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我和胖子急不可待等着阿宁说下去,包括闷油瓶和三叔都已经听的满连净额,就连文锦也有些动容。看来这些情况文锦是不知道的,三叔已经慢慢的冷静了下来,站起身来走到文锦面前默默的看着文锦,许久之后叹了口气转身对阿宁说道:“继续说下去。”
阿宁点了点头示意,我和胖子见三叔冷静了下来走过去把那个人用碎衣条子五花大绑了起来,当然这次用的是我的外衣。那人腿脚中弹已经失血过多有些虚弱,我们没废多大的力气就搞定了。于是一行人坐了下来,等待阿宁开口。
阿宁说道:“信里说道,我收到信的时候裘德考已经死了,他告诉我你们进了蛇沼之后的事情,并且告诉我他老了想退出这一切的尔虞我诈。可是组织上不允许,你们也知道我之前和你们一起的行动都是02200059的指挥,可是我的上线一直是裘德考,自从裘德考死了之后他希望我们得到解脱就利用那份录像带把我秘密保护了起来,因为如果我继续出现组织还会利用我和你们的关系让我继续和你们行动。”听到这里三叔叹了口气:“那老洋鬼子,倒是还有几分情谊。”阿宁也默默点头:“然后之后的事情却不顺利,裘德考从你们从古楼带出的信息得知,这一切并不可能因为他的死而完结,所有终极的秘密都在10年之后的今天,所以没有办法只有在那个地方封闭了10年,并且告诉我10年之后你们会到达这里终结一切。信里还告诉我了从蛇澡那条河道到达青铜门里的路线,我当时看完信就急忙走出那里,发现我却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我因为封闭了很多年我竟然发现我的语音能力极具退化,我根本无法与人交流,没办法我只有去杭州找你。过了好几天的时间我才算是回复了与人正常沟通的能力,你的伙计告诉我你和胖子以及一个叫王萌的人已经早在三天前出发了,我知道赶不上你们所以没办法只有再次进入蛇沼,若然按照裘德考提供的路线我比你们提前到达了这里。于是在这里遇见他们。”说完阿宁用手指了指被捆的像头猪的那个人。

阿宁顿了顿继续对我说道:“他们告诉我你们已经进入了,青铜祭坛而且已经遇难死了,我听了之后十分震惊可是他们拿出之前你得到的那个鬼玺给我看之后我就彻底的相信了,他们告诉他们是之后你们遇到的那个花儿爷派来收尸的。对于花儿爷,我在没被封闭之前也有些了解,裘德考在信里也提到你们的关系所以我也就半信半疑的和他们一起行动起来,可是在进入祭坛之后他们却告诉我你三叔和陈文锦也进入了这里,不能让你们进来,不然会中了那种禁婆化的病毒,我们之前路过通道的时候我也知道那种病毒的厉害,就这他的说法深信不疑。于是叫我利用那种奇怪的反光镜子知道我的投影假象迷惑你们。可是就在我利用杯子发出声音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之后就晕到了,之后就被你们的吵杂声弄醒了,醒了之后看到你们的出现我就知道我中计了,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我听完阿宁的叙述,脑子里一片混乱甚至对阿宁的说法有些怀疑。胖子默默的抽了只烟站了起来仔细看了看阿宁手臂上的伤疤转头对闷油瓶说道:“小哥,每条伤疤的确是有时间间隔的,而且看得出是在昏暗的空间中留下的。”闷油瓶点了点头,我就问胖子:“你们在说什么?”胖子咯咯一乐:“来把,胖爷再给你上一课。伤口遗留时可用从伤口的颜色判断时间的,而且伤口如果是在长时间在昏暗环境里留下的见不到阳光血液流通不顺畅,就会出现青灰色的新皮肤和其他疤痕是不一样的,这就是为什么一般古墓里的粽子身上的伤口或者皮肤都是青灰色的。”我听完看了看阿宁手上的伤疤果然如胖子所说就问:“那她说的是真的?”胖子瞟了一眼阿宁:“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知道这些疤痕的确实在昏暗的空间中留下的。”阿宁对胖子白了一眼说道:“老娘,没有要你相信也没有必要信,不过最起码你可以确定一点我并没有害你们,不然之前我就不用救你们了。”我点了点头,胖子想了想又看了看三叔和闷油瓶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姑且相信你是真的,那么如果照你说所,我要从新整理整理思路。”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听胖子说完,我松了一口气,胖子虽然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可是心思缜密绝对在我之上,我真愁摸不准头绪呢,胖子跳出来我算是可是坐享其福了。
