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那是和之前一模一样的一个祭台,装饰也很简单祭台中间放着一块石头?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眼前着块石头,它和之前我们在外面看到的那块石头雕刻几乎丝毫不差,石头呈现椭圆形石头周围遍布碗大小的窟窿,不同的是这块石头黑白相间的地方闪烁着奇异的火星,像是石头上遍布火药然后被人点燃了一直噼里啪啦的传出火星跳耀的声音,而这种现象却是出于那块石头的自燃,好像黑色的石块部分一只和白色部分对峙着,只要是黑白相间的地方都能看到这种火星的冒出。石头周围可以看见慢慢的弥漫出一种淡红的气体,显得诡异无比。可是就算是这些也还不能让我们震惊到这样的程度,让我不敢相信的是站在祭台上得人,那竟然是——阿宁!

我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只能瞬间凝固在闷油瓶的身后。令我惊奇的是竟然连闷油瓶也开始有些喘不上气,我从没见过这样的闷油瓶。三叔和胖子都张大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文锦倒显的比较冷静可是脸上还是有一些惊异。我来不及多想抬手就抽了胖子几个巴掌默默看着胖子问道:“疼吗?”胖子大怒,转过身来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拼命的压住怒火:“你他娘的干什么?”我说:“没什么,看看是不是在做梦。”话说出口连我自己都有些想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习惯了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和胖子抬杠。胖子实在忍耐不住了站起来就想抽我被闷油瓶给拉住了。
闷油瓶以一种十分严肃的口吻望向我淡淡的说了句:“不想死就别动。”我和胖子当下一惊,知道闷油瓶不是在开玩笑,都停住了滑稽的玩笑。三叔插口对闷油瓶说到:“小子,和你一起生活那么多年,从没见过你那么认真,说说吧发现了什么。”我和胖子的吵闹让我心中的震惊消退了一些,我也开始冷静的分析一切,我拼命回忆着和阿宁的一切不漏过一个细节。闷油瓶却对三叔摇了摇头:“没发现什么,只是感觉。”胖子一下就炸开了:“我说小哥,你耍酷是不是也得有个限度啊,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他娘的说什么鬼话。”闷油瓶淡然的看了胖子一眼开口到:“我的感觉不是来自阿宁,是那块奇怪的石头!”

听完闷油瓶的话我开始有些醒悟过来,从一开始因为阿宁出现带给我们的震撼远远超过了那颗奇怪的石头,现在闷油瓶提起来我仔细观察那块石头也开始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我们为了避免被阿宁他们发现只能一直龟缩在小型青铜门外朝里面努力的望去,石头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可以肯定和之前祭台上的那个雕像如出一辙,什么人要为这种奇怪的石头雕刻雕像?想着我不禁有些陷入了那扑所迷离的长生传说中,想了很久还是没有任何头绪,那颗石头依然散发着强烈的不祥气息,这让我有些惧怕。思考了很久我们决定靠近阿宁他们,摸清那奇怪石头的情况然后造搞清楚阿宁出现在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猫腰轻轻垫步潜入了小型青铜门内,进入了小型青铜门内我细细观察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奇异的青铜宫殿,顶部十分之高我借助火光也看不见我们的头顶上是什么样子的,青铜宫殿内到处是高耸的青铜柱子,有两个人团宝起来那么粗,高高耸入头顶的黑暗里,看不清楚有多高。这里的雕刻都十分的写实,不再有神龙飞天之内的场景,而是很多不知道什么朝代的人交战的雕刻。雕刻十分的生动,看得我和胖子心惊肉跳,甚至连交战时受伤士兵的残肢断臂都清晰可见,剑戟相交的那种紧张感栩栩如生,我们身边的几颗青铜大柱子几乎都是同样的内容,交战,残肢,哀嚎。完全一副人间地狱的景象。这里的光线似乎更加的明亮我们只能利用巨大的青铜柱子躲避身影。