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最新第三卷《白道结界》作者: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推理之王2:坏小孩》紫金陈《隐秘的角落》原作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就在又走出了那个恶心的地方才不过几秒钟走在最前面的三叔忽然顿了一顿,我正准备上前询问,三叔忽然就朝一个黑暗的角落飞奔了过去,我一惊就知道事情不妙急忙跟了上去,三叔动作出奇的迅速,片刻胖子就超过了我,我落在最后,但是也能勉强跟上他们的速度。一直持续这样急速奔跑了一分钟才停了下来。我大口的喘着粗气,绕上前去就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倒在了离我不到四五米的距离,我心说三叔的眼神真实锐利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察觉心里除了佩服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只见三叔走了过去把那个人的身体转向了面朝我的方向,我心里一紧冷汗就下来了,眼前的这个人果然是文锦。三叔身体开始了剧烈的颤抖,闷油瓶走上前去试了试鼻息做出一个安慰的眼神我心里马上就落下了一颗大石头,三叔如获大释的走上去抱起文锦开始轻轻呼喊文锦的名字,此时三叔脸色忽然一变我忙问道:“怎么了?” 三叔顿了顿说道:“等等,这血不是文锦的。”我“啊”了一声就凑近仔细的检查,果然三叔把文锦浑身都检查了个遍也没看到伤口只有后脑部位有个被重物敲击造成的隆起,看来文锦是被人敲昏了过去,三叔拿过水吧文锦脸上的血清洗干净我仔细翻看果然一点伤口都没有。三叔叫了叫文锦的名字文锦没有任何的放映,没办法只好把文锦平躺的靠在崖壁上等她醒来才知道一切。胖子问我:“张老头那老家伙还没死?着他娘的要是都不死,我胖爷就由衷的佩服他。”我摇了摇头表示我也弄不清楚,也不排除着老家伙和我还有闷油瓶一样走了狗 屎运摔到河道里没有摔死。看来我们人类和那些禁婆的比起来多了一个不同点,就是我们比它们走运多了。

三叔十分的急躁不安来回踱步,看着三叔的急躁我心里也开始了隐隐约约的不安,说不上来为什么,因为按照正常常理来推断,如果文锦真落在张老头手里,张老头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文锦。我想不出个头绪心里也变的十分急躁也跟着三叔一直在文锦身前徘徊,希望文锦尽早醒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沉沉的昏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被胖子吵醒的,只听胖子大叫:“三爷,醒啦醒啦。”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三叔在给文锦喂水喝,看起来文锦已经完全恢复了意识。我急忙起身走过去闷油瓶也走了过来。胖子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晕在这里了?把我们三爷急的都快哭了。”胖子果然是一个不嫌事大的人,文锦却摇了摇头好像记不清的样子。
文锦开始闭上眼睛皱起眉头努力的回忆,慢慢的文锦脸上神情开始变得极度的惊恐,忽然挣开眼睛对我们说到:“这里有其他人!”我和三叔几乎同时问了句:“啊,你说什么?”文锦确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这里有其他人,我不确定他们有几个人但绝对不止一个。”这时就连闷油瓶也愣愣了问道:“怎么回事?”
文锦说当时我们从栈道摔下掉进河道晕了过去,他们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还完全没有意识,于是文锦让三叔和胖子照顾我们自己去河道上游打水。他走到我们之前看到禁婆摔的粉碎的地方的时候开始也是一阵恶心,可是慢慢的文锦发现了不对劲,她发现那些禁婆破碎的尸体之中竟然好像有活物,文锦一开始以为是没摔死的禁婆不禁防备的起来。可是文锦用手电光找到的竟然是张老头在禁婆的尸体堆中翻找着什么,他已经极度的虚弱看来伤的不清,文锦小心的走过去。就在这时张老头发现了文锦,发疯似的扑了过来,文锦整准备还击就觉得后脑一震就倒了下去,最后文锦看到几个黑影走到张老头身边和张老头说了什么之后就用军用匕首杀了张老头。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越听越糊涂就问文锦:“等等,你是说他们在禁婆的尸体堆之中杀了张老头?可是我们刚才没有发现张老头的尸体啊,如果你是晕在那里,为什么我们又是在这里发现的你?”