胖子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对我说道:“天真小同志,听好了。别一会又要我重复。”我急忙第只烟给胖子笑道:“是是是,胖爷是最牛B的。”我这种小人得志的事情对胖子倒是没少做。胖子也是个爱听好听话的人。随即就开口了:“首先和我们一起进入蛇泽的人不是阿宁,因为裘德考想让阿宁脱离这一切,所以利用录像带把阿宁封闭了起来,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假冒的阿宁,可是假阿宁的身手实在够呛,在蛇沼中了着,这是裘德考没有想到的,既然假阿宁一死过段时间尸体出现腐烂,人皮面具就会掉落,我们就会发现阿宁是假扮的。于是我们的金牌卧底又再次出动了。”说完看了看文锦,三叔对胖子的冷嘲热讽有些恼怒,可是胖子说的也是事实,三叔也只是无奈的摇头。胖子继续说道:“裘德考,利用属于共同组织的便利,让文锦偷走了假文锦的尸体,可是最后假文锦的尸体又被我们发现在远处的蛇窝了,我想这是因为我们小哥身手太棒,文锦知道小哥跟了上来,如果继续带着假阿宁的尸体一定会被发现,所以就破罐子破摔的把假阿宁的尸体丢进了蛇窝,我说的对不对啊,我们的文姨。”文锦一脸忧伤看也不看胖子的点了点头。
胖子看文锦表情看得出十分难过,也许真的是有苦衷也就不再调侃文锦继续说道:“裘德考本来是想让阿宁抽离整个事件,可是没有想到我们之后张家古楼的行动牵扯出了更大的秘密,所有一切都要从长计议,没办法只好继续封闭阿宁。可是在张家楼行动中裘德考知道自己的命不久矣,当然也得知了终极10年之后才是关键的秘密,于是不得已让阿宁在十年之后重见天日来与我们回合,终结这一切。裘德考也算是最后良心发现,至于为什么所有一切都要在10年后的现在才能解开,或许文姨能给我们答案。”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继续说道:“之后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文锦跟着三爷进入了玉陨,继续接下来的行动。”听到这里我脑子也算是清晰了起来,胖子的心思果然是不可小觑的,就连阿宁自己也被胖子的分析震的愣神起来,闷油瓶点了点头看了三叔一眼,拍了拍三叔的肩旁转身看向文锦说道:“我和三爷的怀疑是差不多的情况,可是我还有一点不明白。”我这才想起闷油瓶之前说过自己也发现了情况让三叔先说看看对不对的上,三叔已经把所有疑问都说了出来,难道文锦还有事情瞒着我们。阿宁的事情姑且我们都相信了,现在所有的疑问都集中在文锦的身上。
闷油瓶说道:“你在途中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了我们,这些虽然可以算作你没有上级的指令,可是刚才你的出现是我没有想到的。虽然我一直都怀疑你,可是刚才那样的情况你出现了,让我十分惊奇。”我听的有些奇怪就问闷油瓶:“什么意思?刚才是那个人叫文锦的啊。”闷油瓶摇了摇头:“她和我们在一起行动那么多年都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可想而知她心思的缜密,可是刚才三爷不在我们的队伍之中,文锦不可能没有发现,所以她选择那个时候出来只有一个可能。”胖子像是忽然醒悟一样的叫到:“她想让三爷了解她自己,故意留出这个破绽让我们得以反转局势!”闷油瓶默默的点了点头:“你想想之前你们在通道里中招的时候,她完全可以对你们两个下杀手的。”我听完心里忽然有一种喜悦,急忙转身就问文锦:“文姨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文锦摇头苦笑,泪水又掉了下来。三叔因为文锦背叛早就被伤心和愤怒冲昏了头听完这些好像幡然醒悟走过去默默的看着文锦,过了许久三叔说道:“你说吧,你所造下的孽障由我来还吧。”说完抽出匕首就朝自己的大腿上一刺,三叔极其的用力刀身几乎全部没进了肉里,事发突然我们谁也没有反映过来。三叔忍住剧痛脸色白的煞人说道:“这是还给大家的。希望大家原谅她。”说完低下头忍住双腿的颤抖,等待我们的答复。