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慢慢的我们开始距离阿宁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近,可是除了啊宁另一个人始终背对着我们,我看不到他的样貌,只是从背影来看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健壮男人。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文锦低声叫住三叔,三叔注意力极其集中被文锦一叫愣了几秒才放映过来转头看向文锦,三叔转身的时候没注意脚下,被石头一绊跌了下去。三叔是何等身手,身子还未落地手就杵在地上一个空中腾摆稳住了身体,可是还是发出了些细微的响声。三叔冷汗都下来了,我们屏住呼吸看向阿宁,阿宁他们还在剧烈的争吵着什么此时我已经能模糊的听见一些句子,断断续续联系不出他们在争吵些什么。可是人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当别人讨论自己或者提及自己的时候,不管自己在做什么注意力都会集中到讨论自己的话题上面。所以虽然我听不清阿宁他们争吵着什么可是我清晰的听到了两个名字,吴邪、齐羽。
看阿宁并没有发现我们,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虽然到现在我还是不能相信阿宁和这一切有关系,可是毕竟他们是监视闷油瓶和三叔行动十几年而且曾经想要对我们下杀手的人。我心里十分不愿意相信阿宁会杀害我们,我记得阿宁在蛇澡“死”了的时候我还是十分难过的。可是眼前的事实让我得不得信。我又想起了之前西沙阿宁利用我逃出机关的情景,那种似有似无的猜疑和憎恨又慢慢占据了我的内心。三叔看形势平息了下来就问文锦:“怎么了?”文锦一惊有些无所适从,可能没有想到三叔会问她,愣了几秒才指着身边的柱子说道:“这里的雕刻好像有些不一样啊。”

我看了看身边的青铜柱子,我发现这几根柱子上的雕刻和之前的截然不同,虽然还是一样残酷的战争场面,可是战场中多了很多脸很长的战士,这些战士好像是其中的一方势力,由于这种长脸士兵的出现,战局开始变得一边倒,另一方势力溃不成军。之后就是另一方势力逃亡和被长脸战士追杀的悲剧场景。这种漫长的追杀持续了很久,好像长脸士兵是要把对方一网打尽。又悄悄的走过了好几根柱子,上面的雕刻又发现了变化,好像是在说逃亡的势力其实是调虎离山,在成功用计谋把长脸士兵的大部分力量调走之后,一个回马枪杀进了长脸士兵的大营夺取了一个奇怪的椭圆形物体,逃亡族人欢呼雀跃,长脸士兵的长官被俘虏了,经过严刑逼供长脸长官对逃亡族长说了些什么,旁边有些注视是我们从没见过的文字,我们都表示看不太明白。
我继续朝前面的柱子摸过去,阿宁和另一个人的争吵一直在继续没用停止过,我此刻已经无心顾及专注的看着青铜柱子上的雕刻。逃亡族长马上举行了类似祭祀的仪式,于是奇迹般的景象发生了,许多许多之前战斗死去的士兵都站了起来,而且开始产生了一种我们极其熟悉的变化通体膨胀,头发极长呈现诡异的飘浮——禁婆化!无数的逃亡族人从死尸堆里爬了出来没,雕刻景象之生动之壮观是我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之后长脸族人在外的部队发现中计往回赶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路上被丧尸一样的禁婆化士兵打的溃不成军。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之后的景象完全颠覆了过来,之前逃亡的族人开始肆意猎杀长脸士兵,杀戮,血腥占据了整个雕刻的篇幅,最后长脸士兵几乎全部灭绝了。我们看得心惊肉跳,就连闷油瓶都捏起拳头浑身颤抖,我知道他是在愤怒,因为雕刻上的景象实在是太兽性,任何人看了都会起鸡皮疙瘩。在我们为长脸士兵捏一把汗的时候,事情忽然发现了巨大的转机。世界上许多事情往往就是不可预料的,在最后的几颗青铜柱子上我看到长脸士兵的一个类似长老的人物带领一批敢死队悄悄潜入逃亡族人的营地,然而残存的一小部分长脸士兵手持长剑隐蔽在营地周围准备做最后一搏,可是让我惊奇的,敢死队的潜入并没有刺杀对方族人的族长而是往那个部落的食物里下了些什么药,之后奇迹般的一幕发生了,禁婆化的士兵竟然开始了蜕变,脸开始慢慢变长最后头发也掉落了彻底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胖子看到这里已经惊的忍不住要大叫起来,我使劲按住胖子躁动不安的双手,胖子慢慢的冷静了下来看着我们用难以言喻的表情断断续续的和我们说了一句话:“他。。。他娘的,死。。。死而复生啊!”我心中的震惊一点不比胖子小,可是我却有些出乎意料的冷静,我点了点头示意胖子冷静下来。胖子用了很久才算缓过气来。
