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章 闷油瓶的终极(下)

资料抬头是几张照片的扫描件,照片在那拍摄的看不清。只是从照片上可以得知那是一个光线非常昏暗的地方,我下意识觉得那也是一处墓室。这照片应该是接着手电或者矿灯的光线拍下来的,可以明显的看到聚焦的光晕。照片拍的是一幅巨大的浮雕,虽然照片不算清晰可是我能清楚辨认出着是一幅关于祭祀活动的大型浮雕,照相机更本无法将其一次拍下,所以分好好几个部分连续的记录了下来。
看着看着我就有种奇怪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半猜半琢磨的看着,感觉有几张照片中似乎是在说当地人,供奉着一种奇怪的蛇,他们将一个一个陶罐丢进一些孔洞里,大量的开始钻入破碎的陶罐。有祭祀在主持仪式,很多人跪在四周。
透过照片可以看出浮雕很精致甚至连最细微的人脸五官都能看个一二分,看到其中一张照片的时候我忽然知道那种奇怪的感觉怎么跑出来的。人都有一种叫做第六感的东西只是个体不同,或强或弱。看过报道说有些人能预知未来几天内发生的事情或者忽然来到一个熟悉的曾经在梦境里出现过的地方,对人的这种奇特的预知感科学家称只为第六感。

当然我他娘的 绝对不是与生俱来的天才或者奇人,不会又这种感觉的存在。但是,看到其中一张照片的情景我知道了问题的所在。照片中的浮雕看得出是在这些雕刻中的中心位置,画面更生动场景也开始更加宏大起来。
中心位置浮雕着一副巨大的原型图案。上面雕刻着一条巨大的蛇被许多小蛇包围住,互相搏斗的场景。其中那条巨大的蛇缠绕在一根巨大的树木上,小蛇却犹如装饰花纹一样缠绕在它四周。小蛇的头上矗立着一簇模糊东西,几秒之后我就意识到那是要了啊宁命的那种毒蛇——鸡冠蛇。
也是认出了鸡冠蛇之后我才认识到我这种奇怪的感觉是怎么来的。我话都快要说不出来了抬头呆呆的望向三叔半天才模糊的发出几个我自己都听不清楚地话:“这地方。。。这地方我去过,我记起来了!这是蛇沼里那古城壁上的浮雕。这些照片谁搞来的。”

三叔意识我不要着急继续看下去。接下来的照片我越看头皮越开始发麻。一张张照片像一只只魔爪一样把我带回了蛇沼古墓。。。。
泥塘,浓雾的河道,被封死的入口甚至我们出去到过的那个避难所,我被这些熟悉的情景拉着一直往前走。仿佛之前在蛇沼的经历又重演了一边,我想起了胖子为了救我,奋力的和大蛇搏斗,想起了阿宁的死。我忽然一阵愤怒想把眼前的照片连带一堆厚厚的资料一把火烧毁,都是这些东西让我又回想到了以前。
我开始激动起来浑身发抖,越想越他娘的赌气。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双手在剧烈的抖动,我像一只受过伤的猛兽现在又被人毫不留情的掀开伤口。我彻底的愤怒了虽然不知道这些照片是谁拍的为什么拍这和张家后人的终极传说又有什么关系。总之我不去想也不想去想,心里是一股无法压抑的怒火。三叔见我情绪不对也不劝我只是举手比划了一下资料意思是叫我再看一遍。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站了起来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我实在不能忍受三叔现在的淡定与冷漠,因为我想到了潘子想到了潘子心中那个一如既往追随的人,在看到我们之前的遭遇竟然一声不啃哪怕为了潘子沉默一分钟也呗,也算对潘子的悼念了。
三叔的冷静让我发狂,我心中的怒火实在无法压抑像火山一样的爆发了。我怒吼道:“不管以前你又多少事情瞒着我,我不在乎我TM的也不想知道,我现在就想告诉你潘子已经死了。去而且潘子跟随我们去蛇沼只是为了找你。一句没说就跟我们上路了,在路上就因为我是你的侄子潘子发了疯似的和巨蛇搏斗就是为了保护我。现在我看到这些他娘的不知道哪个狗曰的拍的照片想起潘子,你竟然一句话都不说意识我接着看下去,你他娘的到底有没有良心啊。你要不是我三叔我现在就把你废了。”