文锦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确定,但是我的意识没有完全散失,我听到他们模糊的对话很模糊断断续续的,其中一个人问了张老头句什么我实在听不清楚可是他们之间好像认识,张老头长长的说了一大串话,我当时脑子疼的要命没听到张老头说什么,过后其中一个人就掏出了枪要杀张老头被另一个人兰住了说这样会被他们发现用匕首吧,于是便用匕首杀死了张老头,他们应该就是指我们,之后我脑子就开始彻底的模糊眼睛怎么也睁不开我就晕了过去,所以他们应该至少有两个人。”文锦的脸色有些许恐惧可是更多的是认真,我知道文锦没有开玩笑。
闷油瓶开始坐下默默的思考着什么,三叔和胖子此时也是彻底的糊涂了,因为谁都想不到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这件事情彻底打乱我的计划,我脑子有开始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我有很多疑问首先张老头的尸体去哪了?他们为什么又要把被敲晕文锦运送到这里,他们为什么放过了文锦,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一时间发生那么多突变事件我根本无法冷静的思考问题,我决定去问问闷油瓶的看法。这个时候就听胖子“咦”了一声,我问道:“怎么了?”胖子说:“不对啊,你们来看着里有个地道。”三叔听完也是一惊连文锦都是一脸茫然。我走到胖子身边,果然在文锦晕倒不远的地方虽然很暗可是用肉眼就可以看到在离我们不到10米的地方,崖壁上有个空洞,显然空洞里面还有空间,因为我看到空洞门口有用石头搭成的简易楼梯。
我和闷油瓶对视了一眼,不用说这样的发现我们怎么都是要进去看看的。闷油瓶打起手电就进了洞穴,我和胖子紧随其后,三叔搀扶着文锦也慢慢跟了上来。进了洞穴我和胖子都打起手电,洞穴一下就亮了起来,洞穴空间不大大概就一间卧室大小。我和胖子打着手电环顾四周,片刻我就意识到事情真的开始不再受我们控制,冷汗和恐惧同时向我袭来。因为我看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场景。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眼前的洞穴,洞穴不大可是里面的摆设使我有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好像在哪里出现过十分熟悉。我用手电继续搜寻着,一股熟悉的味道向我飘来,我的记忆瞬间回到了三叔楼下的地下室里。那是一种有人长年住在狭小空间里产生的提别臭味,我确定这个洞穴是有人居住过的,洞穴的角落放着一个用许多棉布大衣堆积起来的简易窝棚,看来是提供洞穴里的人休息的地方,窝棚很大看来洞穴不止一个人居住,在洞穴的一角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盒子,我过去鼓捣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我在盒子旁边发现很多奇怪的薄如蝉翼的纸张和很多的的那种黄色的果子,我拿了一个闻了闻果子还没有腐臭的迹象证明这个洞穴是被人才遗弃没过多久的或者洞穴里的人出去了。胖子看着这个奇怪的洞穴发起了牢骚:“这个洞里面真有人住啊,都他娘的是些什么人啊,这个地方实除了我们竟然还有其他人真是太奇怪了,完全就是鬼故事嘛。”我说道:“张老头不是也在这里么,这里还有其他人也不奇怪,而且这里是一切事件的终极,掺杂的势力是我们所不能想象的。我只奇怪一点,之前小哥不是说这里的青铜门十年之间再没有开启过吗?所有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们十年之前就在这里或者是他们是用和三叔一样的办法到达这里的。”胖子对我的分析显的有些惊奇可能是没想到我能想到这些,其实从进入了青铜门之后我就有个奇怪的感觉,我仿佛总是能在不禁意见发现或者感知一些事情,所以对之前的丝丝线索自然铭记于心。
