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黑雾继续以极快的速度下降我已经可以模糊的看到它那火红色的羽毛了,巨鸟扑向了崖壁还为来得及逃散的几只禁婆。那几只可怜的禁婆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就被巨鸟想啄虫子一样的吃进了腹中,在这只巨鸟的面前禁婆真的就好像虫子一样渺小毫无还手之力,巨鸟一爪子下去四五只禁婆就肠穿肚烂了。我看得心惊肉跳忘记了逃跑,这种场面不是亲身经历的话是不可能体会到我当时的无助与绝望的。巨鸟虽然身躯庞大可是速度极快,一瞬间崖壁上的残留的禁婆就被吃的干干净净。我因为过度紧张在这种节骨眼上竟然一脚踏空差点掉了下去,闷油瓶飞扑过来用脚把我给夹住提了上来,我大口喘着气一点不觉得庆幸脑子已经没有了任何意识。愣愣的抬头看着大鸟,大鸟在裂口上方不停的盘旋,搜索着下一个目标。我哆嗦着在地上摸索着狼烟想做最后一搏。可是没想到我摸索着摸索着竟然触碰了狼眼的开光,在黑暗里这样的一丝光明简直可以只我们于死地。果然巨鸟很快的发现了光源,我迅速的光掉手电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巨鸟速度快的无法做出任何反应。转眼巨鸟那巨大的翅膀挥动形成的风圈我脸已经可以感觉到了。
这个时候我看向闷油瓶,只见闷油瓶脸色都边了出现了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焦虑。片刻之后闷油瓶忽然像是下定了决心转身拉起我叫到:“没办法了,跳!”说完也不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被闷油瓶一把抱住跳出了栈道坠入黑暗之中。。。

我心里一惊心说要一起死好歹也让我说说下辈子还和你做兄弟之内的遗言啊,闷油瓶就在我的面前闭着眼睛,我心里一下子超脱起来,心说死就死吧和闷油瓶死在一起也算了我个心愿。想完就闭上了眼睛,抱着必死的决心念起了胖子教我的往生咒。心中呐喊道:“潘子,兄弟来了。”
。。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遮住了我所有视线的大脸我几乎没有思考就认出了是胖子,心里一阵奇怪怎么胖子也遇难了?想着心里一阵难过勉强坐起身子来抱着胖子说道:“好兄弟,死都陪我一起真他娘的够义气。”胖子一把把我扯开吐了口唾沫:“去你的,你他娘的才死了,可不带这么咒人的。”我被胖子一扯就觉得浑身酸痛,我马上意识到我还活着,因为胸口剧烈的疼痛几乎使我喘不过气来。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回忆起发生了什么事便马上起身寻找闷油瓶。身上一阵阵疼痛让我浑身无力,可是我还是坚持站了起,我无法掩饰内心的焦急。问胖子:“小哥呢?”胖子砸吧砸吧了嘴:“哎哟哟,看吧我就说一对小媳妇,醒过来第一件事都不顾自己了。都想着对方呢。”说完转身让开指了指:“喏,你家小哥好好的在那呢”

闷油瓶看起来比我受伤轻坐在那抽着烟,我看见闷油瓶相安无事心里才算踏实了下来。心头的紧张刚刚消退剧烈的疼痛就向我袭来,我再次跌坐在了地下。三叔走过来递水给我我喝了一口,脑子终于开始慢慢清醒过来。闷油瓶见我醒了走过来看着我笑了笑:“我们命大掉进裂口底部的河道里,才捡了一条命。”看见闷油瓶笑我也瞬间觉得好了很多微笑着点头算是回答闷油瓶。想了想忽然觉得不对,胖子和三叔怎么在这,可是却没见到文锦。就问三叔:“你们怎么在这?文锦呢?”胖子听完我的话忽然暴跳如雷:“他娘的还不是被那肥胖过度的鸟给弄得把我们窝都给端了,石室蹋了,文锦去打水去了。”我“哦”了一声就躺了下去我实在没有太多力气说话我浑身都快散架了。其实我在就想到那么剧烈的震动石室是保不住了,胖子他们一定担心我们就会下来寻找。