虽然以前我初和三叔下地的时候笨手笨脚三叔说过很多次我要不是他侄子他就把我给活埋了,可是也是刀子嘴豆腐心,三叔了解我的性格脾气知道我说这么多对他不敬的话,我是真的已经发狂了。三叔以前在哪都是大哥级的人物被底下人好言好语惯了,就算遇到几个硬茬也早该被盘子送去见了阎罗王,现在哪受得了这份气。眼睛里血丝都暴出来了,抬手就要废了我。
我经过刚才一通嘶吼情绪冷静了很多,此时见三叔发火也知道自己词不达意的说错了话,可是又想起潘子心中无名火又起也不看三叔闭上眼睛挺直了胸膛的站在三叔面前。

我已经做好了被一同暴揍的准备,可是奇怪的是过了两三秒钟三叔还是没什么动静。我从没想过三叔会对我下杀手,可是当下的情况三叔也没动作我不禁奇怪的眯细着挣开眼,见三叔默默的把手放了下来重重的叹了口气,文锦过来扶三叔坐下。我骈头看向闷油瓶和胖子他俩就像看戏一样的站在旁边也不言语,胖子想到潘子脸色也不好看的盯着三叔。张老头自顾自的在岔口抽烟,也不回头看一眼。我心想也对这是吴家家事他也插不上什么嘴。
三叔做在石室的空地上身子不停的颤抖,我知道那是给我气的。文锦一边不停的为三叔麻背捶腰一边向我给眼色,意思是叫我冷静下来,多一句不如少一句。我看着文锦的眼色点起烟背朝三叔坐了下来,慢慢的我冷静了下来。一时间石室里空气凝聚了一样大家都不说话了。我最害怕这种沉默的情景加上自己也冷静了下来知道做法欠妥当就走到了三叔面前低头说了句对不起就不动了,我准备三叔要是不回话我就在他面前站一辈子。胖子见状笑眯眯的出来当和事佬说道:“三爷,您消消气,大人不计小人过。何况他是你侄子你还不了解他啊,他什么都好就是没脑子!”我当时就想骂胖子可是情景之下我也不好多少话只好默默的吃了会哑巴亏,胖子看占到了我的便宜开始变本加厉转头对向三叔:“三爷,要不你一句话我帮你把这小愣子给收拾了。”我肺都快气炸了,当时也不好发作只是一个劲的掐自己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别和肥猪计较,胖子在一旁咯咯地乐着。。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叔抬头没好气的白了胖子一眼,转头对我说:“大侄子,你怪我怨我都是正常的,我能理解。我知道我对不起潘子,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可奈何的下策啊。你先把资料看完吧。”说完起身向闷油瓶要了只烟走出了岔口,我一看三叔跟闷油瓶要烟我不惊大骇,这个生活九级残废的家伙什么都学会这倒好现在都发展到可以给老烟鬼发烟了,真是后生可畏啊。三叔默默的从我身边走过,我的思绪才被拉了回来,看着三叔的背影我忽然一阵不忍。三叔说的也对他所做的一切虽然我现在还不清楚可是三叔从没有害过我,我想起在鲁王宫的时候三叔找到受伤的我时那着急的眼色我眼泪就下来了。朝着三叔喊了一句:“叔,对不起。”三叔停下脚步站了一刻摆了摆手走出了岔口。
文锦拿起背包追走过来递水给我,看着三叔的背影对我说道:“你误会你三叔了.”我也知道自己刚才实在是气话就要文锦帮我好好劝劝三叔,文锦笑着说:“没事,你还不了解他那臭脾气啊。让他一个人呆一会就好了。只是在潘子的问题上你误会了他。。”说完文锦沉默了一会转身对我问道:“你真的了解你三叔么?”

听完文锦的问题我开始了沉思,是啊,我了解我三叔么。在我的记忆里三叔是一个冷静勇敢或者说一丝不苟,做起事来一定思前想后把所有可能都想了一边确定没什么后顾之忧才会行动的人。但是这些也是从山东瓜子庙之后三叔给我的感觉,小时候的记忆里三叔和一般的长辈没什么区别就是叫你好好学习别违法乱纪之内的,只是我没想到教导我的三叔就是我们当地最大的瓢把子。说起来我对三叔的了解真的不算太深,想着想着我就有一种莫名的伤感,脑海里开始怀恋以前一大家子人能团聚的时光。想着我心里的内疚就越深我对文锦道:“陈姐,奥不对文姨麻烦您多帮我照顾三叔了。”文锦脸一红对我道:“小孩子别乱说话啊!小心我对不客气。”
文锦说完站起来拿了些水和烟去找三叔回头对我说:“你别多想,你三叔就是这脾气我陪他坐一会就好了,你好好看那些资料吧你三叔叫你看一定是有意义的。”我起身向文锦道谢。只见文锦低头低声说了一句:“你见过你三叔哭么?”