就在这个时候文锦忽然大叫了一身,三叔和闷油瓶快步走到了文锦面前还没开口就发现文锦手指着洞穴里的一个角落,我和胖子跟上去用狼烟一照我马上就叫出了声,那竟然是张老头的尸体,胸口果然插着一把军用匕首,张老头的眼睛还费劲的张大着,真是死不瞑目啊,此时的张老头被狼烟照着有睁大眼睛加上胸口的匕首呈现出一副诡异的画面,胖子走上去把张老头的眼睛闭上,看来胖子的确对张老头的身手和硬脾气是有些欣赏的。我眼光随着胖子的手往张老头的身上瞄去,马上就觉得不对劲,对胖子大叫:“小胖,事情不对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被我一叫吓的马上缩手,以为张老头尸变成粽子了抬起狼烟就准备砸下去,可是张老头没有任何动静胖子奇怪的问我:“怎么了,你叫什么?还没别叫老子小胖,老子算起了可以当你的叔叔了。”我没空理会胖子的俏皮话,我对胖子说到:“张老头不对劲啊,你还记得青铜门的时候,我们是怎么相信了张老头和小哥他们在一起的么?”胖子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脸色也变了就对我喊到:“对讲机!?”我点了点头,三叔和闷油瓶不知道我和胖子在说什么,我就把才见到张老头的每个细节都说了一边,闷油瓶和三叔也陷入了沉默之中。胖子问我:“你怎么想到的?”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到总觉得进入了青铜门之后我的思维变得异常清晰而且记忆力极好就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张老头身上少了什么,仔细一看就发现那个发出小哥声音的对讲机不见了。”胖子点了点头沉默不语,开始思考着什么。
闷油瓶说:“我不认识张老头,我也没有对讲器这种东西。”我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难道张老头是和这个洞穴里的人联络?可是为什么这个里面的人可以发出闷油瓶的声音,闷油瓶的声音我是绝对不会听错的。一时间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知道这个青铜门里面还存在其他的人,不知道是敌是友是否属于其他势力。
闷油瓶走到张老头尸体前看了一阵忽然说道:“杀他的人,身手不在我之下,匕首刺得基准,刺在了心脏壁脉上,一刀必死。”我对这些是没有发言权的,只是心中的那种不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这次我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粽子和那些怪物,还有人!虽然不知道对反是敌是友,可是以他对张老头下的杀手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三叔这个时候看着那个奇怪的盒子好像也发现了什么,脸色变的极其难堪,我问道:“三叔,怎么了?发现了什么。”三叔点了只烟指了指那个盒子说道:“这是德国制造的PT99发报机,好像是2002年的高科技产品,当时还上了军事杂志,这种发报机有属于自己独特的电磁波是不会被轻易截获发报信息啊,一般用于军事行动或者间谍之间的联络,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地上散落的那些薄薄的纸片就是发报纸。”胖子大惊:“三爷,您的意思是这里的人和外界有联络?”三叔重重的点了点头。文锦走到那些薄纸片面前拿起来仔细观察,转头对我们做了个OK的手势说道:“我能破译这些电文。”我和胖子同时“啊”了一声,胖子问道:“你会用这个?你不会是外国派进中国的间谍吧!”文锦白了胖子一眼,脸色也十分不好看的说到:“这个东西我在之在的那个疗养院里见过,他们也是用这个东西进行互相联络,我当时所获得的信息也是破获了秘密电文才知道的。”我听完就觉得脑子清晰了起来,之前在疗养院的是假霍玲他们一行人之前已经知道他们是听命于张大弗爷,换句话来说他们是属于“02200059”这个组织,现在这里出现了这中发报机器也就说明这里和那个组织也有脱不了的关系。之后我就是一阵不安,我实在没想到他们的动作竟然这么快,调查已经深入到了青铜门之内。
就在我还在思考对策的时候三叔朝我招了招手,我走了过去,三叔指这张老头的尸体对我说:“事情总是出乎人的意料啊。”我朝三叔手指的地方看了看就愣住了,只见张老头的腰带左侧有一个怪异的缺口与整条腰带显的极为的不协调,我走上前去仔细观察,片刻我的手就开始不住的颤抖,我看到在张老头腰带缺口的里面清晰的刻着一排数字——02200059.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冷汗不停的往外冒,我实在没想到这个组织的强大已经到达了可以收买或者潜伏成为了上一带的张起灵,那么所有关于之前终极调查的速度之快也可以理解了。他娘的,上一带张起灵竟然也是他们的人,所以他们的调查才会出乎我们意料的顺利和迅速。
