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文锦也不继续理会我,径直走到三叔旁边默默的做了下来。我走过去就看见三叔竟然是睁着眼睛的,我看着心里一沉,难道三叔死了?我的潜意识一直都不觉得三叔会出事,三叔的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开始化脓了,有一些甚至已经可以清晰地看见骨头。我冷汗直往外冒,我现在的情绪有些奇怪,我竟然有些莫名的恐惧。我从没真的想过三叔会死,眼前的情景让我有些站立不稳,我极力在文锦面前掩饰住我的悲伤,我走了过去。慢慢靠近我悬着的心才平伏了下来,三叔原来是醒着的只是伤势太重无法转身而已。文锦看我一脸悲伤有些奇怪就问:“你怎么了?”我急忙转头擦了擦眼泪说道:“没。。。没事,三叔怎么样了?”三叔看了看我说道:“没事,我这把老身子骨还顶得住。”说完剧烈的咳嗽起来,我急忙示意三叔休息,知趣的退开让文锦和三叔单独相处,胖子的呼噜声还是一样的震耳欲聋,那个男人倒也睡的安稳。
我转身就看见那个黑色背包,才想起刚才闷油瓶的话有些奇怪起来,想问文锦可是又不好去打扰三叔他们的二人世界,无奈之下只好摇头坐到闷油瓶的身边,眼睛一瞥就见到阿宁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看着天空好像在思考什么,我看闷油瓶伤势很重也不再打扰他,仔细检查了闷油瓶的伤口恢复还算正常就走了过去。阿宁见我走过来站起来笑了笑说道:“你们还活着真是太好了,我以前从未想过还能再见你们。”阿宁忽然的黯然让我有些莫名的伤感起来。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对于阿宁我不是太了解她,只是知道她始终是站在我们一边的就很欣慰了,最起码现在我愿意相信阿宁所说的话不再去怀疑她。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阿宁片刻之后吐出了一句话:“一切都结束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阿宁忽然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我问道:“很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你不在乎吗?”我摇了摇头:“不在乎,也从来没有在乎过。我在乎的都在我身边了。”说完朝闷油瓶和胖子他们的方向指了指,阿宁愣了片刻笑了起来:“认识你们真好,就让一切都过去吧。反正所有的秘密现在都也已经被埋在了长白山这深山之中。”我奇怪的问道:“埋?为什么这么说。”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阿宁指了指我的身后说道:“忘记了,你们昏过去了还不知道,青铜门那里面塌陷了。”我急忙回头看去,我们已经离开进入青铜门的那个拗口很远了,可是可以清晰地看到那边拗口处那个凸起平台已经被淹没在了泥石之中,只露出很小的一些地方才让我面前可以分辨出那是我们之前进入的拗口,看了看周边潮湿的环境,几秒之后我才意识过来,那竟然是泥石流!
思绪慢慢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我们逃出青铜门的时候,那里已经因为爆炸快要塌方了,可能就在我们出来之后不久那个空间就彻底的凹陷坍塌了,巨大的凹陷使得山体滑坡,和露水以及潮湿的环境混合在一起发生了小型的泥石流。我有些惊奇的望向阿宁,我清楚地知道两个女人加上王盟要费多大力才能带着我们那么多的伤兵逃出来,虽然看得出这次泥石流的规模并不大,可是要从那里逃到我们现在的位置就算我们能活动也是及其不容易的。我转身看了看阿宁浑身到处的伤口和泥痕,我可想而知当时情况的危机,我向阿宁点了点头算是表示感谢,阿宁淡然一笑。我忽然想起什么就问到:“我们昏迷了多久了?”阿宁从身边拿起一堆干柴火丢给我:“帮忙一起抬过去。”我急忙接住,伤势看来已经得到了缓解手上可以用力了,我顺势抬起柴火抗在肩膀上,阿宁接着说道:“你们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天了,下山的路也被泥石流堵住了了,你们都有伤,我们出不去,你们店上那个姓王的伙计独自一个人出去求救了。我们要在这里等他得消息。”听完阿宁的话我才意识到没看见王盟,这小子这次可算帮了大忙,回去怎么的也给他几个大功。天渐渐地开始暗了下来,当下也不再多说话跟着阿宁收拾柴火准备起火。我这才想起我们之前进拗口的时候吧不需要的物资都留在了王盟那里,就算在这里住个半把月也没问题,小花帮我们准备的十分充分。就问阿宁:“我们之前留下的背包呢?”阿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全都埋在泥巴里了。”我也知道当时的情况顾忌我们几个已经很吃力当然无暇顾及那些装备。当下就想起了那个男人的黑色背包,我急忙走过去,打开背包的一瞬间我却愣住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只见背包的内层里有一股忽隐忽现的红色烟雾冒了出来,我大叫不妙青铜门里的什么东西跟着出来了,我急忙用手捂住鼻子,拉开内层却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怪物,是一个类似人类心脏的肉球一直在微微颤动,不是的发出一些细小的唧唧声音,声音非常的小拉开背包也才能勉强听得明白,那种熟悉的红色烟雾慢慢的从这个肉球中心的一个小洞上一丝丝的吐了出来。我看的摸不着头脑有些奇怪,这东西不像是有危险性的。可是为什么却在那个男人的背包里?
