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草鞋军团(559)

  杨森在军事上,一向是个有态度的人,不会拐着弯说话,当下就表示反对。
  牺牲是要有代价的,不能光为了面子和好看去让官兵瞎牺牲。桂林城内曾驻有美军对空联络组,他们不肯在城里死守,执意要撤离。撤离之前,美国人还撂下一句话:“死守在城里等敌人围攻,我们美国没有这种战术!”
  杨森认为现在不是名城不名城的问题,而是这样的无谓牺牲已经没有多少战略意义和价值。比如守桂林的那两个师,在城内兵力不足,城外又无部队策应的情况下,桂林多守两天,少守两天,又于事何补?相反,这样的精锐部队如能予以保存,并移用于一场有把握的战役,效果将会更好。
  杨森勇是勇,但并不蠢,而且最讨厌这种脱离军事原则的意气用事,当年唐生智死守南京,他就认为愚不可及。
  目前中方损兵折将,有力的部队不是嫌多,而是太少,因此杨森提出,如果再无其它会战计划和意图,应以保全实力为原则,即用不着死守柳州。
  杨森如此一说,张发奎倒来了气,对杨森说:“你要这么做,一切由你负责!”
  又来了,不过就兵言兵,何必上纲上线。杨森听了很不高兴,他自认既是打仗,就没什么责任负不起的,但张发奎系战区司令长官,对他有指挥之权,他也不愿被说成是怕死逃跑,因此姑且忍让下来,并表示愿意承担防守柳州的责任,掩护主力后撤宜山。
  杨森制定的防守部署,外围以第二十军防守北面,第三十七军防守南面,内层则以第二十六军守柳州城。
  杨森可不愿意被人家围在城里打,他派出工兵,在所有要道上架设桥梁,预先为守军安排了撤退之路。与此同时,将储存于柳州的军事物资,能后运的赶紧后运,一时难以运走的,抓紧销毁,以免资敌。
  外围形势越来越紧张。
  从11月4日傍晚起,第3师团在后续主力已集结到位后,就昼夜不停地向修仁阵地发动攻击。
  第二十军在通往修仁的公路隘口占领阵地,前方顽强据守,后方以野炮猛烈轰击,使第3师团寸步难进。
  第3师团长山本三男中将还不信邪,亲自到前沿察看地形,他看到隘口地势与其它地方迥然不同,奇岩绝壁,山石耸立,不由为之一惊。
  即便没有野炮支援,步兵要逾越这样的天险也够受。山本在日记中写道:“山势险峻,难以攀登,全体将士对之目瞪口呆。”

TOP

  草鞋军团(560)

  打开局面的是随后赶到的第13师团,该师团奉命离开桂林,进占永福。
  永福位于修仁侧背,第二十军顿时处于腹背受敌的窘境。与此同时,第3师团又采取了迂回侧背的打法,隘口的地势作用遭到削弱,杨汉域决定放弃修仁后撤,留第133师断后。
  第133师在修仁城外十二里处占领阵地,师长周翰熙以第399、398两团在前,以第397团为预备队。第3师团长山本倚仗自身兵多,在攻击战术上一反常态,没有逐一推进,而是先将前面两团包围起来,再以主力向预备队发起进攻。
  周翰熙下令第399、398团立即突围,命397团进行掩护。由于众寡悬殊,397团遭到日军三面包围,团长彭泽生亲临一线指挥作战,战斗十分激烈,部分伤亡也非常大。
  周翰熙见状,把师部工兵连、防毒连都调给彭泽生,自己也到第一线进行指挥。
  1944年11月5日,早上10点,398团已经突围,但陈德邵第399团还在包围圈中,周翰熙干脆将距离师指挥所三十里外的搜索连也调上一线,归彭泽生掌握。
  战争是残酷的,周翰熙这时的决心,就是准备牺牲彭泽生团,给陈德邵团打开一条生路。
  11点,陈德邵团终于突围而出。
  为保证师主力撤退,彭泽生当天战死于修仁前线。自淞沪会战后,第二十军再未有团长阵亡的纪录,由此可见战斗激烈程度以及伤亡之重。
  杨汉域得知后大为震惊,立即用火炮对日军进行猛烈射击,同时命令各部以交替掩护的方式,入夜之后再从小路撤出,这才使第二十军脱离了追击。
  在攻取柳州外围后,为了向冈村有所交待,横山勇从第13师团中分出第116联队,迂回攻击柳州西北面的柳城,企图从龙江河上游包围柳州,截断第四战区向宜山的退路。
  杨森侦知这一情报后,赶快派第二十军在龙江河设防,为主力后撤支起篷架。
  通过不断传来的前方情报,冈村也看到第四战区主力已从桂平收缩至柳州,并不断往宜山后撤。
  早就说过了,“余重视宜山胜于柳州”,横山勇要是听话,这时候大部队往宜山一摆,第四战区插翅难逃啊。
  让冈村更为着急上火的是,他与第二十三军司令官田中的联系也突然中断,这可能意味着,他即将失去一个在柳州附近围歼对手的大好时机。
  因为指挥不能如意,冈村焦躁不安,苦恼万分,直到11月7日晚上,田中发来电报,报告说第二十三军已向柳州进发,才稍有安心。

