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我把狼要朝黑影的脸照了过去,那是一张我从未见过的脸,年龄大约三十岁上下的样子,身体上裸露的地方布满了伤疤,看得出来也是在生死关头摸爬滚打的人。三叔抬手就朝那人脸上几大巴掌,力道极大打的那个黑影浑身一震,之前就被胖子踢的满嘴是血现在加上三叔的一巴掌那人马上开始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开始呕血。我刚想开口问什么就见三叔吵我摆了摆手指了指那黑影的脖子处,我看了一眼就明白了。那人脖子已经扭曲的所有皮肤挤在了一起一看就知道是闷油瓶的杰作,我不禁对眼前的人开始有中说不出来的感情。
看来他是在闷油瓶进入祭坛入口的时候发现了闷油瓶,于是结果可想而知,可是闷油瓶的一击竟然没有彻底的了解了他,他还有一口气存活,没想到的是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也不忘记执行使命,看来这个组织的洗脑过程十分成功。三叔说:“受到这样的创击都还没有倒下,要不是之前被那小子给弄成了重伤我们几个制服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说完地下身拉起那人的衣服果然在皮带的左侧看到了那排数字。胖子走上前去,看了看那个人然后递了支烟:“脖子的软骨全断了,呼吸都困难活不了多久了。送他走完最后一程吧。”三叔默默点头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去看文锦,那人接过烟极其困难的抽了起来,因为脖子受伤太严重抽了几口就剧烈的咳嗽起来,之后忽然对我笑了笑断断续续的说道:“来不及了,没。。没时间了。你们来不及了。”
我被弄的一头雾水正准备继续询问却见那人已经一动不动了,我上前试探了一下鼻息对胖子摇了摇头。胖子无可奈何的摆了摆手转身抽烟去了。我心里也不太是滋味,虽然他之前还想要至我们于死可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在我面前死去我心里也过于不去,我了解闷油瓶以他的脾气如果不是这个人逼得太紧他是不会下这样的杀手的。想把我用手把那人的眼睛闭了起来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好说了句:“一路走好。”
我坐下来抽烟开始仔细回想他的话,什么来不及了?终极的开启么?那如果终极开启的关键是我的话为什么又说我们没有时间了。我想着想着脑子忽然有一种愤怒的情绪朝我袭来,不知道为什么,为了长生的秘密已经有太多人付出了生命包括我的好兄弟潘子,还有阿宁,大奎等等等。甚至于有些人我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就被永远的埋在了地底,我开始厌恶我们所追查的一切,长生真的有那么重要么?需要那么多人付出一生乃至生命的代价去追寻,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心底涌了上来,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告诉我,我要阻止这一切,我要毁灭终极毁灭长生,不管它是什么代表什么,是否真的拥有可以让人长生那样神奇的力量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能再让人为它付出代价,不能再有人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随之精神一震,从一开始简单的谜题追寻再到后来和闷油瓶的约定直到现在变的成为了精神上的一个伟大层面。我脸色一正就对胖子和三叔说了句:“走,我们继续走。”胖子和三叔看了看我,也不多说话拉着文锦跟了上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了我的改变,变得麻木不仁,冷漠,固执而这一切都因为他娘的一个荒唐的长生秘密,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没有经历过的人觉得可笑荒唐,可是真的经历眼前的事实你就会发现你别无选择,只有相信。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忽然觉得人的改变实在不可预料,说不定下一秒会有什么一件很小的事情改变了你一生的追求或者彻底改变了你的脾气性格。说起改变,我转头看了看三叔和胖子他们的改变似乎和我恰恰相反,要是以三叔以前的脾气就刚才那个黑影在背后袭击文锦,不用说三叔第一下就是下杀手的,而现在三叔似乎变得有些人情味而改变他的正是文锦,也许三叔现在才真正意识到什么才是他想要的生活。而胖子除了那一身的铜臭永远磨灭不掉之外也变得有些似有似无的感性。我和胖子还有三叔好多年都没有见面,这些感觉都是这几天的相处之中才留下来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我有种既熟悉也陌生的错觉。
我收回混乱的思绪走在队伍的最前头,脚下加快步伐,因为我知道真相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或者现在来说真相已经不重要了,我还是被那股奇怪的力量支配着,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毁灭终极!