哭?绝对不可能我一直认为我三叔是一个机器人呢或者是个没有泪线的人。不过也可以理解三叔在外打拼那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在手上过的人命都数不清了,可能早就已经麻木了吧。我难以置信的问文锦:“你说真的?为什么?你见过?”文锦望着我点了点头说:“我们着几年一直在一起,我见过好几次他一个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这无边的黑暗里一个人默默的抽烟流泪。”我一脸惊奇真要问下去,文锦接着说:“我问过他为什么。他从来不说,可是又一次夜里他又一个人坐着抽烟流泪慢慢可能困了就睡着了,我听到他说的梦话,我就一切都明了了。他在重复的叫着一个名字——潘子。”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心里忽然对三叔产生了一种比以前更加浓烈的敬意。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子也不知道什么滋味,只是默默的对文静点头示意她去陪我三叔,我这边可以了。三叔和潘子经历过那么多生死关口情谊又怎么可能比我和闷油瓶潘子浅,我心里直是悔恨明明知道三叔是什么事都往肚子里咽的人,也不仔细想想就说出这些话。我越想越过意不去,起身准备再次向三叔认真的道歉。
可是就在我起身的时候拿些资料在我眼前一闪而过,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我急忙低下身子仔细看那些资料。慢慢的我的身子再次开始颤抖这次不是因为愤怒而是恐惧和迷茫。我快速的翻看着那几张照片把他们的顺序重新排列在一起,我大叫了一声。胖子走过来问我:“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你去看看你三叔把。”我拉过胖子指着照片我都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拉着胖子看照片。胖子被我拉的生疼,奇怪的我举动也开始认真的看起了照片,胖子看了一会我看到他脸色就变了我知道他也发现了问题。就问胖子:“哎,看出来了么?他娘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胖子看的一脸大汗对我机械式的点了点头。

胖子此时已经京的说不出话来。站起来对我比了个手势我没看懂是什么意思,胖子又比了边我才看懂意思叫我叫闷油瓶来看。闷油瓶慢慢的走过开口道:“这些我看过了,就是你看现在看到的这样。这些照片只要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沼泽森林 泥唐 浮雕 浓雾的河道 被封死的入口避难所。。。。不错,一分不差都是我们进蛇沼走过的路。”胖子指着其中一张照片对我大叫:“无邪你快看这,真他娘的奇了,这是我和你还有潘子在沼泽休息的那个营地当时就只有我们三个在一起我们谁都没有拍过这些照片,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好像当时有个我们看不见的人在跟着我们一直用相机记录当时的情况一样。”
我此时的震惊一点不比胖子小,这些照片几乎丝毫不拉的把我们早蛇沼的路线拍了下来而我可以肯定的是当时我们之中谁也没带照相机。闷油瓶对我们说到:“当时我也奇怪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我想了很久我觉得就只有一个可能。”胖子和我齐声喊了出来:“阿宁!”闷油瓶默默的点了点头。我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就对闷油瓶说:“啊宁在我们进沼泽的时候已经死了,就算她诈尸出来拍的照片可是我们之后进了古城里的古墓的照片怎么也会有?”胖子接话道:“你们记不记得当时不是说中途阿宁的尸体消失了么?”
我想了一会又说:“我觉得可以排除阿宁假死的情况,当时我检查过阿宁的尸体蛇毒已经倾入心脏了绝对不可能有生机。”
胖子却说道:“有什么不可能,你没看过恐怖片吗?里面的鬼不都是在完成生前没有完成的遗愿么?”
