个让人恶心的表情问道:“别小看胖爷,好戏在下边呢。”
张老头吐了口唾沫狠狠的对胖子说道:“老子做不更名行不改姓,别废话。老子叫什么早TM的忘记了,他们都叫我张起灵。”说完看着闷油瓶和我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拷问。
张起灵?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这个人不简单和这一切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并没有太多的震撼因为之前我就意识到他得出现和这整件事情是有关系的。如果他说的真的的话也就表示他是上一代的张起灵?可是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对我们下手。
听到这我打住了张老头,对三叔说道:“等等,不对啊,这张老头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三叔被我问的一头雾水:“什么时候?大概六七天之前吧。怎么了?”三叔说完胖子也察觉到了不对经忙对三叔说道:“可是我们是这老头子给带到这里的,他说是你们叫来接我们的。”三叔摇头表示没有说过这话:“我只听那小子说你们会来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具体时间啊怎么会叫人来接你们。”闷油瓶点头会意,意思是他也没说过这样的话,着样一来我就清楚了。可是这老头来接我们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在来的路上没有加害我们,而是到现在才动手。
........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也不再追求,只是阴冷的看着张老头。闷油瓶显然对拷问这种事情没情趣,还是一如既往的一脸冷漠。在听到张老头说自己叫张起灵的时候眉头都没皱一下,这不惊让我有些奇怪。难道闷油瓶早就知道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在我看来闷油瓶看面前的张老头不过是一个手下败将而已对他提不起任何兴趣就像闷油瓶自己说的一样 “我只在乎我自己的使命。”
然而我和三叔包括文锦胖子在内却有太多的事情想要问张老头。胖子走了过去拉起张老头的衣领问道:“你说你叫张起灵?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张老头显然十分讨厌胖子裂了咧嘴也不看胖子自己调整身体坐了起来说道:“没有证据。”说完张老头向三叔要了只烟,三叔起身把烟递了过去对张老头说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又为什么要袭击我们或者你叫不叫张起灵都不重要,我知道你这样的人就算咬舌自尽了也不会说。我现在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的目标或者说你这次使命是什么?”说完帮张老头点着了香烟,张老头抽了起来,因为张老头被闷油瓶捆的四肢动弹不得所以三叔是在喂张老头抽烟。张老头使劲的抽了一口烟不知道是因为被捆的太紧还是抽的太急,张老头吐出烟之后开始剧烈的咳嗽。三叔沉默着看着张老头也不着急。胖子可看不下去上来就给张老头一脚,这一脚张老头几乎把力道全吃住了人就被踢飞了出去。胖子身手所不及小哥可是也是排的上号的人物,张老头被踢咳出了血。

我本以为胖子不会给张老头喘息的机会会再次动手正准备起身拉住胖子,却见胖子踢了一脚之后再没动作只是恨恨的对张老头说道:“这是帮我脑袋上的口子还给你的。”说完坐下自顾自的抽烟也不说话,我看得出来胖子对张老头的骨气还是十分佩服的。三叔走到张老头跟前把烟丢到了张老头脚下,张老头嘴角挂着血盯着三叔。
三叔终于开口了:“好吧,我再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你要是回答了我的问题我答应劝他们放你走,要不是还是决定死扛下去,那么对不起了我不是他们那么好心的人我马上送你上路。”我知道三叔一向是说一不二,说得出做得到,我本想找三叔言语几句却被胖子给拉住。胖子对我摇了摇头:“那老家伙是个硬茬不是你我能应付的,就交给你三叔把,他对这些个事情经验丰富啊。”其实我心里也知道张老头是个油盐不进的人,我们就算磨破了舌头也于事无补。但是要这么一个人在我面前被人给杀了我一时间也是不能接受的。当下我也不知如何是好便转头看向了闷油瓶,闷油瓶对我淡淡的点了点头意思他同意胖子的说法。我也不好再做反驳我知道一分钟过去只要张老头还是一句话不说三叔就会动手,我心里越想越堵得慌。实在没办法我起身向三叔打了个招呼说出去岔口外抽支烟透透气,其实我就是不想看到三叔动手时候的画面。三叔也明白我的性格点头会意。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却没想到当我刚走过张老头的身边之时张老头忽然说话了:“等等,你叫吴邪对吧。”我当下一惊我实在没想到张老头会对我说话。我点了点,张老头看了看闷油瓶和胖子然后对我三叔说道:“你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只是我只想跟这姓吴的娃子说,你们回避一下可以吗?”三叔也没想到张老头会忽然这样说,脸色变化多端看了看我就说道:“不行,有什么就说出来大家都可以听到,我们也好放了你。”张老头忽然哈哈大笑:“那就没得商量了,你动手吧。”三叔也受不了这中刺激,亮出军刀就走了过来对张老头说了句:“得罪了。”抬手就要劈下来。我一把拉住三叔,大叫道:“等等,等一会,让我想一想。”我心说真他娘的奇了怪了,是不是脸上长着花呢为什么每个人都可以说而且就对我一个人说,我在心里盘算了一圈就对三叔开口道:“三叔,就让他说吧我听听,你们就在岔口外等我有情况我叫你们,凉他也耍不了什么花招。”
