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除了这两个相似之处,其他诸如出土文物之类的证据不管有没有,暂时都还没发现,所以说苏美尔人的原产地在中国的可能性有,不过不大,起码比“亚美尼亚”要小。
    
  这么一来,苏美尔人的身世还是一个未解之迷,在没确凿的证据出现之前,我们只能以苏美尔人在公元前4千纪末,前3千纪初到达美索不达米亚并创建文明来作为苏美尔历史的开端了。
  
  王表中的历史
  
  苏美尔早期的史事顺序误差是相当大的,用不同的计算法差几十甚至上百年那纯属正常,这就给我们解读历史造成了困难,这还算好的了,要拿那个著名的《苏美尔王表》(The Sumerian King List)来做参考,那误差就海了去了。
  
  图68: “苏美尔王表”棱柱
   古巴比伦时期
   美索不达米亚
   粘土
   H. 20.000 cm; W. 9.100 cm
   牛津大学艾西摩林艺术考古学博物馆【The Ashmolean Museum of Art & Archaeology , University of Oxford, UK 】
   藏品号: AN 1923.444
  
  
  在大洪水之前(不是那场灭世洪水,只是一场地域性的大洪水,基本就是伍利在乌尔发现淤泥层的那场),阿鲁利姆(Alulim在位28800年,埃利都),阿拉勒伽(Alalgar在位36000年,埃利都),(恩)门鲁安那(En-Men-Lu-Ana在位43200年,巴得提比拉Bad-Tibira),(恩)门伽勒安那(En-Men-Gal-Ana在位28800年,巴得提比拉),牧人杜姆兹(神)(Dumuzi在位36000年,巴得提比拉),(恩西)帕吉安那(En-Sipad-Zid-Ana在位28800年,拉拉克Larag),(恩)门杜尔安那(En-Men-Dur-Ana 在位21000年,西帕尔),乌巴尔图图(Ubara-Tutu在位18600年,淑鲁帕克Shuruppag),五城八王,总共统治了241200年。
    
  暂且不论这八个一把手是否真实存在,就他们的统治的年数已经不在人力范围之内了,看来《圣经》里的人物活个几百岁已经很厚道了,不像苏美尔人动不动就活个几万年,生命力着实不弱。
    
  既然苏美尔人的王表太不靠谱,那我们要确定时间只能寄希望于那个在苏美尔人到达美索之前就存在的城市——埃利都了。
  
  埃利都的遗址现位于幼发拉底河西部,乌尔西南12英里处,大约建于公元前4500年,人口约有4000多,在当时属于超级大城,一般城市也就几百号人。
  
  图69a-b: 埃利都遗址照片
  
  
  
  
    
  埃利都早先是个港口城市,后来因为波斯湾的潮起又潮落,外加幼发拉底河闲着没事就改改道,搞的埃利都时废时兴,没个安稳,最后波斯湾只顾着潮落,幼发拉底河也撒了欢的越流越远,埃利都这个苏美尔人心目中的“天下第一城”被彻底报废。
  
  图70: 埃利都神庙遗址
  
  
  既然埃利都建于公元前4500年,那么苏美尔人到达美索的时间撑死了也就在公元前4500年左右,紧跟着苏美尔人到达美索的是从叙利亚一路开过来的从事游牧行业的阿卡德人(Akkadian),他们是闪族的一支,长的跟现在的阿拉伯人差不多,长脸钩鼻,多须发,语言为阿卡德语。
  

TOP

  历史前的“历史”
  
  当我们漫步于公元前4000年的苏美尔地区,脚睬的和满眼除了能望见广袤的冲击平原和水边的芦苇,其他的树啦,石头啦,一概不见,春天还好点,经过雨水的滋润还能看见地上绿油油铺着的小草。到了长达六个月的夏天,气温有时能达到51.7摄氏度。
  
  就这么一块平淡无奇外加炎热焦干的棕色土地,却孕育出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文明,不能不说是神奇,其中的秘密就在于灌溉。
  
  每年春季,底格里斯和幼发拉底两河定期泛滥,上游的有机物和矿物质被散布到周围土地,土壤肥力显著提高,其他季节只要有稳定水源,农业丰收不成问题(《圣经》上说一粒种子能收获80次)。
  
