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果然,曹丕很快就从监国谒者那里拿到了抄稿,看完之后却没有愤怒,只有恐慌。他领会到了赋中的暗示,曹植已经猜到了建安二十二年“绝缨”事件与那一次叛乱的真相。

  这一篇《感鄄赋》,是宣战书,也是告白书。曹植不是为自己,是要为甄宓讨回公道,他也可以借此痛快地抒发一次对甄宓的情怀——当着曹丕的面。

  曹丕有点慌,如果曹植把那件密谋公之于众,对自己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他退缩了,就像《魏书》里说的那样,他连忙开始“哀痛咨嗟,策赠皇后玺绶”,把死去的甄宓追封为皇后,还把曹叡交给郭后抚养,以示无私心。

  对于曹植,他也大加安抚,原地升为鄄城王,以免他多嘴。所以我们读《曹植传》的时候,看到的是“贬爵安乡侯。其年改封鄄城侯。三年,立为鄄城王,邑二千五百户”。对于曹植为何从侯复升为王,史书里没有没任何交代,谁能想到这么一条简单记录后隐藏着兄弟为了一个女人的交锋。

  这就回答了我们在文章开头就提出的疑问:为何曹丕看到调戏自己老婆的《感鄄赋》后,非但不怒,反而升了曹植的爵位呢?因为他害怕真相被揭穿。终文帝一朝,曹植得以保全性命,未像曹彰一样莫名暴卒,全赖这枚护身符。

  曹丕在黄初七年去世,他一直到去世前夕才把曹叡立为太子。关于这次立嗣的经过,《魏末传》记下了一个精彩的故事:“帝常从文帝猎,见子母鹿。文帝射杀鹿母,使帝射鹿子,帝不从,曰:‘陛下已杀其母,臣不忍复杀其子。’因涕泣。文帝即放弓箭,以此深奇之,而树立之意定。”

  表面来看,这是一个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故事。但当我们了解到这对“父子”之间发生过什么之后,再来审视这个故事,就会发现其中所隐藏的凛凛寒意。

  “陛下已杀其母,臣不忍复杀其子。”这短短的一句话,隐藏着多少锋芒和怨愤。

  “陛下已杀其母。”杀谁的母?杀的是鹿母吗?不是,是人母!陛下你已经杀了我的母亲!

  “臣不忍杀其子。”不忍杀谁的儿子?不是鹿子,而是人子,是陛下的儿子!

  不得不佩服曹叡的睿智,他借着猎鹿所言的这一句隐喻,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陛下你杀了我的母亲,我却不忍杀陛下的儿子——注意,是不忍杀,不是不能杀,也不是不愿杀,是有条件的。

  曹叡这一句貌似仁慈的话,彻底让曹丕乱了方寸。他“即放弓箭”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因为双手过于震惊而无法控弦。

  从这句话里,曹丕已经猜到,甄宓在临终前,把建安二十二年的秘密和曹叡真正身世都告诉了自己的儿子。而此时此刻,甄宓的儿子借着猎鹿的话题,朝着自己发起了攻击。

  曹丕当然可以杀掉曹叡,扶他真正的儿子曹霖即位,但曹叡一定会把自己的身世公之于众。届时且不说蜀汉和东吴会如何嘲笑,单是如何向曹氏宗族解释为什么会把袁家儿子养活这么多年,就足以让曹丕皇位的正统性垮台。曹家适合当皇帝的子嗣还有很多,何必再用这个撒谎精呢。

  曹叡同归于尽的姿态,吓住了曹丕。

  最终曹丕屈服了。他唯一活下来而且备受宠爱的儿子曹霖年纪尚小,如果曹叡抱定鱼死网破,那么毁灭的不只是曹叡自己,还有曹丕乃至整个魏国。

  于是,这一对“父子”就在猎场里交换了彼此的筹码:我给你大魏皇位,而你给我曹氏家族的安全。

  我们在史书里可以看到,这一次猎鹿之后,曹叡终于被立为太子。而据《曹氏家系》记载:“明帝即位,以先帝遗意,爱宠(曹)霖异于诸国。”这是曹叡兑现了他对曹丕的承诺,善待他唯一的后代。