不知不觉中我脚步迈的很快,胖子和三叔甚至小跑起来才跟了上来。青铜阶梯虽然十分宽敞巨大可是出乎我意料的却不长,我顺着阶梯摸索着不到二十分钟就下到了阶梯的底部,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和青铜巨桥那里一样的一座青铜拱门,雕刻和造型几乎一丝不差,我不禁有些诧异仿佛又回到了青铜巨桥的桥头。
胖子走上来盯着青铜拱门仔细估摸了一番,脸色阴沉了下来转头对我和三叔说道:“这里让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啊。”我问道:“何出此言?”胖子摸了摸肚子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烟点起来说道:“你们有没有种感觉,之前我们没祭坛之上的情景除了我们身后那巨大的青铜阶梯其他环境几乎一模一样。”听完胖子的话我用狼眼照了照四周发现果然如同胖子所说景象完全一样,只是这里的青铜拱门比外面巨桥那里的大了一号。三叔和文锦也发现了问题所在也打起手电向四周张望。片刻三叔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这样,如果和之前的情景一样的话那么这个青铜拱门里面应该就是我们下来时候的那个巨桥了。”说完向我点头示意继续前进,我知道现在也不是可以仔细琢磨的时候,刚才那个人对我说的话一直在脑子里转悠我始终没想明白,为什么说我们没有时间了。便收回思绪,打起手电第一个走进了青铜拱门。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拱门之内是一条宽敞的通道,通道两边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用一般石料堆积搭建的,整个通道显得十分简易。我来不及多想,闷头留意一路上闷油瓶的记号寻去,通道十分的狭长,狼眼的光线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几乎把整个通道照到亮了起来。忽然文锦叫了起来:“无邪,小心前面。”我定睛一看就看到通道最里头的黑暗处模模糊糊的倒着几个人形黑影,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闷油瓶,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冲到黑影跟前的时候我却定住了,那是几只禁婆的尸体,我转念一样就觉得自己太多紧张了,以闷油瓶的身手不可能无声无响的就中了招。
胖子走过来翻看躺在地上的禁婆尸体嘴巴里就吐出一句:“真他娘够恨得。”我听的莫名其妙低头用狼眼仔细打量。我竟然发现这些禁婆竟然是被枪械给打死的,地上散落着密密麻麻的弹头,开枪之人下手看得出来毫不留情,有几只禁婆头都已经被打爆了,看的我一阵恶心。三叔也走了过来和胖子嘀咕了几句便脸色沉重我就问怎么了.胖子嘿嘿一笑:“怎么了?他娘的,这次遇到大麻烦了。”顿了顿捡起地下的弹头对我说道:“这种子弹叫做K-332,是美国军用的专业子弹,一般用于The United States Carbine Caliber 5.56mm NATO M4A1 的发射。”我听胖子噼里啪啦的说了一串英文一下子没放映过来就道:“老子文化低,别和我玩这些个文字游戏,读书学英文的时候我全他娘的见周公去了。”胖子见又可以在我面前显摆显摆呵呵一乐:“M4A1你总知道吧,就是老美在电视上一群呆头呆脑的美国大兵手里那种。”听完我心里有了点印象,三叔接话说道:“ 这种K-332的子弹是美国军用的,一般人根本无法得到。这种子弹可以至少提高枪械的有效射程150米威力极大加上M4A1的在这种封闭狭小的环境里简直比大炮还管用,这些人的装备精度是我们之前从没遇到过得,而且特地选用这种可以在狭小空间释放最大威力的弹头这一切一定是早就计划好的。”对枪械什么的我从来不懂只是认识些个前几年胖子和三叔他们鼓捣那些玩意,但是看禁婆的惨状和三叔胖子一脸沉默我就知道我们这次算是真的遇到麻烦了,还不知道通道的尽头会有什么诡异的事情等着我们,可是关现在的敌方在装备和情报方面已经领先我们太多了。我又看了看地上的禁婆不禁为闷油瓶担心起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叔从包裹里拿出几个火丸子平均分给了我们几个人,没想到我们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竟然是之前张老头误打误撞留给我们的火丸子,心里也开始直冒冷汗。我把禁婆的尸体一一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发现全是被枪打死的,没有肉搏的痕迹,看来闷油瓶是没有和他们遭遇,心里也放心了起来,便转头对胖子说道:“继续走吧。”