  一千年以前(公元前6000年),美索北部就开始了小规模灌溉农业,最主要的农作物是土豆。
  
  历经千年的发展,美索农业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准,这就使得一部分人可以脱离渔猎和种植等传统行业,社会分工在人类历史首次出现。
  
  苏美尔人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来到美索不达米亚建立了自己的文明。
  
  社会的分工产生后,人类社会随之有了阶级,之后就开始有了国家。作为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文明,苏美尔人并不例外的执行着这一套路。
  
  苏美尔文明最大的特色是泥巴,这个建立在泥巴上的民族生活用品的材料大多用的是泥巴,建筑材料基本用的也是泥巴,就连文字的媒介也是泥巴,这因为如此,我们授予苏美尔人“泥巴族”的光荣称号。
  
  社会分工后,除了农业外,建筑业成了泥巴族最火的职业,在乌鲁克时期,泥巴族开始了大兴土木。
  
  泥巴族早期大型建筑除了国家领导人的办公场所和官邸(王宫)外,最具特色的就是神庙。
  

TOP

  说到这里,我们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泥巴族文明发源地乌鲁克的考古。
  
  乌鲁克考古
  
  在苏美尔语文献中,“乌鲁克”UNUG,并不是苏美尔语,而是苏美尔人借用了该地的原有名称,“乌鲁克”则是从阿卡德语的Uruk而来,在《旧约》中, “乌鲁克” 被写做Erech,也就是“以力”。现代阿拉伯人把乌鲁克的遗址称为“瓦尔卡”(Warka)。
  
  乌鲁克遗址位于伊拉克南部,距穆萨纳省(Muthanna)首府撒马瓦(Samawa)约15公里。
  
  图71-72: 乌鲁克遗址
  
  
  
  现代最早来到乌鲁克遗址进行试掘的是英国考古学家洛夫特斯(W.K.Loftus),这位老兄分别在公元1849年和1853年两次试图发掘乌鲁克,但由于当时的条件实在够戗,洛夫特斯有心无力,逛了几圈之后只得打道回府。
  
  此后的半个世纪,乌鲁克遗址重归千百年来的宁静,当近东的古遗址一个个被揭开的时候,乌鲁克依旧在默默等待,直到1904年德国人希普莱西特的到来,才使得乌鲁克真正拥有了重见天日的机会。
  
  1904年,德国亚述学家、美国宾法尼亚大学教授希普莱西特考察乌鲁克遗址后作出判断,乌鲁克的发掘起码需要50年并有四百万马克的资金支持。
  
  在20世纪能满足的这两点的只有德国。自从在1898年成立东方学会后,德国考古学家们在这个既有政府背景又有企业雄厚财力保证的组织支持下,对近东多个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成绩斐然。
  
  1912年,德国考古学家们在乌鲁克铲下了第一铲,正式开始了对乌鲁克的考古发掘,这一铲就是将近一个世纪。
  
  从1912年到1998年(德国东方学会成立100周年),德国考古学家在乌鲁克已经挖了大大小小整整四十铲,这还没完,德国人的铲子依然生猛,乌鲁克的考古发掘工作还在继续。
  
  当1912年乔丹(Julius Jordan )和普鲁塞尔(C.Preusser)带领他们的工作组来到的时候,看到的乌鲁克只是三个荒丘和一段只有顶部隐约可见的城墙,辉煌的乌鲁克早已被时间埋葬,唯一值得欣慰的还是十年前在这里挖出的彩釉砖。
  
  
  图73: 乌鲁克城墙遗址。
  
  
  这些特殊的建筑材料不但是巴比伦发掘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也把乔丹和普鲁塞尔吸引到了乌鲁克。
  
  当时这两人的主页是对亚述遗址的发掘,对乌鲁克的考古只是副业。即使这样,两人在副业上干得并不赖。他们做了三项主要工作:绘遗址图、挖深沟和掘主庙。
  
  这次考古的重点是占地36000平方米、残高10余米的乌鲁克“主神庙”,一来1902年的彩釉砖正是在“主神庙”遗址被发现,二来当时在文物交易市场出现的“古朴泥板”的来源极有可能正是此地。
  