  甚至曹叡还有可能向曹丕承诺,等到他死后,会把帝位交还给曹氏。这也解释了为何曹叡之后,即皇帝位的,是曹彰的孙子曹芳。

  曹丕死了,可曹叡的复仇才刚刚开始。曹叡登基之后,屡次向已经荣任太后的郭女王追问母亲死亡的真相,郭女王被逼急了,来了一句:“是你爹要杀的,不关我的事。你当儿子的,该去追究你那死爹,不能因为亲妈就杀后妈啊。”(先帝自杀,何以责问我?且汝为人子,可追雠死父,为前母枉杀后母邪?)曹叡大怒,逼杀郭女王,而且还把她的死法弄得和甄宓死状一样。

  关于建安二十二年的真相,想必曹叡也从郭女王口中得到了确认。为了母亲的名节考虑,尤其是又涉及到自己身世,曹叡最后选择了继续隐瞒下去。至于自己叔叔那篇《感鄄赋》,曹叡怕被有心人读出端倪,遂下诏改为《洛神赋》。他本以为这么一改,将会无人知晓,却不知反而欲盖弥彰,让后世之人顺藤摸瓜推演出真相全貌。

  太和二年(公元228年),曹植上书曹叡,如前文所分析的那样,他在奏章里隐晦地提及了当年的那些事情,隐隐有了要挟之意。曹叡和曹丕的反应一样,有些惊慌,连忙下诏把他从雍丘改封到东阿。

  不过在这一篇奏章里,曹叡发现了一件事,他发现曹植知道的真相,只限于甄宓在建安二十二年和之后的那些阴谋。自己是袁熙儿子的事情,曹植从没觉察过。对于那一年的真相,曹植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曹叡至此方如释重负。绝缨之事,揭破之后只是丢脸,何况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曹氏已经坐牢了天下,没人会去认真追究;反倒是袁氏血统,揭破之后就是天崩地裂的大乱。曹植不知道后者,那是最好不过。

  过了几年,羽翼丰满的曹叡不再对这位叔叔客气,一纸诏书把他又发配到了鸟不拉屎的陈地。曹植已没了要挟曹叡的把柄,就这么死在了封地,得号陈思王。

  又过了几年,曹叡去世,无子,即位的是曹彰的孙子曹芳,魏国终于回到曹氏血统中来;又过了几年,曹芳被废,即位的是曹霖的儿子曹髦,皇位算回到了曹丕这一脉下。可惜这个时候,司马氏已然权势熏天,曹髦堂堂一代君王,竟被杀死在大道之中。到了曹奂这里,终于为司马氏所篡……

  于是我们的演员们终于纷纷退场,只剩下《洛神赋》流传至今,叫人嗟叹不已,回味不休。千载之下,那些兵戈烟尘俱都散去,只剩下《洛神赋》和赋中那明眸善睐的传奇女子。世人惊羡于洛神的美貌与曹植的才气,只是不复有人了解这篇赋后所隐藏的那些故事与人性……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国新语

  【之一】

  十七年,塞北送酥一盒至。太祖自写“一合酥”三字于盒上,置之案头。杨修入见之,竟取匙与众分食。众问其故,修答曰:“盒上明书一人一口酥,岂敢违丞相之命乎?”众大喜,一扫而净。适荀彧有疾迟至,见盒,疑而问修:“此何物?”修对曰:“丞相所馈也,卿可自取。”彧发之乃空器。

  彧不自安,遂饮药而卒。时年五十。谥曰敬侯。

  【之二】

  后主敬哀皇后,车骑将军张飞长女也。初,建安五年,时夏侯渊有女年十三四,在本郡,出行樵采,为张飞所得。飞知其良家女,遂以为妻,产息女,是敬哀也。

  章武元年,时后主未立皇后,亮与群臣上言曰:“故车骑将军张飞之女甚贤,年十七岁,宜纳为正宫。”后主即纳之。后亮初亡,言事者或以为可听立庙于成都者,不从,野有后主怀怨于葛公之议。

  裴注引《敬哀别传》云:“飞之仪容,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渊之仪容,虎体蕴臂,彪腹狼腰,俱一时悍勇之士。”

  【之三】

  操与马超战于潼关。西兵悍勇,纵骑攻之,操军不敌,遂大溃而走。操杂于乱军之中,马超策骑疾追,乃大呼:“长髯者,曹操也。”操闻之大惊,割须弃袍,以旗角掩面,方亡归本营。众来问安,操抚膝大哭:“倘使云长在侧,孤必不致此。”众将问曰:“关君侯武姿卓然,丞相颇思否?”操对曰:“吾思云长美髯也。”

