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夫妻俩分开来各自在地上抓衣裳。
  宋金利看老婆仓惶地提裤子,想起前天草丛里的男女,不禁哑笑,报应来得太快。
  刚穿好裤子,草丛分开,三个戴红袖章的钻进来,为首一个大喝:“搞么事?”
  宋金利看到后面那个最年轻的裤裆胀起,盯着王丽的胸脯看,忙挡在老婆身前,让她披上褂子。
  小年轻不干,冲过来一脚踢在宋金利裤裆:“挡么事挡?刚才耍流氓时不见你挡!”
  宋金利捂住下身说:“我们是夫妻,哪个耍流氓。”
  小年轻又说:“夫妻?哪有夫妻不老实在家睡觉,到这里来撒野的?”
  王丽把该挡的都挡上,也辩解:“我们真是夫妻。”
  领头那个说:“毛主席说,我们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任何坏人。是不是夫妻,弄得明白,你们带了结婚证没有?……既然冇带,你们又为什么大白天在这里办事?”
  金利见领头的还讲道理,就说他们夫妻是跑船的,家里小,还有老娘、儿子,不方便,两人一年见不了一个月,只好在这里……
  领头的说,那你们也得证明自己的身份,不然我们只有公事公办,带你们去派出所。
  金利忙说,有,有。就掏出两人的工作证他看。
  领头的仔细看看,又见宋金利工作证里夹有10元钱,就合上工作证,在掌心里拍,说,按照公安局的要求,像你们这种情况,我们要通知单位,你们各自报上电话来,我们在派出所里核实,单位领导来了,就放你们。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王丽听说要单位来人,就红脸拽金利的衣角。
  宋金利忙掏游泳烟撒了说,师傅,我们确实是特殊情况,没办法,您家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最好不通知单位。
  红袖章们接烟点着,带头的说,我看你们两个认错态度还好,又念你们没有前科,这次就不通知单位。
  宋金利连道感谢,上前想取工作证。
  领头的缩手说,单位虽不通知,但按局里规定,还是要交罚款,每人五元。
  金利心疼十元钱,犹豫起来。
  领头的就说,那还是通知单位来解决问题。
  王丽在背后戳金利。
  宋金利于是说,认罚,认罚。
  领头的先递过金利的工作证,看他抽出里面的十元交了罚款,才把王丽的证件给他。
  金利连忙拖着老婆走。
  那小年轻趁机在王丽胸脯摸一把说,你再叫一回,交二十元罚款我都愿意。
  看两人狼狈跑下山去,红袖章们捡起地上那包瓜子接着嗑。
  领头的就教育年轻的,不要一天到黑只惦记下面,我们是来抓流氓,不是耍流氓的,每天能分几元回去,才最重要。
  一边说,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数给每人三元。
  王丽一路跑下山,心都快蹦出胸膛,回头再看不到袖章的身影,就拿拳头擂动丈夫说,都是你,不好好在家里,非要到龟山上来,看那个年轻的一脸流氓相,肯定刚才什么都让他们看到了。还冤枉去了十块。
  宋金利只好不住给老婆陪不是。
  好容易哄得她不吵,金利才嘻笑说,今天算不算是最刺激的一次?