被胖子一说我也又点怀疑我当时的判断了,因为这了久经历下来我已经可以肯定的知道一个定律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陷入了无限的沉思。
闷油瓶接着说道:“这个可以先放一放,在这些资料里我发现了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说完吧资料翻到了最后一眼指给了我和胖子,我一看之下就炸了,浑身就开始冒汗,久违的恐惧与无助有开始遍布我的全身。因为资料结尾的署名不是人的名字也不是个行动代码而是一串数字“02200059”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看到这些数字的时候我一时间有些放映不过来。我开始搜索之前所有有关这排数字的记忆。这排数字出现过好多次,最后我们的分析是这排数字和裘德考的队伍有关系,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和小哥有什么关系,我一头雾水的看着小哥。
这时候胖子忽然意识到什么对我说:“这些照片几乎没有拉下我们进蛇沼的任何细节,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你看到这些照片会有如此大的放映。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到底是谁拍的这些照片。”听完胖子的解释我也发现我的情绪就是因为这些照片过份真是而被带回到了原来的情景里,才对三叔做出那么大的放映。
可是这一切和闷油瓶有什么关系这份调查为什么会被称为张家后人的终极传说,也就是说张家人的终极传说和我们所理解的有什么不一样?

接着看下去我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这份调查十分的详细,甚至概括出了张家古楼的结构图,也就说提供这份资料的人或者团队进过古楼。说团队是我实在不相信以一人之力可以完成这么多的深入调查。之前的调查全部是关于传说调查的经历和细节当然还包括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灵异照片。重点在后面的几页这是这份调查资料的重点我摘录出了几点比较重要的:
调查结果概括:
1.张家人继续遵守这守护青铜门的秘密,而张家势力也因此开始衰落。
2.80年代末期张家分家,成为2派一派为张大佛爷所收买,一派任然坚持之前的三方协议。
3.吴家后人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最后一代的张起灵继续负责调查以及保护其安全。
。。。。。
。。。
9.倒张派一直在暗地里进行自己的计划,从未停止过。
10.而两派的计划都实施定于2015年,至于原因为何“02200059”处于继续调查阶段。
。。。。。
最后总结,关于张家后人终极传说调查计划到目前为止已经伤亡345人,潜入各方阵营潜伏45人。其余3营全体待命上级请指示。结尾落款任然为 “02200059”.

我和胖子看完眼睛都瞪了出来,看完整个调查我彻底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以前太小看这数字的意义看完全部我才意识到这是个以营为单位的组织是否与之前的A B势力有关系还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组织的庞大是我们所不可想象的,这么庞大的组织需要的支持除了国家也只有几大财团才可以做到。我对面前了解到的事实非常难以接受我此刻清醒的意识到卷入的绝对不是一个几个瓢把子之间的争斗更不是关于所谓长生的追逐,是一个无边的黑洞,有太多太多的势力卷入了这个黑洞里面,甚至此刻我觉得还有太多我们看不见或者不知道的势力在黑洞之中暗暗之间进行着较量,而我们只是这个巨大黑洞中的一点。。
我已经无法冷静下来,胖子也是一样的情况以他的性格绝对想象不到现在会是这样的情况。我何尝不是这样呢,我和胖子一直认为这些经历只是我们因为倒斗而引发的一系列连锁放映但是现在看完完全不是这样,这是一个庞大而且复杂的计划,计划的目标或者进行方式我们不得而知。无助感觉不停的遍布我的全身。我手下意识的拉住闷油瓶,我也不想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觉得眼前的男人能给我安全的感觉。闷油瓶递了只烟给我,我接过来点着不停的抽了起来。脑子一片空白,我整理不出任何头绪根本不知道面对目前的问题我该如何入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才逐渐清醒过来可以思考问题,可是我浑身还是一阵虚弱的感觉,我实在不想去思考眼前的事情,可我又不得不去解决。