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胖子和三叔已经惊呆了,愣愣的站在原地,我眼下着急就扑过去拉住闷油瓶的手转身大叫:“你们还看什么,帮忙!”这个时候三叔和胖子才冲上来和我一起拉住闷油瓶的手,文锦站到了最后,拿着工兵铲防御。我们也不管眼前这种奇异的景象就算是拉出只粽子我们也得拉。可是我们三个才碰到闷油瓶的手就感觉力道不对,闷油瓶不是在求救,被我们一拉闷油瓶瞬间就被拉了出来,我们三个本以为那只手会有力量在里面和我们抗衡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时间都重心不稳四个人重重的砸成了一堆,我起身就朝闷油瓶冲过去拉起闷油瓶的手仔细检查:“你。。。你没事吧。”闷油瓶淡淡的看了看我:“没事。”说完就把手抽了回去,我没有发火,我知道这是闷油瓶的一贯作风,看着闷油瓶还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也就没再多说,点了几只烟分发给了大家。
才坐定胖子就拉着闷油瓶问:“怎么回事,你怎么消失了?”闷油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果然又是闷油瓶的经典名句,胖子正想发作就见闷油瓶摆了摆手:“自己进去看把。”我奇怪,进去?去哪?难道阿宁身前有个零次元空间?胖子和三叔见闷油瓶没什么事也就定下心来,拉着我走上了祭台,我们照着闷油瓶的路线朝阿宁扑了过去,果然在距离阿宁还有一步之遥的地方忽然眼前一片黑暗,在睁眼就发现眼前根本没有阿宁,只有那块大石头默默的冒着那种令人浑身不舒服的红色烟雾,我就问胖子:“什么意思?着东西会制造幻觉?”胖子摇了摇头看向三叔,三叔也是少见的一脸茫然,我们退了一步果然阿宁又出现了在我们面前,嘴巴里还是碎碎的念叨着什么。我转身就问胖子:“上次那个犀牛角还有吗?我们也又见鬼了。”没想到胖子却不理我,用手电左照右照照,一脸的严肃。我不禁奇怪,刚想问就被胖子拦住对我做了个别出声的手势,我看得莫名其妙,三叔也是默默的看着胖子,只见胖子照了了一会就往身后的一个青铜柱子爬了上去,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脸笑意对我说到:“原来是这么回事,你看这个。”说着递给我个东西,我一看就全明白了。