三叔看了看闷油瓶,闷油瓶起身就朝岔口走了出去胖子看了看就跟了上去。三叔叹了口气对我说了句“小心点”就拉上文锦也走出了岔口。

张老头见三叔他们都走远了看了看我示意我坐下。我坐了下来为了防止他有什么把戏特地和张老头保持了距离,军刀也紧紧握在手里然后把手背在了身后。可是这些哪逃的过张老头的眼睛,张老头笑了笑对我说:“怎么怕我溜了不成?”我有些尴尬敷衍着笑道:“别介意,放人之心不可无嘛。你要和我说什么就说吧。”张老头舒展了下身子好像是被捆的太紧淡淡的对我说道:“放心吧,有那小子在我溜不了。我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见那么年轻就有那样身手的人,才过了一招我就知道我没有胜算。”这我倒是绝对相信闷油瓶的身手那要放在武侠小说里就是武林的神话啊,张老头的身手应该是在胖子之上的,可是张老头都在一招之内服了闷油瓶,看来我和胖子要再练个几千年才能和闷油瓶大声说话了。我收回思绪,对张老头说道:“我到不是怕你溜,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你只对我一个人说?”
张老头望了望岔口确定三叔闷油瓶他们的确在岔口外没有偷听才对我说道:“因为你是这一切事件的终极!”我一听就慌了,又点莫名其妙忙问:“什么意思?”张老头看着我忽然开始大笑了起来。我被他得举动搞的有点慌乱差点想把三叔和胖子他们叫进来,可是我还是忍住了。我知道只要我一叫张老头就不可能再开口和我说任何一句话。

我强压制住心里的不安,强制自己装作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看着张老头大笑。多了很久张老头才停了下来,因为笑的太激动又开始了剧烈的咳嗽。我急忙起身拿了水壶走到张老头身边就要喂水给他喝顺手就把军刀放在了地上。
张老头忽然一阵冷笑我才意识到中招了,张老头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快速的扭动着身体。我被眼前的情景搞的不知所措愣愣的站着,过了几秒我才反应过来大事不妙他娘的这老家伙也会缩骨功啊。我扔下水壶急忙上去想要制住张老头,才碰到张老头我就预感到我不可能制的住他,因为他的力道大得吓人一点不像一个老头子能使出的力道。最多几秒钟的时间我就被张老头被挣脱开了,我急忙想要大声呼叫闷油瓶他们帮忙。张老头一把就握住了我的嘴巴力道基准我发不出一点声音我甚至有点喘不过气来,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慢慢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最后张老头对我说道:“一切事情都在两天之后会有结果的。”之后我就彻底了晕了过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文锦正坐在我身边和三叔说着什么,我挣扎着坐了起来。感觉头脑还是十分清楚,看来张老头也没对我下杀手。三叔见我起来就拿水给我喝,我环视了一圈发现胖子和闷油瓶不在。我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一些就问三叔:“唉?他们呢?”三叔沉默着不说话。文锦接话道:“他们追那老头子去了。” 我“哦”了一声,意识到我放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现在只能期望闷油瓶和胖子能把人给逮回来。三叔问我:“好点了没有。”我点了点头试着坐起身子心中怒火就开始往外冒,心说我小看那张老头一天之内被他弄晕两次了想着就觉得自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起身就要出去找张老头,三叔朝我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已经跑了一段时间了你现在出去找不到人的。说说吧怎么回事。”我支吾着说了一边当时的情况给三叔听,三叔叹了口气说道:“也不怨你,我们太疏忽了。”三叔越是这样不责怪我我越是难受。于是我借口说是头还有点昏转身闭起眼睛闷闷怄气。
过了一会胖子和闷油瓶回来了我急忙起身问胖子:“怎么样,追到了没?”胖子白我一眼去找水喝一口气喝了一大壶的水对我恨恨的说到:“你这个败家玩意,什么东西弄给你你他娘的都可以给老子弄丢了。哎。。。我一想起以后还要和你在一起共事就觉得人生没有希望啊。”我本来心里就不好受被胖子一说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只好赔笑到:“别TM的墨迹我了,我错了还不行嘛,怎么人跑了?”胖子点了点头:“我和小哥追的紧,那老家伙可能一急从青铜巨桥跳下去了。”我“啊”了一声:“跳下去了?”