我招呼阿宁和文锦过来看,阿宁和文锦也表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有些奇怪就问文锦:“你们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文锦摇了摇头:“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了,剩下的我真的不清楚。” 我又看向阿宁,阿宁也摆了摆手表示不清楚。我心说这就没有办法了,一切只有等那个男人清醒过来之后才有答案。我的心理那种被巨大黑洞困扰的郁闷和烦躁此时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强烈,因为像我之前所说的,我所在乎的根本不是这些。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只见那个男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背部的伤势还是十分严重,腰杆都直不起来,男人看起来有些愤怒对我们说到:“把背包还给我。”我听完之后就意识到这个背包里的东西十分重要下意识的紧紧握着背包就开口到:“还给你可以,但是你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男人闷哼了一声有些不在乎的说到:“别以为我们之前在同一阵线上就可以对我发式号令,我是为了那帮死去的弟兄。”我点了点头:“这我知道,但是现在你的情况好像也不太妙,我不是在命令你,只是想弄清楚几个问题而已。”男人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说到:“问吧,可以说得我就是一定会告诉你,不能说得就算我死,我也不会告诉你。”我点了点头表示我了解了,想了几秒之后就问到:“你们是什么人?”男人脸色阴沉了下来说到:“国际雇佣兵。”我听完就“啊”了一声,文锦和阿宁也有些诧异。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有片刻之后就冷静了下来,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他们的身手和那种视死如归的气势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我思考了几秒钟又继续问:“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那个人思考了很久说了句:“无可奉告。”我早就预料到他不可能轻易就范的,当下就转移注意力问道:“你们的武器从哪里弄来的。据我说只你们的准备是绝对顶尖的水平。”那人忽然有些得意之色:“顶尖的队伍就需要顶尖的装备。”我点了点头低声对文锦说到:“你说他和你们组织有没有关系?”文锦看了我一眼愣了几秒就低声回答我:“看看不就知道了。”当下跟阿宁打了个眼色两个慢慢的假装走过去收拾柴火,在靠近那个男人的时候文锦忽然一个纵身就把那男人扑倒了,阿宁随即跟上速度很快,我几乎都有些反应不过来。阿宁扯开那人的军装,果然在腰带的左侧出现了那排数字,那个男人脸色微变,挣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就问我:“你怎么知道这牌数字的?你到底是不是无邪?”我冷静的笑了笑就说到:“看来你们对我的了解,还停在最初步的阶段。”阿宁和文锦淡然一笑拉,文锦冷漠的问道:“你得上线是谁?你们也是单线联系吧。”我紧紧握住背包,心里有些淡然,其实我早就意识到那人属于那个组织,这样精良的装备还有那种大威力的炸药早就暴露了他得身份。
那男人好像也察觉出了阿宁和文锦的特殊身份,知道自己掩藏不住什么,随即便想反抗,朝我手里的背包扑了过来。我当下一惊急忙一个撤步把背包丢给阿宁也朝那个人冲了过去。那男人非常的重视那个背包,马上掉头朝阿宁冲了过去。我心里一惊大叫:“把背包丢回来给我。”阿宁下意识的就丢了过来,可是因为一时间没缓过神来背包阴差阳错的落在了那个男人的脚边,男人大笑一声吃力的弯下腰捡起背包就往后退,看得出伤口因为剧烈的动作被撕裂开了,又开始阵阵剧痛,那男人不禁也被疼得闷哼了一声。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忽然定住了,我看的奇怪也不敢贸然上前,片刻之后男人便倒地拼命地撕扯自己的胸口,然后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不可能。。。