  图74: 乌鲁克塔庙遗址。
  
  
  由于“主神庙”遗址遗址过于庞大,要充分挖掘显然不现实,于是考古队采取了挖深沟的办法,主要目的在于挖墙角,挖到墙角便是胜利,顺道对一些感兴趣的建筑遗址扩大挖掘。这样,整个建筑的轮廓和规模就基本浮现了。
  
  乔丹和普鲁塞尔的考古工作持续到1913年5月结束,共花费65000马克,遗址年代确定为塞硫古时期(公元前312年~前64年),建筑风格为巴比伦式,但这座仿古建筑并没有达到德国东方协会希望揭示巴比伦早期历史的预定目的。
  

TOP

  图75: 出土于乌鲁克遗址的销钉镶嵌建筑。
  
  
  
  
  
  此后,由于一战爆发,乌鲁克考古工作被迫暂时搁浅,直到1928年恢复,经历11铲后,二战又开打了,考古工作再次搁浅。1953年再度恢复,迄今考古学家们又在乌鲁克铲下了28铲。
  
  这整整40铲的发掘结果表明,乌鲁克由埃南纳(Eanna)和库拉巴(Kullba)两部分组成,公元前3000年初期,两部分合并成为乌鲁克,行政中心设在埃南纳地区。
  
  图76: 乌鲁克遗址分布图
  
  
  
  埃南纳地区不但出土了建筑群遗址,还出土了大量的泥板、印章、石碑、雕刻等大量艺术品以及丰富的“古朴泥板”,显示了其文明的“高度发达”,作为泥巴族文明发源地,乌鲁克当之无愧。
  
  虽然历经一个世纪的40铲,但乌鲁克的发掘工作远未结束,潜力依旧巨大,经过考古学家的不断努力,乌鲁克全址极其文明的缔造者必将重见天日。
  

TOP

  “神秘泥板”
  
  相比较而言,乌鲁克最有价值的发现是那些看似不起眼的泥疙瘩——古朴泥板.
  
  古朴泥板’通常指刻有早期文字是泥板,在乌鲁克出土的500~600块可上溯到公元前3300年刻有象形图和符号的‘古朴泥板’是迄今两河流域最早的文字资料,所以‘古朴泥板’成为了1912年德国人在乌鲁克铲下第一铲的重要原因之一。
  
  乌鲁克出土的古朴泥板为我们考证楔形文字的出现历史提供了依据,不过古朴泥板的发现基本只为专业人员带来惊喜,而有一块“神秘泥板”的发现却让整个西方世界都震了一下。
  
  先说说这块泥板的发现者,集考古学家、近东考古学创建者、艺术史专家和外交家等多个头衔于一身的英国人奥斯丁•亨利•莱亚德(Austen Henry Layard,1817~1896年)。”
  
  对近东历史和考古研究者或爱好者来说,莱亚德这个名字可说是如雷贯耳,不过我们现在并不重点说他的事迹,莱亚德只是发现并带回了这块‘神秘泥板’,他的出场还得等会,我们现在来说说这块‘神秘泥板’的识读者,另一个英国人乔治•史密斯(George Smith 1840~1876年)。
  
  史密斯不但识读了‘神秘泥板’,发现了秘密,还曾为了这块泥板做出过不符合自己性格的事。
  
  这块具有魔力的泥板让生性腼腆的史密斯来了次裸奔,但比起史密斯的大胆举动,更让人震撼的还是隐藏在这块泥板中的秘密。
  
  公元1872年,身为最权威的楔形文字专家之一的史密斯就职于大英博物馆东方古迹部,年轻的他正为即将出版的《西亚楔形文字铭文集》整理和临摹泥板,在一大堆被他暂时称为‘神话’的破碎泥板中发现一块记载的内容非常非常特别,异常激动的史密斯做起了另在场的研究室同事大跌眼镜的事,他竟然开始脱起了衣服。
  
  是什么发现能让腼腆的史密斯像打了鸡血似的这么激动?原来,这块泥板记载的居然是‘大洪水的故事’,一个与《旧约》中的记载高度相似的“洪水故事”。
  
  史密斯激动原因是《旧约》中的“洪水故事”并不是希伯来人首创,而是希伯来人从泥巴族那继承来的。《旧约》记载居然有了母本,这样颠覆性的发现能不让史密斯激动乃至冲动吗?
  