胖子帮文锦用手电光线照着那些薄纸片,文锦快速的记录着什么,文锦显的特别的认真,脑门上全是汗水,不一会就见文锦松了口气可是脸色异常的难堪对我们说道:“好了,破译完了。”我和三叔快步走了过去,闷油瓶倒显得不太在乎只是默默的坐在一旁。看完文锦破译的电报我脑子瞬间就炸开了,胖子和三叔的嘴角也不停的抽动着显然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第一封电报发于2005年的三月,胖子才看完第一句就大叫:“他娘的,他们真的十年前就到达了这里!”我也惊的说不出来,电报是以一对一的方式进行联络,应该属于上下级关系。发报人代号为深山,而收报人的代号则为终极。以下我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复述电报的内容。
2005 3月
深山已经进入了青铜门之内,等待上级指示。
终极的回电:原地待命。
2005 5月
深山于青铜门附近祭台处发现最后一代张起灵行踪。请上级指示。
终极回电:继续原地待命。
“之后空白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7月才有新的电文发出。”
2005 7月
深山发现吴家传人,吴三醒和第一批考古队队员陈文锦通过西王母河道进入了青铜门,请上级指示。
终极回电:继续原地待命。
2005 8月
深山报告,吴,陈,张已经见面并且开始了共同行动,请上级指示。
终极回电:了解,继续监视。
“之后很长的时间都是关于三叔和闷油瓶他们的行动,好像除了吃饭睡觉之外的一切深山都向终极报告了,电文变得时短时长没什么好特别注意的,一直到了07年电文忽然有了让我眼前一亮的内容。”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2007 1月
深山报告,吴,张,陈于青铜桥旁发现了废弃营地,三人仔细调查了营地,应该没有什么发现,请示上级下一步行动。附:深山物资已耗尽。
终极回电:继续监视,物资于三天后于河道处到达。
“让我惊奇的是深山的后半段话,他们竟然通过西王母墓室的河道运送物资。之后又是很长时间的繁琐报告,看得出他们的物资运送量十分巨大平均2年才有一次物资缺乏的报告,之后又是一直的监视报告,上级终极的命令也是一直的重复着监视或者待命的回答,直到我的出现...”
2015年 5月
深山急电,时机是否到达,是否可以派出穿山甲接近吴,陈,张三人。
终极回电:吴家后人已经出发,可以指派穿山甲行动。
2015年 5月
深山急电,吴家后人已经进入青铜门内,随行一人,体形肥胖,被吴家后人称为胖子,此人属北京的一个摸金人士,多次参与之前张,吴的下地行动,其余不详。我们已派穿山甲接近。
终极回电:等待穿山甲报告。
2015年 5月
深山急电,穿山甲刺杀行动失败,我们于河道找到昏迷的穿山甲。请上级指示。
终极回电:了解穿山甲身份暴露与否,之后进行清理,由深山接替穿山甲继续行动,并利用吴家后人启动终极。

这是这些电文的最后一份,我看完就彻底的震惊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显然最后电文的穿山甲指的是张老头,而吴家后人就是指我。三叔显得极其的愤怒,这么多年来在人家眼皮地下活动,这种感受实在不舒服。就连闷油瓶脸色都有些阴沉,如果以闷油瓶的身手都没有发现这个组织多年来的监视行动,证明这个组织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这个时候是我们之中最平静的一个,胖子想了一会向三叔要了只烟抽起来说道:“看的出来,这个组织有着分明的等级制度下级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时候绝对不能轻易行动,从现在了解的情况分析,潜伏在这个深山里监视我们的至少有三个人,张老头是其中之一。张老头之前敢毫无顾虑的纵身跳下青铜桥就是因为他是之前在这个洞穴里进行监视的一员,对裂口底部的环境十分了解。可是他没想到上级命令竟然没救他反而是杀他灭口。这也算因果轮回了。”
我点了点头,听了胖子的话我脑子开始细细整理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首先我了解到了之前我么所有经历到的古怪事件奇异的古墓都是因为墓主人要等待终极启动然后重生,所以废尽心机的利用各种风水奇术把自己的墓穴搞的诡异无比以避免盗墓者和其他知道秘密的人进行破坏。然而终极的启动因为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要到现在这个时刻才能复苏,而我因为某种原因成为了开启终极的唯一途径,之前闷油瓶分析的因为他和三叔的失踪使我的安全得到保障也是错的推理,原来这个组织在我们很早的时候就了解到了一切,开始了监视行动等待我和终极时机的到来,所以我才能平安无事的存活到了现在。那么现在只有最后一个疑问,终极在哪?