  看老婆羞羞地点头,金利自我安慰道,这样花十元也值了。
  到晚上,金利想白天已经破了昌明法师的戒律,夫妻马上分别,多几回也不多,反正细毛已经没了,那就给灰猫子再做个弟弟。
  等老娘、灰猫子睡熟,大木床就又嘎吱响起。
  灰猫子听到响声,又眯眼在幽暗里找细毛,除去响声,什么也没找到。
  夫妇也没了白天的激动,各自努力过,屋里恢复平静。
1

评分人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感谢分享,送上46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宋金利夫妻乘船回各自船队。
  李江波的屁股叫青霉素扎得青紫,烧终于退了。
  号子里关的小屁啰嗦也各回各家。
  民权路H号少去大龙、细毛两个调皮鬼,平静安详,但春日走近,一切又蠢蠢欲动。
  丑丑喜欢安静待着,这样少有人欺负他,他才能大着胆子骑坐在门廊的木栏杆上看苍蝇叮萝卜干。
  一旁那只老芦花母鸡也像雕像一样在看。
  等苍蝇以为它真是雕像,芦花就一口啄了绿头苍蝇在地上打滚,再一口吞进肚去。
  大脑壳穿着过年的新花袄像只大花甲虫在一栋天井里逛,院里的公鸡王,‘花花’就颠颠地扑过来,跳起来啄在大头脑门上,啄出个白痕。
  大脑壳掉头就跑,花花在后面撵着啄他。
  看跑不赢,大脑壳忽然回转身,瞪住花花看。
  丑丑隔得虽远,却看得清楚,大脑壳的眼珠变幻了颜色,一黑一白,一深一浅,像个妖怪。
  花花颈毛竖起,本还要啄,对上大脑壳的眼光,蓬起的颈毛就蔫了,伸长的脖颈也渐渐回缩,最后竟慢慢瘫坐在地上耷拉了脑袋。
  大脑壳得意地眨眨眼,蹦跳着跑了。
  丑丑分明看到他的眼睛还是像以往清澈明亮。
  星期四下午不上学。
  转过巷子,勇勇、强强、灰猫子几个趴在长条青石上敌扣子(武汉旧时小孩们的游戏,以扣子互相斗输赢,赢家得到对方的扣子。),大脑壳就去做观众。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勇勇的大扣子多,自然赢得也多。
  其他人都怕和他来。
  灰猫子技术却高,偷赢了强强两颗军大衣上的扣子,便挑战勇勇。
  勇勇被他连赢五颗扣子,就出动列宁棉服上的大片片扣子来和灰猫子决战,灰猫子技术再高,无奈扣子小了,反被勇勇赢去一颗军大衣扣。
  灰猫子精,输了就让别人上。
  这时候,汪进来了。
  勇勇、强强几个拘留过的见他都不说话。
  汪进掏出大前门撒一铺,大家去后巷子里抽。
  勇勇兴起,又找块条石要求再战。
  无人应战。
  汪进说,我来玩玩。从口袋里抓把扣子,随便挑颗下在石头上。
  两人斗了阵,各有输赢。
  勇勇又出动大瓦片扣子连赢下汪进三颗大扣子。
  汪进不依,从内荷包里摸出颗铜扣子来敌。
  铜扣子虽不如大瓦片扣子大,分量却沉,瓦片扣子根本敌不动它。
  大瓦片扣子又大又薄,难以翻面,汪进技术又糙,斗了半天,僵持不下。
  汪进晓得灰猫子技术好,说,哪个肯帮我来?赢了的,奖两根烟。
  灰猫子欠玩,又听说有烟,就问,万一输了要不要我负责?
  汪进说,不要负责。
  灰猫子说,我来。就趴在地上和勇勇斗。
  勇勇知道灰猫子不好惹,出手抖了抖,扣子没落在平地。
  灰猫子抓住机会用铜扣敌翻了瓦片扣子,又一敌让瓦片扣子跳起来反盖住铜扣。
  汪进大喜,掏出所有扣子让灰猫子挑选。
  灰猫子挑出一摞,高高站起,瞄准了将大瓦片扣子震飞出长条石外。
  围观人群一片雀跃,只有勇勇撅着嘴,黑了脸。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灰猫子一手抓着大瓦片扣子,一手伸向汪进说,拿烟来。
  汪进掏出大前门,抽两根,让灰猫子一边耳朵架了一根,又把铜扣子和大瓦片扣子装到内荷包里,剩下那把扣子,挑出三颗大的来给了灰猫子。
  怕勇勇反悔,汪进就说有事跑了。
  灰猫子得意地点着烟,炫耀手中的扣子说,哪个还敢来?
  勇勇一嘴巴扇在灰猫子脸上,说,不想想你拐子细毛是么样死的,认贼作父的东西。
  灰猫子手上的扣子散飞了一地,他扔掉烟头上前与勇勇厮打。
  勇勇读五年级,高灰猫子一头多。
  灰猫子虽有当年大龙的勇猛,怎奈级别不够,转眼让勇勇按翻在地上。
  灰猫子脑门起了青筋说,我拐子是么样死的,你说清楚!