  说到这里,我想大家对这块泥板所记载的内容一定感到好奇,请恕在下卖个关子,在揭开这块魔力泥板的神秘面纱之前,还是先让我们的主角史密斯先生继续在历史的舞台上发光发热吧。
  

TOP

  史密斯的考古故事
  
  公元1872年12月3日,应“圣经考古学会”邀请,史密斯发表了他的“洪水故事”研究成果。史密斯在台上讲得是唾沫横飞,台下听众听得是如痴如醉,史密斯激动,听众更是激动,大多数欧洲人,甭管教徒还是非教徒,对《圣经》故事那是相当的熟悉,今儿个居然听到了“洪水故事”的疑似原版,大伙能不激动吗?
  
  正当大伙听着正来劲,史密斯突然不说了,并不是史密斯不想继续他的激情演说,实在是没料可爆了。原来史密斯得到的“神秘泥板”只是整个故事的其中一部分,剩下部分谁都不知道在哪。
  
  关键时候掉链子,人民群众可不答应,于是大会立即通过决议,恢复中断将近20年的西亚考古,寻找其他泥板下落。
  
  50天之后,也就是1873年1月23日,肩负大英博物馆考古使命,怀揣《每日电讯》老板赞助的1000畿尼踏上了西亚考古之旅。
  
  顺便说一句,史密斯怀揣的这1000畿尼可以让同一时期的歇洛克•福尔摩斯和华生再办一次“波希米亚丑闻案”。
  
  史密斯此次行程的目的地是美索不达米亚北部最著名的考古遗址——尼尼微(Nineveh),莱亚德就是在那挖到了“神秘泥板”。
  
  这个尼尼微的地理位置就在现在伊拉克摩苏尔(Mosul)市,位于底格里斯河东岸,1873年3月2日,史密斯到达摩苏尔。
  
  人虽然到了,可考古发掘执照还没批下来,尼尼微只能看,不能挖,史密斯只好南下去巴比伦和尼姆鲁德考察。一个月之后,史密斯回到尼尼微,可执照还是没批下来。
  
  眼看这么干等批执照也不是个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史密斯再次回到英国当时在美索不达米亚的老根据地尼姆鲁德,在那挖了一个月,全当热身了。
  
  一个多月后,也就是1873年5月7日,史密斯终于拿到了执照,开始了对尼尼微的发掘。
  
  要说史密斯的运气着实不错,一个星期后他竟然奇迹般的真挖到了“洪水故事”的其他部分。
  
  既然目的达到,再挖下去意义已经不大,于是史密斯在六月初就结束了这次考古之旅,于7月19日返回了伦敦。
  
  在史密斯反程途中还发生了一个插曲,他在尼尼微挖到的和在其他地方收购到的泥板在土耳其亚历山大勒塔(Alexandretta)全部被扣,美索不达米亚当时属于奥斯曼帝国版图,帝国政府名义上有权扣留在本国出土的文物,后经英国政府的强力交涉,这批泥板才被放行,也就是从那时起到现在,这批泥板永久归属了大英博物馆。
  
  由于《每日电讯》为史密斯申请的执照期限只有一年,大英博物馆为了不浪费执照,自筹资金,再次把史密斯派往西亚,进行第二次考古之旅。
  
  1873年11月25日,史密斯再次踏上征途,次年1月1日到达摩苏尔,熟门熟路的史密斯立即投入工作,截至3月执照到期,又有几百块泥板及残片被发现。
  
  这次的套路还是跟上次一样,史密斯在归国途中又遇麻烦,摩苏尔地区最高行政长官帕夏借帝国博物馆之名,要求史密斯留下所有泥板的副本,这要求从表面来看确实不过分,于是老实、又有些许天真的史密斯乖乖交出了许多泥板。
  
  其实帕夏的本意并非为国为民那么崇高,他图的只是私利。帕夏原本打算先以国家名义从史密斯那拿到泥板,再让史密斯花钱将交出的泥板买回去,从中渔利。但结果大出帕夏意料,老实人史密斯不跟他玩了,楞是没回购泥板。结果大英博物馆和奥斯曼帝国博物馆都没得到,这批泥板下落成谜,也许最大的可能是流落到私人收藏家之手了。
  
  史密斯虽然交出了许多,但仍把部分带回了伦敦,大英博物馆从史密斯的这两次考古之旅中收获颇丰,希望再进一步的大英博物馆主动向奥斯曼帝国政府申请发掘执照,准备让史密斯来个尼尼微考古发掘的帽子戏法,不过这次可没那么顺利,帝国政府回应:想要执照?没门!
  