想到这里我的脑子算是从未有过的清晰,这次就像三说所说我们终于站在了所有真相的门外,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有找到那扇门,走进去,所有的一切都就豁然开朗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就忽然听到胖子大声叫到:“谁!?”我回头一看就看到在洞穴门口出现了两个模糊人影!

两个身影显立刻闪躲了一下就停止了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冷笑了两声然后手一摆朝我丢出个东西就马上消失了。我还摸不清楚状况,就听三叔对我大叫:“快闪开!!”我回身一开冷汗就下来了,虽然只是一眼我马上就认出了那是之前张老头给三叔对付那个爬行“人”的那种用人鱼油做的火丸子。我心中大骇想马上低头躲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马上跌坐在地上想躲过那火珠子,可是那丢出珠子的人力道和准度都在三叔之上,开始之间就已经预测到了我会底身闪避,那火种子一开始竟然就是照我的肚子部位扔出的。电光火石之间我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变成烤猪。就听蓬的一声那珠子爆炸了,剧烈的热浪朝我涌了过来,我知道这次我真的死定了。那种燃烧的热量引发的热浪一直在向我涌来,我已经可以闻到人鱼油的那种特殊香味,可是我身上却感觉不到一点疼痛。此时就听胖子和三叔大叫了一声,我睁开眼就看见闷油瓶那件熟悉的帽裳,抬头一看分明是闷油瓶用身躯挡在了我的面前,火光在闷油瓶身上缠绕着。我脑子瞬间一片空白知道想着些什么,就看闷油瓶在我的眼前慢慢的倒了下去,胖子和三叔几个大跨步就冲过来扑向闷油瓶就开始扒闷油瓶身上的衣服,胖子转头对我大骂:“你他娘的看什么!快过来帮忙!!”我被胖子一吼立刻清醒了过来,也扑上去拼了命的拉扯闷油瓶的衣服,眼泪就跟着下来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拼命的用手撕扯闷油瓶的衣服,想把闷油瓶的衣服撕扯下来,火一当蔓延到闷油瓶的皮肤上我们就束手无策了。文锦拿起几个水壶冲出去打水,我嗓子不停的嘶吼着,我也不知道我在叫什么,我用手不停的拍打这闷油瓶身上的火焰,可是那人鱼油果然奇特认我怎么拍打也不会熄灭反而越着越大,眼泪停不住的一直在我脸上蔓延,我用手死死的按住每一处火焰,没想到这个办法竟然有用。胖子和三叔见这个办法行的通也开始用手死死的按住闷油瓶身上的火焰,片刻我就闻道了我门三个手上的寒毛被烧糊的焦臭味,我看着眼前的闷油瓶手已经感觉不到火烧的疼痛感觉。我意识到虽然这个办法有用,可是手掌面积太小等我们三个把火灭了闷油瓶可能已经变成堆碳灰了,我马上摇头把这种想法抛出脑后,我几乎想都没想就一个人爬在了闷油瓶的身上,用的我全身来压住火焰,我死死的抱紧闷油瓶不敢放松怕火又有间隙可以再次燃烧,三叔和胖子见我的举动都惊的一脸大汗,马上跟上来拉扯闷油瓶的衣服,可是我发现火焰已经把衣服烤成了胶化紧紧的贴在闷油瓶的内衣上根本拉扯不开。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我身下的闷油瓶在蠕动,我意识到他还没有死我马上起身摇晃闷油瓶,只见闷油瓶艰难的抬起了手对我们做了个让开的手势,我起身就看到闷油瓶正在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动着身体我马上意识到那是缩骨术,便让三叔和胖子放开闷油瓶,文锦已经打水回来了,正想往闷油瓶身上浇去被三叔拦住了,这种人鱼油用水是对付不了的。片刻闷油瓶的身躯就从那件燃烧的衣服之中逃脱了出来,闷油瓶身上的麒麟纹身被火的热度烤的显现了出来,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威武。闷油瓶才站起来我就听见啪的一声那件衣服被彻底的烧开了,只要再晚一步那人鱼油就会沾到闷油瓶的皮肤上,我看着不经一脸的冷汗。闷油瓶愣愣着看着我,我还没有开口觉得一脸泪珠的我实在显得特别可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闷油瓶就走过来淡淡的问我:“没事吧?”我拼命的点头。看我点头,闷油瓶自顾自的走到洞穴的窝棚那翻找了见破旧的大衣穿在身上。
胖子和三叔看的目瞪口呆,胖子对三叔说道:“他娘的,他娘的,见鬼了,这TM的还是人吗?这种情况都能逃脱出来!”三叔也是惊奇的嘴巴都快合不拢了,三叔行走江湖多年什么奇能异士没有见过,看着眼前的闷油瓶居然能从人鱼油火阵里逃脱出来也是不敢相信。文锦抓这水壶的手也是开始颤抖,我第一次看见文锦因为人而不是粽子或者其他怪物的举动而感到震惊。闷油瓶淡淡的看了看一脸惊奇的我们说了句:“走吧。”我还没意识过来,愣头愣脑的问了句:“去哪?”闷油瓶也不看我只是说:“跟上他们,找到终极!”就跳出了洞穴,留下一脸茫然的我们。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一段有点像大漠苍狼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无邪是祭品???