我躺下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看着三叔胖子他们。就见胖子对三叔说:“三爷,刚才石室蹋的时候我发现在石室的最里面有好多背包那是怎么回事?”三叔想了想说:“哦,那是我和文锦在青铜桥边上发现的哪里有一个废弃的营地,物资充足设备齐全我们就拿了些能用的回来你们抽的烟就是从那拿来的。”胖子啊了一声:“着种鬼地方还有其他人进来过?”三叔点了点头:“已经证实了,上几代的守门人以那里为中心作为基地,那小子也用血验过那里的尸骸是上几代的张起灵和守门人的尸骨。”胖子奇道:“血?怎么验?”三叔说道:“其实只要是同一血系的直系血脉只要同系人的血滴在尸骨上,血是可以渗透进骨头里的。”胖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不再问下去。这个时候闷油瓶走过来问我:“怎么样,好些了吗?”我点了点头,闷油瓶顿了顿说道:“你刚才说你在青铜巨门外见过那鸟是怎么回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这才想起来之前的事情还没对三叔和闷油瓶说过。因为事件一件接一件的发生使我们应接不暇,我和胖子也就忘记了有这么一茬,我就叫胖子简单的和闷油瓶说了一遍我们从进长白山一直到见到他们包括张老头只见发生过什么。闷油瓶听完沉默了很久脸色变得极其的严肃,过了一会站了起来,从背包里拿一本厚厚的竹简不停的对着上面比划着什么,我看着奇怪想起身去看看可是浑身的疼痛使我放弃这个想法。
过了一会闷油瓶把三叔和胖子叫道了面前,神色变得十分严肃,闷油瓶属于什么内心想法都不会表达在脸上的人,除了情况危急时候的认真之外我几乎不觉得闷油瓶有过其他表情。闷油瓶说道:“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说这些可能会影响你们的情绪,可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从现在开始以致将来发生的事情都不会在我们的控制之内,我们之中随时有人会送命。”胖子见闷油瓶一脸严肃知道事情非同小可也不再调侃就问闷油瓶什么意思,三叔也坐正身子听闷油瓶往下说。闷油瓶收起手上的竹简站了起来眼神忽然转向我,望着我说道:“该来的总要来的。”
我看着闷油瓶忽然看向我的眼神一时之间不知所错,就问闷油瓶:“什么来了?”闷油瓶看了看我突出了连个字:“终极!”
听完,我沉默了,此时语言是多余的。我们追寻了多年的秘密就要来临,我知道闷油瓶知道的不止这些可是这个时候我不想去问,我需要冷静一下,整理我所有的思路来迎接下面的事情。我了解到自己的感受与真实的不同,就应该尽量去探索那些“不能”为人了解的真实。我们无法去实验,要靠的只有我们的大脑。去想象、推理,从这无数的疑团和经历的一点点线索中,找到超越人类思想极限的真实。过了很久我长舒了一口气我看了看胖子和三叔都和我同样的表情,我知道我们都做好了准备,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们也必须找到事情的真相。因为我们从山东瓜子庙开始就再也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作者写的不错啊,我喜欢啊,希望不要是个大坑。

TOP

闷油瓶说着把手上的竹简铺开来让我们看,上面全部是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和一些图画。我几乎一个都看不懂,随着眼光的移动我忽然认出了竹简上的一些内容。其实那已经十分好辨认了,竹简当中的一段用朱砂之类的红色材质画着一只比起其他场景巨大很多的鸟。我马上就意识到了那是只那只巨鸟,而巨鸟不远处我就看到了青铜门和青铜巨桥也包括着个裂口。画虽然很简陋可是重点很突出让人一眼就辨认出来。图画之外的东西我就看不懂了,可是三叔却越看脸色就惊讶到最后嘴都张开了。胖子也是看得一头雾水忙问到:“上面写着什么?”三叔嘴巴都已经何不拢了。我了解三叔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那么惊讶的,琉璃怪影三叔见得多了早就麻木了。三叔现在这样的表情就证明竹简上的内容是超出人类想象范围之内的。
胖子急的直跺脚就问闷油瓶:“小哥,到底怎么回事,着竹简是什么东西?你从拿弄到的?上面他娘的写些什么?”胖子几乎一口气把我想问的全部问了出来,我朝闷油瓶拼命点头意思是我也想知道。
闷油瓶点了只烟迅速的抽了起来,我心说这家伙这几年在这烟瘾见长啊。很快闷油瓶就把一只烟给抽完了,吐出烟雾看着我和胖子说道:“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从竹简上弄清楚的,包括吴邪和终极的联系。”说完淡淡的看了看我,我这个时候都快要急死了心里真想冲上去把他摁在地上蹂躏一通。胖子比我脾气性子急的多马上就开口问了:“我的大哥啊,都什么时候你能不能别耍帅了,你诚心要把我和吴邪小同志给急咽气了你才满意啊。”闷油瓶也不理胖子坐了下来和我们复述了事情的经过。。。