  没执照,去不了尼尼微,史密斯只得留在大英博物馆继续为《西亚楔形文字铭文集》整理和临摹泥板,业余时间著书立传。
  
  经过史密斯的努力,《西亚楔形文字铭文集》第四卷于1875年面世,同时史密斯自己所著的《亚述发现》、《迦勒底人的创世纪》、《亚述名年法》和《亚述》等多部著作也集结出版,而当时的史密斯年仅35岁,前途不可限量。
  
  即使这样,史密斯始终有个心结解不开,他强烈渴望再次踏上西亚那片古老的土地,由于执照一直没批,史密斯只得等待,最后,实在等不下去的史密斯只身再次踏上征程,但这次等着他的不再是像往日般的荣耀......
  
  1875年10月,史密斯来到君士坦丁堡,等待执照审批。史密斯在去君士坦丁堡的旅途中结识了芬兰亚述学家埃尼白格(Enebeng)。
  
  埃尼白格正受瑞典政府派遣前往巴比伦和尼尼微遗址考察。很快,志同道合的两人成为莫逆之交,在史密斯等待执照审批的那段日子,埃尼白格一直陪伴左右。经过种种努力,史密斯的执照终于在1876年3月批了下来。
  
  有了执照,又有相同的目的地,于是两人结伴上路,目标摩苏尔。
  
  在到达摩苏尔之前,两人首先要到达叙利亚北部的阿勒颇(Aleppo),但那时阿勒颇不但部落战争频繁,还流行霍乱。帝国政府明令“非公莫入”,但充满的两人无视禁令,毅然前往,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条激情之路最后竟会演变成两人的不归路。
  
  先走一步的是埃尼白格,两人毕竟只是学者,充其量只能算“驴行”爱好者,野外生存能力的不足加上语言障碍,艰难的旅途使得埃尼白格撑不住病倒了,由于缺医少药,史密斯只能眼睁睁看着好友撒手人寰,幸运的是,相对身体素质差的史密斯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但好运并不常在,连续上演奇迹的史密斯已经快到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终于在1876年7月,历经艰辛的史密斯终于到达摩苏尔,可等着他的依然是战乱和疾病,雇不到工人的史密斯只能带着遗憾结束这次考古之旅,返回阿勒颇。
  
  来时,史密斯和埃尼白格结伴互助尚且倒下一个,归途只有史密斯一人苦苦支撑,烈日、酷暑、饥饿成为了挡在他面前的三座大山,快到阿勒颇时,史密斯实在撑不住了,因患痢疾,史密斯倒在了归途,以身殉职,年仅36岁。
  

TOP

  吉尔伽美什
  
  史密斯的英年早逝对亚述学和近东考古学是个巨大的损失,但他在留给后人的考古财富却是无穷的,其中最著名就是那块“洪水泥板”,而它所记载的正是一部叫做《吉尔伽美什》的史诗。
  
  这部史诗是美索不达米亚文学的典型代表,是两河流域文学最杰出的作品之一,更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一部史诗。它分别刻在12块泥板上面,总共有3500多行,详细讲述了超级英雄吉尔伽美什的故事。
  
  图77: 记载《吉尔伽美什》史诗的泥板书.(第11块泥板)
   77-a: 记载了洪水故事的部分, 美索不达米亚最著名的楔形文字泥板书,于1872年被史密斯识读.
  新亚述时期,约公元前7世纪
  尼尼微(伊拉克北部)
  粘土
  A•H• 莱亚德
  H. 15.240 cm; W. 13.330 cm; Th. 3.330 cm
  阿淑尔巴尼拔图书馆
  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
  藏品号: ME K3375
  
  
  
  77-b: 《吉尔伽美什》史诗的泥板书其余部分.
  新亚述时期,约公元前7世纪
  尼尼微(伊拉克北部)
  粘土
  A•H• 莱亚德
  阿淑尔巴尼拔图书馆
  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布里吉曼艺术图书馆
  藏品号: REV 126989
  