  勇勇只不做声,灰猫子躺在地上挣扎半天,想起细毛,终于哇哇哭了:“哥哥……”
  强强见他哭得惨,就喝散大脑壳等几个小的。
  勇勇松手让灰猫子起来。
  灰猫子捡起地上散乱的扣子收在荷包里,取耳朵上的烟递给勇勇说,勇勇哥,我拐子平常跟你要好,你也不想他做冤死鬼,就告诉我到底有么事。
  勇勇点燃大前门,又掏了自己的大公鸡给强强、灰猫子也点上,说,我们院里几个都是大龙、细毛罩着,细毛是你亲拐子,也是我和强强的拐子,细毛拐子就这样没了,我心里也不好受。灰猫子,我晓得你一向嫌我跟汪进好些,你信不过我的话我不怪你,你要强强说,那天在号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强强向来老实,就说他们被抓,如何录下口供,后来又如何在汪怒潮指使下都改过口供,结果细毛就被判了死刑。
  灰猫子听完,就赤红眼睛骂声,妈的逼!说要拿菜刀剁了汪进一家。
  强强死死抱住不让他去。
  勇勇又赏他一耳光,说,你疯了,连老子都打不过,哪斗得过汪进,更何况他老子汪怒潮是人武部的,手上有枪。
  灰猫子想想也是,就跍到地上哭,直哭得一抽一抽的。
  勇勇说,汪进一家小人,我们以后都少缠他,灰猫子你要跟拐子报仇,我们都支持你,但现在敌我力量悬殊,我送你一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灰猫子半懂不懂听了,抹去鼻涕眼泪点点头,又扔掉汪进赏他的三颗大扣子不要。
  勇勇捡起说,我不是贪便宜,这几颗扣子本来就是汪进从我这里赢去的。
  人都散了。
  灰猫子回家看着拐子的相片又哭一回,发狠说绝不让细毛白死。
  躺在床上想半天,也想不出计策报仇,就又去院子里晃。
  路过一栋,看大脑壳奶奶家热闹非凡,原来是大脑壳的舅爷爷来了。
  舅爷爷是瘦子太的弟弟,远在宜昌,早年是跑江湖的,算命卜卦,相看风水,无一不精,尤擅会说书,每次他来,院子里的伢们都会围着他听说书。
  舅爷爷叫王佩山,满头白发,面庞削瘦,双目精光四射,像极了孙猴子的火眼金睛,冲人一看,似乎能看穿人的心事,又像能看透人的原形。
  心虚之人,根本不敢直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王佩山说是来看姐姐王佩兰,但瘦子太一大家子人,他最喜欢的还是大脑壳,一来总抱着大头说,这伢精,能接了我的衣钵。
  瘦子太这时会说,侃鬼话,我乖孙这聪明的人,怎么会学你跑东跑西,到处乱侃。大脑壳以后是要上大学,做学问的。
  舅爷爷就呵呵笑,边笑边颠动大腿上的大头,唱,骑马笃笃骑,上街(武汉话此处念该。)买糖吃……
  大脑壳抓着舅爷爷的手,像真在骑马,双眼也放出舅爷爷那样的光芒。
  等玩够了,大脑壳说,舅爷爷,舅爷爷,说书我听。
  舅爷爷嘴上说好,但有一样,他酒没喝好是绝对不会说书的。
  大脑壳沿走廊跑着广播,大家早点吃饭,晚上舅爷爷说书,自带小板凳。
  姐姐雪琴和小蕾几个姑娘伢忙搬桌椅布置。
  李善强弄了条大鱼,挽袖子下厨。
  大脑壳跑穿走廊,回来看叔叔在门锁上系根索子线,用手捧着剥好的皮蛋拿线割成四瓣。
  叔叔看大脑壳在一旁吞涎水,就拿指头蘸了些皮蛋黄让他舔。
  灰猫子不敢怠慢,跑回家用开水泡了剩饭,伴些腌菜吃掉,在一栋左近晃悠。
  吃饭时,舅爷爷抱着大脑壳由李善强兄弟几个陪着喝酒。
  舅爷爷拿筷子头蘸点酒让大头舔。
  看大头咝咝吐舌头喊辣,舅爷爷笑着问他要吃么事?
