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同人作品)盗墓笔记9十年之约?--作者:原来有神(续写+分析解密)

本文纯属于对盗墓的喜爱和作者本书无关,如侵犯您的任何权益 实属无意。

接盗墓笔记8剧情后9年后的一天。凌晨2点,我还在看着闷油瓶留给我的另一个鬼玺。这几年的深夜我几乎都在就对着它度过的,脑子不停的浮现闷油瓶对我说的话,“10年后如果你还记得我,….”这句话像梦魔一样无时无刻不折磨着我。本来我天真的以为我走出了一个巨大的怪圈,从这无数的阴谋中解脱了出来,甚至我曾经觉得经过时间的推移我会渐渐淡忘着一切 三叔,潘子,阿宁….时间真的是治愈伤口最好的良药经过那么久我对潘子和阿宁的死真的渐渐释怀,也不再在乎三叔是死是活,总觉得有一天他会突然出现用他那阴冷的眼神注视着我,然后我就可以吧生意都交给他去找胖子种田去。

可是对于闷油瓶我他娘的像是中了邪一样,时间越久越思念,对他在青铜门后的事情我不知道想过多少种结局,不知道预想过多少次再见到他的场面,再见到他。。是的,我从没想过他会在青铜门后出什么事情,我刻意回避他会与死沾边。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他我总会有莫名的伤感。。正想着电话忽然想了起来,我心说这么晚了谁他娘的还打电话,不管是谁我一定把他骂个狗血淋头,不会是王盟着家伙那边盘口又出了什么岔子,这几年王盟跟我算是长了见识人比以前稳重多了,在这道上久了他变了,甚至有时候底下人起了冲突这家伙像潘子附体了一般永远冲在前头,想起他以前总是一副如不禁风的样子。。原来人都是会变的,我不也变了嘛,从以前一个小古玩店的老板到现在。。。翻开电话我却愣了,电话上赫然显示着小花的名字!

这几年在三叔的生意上小花一直给我了最大的帮助,我对他的了解也上升了一个层面,他心思整密,做事绝不出岔子,这么晚了会有什么事情。接起电话就听小花气喘的说道:“无邪,快开门,我在楼下”然后电话就挂断了,我走进窗口看到小花果然站在楼下,身边还依偎着一个人,我心说他什么时候过来的,这么大老远过来不会就是来会小情人吧,然后喝醉了来我这借宿一晚?我转念就想给自己一耳刮子,小花和胖子为人之道可差远了一定是出什么事了,我急忙收起鬼玺下楼开门

门外小花正在焦急的和谁打着电话,看我开门对我大叫:“快。。快过来帮忙”我走近一看,心中一惊原来这人好像受了极重的伤浑身是血正被小花半架半抬的才勉强站稳。我急忙上前帮忙吧那人扶近了屋子,灯光亮了我发现那人我好像认识,脑子绕了一圈我突然意识到事情不一般,因为那个人是黑眼镜!!

我心中一惊,开口问道“他怎么弄成这样?”小花头也没回的继续说着什么,我意识到他在打电话给一个我这地很有名的医生,我也不多说话了,吧黑眼镜背着进了我的卧室,小花看起来架着他折腾了一番才到我这,身上的衬衫已经被血染红了。黑眼镜躺到了卧室的床上,我意识到他的知觉已经没有了必须快速的抢救。说着医生已经在楼下敲门了。。我心说小花帮事果然给力啊!

看着医生进了卧室,我忙问:“哎,你倒是说话啊 他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
小花说:“具体的得把他弄醒了才知道,他是被我的手下在你们盘口郊外发现的,本来我的想说直接交给你,但是我不放心我就直接过来了”我说:“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去接你啊”小花道:“生意上的事,小事。本来想处理完了再联系你的,现在的关键是要把他马上弄醒!”我转头看看了屋里忙活的几个医生:“看他的样子受伤不轻啊,一时半会可能醒不过来啊。”小花神色一变:“必须快,我们没时间了,因为他向我提到了一个名字”我心中一经又是“没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张家古楼回来之后这几年间一直对这句话提别反感,可能是我潜意识觉得这是闷油瓶不和我过多解释就进了青铜门的直接原因。收回思绪我马上问道:“名字?什么名字?”小花淡淡的看着我:“张起灵!”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到这个名字所有的思绪潮水一般的涌来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这个时候,门突然被人敲得巨响,我一股无名火冒起,心说这个事情关系到闷油瓶啊,谁TM的这个时候来打扰我我要扒了他的皮,对于我这中举动小花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只要关系到闷油瓶我就会变得特别的紧张。我拉开门就骂:“你他娘的半夜敲门就不会小声点吗?”我头还在关心屋子里的情况看都没看门外一眼,心说就算是天王老子他回句嘴我就让他葬身在我的小拳头之下。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哎哟喂,我说天真无邪小同志,几年不见脾气见长啊,要找你胖爷我练练怎么着?”

