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想着我就对闷油瓶说道:“小哥事情不对劲啊,这里还有其他人。”闷油瓶阴沉的点了点头淡淡的回了一句嗯先跑。当下的情况我也不好细细去思考,身后的怪蛇虽然遍体鳞伤但依旧追的很紧,怪蛇两只前爪的其中一只看的出来已经被火彻底烧废了,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扭动朝我们迅速扑来。这样的追逐一直持续到我眼前出现了模糊的青铜阶梯轮廓,长时间的极速奔跑让我喘不上气来,一种缺氧和头晕的感觉朝我袭来。慢慢的我和文锦掉到了队伍的尾端。我感觉全身无力,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脚一软栽倒在地上。文锦急忙停下脚步回来拉我,只是这么一瞬间,怪蛇已经扑到了跟前,我甚至已经可以感觉到怪蛇身上火焰的热度。怪蛇看终于追上了我们,之前压抑的愤怒和痛苦一瞬间爆发了出来,一声嘶哑的怒吼,身躯顿时向前一倾借助强壮的后肢朝我们猛然扑来,我急忙起身可是已经来不及。怪蛇的血盆大口已经到了眼前,我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我忽然感到身后一股力量把我和文锦推了出去躲过了巨蛇的攻击,力道很大我被推的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稳,我急忙回头一看只见三叔的一只胳膊已经被大蛇咬在了嘴里。怪蛇见三叔破坏了它的攻击顿时愤怒无比,拼命的扭动头部。三叔被怪蛇的巨力拉的整个人腾空飞了起来,剧烈的疼痛让三叔的脸色一片煞白。我急的大喊:“胖子帮忙!”话音未落,文锦已经冲了出去拿出工兵铲朝怪蛇的眼睛就是奋力一砸,怪蛇的全部注意力在三叔身上,没想到文锦的忽然袭击,工兵铲深深的插入了怪蛇巨大的眼睛里面,怪蛇一声惨叫松开了三叔抬起头朝四周乱窜。文锦和胖子眼疾手快一把拉起三叔向后退去,我急忙冲上前去拿出三叔的手枪朝巨蛇胡乱开枪争取逃脱的时间。就在这时,我竟然发现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在了巨蛇的背上,闷油瓶死死的抱住巨蛇的身体,怪蛇因为疼痛的剧烈扭动让闷油瓶很难保持平衡。此刻只见闷油瓶忽然半蹲起身子双脚用力跳了起来,军刀已经握在了手里闷油瓶在空中一个腾挪,就把手中的军刀甩了出去,军刀直直的插入了巨蛇的另一只眼睛。闷油瓶落地就是一个翻滚到了我们身边,起身抱起三叔对我们大吼一声:“走!”对闷油瓶这种神乎其技的表演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当下向胖子他们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跟上。怪蛇一时间就失去了双目,身上又被火烤的痛不欲生,此时已经彻底疯狂了。在我们身后漫无目的的用身体撞击四周的墙壁,怪蛇巨大的力量,让整个空间都晃动起来。我急忙上前查看三叔伤势,但是因为光线昏暗再加上我们奔跑的颤动,看不清楚。但是看三叔极其难看的脸色和那密密麻麻的齿印就知道三叔伤的不轻。忽然我看到在青铜阶梯下出现了几个模糊的身影。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看到这种情景我马上联想到了之前那只怪鸟身上的弹孔,拉住闷油瓶示意他小心前面的黑影闷油瓶随即停下了脚步,把抱在怀里的三叔移交给我,自己一个人猫腰没入黑暗朝那几个身影慢慢的摸过去。胖子对我点了点头把手枪递给我防身拿出匕首也跟着闷油瓶靠了过去。我看着眼前重伤的三叔,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我从没想过三叔会受到这样的创伤,三叔身手虽然比不上闷油瓶可是也是在尔虞我诈的黑道商场摸爬滚打十多年的狠角色,我的潜意识里从来没有为三叔和闷油瓶这两个人担心过,一个经验丰富一个身手了得,死亡,我觉得对于他们来说是完全绝缘的。