不可能!!”然后一下跌坐在地上,被告滚落到一边。我上前一看就惊的说不出话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看着那个男人的胸口我头皮就开始发麻。他的皮肤呈现那种我熟悉的青黑色,皮肤下面全是黑色的斑点,我马上就脱口就到:“你怎么也在禁婆化?”那个男人显得极其的惊慌:“不可能,不可能,他们不会骗我的,不会的。”男人开始语无伦次,我奇怪的看着文锦,文锦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表示没有这种变化,我急忙冲到胖子和三叔面前仔细检查,发现胖子和三叔别来无恙,身体也没有出现禁婆化,我心说他娘的奇了怪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走到男人身边捡起背包,翻了翻找出一包叫不出名字的香烟递了一支给那个男人,男人颤抖的结果香烟刚放倒嘴边忽然站起来朝我扑来,我被吓了一跳。男人拉着我的衣领大叫到:“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我心说你问我?老子他娘的还要问你呢。当下也不好表露出什么只好应付着说道:“你先冷静下来。”文锦和阿宁也上前来帮忙拉住男人,让他冷静下来,过了很久男人才冷静了下来,坐在地上神色呆滞的抽着烟,忽然就开始大笑:“命啊,都是命啊。”我刚想开头问,男人却摆了摆手,说道:“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们,只求你们一件事。”说完男人顿了顿才接着说“我求你们救救我的家人!”我听完有些诧异的点了点头。
男人点起烟来慢慢的说道:“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我们是一个国际雇佣兵组织,一直活跃在中国的边境,为各国财团势力效力。这个雇佣兵组织是我成立的,成员大都是一些死刑逃犯和犯罪大王。在三年前的一天,我们接到一个客户,那个客户很神秘来得时候蒙着脸,这些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越有钱越有势力的人越怕别人知道他们私底下做的安脏交易,便随他去了。他给我们一个很奇怪的任务,去西沙的一个海底找寻一个古墓并且为他们带出一个东西。”我听到这里有些惊奇就问到:“你们去了西沙沉船墓?要你们找什么.” 男人点了点头接续说道:“恩,我们的目标是一个铜器,形体是一只鱼的样子。”阿宁插话到:“蛇眉铜鱼!?”男人狠狠地抽了口烟:“他们也是这么叫,我们只用了三天就完成了任务。在那个墓室里找到了三只他们要的那种鱼。”我心里暗自一惊,原来之前他们得到的其他铜鱼和闷油瓶之后在其他地方收集的那些,所有信息的源头在这呢,使我们遗漏了,当时只在那个沉船墓里发现了一跳。男人看我在思考停止了,我急忙收回思绪示意他接着讲下去。男人说道:“可是在那个墓室里我们遇到了一种怪物的袭击,全部都是些变异了得女人。我们损失了一个兄弟,之后我便把她得透露带了出来准备祭奠我的弟兄。可是没有想到当天晚上,我把所有战利品带回了我家人住得地方,那个地方十分隐秘,我们一般完成任务都把东西藏在那里,怕有人不给我们结清余款。可是噩梦就这样开始了,我和我的家人身上因为那个女妖怪的头颅出现了奇怪的变化,也就是你们嘴里说的禁婆化。我当时极其的愤怒,以为自己死定了,我干这行早就吧生死置之度外,可是没想到却连累了我的家人。我找到那个人之后,那个人竟然告诉我,我们感染上了一种病毒,这种病毒唯一的接触办法就是三年之后到达这个古墓,取出古墓里的那种奇怪东西才能制止我们的病毒。”说完指了指我手里的背包。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说从背包里拿出那个“心脏”问道:“这个?”男人点了点头:“他们给了我们一张地图我们从一边沼泽通过河道到达了这里,才开始的时候随着那河道的急速漂流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可是在这里我看到了无数的那种女妖怪,我便肯定我们走对了。”我有些激动起来急忙问道:“然后呢?”男人脸色有些难堪看起来十分虚弱,我走进一看那些黑色斑点和青黑色皮肤已经遍布全了身,我有些不解,怎么可能这么迅速的开始禁婆化,我们不在那个通道里啊。难道这个“心脏”根本不是什么解药,而是这种病毒的根源。我把想法向那男人一说,男人微笑的点了点头:“他们欺骗了我,现在什么都晚了,所有杀戮都是我做下来的,我一人承当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家人。”说完有些激动起来,我急忙上前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示意他冷静开口道:“你放心,我一定尽力救你的家人。”男人向我站了起来认认真真的敬了个礼,我知道对于他们这种人,对别人敬礼表示的是至高无上的尊敬,随即我严肃的点了点头。
