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血战天下》



  第五十四章 春申君-5




  李小妹进了宫,果然深受楚王的宠幸,成了王妃。更重要的是,李王妃的肚子一天天地大起来了,这岂不让楚王欣喜若狂吗?考验的一刻到了,究竟是生男孩还是女孩呢?倘若是女孩,那不可能成为继承人。无论是楚考烈王还是春申君、李园,都焦急着等着最后的那一刻。随着一声婴儿的哭啼声响起,男孩!所有人都如释重负了。楚考烈王终于松一口气了,国家有继承人了;春申君心里既苦又甜,苦的是不能认儿子,甜的是自己的儿子以后便是楚太子了。可是这个赌局的真正赢家,却是操纵大盘的李园。
  生下“小王子”后,李王妃再升一级,被册立为“王后”,李园作为王后的哥哥,以外戚的身份登上权力的舞台。他八面玲珑,精于算计,很快得到楚考烈王的器重。楚王把政事交给他处理,李园因此成为楚国政坛上的重量级人物。
  小人得志后,骄横跋扈,这便是李园的面孔。但他心里不时闪过恐惧的念头,倘若楚考烈王发现王后所生的儿子并非是自己的,那么李园作为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恐怕要人头搬家了。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春申君要是哪一天酒喝多了,把这个事给泄露出去,那可怎么办呢?不行,春申君必须得死,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李园开始豢养一帮刺客,打算刺杀春申君。可是要刺杀春申君不是容易的事情,李园等了很长时间,也没能找到下手的机会。可是他的那帮刺客口风可不太紧,把这件事给泄漏了,不少人对李园的阴谋有所耳闻,可春申君根本不相信,一笑了之。
  公元前238年,楚考烈王重病缠身,眼看就要不行了。这时,门客朱英对春申君说了一句颇为隐晦的话:“世上有毋望之福,有毋望之祸,您身处毋望之世,事奉毋望之主,怎能没有毋望之人呢?”
  所谓“毋望”,可以理解为“不期而至”,“出乎自己意愿之外”,朱英的话不太好理解,因此春申君就问道:“什么是毋望之福?”
  朱英回答说:“您担任楚国宰相二十多年了,名义上是相国,实际上形同国君。如今楚王病得奄奄一息,早晚要归天的。您辅佐年幼的国君,大权在握,跟伊尹、周公类似,等到君主长大成人了,再把政权交还给他。由此看来,整个楚国不都在您的掌控下吗?这就叫毋望之福。”
  “那什么是毋望之祸呢?”春申君又问。
  “李园以外戚把权,楚王一死,他就不能执掌国政了,到时就成了您的政敌。您要小心李园这个人,他不管兵事,却暗中豢养死士,这明摆着是针对您。只要楚王一死,他势必要抢先一步,入宫夺权,杀您灭口。这就是毋望之祸。”
  “那谁又是毋望之人呢?”
  “我。您安排我为郎中,只要楚王一死,李园入宫,我就替您杀了他。我就是毋望之人。”
  听到这里,春申君笑了。他笑,是因为朱英根本不明白事情的真相。朱英哪里晓得,太子就是我春申君的儿子,而李园就是我的大舅子,我们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他怎么可能杀我呢?但春申君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只是笑着对朱英说:“你还是放心吧。李园只是个软弱的家伙,我对他特别好,哪是如你所说的那样呢?”
  在春申君的三千门客中,有本领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这个朱英了。既然春申君不肯听自己的建议,朱英惟恐祸及自身,索性不辞而别,远走高飞了。

  可是春申君的判断是大错特错。他认为李园与自己是坐在同一条船上,这是低估了李园的野心。楚王一死,太子继位,春申君作为生父,权力不可动摇,那么李园能当什么角色?倘若春申君死了,李园作为楚王的舅舅,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外戚,没有人可以跟他抗衡的。再说了,天底下知道太子身份的人就这几个,李园不杀春申君,难保春申君不杀他灭口呢。这就叫以己之心度人之腹。
  春申君必须死,李园从计划实施的那一天起,这就是确定无疑的目标。
  十七天后,楚考烈王没能躲过死神的召唤。果然不出朱英所料,楚王一死,李园抢先一步入宫,安排刺客埋伏在棘门。春申君一点也没意识到危险的临近,当他驾着马车赶到王宫时,刚步入棘门,埋伏在两旁的刺客手持利刃,发疯似地一拥而上。春申君何尝料想到有此变局,他根本没防备,既无警卫,身上也不曾穿戴铠甲。任凭他权倾楚国,但在此时此刻,在棘门之内,却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罢了。说实话,他根本连想的机会都有,几支利刃,如电光火石一般疾刺而来,直插入春申君体内。这位相国身体晃了几晃后,一头栽倒在地。刺客一手纠着他散落的头发,一手用锋利的刀残忍地割下其首级,往外一抛,扔出棘门外。
  战国四公子中的最后一人,便以如此惨淡的下场走完人生。这个结局,不仅朱英看到了,十几年前荀子就预见到了。其实春申君并不是个糊涂人,但是他性格的弱点决定了他的命运,这可能跟他人生道路太顺有关系。在四公子中,春申君的权势最重,在楚考烈王上台后的二十五年里,他的地位没有遭到任何人的挑战。仕途过于坦荡,对人心的险恶估计不足,特别是不能分辨奸邪,最终付出生命的代价。
  春申君死后,李园灭其家族。春申君所任用之人,也纷纷受排挤打击,其中也包括荀子。这位大学问家最后远离政治,终老于兰陵。惟一可以庆幸的是,春申君身死族灭后,实际上还留下一条血脉,他就是春申君与李小妹的儿子,继承王位的楚幽王。楚幽王与秦王嬴政一样,实际上都不是出于王族,只是两人的命运最后迥然不同。楚幽王十几岁便早夭了,而秦王嬴政最终成为一代大帝秦始皇。
  李园这个来自赵国的阴谋家最终成为楚国宰相,可是经此一折腾,一度复兴的楚国很快又走下坡路了。楚国失去了最后的机会,十五年后,楚国亡于秦国之手。
  在春申君被杀的这一年,秦国也爆发一起政变,这便是嫪毐之乱。