  【之四】

  明嘉靖朝间,兵部右侍郎范钦始建天一阁,置古善、孤本于其内,良加眷护,卷册至七万余。

  时有仆役举烛不慎,阁中走水。护院不得以,遽以水泼浇。火既熄,范钦点检古本,有《三国志》与《范文正公集》两下交叠,页濡粘连,字多互篡。

  范钦揭卷读之,见《诸葛亮传》上犹有洇迹。其上曰:“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

  【之五】

  关羽镇荆州,有女二人,一名嫣,一名容。孙权遣使求亲。关羽甚喜,然未知二女取舍,踟蹰未决。使者再三催之,关羽召二女于前,曰:“汉吴联姻,国之大事,汝谁可任之?”嫣时十四,有乃父之风,慨然出步应承。羽大喜,遂语于使者曰:“吾女嫣,能嫁权子。”

  使者惊而未发,回转江东,具告孙权:“关将军辱之太甚,傲之太甚,竟言虎女焉能嫁犬子。”孙权怒,遂北降曹魏,合兵袭荆。

  关羽,字云长,河东解县人也。时燕赵之地,与江南方言钜异。北滞于沉浊,南失在浮浅,互不能通,多有听谬而错悖者。

  【之六】

  曹操多疑,恐死后墓陵为人所掘,颁遗令曰:“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也。葬毕,不置陵寝,以百马踏平,上植青稗。至次年,无人知吾所栖也。”丕泣拜:“儿敢不从父命也。”遂从操令,不加砖石,不围墓穴,唯立石驼两对、石人一双于上,四时享祭。

  【之七】

  备住荆州数年,一日席间在刘表之侧,忽慨然流涕。表怪问备,备曰:“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表宴然自若,解曰:“玄德毋忧,汝抚之者,是吾髀也。”

  【之八】

  操与绍相拒于官渡。绍谋士许攸投曹,夜入营帐,问彼粮谷。操伪曰:“计一年之度。”攸曰:“明公欺我。”操又曰:“半岁尚济。”攸不言,袖手冷笑。操离席长谢:“止月余矣。然先生何以知之?”攸徐曰:“仆本不知,然观明公左右,便知粮蹙之状矣。”

  《三国志·许褚传》曰:“许褚字仲康,谯国谯人也。长八尺余,腰大十围,容貌雄毅,勇力绝人……从曹公讨袁绍于官渡,常侍左右。”

  【之九】

  二十四年,关羽率众攻曹仁于樊。于禁、庞德等救,皆没。曹公遣徐晃往救仁,又遣将军徐商、吕建诣晃。两军会于四冢。羽军势大,晃与之遥共语,但说平生,不及军事。须臾,徐商、吕建军至,晃乃下马宣令:“得关云长头,赏金千斤。”羽惊怖,谓晃曰:“大兄,是何言邪!”晃曰:“此国之事耳。”

  【之十】

  袁绍本妾生,常自介怀。适马超造绍,绍与之语:“恨不得嫡出,为公路诸小所嘲。孟起亦是庶出,必知吾心。”超从容对曰:“仆不为嫡出,不胜庆幸。”

  《白虎通义·姓名》曰:“嫡长为伯,庶长为孟。”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之十一】

  魏延在蜀中,每随亮出,欲请兵万人,与亮异道会于潼关,而亮为万全策,不许。延志不得伸,心积愤懑。而又与杨仪交恶,深怨葛氏偏袒太甚。凡数年,腹部辄绞痛,发时汗如雨下,鞍马不扶。医者断曰:“将军情志所伤,忧思恼怒,而致横犯胃腑。此吞酸之症也。”延请其方,医者曰:“名姓或有碍。”

  《魏延别传》云:“魏延,字馈阳,义阳人也。少时慷慨,于乡里乐善好施,多行义举,曾放言曰:‘但有寸金,必馈吾乡。’”故表字“馈阳”。后,人谓不祥,遂改之。

  【之十二】

  孟德刺董不成,为陈宫所获。宫感其志,亲释之,随其行。中道宿吕伯奢之邸。陈宫早寐,独在一屋。而操与伯奢联床抵足,共论夜话。伯奢曰:“窃闻黄土以其仁厚,能负载万物。是故轩辕主后土之养气,而庇佑下人。卿欲效轩辕而甘负天下之兴亡乎?”操慨然对曰:“操自当砥砺心志,荷负天下重责。宁使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适宫起夜,只闻操对句后半,心不自安,遂弃操而去。

  【之十三】

  曹操大宴于许都,天子在席。宴酣之时,操持酒樽趣帝前,醉声曰:“陛下可知,设若无孤,天下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天子亦大醉,对曰:“袁本初、孙仲谋、刘玄德,与朕而将四矣!”二人大笑,畅饮竟夜。次日醒觉,皆醺醺然,尽忘前事。左右无敢告之者,君臣亲善如初。