男人接着说道:“我们进来的目标之后一个,找到祭台入口和我们的上线接头,并且帮他带出这个东西然后等候最终使命,而且杀死一个叫做无邪的人。”说完看了看我,我一脸茫然问道:“杀我?为什么?”男人摆了摆手开始剧烈咳嗽,我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就像叫他休息一下,可是男人却止住了我抬头说道:“我说过要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在说完之前我不会死的,希望你们也能遵守承诺。”我只要点了点头拿开手让他接着说下去。男人又咳嗽了几声接着说道:“我们进去之后就遭遇了一只巨大的怪鸟,当时我们不知道你们的位置怕打草惊蛇于是装上消音器和榴弹缓震装置干掉了那只巨鸟,巨鸟生命力极强要不是我们活力充足,我们可能早就死在了那里。”我心说原来如此,怪不得没听见什么响动,原来最终目标是我啊。男人接着说道:“后来,我们朝地道直接进入了最下层的那个青铜房间见到了我的上线,他吧这个东西交给我之后叫我马上离开,然后告诉我们你也进入青铜房间,叫我在通过地道出去然后毁掉这里的一切。于是我们开始到处安放炸药,之后又回到祭坛准备和我的上线接头之后离开这里,并且找到你,然后。。”男人停住了,我微微的笑了笑:“然后杀了我是么?”男人点了点头。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我这不好好活着吗?你接着说,文锦却止住了我的话对那个男人问道:“你说你们在第二层的时候射杀了巨鸟,可是为什么我们进去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巨鸟的尸体?”。”这个时候男人刚想开口却忽然站了起来剧烈的咳嗽起来,大口大口的淤血从嘴巴和鼻腔里喷了出来,我急忙上前扶住他,他朝我摆了摆手接着说道,男人已经非常虚弱了意识也不是很清楚说的话也是一字一顿的开口到:“之后你们就在青铜阶梯那里看到了我们的遭遇,至于为什么我们能穿梭在几层青铜房间里速度却比你们快,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发现那条直上直下的地道。”说完最后一个字,男人就跪坐在地上,低下头大口大口的开始呕吐鲜血,之后就倒在了地上再也直不起身子。我走了过去,低下身拉住男人的手低声的说道:“放心,你告诉我们的消息十分重要,你得家人就交给我们吧。”男人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把嘴凑到我的嘴边说道:“谢谢你,这个消息算我送你的,我也是偶然得知,他们要杀你的原因,为什么说你是这一切的关键我想也是因为这个。”我急忙点头,男人刚想开头可是淤血已经寑满了他的嘴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我有些焦急,却见他用手指在地上用力的划着什么,我看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是在用地上锋利的石头割破自己手腕的大动脉,好让自己涌上来的淤血慢慢的降下去,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情景,血想泉涌一样的喷出,看到这里我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救他的家人,果然片刻之后男人嘴里不断涌出得鲜血开始少了起来。男人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涨了几次嘴都没发出声音,最后终于努力的对着我的耳朵吐出了一句话:“你的血液是这种病毒唯一的抗体,除了你还有。。。”可是话到这里却停了,我急忙问道:“还有什么?”可是我抬头一看那男人再也一动不动了。我试了试鼻息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解脱,有些释然又有些自嘲,我像疯了一样的开始大笑,我不知道我在笑什么,嘲笑我注定不可改变的命运还是那之后巨大的阴谋,我实在是不知道,也不想弄清楚。文锦和阿宁看我奇怪的举动都以为我中邪了,急忙上来拉我。我摆了摆手表示没事就向文锦和阿宁说了那个男人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听完阿宁和文锦是彻底的震惊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张着嘴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有些难以置信。