胖子把拿东西拿下来给我之后,阿宁随即消失了。那是一个和张家古楼那种水底影像一样的投影倒置镜,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这个装置搞的鬼,所谓的阿宁和那个人都只是这个东西投射出的投影,所以一切都像一道投影墙一样,只要穿过了那个投影幕自然看不到阿宁的影像,而退后一步也就可以看到投影出来的阿宁,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大型的投影仪,可是还有件事情我想不通。为什么会有声音?就问胖子:“他们怎么对话?”胖子笑笑从身后拿出另外一个东西那是一个杯子形的青铜杯,杯子中间有个小洞由一根细线穿透,我心里大惊:“他娘的,我们小时候玩的纸杯电话机?一切都那么简单?”胖子点了点头:“就那么简单。”我对胖子又开始有些仰慕了就问:“你怎么想到的?”胖子点了只烟做了个舍我其谁的姿势:“要不怎么能自称胖爷呢,爷嘛,关键时刻要有风范。”我急了:“你到底说不说。”胖子乐呵呵的说道:“就在我们退后一步又见到阿宁的时候,我的手电正好是打开的,我就发现光线在阿宁的身手折射是不对的。我联想到上次张家鼓楼见到小哥在古楼里的经历便想到了。本来我认为最难以坚决的是他们的影像怎么发出声音的问题,可是我爬上去就发现了这个杯子电话,声音是从我们身后的青铜柱子之上发出的,不是阿宁本身自然越近声音越小。”
我还在惊奇胖子可以发现这样的细节,过真是战斗机啊,要是我可能一辈子也想不出来。可是这个时候闷油瓶沉默了很久才站起来说道:“你们太乐观了,这种投影是一定要以真是形象转移过来的,而那个青铜电话也要有人在电话另一头发出声音啊。”我幡然醒悟了过来,按照闷油瓶的意思也就说阿宁真的活着,而且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因为这种利用声波的固体传播的远不了的,现在回想起来果然觉得阿宁的声音比起以前显得更加沉闷而且声音细微,原来是这样。那么阿宁既然活着又不直接面对我们搞那么多动作干什么,而且最可疑的是阿宁一直重复一句话好像故意要引起我们的怀疑。我问道:“她这么做是为什么?”闷油瓶沉默了几秒忽然严肃的对我说道:“只有一个可能,拖住我们,拖时间!”我心里随即一惊,那句没时间了再次无限的回荡在我的心头,我们的确因为阿宁的把戏在这里耽误了太多时间,难道我们真的错过了什么?随即转身对胖子大叫:“小胖,杯子电话的另一头就是阿宁,线的另一头在哪?”胖子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指了指我身后的那颗怪异石头。胖子和三叔也意识到我们是在耽误了太多时间,急忙跟了上来,几个人站到那颗怪异的石头跟前。。。。。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和三叔也意识到我们是在耽误了太多时间,急忙跟了上来,几个人站到那颗怪异的石头跟前。离那块石头越近我就觉得心跳一直在加速,有种莫名的压迫感,虽然有种压抑的感觉可是最起码那诡异的红烟是没有毒的。
我有些担心胖子和三叔文锦身上的禁婆化会再次巨变,就特地留意了胖子的举动,没想到胖子已经把背包腾空了抢过三叔的工兵铲就要敲碎那古怪的石头给带回去,我一看之下就知道胖子的身体绝对无恙。我急忙拉住胖子:“什么情况都还没弄清楚,你要干什么?”胖子说道:“你说我要干嘛,不是说这东西能让人长生嘛,我敲几块回去看看能不能给我家的房子换个海景豪华别墅。”我此时已经无话可说,摇了摇头。三叔走过来对着胖子说到:“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有些奇怪,就问三叔怎么了。三叔指了指我身边的闷油瓶,我转身一看就见闷油瓶俯身紧紧贴在地面在听着什么,片刻站起来说了句:“这石头下面有空间。”我对闷油瓶的话一直是深信不疑的,心说这是迷宫还是地道啊,怎么一层接一层的。胖子和三叔听完便马上就动手要搬动石头,石头非常的巨大,我怕他两人力量不够便也上前帮忙。虽然说这石头和长生传说有关,可是阿宁他们既然没有拿走或者保卫就证明真正的秘密在这石头底下的那个空间里面。我才碰到石头先是心里一惊,这么巨大的石头居然被我们轻轻一抬就抬了起来,重量轻的让我有惊异。可是片刻之后我就闻到一股极其古怪的味道,石头上的红烟也瞬间消散开了,只是一瞬间,我就听到石头之内传来了怪异的响动,好想有什么东西在石头里面被我们惊醒了,在石头之内四处乱窜,手上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我马上意识到石头里面有东西,而却绝对是活物。三叔大叫一声:“让开!这石头有古怪!”

我们三人马上丢下石头退了开来,胖子显得异常的激动拿出之前缴获的手枪对我问道:“怎么回事。”我摇了摇头快步走到三叔身边拿出匕首小声的问道:“三叔,你感觉到了么?是个活物,明显能感觉到毫无规律的移动。”三叔点了点也做好了准备就对胖子说道:“那枪先收起来,实在不行再用那个,现在不管什么情况我们都要节省我们的战斗资源。”胖子恨恨的收起手枪拿出狗腿严阵以待。
这是时候那个石头开始了剧烈的颤动在地上打起转来,里面的东西在奋力的挣扎,用脚想都知道它想要出来。可是过了片刻我脑子就炸了,我听到一声清脆的破裂声音,那石头裂开了个口子,一只类似人类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手臂很廋,让人觉得没有任何脂肪皮肤下面直接是骨头了,那只手上沾满了黑色的思思绒毛,指甲极长也有五根手指。手臂上附着着一些惊异的黄色液体,一股恶臭向我扑来,那只手还在继续的挣扎着,片刻之间,那东西的肩膀也显露在我们面前,奇怪的是那人的皮肤好想是深黑色的。我对眼前的情景惊的目瞪口呆,过了几秒我反映过来之后话都说不清楚了,对三叔和胖子大叫:“他马的,这不是石头,这是什么东西下的蛋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叔和胖子也反映了过来,对眼前的景象惊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我们又后退了一段距离,胖子再次拿出了手枪对准了那“人”。又过了几秒钟的时间,那个怪物已经完全呈现在了我的面前,“石头”碎片散落一地,那怪物低着头慢慢的挺直腰杆站了起来,那是一个和人差不多结构的怪物,有四肢可以和人一样站立而却体形十分高大,虽然那怪物十分的廋弱可是我们也不敢放松警惕。
那怪物身上附着的黄色液体在空气中散发出一股腥臭的味道,十分恶心。我们被这种气味熏的几乎睁不开眼,眼泪水直流。那怪物皮肤全部呈现深黑色,皮肤之上有细细的绒毛,用肉眼就可以看出来,那怪物慢慢的抬起头,我冷汗就流下来了,心里充斥着无边的恐惧。
那个怪物的脸和常人几乎无异,只是鼻子凹陷眼睛呈深黑色没有瞳孔,可是让我恐惧的是那怪物的脸十分的长,和青铜雕刻的“茂”一模一样,我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这他娘的怎么可能是人类,人类都是胎生这中茂却是像蛇一样破蛋而出的。胖子想都没想已经开枪了,空气中弥漫着火栓和那种恶臭,交织在一起让人有种想呕吐的冲动。胖子枪法我已经见识过了,果然一匣子子弹一颗不拉的全部打在了那怪物的身上,那怪物被打的朝后跌倒了下去。