虽然曾经的一段时间里我也认为三叔是死了,可是那都是虚无缥缈的猜测,然而现在的这种情况是我所不能承受的,三叔就在我的眼前浑身是血的喘着粗气。三叔的伤势很严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文锦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可是始终强制自己压抑住心中的伤感,我看的真切心里也跟着有些伤感起来,阿宁虽说和三叔交情不深可是当下的情况也陷入了沉默,脸色也不好看。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忽然听到闷油瓶和胖子的方向传来了几声枪声,我浑身一个激灵暗叫不好,急忙转身朝那边看去,距离很远我看的不清楚只是明显的那边起了什么变故,人影重重。我心中十分的焦急,把枪留给阿宁和文锦就朝那边摸了过去,阿宁拉住我说道:“枪你还是带着吧。”我摇了摇头指了指她们的身后,意思是虽然怪蛇再次扑上来的机会不大可是不得不做出防备,阿宁看了看心不在焉一脸焦急的文锦又看了看重伤的三叔,只好点头同意,我微微一笑说了句:“放心,你们自己小心。”就朝闷油瓶和胖子的方向摸了过去。

我慢慢的摸着黑暗朝那边走去,我尽量的让自己俯身重心调低,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摸过去,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很快,我已经可以听见那边的人在低语的声响,甚至可以看见那些人微弱的手电光芒,声音很低我听得不是很真切。我也难以判断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在保持平稳的状态下些许的加快了脚步。我又大概向前摸爬了几十米的距离,我终于可以看清楚那边的情况了。
眼前的黑影足足有20几个人,清一色的制式军装,看不出是什么军种的服装,他们全副武装。虽然距离他们还是有一段距离可是我可以清楚的看见有几个家伙手里提着M4A1的加强型号,枪管的下面增加了榴弹发射器。不用想刚才那只怪鸟翅膀处的巨大伤口,肯定是这东西的杰作,看到这里不禁又有一丝疑惑为什么他们开枪射杀巨鸟的时候我们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再仔细一看,借助他们微弱的手电光线我惊奇的发现那只队伍里竟然有许多外国人,领头的是一个两只手臂布满花花绿绿纹身的中年男人,身材魁梧,看外貌因该不是中国人。草草的打量了一遍,我就有些奇怪起来,他们好像在向四周警戒着什么,领头的中年男人不断的用无线电说着什么,周围的人也都一脸阴沉朝四周的各各方向举枪戒备着,我看他们的样子心里放心了一些,看样子他们应该还没有发现闷油瓶和胖子。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见领头的男人手指着一个地方大叫了一声,其他人纷纷举枪吵中年男人手指的方向疯狂的开火,手持榴弹发射器的哪几个人也上好膛朝那个方向不听的发射榴弹,一时间榴弹爆炸的声音震耳欲聋。我被眼前突发的情景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有些奇怪他们就在在打什么?可是片刻之后我借助那榴弹的火光我才算是看清楚了,顿时一身的鸡皮疙瘩。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那是数不清的禁婆和之前我们领教过的那种用四肢爬在地上想鳄鱼一样的“人”。无数的禁破和那种怪人紧紧凑凑的贴在一起,密密麻麻黑乎乎的一片,看得我头皮发麻,我被吓的顿时大叫了一声,不禁站起身子就要朝后逃去,忽然身后一股力量把我拉了回去,我以为是只禁婆起脚就踹。没想到脚在空中就被拉出了,胖子小声的说道:“你叫什么?想找死啊。”听完我才反应了过来,急忙朝那些人哪里看去,只见他们对付眼前无数的禁破和那种怪人都措手不及,忽略了我的叫声,心里才放心下来。