我回头果然看到胖子像尊佛一样的堵在门口,脑门上青筋都暴了起来。他可能怎么也没想到我迎接他的方式会是这样,我一把拉过胖子也不管他高不高兴马上就是一个熊抱,这几年我实在是憋的慌,在生意场上尔虞我诈,现在终于见到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心中甚是狂喜。胖子不理我朝我背后的小花就叫道:“花儿爷,你吧我家小天真藏哪去了,这个像侯一样乱蹦的又是你哪个懂易容的手下啊,你得带他去精神病院看看怎么一会一个样啊!”我马上骂道:“你TM才是猴呢。”胖子笑道:“看吧,还是经不住试一试你这怕被别人占便宜的性子又出来了。”

我细细的端详胖子,时间好像在他身上没有一点痕迹,只是身上的肥肉还是一点没减,看来猪到了什么地方都养得肥。身体倒是比以前壮硕了很多,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身上的铜臭气息好像被磨少了一些,不知道错觉还是什么我竟然觉得胖子多了一份朴实。我转回思绪问道:“你怎么来了?”这几年我也和胖子通电话也邀请他过来找我,可是看得出他心里还是十分挂念彩云,任凭我怎么劝都不肯离开巴乃。小花接着说:“是我叫他来的。”胖子突然神色一变对我说道:“马上就到了,我也想见见那个家伙”我知道他说的是闷油瓶。胖子接着说:“胖爷我也在那地方守了将近10年的寡了,彩云那丫头也该知道我的心意了把。”胖子说的时候明显顿了一顿,看来彩云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我刻意回避彩云的话题说道:“那是,要你胖子守10年寡比要小花穿你的小鸡内裤在街上走可难的多”小花玩手机的手停了下来眼神看向屋子,我心中一紧知道出事了。

我拉上胖子向卧室方向跑去,医生已经出来了,对我摇了摇头:“对不起,我门已经尽力了,失血太多,现在病人神志再次模糊了,不过在我们抢救的时候他一直重复的在说一句话,眼神看着门口的你们,可能是想对你们的遗言吧。”我说:“说了什么?”胖子探过身子看了看里面躺着的黑眼镜对我说道:“什么话?难道是问他的眼镜去哪里?”我听完彻底清醒了,这胖子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有正经的,对于他朴实的评价我实在是想抽自己两嘴巴。小花站了起来对医生说道:“他是不是在说,张家楼,魔湖.”医生点了点头,我脑子随即啊的一声,转头对小花问道:“你的意思是他去了魔湖?”

胖子突然在床边叫我:“天真,过来看看”我心说这胖子什么时候有小哥的身手了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我走过去一看,见胖子神情严肃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看到他手指的地方,我脑子就炸开了,他身上的伤口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往事件件涌上心头,小花跟进来一看脸色也变了。因为我们都知道他身上的伤口是那密陀罗弄出来的。我心道他真的去了张家楼而且还活着出来了?他去哪里干什么?张起灵难道是说踏肩膀?不会,他没参与我们的拯救行动不知道张起灵其实是个代称,那么他指的一定是小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无数疑问又再次涌上心头我反复一瞬间又回到了当初那个什么也不知道可是还是要继续历程的无邪,看着身边的胖子和小花,我反复觉得这9年的空白根本不存在,我们仿佛有回到了那个时候,这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被卷进去了,就别想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黑眼镜醒了,他看了看我又看看了胖子竟然笑了。只听见他对我说:“十年之约,不可失约,他为你付出了太多太多。”我立刻转头看向小花,意思是难道你把我和闷油瓶的约定告诉了黑眼镜?小花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 随即摇头,胖子也是一脸疑问,看来这家伙真的进了古楼 知道了不少的事情。

我还想再问,只见黑眼镜眼睛一睁就再也不动了,我试探的去摸他的鼻息,知道他已经死了,我心中一阵伤痛,我以为经过那么多年我对生死早就置之度外了,可是看见以前一起患难过得人就死在我的面前我是怎么都不能接受的。三个人都沉默了,过了许久胖子说道:“他怎么说也算咱们便宜,我们得送他一程。”小花点头说:“这事就交给我了,我把他送回家乡办一个风光的葬礼”。
一个月后。我从黑眼镜的死中慢慢抽离了出来,心中满是疑问,为什么黑眼镜要去魔湖为什么他知道我们的十年之约,去魔湖的只有他一个人吗?还是只有他一个人出来。面前还是放着闷油瓶走时给我的另一个鬼玺。
“十年之约,不能失约。”我又怎么会失约呢?一个月还有一个月就到了。我忽然觉得好像这九年的日日夜夜都再等待约定的到来,什么疑问什么生意都TM是狗P,我只是想见他,只是想问一句他 还好吗?。。。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每天和胖子在一块听他诉说在吧乃打猎已经学会抽旱烟的给种奇异经历,抽旱烟对于胖子这种任钱不认人的主来说是够奇异的了。小花忙完了黑眼镜的事情也回到了我这里。我们都再等待这约定日期的到来不知道胖子和小花事怎样的心情,我总会有一种莫名的精张。我突然觉得我害怕,不是害怕粽子还是什么中途发生的危险,我怕见到的闷油瓶又一样的冷漠一样的一声不吭把我们弄晕再次消失。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我开始查阅各种学位武术书籍,看了许久之后突然发现都是狗P以他的身手我估计就是张三丰再世也够呛,何况是我和胖子。我能做的只有祈祷,祈祷他不要再离开我们。。。。离开我。。。