这一切都要从闷油瓶进了张家古楼讲起。。。

原来闷油瓶和霍老太的队伍从石道进入了张家古楼之后就遭遇到了变故队伍四散崩溃,其中的过程和我们在寻找闷油瓶时见到的情景几乎如出一辙,闷油瓶他们最终到达了样式雷的顶层区域,而那份竹简就是在那里找到的,可是没想到在返回的途中出了意外被我和胖子给救了出来。从古楼出来之后闷油瓶就发现自己竟然认识里面的文字,这种文字被闷油瓶称为“篆黑文”,闷油瓶说在自己刚刚开始有记忆的时候就有人叫他认这种文字,闷油瓶早已烂熟于心,可是多年下来在中国的大川白河之间下地行动闷油瓶从未见过这种字体。当竹简出现的时候闷油瓶就意识到了竹简的重要之处。闷油瓶之前学的那些文字完全是为了读懂现在手上的竹简。闷油瓶读完之后就了解到了事情真正的终极!
根据闷油瓶的讲诉这份竹简的内容实在让人骇人听闻,接下来我所阐述的可能是人类知识层面达不到却真实存在的。首先竹简里说道自从商鞅时代就有人发现了长白山的秘密,据说在这里的人可以长生经历无数轮回,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证实了这个现象各国帝王争先恐后的派出队伍进入长白山寻找长生的秘密。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接近秦汉时期的时候这种长生的现象忽然间停止了,而且发生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先是长白山出现了许多怪鸟彪悍无比使得许多第一次进山的队伍几乎全军覆没,继而在长白山的山里繁衍出一个奇怪的名族文明,这个名族的出现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情而且族里的人长相十分奇异身材高大无比而且脸的长度异域常人,而且这个民族成为了保护终极的第一批人。
可是奇怪的是这个名族里的人拥有着不可思议的青铜炼造能力,据竹简里的记载原话就是这群族人是天外的飞仙。竹简称这群族人叫做“茂”,茂的出现让当时想要获得长生的王侯将相大为困扰,几乎没有人可以越过茂的防线,之后的几年之中茂把终极的秘密封存在了长白山的山体之中,然后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当时的帝王们莫不着头脑可是长生的诱惑实在太大随即又有许多人接受使命进入长白山之中。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接下来进入长白上的队伍就发现了这里的青铜巨门,然后想尽了办法想要破门而入可是以当时的技术根本无法进入门内,不得已之后帝王们渐渐放弃了对终极的追寻。当时追寻长生的大部分人都郁郁而终,只有小部分人拥有不俗的财力或者权利利用其它条件把自己的尸体或者古墓封存了起来,吩咐后人心腹继续找寻长生让自己复活过来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后来的新起之辈初生牛犊不怕虎跃跃欲试的进入长白山誓要寻得终极所在,可是还是失望而归。之后的几百年里追寻长生的人还在源源不断的进入长白山之内可是没有一个人成功。慢慢的关于长生许多人都失去信心,着长生的秘密就慢慢的流失了传言也越来越少。只有极小的一部分人不放弃继续追寻着。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几百年。后来终于有一只队伍由于机缘巧合发现了青铜门的秘密就是青铜门的开启和鬼玺阴兵有关,于是一阵腥风血雨各自的势力都为了夺得鬼玺大开杀戒,顿时间血流成河关于长生的秘密又再次被人们疯狂的追寻了起来。