  
    史诗描述的是:在两河流域南部苏美尔地区,有个叫乌鲁克的城邦。那里有一位国王叫吉尔伽美什(Gilgamesh 乌鲁克第一王朝第五个一把手),他三分之一是人,三分之二是神。他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在这里大伙要明确一个概念,身高和腰围相等的话那个人并不是方的,如果硬要把人看成是个几何体,那么身高就代表高,而腰围则可以看成是地面的周长,所以高八尺腰围八尺只能相当与一个长二尺,宽二尺,高八尺的长方体罢了。
  
  图78: 搂着小狮子的吉尔伽美什
  新亚述帝国萨尔贡二世统治时期,约公元前721~前705年
  豪尔萨巴德(古杜尔-沙鲁金,伊拉克北部)
  雪花石膏
  P.E. Botta
  1843-44
  H. 552 cm; W. 218 cm; Th. 63 cm
  萨尔贡二世宫殿觐见室【 Facade N 】高浮雕
  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馆古代东方部
  藏品号: AO 19862
  Ekta RMN 98 CE 19559
  
  
  接着说吉尔伽美什,他不但身材高大,而且膂力过人,英姿出众,用现在的话来说那绝对是帅锅一口。他自恃天资不凡,总觉得在乌鲁克找不道用武之地,于是就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内欺男霸女,以此来宣泄,弄得怨声载道。
  
  图79: 长生之旅
   79-a: 恶霸吉尔伽美什.
  
  
    人民忍无可忍,只得上访,向天神安努(Anu)反映情况,祈求天神的帮助。天神收到人民来信,非常重视,马上召开常委扩大会议,重点讨论了人民群众要弹劾吉尔伽美什的议案,最后一致通过吉尔伽美什必须受到惩罚,于是天神派了就派了一个半人半兽,名叫恩齐都(Enkidu)的怪物,来和吉尔伽美什对抗。
  

TOP

  吉尔伽美什生活在城市里,而恩齐都和羚羊一起奔跑在野地,但两人的所作所为却差不多。吉尔伽美什派了一个宫廷妓女去招安恩齐都。但恩齐都决定向吉尔伽美什挑战,两人展开撕杀,但结果是势均力敌,不分胜败,于是发誓成为朋友(英雄惜英雄?也许有其他原因),从此两人形影不离,吉尔伽美什也决心从良了。
  
  图79-b:吉尔伽美什VS恩齐都
  
  
  
  图79-c:吉尔伽美什和恩齐都
  
  
  
  吉尔伽美什与恩齐都结成好朋友后,两人为乌鲁克人民立下不少功劳。他们先杀死了沙漠中吃人的狮子,后来又除掉了森林中害人的怪物胡巴巴(Humbaba)。这个胡巴巴神通广大,他的喊声就是暴风,他的嘴就是火焰,他的气息就是死亡,他还软禁了女神伊什塔尔(Ishtar)。吉尔伽美什在太阳神沙马什的帮助下,终于除掉了胡巴巴。
  
  图80-a: 怪兽胡巴巴(亚述语拼法Humbaba,巴比伦语 Huwawa) 粘土头像
  约公元前1800-1600年
  西帕尔( Sippar伊拉克南部)
  H. 8.300 cm; W. 8.400 cm
  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
  藏品号: ME 116624
  
  
  图80-b: 胡巴巴头像
  Sukkalmah王朝,约公元前2千纪前期
  苏撒(伊朗)
  赤陶
  Roland de Mecquenem
  1927
  H. 5.7 cm; W. 4.1 cm
  法国巴黎卢浮宫博物馆古代东方部
  藏品号: Sb 6567
  
  
  在营救女神伊什塔尔过程中,充满了危险,但吉尔伽美什勇敢无畏、不怕牺牲,誓死也要完成这项艰险的事业。经过残酷的战斗,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终于取得了胜利。吉尔伽美什因此得到了百姓的敬佩,也赢得了伊什塔尔的爱情。
  
  美女爱英雄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女神伊什塔尔初见吉尔伽美什立马惊为天人,加之英雄又救了自己,女神决定以身相许,于是充满激情的向英雄倾诉道:“请过来,做我的丈夫吧,吉尔伽美什!”女神觉得色诱的砝码还不够沉,便补充说,如果他接受她的爱情,就能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美色和金钱双管齐下,自信满满的以为很快就能俘获英雄那颗怿动的心了。
  