在启程之前胖子回了趟巴乃我知道他去和彩云道别,胖子自己知道这是最后一次陪着彩云,所以逗留的时间长了点,在约定启程的日子当天才赶了回来,临走之时小花笑着对我们说:“帮我跟那家伙带声好。”转身做上车走了,我知道他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陪我们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再不回去可能底下盘口的人要闹翻天了,我随意交代了下说我要出趟远门收几个贵重的东西,就连收什么都没说收上包裹就出门了。我和胖子决定走老路也就是从二道河然后上山直接进到青铜门。在车站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王盟竟然也收好了包裹在车站等我们,我问他干什么,他说他要和我一起去,不管我去哪都跟着我,眼神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坚定,我转头看向胖子,意思叫他帮我把他轰走,可是胖子却出乎意料的走上去喽这王盟的肩膀买车票去了,回来我问他TM干什么这事情不能让这么多人知道。他转身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你三叔和潘子的影子,带上他吧。以后胖爷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用的着。”说完也不理我转身打起了呼噜,我被他说的无话可说,想起了潘子我的眼泪又不争气的要留下来,慢慢的唱了起来:“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莫回头。。。。。”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转身看向王盟他好像知道我不愿意带着他也不多和我说话,只是坐得离我很近,怕我丢下他跑了似得。我突然有种错觉潘子第一次跟着三叔去做事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的。到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三叔的计划里为什么没有潘子,因为三叔只是吧潘子当做信任的人,没想吧太多事情告诉他,可潘子心里只有三叔,三叔心里只有那无尽的谜团等着他去解开。而现在王盟心里是我么?而我的心里是什么?转念一想我明白了,我心里只有一个名字闷油瓶。我要去找他。

一路无话,车道二道河我们下了车王盟很快的跟了下来。我很快的在前面带路,虽然过去了10年去的路周围的情景有些改变,可是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毕竟这段记忆对我来说太重要了,现在正时秋冬交换的季节路比上次我和闷油瓶来的时候好走了多了,我们只用了一天一夜就赶到了,中途没有任何休息,胖子变的极其认真一路上话少了很多,王盟看的出我门表情严肃一路也不说话只是紧紧的跟着。很快当时小哥消失的那个拗口出现了,那地方好像10年中一点都没边,我指了指说到了。胖子去看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天色晚了我们决定在这扎营一晚明天天一亮就要找出路口。很快,营地扎了起来,胖子虽然身手不错可是那一身肥膘走了那么久的确委屈他了,很快便传来了他的呼噜声。火堆点了起来,不是听见胖子说几句梦话:“彩云过来叔叔抱。。。”做梦都没个正经。。王盟无声的坐在我旁边,我对他说晚了去睡吧,王盟愣了一下显然他还在担心我会把他丢下。我对他一笑说道:“放心,我没吧你当外人。”他才转身走进了帐篷。一会帐篷里传来王盟的声音,:“三爷,我想知道这次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看得出来你和胖哥都很迫切的从那个拗口进去”我想了许久说道:“我们只是为了来接一个人。”