三叔以前可是万人之上的角色,争霸一方的狠角色。要三叔道歉认错在我的意识里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和胖子马上一惊上前扶住三叔。胖子说道:“三爷,你何必呢。”我也插口道:“我们没有怪过文姨。 ”三叔听完看了看闷油瓶和阿宁显然是在等待他们的答复。闷油瓶还是一脸冷漠淡淡的说了句:“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听完闷油瓶的话我心里一惊,心说原来闷油瓶的意识中也是有朋友这个词的。阿宁走了过来扶起文锦笑了笑:“我以前也错过,现在醒悟还不晚。”文锦看着阿宁愣了几秒,就朝三叔冲了过去抱住三叔大哭了起来。三叔看着文锦笑了笑温柔的摸了摸文锦头发说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和胖子都知趣的退开了,坐在一旁抽烟。闷油瓶显然不能体会这种感情愣愣的站着,阿宁上前拉起闷油瓶说道:“你怎么一点都不识相,走吧,我们过去。”闷油瓶一脸茫然,可是还是跟着阿宁坐到了我们旁边。我心里忽然一阵放松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卸了下来。我忽然想大笑,没有原因的只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这一次老天好像总算站到了我们这一边。
三叔和文锦在那边待了很久才走了过来,文锦已经帮三叔抱扎好了伤口,扶着一瘸一拐的三叔走了过来,胖子忽然大笑起来:“三爷,你这样走路倒是挺带喜感的。” 我看了看三叔走路的姿势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三叔白了我们一眼也开始自己摇头苦笑,阿宁也被这种气氛感染的浮现微微的笑意。留下闷油瓶在那一脸木然的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在笑什么,我们看这闷油瓶痴呆的表情笑的更厉害了。
文锦走到我们面前认真的向我们说了句:“对不起。”我们都摇了摇偶摆手示意没事,闷油瓶走了过来脸上却多了几分严肃问道:“终极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现在才是解开的关键。”我这才想起我们此行的目的,不禁也正色起来。文锦看了看三叔转身对我们说了句:“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终极。”我和胖子大叫了一声,问道:“没有?什么意思,那他娘的我们折腾那么久是在干什么。”文锦认真的点了点头:“ 所谓终极,其实只一种细菌病毒!”我听完脑子就炸开了,拉着胖子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拉着文锦就问:“什么意思,这是一种病毒?”文锦严肃的点了点头似乎回想了起了什么顿了一顿继续说到:“我也只是偶然的机会看到一份绝密文件得到的初步了解,上面提到这种禁婆化其实就是所谓的长生,这是由一种很古老的生物身上所携带的细菌所导致的,我想它就是雕刻中那个脸奇长的拟人怪物。这种细菌可以破坏人体的造血功能,使得人体机能造成十分缓慢迟钝的现象,故可以使人活的更久。但是有一种副作用就是变成禁婆那样的怪物。”胖子插嘴到:“绝密文件?他娘的,这一切和之前的A,B势力果然有所联系啊。”文锦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敢肯定,我们都是单线联系我只是知道我的上线是谁,就连裘德考和我属于同一组织,我也是之前的西沙海底墓行动中看见那些探险者尸体偶然间得知。”我听到这里有些惊奇就问:“你的上线是谁?”文锦抬起手指了指被捆得严严实实的那个人。胖子顿了顿说道:“真他娘的,计划的真是缜密啊,这样就算有人泄漏了组织的秘密也不能牵涉出全部的庞大组织体系。”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对这个组织的强大我们是毋庸置疑的。