TOP

  草鞋军团(561)

  接下来的难题,仍然是让谁第一个进入柳州,虽然第十一军已经兵临城下,但冈村仍希望横山勇能发扬风格,把攻占柳州之功让给第二十三军,其战斗力尽量指向柳州以西,这样才能将第四战区全部围于网中。
  冈村让参谋长给横山勇拟电,可横山勇就是横竖听不进去。
  1944年11月9日,冈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向横山勇发出了一纸罕见的非常命令,要求直接进攻柳州城的部队,均归田中久一的第二十三军指挥。
  在此之前,方面军总部对第十一军使用的口吻都是“指导方式”,即只传达意图,未实行硬性命令,即便是在横山勇独断行动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非常命令是破天荒第一次,所谓非常命令,就是你想执行得执行,不想执行也得执行,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横山勇再装傻充愣已不可能,但让他感到格外高兴的是,关键时候,第二十三军那边意外地掉了链子。
  从11月7日发出追击令开始,田中即率司令部及通讯队人员向柳州马不停蹄地前进。从桂平至柳州一带的山路极为险峻难行,前面已经走惯山路的野战部队还不觉得怎样,对于后面这些机关人员而言,着实能要了他们的亲命。
  在行军过程中,运送通讯器材的驮马时不时就会滚落到丈余深的山涧里去,只好靠人攀登岩石,再把沉重的器材给扛上来。
  第二十三军通讯队原先的基地在广州,长期留守一地,不像第十一军的特情班那样经常随军出战,突然遇到这种情况,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行军时,因为山道狭窄,大家都得排成一列纵队,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往前赶路,这时候要想停下来架机发报几乎不可能。等到宿营休息,想发报了,一看,通讯器材很多已经摔坏,在山区里又无法补充,此外,山地地形对无线电通讯也有很大影响,电报大多既发不出去,也收不进来。
  11月7日以后,一连七天,第二十三军与方面军、第十一军的通讯联络几乎全部中断。冈村于11月9日同时发给第二十三军的非常命令,田中并未收到,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可以指挥第十一军的攻城部队。
  既然田中“云深不知处”,横山勇就有了新的变通办法。他告诉冈村,不如命两师团先攻柳州,进城后再接受田中指挥,然后经柳州入宜山,未为晚也。
  冈村下发了非常命令,第3、第13师团是知道的,但这两个师团指挥层全都不约而同地站在了横山勇一方,并且对冈村心怀不满。
  我们不是一定要跟谁呛,现在连第二十三军在什么位置都不知道,电报也无法联系,你就要让我们归其指挥,堂堂方面军司令官,莫非脑子进水了不成?
  第3师团长山本与横山勇的私人交情不错,当下便带头弃非常命令于不顾,要跟着横山勇一竿子插到底。

TOP

  草鞋军团(562)