翌日,早早我就闻道了罐头的香味,我走出帐篷看见王盟已经在煮罐头了,这次我们带的物资很充足,不用像以前那样担心没有吃得,而且王盟一个人就背了三个大包裹得有四五十公斤吧,我突然有点心疼王盟了心说吧这样一个无关的人扯进来,实在过于不去,就看到胖子走过来:“你带着小子挺不错啊,贤妻良母性啊”我说:“去去去,你羡慕你爷带一个。”胖子不高兴了:“嘿。就凭胖也这手段外边不知道多少人排着队等着要我的签名照呢。”
王盟见我们醒了走过来把煮好的罐头一人给我们了一个,我对他说:“我们一会如果找到入口,我和你胖哥进去你再门口等着我们,如果我们一个星期还不出来你就不用等了收好东西回去盘口等我”这毕竟是我和胖子的事扯个外人实在过于不去何况我不太愿意和别人分享我的经历。王盟也知道我能带他到这全是胖子的帮忙,他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和胖子很快的吃完了罐头带上包裹就走向拗口,王盟就坐在原地看着我们,我回头对他挥了挥手,他对我点了点头。走进拗口,我还没站稳,就听胖子“咦”了一声。我说“你别整天疑神疑鬼好不好,有话说有屁放。”胖子说:“我记得昨天这些石头的花纹不是这样啊。”我仔细瞧四周,发现果然四周的石头花纹不一样了,我记得昨天进来的时候虽然手电灯光昏暗可是我明明记得这里原来是一块像鱼一样的花纹,现在怎么没有了。我和胖子爬在地上仔细研究周围的石头,之前和闷油瓶来的时候这里面都是积雪,看不清周围的环境。看着看着我就和胖子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密陀罗。Tm又是这鬼东西,只是这里的密陀罗好像体积比古楼外面岩洞的小了很多。这里的这些不仔细分辨根本看不来,但是只要仔细看用狼眼照就可以看到它们那种墨绿色的体制。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突然有种预感就是这里所有的一切闷油瓶其实早就知道。这里有密陀罗也就更肯定青铜门和张家楼有密切的关系,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周边的环境都有变化这个拗口却没有,原来这些石头都是密陀罗分泌出来的,风吹日晒的每剥落一层它们就分泌一层,永远维持着这个拗口的原样,我心中忽然知道这是为了什么。这是为了让守护青铜门的人不管过多少年都能找到入口。我和胖子马上招呼王盟拿来小花送我们的小型丙烷喷射器,这东西果然怕火,很快岩石开始慢慢散开,我问胖子:“这些密陀罗不会出来吧。”胖子说:“这里的比张家楼的小了很多,而且你看它们的移动范围好像是固定的。他们的存在应该只是为了封住路口吧。” 我点头称是,看来这么都年过去胖子还是一样的心思整密。胖子又说:“再说了,这么小一点的密陀罗,只要它敢出来我就把他煮成汤送给下面的姓王那小子喝。” 我心道王盟啊,看看把你还感激他,你怎么死得都不知道啊。我看胖子用火烤了许久慢慢的我已经可以看到入口的样子了于是赶忙上前帮忙。

大约一个多小时入口就完全的展现在我们眼前,我爬出拗口和王盟挥手告别转身就跳入了入口。我和胖子打起狼眼手电,走入了黑暗之中。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终于看到了我会牵梦绕多年的情景,青铜巨门!
抬头借助狼眼的手电可以隐约看到头顶上是我们当年大战人面鸟老巢的地方。我转身发现胖子在地上鼓捣这什么。就看到胖子在一块大石头上刻到:“胖爷,到此一游。”下面是两个箭头一边指向青铜门一边指向阴兵走过的栈道,下面注释到闷油瓶出没,粽子小心。我心说他娘的这种事情你都能想出来还付出行动,真是胖子的心思你别猜啊。问道:“你这是干嘛呢?”胖子转身白我一眼:“干嘛?占地盘啊,你没看到电视说谁谁发现一颗卫星都能以他的名字命名吗?咱们这个虽然不能命名但是也得让以后上进人士和考古学家知道知道,他们和咱们比起来,咱们才是老大啊。”

我没空理会胖子任他在那鼓捣刻字文化。转身看着青铜巨门心中有种无法言语的感情。等候了10年我终于到了,终于可以见到闷油瓶了。想过了千百遍的画面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正想着,突然听见一声异响,好像是人尖叫的声音,声音在我们头上方,胖子显然也听到了抬头望向黑暗,我和胖子马上拿起手电需找声音的起源。隐隐约约看见黑暗中有一大片黑暗向我们快速降下来来,慢慢的那种尖叫突然变的嘈杂起来像是我们头顶上是人间地狱有无数的人在受刑发出的尖叫。一秒钟之后我明白了,转身对胖子大叫:“快跑,原路回去这些他娘的是那些人面鸟的叫声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人面鸟速度极其快,已经出现在了我们手电能照到的光线范围内,那片巨大的黑雾原来是数以百计的人面鸟从空中俯冲下来造成错觉,我耳边已经可以听到人面鸟翅膀扑腾的声音了。