闷油瓶听了文锦的话想了很久才说道:“还有一点我想不通,我之前一直认为终极真的存在,那数以百计的禁婆就是证据,可是我想不通为什么说现在才是所有事件的终极。”文锦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也不清楚,那份绝密文件的内容十分简短,没有提及这个问题。”我整理了我的思路,我好像可以抓住一些细节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只有两个,第一,为什么要到现在所有势力才开始行动,这一切究竟预示着什么?第二,这一切又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到目前为止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说我是关键。然而这两个问题我想都能从那个人身上得到答案,收回思绪我就到了那个人的身边,血已经染红了他的整条裤子人显得十分虚弱,再这样下去他肯定会送命的。
我也不想怠慢直接进入正题张口就问:“你们为什么现在才行动,之前就以你们所掌握的一切信息,我们对你们已经没有意义为什么还不动手。”胖子跟上来说道:“你要是又半句假话,我第一个废了你!”没想到那人却忽然间哈哈大笑起来,我一时之间没有反映过来,对于这个人我不知道要怎么描述在我的映像里他是一个丝毫不会掩饰自己的人,最起码他对现在的情况好像还是很有把握的样子,因为他已经笑了很多次。三叔走过来恶狠狠的看了那个人一眼起脚就朝那人中弹的腿部踢去,那个人瞬间因为剧烈的疼痛蜷缩成一团。那人的皮肤已经呈现蛋白的颜色,脸色变得煞白的恐怖,看来是因为被捆着在加上失血实在是太多了,坚持不了多久的。啊宁犹豫了一下走过来说道:“了解他的痛苦把。”说完就抬起枪准备动手,没想到那人此时笑的更加猖狂了朝我们大叫到:“来吧,老子活着的意义早就没有了,你们还是没有理解啊,你们没时间了一切都来不及了。”说完之间那个身体一震嘴角就涌出了鲜血,我急忙冲上前去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扒开他的嘴巴我就愣住了,他竟然自己咬舌自尽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和胖子对眼前的情况谁也没有反映过来,闷油瓶当先冲了过来,封住那人的嘴,开始一个劲的摇晃那人的手臂,我看不出个所以然。闷油瓶一直持续这种动作大概有几分钟随即便摇了摇头说道:“没办法了,之前失血太多。”我试了一试那个人的鼻息果然没有了反应,我有些无奈,看来我又陷入了一个新的谜题。
啊宁走过来对我说:“我知道他们的计划,只是不知道怎进行。”我“哦”了一声就问道:“他们有什么计划,为什么要做这一切?”啊宁脸色变得十分的严峻说道:“他们要利用这种病毒,研制生化武器。”三叔也有些沉不住气了就问:“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我们只是他们的一颗棋子,现在所有的关键就是你无邪。”说完指了指我,我奇怪的问道:“我?和我有什么关系。”
三叔顿了顿说道:“事情到这里,之前的都可以顺理成章了我们所有的行动都是被迫的,莫名出现在你店里战国帛书,被邀请参加海底墓穴之后就是一系列的连锁反映云顶天宫,西王母墓室,张家古楼。这些的所有所有都是他们计划好的,他们几乎是牵着我们的鼻子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我一直在想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我思考了很久都没有头绪,最后我终于发现了我们前些年行动的一个共同点。”我竟忙追问道:“什么共同点?”胖子拍了拍我的头说道:“你笨啊,还不就是你的保佑都遇到了粽子.”说完就咯咯的乐了起来,三叔没有因为胖子的话而动容,脸色一如既往的阴沉他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死胖子,别瞎扯。我说认真的,所有的共同点就是你无邪!所有的行动中或多或少的都少了些人,可是只有你一直是参与在整个行动计划中的。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要你经历所有的事情,坠落在这无边的谜题中,自己一步一步的送到他们跟前。”我听完三叔的话,仔细回想起来,慢慢的就开始觉得冷汗下来了,的确如三叔所说,几乎所有人都阴差阳错的叉开了一些地方,可我却是全程参与的。