  电报联系不上田中,第二十三军又进展缓慢,迟迟看不到人影,冈村也怕延误军机,遂不得不任由横山勇自行其是。
  1944年11月9日,第3、第13师团渡过柳江,对柳州城发动了直接进攻。
  在杨森的指挥下,第二十六军凭借柳州东北的蟠龙山,进行了顽强阻击。蟠龙山是一座独立的石头山,可俯瞰柳州,山前设置了多层美制蛇腹形铁丝网,山上建有堡垒和许多隐蔽火力点。
  这些火力点实际上都是一座座山洞,洞口用水泥加固,设有各种枪眼。第3师团以步兵联队和野炮兵联兵协同,猛攻了一天,也未能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
  当天从柳州以北进犯的第13师团,因遭到暗堡火力及防坦克壕的阻拦,同样止步不前。
  但这并不表明柳州就能守住。
  柳州市南有一座马鞍山,杨森将炮兵调到山上,欲用野炮对日军进行打击。
  这一招用好了,也可能起到长沙会战中岳麓山炮兵阵地那样的效果,可是一打才发现,才发现火炮运转不灵便,根本压住不了日军的进攻。杨森从山上一眼看过去,进攻的日军简直是排山倒海一般的阵势,第二十六军并不具备扭转战局的可能。
  11月9日傍晚,第116联队已占领了柳城,随时将会过龙江河南下,从柳州西撤的退路面临着被截断的危险。
  杨森久经战阵,知道这种仗难以再打下去,只有越早抽身,所受到的损失才会越小。
  1944年11月10日,他断然给第二十六军军长丁治磐打去电话,通知对方即行撤往柳州以西山地。
  丁治磐马上根据命令组织撤退,同时留下了必要的掩护部队。
  经过第一天的试探,日军已总结出攻山的办法。第3师团先用野炮进行支援射击,接着用步兵冲锋,将铁丝网拉倒。留守蟠龙山的一个团通过隐蔽火力点进行阻击,在完成掩护主力的任务后才撤出柳州。
  杨森没有完全按照张发奎的意思办,拿任何一个师去白白牺牲,最后损失掉的是守于城中心的一个营,但这种损失背后,是大部队的安全转移。
  1944年11月10日这一天,桂林、柳州几乎同时陷落。冈村得知后却只有焦急,因为按照他的惯常打法,此时是使用二次兵团,也就是让蓄势待发的第二十三军上阵追击的最好时候,可他与田中仍未能取得电讯联系。
  前期是横山勇争功心切、拒不从命,后期是第二十三军杳如黄鹤,冈村与理想中的柳州围歼战最终失之交臂,这让他又气又急。
  可是第十一军已成为追击中必须依赖的主力,这是冈村必须认清的事实,所以他又不得不忍气吞声,以方面军司令官的名义,给横山勇发出了机密亲启电报,表示已经理解横山勇的苦衷,过去的事就算了,“希望今后上下一致”。

TOP

  草鞋军团(563)

  1944年11月11日,张发奎在宜山重新部署,试图建立新的防线。
  退往宜山的部队在经历前期一连串的紧张战斗之后,大多疲惫不堪,战斗力和士气也急剧下降,这时候唯有桂军夏集团和海竞强师还保存着元气。
  海竞强师是白崇禧临时从桂林守军中抽出的部队,师长海竞强乃白崇禧的外甥,也因这层关系,事后白崇禧颇受垢病,但现在,海竞强就是张发奎眼中的活宝贝。
  张发奎曾对夏集团司令夏威说:“你和海竞强是战区现在唯一的生力军,应该一显身手。”
  可是张发奎很快就失望了,失望的人中还有杨森。
  海竞强师在指挥序列上,临时拨归杨森指挥,杨森让该师驻扎于宜山附近,任务就是对所有后撤的四战区部队进行掩护,但柳州防守战刚刚打响,海竞强便给杨森打电话,说他的位置太突出,想往后面撤。
  因为不是自己的基本部队,杨森也只好同意他向后挪位,不料这一挪之后,便杳无音讯,不知溜得什么地方躲着去了。
  按照张发奎的部署,原在杨集团内的第二十六军、第三十七军,由杨森指挥,先行沿黔桂公路退入贵州境内,第二十军则在宜山东北的天河设防,以掩护宜山左侧背。
  第二十六军、第三十七军要是还保存着战斗力,就不至于要早早脱离战场,本应进行后卫掩护的海竞强师又不见踪影,杨森带着这两支部队,犹如是一手拉一个儿女在逃荒,不仅心情忐忑不安,模样也狼狈之至。
  在将第二十六军、第三十七军送走后,杨森自率总部前往天河,以便就近掌控第二十军,此时护卫总部的只有一个特务营。
  沿途需要走过的,全是高山峻岭间的羊肠小道,路窄坡陡,以致人困马乏,实在走不动了,杨森只好临时找了一座小镇宿营。
  他一边安营扎寨,一边派人在四周察探动静。侦察兵回来报告,说离此不远有大批帐篷,驻有许多兵马,只是不知对方究竟是敌军还是友军。
  杨森估计,海竞强师充其量不过是三天前才离开宜山,在此之前,总是要抵挡几下的。日军行动再快,也不可能抄到近处,所以他初步判断是友军,加上实在困得不行,便再没去管它。
  天亮之后,落在总部后面的电台和卫生队还没到,杨森让再等一等,会合了再一道出发。
  一等就等出了事情,突然间枪声四起,侧耳一听,是日本兵的重机关枪声音,杨森情知不好,急忙派特务营前去查探。这才弄清楚,原来昨晚搭帐篷的是日军,卫生队已被俘虏,电台也被包围了。