胖子紧紧握了握手里的火丸子点了点起身跟了上来,看得出胖子显然比我要认真严肃的多,看来前面等待着我们的是一场艰难的战斗,可是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继续往前朝通道的延伸的黑暗里慢慢前进着,一路上闷油瓶的记号都留在显眼的地方,我们也没费多大劲就走到了通道尽头。我可以感觉到前面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手电光线忽然散开了,照进前面虚无的黑暗毫无反射。可以肯定前面一定是一个宽敞无比的空间,就在这个时候三叔和文锦忽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我和胖子一惊转头看向三叔,三叔面色苍白用手捂住了嘴巴怕咳嗽响声太大被发觉,文锦也不好受扶着通道的墙壁蹲了下去。我急忙上前就问:“三叔,你们怎么了?”三叔用力的摇了摇头使劲从喉咙卡出了一摊瘀血才勉强可以开口说话:“我也不知道,只是自从进了这个通道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嗓子干得难受心跳很快浑身瘙痒。”我“啊” 了一声看向文锦,文锦也点了点头表示是和三叔一样的症状。胖子刚想开口说话忽然间也捂住嘴巴嘴里支吾了句什么也开始了剧烈的咳嗽,我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着通道是有看不见的毒气或者什么,我已经做好了捂嘴的动作以为下一个中招的就是我。可是没想到过了很久我得身体还是感觉不到任何的放映,心里不禁有些奇怪。这时我见胖子一边用一只手用力克制住自己咳嗽,另一只手拼命拉扯胸口的衣服说闷得慌,我走过去一看冷汗就下来了。

只见胖子胸口的那些黑点开始密集的散布开来,看的我浑身起慢了鸡皮疙瘩。那些皮肤里层的黑点变得用肉眼就可以看清,黑点数量变得比之前多了很多,看上去黑漆漆的一团,我用手摸了摸胖子的胸口,发现那些黑点竟然好像是想要从皮肤下面冒出来一样,片刻有些黑斑已经冒出了皮肤贴附在皮肉之上,胖子用手一磨抬手我就看见胖子手上全是黑色的液体像是黑色的血,我转身查看三叔和文锦身体裸露的皮肤也开始呈现同样的症状。过了几秒钟我就开始抑制不了心里的惊恐叫了出来,对胖子说了一句:“他娘的,你们的这种独特禁婆化在加速啊!”我当下便觉得有些力不从心,手忙脚乱的拿起水壶倒出水喂三个人,几分钟的时间三叔和胖子还有文锦已经开始神智模糊了起来,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我急忙把他们扶起来靠坐在一起,我不停的帮他们擦拭额头上得汗水,我得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之前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从没有这样的状况,几乎是一瞬间我们就全部中了招,而且毫无前兆,我急的当下就想大喊闷油瓶,可是思考了片刻还是没叫出声。这个时候胖子拉了我,胖子显得十分的虚弱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我急忙把耳朵凑到胖子的耳边就听胖子低声说道:“兄弟这次是真的要去了,我不想变成那不穿衣服到处跑的大肚子婆娘,胖爷我从来没有求过你是不是?”我拼命的点头,泪水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胖子使劲的转动了一下身子使自己平躺下来又对我说到:“动手吧,杀了我。”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听见胖子说出杀了我的时候,我脑子嗡的一声就炸开了,我拼命的后退直到靠在了通道的墙上退无可退我才停了下来,三叔和文锦听见胖子的话也学着胖子的样子躺了下来,文锦躺下去的时候我看见她眼角的泪光,我能体谅文锦的心情好不容易一步步走到了现在可是还是没有逃过命运的折磨,文锦一脸柔情的看着三叔,三叔努力的转了转头看了看文锦微笑的转过头看向我,我知道三叔的意思,他是要告诉我他现在能和最爱的人一起死是很幸福的。可是我不能接受眼前的情景,眼泪一直往下掉落我甚至已经开始像个孩子一样的抽泣,根本无法抑制住身体的颤抖,我忽然想拼命的叫喊,可是我得嗓子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时胖子的手艰难的向我抬了抬示意我过去,我不敢过去,我害怕胖子又和我说那些话,我嘴子拼命的咒骂着,我不知道我在咒骂什么是这个通道还是终极还是这一切,忽然间胖子的手垂了下去。我看到这里心里的那种痛苦已经到了极限我不想相信眼前的事情,这可能是这辈子我看过最残忍的场景,之前潘子那一幕又浮现在我面前,我彻底的崩溃了。