三叔眉头紧锁,对胖子说道:“那地方至少有40 50米高我们从底下上来就废了挺大力。那老家伙跳下去八九不离十是活不了了。可是我总有种感觉,这事情不对头他那么费力逃跑最后一头载了下去不合逻辑啊。总之死要见尸活要见人,走我们下去裂口底部找找。”胖子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文锦说道:“你们去把,我在这守着,这里不能不留人万一他杀个回马枪把这用他那些人鱼油做的弹丸给烧了我们就麻烦了。”三叔点头称是但毕竟文锦是个女的留一个人在这里不安全,三叔还在思考着。忽然就见闷油瓶说道:“你们在这里吧,我和吴邪去找就可以了。我和他正好有些话要说。”胖子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说道:“去吧去吧,小媳妇谈情说爱我可不参加。”闷油瓶没有作任何反驳只是在收拾着自己的背包,我就开头骂道:“去你娘的,你要想去我和小哥还不带你呢。”胖子摇了摇头:“这一天可把我胖爷给累的,我可没兴趣陪你们去找那死老头,爷我去小睡一会。”说完就走向石室角虽然扯了见衣服披上就打起了呼噜。
三叔也比较放心我跟着闷油瓶也就不多说话只是叫我们小心万一。我点了点头背了几个水壶就上路了,经过这些时间的消耗水壶几乎都见底了我准备去裂口底部三叔说的河道去再打些水上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跟在闷油瓶的身后就朝栈道的方向走了过去,途中闷油瓶也没对我说任何一句话这让我非常不舒服,我早就知道和闷油瓶相处这种情形是避免不了的,可是现在这种环境之下不免还是让我有些尴尬。不一会我们就走到了栈道边上,闷油瓶打起了手电在前面探路,我也打起了狼烟跟在闷油瓶身后。此时我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粘乎在崖壁两侧那些密密麻麻的禁婆了,近距离观察的时候更加让我胆战心惊。我试探着用狼眼去照那些禁婆,禁婆没有太大的反应好像冬眠了一样,管线照到的时候它们只会下意识的蠕动蠕动把头侧开躲避光线,一切都静止的可怕,只有垂在空中的头发随着裂口里的风丝丝的飘着,发出呼呼的声音。
我太留意身边的禁婆一不留神没注意到闷油瓶忽然那停住了脚步,我来不及刹车一下撞到了闷油瓶身上,闷油瓶说道:“等等,停一下。”我惊奇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情况。” 闷油瓶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只是这里比较安全我可以放心的让你看一个东西。”我心里一紧,什么东西这么重要不能在石室里让我看。我“哦”了一声也站定了下来,闷油瓶递给我一张只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我看得出来那是闷油瓶的笔迹和闷油瓶坐的那些特殊记号如出一辙。我惊奇的发现上面全部重复的写着一句话,读完我就炸了。

上面写着“我的使命是守护关于终极的秘密,保护吴家后人直到终极。”字迹有些已经快退却的看不清楚了,可以看得出来闷油瓶是从很早就开始写这段话,而且写的密集的程度十分夸张我几乎已经看不到这张纸本来的底色。我反复的读了几遍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因为这句话的语法实在不通。闷油瓶虽然是我和胖子公认的生活九级残废可是文字记录的能力总是有的,前面一句可以翻译成我理解的意思就是之前在三叔家收到电报上所说的一样张家后人“张起灵”的使命是守护长生的秘密不外泄。后一句我也算半知半解联系之前那份调查资料从年份上我可以肯定吴家后人指的就是我绝不会是我家老头子或者三叔,可是闷油瓶为什么要保护我?什么叫保护我直到终极?我不理解的就是最后“终极”这两个字,显然这里所指的终极不再是长生的秘密而是一个事件。