最后一根青铜柱子特别的巨大,基本上站在柱子后面已经完全遮住了我们的视线再不到阿宁他们,最后一段雕刻叙述的长脸族人利用那种奇异的药物从新统治了逃亡部落,从新把局势掌握在自己手中。然而雕刻的正上方是一篇密密麻麻的文字,我看三秒钟就开始止不住的激动,因为上面的文字竟然是闷油瓶之前得到的竹简上面的文字,闷油瓶和三叔都多少能认识那些文字,看到这里我知道有门了。随即拉过闷油瓶和三叔指了指上面的文字让他们开始翻译。

三叔和闷油瓶也知道事情不一般也不二话就开始仔细的观察起那些文字,为了避免被发现我们没有打手电和矿灯只是借助火光吃力的解读,我和胖子则从最后一本青铜柱子后勾出半个身子监视阿宁他们的一举一动,一有动静我们也不管有没有什么美军重火力了,冲上去拿下,再问个清楚。
我心急如焚的等待着闷油瓶和三叔的翻译。胖子也有一眼一眼的撇闷油瓶和三叔那边,片刻之后我就意识到事情不好了,三叔已经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闷油瓶也一脸诧异丝毫不漏的仔细检查青铜柱上的文字。
我看到当下的情景实在无暇顾及就悄悄走到三叔身边问道:“叔,怎么了?”
三叔已经快要说不话来,使劲的咽了几口唾沫,我看着三叔的样子也开始紧张起来,让三叔都那么紧张的一定是超出人类理解范围定义的事情。三叔努力的稳了稳身子才说:“我也不敢肯定我翻译的对不对,如果是真的话,那就太可怕了。”我从没听三叔说过不敢肯定的事情,三叔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有什么谜团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才算满意。此刻都不能确定信息的真实性就要开口,看来事情果然非同小可。我也说不话来了,用力的点了点头示意三叔说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叔说道:“上面的意思是,那个长脸族人就是我们之前看到竹简里茂的前身,战胜之后茂的族长知道自己族人所拥有的能力是极其邪恶的,于是下令自己族人世世代代保护自己的秘密不外传。”胖子低声追问道:“什么能力这么牛B?”三叔看了看胖子说道:“长生!他们吧这种长生的力量叫做终极,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得只的情况就是从那会开始流传的,而据上面记载,茂得到了上帝的赐予拥有无可比拟的青铜督造能力,为什么说上帝的赐予,是因为这种长生的力量居然起源于那颗奇怪的椭圆形石头,然而封存这石头能力的东西只有一样,那就是青铜!”我和胖子已经听的满身大汗,胖子问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长生?”三叔摇了摇头:“ 这个我还不能肯定,只是上面的记载是这么说的,这些就算再诡异但是最起码和我们之前得到的信息是相符的,可是最然我震惊的是后面!”胖子想了想就说:“要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他娘的长生不老,老子可是不信,想以前各种政权的帝王那可是绝对有搬山填河的权利啊,如果真有那些什么个秦始皇,乾隆可能到现在还当着皇帝呢,我们也许也不叫中国了。后面是什么让你震惊?”我对胖子的这个理论倒是不太认同就岔口到:“虽然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西王母,鲁宾王这些人虽然比不上秦始皇,乾隆这些人的势力,可也算是权倾外域啊,调动个千八万人绝对没有问题,他们对长生是深信不疑这也能说明长生也许真的在某种意义上是成立的。”
胖子无暇顾及我的反驳一个劲的低声问三叔后面到底是什么,三叔按住胸口长舒了一口气才开头到:“记载内容到这里基本就完了,我奇怪的是这段文字记录的落款名字。”胖子脸色一边:“别他娘的告诉我是齐天大圣或者我家小吴邪同志。”三叔坚定的摇了摇头突出了两个字:“齐羽!”