想完我冷汗就下来了,他娘的这到底是一张多大的阴谋之网!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文锦听完也开始仔细回想起来,也觉得好像事情是这样的,不禁也有些动容。我心里开始出奇的烦躁,现在困扰我最大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这一切的关键点都集中在了我身上,如果关键是我的话那个人为什么又要和我们说没时间了,我们到底没时间干什么?想着我就开始拉扯自己的头发,想把我从这一切混乱中脱离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啊宁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我记得,我晕倒之前,那人在祭坛上面摆弄这什么。”我听完心里就一紧,因为啊宁和文锦的变故,我竟然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情——终极!虽然大概知道了终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可是具体的我们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啊宁的话使我们大家都醒悟了过来,所有人的眼光都望向了之前那个人站的祭坛处。我们现在加上之前文锦身上的枪,已经算是基本配置齐全了,啊宁把她的枪给了三叔,自己拿出匕首防身。胖子拿这文锦的枪把自己之前打空了子弹的枪换给我之后自己又去那人的尸体上摸出M4A1背在背上,在那自己一个人呵呵的傻乐。我从那人尸体上搜出子弹上好膛把枪递给闷油瓶,闷油瓶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不需要。”我只好自己收了起来。
我们走上祭坛,这个祭坛和之前的那个没有什么差别可是却让人感到十分压抑,可能是周围布满了那种“石头蛋”。红色雾气还是很浓,就算借助火龙的光线我们的能见度还是很低。我们小心翼翼的摸上了祭坛。引入眼帘的是一张大型的青铜造型的平台,平台下面雕刻着很多麒麟神兽,无数麒麟在烟雾缭绕的祭坛上显得极其威严。我们慢慢的逼近青铜平台,离得很近了我才可以看清平台的全貌,这个青铜台子非常的怪异呈现一个由高到低的一个小弧度斜坡形,平台上面布满了凹槽不知道什么用途。所有凹槽都通向一个小小指头粗细圆形深洞,洞口直线向下通向祭台下方。胖子凑过脸去朝小洞里瞅了瞅看不出什么。我看着那些奇怪的凹槽和小洞心里好像有了一些想法,这好像是提供什么液体在上面流动最后汇聚到那个洞里。这是一个机关?想玩我就让胖子去出水壶,从斜坡的高处倒水,果然水顺着那些凹槽借助弧度的引力快速的流动起来,最后汇集到那个小洞里。我们等了很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这不禁然我有些奇怪。三叔看了看平台沉思了一会说道:“我们的思路是没有问题,应该是水的问题,快在附近找找有没有什么其他奇怪的液体。”我们分头开始寻找,慢慢的我脑子里跳出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是用血?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被自己的想法也吓了一跳,随即回头和胖子说了说我的想法。胖子却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说你脑子进水了,之前用过一次血你就真以为你的血万能了?”这个时候啊宁却忽然插口对我说道:“等等,可以试一试啊。关键不是在你么,或许就是指你的血!”我想了想就点头同意,我们回到祭坛平台边上,我撸起袖子在手腕上轻轻的用匕首在手臂上隔出了个伤口,然后让血顺着凹槽朝下流去。看着血流进了小型黑洞我抬起手止住伤口,转身示意闷油瓶也来试一试,因为毕竟我和闷油瓶的血似乎都拥有奇怪的能力,不知道到底是谁才起作用。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祭坛忽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无数的碎石块从我们头顶落了下来,这种晃动十分的剧烈,我们只好爬下来贴着地面保持平衡。