TOP

  《血战天下》



  第五十五章 嫪毐之乱-1



  在秦庄襄王死后,吕不韦以“仲父”之名摄政,几乎成为秦国的统治者,可以说权倾天下。可是在他内心深处仍不满足,总觉得缺点什么。
  究竟缺什么呢?
  他觉得声名不够响亮。大家视他为商人政客,并不把他当作名士来看待。与孟尝君、平原君、信陵君、春申君这四大公子相比,吕不韦如同市井之徒,自己心里着实生出惭愧。秦国是天下最强大的国家,他又是秦国的宰相,声望却比不上四大公子,这怎么行呢?于是吕不韦便学着四大公子模样,招揽天下士人,凑齐食客三千。
  为了超越四大公子,吕不韦让手下这帮门客编纂了一本书,这便是战国学术名著《吕氏春秋》。这本书并非出自一人之手,而是集体创作而成,内容驳杂,既有儒家思想,又有道家、法家等思想,故而属杂家。全书共有八览、六论、十二纪、总共二十多万字,这在战国时代属于大部头的著作。全书内容无所不包,天文地理古今,差不多算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著作。
  吕不韦弄出这么一本书,一来是为了摆脱自己市贾的形象,装扮成文化名流,得到诸国贵族的认同,扩大自己的声誉;二来也想打造秦国的文化。长期以来,秦国虽强,可是与东方诸国相比,文化却长期落后,在那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年代里,秦国出现过几个思想大师?一个都没有。这无疑与大国地位很不匹配。
  我们必须肯定吕不韦对中国文化所做出的贡献,尽管他本人并没有多少墨水,但如果没有他的努力,这部巨著是不可能得以流传问世的。《吕氏春秋》一书完成后,吕不韦显然把它当成得意之作,他把书简全文悬挂于咸阳城门,向天下士人挑战,倘若谁能改动其中一字,即赏千金。当然,这并不说明这本书真的完美到一个字都改不得,这件事本身就是作秀,也是吕不韦的宣传手段。他把商业的宣传技巧用于文化宣传,足以见其智慧,倘若放到今天,吕不韦也是会成为一名商业巨头的。

  当然,对吕不韦来说,他的兴趣更在于政治而非文化。他之所以能在秦国政坛上如鱼得水,与一个人是分不开的,这个人就是他的老情人,现在的王太后赵姬。
  赵姬起初是吕不韦的女人,后来吕不韦把她送给子楚,即后来的秦庄襄王。秦庄襄王死后,王后赵姬成了太后。这时她年龄也就三十来岁,年纪轻轻便守了寡。秦国太后向来有红杏出墙的传统,宣太后便是一个例子,如今的赵太后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太后赵姬是一个性欲旺盛的女人,当朝宰相吕不韦又是他的老情人,这不正方便么?于是两人又卿卿我我,做一对快乐鸳鸯了。
  太后对吕不韦不薄,多次加予赏赐,吕不韦的势力,在咸阳城内无人可敌。他的宅院内,仅家僮便多达万人。可是太后欲求无度,让吕不韦有点吃不消了。他更担心的一件事是,秦王嬴政一天天地长大,迟早会有所发觉。要是这件事穿帮了,不要说当宰相,项上人头都不一定能保呢。就算秦王嬴政是吕不韦的私生子,一来这层关系不能挑明,二来在政治上父子也是靠不住的。吕不韦心里有点害怕,要保住地位,就得及时摆脱太后的纠缠。
  太后性趣正旺,吕不韦怎么能一走了之呢?
  得给太后物色一个新情人才行,而且得是比较厉害的角色,才能满足太后无止境的需求。他物色了一个无赖,名唤嫪毐,召到自己府上当一名舍人。这个嫪毐本是街头小混混,没有别人的本事,就是长了一根硕大无比的阳具。据说他的阳具可以插在桐木车轮上,挺起车轮子。这可不是出自小道新闻,而是大史学家司马迁《史记》中的记载。吕不韦故意把嫪毐的“本事”传到太后耳中,以引诱太后。好色的太后果然大感兴趣,想得到嫪毐,吕不韦便趁机把嫪毐送入宫中。