我和三叔拿起武器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我强压心里的恐惧,一步一步的逼近那个躺着的怪物,离得越近那股腥臭就越重我几乎已经感觉到呕吐物到了我的嘴边。三叔走在我的前面,用脚踢了踢那倒在地上的怪物,怪物没有反映看来是已经死了。便收起工兵铲招呼我们过去,可是三叔刚转身我忽然见到那怪物从地上跳了起来,三叔反映不及被扑到在地上,那怪物张嘴就要咬。三叔在地上拼命的挣扎可是没想到那怪物虽然廋弱可是力量出奇的大,三叔被按住动弹不得。我和胖子几步冲上前去,我抬起匕首就朝那怪物的后颈刺了进去,瞬间一股黑色的粘稠血液贱的我满身都是,胖子下手比我狠多了,狗腿直接朝那怪物的头劈了过去,那怪物奇长的脑袋瞬间飞了起来,三叔借助这个空隙也逃了出来。那怪物径直倒了下去,在地上不停的颤动,奇长的头颅滚到我的脚边,我低头一看一阵恶心急忙用脚踢开。

我走上前去看见那怪物止住了颤抖确定他已经死了,才松了口气。回想刚才的情景心里一阵阵的发寒。三叔有些缓过神来,走过来低下身查看那怪物的尸体。看了几分钟脸色就变了,转头对我们说道:“事情没玩,他还没死。”我一惊急忙走上前去,只见那怪物一动不动就有些奇怪的问三叔:“为什么没死?这不是不会动了么。 ”三叔摇头苦笑指了指怪物的身体,我一看就炸了拉过胖子就指给胖子看,胖子一看脸色也瞬间垮了下来:“什么意思,他娘的这怪物怎么也会禁婆化。”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因为怪物的皮肤呈现深黑色所以那种禁婆化特有的清黑色斑点倒显得更为突出,而且这怪物的禁婆化之迅速使我们从没见过的,几秒钟之前斑点已近遍布全身,这怪物的皮肤马上变成禁婆特有的青黑色皮肤,三叔站来对胖子大叫:“没办法了,拿刀来!”我知道三叔是要对这怪物碎尸万段啊。我不想看这样残忍的情景转过身去,我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要这怪物禁婆化开始复生我就又有麻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闷油瓶从祭台下面走了上来,我这才注意到刚才闷油瓶竟然没有在我旁边,不然我们也不用那么幸苦,拉住闷油瓶就问:“你去哪了?”没想到闷油瓶不理我挡开我的手,径直朝三叔走过去说道:“等一等。”说完朝身后拿出一片东西,我定睛一看发现那是一块被磨尖了的青铜碎片,闷油瓶走到怪物跟前,这个时候怪物的禁婆化已经彻底完成了又开始了阵阵骚动。闷油瓶抬手就把青铜碎片刺进了那怪物的身体,马上那怪物的皮肤开始逐渐回复初始的深黑色,身下流出一股黑色的血液,再也不动了。胖子看的惊奇:“你怎么知道青铜对它们有克制的作用。”闷油瓶淡淡的说句了:“推测。”胖子大骂:“推测个P,怎么我胖爷推测不出来,之前的雕刻不是说青铜是用来封印终极的吗?现在怎么有和禁婆化扯上关系了。”闷油瓶说道:“你不知道不奇怪,因为你不知道后面的事情。”胖子摸着头问道:“难道你知道?”闷油瓶点了点头指了指身后的青铜柱。