这种震动持续了几分钟忽然更加剧烈起来,身边的许多石头蛋已经被落下的碎石块砸的稀巴烂露出里面那种怪物的尸体搀和着那种带有恶臭的黄色液体,片刻之后我忽然惊奇的发现我们身后的那条青铜道路裂开了个口子,从下面不断涌出密集的红雾,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闷油瓶一把扯了起来,闷油瓶对我们大叫:“跑!地底下有东西要出来!”我马上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背起背包拼命的朝小型青铜门外的那个地道跑去,胖子和三叔拉着文锦啊宁也跟了上来。闷油瓶在前面开路,有些稍大的石块落下来砸在我的身上,身上一阵阵剧痛。红雾此时已经完全蔓延了开来,就连离我只有两三米远的闷油瓶我也快要看不清楚,我们只能靠感觉和听觉躲避着掉落的巨石头。
很快我就听见身后青铜平台的破碎声音,那东西出来了。我不敢回头闷头就冲进地道朝上一层跑去,那东西可以感觉到体形十分巨大,在平台崩溃的那一瞬间,我马上就感觉到身后的雾气被那东西窜出来带起的风劲吹散开来。那东西动作极快,我们才进地道就感觉到身后的那个祭坛彻底的塌方了传来震耳欲聋的哄哄声,我们钻出地道劲直跨过了那个小型的青铜桥,身后的地道口处冒出阵阵红烟,我马上预感到大事不妙,那东西动作太快我们来不及逃跑了,胖子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转身大骂着拿起M4A1就要去拼命,被三叔一把拉住:“那东西从地底的青铜层里窜出来,力量体形可想而知,你觉得你手上那破铁能对付它?”胖子也急了破口大骂:“那他娘的怎么办,总不能等死吧。”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地道口崩裂开来,看来那东西体形果然巨大,那个地道口是不足够他出来的。随即“轰”的一声,地道彻底裂开了,一条像蛇躯体一样的躯体出现在我们面前,上面布满奇怪的花纹,周围有那种奇怪的红雾往外冒出来。露出的躯体部分粗壮的像条巨蛇一样,十分的粗壮两个胖子才能围抱住,胖子大叫:“他娘的,难道是那条母蛇也到了这里?”我点了点头说道:“很有这个可能,要是真的我们麻烦就大了。”可是片刻之后我就清醒的意识到眼前的怪物根本不是那条母蛇,那粗壮的躯体拼命扭动了几下就又冒出来了一些,一看之下我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母蛇的躯体是那怪物的尾巴,它头朝下的倒爬上来。我细细的观察了一会看了看小型青铜桥忽然大叫了起来:“是那东西!”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说完我用手指了指那个小型的青铜桥,胖子和三叔看了看我手指的方向,也明白了过来。胖子和三叔冷汗都下来了,那小型的青铜桥虽然小了很多可是不管是装饰还是造型都是一模一样,之前在青铜门里看到巨桥桥头的那两座巨大雕像时我还奇怪,那种巨大的怪鸟我们是见过了,可是另外一个雕像上面的怪蛇我们却还没出现过,现在看着眼前的怪物一对比心里就暗骂他娘的,感情那怪物藏在这里啊。
文锦和啊宁也有些慌神了,如果眼前的这东西只是那条怪蛇的尾巴,那么那条怪蛇的体形是我们所不敢想象的,和西王母的那条母蛇绝对有的一拼,胖子大叫:“无邪啊无邪,你看把,只要有你在的地方什么怪物都会出来。我以后就算不信邪神也绝对信你啊!你还他娘的用血,用血就勾出这么个怪物,我们这次看来真是九死一生了,上面还有两层我们就算走狗屎运跑了出去,可是在巨大阶梯那里怎么上到祭坛那里,就算上去遇到怪鸟还不是死。他娘的,他娘的这次胖爷我真的要光荣了。”胖子急的有些语无伦次,我也不好反驳胖子说的毕竟是事实,这次真是前有狼后有虎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条怪蛇的躯体已经几乎全部冒出来了,地道口四周被怪蛇巨大躯体的扭动弄的面目全非,红雾越来越浓,片刻怪蛇躯体的三分之一都显露在我们面前,我看着看着额头开始直冒冷汗,因为我惊奇的看到在那条巨蛇的躯体上竟然长出了两对像老鹰一样的爪子,三叔大叫:“他奶奶的,这次真见鬼了,这难道是龙?”胖子看着眼前的怪蛇已经被惊得目瞪口呆,想都没想抬枪就扫了过去,那蛇的躯体被打出了好几个血窟窿。