我脑子极其的混乱根本无法整理出任何思路,就问闷油瓶:“这句话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写那么多遍。”话才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之前我在不停的会意这句话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忘记了闷油瓶有家族遗传的失忆症。随即便连忙改口问道:“第一句我读得懂,第二句是什么意思?如果我没猜错吴家后人指的就是我吧?为什么说保护我直到终极,意思是我和这一切的事件有关系吗?”其实十分简单的问题我故意繁琐的重复了一边,想把闷油瓶的思路从失忆症上移开。虽然我知道闷油瓶不在乎自己有这种遗传疾病可是那种第二天醒来就忘记之前发生什么的经历是十分可怕的,我不愿意让闷油瓶再去过多的回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显然闷油瓶并不回避我的问题淡淡点了只烟抽了起来,我自从上次青铜门也一别之后再没有如此近距离的和闷油瓶单独相处过,现在的气氛让我有些奇怪我有很多话想对闷油瓶说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说不出口。
我忽然想把手上的所有事情都放一放和闷油瓶好好的聊聊,可是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闷油瓶一般开口说话都是有重要的事情或者有什么要交代的,像这样漫无目的的停下来给我看东西然后抽烟倒是头一回。我实在不想再说眼前的这些事情像找些话题和闷油瓶搭上话便把闷油瓶递给我的纸收起来装进兜里做到闷油瓶身边要了只烟默默的抽了起来。此刻的环境我忽然有点想笑,在这黑暗的地底有两个男人在无数禁婆的包围下静静的抽烟。想着想着我就笑了出来,闷油瓶有些奇怪问我笑什么,我也不说话一直摇头大笑心里一阵释然那么多年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淡然过,我把所有疑团都抛向了脑后只顾着自己瞎乐就对闷油瓶说:“哎,你说现在他娘的要有个月亮我们一起赏月多好最好,再来几罐啤酒,你说是不是。”闷油瓶显然无法体会我的意境诧异的看着我,我转念一想也是,闷油瓶几乎没有任何的生活经验长期生活警惕还有思考的环境里,不理解我也不奇怪。我正笑着就见闷油瓶起手就给我了一下疼的我只裂嘴,我就对闷油瓶嚷嚷道:“你的干什么?”没想到闷油瓶看了我两眼竟然笑了出来:“没什么,我以为你疯了。”说完继续沉默的抽着烟。我楞楞的没晃过神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闷油瓶笑之前闷油瓶也不是没有笑过可是这样的笑容我看得出是真心快乐的。我想着闷油瓶刚才的笑容不知道什么原因心里忽然一阵澎湃,虽然那笑容一笑而过可是好歹我算是了解到闷油瓶是个真真实实有感情的人。
我正想继续说点什么,就听见一声诡异的声响,这声音在这空旷的环境之中托的异常的长,我敢肯定那绝对不是人发出来的响动。这声音听起来有点像小孩子的哭声可是却是异常沙哑的哭声就像活了几十年的老猫半夜里发出的那种声响。

闷油瓶脸色一变马上换回到了以前那张无时无刻都面无表情的脸,这让我觉得刚才闷油瓶的笑容和举动是我的幻觉。就在我还在混乱的思考着什么的时候,闷油瓶已经冒着腰潜进了黑暗之中,闷油瓶顿了顿转身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跟上去。我见闷油瓶没打开手电我就知道闷油瓶是想听声辩位直接找到那东西的位置索性也就摸黑跟了上去。我们两在栈道上蹲伏了很久那种声响都再没有出现过。我小声的问闷油瓶:“哎,你说会不会是胖子他们来找我们啊?”闷油瓶摇了摇头:“不可能!我们离开没多久而且这栈道结构虽然坚固可是毕竟经过了那么多年,人走上栈道会有声响,如果是这样我们一定会察觉到的。”我听完点了点头就排除了是胖子他们的念头,我仔细回想刚才的那声响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好像在哪听过。过了片刻我冷汗就下来了,我拉着闷油瓶对他说道:“我认识这声音这他娘的是禁婆在叫啊。” 我话音未落忽然感觉崖壁一阵剧烈的震动,我重心一个不稳差点跌出栈道幸好闷油瓶眼疾手快把我一把给拽了回来。