冲过去抱起胖子拼命的叫胖子的名字,另一只手不停的摇晃三叔和文锦希望他们保持清醒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此时胖子胸口的那些黑点已经蔓延到了脖子和手臂,三叔和文锦的情况也差不多,胖子对我的叫喊毫无反应,我此刻精神已经再也承受不住朝通道前面的黑暗拼命嘶哑的叫喊:“小哥,你在哪?小胖不行了,快他娘的回来的啊!”我得叫声回荡在昏暗的通道里传来一阵阵回音,可是没有任何人回应。我放下手里的胖子,泪水已经让我眼前一片模糊,我提起拳头就朝通道的墙壁打去,我把心里所有的无助和伤心都发泄在了拳头上,通道的墙壁被我打的一阵阵闷响,我不停的捶打着墙壁,血已经从我得指缝里流了下来,可是我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此刻就算我手断了也无所谓,心里一阵阵的抽搐,我按住胸口蹲了下来,胸口剧烈翻腾的疼痛感朝我袭来,我知道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真正的心痛。我蹲着靠着墙壁,点了只烟恨恨的抽了一口然后把头埋进了双脚之中,眼泪又再次掉了下来。我不敢抬头,胖子还有三叔文锦就躺在我脚边,我用力的敲打自己的胸口想借此来让自己舒服一些。刚才捶打墙壁在手上留下的伤口此刻被我再次发力给生生挣开了,血染红了我胸前的衣服。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一整杂乱的脚步声,好像有人朝这边急速的跑了过来。我马上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我想到一定是之前的叫喊被敌人发现了,我站在胖子和三叔文锦前面,手里紧紧握住了匕首,心里是一阵奔腾的怒意。在人极度悲伤的时候如果还有人来挑衅那是绝对要出人命的,我站进了黑暗里,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心里就起了杀意,准备那个人一露头我就把他得脑袋给劈下来,我被自己的想法都吓了一跳。可是却没有丝毫的退意就算那人用那什么破枪把我打成了筛子我也要把他脑袋割下来祭胖子,想着我开始浑身颤抖起来,拿着匕首的手也用力握紧心中无法压制的愤怒,我甚至想迎着脚步冲过去决一死战。
片刻脚步离我很近了,我心里默数着三二一,数到一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个黑影出现在了我得面前,我举起匕首就飞扑了过去,当下就下了杀手匕首直接朝脑袋刺了过去,那个人随即就发现了我,可是被我的气势给镇住愣了一愣我的匕首就刺到眼前了,那人却反应奇快头一偏就躲开了我得攻击,脚下发力就跳了起来,我没想到一击没成功心里也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有想过如果攻击不成功以后怎么办,马上保持不住平衡摔倒在地,那人却没有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刚落地就朝我扑了过来一把捏住我握匕首的手,那人力气极大我马上感到手腕一阵剧烈的疼痛握住的匕首就滑落掉在了地上,可是我心里的愤怒彻底支配着我的动作,不顾手腕的特疼转身朝那个人拼命的一脚,那人没想到也中情况我还能做出动作被我踢得跌坐在地上,我以为之前拼命的转身被那人制住手腕的手此刻一阵麻麻的疼痛再也太不起来。那人看得出来我一只手已经无力还击,马上起身从身后拿出一把弯刀朝我受伤的手内侧猛冲了过来,我当下急忙转身用身子撞去,可是没想到那人身手竟然出奇的快,身子一让我就撞了个空扑倒在地上,还没转身我就感觉到那人已经手起刀落朝我劈了下来。我闭上了眼睛我知道我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心里一阵悔恨,想起胖子和三叔我又是一阵抽搐。