TOP

三叔和胖子一下子都反映了过来,从电文看来他们已经找到了终极,他们要做的就是启动终极。马上便拉起我和文锦猫腰串出了洞口,闷油瓶已经跟到了离我们很远的地方,转头对我们做了个跟上的手势就瞬间消失在黑暗中。我和一行人都是长年下地摸金的好手,身手数我最次就连文锦可能都比我手段高一些,可是已经算得上比常人行动迅速多了,可是没多久我们还是被闷油瓶远远的甩在了身后,慢慢的已经看不到闷油瓶的身影。闷油瓶跟着前面的两个黑影也不敢停顿便沿路坐下记号,我们我跟着闷油瓶的记号一路走到栈道前,竟然发现记号竟然是向上延伸的,他们上到了裂口的上面。
我们不敢怠慢急忙跟着记号走上了栈道,我想起那只大鸟心里一阵寒意,就问胖子有没有什么办法对付那只大鸟,胖子气的跺脚:“有什么办法?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带武器就跟你来了,本来以为只是来接小哥回去过美好生活的谁他娘的知道发生这么多事。”我点了点头在启程进入长白山的时候我也不是没有想过会遇到危险可是实在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早知道叫小花给我们准备几只重火力了。遇到那巨鸟的时候也能抵挡一阵子,现在我们可以借助的就只有三叔身上的军刀和我跟胖子身上的狼眼和狗腿匕首了。想着我就觉得心里没有了底气就以当前的装备来说,别说巨鸟了就那两个人都对付不了,如果文锦说的没错他们手可是有枪的。
我想着想这就听走在最前面的三叔“咦”了一声说道:“记号到这里怎么没有了?!?”

我快步上前一看,就发现果然闷油瓶的记号到这里忽然停止了,我仔细观察四周。一定有什么机关或者细节我们没有注意到,闷油瓶虽然身手极快把我们甩在了身后可是也不过5分钟的脚程,几个大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的。我和胖子都打开狼眼光线调到了最低端,我们还是十分忌讳那只大鸟,慢慢的我发现我们竟然是在一开始被张老头带入岔口时的那个祭坛,我快步走过岔口就见我们之前所在的那个石室,被大鸟猛撞山体时落下来的石块封的严严实实。我返回祭坛处仔细观察,三叔胖子和文锦都分头开始找寻线索,而我在研究闷油瓶留下的最后一个记号。因为以闷油瓶的性格如果遇到了什么突发事件或者行动路线发生了变化,在记号上一定会体现出来,我仔细看着忽然就发现了记号果然和之前的不一样。
记号还是那种奇怪的符号般的文字,可是在最后拖尾处看得出闷油瓶特地用力大了很多,使刻上去的记号刻痕陷的很深,等等,深入?难道是地下?我把想法和三叔一说,三叔走过来看了看记号也点了点了头。胖子这个时候却沉默了,我心里有点奇怪以我对胖子的了解现在这种摸不着头绪的情况胖子早就开始骂娘了,可是胖子从到这祭台之后就开始了很长时间的沉默,我就问胖子:“唉,你怎么了?”胖子想了想欲言又止再次沉默了一会才说:“我想到一些事情,可是和这个记号无关,不知道当下应不应该说出来。”我总是对胖子这种琢磨不透的推理开头感到烦躁就说:“算我求你行不行,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卖关子直接说事情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