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人在一个密闭的环境里非常口渴这时面前放了一杯下了毒的清水,这个人清楚的知道喝下去就会被毒死不喝会被渴死,他没有选择求生的权利,只能如何选择死亡。我一直想追求这个事件的真相,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我所不能臆想到的,我想拉这闷油瓶胖子三叔一走了之再不去管这些永远也无法解开的谜题。可是我也知道如果我不知道真相我一辈子都活的不顺心。我看了看胖子知道他的心情也很乱一头的大汗也不擦只在那闷闷的抽烟。而闷油瓶看来早就看过这个调查计划表现的异常平静也不说话静静的坐在一边。
当下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使我心一横我脱口就对胖子说:“他娘的,管他什么狗P的调查计划,我们想不了那么多。现在我就用你胖子的排据法来整理,方正我们和这个计划毫无关系,我们只要知道我们现在该干什么能干什么就可以了。”胖子听完我的话看了看闷油瓶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无邪同志,看来你深的我的真传啊,在关键时刻还是有点作用的最起码可振奋振奋士气嘛。我们只要做我们能做的或者该做的就可以了。”胖子说完我也觉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可以在关键的时刻冷静下来,心里开始一阵阵得意。

我也不想和胖子继续说俏皮话,开始静下来整理混乱的思绪首先第一和第二点我是之前就知道的。而且从总结结尾处我可以得知这排数字是一个组织代号,只是这个组织的代号不是其他词语或者字句而是以一排数字作为代号,而从总结提到伤亡人数和潜伏人数可以得知这是一个庞大而且很有计划的组织。我奇怪的是第三条吴家后人是指我么?最后一代张起灵我已经知道了是就是闷油瓶.这个问题可以放一放因为我绝对相信小哥是站在我们一边的,关于第9条和第 10条我有点抓不准线索,首先我和胖子已经知道闷油瓶和我们约定在2015年来到这个青铜门里是有目的的,而倒张派从之前的线索得知自从张大佛爷死后倒张派没有什么大的作为,销声匿迹,可是这个调查计划里却说他们一直暗地里进行着行动从未停止过。到底是什么行动为何我们之前一直没有察觉到。
想完我把我整理的思路对胖子和闷油瓶说了一边,胖子听完默默点头算是默认,闷油瓶倒是没有任何的反映。这份调查计划三叔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而三叔把调查资料给闷油瓶看过就证明三叔也相信闷油瓶是我们一边的。而三叔和文锦为什么又会出现在青铜门里?那个张老头又是谁?和这个事件又有什么关系?我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面对眼前的问题我决定先从三叔和文锦入手。

我拉起胖子和闷油瓶要去找三叔问清楚。我惊奇的发现闷油瓶这个时候竟然他娘的睡着了,我刚才说话的时候这家伙对我们都还有反映这么一会时间就睡着了?我不禁好笑,这家伙在这里那么多年生理时钟那是肯定早就乱套了。我从胖子身上扯下胖子的大衣走过去给闷油瓶披上拉着胖子走出了岔口去找三叔。
刚出岔口巨大裂口形成的飓风就迎面扑了过来胖子冷的只打哆嗦转身就要回石室里拿大衣。胖子刚转身就被我一把拉住:“唉,我说你怎么一点良心都没有啊,战友在休息你拿见大衣给他怎么了?何况他也救过你不少次命,你就不能体现体现你的人道主义关怀精神?”胖子朝我吐了一口唾沫:“呸!去你的,你怎么不脱你的要脱老子的。”我笑着对胖子说:“我这小身子骨受得了吗?你一身肥肉就是天然的随身暖暖包啊。”胖子白我一眼冷的打了个喷嚏:“哎,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小哥啊小哥我们小天真可是真护着你啊。”我对胖子拱了拱手:“谢谢指教,走吧 贫什么贫。”胖子摇着头跟我走出了岔口。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叔坐在裂口崖边和文锦小声说着什么见我走出来也不和文锦说话了淡淡的看着我。我最怕三叔的这种表情好像要拒人于千里之外,我走过去想着怎么打开话茬子,没想到才走到三叔跟前三叔先开口了:“怎么?资料看完了?”我急忙点了点头:“看,看完了。”说完我特意坐了下来靠的三叔很近,对三叔咯咯的笑着,也不理三叔一脸漠然,我决定用胖子的绝技死猪不怕开水烫。