我看了看身后的青铜柱,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有些不明就里就问道:“什么后面的事情,难道之前你和三叔有隐瞒了些事情。”闷油瓶摇了摇也不说话,在地上用石头画着什么,我走过去,一看之下就更奇怪了闷油瓶在地上画了一个七星棺的七星位置,胖子已经急的脸都涨红了就问:“大哥,您能不能说句话啊,老子艺术修养又不高,看不懂你画的什么啊。”闷油瓶指了指地上的图案又指了指我身后的柱,我转身再看。
青铜柱之前我们发现过是用七星阵排列的,可是位置还是排列都没有错啊,我实在看不个所以然刚想开口问就忽然听见三叔大吼了一句:“原来是这样。”我和胖子急忙走到三叔跟前,就齐声问:“发现什么?”三叔点起烟,对我们做了个静声的手势,开始认真的对着青铜柱子比划着什么。过了很久三叔都没再说话,闷油瓶也在一边默默的抽着烟不说话,闷油瓶是不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就算你死跪着求他也没有用的那种人,我也就不指望闷油瓶,一个劲的在三叔跟前来回踱步,三叔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片刻之后三叔叹了口气深深对我们说道:“用那小子画的位置再看那些柱子就会发现之前那些刻画旁边注释的文字竟然可以拼凑起来,成为和结尾那段一样的文字。”我急忙回头再看,果然之前那些看不懂的注释果然是最后那种文字抛开的单个部分,我和胖子不懂这种文字自然看不出个所以然,可是只要按照闷油瓶的位置结合起来就成为了和竹简上一样的文字。之前我还在奇怪为什么之前的注视闷油瓶和三叔看不懂,然后最后的结尾处却是竹简上的那种文字,原来是这样。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叔的脸色显得十分难看,沉默了一会就对我们说:“如果上面说的是真的,我们之前所有的推论就都是错的。”我和胖子“奥”了一声就坐了下来等着三叔说下去,文锦坐在三叔的面前递了口水给三叔问道:“上面到底写什么?”三叔奇怪的看了文锦一眼接着说道:“上面的事情,完全是接着之前的事情发生的。”三叔顿了顿眼神忽然有些飘忽接着说道:“茂的族长在几面之后就病故了,而接下来茂的族人一直认为那种邪恶的长生能力来自那块奇怪的石头,可是没想到几年之后那颗石头里竟然蹦出了个我们之前看到的怪物,而且样貌和茂的一模一样,随着石头的破碎长生的力量消失了,千千万万的禁婆士兵忽然都停止了活动,可是却没有死去好像进入了冬眠,随着这个怪物的产生,茂开始分裂,一边人继续维护族长的遗愿,一边人觉得那个怪物就是上帝对他们的惩罚他们浪费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所以产生了一个和他们一模一样的怪物,算是对他们的惩罚。之后的形式就开始一边倒,大部分族人把那个怪物供奉为神明,把继续支撑族长遗愿的那部分人全给杀了。”胖子听到这里就对闷油瓶说道:“小哥,看来分裂是无处不再的,你也不要太上心。”闷油瓶不理会胖子继续抽着烟,我白了一眼胖子:“你他娘的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胖子也觉得自己说的话不合意,便转身要三叔继续下去。
三叔接着说道:“之后的几年里,那个怪物也没有任何动作默默的躺着,好像也冬眠了起来,不吃不喝,只是每过20年就会孵化出一个那样的“石头”或者说是每20年下一次蛋,而且只要每次孵化这种禁婆化就会出现在族人里,而这些蛋似乎极其怪异再没有东西爬出来,慢慢的族人被这种二十年一轮的禁婆化折磨的面目全非,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族人中出现了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果断的支持老族长的遗愿,四处向族人要求停止这种奇怪的轮回,这个时候外部势力再次入侵茂的部落。这个年轻人骁勇善战,英勇无比。他向族人证明不需要那种邪恶力量也可以保护家园,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拥护这个年轻人,最终族人终于全部归顺了这个年轻人,开始利用早已废弃的青铜督造能力把那个怪物封印在这长白山之中,后人也一直守护着这个地方,不然这种邪恶的力量外泄,可是还是有一小部分人叛逃使得这个秘密泄漏了出去,无数的人开始向长白山进军,年轻人没有办法便把这长白山的深处作为自己的基地,开始永久的和尾部势力对抗。族人敬慕年轻人的胆识还有智慧,便把他称作可比天神的人,起名齐羽!之后便记录了这一切。”胖子听完眼睛都要鼓出来了朝我问道:“魔幻电影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对三叔说的事情也是感到不可思议就问道:“先不说有没有这种长生的力量,当就那个怪物来说就不可思议。再者我和齐羽又什么关系,我和这一切事件又有什么关系??”我一连串的问出我的疑问,其实我知道三叔也解答不了只是按照上面记录的文字翻译而已,胖子不以为然:“我们经历了那么多诡异的事情,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现在想的再多也是毫无意义的。古时候的人文明程度不高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喜欢和神话沾边,不可全信的。”
我脑子彻底的混乱了,身子有些飘忽不知道该问什么,或者谁能解答我的问题。片刻之后闷油瓶忽然站了起来看着我们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进到那个“石头蛋”的下面,我这个时候才算是清醒了过来,我们耽误了太多太多的时间,阿宁的把戏,“石头蛋”里的怪物,青铜柱子背后的秘密,我此刻算是彻底的清醒过来。跟上闷油瓶朝祭台走过去,三叔和胖子以及文锦都跟了上来。
果然石头破碎之后底下出现了一个小型的地道入口,闷油瓶当先猫腰进入了裂口,地道不长几分钟我们就走了出来进入了一个完全黑暗的空间,这里空气十分奇怪有些呼吸不过来的感觉。几分钟之后,整个洞穴都亮了起来,有人在里面启动了火龙照明的装置。我看着四周的情景再也移动不了脚步。