闷油瓶在旁边默默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枪的火光再加上榴弹的燃烧顿时让整个青铜阶梯明亮起来,看清楚的那一刻就连闷油瓶也吃了一惊,之间青铜阶梯上已经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禁婆数量比我们看到裂口两侧的那些多得多,密密麻麻一只贴着一只,发出阵阵那种沙哑的尖叫,我再次听到这种无数禁婆的叫声,耳朵马上开始耳鸣,开始头昏目眩起来。榴弹用来对付那些禁婆十分奏效,火势一发不可收拾,无数的禁婆在火光中发出阵阵惨叫,那些四肢着地的怪人也被连带着一起送葬。可是禁破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几只死了又扑上来几只,前仆后继的禁破把那些人渐渐逼到了一个角落里。眼看他们就快支撑不住,我看着闷油瓶问了句:“怎么办?帮不帮?”胖子马上插嘴道:“帮个P,我们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呢。”说完就拉起我们又朝前摸进了几米接着说道:“先看看再说。”我看当下的情况胖子说的也对,我们去也是送死。可是就让那个多的大活人死在我的面前我是接受不了的,可是却又无可奈何。

这个时候,那些人的第一个弹夹已经完全掏空了,上膛的一瞬间那些禁破已经扑了上去,没有了火力的阻挡禁破变得疯狂无比,就连青铜阶梯上的那些禁婆看有机可乘也涌了过去,那些人看来不及上膛也不躲避,直接取出腰间的军刀匕首和禁破肉搏起来,我看的有些热血沸腾几次想冲过去帮忙都被胖子拉住了,那伙人看得出来接受过特殊训练个个骁勇商战,特别是那个领头的中年男人瞬间已经干掉了数十只禁婆,身上沾满了禁婆的那种黑色血液,两眼通红甚至有些疯狂的追赶那些没有死绝的禁婆。胖子也看的有些目瞪口呆说道:“他娘的,这些人要放在社会上那可都是一等一的狠角色啊。”我也点头同意胖子的观点,片刻之后那些人竟然只利用匕首和军刀奇迹般的阻止了第一批禁婆的攻击得到可上膛的空隙,他们操作枪械极其的熟练片刻之间又是一阵疯狂的扫射,马上又倒下了一波的禁婆,可是其中几个人还是挂了彩,血流不止但是脸上却也毫无惧色反而越战越勇,逼得那些禁婆节节败退。可是片刻之后子弹再次扫光,禁婆数量还是无法数清,无数的禁婆踏着其他禁婆的尸体蜂涌而上,比之前更加疯狂一只接一只那些人此时也有些慌了神急忙再次与禁破们肉搏了起来,这次禁婆进攻比上一次更加疯狂,支撑了几分钟就有几个身影倒了下去,瞬间被禁婆围的严严实实的撕咬起来。有几个人想要救那些人扑了上去却被涌来的禁婆扑到成为了下一个牺牲品。我看的有些感动,实在看不下大叫了一声:“不管好人还是敌人先救了再说。”就站起身要冲过去,可是闷油瓶拉住我淡淡的说了句:“ 你去叫上三爷他们过来,他们就交给我。”胖子也叹了口气:“唉。。算胖爷老子倒霉认识你们,无邪你去带上三爷,我和小哥去救人,然后马上撤离,你还真以为咱门小哥是圣斗士啊,可以对付那么多禁婆。”我思考了几秒,万一因为我的冲动决定我们有个三长两短三叔他们怎么办,随即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把随身的弯刀递给闷油瓶转身朝三叔的方向跑去,闷油瓶和胖子也起身杀进了禁婆堆里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才跑到三叔跟前,文锦就问我:“刚才那些爆炸是怎么回事?”我背起三叔朝文锦和阿宁大叫:“来不及解释了,快走,这里不能久留。”文锦和阿宁有些疑惑的点了点头跟了上来,我们一个冲刺就到了之前的那个地方。此时之前的那些人都死的都差不多了,只剩下那个中年男人还在苦苦支撑,在禁婆堆里拼命的挥舞着匕首,禁婆已经把他围了个严严实实,我几乎快看不到他的身影,闷油瓶和胖子在解决了几只禁婆之后也冲到了中年男人的身前,中年男人看我们忽然出现有些愣神,随即就被身后的禁婆扑了一下朝前跌坐在地上,那男人身后的禁婆见攻击得手变的更加的疯狂,怪叫了几声就扑了上去,男人想站起来还击可是不知是因为后背受伤还是体力不支试了几次都没有再站起来,男人知道自己没有获胜的机会,便手一抬准备用匕首自杀。