之后的就很好理解了,两颗鬼玺分别落入了鲁宾王或者说是铁面生和西王母的手中,到目前为止我也无法判定七星宫里的到底是鲁王还是铁面生但是这和事情的发展关系不大我接下来就暂且称为鲁王吧。于是两方势力进入了青铜门,然后长生的现象却没有因为青铜门的打开而继续反而衍生出了一种奇怪的衍化——禁婆化。西王母和鲁宾王吃了大亏,损失惨重继而在国力上被大大的削弱随即两个都被转眼间给毁灭了,当时就有传言说着长白山里封存的不是长生的秘密而是诅咒。可是西王母和鲁宾王却并不放弃,可能当时他们都经历了什么使得他们彻底的相信长生的存在。继而就出现七星宫和西王母墓室的各种奇怪机关和风水宝地,他们都在尽力的保存自己的尸体完好看得出来是有极大的信心等待复活。西王母和鲁宾王并没有接受到长生所以还是逃不出生死轮回永远的沉睡了,两人把所有的秘密记载在了一种机关里,为了防止秘密被更多人知道他们吧秘密分了几个部分,分别埋藏了在其他的墓穴之中。这就是我们之前发现的蛇眉铜鱼。
竹简记录的十分详细几乎每个细节都可以读出来刚开始闷油瓶也十分惊奇这样的事情是什么人记录的可以知道那么多秘密把那么久远的事情都一一记录了下来。可是当闷油瓶看完接下来的字就知道原由,可是这让闷油瓶根本无法接受,闷油瓶看了看我说道:“接下来竹简所描述的我一开始也不相信可是越来越多的事情让我必须相信。”胖子此刻已经听的冷汗直冒眼睛里全是血丝大呼了一口气说道:“我敬爱的小哥,你之前说的那些我们已经难以接受,还有什么可以让你那么震惊的。说出来吧,反正现在我们经历的过的事情早就他娘的说不清楚了。你现在就是告诉我一会地下会串出只熊猫来我都相信。”闷油瓶淡淡说道:“我所惊讶的不是什么长生的存在与否,是因为接下来竹简出现了一个名字。”我奇怪的问道:“谁?”闷油瓶忽然看向我一脸严肃的说道:“你,吴邪!”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听到这的时候我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我已经记不清这是进了青铜门之后的第几次混乱,我感到一切都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范围,我无力的坐在地上根本不知道脑子在像着些什么只是用眼睛四处飘着,我感觉我快要疯了。着一切和我有什么关系?如果竹简里提到了那么我之前所谓的被带入到这个事件里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虽然之闷油瓶说要我们做好准备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付出任何牺牲的准备,可是眼下的情况是我绝对想不到的,我此刻彻底的崩溃了。我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手脚似乎不再受我的控制开始四处摸索起来,我也不知道我在找什么只是心里像抓到些什么东西能够给我一丝慰藉,可是我两手空空的什么都摸不到。我看向了三叔,三叔自从开始看竹简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脸色变的极其难堪。三叔慢慢的抬起头对我点了点头:“那小子没有骗你,上面确实有你的名字,这种字体我也是早前因为机缘巧合得到一本古籍之中提到过我也不是全部能看懂,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能看懂这份竹简的算上那小子不超过五个人。而且上面提到。。”三叔说道这停住了,双手一直不停的颤抖三叔虽然极力掩饰可是这种震惊是无法掩饰的,三叔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三叔看向闷油瓶做了个继续说的手势就不再说话,我看得出来三叔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闷油瓶走到我的身边把手放到我的肩上轻轻得拍了拍对我说道:“没问题的。”我知道以闷油瓶自己来说竹简上内容给他的震撼绝对不会亚于我和三叔可是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我对闷油瓶这种性格十分了解可是我实在没有想到闷油瓶可以冷静到这个地步,我就问:“什么没问题,着一切到底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有些急了。闷油瓶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我只需要知道我的使命现在开始就是保护你。其他一切与我无关。”我奇怪的问道:“现在开始?”