这是一个人工挖凿出来的正方形房间,房间十分宽敞有个篮球场那么大,一条青铜道路直直通向房间的中心,可是让我震惊的不是这个房间,而是在这个房间里面除了青铜道路两侧有人工整理过的痕迹其他空隙里到处散落着数以百计的“石头蛋”,眼前的景象十分怪异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无数的“石头蛋”同时散发那种红色的诡异烟雾,使得这个房间朦上了一层红色的雾气,显得诡异无比。
胖子和三叔文锦都惊奇的说不出话来,就连闷油瓶也止住了脚步看着周围奇迹一般的景象,过了很久胖子才算反映过来断断续续的说道:“他娘的,这么多蛋要是一个代表二十年的历史,那么这里就是中国上下五千年啊,那个怪物不会在这里吧!”胖子费力的把话说完,我才意识到房间的中心站着一个人,身边有条细细的线一直延伸到房间中心,很明显之前阿宁投影的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我小心翼翼的努力望去,可是这种红色雾气实在太浓,看不清楚。闷油瓶和三叔几人显然都看到了,对视一眼低下身扑在地上慢慢的爬了过去,我们动作很轻怕使得周边“石头蛋” 里的怪物被我们惊醒,要是那样的话就算再来三个闷油瓶可能也搞不定,就算闷油瓶牛B到可以全部摆平,我们也没有更多的青铜来搞定怪物死后的禁婆化。我的心跳不禁开始加剧,这种紧张的气氛压的我喘不过去来。我留意两边无数的“石头蛋”不然自己的任何一个部位触屏到它们,闷油瓶胖子他们也变得十分小心,动作便慢了下来,没想到才爬了几步就听到从石头中心传来一阵冷笑。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够玄幻的,  这个终极确实不好写啊