就在这个时候闷油瓶起手甩出弯刀打掉了男人手上的匕首,双脚起跳一个飞跃跳到了那只禁止肩膀之上,双脚用力一扭,那禁婆马上头一歪倒地不起,闷油瓶顺势一个翻滚捡起弯刀,起身就是一劈离得最近的几只禁婆脑袋就掉了下来,远处扑过来的几只也早就被胖子用蛮力劈的七零八落,男人见眼前忽然出现两个身上如此了得的男人惊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特别是对闷油瓶的身手感到不可思议,因为男人打量两人片刻之后眼光就再也没有从闷油瓶身上离开过。

这个时候借助文锦和阿宁在前面开路我们也很快到达了闷油瓶和胖子身边,文锦和阿宁虽然是女人,可是身手绝对不可小觑,一路跑来因为有文锦和阿宁在前面开道我抱着三叔几乎没怎么遇到危险,看到闷油瓶和胖子我急忙吧三叔交给文锦和阿宁上前扶起还在愣神的那个人就对闷油瓶叫到:“小哥,可以撤了。”我们几个人围成一个圆形防守体系那些禁破占不到丝毫便宜,那中年男人看到又出现了几个人,看得出吃惊不小,张大嘴吧想要说些什么。我拍了拍那个男人要拉他站了起来说了句:“先想办法逃出去再说。”那中年男人愣愣的点了点头,借助我的力量站了起来,我此时才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强壮我几乎费尽全力才把他拉了起来。让我没想到的是他起身之后说了句:“谢谢,你们是什么人?”我一听顿时一惊,这个男人是个中国人?因为之前按照体型来判断我一直以为他是个美国佬,现在我低头仔细打量了那个人一番,皮肤粗糙身体强壮一头黑发,就问道:“你是中国人?”那个人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胖子大叫:“他娘的,你们寒暄完了没有?真拿我和小哥当圣斗士使啊!”我这才反应过来胖子和闷油瓶一直在抵制禁婆进攻,当下也不再多说费力的扶着那个人朝青铜阶梯上快速跑去,闷油瓶和胖子一前一后的为我们保驾护航,文锦和阿宁在护在三叔的两边,胖子临走的时候利用闷油瓶无解的身手找到空隙捡了几只M4A1上好膛丢给我们,有了枪的帮助我们杀开了一条血路,到达了青铜祭台的入口住。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一个我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他娘的怎么出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也反应过来急忙加大火力压制后面追上来的禁婆就问:“怎么办?”我也是一头雾水脑子都快要炸了也没想出个头绪,闷油瓶看是仔细检查四周看看是否有之前的那种密陀罗机关,可是找了一圈就摇了摇头,就在这个时候我身边的男人忽然低声问了一句:“你是无邪?”我一愣,点了点头奇怪的问道:“你认识我?”那人苦笑的摇了摇头说道:“命啊,这就是命。”我听的莫名其妙,刚想接着问那人却做了个让我们退开些的手势然后取出一个遥控器低吼了一声:“趴下。”随即一阵爆炸声就穿了过来,我心里一惊他娘的,他们居然早就放置了好遥控炸弹,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剧烈的爆炸震的整个空间摇摇欲坠,无数石头又砸了下来,灰尘满开来,呛的我睁不开眼睛。胖子指了指我们的头顶我看见,祭坛已经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无数青铜碎片到处散落着,胖子大叫:“快跑,这地方要塌了!”我意识过来,马上让文锦和阿宁拉着三叔爬上了那个口子,随后胖子也爬了上去,我把扶着的男人用力一顶让胖子拉住也爬了上去,我转头对闷油瓶大叫:“快,走吧。 ”闷油瓶点了点头说道:“你先上去,我殿后。”我点了点头,脚一蹬也爬了上去,随即转过头对闷油瓶大叫:“小哥,走吧。”