闷油瓶电了点头继续开始复述竹简上的内容,竹简的后半段十分简短可是却写的比起其他字迹工整,看得出下笔很重。我不禁有些奇怪这些字是用什么材料写上去的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崭新如初,可是我没工作再去琢磨这些就听着闷油瓶继续讲述。
闷油瓶看着我说道:“上面提到长生现象的停止是因为终极的冬眠只有到一定的时间还有特定的情况这种情况才会再次复苏,至于终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竹简上也没有提到,只知道解开终极的命运之匙是你,而且终极复苏就在50年之后,以竹简上的落款日期推算,现在2015年的现在就是终极苏醒的时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闷油瓶顿了顿继续说道:“当我从古楼出来之后读通了竹简我就开始调查竹简的真实性,所以才会在巴乃和你们离别我不能再和你们在一起因为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继续和你们在一起只会引起事端你们会有危险。之后我随着竹简的记载去了云南和广州果然找到其余散落的铜鱼,加上之前我们找到铜鱼的记载正好就是竹简上所写的内容。于是我决定再来次青铜门查清楚一切可是你却义无反顾的跟着我,我知道我当时和你说这些你一定接受不了而且我不知道我进入了青铜门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来所以我骗了你。告诉你轮到你守护青铜门的秘密由我替你守护进入了青铜门,于是和你约定了十年之约。因为我知道就算我遇到了什么不测只要时间一长你一定会再回来青铜门找我我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就欺骗了你,可是我进了门之后事情就不再我的掌控之中,我惊奇的发现竹简上的事迹是真实的我开始担心你会遭到不测可是我想尽了办法也没能走出青铜门,阴兵也再没有出现过,这使我进一步确定了竹简的真实性,因为据竹简所记载在终极觉醒的前10年茂不会再次出现,我意识到那些阴兵竟然是茂,他们不知道怎么利用终极成为了轮回之中永远守护秘密的人。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过了一久我在这里遇到了你的三叔,我和你三叔的消失误打误撞提你带上了保护符,没人知道所有终极秘密最重要的钥匙就是你,于是我静下心来和你三叔摸查这里所有的情况。”
闷油瓶一口气和我说了一堆话,我一时之间没有放映过来在我的记忆里闷油瓶是一个说话超过一百字就会变哑巴的人。现在却一口气和我说了这么多这不禁让我仔细琢磨起闷油瓶的话。三叔这个时候好像已经彻底读通了竹简把竹简扔给胖子“欣赏”接话道:“现在只要结合我所得到的“02200059”的调查资料稍加推测事件就可以逐渐清晰起来。着么多年那小子从没给我看过这竹简,怪不得之前每次遇到陷阱着小子都在拼命护着那个背包。”我听的莫名奇妙事件清晰起来?为什么我没有任何头绪脑子里还是彻底的混乱,我看向胖子,胖子沉默了很久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站了起来。

挑衅着看着我说道:“看吧,天真无邪同志关键时刻你还不是要我胖爷出场,不然你一辈子都只能知道一加一是等于二这种问题。”我气的大骂:“少废话,快说,你那猪脑子又想到什么了。”我一激动语气才提高了几分胸口就又因为之前的坠落开始阵阵疼痛,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胖子见我状况不好也不再激我,点了只烟撸了撸袖子露出一个舍我其谁的姿势抱手说道:“首先我们可以知道之前古墓里那些臭气熏天的老粽子都是为了想得到长生而搞得阴魂不散,而蛇眉铜鱼就记载了关于长生的秘密,然后一切事件的终结却是要等到此时此刻,也就是所谓50年之后终极的觉醒。然而不知道什么原因解开终极的钥匙竟然是你,其实我也搞不懂这是为什么可能你长得比较水灵人家看得上你。至于关于张家的终极传说就是张家中途因为之前电报里提到的政治势力的原因分成了两派一派是继续三方协议另一派是张大佛爷的倒张派,而我们敬爱的小哥就属于中规中矩老实本分的人,而另一派继续做着见不得光的勾当。然后这些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胖爷我果然慧根过人早就猜到了小哥和我们的十年之约另有含义。”听胖子说完我脑子算是清晰了一些不禁又为胖子关键时刻还能保持脑子的清醒而感到由衷的佩服。可是接下来我还是有些问题没想通,当下我也不继续追问胖子以免他自信心爆棚。就把头转向了三叔,三叔显然没有想到胖子能只靠听闷油瓶的讲述和那份资料就能分析的这么透彻,当下对胖子也是另眼相看。明显语气和之前都有所不同对胖子说道:“死肥猪,想不到你还真有两把刷子。”胖子乐道:“哎哟,三爷那是你没见识过胖爷我的手段这算什么,小儿科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叔白了一眼胖子继续说道:“只是你只靠表面能分析成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是你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胖子抓了抓下巴问道:“什么错误。”