  不料,吉尔伽美什就是不从,以伊什塔尔生活作风有问题拒绝了女神的求爱。女神的生活作风不检点只是吉尔伽美什一个表面上的理由,或说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其实另有隐情。
    
  先把隐情暂放一下,继续说史诗。因为遭到了拒绝,伊什塔尔由爱生恨,觉得受了侮辱,于是向他的老爹——最高天神安努告状。
  
  安努派了一头力量巨大的无比的天牛(据说是把天牛座给拉了下来)到乌鲁克城,残害了好几百条人命。恩奇都把这头公牛给宰了,并将公牛的后腿扔到女神的脸上。于是灾难降临在他的头上,恩奇都生病12天后便死去。吉尔伽美什放声大哭,他爱他的朋友甚于世间任何人,他不能让他死去。于是他发誓,非把恩齐都救活不可。
  
  图81: 吉尔伽美什和恩齐都大战公牛,女神伊什塔尔在旁观战(滚印,倒提公牛者即吉尔伽美什,手握“粪叉”者为伊什塔尔,另一男性形象则是恩齐都)
  古巴比伦时期,约公元前1800年左右
  西帕尔(伊拉克南部)
  1899
  H. 2.450 cm; Dm. 1.400 cm
  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
  藏品号: ME 86267
  
  

TOP

  死是什么?人能不能不死?世间有没有人知道不死的秘诀?吉尔伽美什认为要找到答案必须要去找他的祖先乌特•纳皮施提姆(Utnapistim 苏美尔语“吉乌苏德拉 Ziusudra”的意译,意思是“永生”)。因为他是洪水过后唯一逃过死亡的人。吉尔伽美什历尽千心万苦,在海上经受了大风大浪,到第40天的时候,终于来到世界的另一端,找到了祖先乌特•纳皮施提姆。
  
  图79-d:吉尔伽美什在双子山—玛修山寻找冥府之路.
  
  
  
  图79-e:冥府之路出口长着红宝石和青金石等的树木.
  
  
  
  图79-f:吉尔伽美什过“死海”.
  
  
  
  乌特•纳皮施提姆把如何由神指引得救,如何因保全人种而获长生的故事讲给他听。在他临走时,乌特•纳皮施提姆还把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的药赠给他。
  
  图79-g:吉尔伽美什下海寻找不死药
  
  
  
  吉尔伽美什拿着药欢天喜地的往回走。快要到家时,经过一条河,由于长途跋涉,他想先泡个澡去去疲劳,再回去救他的朋友。不料,在他洗澡时,他放在岸上的药被一条蛇偷吃了!
  
  图79-h:蛇偷吃了不死药
  
  
  
  吉尔伽美什失魂落魄的回到乌鲁克,见庙便入,见神便拜,惟一的请求就是让恩齐都还生片刻,因为他还有许多话要对他说。神被他的虔诚感动了,就让恩齐都复活了,两个好朋友终于又在一起畅谈。
    
  吉尔伽美什问:“死后是什么情况?”恩齐都说:“不能说。如果把我的所见所闻告诉你的话,你会吓昏过去的。吉尔伽美什坚持要听,恩齐都只好叙说起地狱的情况。整个史诗便在恩齐都的叙述中结束了。
    
  现在回到吉尔伽美什拒绝伊什塔尔的问题,做为一个生理正常的未婚男士,有MM倒追那绝对是件求之不得的好事,更何况那个MM有貌又有钱,即使不能做老婆最个情人也是不错地,但吉尔伽美什毫不犹豫的将伊什塔尔PASS掉,不得不让人疑窦从生,唯一解释的通的那就是当时吉尔伽美什的性取向已经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他已经有了爱人,并且那个他的爱人是个男的。
      
  那么吉尔伽美什的爱人到底是谁呢?这个疑问不难回答,他就是《吉尔伽美什》史诗中提到的半人半兽的恩齐都。
  
  下面我们说一说估计是有史以来第一对有记载的男同性恋的情爱史。
  
  

[ 本帖最后由 宝宝寒 于 2012-4-11 10:12 编辑 ]

TOP

  在吉尔迦美什与恩奇都正式接触前,吉尔迦美什曾派一个宫廷妓女去招安恩齐都,美色当前,恩奇都没把持住,虽然跟派去的MM有了鱼水之欢,不过恩奇都还是决定向吉尔迦美什挑战,从这里可以看出刚开始恩奇都的性取向没任何问题。
  