闷油瓶见我们都脱离了困境瞬间打光子弹丢下枪也要爬上来,可是我却见闷油瓶脚一用力却没跳上来,我有些奇怪我都能上来,闷油瓶怎么可能这么吃力。再一看我冷汗就下来了,之前一直注意力都在那个男人和三叔身上,没留意闷油瓶。闷油瓶的身后已经出现了许多血痕,被禁婆的爪子爪的血流不止。我看到这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闷油瓶也会受伤?急忙伸出手要拉闷油瓶上来,闷油瓶试了几次还是没有够到我的手,随即转过身抽出弯刀面对着那些追上来的禁婆也不看我,淡淡的笑了笑说道:“看来我是属于这里的,我出不去了。”说完转过身子朝我看了看脸色有些伤感却笑着说了句:“无邪,你要保重。”随即就闷哼一声举刀冲进了禁婆堆里,看得出闷油瓶受伤非常的重身体都有些保持不止平衡的和禁婆撕扯在了一起,之前一直是强掩自己的疼痛我们才没有发觉,我们下意识里也从没想过闷油瓶会出事。我转身扯嗓子对着胖子大叫:“小胖,小哥出事了!”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想都没想就跳下祭台冲进了禁婆堆里,挡在闷油瓶前面用工兵铲拼命的朝那些禁婆砸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看着身边有些吃力的闷油瓶,心里一阵心疼,眼睛就红了起来,对每一只扑上来的禁婆都下了杀手,无数禁婆的血液和脑浆迸发在我脸上,我变得歇斯底里,疯狂的挥舞手中的工兵铲双手早就已经麻木的没有了知觉。可是禁婆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我抵挡了一会之后手臂上已经布满了禁破的抓痕,直到慢慢的我感觉双手已经再也使不出任何力量才停了下来,工兵铲也掉在了地上。禁婆已经被杀疯了,见我的停止攻击潮水一样的朝我涌来,我侧身挡在闷油瓶的身前笑了笑说道:“看来我们得一起死在这里了。”闷油瓶却显的有些愤怒对我大吼:“你是不是疯了?快走!”说完就过来扯我,我明显感到闷油瓶伤势的严重,闷油瓶的力道已经大不如前我稍稍用力就站定了下来,淡淡的摇了摇头吐出一个字:“不!”然后便转身闭上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我此刻却觉得心里有些释然有些轻松,或许我真的要死了,再或许闷油瓶就在我的身边。
闷油瓶几次上把我推出去可是都被我死死的挡住了,就在这个时候几只禁婆已经扑到了跟前爪子已经摸到了我的衣服,我一阵恼怒大吼:“他娘的,来吧,老子临死也带上你们。”说完赤手空拳的朝他们扑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身前一个肥大的身躯跃了出来,挡在我的身前开枪便扫,我一看是胖子脑子才算清醒过来。胖子一瞬间打光了所有子弹,胖子枪法我是见识过的,所有子弹都朝禁婆脑袋上招呼,一时间血流成河。胖子转身对我笑了笑:“ 他娘的,这种时候怎么能少的了我胖爷出场。”说完丢给我一把匕首转身恨恨的朝那些禁婆吐了口唾沫说道:“小天真,我们来看看有多少大肚子婆娘陪我们一起死!”我心里顿时有种力量涌了出来,摇着头笑了笑也不说话举刀朝就冲进了禁婆堆了,胖子看的大笑:“好啊,我们的天真无邪同志也有这种气势,老子怎么可能输给你。”说完跟着我扑进了禁婆堆里。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跟胖子都已经杀红了眼睛,胖子甚至用上了牙齿,把从侧面突袭来的禁婆直接用嘴扯翻在地,我看的一股热血上涌双手更加用力的挥舞起来。慢慢的我和胖子被逼到了角落,我们的体力渐渐开始不支有些力不从心。就在我们快要抵挡不住的时候三叔和文锦以及阿宁都一起跳了下来,甚至还有那个受伤的男人。我看的有些感动,问道:“你们怎么还不快逃?”三叔意识清醒了很多冷冷的笑道:“也该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的实力了。”说完努力的站起身来,抽出工兵铲冲了上去,文锦和阿宁也不说话跟着三叔也冲进了禁婆堆里,那中年男人活动活动了身子对我说道:“我正后悔自己没为我们那帮兄弟报仇呢,认识你们也算人生一大快事。”说完捡起地上的枪当棒子使,朝身边最近的禁婆就挥舞了过去。禁婆一时间被我们的多处攻破杀的四散开来,我和胖子压力顿时少了很多,手脚也更利落起来。我示意胖子去护着三叔,毕竟三叔有重伤在身,胖子点了点头就朝三叔的方向杀了过去,我就一直站在闷油瓶身前拼命的和禁婆厮杀,闷油瓶意识已经很模糊了几次想站起来都没有成功,我看的心急,可是眼前的禁婆完全杀不尽,也许我们真的全部都要死在这里了。