  大头指着鱼眼睛说,这块最好,给舅爷爷吃。
  舅爷爷就笑了,指着自己的眼睛说,吃了一辈子鱼眼睛,才会这么亮。
  又让小的多吃。
  挖出两颗鱼眼珠,大脑壳、雪琴一人分一颗。
  妈妈又给夹好菜,让他们搬小板凳去搁着吃。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酒足饭饱,舅爷爷的脸红红地更似孙悟空。
  大脑壳守候半天,缠住他要说书。
  舅爷爷就坐了门口的高靠背椅,抽完神仙烟,又喝三口酽茶,掏出兜里一块长条醒木,拍在面前方凳上。
  灰猫子、强强带动几个小的忙鼓掌。
  走廊上人围满了。
  丑丑也远远躲在暗影里听。
  大脑壳朝他挥手要他到跟前来。他只是害羞笑笑,站着不动。
  “天为罗盖地为毯,日月星辰伴我眠;
  何人撒下名利网,富贵贫困不一般;   
  也有骑马与坐轿,也有推车把担担;   
  骑马坐轿修来的福,推车担担命该然;   
  骏马驮着痴呆汉,美妇常伴拙夫眠;   
  八十老翁门前站,三岁顽童染黄泉;   
  不是老天不睁眼,善恶到头报应循环。”
  一段定场诗歌念罢,舅爷爷又拍一下醒木,双目圆睁,精光迸射,再不似酒醉老翁。
  胆小的伢们瞧了,纷纷低头。
  舅爷爷眼光扫过灰猫子,不禁多瞄一眼。
  灰猫子让他看得心虚,扭头和强强说话。
  李善强带头喝声“好!”,院子里掌声一片。
  舅爷爷就开始说好汉武松打虎的故事。
  前头打虎一节说得精彩,伢们不住叫好。
  到后来说到潘金莲西门庆毒杀武大郎,爱听的不多,只有灰猫子咂舌问,什么毒药这毒?
  舅爷爷说是砒霜,怕他不懂,又说是种最厉害的老鼠药。
  正听着,汪进也来凑热闹,挤开强强,挨灰猫子坐下。
  大脑壳吵着说,要听神仙鬼怪的,伢们都附和。
  舅爷爷又拍了惊堂木说,那就说个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吧。
  雪琴细声说,三打白骨精听了很多回,再换一个。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舅爷爷像孙猴子一样挠挠头,再拍动醒木说,好,说个你们没听过的神仙故事。两千五百年前,姜子牙祖坟一道青烟冒起,惊动昆仑山玉虚宫的元始天尊,于是破格收下姜子牙为学生。……
  大脑壳又插嘴问,舅爷爷,冒青烟那不是失火了?
  舅爷爷摇头说,非也,非也。那是说姜子牙屋里祖坟埋的位置风水好,占据龙脉,依照《葬经》所说,那是龙真、穴的、砂环、水抱。祖先埋在那里,子孙后代必定享福。不过按新社会的观点,这些都是封建迷信,伢们就当是神话听,不要当真。
  汪进说,舅爷爷,那你说扁担山的风水如何?
  舅爷爷眼中精光闪烁,道,说得好,扁担山虽然算不上龙穴,但是砂环、水抱都有,寻常人家若葬在山南龙阳湖边,必定升官发财。
  汪进就高兴说,我爷爷就埋在那里,是不是南面我不晓得,只记得旁边有湖。
  灰猫子说,怪不得你爸爸做大官,汪进哥,将来你肯定也不得了,等以后发达,莫忘记我们。
  汪进呵呵笑说,忘了谁,也不敢忘你。
  大脑壳叫道,莫打闹台(武汉话:此处是打岔的意思。),还听不听了。
  舅爷爷又接着讲,姜子牙在元始天尊手下学道四十年,终究是靠他祖先保佑上的山,智力不够,无法成仙。元始天尊说,现在天下大乱,神仙们也要重新排座次,就派姜子牙去凡间主持封神大事。姜子牙一心想修仙,再三哀求。元始天尊说他没有仙缘,再学无用,喊姜子牙的师兄南极仙翁来传给姜子牙封神榜,让他下山封神。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