可是我没想到那人竟然没有杀我,竟然把我拉扯的站了起来,收起弯刀从腰后拿出了一把枪,用枪抵住我得脖子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叫无邪?”我被问的莫名其妙本来以为我死定了却没想到有这么一出脑子空了片刻才缓过来。我盯着那个人看了两三秒钟我竟然他娘的吐出句:“不知道。”那人脸色变得愤怒起来,刚想继续说什么忽然间头一低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我心说他娘的真是天助我也啊刚想挣开反击,就见那人急忙的在腰间摸索着什么片刻拿出一个防毒面罩带了起来,我心里暗叫不好这通道里的空气的确有问题,转头看了看胖子见胖子身上的黑斑已经扩散到了脸上我知道我没有时间再耗下去了,当下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抬起手拉住那人握枪的手拼命的朝通道墙壁上凿去,那人没有想到他带防毒面具的瞬间空隙我竟然会反击一时间招架不住手里的枪就被我凿的飞了出去。我还没有转身开始下一个动作,那人马上已经抬起脚朝我踢来,正好踢在我的后腰上,我被踢的朝前跨了几大步跌坐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那人显然愤怒了嘶吼着说道:“他奶奶的,你身边的保护符都去见阎王了你还要垂死挣扎。”说完再次掏出弯刀朝我走来,这次我看得出他是下了杀心了,便拼命的想要站起来,可是刚才那一脚实在是太狠了稍微发力浑身都开始疼痛根本无法站起来。可是片刻之后我笑了起来,那人奇怪就问:“你TM的笑什么?”我摇了摇头说道:“谁说我得保护符都不见了?”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我说的话,就听身后一个声音:“还有我。”说完早就架在那人脖子面前的军刀瞬间一闪那人捂住脖子就倒了下去。
我看都不用看,可以这样无声无息的就置人于死地的只有一个人,闷油瓶!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闷油瓶走过来把我搀扶起来,我摇了摇头表示我自己可以然后便指了指倒在角落里的胖子和三叔文锦,闷油瓶看到这种情景我竟然我惊奇的从他脸上看到了一丝伤感,片刻闷油瓶又恢复了正常的那种冰冷的表情。闷油瓶沉默了一会,走到那人跟前拉起那人的手一用力那人的手腕处马上呈现90度的扭曲,那人被扭得大叫一声放开捂住脖子的手拉住手腕在地上拼命打滚,闷油瓶下手及准,那人手才放开脖子上的伤口瞬间开始喷出了血雾。闷油瓶扯掉那个人的防毒面具冷漠的看着他几分钟之后那人就不再动了。
我冲过去看胖子和三叔他们,此时胖子身上的黑斑已经几乎遍布全身,三叔和文锦的情况更糟糕,黑斑已经蔓延到了头发里,我看见三叔和文锦的头发开始被黑斑侵蚀的慢慢散落开始那种禁婆特有的飘动,这个时候我忽然心中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身问闷油瓶:“你,为什么没有这种变化?”闷油瓶显得也很混乱,我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出了纠结的神色眉头都皱了起来。闷油瓶朝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知道,然后便仔细的看是翻看胖子。我看着闷油瓶的背影心里有了一丝安慰,于是心里拼命叫自己冷静。我脑子不停的思索着,为什么只有我和闷油瓶没有事情,其他人都产生了这种变化,我拉扯自己的头发,我知道自己不能再无动于衷。我拿出烟点了两只丢了一只给闷油瓶,就在此时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我看到了我手上的血,我大叫一声:“有了!血,一定是血!”

我和闷油瓶如果非要说有个共同点的话,只有两个,第一就是我们都是男人其次便是我们都拥有奇怪的血液能力,此刻我把每个细节都考虑了一边越来越确定我得想法。我吧想法和闷油瓶一说,闷油瓶随即点头赞同。可是我们两身体变化还是有细微的差别,闷油瓶身上的出现了那种特殊缓慢的禁婆化只是在进入这个通道的时候没有这种加速迹象,而我则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症状,权衡再三我们决定把我们两个人的血混合起来让胖子和三叔他们喝下去。
商讨完毕我立刻找出水壶倒了一些水在水壶的盖子里面,然后拿出匕首分别在我和闷油瓶手指上划出了个口子。让我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我们的血液竟然融合了在一起,我一头雾水,他娘的难道闷油瓶是我的儿子?还是闷油瓶是我的老子?我脑子一片混乱,闷油瓶看了看脸上也是一脸茫然。思考了很久我把我从小到大的经历都回忆了一边,甚至都想到闷油瓶是不是我老子的私生子随即打消了我可笑的想法。这些事情过后再说,眼前最重要的是先救胖子和三叔他们,我抱起胖子用手撑开了胖子的嘴,胖子已经彻底散失了意识被我扒开了嘴也没有任何反应,我忽然想到胖子以前在别的尸体上扒开嘴巴摸金的画面,不禁觉得胖子变成了一具尸体,我马上转念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喂胖子和三叔喝下血后我心里开始祈祷起来,我不敢看胖子那边怕过了很久胖子还是没有反应,想着以前胖子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光那些无数的俏皮话涌进我得脑海,我用力握了握一直挂在身上的摸金符然后取下来放在胖子的手里,然后又看了看三叔和文锦开始默默祈祷。