我听完脑袋差点就掉地上了,我脑子实在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接受这么多的事情。
齐羽?自从进入青铜门之后这个名字就一直出现,他的出现和整个事件好像没有完全实质性的联系可是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这种摸不着看不透的感觉才是让我最恐惧的,人最惧怕的不是死亡,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我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并不惧怕得知真相,可是我不知道我要怎么才能推开封闭真相的那道命运之门。
我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三叔的话转头看向闷油瓶,闷油瓶朝我点了点头意思是三叔所言不虚,我顿时浑身开始起鸡皮疙瘩,我拉着胖子一直重复的问道:“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齐羽到底是谁?假设记录青铜柱子和竹简的齐羽是一个人的话,那么长生就真的存在?”胖子更在意的长生到底存不存在对于齐羽倒是不太上心随口就回了我一句:“我想可能是姓齐的人比较多,而生他的父母都没文化想不出什么就随便按个羽子,便有了那么多的齐羽。”听完我就后悔问胖子了,我对胖子智商的定义是关键时刻的战斗机大部分时间的拖拉机。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就在我毫无头绪的时候闷油瓶走到三叔的身边说了些什么,之后就站起来说道:“我们当下的麻烦还不止这些。”我和胖子还在争执关于长生的问题被闷油瓶一问就都静了下来,胖子问道:“什么意思?”闷油瓶点起了烟然后丢给我们,我才接到就赶快灭了叫到:“你干什么??被阿宁他们发现了怎么办?”闷油瓶却呵呵一笑:“麻烦就在这里,那不是阿宁。”

我听完脑子“嗡”的一声就炸开了,急忙问道:“你说什么?不是阿宁。”说完我拉着胖子转身仔细的端详站在那奇怪石头旁边的阿宁,声音,身高,头发,身材,样貌还有那铜钱手链一丝不差,那绝对是阿宁啊。胖子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走到闷油瓶跟前把手搭在闷油瓶的额头上问道:“我敬爱的小哥,你不会是发烧了把。”闷油瓶把胖子的手挡开抽了一口烟对我说道:“你们仔细听他们的对话。”我侧耳仔细听着阿宁好像在说什么 “吴邪不会来的,齐羽也是假的。。。。”之后就无法分辨了,我刚想转头问闷油瓶可是就觉得不对,继续听了两分钟我就忍不住叫了出来:“他娘的,那是鬼啊!”胖子一脸诧异显然不明就里,我马上叫胖子仔细听了两边然后胖子脸色就白了。胖子说道:“他奶奶的,他们的对话为什么永远只重复那一句?”

我没空理会胖子的冷嘲热讽,转身问闷油瓶:“这是什么情况?”闷油瓶摇头说不知道,我又问三叔和文锦,都是一样的摇头,这种情况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我们对眼前的事情毫无头绪,这个时候胖子哼了一声站了起来:“不用想了,老办法。排除法。”我听完也就点头,想看看胖子有没有什么有用想法,闷油瓶和三叔文锦倒是都没说话,我就问胖子:“怎么个排除法?”胖子抽完嘴里的烟又跟我要,我摸了摸衣兜之前下祭台带的烟已经抽完了拿起空空的烟壳对胖子无奈的摆了摆手,这个时候没想闷油瓶变戏法般的从背包里拿出五六包还未拆封的香烟直接丢给胖子淡淡的说了句:“说吧,怎么办。”,胖子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也来不及诧异闷油瓶竟然会问自己怎么办不管三七二一抓起来就往内衣里塞。我看得头大就说道:“你倒是说啊,哎,别塞了,没人和你抢。瞧你他娘的哪点出息。”胖子撅了撅嘴:“哎哟,我胖爷还就这么点事情有出息,怎么着吧。”我是彻底的服气了也不撂嘴皮子:“得得得,你比我出息,快说。”胖子点了支烟说道:“这次的比较简单,要是让大家一人说一种可能,难说明天天亮了也说不完,所以换种方式。”我奇怪的问道:“怎么换?”胖子抱了抱手:“只有两个选项,过去还是回去。”