胖子一下子把弹夹里的子弹扫了个一光二尽,可是显然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激怒了怪蛇,怪蛇的躯体扭动的更加厉害了,此时怪蛇的两只爪子都挣脱了出来,用起杵着地面想把头从地道里抽出来。我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脚下像灌了铅一样移动不开。忽然我发觉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我们身边,我急忙四处寻找也不见闷油瓶的身影,我急忙问胖子:“小哥,去哪了?”胖子一边继续装填子弹一边头都不回的吼道:“我他娘的怎么知道。”此时那条怪蛇的前爪已经从地道撑了出来,现在完全就是四肢用力马上头部就会抽离出地道的。文锦大叫:“愣什么,快跑!”,我看着眼前的怪物完全就像神话中描写的龙一样只差身上没有鳞片和我没看不见的头部,不然那就一条活生生的龙啊,文锦见我还在愣神过来拉起我就外下一个地道跑过去,才跑了几步那怪蛇已经完全的呈现在我们面前,让我有些意外的是那蛇的头部倒不是像神话中的龙一样有鹿的角和麒麟的头,是一种我形容不出来的奇怪面目,我脑子转了几圈才反应过来那怪蛇的头部竟然有些像泥鳅,那怪蛇把自己的头拉扯出来,摇了摇身子抖落身体上的灰尘,一转头朝我们怒吼一声就冲了过来。那怒吼声极其嘶哑而却声音浑厚震的我耳朵发鸣,那怪蛇动作奇快几步就跨到了离我不远的地方,我急忙拿出手枪朝那怪蛇的眼睛不停的开枪,因为我是一边跑一边开枪,几乎没有一发子弹打中怪蛇的眼睛,子弹只在怪蛇的脸上留下了一些血痕,看来枪是对付不了他的。我才一愣神,怪蛇已经冲到了我的跟前,张开大嘴就朝我咬了过来,我惊奇的发现怪蛇的血盆大口里竟然密密麻麻的全是锋利的牙齿白森森的一片,看得我浑身难受,胖子见怪蛇向我扑来,转身就瞄准怪蛇的大嘴连开了数枪,怪蛇被打的倒退了几步,摇了摇头又再次冲了上来,胖子本来子弹就不多刚才已经把最后的子弹全部打了出去,此时也只有干瞪眼的份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身后一个黑影窜了出来,甩手就朝那个怪蛇丢出了一个东西。我定睛一看竟然是闷油瓶,在看丢出的东西竟然是——鬼玺.我心说怎么忘记了鬼玺这茬,原来闷油瓶之前消失是去小型青铜门那里拿鬼玺去了,之前巨鸟不是就臣服在这鬼玺之下。
胖子看闷油瓶甩出鬼玺马上大叫:“别啊,我的宝贝!”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怪蛇见鬼玺朝他袭来果然身体向后倒退了起来,就在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那怪蛇忽然身体一转甩起尾巴朝空中的鬼玺一抽,怪蛇的力量大的我目瞪口呆,鬼玺在空中被砸了个几乎粉碎,随即掉头再次朝我们扑了过来,我心叫不妙,它怎么不惧怕这鬼玺于是就闭上眼睛等死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身后的小型青铜门外传来“哄”的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想从青铜门进来。眼前的这条怪蛇,也被那声音惊的楞了一下,停止了对我的进攻。我还在愣神,闷油瓶冲过来扯起我就叫:“看什么,跑!”。闷油瓶力道极大,扯着我就向青铜门的方向跑去,我把握不住重心,几次险些跌倒在地上,三叔和胖子胡乱的对着怪兽开枪,也跟了上来。此时怪蛇意识到我们要逃,也不顾那巨响的来源,扭头追了上来。可是,因为这间青铜房间实在太过狭窄,它那巨大的身躯在狭小的空间里奇怪的扭曲。我楞了几秒钟才意识过来对胖子大叫:“小胖,之前的那些火丸子还有吗,全拿出来,有多少都他娘的往它身上砸!”。胖子有些奇怪的拿出火丸子问道:“干什么?”我来不及向胖子解释过去抢过胖子手里的火丸子,径直就朝那怪蛇砸去转头对胖子解释道:“他娘的你看不出来吗,那东西在聚力,是要直接跳过来。”胖子听完我的话朝那怪蛇看了两眼随即也反应了过来,低头自顾自的去三叔衣兜里摸火丸子嘴里嘀咕着:“他娘的,这地方里的东西怎么都会跳。”说完想也不想就把三叔衣兜里的火丸子一颗不漏的全部朝那怪蛇招呼去。