我还在愣神胖子已经爬过来拉起我就跑,一边跑一边嘴边大骂:“你他娘的愣什么,这次我门没有带武器对付不了这些怪鸟啊。”我心中万分悔恨心说这些人面鸟不是不敢侵犯这青铜门的区域么,这次是怎么了?基因变异了?来不及想跟着胖子转身就跑,可是这些鸟极其聪明知道我们想逃马上吧我进入的入口堵死了,它们也不出去就是死死的堵着路口。胖子大骂:“TM的这些鸟,胖爷我如果死在这我便成鬼也天天抓你们烤着吃”骂完转身对青铜门大叫:“小哥,快出来吧,再不出来我和小邪邪同志可就成了鸟食了。”我大骂:“你能不能想想什么招,再说了隔着这个巨大的门,小哥听的见么?”这个时候胖子突然停了下来,对着我阴笑:“过来吧,无邪小同志不疼,只要吧你的指头都划开用你继承的小哥宝血一试呗。”我看了周围的环境也没办法了,正准备取出匕首一试突然意识到不对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就刚才我和胖子牢骚的这段时间这些鸟怎么没发动攻击啊,如果攻击我们毫无还手之力啊。于是转眼看向堵住入口的那些鸟,突然发现那些鸟都面向一个反向顺着它们的反向望过去我愣住了。我拉着胖子看,问道:“那东西是什么?”胖子一看脸色也变了。
那是一只比普通人面鸟大上好几倍的鸟,说鸟也不像,我觉得他更像凤凰,因为它全身张满了鲜红色像血一样的羽毛与周边的人面鸟格格不入,我们离的很近,两只大如小面包车的爪子我们看的触目惊心,奇怪的是它的头上长着一个巨角。正在我观察它的时候,它突然抖动翅膀飞了起来,张开翅膀我才明白这东西的巨大,巨大的翅膀已经吧青铜门盖的严严实实,我实在不知道这东西在这个上体里怎么生存下来的。它一动所有的人面鸟又发出了想尖叫一样的声音,刺得我和胖子都闭上了眼睛。因为我们知道在这种东西面前我们是无法抗衡的。胖子已经开始念起了往生咒。可是过了一会嘈杂的声音突然安静了,我心说我们不会死了把,怎么一点疼痛都没有。而且最怨恨的是没能见到闷油瓶。我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情景让我吓了一跳,我马上拉胖子:“哎,你看他们怎么了?”胖子睁开眼睛后大叫了一声。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黑影,是那个巨大的怪鸟挡在了我们面前,我抬头都看不到这只鸟的眼睛,它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站着,胖子悄悄的动了动探出身子发现它身后的人面鸟都以一样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矗立这。胖子站起身来走一圈,还伸手摸了摸那只巨大的怪鸟,从他身上使劲扯下来一个东西,我一看是一片怪鸟的羽毛,这羽毛就有胖子半个人高,我小声的骂道:“死胖子,你不要命啦你”胖子转身对我一笑:“他们不会动的,也不敢动,我只是拿点纪念品而已。”我心中怒了:“什么不会动,他娘的它要是在这动一动我们得被踢到天平洋去。”胖子却不慌不忙的研究手中的羽毛说道:“你难道没看出来吗?”我忙问:“看出什么?” 胖子说:“他们在跪拜啊,刚才我就发现了,他们都面朝一个方向做一样的姿势,我们都爬在地上看不出来,你站起来一看就知道了。”我起身几发现刚才应为视角的关系我搞不懂这是什么姿势,但是只要站起身来就会发现这些鸟都呈现一个跪倒的姿势而且头都低了下去。我问:“是啊,我怎么没发现,你说他们在拜什么啊,刚才又怎么那么大动静啊。”绕过像栋小楼一样的巨鸟我来到胖子身边:“哎,和你说话呢,你怎么装聋作哑啊。他们在拜谁啊?”我心中一惊:“难道是小哥附体了?小哥来救我们了?”胖子转过头用嘴噜了噜刚才我倒下的位置。片刻之后我明白了,他娘的他们是在拜我啊!

果不其然,当我走到胖子身边时,怪鸟和人面鸟都有了放映脑袋转向了我的位置,继续低着头一动不动。这时胖子爬上了块大石头清了清嗓子:“恩。。做为无邪同志的首席CEO,我要向你们陈清十二年前我们和你们族人。。。恩。。。和你们鸟人发生的不愉快已经过去,当时实属误会,现在你们能看清事实和我们站在一边证明你们是明智的。现在你。。。过来驮胖爷我去青铜门的顶部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说完手指向了一只体型稍小的人面鸟。我彻底的服气了,胖子果然是什么时候都没个正经看来这10年把乃只改变了他的外形。。。胖子看出了我的心思说道:“我说,我独守那穷乡僻壤也10年了就不能开开洋荤?”这时我觉察到他们的眼神不是再我的身上是再我的背包上,我转头一看明白了他们不是在拜我,是我包裹里的鬼玺啊,胖子也看出来了,过来就要抢:“也给我胖爷威风威风啊。 ”我说:“威风个P就算给你了,它们知道你说什么吗?只是一直这个姿势又听不懂你说话..”正说着,这些人面鸟忽然一阵骚动巨鸟也展翅欲飞得样子。我一呆,心说,好熟悉啊,这声音不是阴兵出现前的声音了,我一急就用杭州方言向胖子叫道:“快,阴兵,躲起来。”胖子却一动不动。以胖子的性格,就算他听不懂我讲的杭州话,必然也会插嘴,绝对不可能在那里呆呆地看这么久的时间。我情急之下,一把用勒住胖子的脖子就拖着跑,手上用上吃奶的力气,没想到,胖子叫道:“无邪,不对劲啊你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看过去,我的眼神一下子就被定住了,怎么也移不开。还是那浩浩荡荡的阴兵队伍,只是中间明显不是原来的队列,有一辆11皮骏马拉着的巨大马车。马车装饰极其华丽。胖子说道:“好家伙,不会是小哥吧,他成他们的老大了?来接我们的?”我马上意识到不对,小哥在门里面从里面不可能出来,就算出来了又混进队伍里干嘛。阴兵队伍慢慢走过我门身边。我非常震惊,往后退了好几步,全身的肌肉绷紧,生怕这尸体会突然间站起来扑过来,轻声问:“怎么我觉得这些阴兵好像会喘气啊!?!”胖子发抖着说:"当然没有,要是经常碰到这种事情,我宁愿去扫厕所也不干倒斗这行。"那马车离我们越来越近,胖子突然一把拉住我翻进了石头后面躲了起来,我说:“刚才叫你躲你不躲现在躲什么?”胖子大骂:“你没看到吗?那不就是那个狗屁雕像上得女人嘛,西王母啊!!”