最后文锦最先冷静了下来:“这些其实我们早就该想到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他。”说完指了指男人的尸体,我这才意识过来,男人以这种速度的话只要几分钟就会变成完完全全的禁婆的。想完我站起身来,朝那个男人走了过去鞠了个躬:“兄弟,一路走好。”说完抬手举起匕首准备了解男人最后的痛苦。正在这个时候男人的背包传来一整悦耳的音乐,我愣了很久我才意识到那竟然是手机铃声,我走过去拉开一开发现果然有一天电话,上面有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很简短:“行动顺利与否.”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被自己的想法都吓了一跳,片刻之后我才决定下来或许我可以通过这个拉出幕后最大的黑手,想完我就开始思考着要怎么回复这条短信。。。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努力抑制住自己心里的惊慌,额头上已经全是汗了,我不得不开始想着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号码因该做过了处理,我试着回拨过去可是电话提示操作错误。我努力回想着之前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生怕落下一丝细节被对方察觉到,我忽然有种很奇怪的错觉,我似乎又回到了10年前三叔的那个房间与地下室里的人无声的博弈着。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背后一阵嘶哑的嚎叫,我才意识到事情不妙,我因为被电话的事情打扰没有注意那个男人的变化,此时他已经完完全全的禁婆化了,我当下急忙回头看向文锦和阿宁,她们也有些措手不及,没办法只好在聚在一起再想办法,此时那个男人身体开始慢慢膨胀起来,本来身材就很魁梧的他,此时已经被撑的像个打球,我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寒意。文锦更是满头大汗,只差一点点自己也变成那个样子了,想着文锦开始有些轻微的颤抖起来。看来禁婆化的阴影在她心里根深蒂固的埋下了恐惧的种子。
片刻之后膨胀急剧减退,那男人的七窍开始迅速的蔓延出那种诡异的红烟,随着烟雾的散去男人的身体慢慢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只是肚子好像聚集了最多的那种红烟被撑的快要破开来了,随之而来的是男人呢痛苦的尖叫很可以勉强的分辨有男人本身的音声掺杂其中,可是大部分都被那种嘶哑的尖叫给掩盖了,男人拼命捂住头在地上打滚,我惊奇的看见他的指缝之间有无数的头发蔓延了出来,速度极快好像瀑布一样,汹涌而出。几秒钟之后男人停止了那种像老猫一样的咆哮,抬起头用阴冷的眼神看着我们,脸色的皮肤彻底呈现除了黑色,此刻的他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为了一只禁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文锦急忙去三叔身边拿起工兵铲走过来摇头说道:“之前泥石流的遭遇之后,我们所能用的武器只有这个了,其他全部留在那个拗口来不及等走,还有一把匕首让你店里的伙计带着下山求救去了。”我听完阴沉的点了点头,眼前问题有些棘手,虽然我们三个人都是在粽子堆里摸爬滚打过来的,什么阵势没有见过,闷油瓶和胖子三叔都受了重伤此时已经没有可能再站起身来了,我也不能什么都靠两个女人的保护,这让我大老爷们的脸往哪挂,可是眼前只用一把工兵铲就想在这种广阔的环境里对付眼前的这只禁婆我也没有多少把握。