  此刻我忽然发现文锦的脸色有些不对劲,只是也不好开口去问。就转向三叔,对三叔笑着说到:“叔,我错了别发火了,实在不行你抽我几大耳刮子算给你解气了行不?”三叔也不回我的话指着脚下的黑暗对我说道:“带强光手电了吗?朝那照照。”我莫名其妙的叫胖子拿出手电照去,这种美国制造的K-28型手电是我们临走前小花送给我们的美国货,光线穿透特别强照进巨大裂口中可以照明最少150米的距离,首先引入眼帘的是那些令人作呕的密密麻麻的头发,数以百计的禁婆还是蠕动这贴在崖壁两侧。不一会那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又朝我袭来,我忙问三叔:“你叫我看那些鬼东西干什么?”话才出口我就意识到说错话了文锦就在旁边,她以前差点就变成禁婆。可是见文锦没有什么放映我才松了口气看来是我想多了。三叔指这黑暗中的一个角落对我和胖子说道:“你们照那里仔细看。”

胖子把手电打了过去我被那密密麻麻的头发搞的头昏眼花,而且因为眼睛适应了黑暗忽然被强光手电打煷眼睛被闪的一阵阵的发晕,眼前全是那些密密麻麻头发形成的黑色光晕。我急忙用手遮住眼睛让眼睛休息一下,片刻我才睁开眼。这时就听胖子指这手电的方向大叫:“三爷,那是什么?”我朝胖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在那些密密麻麻的头发之中竟然有一条极其狭窄的栈道从裂口下方一直延伸到崖壁边缘。栈道一下向下再往下手电光线已经照不到了可是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这条栈道一直存在看不到尽头。
我对眼前的情景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震撼,因为当面前摆着青铜巨门和青铜巨桥的时候一切都边的那么渺小,片刻之后我才意识到这栈道绝对不是一项简单的工程,以当时的文明是怎么做到的?我脑子一遍混乱。青铜门,巨桥加上这看不到尽头的栈道几天之内出现了太多宁我无法接受的情景。我彻底的麻木了,就像以前人们都说要用手机移动通话是天方夜谭,可是当手机问世后大家都震惊了然后最后手机普及之时人们又麻木了没有任何感觉。我进入青铜门之后就有种感觉,在这里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我还在胡乱的思考着,胖子也是一脸不知所措,拿着手电的手不停的颤抖,风还在呼呼的吹胖子已经感觉不到冷了。可是胖子毕竟比我见过的世面多,在他身上发生的神神怪怪的事迹都可以出小说了。胖子抢先就问三叔:“三爷,那他娘的怎么有条栈道啊。”三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反问到:“你说呢?”胖子被问的蒙了,几秒种之后我和胖子同时反映了过来同声对三叔叫嚷到:“这里可以下到裂口的底部?”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叔默默的看了看文锦转头对我们摇了摇头:“不是下去,是可以上来。我们是从下面上到青铜巨桥的。”我听完就炸了,拉着三叔就问:“上来?什么意思你们从下面上来的?下面是哪?等等。。你说你们?你和谁?”我因为震惊和紧张拉着三叔的手不知不觉使劲大了,三叔被我捏的满脸通红。三叔把我的手拉开说道:“还是这样的急脾气,你他娘的急什么捏死老子了。”接着三叔点了只烟示意我们坐下,我和胖子收起手电坐了下来,手电映照的余光还残留在黑暗之中。此刻我已经满手是汗了,三叔拉过文锦指了指文锦说道:“我们就是从下面上来的。”我一惊:“你和文锦?你们怎么在一起的?”
三叔因为一直说话手上的烟被风吹熄了,三叔拿出防风火机从新把烟点上。我看到三叔的火机忽然想起那是在山东潘子送给三叔的,火机已经被磨的看不清上面的图案,三叔是个爱面子的人,叫他用个这么破旧的打火机比叫他光着膀子上街还难,这火机到现在还留着三叔对潘子的情谊可想而知。
三叔抽了口烟拿起文锦的手紧紧握着,文锦一脸温柔的看着三叔。三叔接着说道:“这一切都要从我去蛇沼的时候说起。但是我先你们一步到达蛇沼在那里我因为一些特别的记号和遗留下的痕迹我可以很肯定文锦就在那里,所以没有等你们就先进了蛇沼古城的古墓里,在古墓里我见到了文锦,但是当时文锦并不相信我是吴三醒以为我是解联环所以一直躲着我,而且暗中监视我。我早就知道文锦在暗中监视着当时我们队伍的一举一动我,所以我做了一些事情让文锦相信我就是吴三醒,至于我们怎么相认的我做了什么都不重要。”
我打断了三叔的话:“怎么不重要,你知道我为了找你吃了多少苦吗?一句不重要就把我给打发了。”这个时候胖子拉了拉我的衣角:“我说你无邪啊说你天真你还真天真,这事还能有什么事不就那个事嘛。。”