我和胖子的火丸子先后在怪蛇身上炸开了,火势随即蔓延了怪蛇的全身。那火丸子果然不可小觑,怪蛇被烧的疼痛难当用身躯拼命向周围的青铜墙上砸去想借此扑灭身上的烈火,可是这人鱼油做的火丸子本身就可以燃烧千年,再加上我和胖子密集的攻击,火势蔓延的根本无法控制。怪蛇因为剧烈的疼痛彻底的发怒了,嘴里发出阵阵嘶吼。
胖子见火攻奏效,开始幸灾乐祸朝那怪蛇嚷嚷:“他奶奶的叫你还追劳资,也让你见识见识胖爷的手段。”说完拉过闷油瓶把他衣兜里的火丸子也全部掏了出来,二话不说再次朝怪蛇砸去。之前的火丸子火势已经在怪蛇身上蔓延开来,我已经可以闻到空气里一股极其焦臭的味道,现在胖子又在火上浇油,那怪蛇被烤的痛不欲生节节后退。趁着这个空隙,我们终于甩开了和怪蛇的距离,我紧紧的跟在闷油瓶的身后冲出了青铜门。可是才出青铜门,闷油瓶忽然一个停顿,我冲的太急来不及停止脚步一个踉跄就撞到了闷油瓶的后背上。闷油瓶被我撞的往前跨了一步然后马上停止脚步,我抬头一看闷油瓶一脸阴沉,手里的军刀已经亮了出来,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感觉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身影,几秒之后我才意识到我们这是自寻死路。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心里有些奇怪,这怪鸟不是在裂口顶部吗,怎么跑到这来了,它是怎么进的祭坛。这个时候胖子也跟了上来看见眼前的情景,张开嘴就骂:“老子胖爷这次可能真的要光荣了。”我冲上前去用力的拍了胖子一下说:“谁叫你刚才把火丸子都用光了,现在你说怎么办。”三叔和文锦以及阿宁都跟了上来看见眼前的情景,也被惊的张大嘴说不出话来。胖子不理会我的冷嘲热讽拉住三叔就问:“三爷你那枪还有子弹吗?”三叔摇了摇头说道:“有是有,但是你觉得对付得了眼前这只怪鸟吗?”胖子细想了两秒钟也意识到枪是没有用的,随即掉头就想回去捡那鬼玺。我急忙上前一把拉住胖子叫道:“你他娘的找死啊!你现在回去那怪蛇你又怎么对付,何况那鬼玺已经碎的快成粉了,就算拿回来也没用了。”胖子急的大叫:“那你说怎么办,总不可能等死啊。”
就在这个时候,闷油瓶忽然向后摆了摆手做了个静声的手势,我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低声的问闷油瓶怎么了,闷油瓶也不看我小声的说了一句:“不对劲。”我连忙追问怎么不对劲了,闷油瓶不说话指了指离我们不到十米远的怪鸟,我朝着闷油瓶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看之下我冷汗就出来了。那只巨大的怪鸟身上竟然已经布满了弹孔血流不止,巨大的血红色羽毛散落了一地,翅膀处还可以看见明显的残留弹片,一看就知道是重型武器留下的,怪鸟已经被打的支离破碎,看来是之前我们在遇到怪蛇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怪鸟呈现一种奇怪的姿势僵硬的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转念一想不禁觉得我们好像忽略了什么。那只怪鸟在我们才出现的时候对我们没有攻击站在那一动不动,按道理我早就该察觉到情况不对,可是因为被之前的怪蛇弄的惊魂未定才忽略了这个细节。就在我思绪混乱的时候忽然从身后又传来了一阵响动,我转头一看,顿时浑身鸡皮疙瘩。只见那条怪蛇已经被火烤的面目全非,之前身上的青黑色皮肤已经被火烤的呈现焦黑状态,身上不停的往外冒着那种让人恶心的黄色液体。液体的腥臭和皮肤烧焦的焦臭混合在一起让我觉得阵阵恶心,甚至有些睁不开眼。怪蛇身上很多地方已经被火烧的可以看见它的骨骼了,眼前的情景让我有些错觉好像那不是怪物,完全是一条从地底钻出来腐烂多年的蛇粽子。胖子也没想到那巨蛇竟然还没死绝,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楞在那里一动不动。三叔最先冷静下来低吼道:“别看了!跑啊!”当下我们也来不及多想,绕过了那巨鸟的尸体径直朝青铜台阶那里跑去,经过巨鸟身边的时候我有些奇怪的感觉,又朝前跑了几步再回头看了看那怪鸟奇怪的姿势,片刻之后我就有了种不祥的预感,那怪鸟的姿势好像是在临死前想堵住那道青铜门不让我们出来或者不让什么人进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