就在这个危机的关头,我忽然看到远处一个巨大的身影涌现,我心里一惊他娘的那怪蛇真是怪物,这都不死。怪蛇的忽然加入使四处堆积的禁婆四散逃离,可能是之前我们射杀了太多的禁婆,怪蛇已经失去了双眼一定是闻着这股强烈无比的血腥味找过来的。片刻之后巨蛇就开始四处屠杀远处的禁婆,可是因为双目失明动作不像之前敏捷,几次都扑了个空。可是还是有无数的禁婆葬身在巨蛇的大嘴之下,片刻之后那些禁婆好像意识到怪蛇的眼睛瞎了,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于是开始群起而攻之,怪蛇瞬间淹没在无数的禁婆堆里,之前的那种杀戮戾气淡然无存。我心思一转,知道我们有救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急忙让胖子和文锦看那条怪蛇,几秒之后胖子他们也知道了我的计划。我们开始慢慢的汇集在一起,让围攻我们的禁婆全部集中在一起,然后文锦和阿宁退到后面保护三叔和闷油瓶,那个男人也剧烈的喘着粗气,我对胖子一使眼色,胖子点了点头,我和胖子一发劲杀出一条血路,禁止朝那怪蛇跑去,围攻我们的禁婆果然见我们逃跑追了上来,只有少数几只也被留在后面的文锦和阿宁他们解决掉了。
我和胖子带领着一大群禁婆跑到怪蛇附近,我们两个马上一个纵身跳进围绕着怪蛇的禁婆堆,然后急忙起身跑了回去,追着我们的禁婆果然中计了,被那条巨大无比的怪蛇所吸引,再也不理会我们,加入了撕咬巨蛇的队列之中。我边跑边回头看,那条巨蛇拼命的扭动了几下之后就彻底的倒下了,任周围的禁婆撕咬,看来这次这怪蛇真的不可能再动了。胖子看的咯咯的乐呵说道:“想不到你那破脑子也能想到这种办法?”我没空理会胖子几个跨步就冲回祭坛下面,拉起闷油瓶就让大家快跑。大家这次都点头会意马上就一一爬上了祭坛,这次胖子垫底让我和闷油瓶先出来祭台自己才跟上来,就在胖子爬出祭台才几秒钟的时间我就听到身后的祭台轰隆的一声彻底塌方了,无数禁婆此时都葬身在了这个祭台下面,因为祭台的塌方整个裂口颤动起来,我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妙这里也会塌,于是马上招呼大家快跑,想着出逃的路线。我跑了几步就觉得浑身无力,之前的种种经历已经让我浑身是伤,体力到达了极限,此时我再猛的一用力险些就晕了过去,我拼命的摇了摇头努力保持清醒就对胖子问道:“怎么办?之前栈道已经被巨鸟毁了,我们现在怎么出去?”胖子却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只是对我说:“别担心,我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新说不担心个P,我们再不想出办法就要永远的埋在这个地方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个时候三叔忽然到底晕了过去,看来之前三叔已经完全超负荷了,现在彻底的晕了过去。我看着身边意识模糊的闷油瓶和晕过去的三叔,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努力告诉自己,无邪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指了指我们对面的青铜巨门说了句:“朝那走。”我啊了一声问道:“不是说那里不会再打开了么?”那男人呵呵一笑脚下一软险些倒了下去,胖子急忙一把扶住问道:“为什么朝那走?”