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此刻什么都做不了,心里只有焦急。过了很久我惊喜的发现胖子三叔和文锦身上的黑斑开始慢慢消退,我开心的抱起胖子拼命的摇晃,可是胖子还是没有意识,胖子身体十分的热,我摸了摸三叔和文锦的额头都是一样的烫手,好像发烧了。我不禁又担心起来,可是过了很久我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有利的现象,急的文锦和我说过身体发热是禁婆化消退的一个现象,想完我长舒了一口气。知道胖子和三叔以及文锦有救了,闷油瓶慢慢的坐了下来,之前一直留意胖子他们的情况没有注意闷油瓶,我意识到闷油瓶从胖子喝下我们血之后就没有坐下一直站在我的身后,看来闷油瓶心里对胖子和三叔文锦是担心的。想完我就一乐,对闷油瓶说道:“应该没问题了,”闷油瓶点了点头也不说话,点了支烟抽了起来,闷油瓶抽烟的画面我已经从惊奇开始变得麻木。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闷油瓶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过了很久胖子忽然噌的以下坐了起来,抬头就说:“他娘的,死了之后就是这个样子啊,和地下墓室没什么差别嘛。”说完自顾自的摸了摸屁股活动了下身体继续说道:“唉?牛头马面呢?不是有黑白双煞嘛?他娘的原来都是骗人的,老牛老马快点出来带胖爷去见云彩啊。”我上去就给胖子头上一巴掌。

胖子被我一弄抬手就想还手,看见是我嘴巴就长大了:“小天真,你怎么也着了道了?”我心里那个气啊:“着你个P,我他娘的还没死啊。”胖子“啊”了一声,转身看见闷油瓶和三叔文锦好像醒悟了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和胖子说了一遍,胖子“恩”了一声接着说道:“要说还是咱们小哥手段高明啊,不过话说回来你俩他娘的到底是什么关系,血为什么会融合到一起。”听完胖子的问题我也开始了疑惑,胖子的苏醒让我的心情有了很大的恢复,我看了看三叔和文锦皱了皱眉头就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之现在等三叔和文锦醒过来,我们就进去。”说完指了指身后那虚无的黑暗。
闷油瓶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里面还有两个人。”我听完一惊就问闷油瓶:“你得意思是之前那个洞穴里加上张老头和这两个人一共是五个人?”闷油瓶点了点头:“我们一开始的推论是错的。里面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我跟的很远看不清面貌,之前近祭台的时候我干掉一个门口把风的,之后这个听到了你得叫喊就出来巡视,我没办法只好跟了出来。”听完我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了。胖子活动了活动身体看得出来身体已经无恙了,胖子走过去翻找那人的尸体果然在腰带左侧也是那排数字,看来我们分析的不会错了,他们就是“02200059”所谓的一直行动,他们的目的我还不清楚可是我认识到接下来我们的路是离真相最近也是最危险的一次。
胖子弯腰从那人身上拿出了手枪试了试就“咯咯”笑着给借用了过来:“他娘的,我们终于有家伙了。”我也走过去跟着胖子一起翻找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用的,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身后一阵剧烈的咳嗽,我转身一看就见三叔也醒了过来,我抵水给三叔把刚才的事情简单又复述了一边三叔点了点头就转身看文锦去了,我和胖子就去找闷油瓶商量接下来的对策,过了一会三叔就和文锦走了过来,文锦脸色还是有些不好可是两人都已经大致恢复了。闷油瓶站起身来看了看我们说到:“我们走吧,里面就是终极!”说完神色变了变,我知道里面一定有什么震撼的东西在等着我们,心里有了一阵莫名的兴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们整理了装备就继续前进,经过刚才的事情我们变得很谨慎,因为这里的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三叔和胖子喝了我和闷油瓶的血身体再也没有异样,我们走了大概10几分钟忽然闷油瓶手一摆示意我们站住:“关掉手电,我们到了。”