  吉尔迦美什与恩奇都的初次相遇就是PK,在此之前吉尔迦美什的性取向也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是个每夜无女不欢的主儿,可当他遇到恩奇都的时候,情况戏剧性的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与其说他们的是英雄间的“不打不相识”,倒不如看成是两人的“一见钟情”。
  
  打斗时,他们俩个“像牤牛一样,狠狠的扭住对方。墙壁塌了,门坏了。吉尔迦美什弓起两腿、两脚撑在地上。”这时,文本话锋陡然一转,刚才怒目相对的两个人马上变成:“他的怒火平息了,他退到原来的地方。”
  
  恩奇都居然对吉尔迦美什大唱赞美式的“情歌”:“你的母亲生了你这个佼佼者,你这条猛牛中的强牛啊,真是力大无双!宁孙(Ninsun)啊!你的头可以高踞人上,众人之王的王位,是恩利尔(Enlil)让你承当。” 就这样,两个被对方的孔武深深打动的人,成了莫逆之交,马上并肩做战讨伐树怪。这样的突然的变化,这样深刻的吸引,不是“一见钟情”又是什么呢?
  
  在讨伐树怪的过程中,两人互相勉励,互相支持,结成了深厚的战斗情谊。其中我们多次看到英雄流泪的场面,第三块泥板的“二”中:“恩奇都的眼里噙满泪水,他的内心感到苦痛,于是重重的叹气唉声”第三块泥板的“六”中:“吉尔伽美什满面泪流…… ”第五块泥板的补充的“二”中:“他的眼里泪如涌潮……”两个无比坚强的猛男,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让眼泪肆无忌惮的流下呢?当然因为正面对的是最值得信赖,最亲密的人,这样的情况已经超出了同性间正常的友谊的范畴了,或许可以把流泪看成是毫无防备的爱人面前展现自己柔弱的一面吧。
  
  打败妖怪后,吉尔伽美什断然拒绝了女神伊什塔尔的求爱,并且用一番长篇大论拼了老命挖苦女神,这显然是因为吉尔伽美什已经有恩奇都了相伴左右,为了表示对爱人的忠贞挖苦女神,并且他对美丽的女神MM提不起半点性趣。当受辱的女神弄来神牛惩罚吉尔伽美什时,恩奇都面对美丽的“情敌”自然分外眼红,他“掰下天牛的大腿,掷向她(女神)的脸”还说:“我若是抓到你,也要像治它这样,治你一番!我正要用它的肠子,把你的肚皮捆缠!”如此恶毒的语言,也只有在情人间争风吃醋时才说的出来。
  
  遭受诅咒之后,恩奇都患上重病,吉尔伽美什悲痛欲绝,他“泪如瀑布一般”,说“弟兄啊,亲爱的弟兄!为什么不顾我们是弟兄,竟将我无罪从宽?”恩奇都也开始诅咒与他有七天非常恩爱的神妓,但后来受人提示,因为神妓他才有幸得遇吉尔伽美什时,“他那颗烦恼的心”又“镇静如常”。这些都显示了两人关系的非比寻常。
  
  恩奇都死去之后,吉尔伽美什因为受到这样的刺激而走向了寻求永生的道路。他向女店主倾诉对恩奇都的眷恋:“和我一起分担一切劳苦的人,我衷心热爱的那个恩奇都,他和我一起分担了一切劳苦而今,竟走上了人生的宿命之路。日日夜夜,我朝着他流泪,我不甘心把他就此送进坟墓,也许我的朋友会由于我的悲伤而一旦复苏!七天七夜,直到蛆虫从他的脸上爬出。自从他一去,生命就未见恢复,我一直像个猎人徘徊在旷野荒途。……”
  
  这首同性恋爱的绝唱至此结束。
  
  《吉尔伽美什》故事迂回曲折,情节跌宕起伏,语言十分优美,生动的反映了人们探索生死奥秘这一自然规律的愿望(妄图长生不死),也表现了人们敢于跟神PK但最终难逃被拍的悲剧色彩。这部史诗跟中国古代后羿的神话传说还有很多的类似处,在这里我们就不一一说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