胖子虽然是小声的对我说的,可是哪能瞒过三叔的耳朵。三叔怒道:“死胖子,别把你那黄色思想给我带进来,老子可没你那么龌蹉,再乱说话小心我废了你。”胖子对我三叔还是有些忌讳的忙笑着说:“三爷,我自己掌嘴啊,我绝对不乱说话了。”说完轻轻的给了自己一个耳瓜子。三叔也不和胖子计较接着说道:“之后我们被古墓里的浓雾和巨大的蛇母搞的焦头烂额,但是老天爷助我忽然下雨河道涨水救了我们一命于是我们发现古墓的秘密就是那玉陨。”三叔提到蛇母那条梦魔一样的巨蛇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它的厉害我们可是领教过的,我也意识到三叔当时的处境一定很不好,不然不会被迫进入那条蛇母生存的浓雾河道。
三叔这个时候忽然脸色一变接着说道:“接着我门走投无路干粮也吃的差不多了队伍里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了我和文锦,而且我知道路途艰险我等不到你们的救援。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也是这个决定让我距离真相更进了一步。”三叔才说完我就知道三叔做了什么,三叔进了玉陨!三叔也不停顿接着说道:“你们在沼遇到文锦是我安排的,我当时已经知道了“02200059”的计划可是我不知道具体是谁在实施这个计划所以迫于无奈只能叫文静提醒你们小心它。文锦出去找你们之后我就进入了玉陨。。”
我惊奇到:“里面有什么?”三叔淡淡的说道:“什么都没有那里面是条隧道,通往终极的时光隧道!”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了解三叔,三叔不是一个迷信的人更是唯物主义论者,他是绝对不会轻易说出时光隧道这种词语的。我不多想让三叔接着说:“我进了玉陨之后我在玉陨门口留了记号在哪里等文锦,文锦当时的禁婆化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关头我必须快速找到解决的办法,而且当时在那里逗留等你们来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玉陨之中,可是没想到文锦回来的时候却被人跟踪了。文锦回来的路是我之前设计好的没进过古城的人不可能跟踪到,我不知道02200059的计划到底是怎么实施所以我还不能让你们知道我在这。我了解你们当时的队伍有这样身手的只有那小子。”说完转身朝石室的方向撸了撸嘴,我知道三叔说的是闷油瓶。
三叔转过头接着说:“这小子的出现打乱了我的计划,所以我和他做了个交换。”我问到:“什么交换?”三叔润了润嗓子接着说道:“让他别把我进了玉陨的事情告诉你,我怕你们有危险,作为交换我把02200059的调查资料给了闷油瓶。”听到这我忽然觉得有地方不对接着一京就问三叔:“你的意思是那个组织在我们之前就进入了古楼?”三叔点了点:“我没想到他们动作会那么快,所以我知道如果我们没时间了,于是我和文锦接着深入了玉陨,那小子说他要出去接你们。我没劝他,有他在你们身边我也放心,这小子的身手我是绝对相信的。可是我们才进玉陨我们就迷路里面是浓密的可以用手触碰的雾气,而且那小子在外面好像也遇到了什么情况,我在玉陨里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可是我无能为力我和文锦在那么浓密的雾气中彻底迷失了方向也不知道摸索了多久我们到了一条长长的隧道,那隧道直插进山体里看不见尽头。”
我急忙问道:“隧道?通向哪里?就是你说的那条时光隧道?”三叔点了点头接着对着对面的栈道指了指淡淡的说道:“隧道的终点在这裂口的下面。”
我听完就乱了,三叔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会胡说八道。三叔的脸上一脸认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胖子也不信:“三爷,你可别逗我们,蛇沼到这长白山少说有几千公里怎么可能通的到这里。”

文锦接话到:“你三叔没有骗你们,那条隧道慢慢延伸向下我和你三叔走了下去就来到了一个有足球场那么大的空间里,我们本以为我们到了玉陨的尽头可是慢慢的我们就发现了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三叔点了点头说道:“我没办法用言语表达那里的环境,因为在我还没仔细观察的时候我们就被那空间里一块块有桌子那么大的石块给吸引住了,那些石块每块有本辞海那么厚一块块的摞在一起。粗看起来就在这不大不小的空间里竟然足有上千块,走近石块我就发现石块四周是急速串流的暗河河道,我们搭起人桥跨过河道趴开石头上面的灰尘我就意识到了一个让我难以置信的事实。这些石头只是因为表面落满了灰尘和那些浓雾的分泌物看起来像是石头,其实是一块块的青铜铁块,这些青铜铁块看似体积极大但是重量却非常的轻我也解释不了这个是为什么,或许里面是空心的或者是什么。