三叔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关于终极你的分析我也十分赞同可是你别忘记那份调查报告里说过倒张派从没有放弃过一直暗中行动,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调查里说倒张派一直有行动而我们却没有任何察觉。”胖子仔细想了想也觉得不对头,三叔见胖子沉默了笑了笑说道:“我一开始也很奇怪这个问题,可是在这这么多年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时间多我把这个问题翻来覆去想了很多边,之后我才发现原来问题其实很简单,我们总是先入为主的往死胡同里钻。其实他们的行动一直在我身边。”胖子想了两分钟嘴巴就张大了:“你是说022000559这个组织就是倒张派?”三叔点了点头:“我们几乎所有的计划行动中都出现了这个数字,我从一开始就把它想坐是另外的势力成立的,所以怎么也找不到头绪,可是只要转念一想就可以发现他们的确在行动而且无时无刻。”胖子楞了片刻问道:“如果这样倒是可以解释倒张派的确继续做着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是为什么他们要调查自己啊,调查报告不是提到说调查目标也有倒张派吗?”三叔笑了笑:“难道你没发现除了倒张派行动的那条以外其余所有都和终极有关。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那不过是他们掩人耳目的手法罢了。”胖子惊讶道:“他娘的意思是02200059这个组织包括阿宁和之前我们发现的那些冒险家遗骸都是由张大佛爷领导的倒张派的行动代号?”三叔点了点头:“至于阿宁那丫头到底是不是张大爷的人我也不能确定,不过可以确定一点与其说张大佛爷领导02200059这个组织还不如说张大佛爷只是这个组织里的一份子,所有计划都是 02200059鼓捣出来的。”

听到这里不禁心里大惊,不过之后就觉得我距离真相真的不远了。原来张大佛爷只是这个代号为“02200059”里的一颗棋子,所有事情包括分裂张家都是这个组织搞的鬼,那么之前所有推断剩下的谜题都引刃而解了。现在只有一个最后的疑问,我就问三叔:“搞了这么多事那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三叔看了看我淡淡的说道:“利用终极的力量获得某些特别人士的长生,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个组织会有那么巨大的财力和权利就连张大佛爷在其中也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要达成这个计划守护终极秘密的张家和我们三家就成最大的阻碍,于是他们就利用张大佛爷制造了分裂计划。”我听完默默点头的确要是这样的话之前所有的事件就可以说的通了。我脑子渐渐清晰了起来,不禁有些飘然起来感觉真相触手可及,现在只要弄清楚我和这终极有什么关系就可解决接下来的问题。哪怕02200059这个组织再有任何行动只要解开终极的关键是我的话他们就不会阴谋得逞。忽然我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这种感觉比替代三叔打理生意时候下面盘口人的敬意高出很多,我甚至开始有几分得意。
就在这个时候三叔说了一句:“这个记录竹简的人名字我好想在哪里听过,可是想不起来了。”我就问三叔:“怎么竹简有署名吗?谁记录的.”三叔继续低头回忆着不紧不慢的突出了一个名字:“齐羽!”听完我刚平静下来有些飘然的心又躁动不安起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齐羽??听到这个名字我十分吃惊,之前经历的事情就算再诡异再繁琐我们总能抽丝剥茧的找一些线索哪怕是一些毫不重要的线索也好。可是关于齐羽这个名字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梦寐,他好像和整件事情毫无关系却总是在不经意的时间和不经意的地点出现在我的脑海和梦中。我的脑子根本无法正常的思考问题可能是之前胖子和闷油瓶的话对我有太多震撼,我无法让自己冷静下来也我发让自己相信这个世界上真他娘的有长生的存在可是讽刺的是我现在所经历的事情恰恰使我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不得不去思考。
我仔细的回想着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任何线索和回忆,可是我脑子一片空白甚至感觉我仿佛只是认识这个名字而已这个对这个名字几乎没有任何记忆,这种感觉一直折磨着我,不禁使我十分烦躁而关于我又和终极有什么关系,一切的一切到这似乎是边的清晰了可是对我来说却越来越混乱。