没等我想完,禁婆一进扑了上来,看得出那个男人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嘶吼着手舞足蹈的就冲了过来。看来这种病毒还可以摧毁人类的大脑神经系统,可以破坏我们的思考能力,变得原始,兽性,杀戮。文锦拿起工兵铲就要上前,被我一把拉住我摇了摇头抢过工兵铲跟用嘴撸了撸她们的身后,意识是要她们保护好受伤的闷油瓶和胖子三叔,然后便冲了过去。看得出文锦有些担心,可是她“小心”两个字才说出口我就已经和那只禁婆扭打在了一起。
我抬手就朝那禁婆的肩膀处劈了下去,不知是因为我双臂有伤使不出全力还是顾及眼前的禁婆是那个男人变化的,工兵铲还没碰到禁婆的身子就被他一把抓住了,那长长的指甲也不知道什么长了出来,深深嵌入我的肉里,之前的伤口又被划开了,疼的我只咧嘴。我急忙用力就是一踢,才算解脱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禁婆的双手已经沾满了我双手的鲜血,显得极其兴奋,可是片刻之后那只禁婆忽然双手环抱起来,在地上低头低吼,然后开始慢慢的朝后退去。我看的有些奇怪,就在这个时候我心中一个激灵,难道是我的血?他害怕我的血?想玩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看了看双手的血液索性丢掉了工兵铲,几个跨步冲了过去一个纵身就跃了过去,那禁破转身就想逃。可是才刚转身就被我扑到在地,我刚想用手上血流不止的地方去击打禁婆的脸部,那禁婆却忽然抽动了几下就死了。禁婆的那种黑色血液从沾有我血液的地方渗透了出来,皮肤上裂开了几个很大的口子,可以清楚的看见我的红色血液在那些黑漆漆的血液和筋脉肿迅速传动,片刻就传遍了禁婆的全身,好像我的血液极具腐蚀性和穿透力。
我心说他娘的,不会吧,这么一小点就解决了?我脑子有些混乱,要是之前知道这个秘密我们在青铜阶梯那里也许就不会这么狼狈,险些全部送命。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阿宁和文锦也看的目瞪口呆,我忽然有种飘然的感觉。他娘的,老子的血绝对可以和小哥的宝血决一雌雄啊。我站了起来,还是有些飘乎,此时我突然发现眼前的这种禁婆身体出现了一些异常,发出了兹兹的声音,我有些奇怪凑近一看,竟然发现这种禁婆开始全是溃烂,胸口部位内脏和骨骼已经完全的显现出来一清二楚,混合着那种黑色的血液让我恶心难挡,我便开始俯身呕吐起来,可是由于很久没有进食了我根本如不出任何东西全是胃里的酸水,我顿时觉得更加恶心狂吐不止。文锦和阿宁过来扶我,我摆了摆手继续吐着,过了很久才停止下来,我感觉我的五脏六腑全部都要被倾吐出来了。而此时的那只禁婆尸体已经被我的血液腐蚀的只剩下少许内脏和躯干,只有头部好算保持完整。我这才意识过来,捂住鼻子冲了过去抱起那禁婆的头颅跑了回来,阿宁他们问我干什么,我用力的止住呕吐也不敢看手里的头颅随口就说句:“没什么,别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几分钟之后,之前禁婆倒地的位置上除了一些破碎的衣物就只剩下一摊黑水了。
我找了个地方挖了个深坑,把那男人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的头颅埋了起来,坑很深,第一是怕病毒扩散,第二也是怕被其他人发现,我想为那男人立个碑,可是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竟然根本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想了很久我才用石头在我们砍伐做出的墓碑上刻画下了一首诗题——人亦有言,松竹有林,及余臭味,异苔同岑。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问道:“他娘的这是什么意思?”我转身一看是胖子,我急忙起身查看胖子的伤情恢复的很不错,我才放心下来,见胖子不懂我有心卖弄:“哎哟,也有你胖爷不知道的事情,这首诗是用来形容志同道合的朋友的。”胖子憋了别嘴:“老子是干倒斗,倒腾古玩,可是没有人规定就要学习古诗啊。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一肚子没用的穷酸墨水?”我看着胖子摇头苦笑,看来他是真的急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又是一阵悦耳的音乐,我的神经马上蹦到了极限。。。。自顾自的说了句:“他娘的又有短信进来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