TOP

我心里一惊抬头看去,就见那人从房间中心走了过来,我一看就彻底混乱了,那他娘的竟然是裘德考!裘德考笑着说道:“进过古楼的果然不一样,我早就知道我们的小把戏拖不了你们太久。”胖子大骂:“死洋鬼子,别在那唧唧歪歪的,老子早就知道你有鬼。”可是没想到裘德考忽然开始大笑起来。
闷油瓶站了起来淡淡的问道:“你不是死了么?”裘德道止住笑意指了指身后的一个角落说道:“奇怪吗?她不是也死过吗?”,我一看,只见阿宁倒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恼怒,冲上去就像暴打那死老洋鬼子一顿,然后问清楚一切。可是没想到三叔拉住了我,三叔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说道:“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裘德考。” 三叔与裘德考素有渊源,甚至和裘德考有些连我都不知道的交易。只那人一愣随即在自己脸上按了按说道:“人皮面具没有问题啊,你怎么知道的?”三叔笑着淡淡的说道,“你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裘德考虽然知道无邪他们进过古楼,可是绝对是不会知道古楼里也有投影机关的,所以事实就是你也进过古楼才会想到用这种办法来迷惑我们,事情到这里了,说吧你到底是谁。”三叔身上有种特殊的气质,那种不怒自威的感觉又涌上我的心头,我自从进入青铜门到现在我很久没见过三叔这样的表情了。那人笑着拍手说道:“三爷,果然名不虚传啊。”说完把人皮面具一撕呈现出一张我从没见过的脸,我心里乱成了一锅粥,十分恼怒大叫到:“你到底是谁?”没想到那人却轻轻一笑:“别急啊,小三爷我们早就见过了。”

我一惊就问道:“你认识我?”那人继续大笑着,这种嘲讽的笑意让我止不住的愤怒我当下挣开三叔就朝那个人冲了过去,没想到才冲出去不到两步就被身后一股力量拉了回来,我转身一看是闷油瓶。闷油瓶不等我开口就说道:“你想死么?”说完指了指那人的手。我刚才被他裘德考的面目搞的昏头杂脑,竟然没注意到那人竟然一直拿这M4A1对着我们。我站住了脚步,慢慢的思考对策,那人看到这里笑的更加猖狂说道:“怎么?只能愣在那里让我嘲笑吗?”我对他无休止的挑衅弄的头脑发胀,握紧拳头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就在这个时候闷油瓶盯着那个人,眼神一动不动,看的那个人有些手足无措,闷油瓶淡淡的说了句:“你再笑,就会死的。”那人显然也对闷油瓶了解至深,知道闷油瓶的身手,脸色微微一变沉默的看着闷油瓶:“你快的过枪么?”我以为闷油瓶真的牛B到可以快过枪才会说出那句话,可是没想到闷油瓶摇了摇头说道:“不行,可是我可以保证我能让你和我一起死,我死在你的枪下,你死在我的刀下。”说着已经亮出了随身的军刀,我看得出闷油瓶是认真的,这家伙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那人被闷油瓶的气场震的哑口无言,随即笑道:“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来吧,反正我的使命完成了死不死早就无所谓了。你们已经错过了,你们还是没能体会没时间了是什么意思啊。”说起使命,闷油瓶转身看了看我,收起了刀拉住我低声说道:“稳住他,5分钟我来想办法。”我点了点头,脑子也冷静了下来,就问道:“你叫我小三爷,你认识我?”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那人淡淡的说道:“何止认识,你不记得那录音带了么?”我心里彻底的震撼了,脑子一片空白就说道:“那个人是你装扮的我?”那人点了点头:“有问题么?是不是很像啊。现在的易容技术还有很多是你不能想到的。”我继续问道:“那落款齐羽,也是你搞的鬼?”
“ 是啊,有什么问题就问把,反正你们马上都要死在这里,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说完拿起枪,指了指我身边的胖子“胖子,到你问了。”胖子大骂:“滚你娘的蛋。老子没什么好问的。”我插口到:“齐羽和这一切有什么关系?”那人苦笑的摇了摇头:“你们总是爱把问题集中在一起想,你们一定看到外面的青铜雕刻了吧。齐羽就是那个人的名字而已没什么关系,我故意混谣视听的。”我马上追问到:“那我为什么总做那样的梦?”那人淡然的说道:“买通你身边的人下点致幻剂困难么?”
我想了想继续问道:“你既然可以买通我身边的人,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终极到底是什么?阿宁为什么没死,又会出现在这里?”那人摆了摆手:“对不起,你的这几个问题我都不能回答你,你们的时间到了,去见阎王的路上慢慢想把。”说着举起了枪对准我,闷油瓶瞬挡在我前面,拿出军刀准备殊死一搏。