我不说话,也不知道怎么说,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胖子张了张嘴巴,发出了几声无法言语的声音,话才吐了出来:“现在怎么办?”我心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心里已经混乱得不想回答他了,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我能理解的范围,我一时间无法理性地思考。最主要的是,我摸不着头脑的同时,心里同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摇头,感觉到了一阵一阵的晕眩,脑子根本无法思考,用力捏了捏鼻子,对他摆手,让他别问我,让我先冷静一下。。。就在这个时候阴兵走到青铜门前却停了下来,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抬头发现青铜门好像有不一样的地方门底的雕花中出现了一个套一个的正方形图案,好像八重宝函的透视图。我的脑子好像突然间清醒了起来。我马上意识到鬼玺,来起胖子想都没想就说道,走进去。胖子好像不相信似得看着我,我吼道:“你想啊,小哥和我们约定的期限是今天可是他没出现却出现了那么多古怪的事情 怪鸟 阴兵西王母,之前我看小哥进去的时候没有那么多得事情,两次情况完全不通过,所以说明小哥在里面一定遇到了变故!要不就是他叫我们10年之后来这里是有目的的!”

胖子一听来不及多想跟着我就冲到了青铜门前,我们也不去看身后的阴兵和西王母。把鬼玺放进那个凹槽中的时候就听见青铜门内传来阵阵巨响,门慢慢的打开了。。。说实话,我真的一点也没有想到过这种情况,完全是始料未及,如今事情变得非常棘手,想着想着,我告诉自己不能退缩,我要找到他,搞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首先表明我是不满意现在的结局才不是抬举的写下了现在的稿子,大神们误喷啊。我也不是只为了写下无邪见到了小哥,小弟才疏学浅但是就是想把以前的坑以自己的方式填一下
下章小哥要出现咯~我们敬爱的小哥回来咯~每天持续更新)。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二章 终极
门慢慢打开了,阴兵队伍再次开始浩浩荡荡的前进,我也不管他们理会不理会我们,径直拉着胖子走进了阴兵队伍里,胖子特地的靠近了西王母可能是想详细的看看她到底是副怎样的尊容。看着看着胖子就不耐烦的快速走过来对我小声说道:“那老娘门好像是死的,动都不会动。”我回过头看向西王母黑暗中看不太清楚,好像是没有一点生气。进入了青铜门内我还是什么都看不清楚,阴兵队伍突然停了下来,再也没有任何动作。我开始奇怪起来,心说我们怎么办,也这样死站着?然后我试探的挪动了两步发现阴兵没什么反应,叫上胖子走出了阴兵队伍开始观察起四周来。
忽然胖子呀了一声倒了下去,我忙过去一看发现胖子是被一具尸骨绊倒了。“我靠,这骨头里好像有刺,疼死我了。”胖子一边捂着屁股,一边招呼我打开狼眼照明。我嘀咕道:“你看,自作自受吧。”走过去给他照明,刚走到他边上,忽然就听到我的身下,传来一连串沉闷的“噶噶”声,胖子和我都愣了一下,有是“噶噶 ”两声。

我在手边也摸到一个粘呼呼的东西。闻了一下,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一下想不起在哪里闻到过,但是条件反射般,我心中出现一个相当不祥的感觉。 我站稳身子,再听那声音就没了。我越来越紧张,那不是普通的紧张,不知道为什么,我浑身竟然开始发起抖来,好像是潜意识已经预感到要发生什么极端可怕的事情,接着,突然我就感觉到后脖子发痒,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的脑后垂了下来。我实在忍不住了转身拿起狼眼就是猛力一敲,胖子见状马上起身朝那东西飞起一脚,我心道着胖子这几年倒是没把身手撂下。可是就见那东西忽然一闪躲开了胖子的飞踢,胖子是何许人物,转身跟上就是一拳啊。光芒稍纵即逝,然而那情形已经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禁婆!顿时我就知道我的身体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了。***,这里有一只禁婆!