拿下来之后我就确定了我那个难以置信的想法这些一块块的青铜片果然是——舟”我惊的说不出话来要三叔接着说下去,三叔看我和胖子都还难以接受就接着说:“开始我也不相信可是当我把青铜片放入水中而我和文锦站上去青铜片还呈现漂浮状态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否定眼前的事实,青铜舟一上河道就向前疾驰因为黑暗我和文静都没意识到河流的湍急。舟急速的顺着黑道向前漂流慢慢我们进入了一个完全黑暗的世界,看不清周边的环境只能从溅起的水花来得知我们还继续前进,没过多久我发觉文锦没有了动作我急忙扶住文锦才发现文锦只是因为俄体力不支晕了过去,文锦从去接你们到和我在玉陨里接头中间几乎没有休息过,所以我在黑暗中摸索着让除了一些位置让文锦休息,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因为在中途我因为负荷不了这种持续的急速运动也就晕了过去,我是被一阵刺骨的凉意惊醒的,醒来的时候我门就躺在一片空地上,青铜舟就在我们身边不远出搁浅着。”
三叔一口气说完看得出三叔还没从那种窒息的感觉中脱离出来,说话时候脸色不断变化。我接着就问:“意思是你们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巨大列口的底部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叔朝我点了点头:“我醒过来之后我就发现文锦不再我身边,于是我拼命的向四周摸索,因为长时间的黑暗使我的眼睛处于夜盲状态我什么都看不到,我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找到了文锦,我摸到文锦的时候吓了一跳文锦浑身发烫像是发了高烧,我摇晃了几下文锦就清醒了过来,出乎我的意料文锦醒来之后异常清醒一点没有发烧的迹象。”文锦拉了拉衣服,转头对我们说道:“当时我没有什么感觉,可是你三叔却说我身体很烫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了,可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知道了中身体发热的原因。”
胖子问道:“什么原因?难道。。。”文锦站起脸都憋红了就骂到:“去你的,你那思想又跑出来了。要是搁以前我第一个就废了你。”我心说文锦和三叔倒是挺配的,最起码脾气都是一级大。胖子被文锦和三叔恶毒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急忙举手:“我向党发誓,我再也不乱说话了。”说完捂住了自己的嘴示意文锦继续说下去。
文锦白了一眼胖子回到三叔身边接着说道:“我们清醒过来之后第一个感觉就是饥饿和口渴,继而我门发现了一种果子在这青铜门里全部是这样的果实。”三叔点了点头接话到:“嗯,这几年我们都是吃这个。”说完从包里掏出一个黄色色的有苹果那么大的果子我接过来尝了一口惊奇的发现这果子不涩口也不酸有点味甜属于可以忍受天天都吃的那种类型。胖子向三叔要了一个吃了起来,胖子看来是真的饿了两口就吃光了,就向三叔再要。

我摸这头问三叔:“这果子是如何生长的,没有阳光也能生存吗?”三叔拿出一个果子咬了一口对我说道:“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事情解释不清楚,要是所有未解之谜都要想办法去破解我们就算没人张9个脑袋也不够用。”我一想也对,也不追问就对文锦说道:“然后你们怎么样了?”
文锦说:“我们在裂口下靠果子和河道的喝水休整了几天体力渐渐就回复了,接着我们开始搜索周围的环境,于是就发现那栈道。而且我也惊奇的发现我身上的禁婆化停止了,这也是之前为什么身体会发热的原因。所以之前我调查到要阻止禁婆化就要进玉陨其实真正的目的地是这里,这里才是所有事件的终极!”
三叔吃完果子扔了两只烟给我和胖子,胖子惊奇的问道:“三爷,您真是大方,你在这那么多年了你哪来那么多的烟啊?你是变戏法的?就算你全身一个口袋揣了一包也不够抽到现在啊。”三叔也不理胖子:“这个一会给你们解释,接着之前的话题我和文锦发现栈道之后就顺着栈道爬了上来裂口其实不深我们用了大约4,5个时辰的样子就爬到了裂口的顶部。我对栈道工程的浩大是非震惊虽然裂口不深但是要在这里修这样长的栈道一点不必造个火箭简单。我当时脑子是非混乱,可是爬上了裂口之后见到青铜巨门之后我就明白了一切。我一直以为我们又到了青铜门长白山,可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意识到我们处境的危险,因为我了解到我和文锦竟然是在青铜门的里面。”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