头顶上不断有碎石掉落,我们被剧烈的晃动晃的只有低头匍匐的份。我转身对闷油瓶大叫:“这地方不会要塌了吧。”闷油瓶对我做了个静声的手势,然后把耳朵贴在崖壁上听着。我一动不动的趴着看着闷油瓶,碎石朝我的头顶不断的落下。闷油瓶忽然扯了一把大叫:“跑!”说完拉这我的衣服把我直接给“扔”到了他的前面对我大叫:“快跑,不对劲我们头顶好像有什么巨大的东西要落下来我听到了上面石层裂开的声音。”我三步并做两步的朝裂口底部冲了下去,可是栈道太狭窄我的速度有限。闷油瓶在我身后不断用背包帮我挡住落下来比较大的石块,闷油瓶的身手再一次让我折服,只见他在极其狭窄的栈道上闪转腾落竟然全部避开了落下的石块。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就在我全部注意力都在脚下的栈道之时,忽然传来阵阵“怪叫”我抬头一看发现所有的禁婆竟然都迅速的窜动起来,就像冬眠的蛇忽然醒来开始在崖壁四处跳动,一只只禁婆像疯了似的到处乱撞并且大叫着不一会我就看到崖壁上的禁婆几乎全不动了起来,禁婆的叫声此起彼伏刺的我只起鸡皮疙瘩。几百只禁婆同时大叫着我被这声音折磨的近乎崩溃根本无法控制我的意识,闷油瓶拉起我几乎是抗着我在栈道上飞奔,我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一阵凉意。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绝望出现在我的脑子里。就算闷油瓶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同时对付这么多的禁婆。我对闷油瓶大叫:“小哥,现在怎么办?这几年你在这没有这样的事情吗?”闷油瓶竟然出乎意料的说了句;“我也不知道,先跑。”我冷汗不停的往外冒,此刻我也从慌张的情绪中慢慢抽离了出来挣扎着从闷油瓶背上跳了下来,闷油瓶回头看我我对他点头示意表示我自己可以。闷油瓶点了点头在前面开路,我捂住耳朵拼劲的跟着,闷油瓶显然放慢了脚步为了让我跟的上他,我此时也心情再说什么只是不要命的朝裂口底部跑去。
我们跑了一段距离闷油瓶忽然停住了,我急忙停住脚步问怎么回事,闷油瓶说:“等等,不对劲。”我因为之前拼命的捂住耳朵,现在忽然松开禁婆的叫声又朝我涌来可是不像之前那么剧烈。我的耳朵有些耳鸣闷油瓶说了两次并用手指了指我才意识到问题可能比我想象的更加严重。
因为我发现苏醒的禁婆索然四处乱爬可是没有一只是朝我们的方向追来,只是往崖壁的缝隙还有黑暗处涌去几只瘦小的禁婆因为挤不进缝隙或者黑暗中被其他禁婆活生生给推了出去,直接掉进了裂口的黑暗之中。片刻之后我就意识到大事不妙了,这些禁婆好像是在逃跑啊!!

我来不及多想知道事情不妙就转头问闷油瓶:“现在怎么办?”闷油瓶顿了几秒对我说道:“快下到裂口,先躲起来。”我点了点头加快脚步和闷油瓶向裂口底部跑去,才跑出几步。就听身后一身巨响,无数禁婆再次发出刺耳的尖叫,我回头一看我就再也跑不动了我浑身像被灌了铅似的再也迈不出一步。应为随着那声巨响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山体的顶部被什么东西撞开了,我虽然看不清那东西只能勉强看到一团快速移动的巨大黑雾,黑雾的范围极其巨大,我可以肯定那是活物因为随着山顶的破裂震动停止了,原来刚才那种剧烈的震动是因为这东西撞击山体而引发的。先不论我看到的模糊影子,能撞开山石的东西在现代除了掘土机和炸药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可以有这样的作为,那东西的体形也自然而知。
忽然黑雾迅速的下降,这时一种熟悉的感觉再次向我袭来我我只思考三秒钟两只脚就开始打起了哆嗦,转身对闷油瓶大叫我实在是太恐惧了话都说不利索磨蹭了半天才叫了出来:“小哥,快跑啊。只要慢一步我们就没命啦,着东西是我在青铜门外看到的那只巨鸟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