TOP

  《血战天下》



  第五十五章-2



  可是宫中除了朝廷重臣外,其他男人都是宦官,嫪毐想自由进入宫禁与太后寻欢作爱,显然不太方便。吕不韦便想了一个办法,他让人去告嫪毐,然后判处他宫刑。太后一听可急了,要真处宫刑,割了那玩意儿,就没法玩了。吕不韦说道:“不来真的,只是做做样子给人看罢了。”于是太后指使宫刑主刀人弄虚作假,只是把嫪毐的胡子全拔光了。这嫪毐本是市井无赖,想着可以泡上尊贵无比的太后,有权有势,受点苦也值,便也忍着疼痛熬了过来。拔光胡子后,换了一套宦官的衣服,这样与太监看上去没有两样了。就这样,吕不韦把太后这个包袱给丢了,而嫪毐也乐不思蜀,与太后两人日夜寻欢。
  太后非常开心,简直爱死嫪毐了。然而欢乐之余,一个大麻烦来了:太后怀孕了!秦国堂堂国母,居然怀了一个野种,还是在寡居的时候!这个事情要是传出去,不仅太后颜面全无,秦王以及秦国都会蒙羞,为天下人所耻笑呢。这可怎么办才好呢?要是太后还呆在宫中,这事迟早是隐瞒不了,挺着大肚子,谁看不出来呢?必须得换个人少的地方才行,以避人眼目。太后便谎称占卜不利,需换个清静的场所。
  要到哪去了?雍城是秦国的故都,那里的宫殿尚存,离咸阳有一定距离,躲在这里比较安全。到了雍城之后,太后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个事做得十分隐蔽,除了宫中的人之外,外人根本无从知晓。宫中的人当然也知道,这种事绝不可外泄,一旦外泄,将遭致杀身灭族之祸。孩子生下来之后,太后赵姬一看,什么事也没有。这么一来,她更大胆了,很快又怀上了嫪毐的第二个儿子。
  靠着太后的宠爱,嫪毐权势越来越大,几乎成了雍城的土皇帝。说实话,太后赵姬根本没有多少政治头脑,这是她与宣太后最大的区别,她所在乎的是一个男人,是爱与做爱。她完全沉溺于情欲之中而无可自拔,把宫中事务都交给嫪毐去处置,并给了他多得不可胜数的赏赐。虽然以“宦官”为名,实际上嫪毐并不住在宫内,他有庞大的宅第,有僮仆数千人,其显赫程度,直逼宰相吕不韦。
  嫪毐也是一个贪得无厌,不知收敛的人,在权势面前,他完全忘乎所以了。他自以为征服了太后,就征服了秦国,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嫪毐的宅第,几乎成了一个政事厅,那些想当官的人,纷纷投其门下,人数多达上千人。一个宦官,却显赫到如此程度,这能不令人生疑吗?嫪毐越是高调嚣张,离身败名裂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秦王政七年(公元前239年),在太后的要求下,嫪毐被封为长信侯,赐山阳、河西、太原为其封地。此时嫪毐的权势到达顶点,在他眼中,秦国只有太后,哪来的秦王。可是秦王政已经一天天地长大了,这一年他已经满二十岁了。说实话,秦王政对嫪毐的暴发也是有过怀疑的,只是母后之事,他不宜插手,况且太后又不在咸阳城内,所以也睁一眼闭一眼。但是秦王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嫪毐居然不是宦官,而且还是母后的情人。

  纸终究包不住火。
  两年后,即秦王政九年(公元前237年),这一年秦王政二十二岁。依照旧例,秦王政要前往旧都雍城行加冠礼,正式主持国政。
  当时嫪毐就跟一帮侍中、左右贵臣一起喝酒,为了助兴,还搞了一些投壶之类的博戏。本来大家都畏惧嫪毐的权势,可是几杯酒下肚后,神智有点不清,有些人喝得醉熏熏的,玩着玩着,就跟嫪毐争吵起来了。此时嫪毐也有几分醉意,便大声喝斥道:“你们知道我嫪毐是什么人吗?我今天就告诉你们,我乃是皇帝的假父,皇帝都得叫我阿爹呢,你们这些小子,怎么敢来跟我争呢?”
  这话一出,所有人无不惊呆了。一个宦官,居然自称是皇帝的假父,这岂不是吃了豹子胆了?很快,嫪毐说的话就传到了秦王政那里,你想想,秦王政听了会是什么反应,他暴跳如雷,马上派人调查此事。嫪毐酒醒后,知道自己闯大祸了,赶紧逃到自己的封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