我们都不说话了,我知道我如果解不开眼前的谜题我可能一辈子都过不安稳何况这次是我们离真相有史以来最近的一次,闷油瓶则闷不出声只是看向我,意思很明白跟着我。三叔和文锦握了握手也摇了摇头,其实不用问都知道三叔不查个水落石出就算出去了也没办法和文锦好好的过日子,文锦又何尝不是一样。其实大家都别无选择,我们早就被牵着进了一个无边的黑洞,在到达黑洞中心在前谁也别想爬出去,现在只是谁迈出这第一步的问题而已。胖子笑道:“呵呵,谁都不愿意回去吧,那没办法了走过去看个清楚。”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迈开步子走了过去,三叔和胖子好像也释然了也不顾成文活靶子的隐患打开狼烟跟了上来。我才走了两三步就被拉住了,回头一看就见闷油瓶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我有些奇怪问他干什么,闷油瓶都没和我对视一眼就把我扯到了身后淡淡的说了句:“他们有枪,你走后面。”听完闷油瓶的话,我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可是被我忍住了,我们那么多年生死经历下来的感情也许真的可以吧生命置之度外的。
我们朝前走了几步我发现身后的青铜柱子竟然是以和七星鲁王宫里的七星阵排列的,我们绕过柱子走到了阿宁他们站的那个祭台面前,祭台的装饰和之前我们下来的那个真的丝毫不差,那块奇怪的石头雕像和面前这块冒着诡异红光的石头也是如出一辙,我忽然有种错觉,我好想做了一场梦,从来没有进过祭台。
此时我抬头就可以看见阿宁在祭台之上说着什么,果然我们的顾及没有错,阿宁有问题我们已经到达了距离她只有四五米的地方,可是她还是毫无察觉而那个魁梧的男人还是一样的背对着我们。这个时候闷油瓶忽然拿出了他随身携带的匕首按住我们:“别动,有问题。”我还没开头问胖子就按住我:“你没感觉到吗?这是真他娘的邪门,我们越走近却越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 我仔细一听果然就如胖子所说,我现在已经基本是听见阿宁“嗡嗡”蚊子般的声音,我心里一惊不对啊,按道理来说越近就应该听的越清楚,可是怎么越近反而感觉到声音越远呢。我转身看三叔,三叔和文锦也拿出了两人的兵工厂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看来早就发觉了,我看来在细节,经验反面还是远远不足于几位前辈的,随即也拿出胖子给我的狗腿挡在胸前慢慢的跟着闷油瓶摸了过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我们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摸索着前进,转眼间已经到了阿宁跟前,此时我已经完全听不到阿宁在说什么,只是嘴巴张张合合的在做说话的动作,男人还是背对着我们,我近距离观察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我们现在距离阿宁已经很近了,我打量阿宁,心里有些飘然,眼前这个曾经死在蛇澡的女人又出现在我们面前,活生生的存在着,我绝对不可能看错,这就是阿宁。虽然我深知易容之术的厉害也靠易容才把闷油瓶给救了回来,可是就是因为我带过这种面具我清楚地知道如果眼前这个人是假扮的毛孔地方一定会有些细微的突起,不是深知其奥秘或者亲身体验过的人是不会了解的。我肯定的对闷油瓶点了点头说道:“我敢肯定,她就是阿宁!”
闷油瓶点了点头表示相信我,我随即想上去查看却被闷油瓶给拦住了,三叔上来拉我:“你道行不够,让那小子去把,一般修行的粽子还真拿他没办法。”我对闷油瓶的身手是绝对相信的,可是我不能眼看着闷油瓶为了我们再去冒险,我不能容忍闷油瓶再一次为我们受到伤害,黑眼镜之前的那一句“他为你付出太多。”一直在我心里萦绕,就在我还在思考对策的时候闷油瓶忽然一个纵身朝阿宁冲了过去,我反应过来想要拉住闷油瓶,可是闷油瓶的身手那是我所能及,我才做出动作闷油瓶就扑到了阿宁跟前。