没等我明白过来,胖子从我背包里抽出我带上的上品狗腿子朝禁婆头上猛的一劈,狗腿的锋利加上胖子的蛮劲禁婆身体都快要被劈成两半了,刀势还没落胖拿起狼眼就朝禁婆半掉着的头上砸去,着一砸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好得我也打理三叔生意这么多年了不能被胖子小看了。这一砸,只见禁婆猛然到底再也没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边上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我的神经已经到了极限,几乎被吓死,以为又是一只禁婆。刚想拉开架势,就有一只手伸了过来,顿时我嘴巴就被人捂住了,身子也被人夹了起来,动弹不得。着种感觉我极其熟悉。我用力挣扎了几下,制住我的东西力气极大,我连一点都动不了,同时我就听到耳边有一个人轻声喝道:”别动!” 我一听,整个人一惊,立即停止了挣扎,心里几乎炸了起来。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我还是马上听了出来他是谁!  这竟然啊是闷油瓶的声音。

我一下就炸了,我曾经想过无数次和见面的场景甚至连怎么开口都想好了,比如说什么:“你还好么?”“这几年你吃什么?”“我把胖子带来了,我们两走吧,青铜门让他守”等等等。。可是这种方式使我始料未及。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怒了,要是以前闷油瓶叫我别动,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不会动一下,可是我实在不能接受我千里迢迢的来接他,他却又是这个样子。我转身话就骂出了口:“你他娘的吧手放开,让我看看你,就算是等一会会冲出什么怪物我也不怕。让我看看你!”我几乎是用吼得说完这句话的。胖子显然也听出了闷油瓶的声音。快步走过来,可走着走着脚步就停了。胖子大叫:“无邪。低头”说完狗腿就朝我身后飞了过去,我一看急了,胖子是不是中邪了。千里迢迢不就是为了找小哥吗?怎么对小哥动起手了,那一瞬间我突然决定要用身子挡下那把刀。可是还没起身,就被身后的手一把推开来。我回头一看就呆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首先我看到的是一件80年代的军装,我马上意识到不对。他不是闷油瓶,身材虽然看得出来是非魁梧但是比闷油瓶整个大了一号。我慢慢把眼光向上移动,引入眼帘的是一张苍老的脸。他定定的看着我,开口道:“放心,我不会害你们跟我走吧,他们在等你们,叫那胖崽子不要再乱来。”说完看了胖子一眼,手影一闪刚才胖子飞出去的狗腿子就插在胖子脚下。***,用手接下来的?胖子也愣了,胖子知道这个人得身手不在小哥之下。我起身给胖子一个眼色意思是稍安勿躁向那人问道:“刚才是你说话?”因为明显之后说话的声音和那句“别动”不是一个人发出的,而且我能肯定那是闷油瓶的声音。他的声音就算找遍互联网所有的变声器我都能认出来。

他淡淡的看着我指了指身上的对讲器。我忽然惊奇的了解到,闷油瓶在通过对讲器和他联系。也就是说他这10年并不孤单,我心里突然有一阵欣慰。接着问:“你的意思是在对讲器里和你联系的人在等我们?”他点了点:“恩,我不来接你们你们是进不到里头去的。”胖子对我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跟着他。他也不理会我们转身就向黑暗之中走去,我和胖子一楞神已经被甩到了身后于是马上收拾装备跟了上去。我回头看了看和我们一起进入的阴兵和西王母,他们就向死尸一样再无动静。这是就听见前面的老者说道:“别看了,它们不会在动了它们的使命就是进入这道门而已。”我听完就惊奇的发现它们前面还有一条长长得阴兵队伍,也就是说以前的阴兵队伍也只是进到门里面就不会动了。。。我没空理会,我得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闷油瓶

老者走得非常快看不出一点衰老的迹象。这个时候胖子悄悄靠近我低声说道:“无邪同志,你现在是不是提前老年痴呆了判断力极度的降低啊。”我低声骂道:“你能不能有话说有屁放,别每次给我耍弄你的调皮话。”胖子看了看前面好像是在提防着老者:“你会想下他刚才说的话,你不觉得奇怪?”奇怪?怎么奇怪了。等等,我想起来了,他说:“他们在等我们。。。”也就是说那边除了闷油瓶还有其他人!我冷汗就下来了。。。我一直以为对于这个事情我已经理解的比较透彻了,后面的事情我也无心追究。可是现在疑团又一个一个的向我涌来,我突然有一种烦躁一种冲动想冲上前去把老者打翻在地逼问他到底怎么回事。可是我也知道,可能狗吃屎的是我。现在的情况让我变的极为的烦躁,胖子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他看着我:“管他娘的,方正小哥不会害我们的。我们只要见到他不是就都明白了嘛。”我一样也对,胖子总是能在关键的时候理一条思路出来,听完胖子的话我的烦躁好了很多。心里迫切的想见到小哥,脚底下步子就加快了起来。