我们关上手电在黑暗中摸索着跟上闷油瓶,我低声问闷油瓶:“刚才你进来的时候看清这里的环境了吗?”闷油瓶顿了顿说道:“和上面一样。”我没反应过来就想继续问,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听到轰隆隆的一阵巨响,无数股火龙从这个虚无空间的远处蔓延开来,几秒钟之后我就意识到这时张家古楼里的那种特殊的沟壑式照明,胖子也意识了过来于是一行人马上往旁边的石堆后面躲藏,几秒钟之后整个空间就被熊熊火光照得明亮了起来。我从石堆后面伸头一看就彻底呆住了。这是一个呈倒金字塔形的空间,整整又一个地下地车场那么大,几条弯曲的石道蔓延而下通向这个倒金字塔的中心,让我震惊的是在在到金塔中心的底部有个正方形房间,房间墙壁也清一色是青铜督造的,虽然离的很远可是我看得出青铜房间的门和外面那个青铜巨门一模一样,只是这个青铜门就属于正常的大小刚好够两三个人并身而过。火光把整个空间照得通明,我们等待了几分钟还是没有动静就小心翼翼的顺着石道摸了下去,我们几个人分撒的很开,怕聚在一起发出什么大的响声。过了很久我们靠近那道小型的青铜门,我惊奇的发现这道小型青铜门上得雕刻都和外面那道青铜巨门一模一样,而这些火龙是从眼前这个青铜房间里延伸出来的,青铜房间的墙壁四周有很多落地空洞,火光就是从里面沿着这些洞一直蔓延到整个空间,这种照明方式和我们之前进张家楼的那种沟壑一模一样看来原理也是一样的。长时间的封闭使得有些地方还是出现了破断火道延伸一半就熄灭了,可是大部分是可以正常发挥作用的。这也就是说有人从青铜房间里面启动了照明机关。我留意到青铜房间的墙壁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雕刻显得有些单调,忽然我发现小型青铜门上有个折叠式的凹槽,我摸过去一看就发现我自己背包里那颗鬼玺竟然赫然耸立在凹槽里,我一楞,马上去下背包翻看,果然鬼玺早就不翼而飞了,难道是张老头之前就做了手脚?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摸索着匍匐爬到了小心青铜门那里,朝里面瞅了瞅就示意我们跟上,我们小心翼翼的侧身一个个摸进了小型青铜门,胖子在最后面,看我们都进去了就想动手拿鬼玺,我马上拉住胖子说道:“别管了,他们进去了还把鬼玺留在门外就证明现在这个鬼玺已经没有价值了。”胖子白我一眼低声说道:“谁说我要和管了,我是想拿了回去好换辆小跑车开开。”我一听就无奈的摇了摇头,拉起胖子就追着闷油瓶三叔他们去了。胖子还在挣扎手在空中乱抓着嘴里小声的嘀咕:“宝贝,等着叔叔啊,叔叔一会回来接你。”
这时走在前面的闷油瓶忽然停了一下,我跟上去一看也就定住了,这个看似不大的青铜房间竟然有条继续向下延伸的地道,我们慢慢的摸了下去,也不敢打开手电好在地道不长我们走了一会就下到了地道底部,才出地道口就觉得眼前一阵晕眩,原来这里也被启动了那种照明机关,身边到处是燃烧着的火龙,我盯眼一看身上就浑身开始冒汗,这里是一个和上面那个倒金字塔完全相反的正金字塔形状的建筑,看不出建筑有什么特殊,而我们处于这个金字塔形建筑的顶部,一座和上面一模一样的青铜桥从我们脚下连接到对面的金字塔形建筑的顶部。青铜桥的对面就是一道拱门,不用说一样是青铜材质。胖子此刻已经彻底被震撼了:“他娘的,从来没听说过以前有那个文明是可以有这样青铜熔炼技术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三叔也连连摇头:“之前经历的一切诡异的事情都是虚无飘渺抓不住也摸不到的,可是这次这种奇迹般的建筑就出现在我们眼前。”说完吞了吞口水也不说话了。
前面的那座青铜拱门和之前的两座一比又小了一号,闷油瓶顿了顿闭上眼睛贴在地上仔细听了听说道:“走吧,他们在拱门里。”文锦说道:“就这样过去不会被发现么?如果被发现了我们可没有还击的力量啊。”闷油瓶摇了摇头:“不会,他们在激烈的争吵。虽然我听不到说什么。”胖子拍了拍闷油瓶的肩膀一脸的不相信:“小哥,你演电影吧,真的能听见?”说完自己也趴在地上用耳朵仔细的听了起来,我看胖子都快把头陷进地里了就说:“走吧,这个不是你能干得活。”说完我们蹑手蹑脚的猫扑过了那小型的青铜桥来到拱门面前我朝里面一看,我浑身就开始颤抖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胖子和三叔就连闷油瓶都惊奇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文锦也捂住嘴巴怕自己叫出声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