就在这个时候让我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就在闷油瓶接近阿宁只有一个步子的距离的时候,闷油瓶忽然消失了!我惊奇的哑口无言,三叔和胖子文锦也没反应过来,我们都沉默了,怎么可能有大活人从我们面前就消失了,就算闷油瓶是高手中的高手可是也不能会快到直接消失啊。片刻我才反应过来,头脑开始剧烈的疼痛,一阵晕眩朝我袭来我站不住差点就跌下祭台,我几乎想都没想就开始破口大骂:“你他娘的又玩什么把戏,给老子出来,狗曰的你再消失一次,我就不会再走了,我在这等你出来,知道我死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可能是闷油瓶的忽然消失给我带来太大的震撼,我的下意识认为只要闷油瓶消失了一定是他又要去独自冒险了。可是这次我实在无法接受,一个人就在我眼前不到三米的距离消失了?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师也做不到啊,我开始无力的倒在地上,三叔和胖子也看得摸不着头脑,拿起各种的武器防备着,文锦走过来扶我。我站起来就见胖子对我怒目相对,我心里一阵无名火发作:“看什么?没见过老子发飙啊。”胖子耸了耸肩:“为了小哥见得多了,但是这次情况不一样,你忘记小哥的使命了么?他是不会离开你,忽然消失一定是有问题的或者着了什么道” 听胖子说完我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心里暖了起来,可是随即又开始阵阵发寒,胖子说的对啊,这次的闷油瓶和以往都不一样几乎没和我们离开半步,着就说明闷油瓶这次说的使命保护我是一定存在的。那么他的忽然消失就是他意想不到的,他着了道?我顿时开始额头冒汗,焦急着就要冲上去到阿宁跟前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胖子一把拉住了我:“小哥,都对付不了,你行?”我大叫:“那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啊,再说了一个大活人从我们那么多人眼前就这么消失了,着他娘的算什么事情。 ”正争吵着又一个奇迹般的景象出现了,我惊奇看见从阿宁的肚子里伸出了一只手,食指奇长穿着之前洞穴里的军大衣,我来不及想眼前这样诡异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便马上大叫:“是小哥,拉住他的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和三叔已经惊呆了,愣愣的站在原地,我眼下着急就扑过去拉住闷油瓶的手转身大叫:“你们还看什么,帮忙!”这个时候三叔和胖子才冲上来和我一起拉住闷油瓶的手,文锦站到了最后,拿着工兵铲防御。我们也不管眼前这种奇异的景象就算是拉出只粽子我们也得拉。可是我们三个才碰到闷油瓶的手就感觉力道不对,闷油瓶不是在求救,被我们一拉闷油瓶瞬间就被拉了出来,我们三个本以为那只手会有力量在里面和我们抗衡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一时间都重心不稳四个人重重的砸成了一堆,我起身就朝闷油瓶冲过去拉起闷油瓶的手仔细检查:“你。。。你没事吧。”闷油瓶淡淡的看了看我:“没事。”说完就把手抽了回去,我没有发火,我知道这是闷油瓶的一贯作风,看着闷油瓶还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我也就没再多说,点了几只烟分发给了大家。
才坐定胖子就拉着闷油瓶问:“怎么回事,你怎么消失了?”闷油瓶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果然又是闷油瓶的经典名句,胖子正想发作就见闷油瓶摆了摆手:“自己进去看把。”我奇怪,进去?去哪?难道阿宁身前有个零次元空间?胖子和三叔见闷油瓶没什么事也就定下心来,拉着我走上了祭台,我们照着闷油瓶的路线朝阿宁扑了过去,果然在距离阿宁还有一步之遥的地方忽然眼前一片黑暗,在睁眼就发现眼前根本没有阿宁,只有那块大石头默默的冒着那种令人浑身不舒服的红色烟雾,我就问胖子:“什么意思?着东西会制造幻觉?”胖子摇了摇头看向三叔,三叔也是少见的一脸茫然,我们退了一步果然阿宁又出现了在我们面前,嘴巴里还是碎碎的念叨着什么。我转身就问胖子:“上次那个犀牛角还有吗?我们也又见鬼了。”没想到胖子却不理我,用手电左照右照照,一脸的严肃。我不禁奇怪,刚想问就被胖子拦住对我做了个别出声的手势,我看得莫名其妙,三叔也是默默的看着胖子,只见胖子照了了一会就往身后的一个青铜柱子爬了上去,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脸笑意对我说到:“原来是这么回事,你看这个。”说着递给我个东西,我一看就全明白了。