狼烟的光线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是非常有用的,整个通道被我们照得亮了起来,我发现通道两边雕刻满了各种各样的青铜雕像,雕像体积非常小可是十分精致,我看到了许多熟悉的场景云顶天宫,西王母,甚至还有蛇沼里的那座地面建筑,雕刻的惟妙惟肖可以让人一眼就辨认出来。胖子显然也被这些青铜雕刻吸引住了,:“他奶奶的,这雕像要是弄出去一两个都是无价之宝啊。”说完就去掰那些雕像。我看着就想笑:“说你猪脑子吧你还不认,这些雕像已经那么都年了和山体都差不多融为一体了,就算你丫弄把电锯来也不可能搬得走。”胖子显然有些恼了,骂骂咧咧的跟了上了:“等老子回去弄辆挖掘机进来全给挖了。”我真准备继续调侃他呢,忽然觉得前面狼烟的管线突然散开了,我们走出了通道进入了一个巨大而黑暗的空间里。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问老者可不可以让我们看看这洞穴,老者不说话只是继续向前摸索着什么,胖子打起一直冷烟火,我们基本可以看清了,这是一个呈现倒脸盆型的天然岩洞。看着看着我们脸色就变了,因为在我们前面不到二十步远的地方可以看出来是一个突然间出现的地质裂层。我走过去用狼烟向下照去,下面深不见底,狼烟的管线似乎像进入了虚空一样毫无反射。我和胖子顿时冷汗就下来了,这地方要掉下去可能可以在空中和你打个电话都还没甩死。冷静之后我就发现不对,这里是一出巨大的裂口没路了啊,胖子的冷烟火烧完了,我叫他省着点用于是叫胖子发一枚照明弹看看着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胖子也不说话抽出照明枪,“蹦”的一声打了出去,照明弹升空的一瞬间我和胖子差点没叫出声来,我们清楚的看到在巨大裂口的对面有一条可以两辆小轿车同时通过的巨大拱门,而在我们右边大概100米远的地方横着一座大桥连接在裂口之上,我看的目瞪口呆,这座大桥他娘的也是青铜铸造的,横跨在裂口规模之宏大让我难以相信这是什么文明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此时已经彻底的崩溃了,经历以往的事,我已经觉得我得神经无坚不摧了,没有什么能震惊我了。可是看到这得时候我全身都是发抖的,青铜巨门和这次青铜巨桥,不是我危言耸听,只要有一样曝光在世界上那就是世界第N个未解之谜啊。就在我惊得说不出话来得时候胖子用发抖的声音对我说道:“那下面是什么?!?”我能感觉到胖子的紧张,我看到他的两条腿在剧烈的抖动,眼睛血丝都已经暴了出来,我向他指的地方看去,一股强烈的恶心随时而来。。

我看到裂口的岩壁两侧密密麻麻的飘满了头发,像是岩壁上长出无数条手在挥动一样,只要认真看就看的出来原来岩壁两侧都爬满了禁婆啊!!跟本不能用数字来计算,我看的心中阵阵恶心,转身开始干呕起来。人得潜意识里有一种叫做密集恐惧症的心理,就是当一个东西密密麻麻的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人的内心就会开始恐惧。现在的情景已经不能说是恐惧了,我这个时候真是后悔看到了这情景,如果可以重来我希望用的我任何东西交换这一秒种的失明。胖子也受不了这样的场面,一屁股坐了下来哆哆嗦嗦的和我说了句什么,我根本听不清楚我脑子里全部是那岩壁上密密麻麻的头发。胖子看着我恍惚的说道:“这次玩完了,我们进了禁婆的老窝了。 ”我吐的实在没了力气,想到惠玲和文静是这个样子我有再次开始了呕吐。“奶奶的这里么多禁婆?难道。。”胖子欲言又止。

胖子想了想恨恨得点了只烟说道:“记得文静说过这怪物都是长生的不完全体,每十年回玉陨石一次才能重获新生否则就会变禁婆。不过崔玲其实就是崔家老太。变禁婆的其实是一个替代的人,这些人都来自西王母那里为了寻找长生的真谛,这里有这么多禁婆那也就是说有这么多多人都变成禁婆,这绝对不是哪一只考古队或者我们这种摸金校尉能做到的。是某个时间段一个集体的仪式!他们想集体长生!”我说:“靠,不会吧,这么大规模的长生仪式?他们要坐什么?”胖子看了看我说道:“复仇。”我忽然知道了:“西王母的王国!!!”胖子继续道:“对,他么不愿意接受溃败的事实,于是集体长生等待机会重振威名。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失败了,成为了不完全体,鲁王西沙乃至之前所有的势力都是失败了。然而他们都到了这就说明这才是长生的终极,长生的终点。这就是小哥口中的终极!”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