我一把拉住闷油瓶,一个转身绕前挡在了闷油瓶前面,回头对闷油瓶笑道:“这次的事情我不能再让你替我面对,我自己的事情我能面对,事情总是要解决的。”闷油瓶显然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动作一脸木然,我转过身子低声对身后的闷油瓶说道:“这次换我守护你。”说完从衣兜摸出火丸子藏在身后,准备那个人开枪的时候和他同归于尽,我紧紧的握了握手里的火丸子对那人说道:“能不能再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那人淡淡的说了句:“不行,对不住了小三爷。”便再次抬起手用枪对准了我,我了解这个组织的人没有一个不是生死关头摸爬滚打过来的,下手杀人绝对不再话下,何况这个人应该是这次行动的高层,他说他的使命已经完成,看来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晚了一步,收回混乱的思绪,我默默的盯着那个人准备在他开枪的时候甩出丸子和他同归于尽。
这个时候就算闷油瓶也没有办法瞬间改变局势,那人阴笑着看着我瞄准准备开枪了。可是忽然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无邪,你剩下的问题就由我来和你解释把。”我注意力太过于集中那人手上的动作,一时间没反映过来怎么回事,抬头一看就见到阿宁站在那人的身后用枪指着那人的脑袋。那人脸色微变冷冷的说道:“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阿宁冷笑道:“谢谢你的MI药,我好好的睡了一觉呢。”说完用力用枪顶了一下那人的后脑继续说道:“把枪放下。”那人脸色忽隐忽沉的把枪放了下来,然后举起了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阿宁把他的枪踢了过来我建起枪把枪口对着那人,闷油瓶也走到我身边默默地注视着那个人。

阿宁看着我们脸上有些抑制不住的惊喜,便问道:“你们没有死?”我心说这他娘的叫什么问题,就说道:“这个我们还想问你呢。”阿宁一愣想了几秒钟,把枪用力的朝那个人的后脑顶了一顶说道:“在我的耐心还没消失之前,你最好和我解释解释你对我说的话。”

胖子和我看的有些莫名其妙,闷油瓶却忽然说道:“你不知道他们的计划么?”阿宁奇怪的看了看闷油瓶问道:“什么计划,我前几天才来到这里的。难道。。。”说道这里阿宁顿了顿,忽然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听的莫名其妙,就说道:“你不认识小哥了?张起灵啊。

胖子对阿宁一直是有些芥蒂和怀疑的,此时被眼前的情况弄的焦头烂额大骂到:“臭婆娘,问你话呢,你扯什么蛋。”没想到阿宁却淡然一笑自顾自的说道:“没错,是你们了,不是假扮的。”原来阿宁也在怀疑我们的身份。想着我就觉得阿宁做事风格果然一如既往的果敢,在还没确定我们的身份就敢把枪踢给我们,看来她这次确实赌对了,这也让我更加确定眼前的人就是阿宁,她没有死。看来中间有些我不知道的秘密或者阴谋,就问阿宁:“这到底怎么回事?”

阿宁刚想开口,忽然那人一阵狂笑甚至有些神经质的蹲在了地上,笑的直不起腰,胖子看的一肚子火抢过了我的枪对着那人说道:“我可没女同志那么好心,你再笑,胖爷我马上送你进阴曹地府。”那人看得出胖子是认真的,勉强的收起笑意说道:“你们觉得你们占了优势?”阿宁举手用枪把就朝那人后腰砸去,那人马上跌倒在地上,阿宁笑了笑说道:“你觉得呢?你有其他选择吗?”
没想到的是那个人还在大笑:“谁说我没有,哎,出来吧,你真要看着我被这臭女人打死么?”听完我心里一惊,片刻之后我意识到这里还有其他人对着闷油瓶大叫:“小哥,这里还有其他人!”闷油瓶和胖子也意识到可能我们高兴的太早了,开始戒备起来。这个时候那人却笑的更加猖狂:“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可以瞬息万变的。”等了几分钟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动静,胖子急了;“你到底搞什么鬼了?”那人只是一直冷笑并不说话,这样的举动让胖子彻底的愤怒了,举枪就要崩了那人。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忽然听到身后一个声音说道:“别动!”我转身一看脑子就炸了,胖子和闷油瓶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闷油瓶也不再沉默摇了摇头说道:“没想到是你!”我心里一阵烦躁涌上心头,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有些愤怒更多的却是无奈和绝望。拿枪指着我们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文锦!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