TOP

  草鞋军团(564)

  日军并不知道跟他们在一起宿营的,竟是集团军总司令和他的总部,否则来个夜袭,岂不完蛋。
  杨森惊出一身冷汗,当即指挥特务营与日军作战,整整苦战一天,终于把至关重要的电台给救了出来,特务营也损失很大,给杨森做过多年警卫员的副官当场阵亡。
  部队白天还撤不了,只能利用晚上。杨森走出借住的民房,准备上马出发,左脚刚跨出房门,耳边就听到了一声尖厉的长鸣。
  杨森有着老兵的灵敏直觉,当下大叫一声不好,往地上一闪一扑,就见一颗炮弹飞下来,正落在他的脚边。
  周围的卫士全吓呆了,杨森自己也只能用传统评书中的一句行话来形容:眼睛一闭,我命休矣。
  让人惊异的是,炮弹打了两个滚,躺着不动了。
  那竟然是颗哑弹,没爆!
  卫士们清醒过来,纷纷向杨森道贺:“到底是总司令命大福大,炮弹打到脚边都不炸。”
  又不是打游戏,有多少命能这么玩的,杨森直摇头,算了算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到了天河,有第二十军在周围护佑,心情也不由得放松下来,众人躺倒就睡。
  不料追兵跟着就过来了。在第一线进行监视的陈德劭团急忙组织阻击,与此同时,团长陈德劭派两名侦察兵将敌情连夜转送第133师部。
  如此重大军情,师部按照程序要迅速向总部报告,但师参谋长也因连日奔波过于疲劳,而在床上睡了一会,导致这一报告未能得到及时处理。
  追过来的是第13师团,该师团的一个大队利用空隙插了进来,并在第二天拂晓对杨森总部所在的村庄展开突袭。
  杨森没接到报告,不知道敌人已经接近,早上一醒来,哨兵才发现日军大队距离总部仅一里之遥。
  赶紧撤退,由于走得急,他们连铺盖卷都没来得及拿,杨森和幕僚长身上的大衣全都丢光了。
  第二十军闻讯调兵前来,由陈德劭亲自指挥,与日军苦战一天一夜,一千多兵员损失一半,才化解了前线的紧张形势。
  日军向来视第二十军为劲敌,他们对没能消灭第二十军的指挥中枢而扼腕不已,一位联队长在日记中写道:“杨汉域军长也可能在村庄里,感到遗憾。”
  在宜山正面,先是海竞强师溜了号,接着夏集团与日军甫一接触,各部便相继溃败下来,夏威本人仓皇撤离宜山,宜山防线尚未组织起来就已经支离破碎。
  第二十军由掩护侧背又变成了掩护战区主力转移。杨汉域让第133、134师轮番据守隘口阵地,对进入天河公路的日军进行顽强阻击,完成任务后撤往贵州境内的独山。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