胖子把拿东西拿下来给我之后,阿宁随即消失了。那是一个和张家古楼那种水底影像一样的投影倒置镜,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这个装置搞的鬼,所谓的阿宁和那个人都只是这个东西投射出的投影,所以一切都像一道投影墙一样,只要穿过了那个投影幕自然看不到阿宁的影像,而退后一步也就可以看到投影出来的阿宁,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大型的投影仪,可是还有件事情我想不通。为什么会有声音?就问胖子:“他们怎么对话?”胖子笑笑从身后拿出另外一个东西那是一个杯子形的青铜杯,杯子中间有个小洞由一根细线穿透,我心里大惊:“他娘的,我们小时候玩的纸杯电话机?一切都那么简单?”胖子点了点头:“就那么简单。”我对胖子又开始有些仰慕了就问:“你怎么想到的?”胖子点了只烟做了个舍我其谁的姿势:“要不怎么能自称胖爷呢,爷嘛,关键时刻要有风范。”我急了:“你到底说不说。”胖子乐呵呵的说道:“就在我们退后一步又见到阿宁的时候,我的手电正好是打开的,我就发现光线在阿宁的身手折射是不对的。我联想到上次张家鼓楼见到小哥在古楼里的经历便想到了。本来我认为最难以坚决的是他们的影像怎么发出声音的问题,可是我爬上去就发现了这个杯子电话,声音是从我们身后的青铜柱子之上发出的,不是阿宁本身自然越近声音越小。”
我还在惊奇胖子可以发现这样的细节,过真是战斗机啊,要是我可能一辈子也想不出来。可是这个时候闷油瓶沉默了很久才站起来说道:“你们太乐观了,这种投影是一定要以真是形象转移过来的,而那个青铜电话也要有人在电话另一头发出声音啊。”我幡然醒悟了过来,按照闷油瓶的意思也就说阿宁真的活着,而且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因为这种利用声波的固体传播的远不了的,现在回想起来果然觉得阿宁的声音比起以前显得更加沉闷而且声音细微,原来是这样。那么阿宁既然活着又不直接面对我们搞那么多动作干什么,而且最可疑的是阿宁一直重复一句话好像故意要引起我们的怀疑。我问道:“她这么做是为什么?”闷油瓶沉默了几秒忽然严肃的对我说道:“只有一个可能,拖住我们,拖时间!”我心里随即一惊,那句没时间了再次无限的回荡在我的心头,我们的确因为阿宁的把戏在这里耽误了太多时间,难道我们真的错过了什么?随即转身对胖子大叫:“小胖,杯子电话的另一头就是阿宁,线的另一头在哪?”胖子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指了指我身后的那颗怪异石头。胖子和三叔也意识到我们是在耽误了太多时间,急忙跟了上来,几个人站到那颗怪异的石头跟前。。。。。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胖子和三叔也意识到我们是在耽误了太多时间,急忙跟了上来,几个人站到那颗怪异的石头跟前。离那块石头越近我就觉得心跳一直在加速,有种莫名的压迫感,虽然有种压抑的感觉可是最起码那诡异的红烟是没有毒的。
我有些担心胖子和三叔文锦身上的禁婆化会再次巨变,就特地留意了胖子的举动,没想到胖子已经把背包腾空了抢过三叔的工兵铲就要敲碎那古怪的石头给带回去,我一看之下就知道胖子的身体绝对无恙。我急忙拉住胖子:“什么情况都还没弄清楚,你要干什么?”胖子说道:“你说我要干嘛,不是说这东西能让人长生嘛,我敲几块回去看看能不能给我家的房子换个海景豪华别墅。”我此时已经无话可说,摇了摇头。三叔走过来对着胖子说到:“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有些奇怪,就问三叔怎么了。三叔指了指我身边的闷油瓶,我转身一看就见闷油瓶俯身紧紧贴在地面在听着什么,片刻站起来说了句:“这石头下面有空间。”我对闷油瓶的话一直是深信不疑的,心说这是迷宫还是地道啊,怎么一层接一层的。胖子和三叔听完便马上就动手要搬动石头,石头非常的巨大,我怕他两人力量不够便也上前帮忙。虽然说这石头和长生传说有关,可是阿宁他们既然没有拿走或者保卫就证明真正的秘密在这石头底下的那个空间里面。我才碰到石头先是心里一惊,这么巨大的石头居然被我们轻轻一抬就抬了起来,重量轻的让我有惊异。可是片刻之后我就闻到一股极其古怪的味道,石头上的红烟也瞬间消散开了,只是一瞬间,我就听到石头之内传来了怪异的响动,好想有什么东西在石头里面被我们惊醒了,在石头之内四处乱窜,手上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我马上意识到石头里面有东西,而却绝对是活物。三叔大叫一声:“让开!这石头有古怪!”