那人往衣服里摸出一个遥控器,胖子像见了神仙一样一把抢过来:“你们真实神兵天降啊!”说完我们一行人互相搀扶这快步冲过巨桥走到了青铜巨门前面,我问胖子炸药在哪呢?胖子大叫一声:“趴下,我他娘的怎么知道。”话音未落胖子就启动了遥控器,哄的一声巨响,我身边的青铜门就冒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无数青铜碎片满天飞舞胖子大惊:“他娘的,他们放了多少炸药啊!”我急忙低下头扑在闷油瓶身上怕落下的石块砸中闷油瓶。过了很久那种石块掉落的声音停止了下来,我抬头一看就见青铜门上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窟窿,我急忙起身拉起闷油瓶穿过青铜门,熟悉的场景出现在眼前,可是那些人面鸟却不见了踪影,我们找到那条通道快速的穿了过去,看到那个入口处竟然是打开着的?我心里有些奇怪,忽然那个男人说道:“我们炸开的,快走吧。”我点了点头,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刚才炸青铜门的炸药威力极大,是一般人绝对不可能得到的,要么他们是军队的人要么之后一个可能他属于“02200059”。我看了那个人一眼,当下也不便多问什么便拉着闷油瓶走出了通道站在了之前的那个拗口之上,我的眼前马上出现了一个身影,我马上警觉起来可是片刻之后我就意识到那竟然是王盟,我有些惊奇这小子竟然还在这里。
我抬起头,晃眼的阳光朝我刺来,我马上感到一阵晕眩蹲了下来,王盟过来扶我,我摆了摆手指了指身边的闷油瓶轻声的说了句:“先救他。”之后就没有任何知觉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不知道过了才慢慢的有了知觉,我耳朵里一直涌进一阵沙沙的声音,这种声音让我极其难受,脑子里出现了古楼里的那种流沙陷阱。我努力的睁开眼睛,发现我躺在一个平坦的石块上,周围全是高高的灌木,身边躺着闷油瓶。我急忙准备上询问闷油瓶的伤势,可是才站起来我就感觉双臂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两只胳膊上的伤口已经被简单的处理过了,可是包扎得却很工整,不用想我就知道是文锦弄的。我忍住剧烈的疼痛朝闷油瓶走去,眼睛有些模糊,走的摇摇晃晃,到了闷油瓶跟前我发现闷油瓶的伤口也被处理过,现在正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我摇晃了几下,闷油瓶慢慢的睁开眼睛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看闷油瓶还活着我心中算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我急忙把耳朵凑近闷油瓶的嘴巴,我可以听到闷油瓶是在低声的说:“背包,背包。。”我有些奇怪,因为我们的背包早在青铜房间的时候就落下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背包。我试探的问道:“你口渴了?”闷油瓶艰难地摇了摇头,努力的抬起手指了指我的身后。
我转过头看到胖子和三叔以及那个男人睡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胖子的阵阵呼噜声让我的心防彻底的泄了下来,看来胖子也算平安无事。我忽然看到在那个男人的身后有一个黑色的背包,我这才明白原来闷油瓶所指的是那个,急忙快步走过去拿起背包又迅速的回到闷油瓶身边问道:“你需要什么?”闷油瓶摇了摇头极力的说了句:“藏起来。”就再次陷入了昏迷当中,我顿时一惊,丢下背包就走了过去,摇晃了好几下闷油瓶都再没给我任何反应,我有些害怕。此时忽然从我旁边的树林传来一个声音:“让他休息吧,伤的太重了,需要时间恢复。”我抬头一看就见文锦抱着一大捆干柴火走了出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