我思绪漂浮不定眼神空洞毫无目的的打量四周,这时我发现三叔脸上出现了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忧色,虽然只是稍纵即逝可是我看得分明。看来三叔不想然人知道他有着什么样的担心?会不会和终极或者竹简有关?想着我走向三叔,给三叔递了支烟低声问道:“三叔,你脸色刚才阴晴不定,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三叔显然没想到他一瞬间的表情会被我察觉有点莫名的慌张硬硬的回了句:“没什么。”就走开了,看三叔的举动我可以断定三叔一定在担心着什么。

齐羽??听到这个名字我十分吃惊,之前经历的事情就算再诡异再繁琐我们总能抽丝剥茧的找一些线索哪怕是一些毫不重要的线索也好。可是关于齐羽这个名字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挥之不去的梦寐,他好像和整件事情毫无关系却总是在不经意的时间和不经意的地点出现在我的脑海和梦中。我的脑子根本无法正常的思考问题可能是之前胖子和闷油瓶的话对我有太多震撼,我无法让自己冷静下来也我发让自己相信这个世界上真他娘的有长生的存在可是讽刺的是我现在所经历的事情恰恰使我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不得不去思考。
我仔细的回想着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任何线索和回忆,可是我脑子一片空白甚至感觉我仿佛只是认识这个名字而已这个对这个名字几乎没有任何记忆,这种感觉一直折磨着我,不禁使我十分烦躁而关于我又和终极有什么关系,一切的一切到这似乎是边的清晰了可是对我来说却越来越混乱。
我思绪漂浮不定眼神空洞毫无目的的打量四周,这时我发现三叔脸上出现了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忧色,虽然只是稍纵即逝可是我看得分明。看来三叔不想然人知道他有着什么样的担心?会不会和终极或者竹简有关?想着我走向三叔,给三叔递了支烟低声问道:“三叔,你脸色刚才阴晴不定,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三叔显然没想到他一瞬间的表情会被我察觉有点莫名的慌张硬硬的回了句:“没什么。”就走开了,看三叔的举动我可以断定三叔一定在担心着什么。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拉住起身背上背包就要去寻找文锦的三叔说道:“三爷,虽然我知道你不太待见我胖子,可是这种时候我们是一个整体,谁出了事我心里都不好过,我们一起去找吧。”说完看向我和闷油瓶这是在问我们的意思,我当下起身活动了下身体经过刚才一段时间的休息身体恢复的挺不错虽然还会有隐隐约约的疼痛感从凶口袭来但是走个几里路找个人还是不在话下的,闷油瓶也跟着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一句话不说就背上背包走到了三叔身后,我心说这小子一分钟不装酷看来是活不下去的。我看了看胖子点了点头就对三叔说:“是啊,我们一起去找吧,就算我们留在这,那只怪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冒出来给我当头一下,在一起好歹也有些照应。”三叔点了点头在他转头的一瞬间我看见了三叔的鬓角上的丝丝白发,虽然三叔在这里这么多年身体机能的老化变得十分迟缓可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变化,最起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和文锦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我可以感觉到三叔身上的戾气少了很多,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来的伤感。当下我也不说话了,默默的跟在闷油瓶身后,只有胖子一直在队伍的最后面鬼话连篇的不停罗嗦着。
我们贴着崖壁顺着河道的方向摸去,手电关到了最小的亮度,虽然在裂口底部大鸟要在上面发现底部的光亮可能性非常小,可是之前怪鸟残杀禁婆的画面我到现在还记忆如新,所以我们不敢低估了那畜生,变得异常小心。
三叔看得出来十分心急走的速度很快,我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三叔的脚步。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我忽然闻道一股奇怪的味道有些微微的清香可是更多的是夹杂一种腥臭味,身边出现了几个模糊的影子我示意大家停一停把手电光线稍微调亮了一些朝那些黑影照了过去,手电光线才打到那些黑影上我的胃里马上一阵翻腾差点就吐了出来,原来那些黑影全是之前没有找到隐蔽位置被其他禁婆推挤掉下来摔死的其余瘦小禁婆。此时它们因为急速的坠落已近摔的看不清面目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地面上全是看不清是什么部位的一团团血肉。我开始干呕了起来,胖子看得大骂:“他娘的我们快走吧着地方太恶心了,我去年吃的东西都要给吐出来了。”三叔和闷油瓶虽然没有我这么大的反应,可是对这里显然也是一片厌恶,于是众人加快脚步走出了那段让人恶心的区域。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