我们三人马上丢下石头退了开来,胖子显得异常的激动拿出之前缴获的手枪对我问道:“怎么回事。”我摇了摇头快步走到三叔身边拿出匕首小声的问道:“三叔,你感觉到了么?是个活物,明显能感觉到毫无规律的移动。”三叔点了点也做好了准备就对胖子说道:“那枪先收起来,实在不行再用那个,现在不管什么情况我们都要节省我们的战斗资源。”胖子恨恨的收起手枪拿出狗腿严阵以待。
这是时候那个石头开始了剧烈的颤动在地上打起转来,里面的东西在奋力的挣扎,用脚想都知道它想要出来。可是过了片刻我脑子就炸了,我听到一声清脆的破裂声音,那石头裂开了个口子,一只类似人类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手臂很廋,让人觉得没有任何脂肪皮肤下面直接是骨头了,那只手上沾满了黑色的思思绒毛,指甲极长也有五根手指。手臂上附着着一些惊异的黄色液体,一股恶臭向我扑来,那只手还在继续的挣扎着,片刻之间,那东西的肩膀也显露在我们面前,奇怪的是那人的皮肤好想是深黑色的。我对眼前的情景惊的目瞪口呆,过了几秒我反映过来之后话都说不清楚了,对三叔和胖子大叫:“他马的,这不是石头,这是什么东西下的蛋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叔和胖子也反映了过来,对眼前的景象惊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我们又后退了一段距离,胖子再次拿出了手枪对准了那“人”。又过了几秒钟的时间,那个怪物已经完全呈现在了我的面前,“石头”碎片散落一地,那怪物低着头慢慢的挺直腰杆站了起来,那是一个和人差不多结构的怪物,有四肢可以和人一样站立而却体形十分高大,虽然那怪物十分的廋弱可是我们也不敢放松警惕。
那怪物身上附着的黄色液体在空气中散发出一股腥臭的味道,十分恶心。我们被这种气味熏的几乎睁不开眼,眼泪水直流。那怪物皮肤全部呈现深黑色,皮肤之上有细细的绒毛,用肉眼就可以看出来,那怪物慢慢的抬起头,我冷汗就流下来了,心里充斥着无边的恐惧。
那个怪物的脸和常人几乎无异,只是鼻子凹陷眼睛呈深黑色没有瞳孔,可是让我恐惧的是那怪物的脸十分的长,和青铜雕刻的“茂”一模一样,我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这他娘的怎么可能是人类,人类都是胎生这中茂却是像蛇一样破蛋而出的。胖子想都没想已经开枪了,空气中弥漫着火栓和那种恶臭,交织在一起让人有种想呕吐的冲动。胖子枪法我已经见识过了,果然一匣子子弹一颗不拉的全部打在了那怪物的身上,那怪物被打的朝后跌倒了下去。

我和三叔拿起武器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我强压心里的恐惧,一步一步的逼近那个躺着的怪物,离得越近那股腥臭就越重我几乎已经感觉到呕吐物到了我的嘴边。三叔走在我的前面,用脚踢了踢那倒在地上的怪物,怪物没有反映看来是已经死了。便收起工兵铲招呼我们过去,可是三叔刚转身我忽然见到那怪物从地上跳了起来,三叔反映不及被扑到在地上,那怪物张嘴就要咬。三叔在地上拼命的挣扎可是没想到那怪物虽然廋弱可是力量出奇的大,三叔被按住动弹不得。我和胖子几步冲上前去,我抬起匕首就朝那怪物的后颈刺了进去,瞬间一股黑色的粘稠血液贱的我满身都是,胖子下手比我狠多了,狗腿直接朝那怪物的头劈了过去,那怪物奇长的脑袋瞬间飞了起来,三叔借助这个空隙也逃了出来。那怪物径直倒了下去,在地上不停的颤动,奇长的头颅滚到我的脚边,我低头一看一阵恶心急忙用脚踢开。

我走上前去看见那怪物止住了颤抖确定他已经死了,才松了口气。回想刚才的情景心里一阵阵的发寒。三叔有些缓过神来,走过来低下身查看那怪物的尸体。看了几分钟脸色就变了,转头对我们说道:“事情没玩,他还没死。”我一惊急忙走上前去,只见那怪物一动不动就有些奇怪的问三叔:“为什么没死?这不是不会动了么。 ”三叔摇头苦笑指了指怪物的身体,我一看就炸了拉过胖子就指给胖子看,胖子一看脸色也瞬间垮了下来:“什么意思,他娘的这怪物怎么也会禁婆化。”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