  【之十四】

  咸丰间,川中有说书者名房正,尤擅说三分,书场因得名“三国草堂”。一日正自书场返家,惊觉其妻与邻人私通,遂缚至衙门。妻辩抗曰:“吾夫名房正,邻家名方政,名同音类。实是妾耳听差,乃被乘事,不是媾和。”

  时人闻之,做联一副张于书场左右,联曰:

  〖何分文长云长,皆为护蜀将

  无论孟德玄德,都是偷汉贼〗

  【之十五】

  吴主嫁妹于刘豫州,又多赠美人玩好,金玉锦绮,极声色犬马之能事,意以软困挫其志也。刘豫州留吴中凡三月,无不惬意。一日出游,适见江边青石一块,遂祝曰:“倘使吾能离脱东吴,勾返荆州,当一剑裂石。”言讫手起剑落,火光迸溅,青石两断,众皆称奇。豫州观之再三,乃曰:“或误中,何妨再试之。”

  《古今名物通考·石篇》载:金陵有十字纹“恨石”,其上剑痕两条,传为三国时蜀先主所断。

  【之十六】

  芒砀山中产异蛇,尖头扁腹,通体鳞青,土人皆呼之为陈思王。世有未解,有熟知风土者曰:“此蛇毒甚,每噬人,七步即毙,倒伏成尸,是以子建名之。”

  【之十七】

  建安中,西域有力士,黑面虬髯,勇戾敢斗,三十六国无能敌之者。遂随贾人入中国,遍访猛士。时人皆称蜀中有张飞者,有万夫不当之勇,冠杰中原。力士辗转至成都,先主使车骑将军迎之,不敌。先主惊曰:“不意此胡儿,竟赛吾弟!”

  力士骄甚,返西域,每自夸矜曰:“以中土人物之盛,犹未吾匹也。当铭记之,以励子孙。”即更名“赛翼德”。后子孙繁衍,遂化大食俗名。

  【之十八】

  马超降刘备,旧非故人,而奉职甚尊。诸葛亮恐备旧部有不平之议,乃修书解曰:“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书既毕,令书佐抄录数份,分致关羽、张飞、黄忠处。

  【之十九】

  凉州多骏足,皆麒骥之属。中平三年,董卓得凉种一匹,喜其雄骏,乃豢于营中,号曰赤菟。永汉元年,董卓进京,赠赤菟于吕布,使杀丁原。布得之甚喜,驰城飞堑,每随驱乘。至建安三年,曹操诛布于徐,遂馈赤菟,以邀关羽,羽欣然纳之,不离左右。建安二十四年,吕蒙袭荆,羽败走麦城,行不及半日,为追兵所戮。赤菟数日不食草料而死,世以“忠义”誉之。

  《伯乐相马经》云:“马种如人,贵龀贵韶。寿逾三十、齿白者,纵麒骥骅骝,亦归羸驽,殆不堪用。”

  【之二十】

  明人《玉堂漫笔》载:正德朝有学子,仪姿雄正,貌颇堂皇,俨然文曲之相。及乡试,主考望之甚奇,遽取其卷读之,笑而批曰:“真河北名将也。”生不明其意,有同窗以诗解曰:“可怜白马死,难免延津亡,河北真名将,到此梦黄粱。”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之二十一】

  荀湛问学于许,曹公设席宴之,矜夸曰:“孤虽戎不解鞍,亦重经学,麾下武人,无不精熟典籍。”荀湛试问曰:“仲尼诛少正卯事,众卿其意为何?”曹洪惊曰:“许下盗匪,非某所辖,请咨夏侯将军。”又问元让,夏侯惇独目圆瞪,拔刀喝叱:“仲尼何人,竟擅行戕杀!宜速付有司名正典刑。”荀湛略疑,又转问许褚,许褚少赣,默然许久,方答:“不知,或是董卓遗党。”荀湛语于曹公,曹公怒,曰:“此必青州兵所为,彼黄巾旧部,军纪甚惫。”急召于禁责骂。于禁惶然不敢言,口称万死。

  后荀湛游学至南皮,谒袁绍,尽言其事。适绍讨曹,闻之大喜,遂传檄四方,中有文辞:“阉曹无德,凶暴放横,所过无不残破,前戮徐、泗之地,又使仲尼诛少正卯,天下壮士,宁不怀恨欤?”

  《两晋学案》载:“汉季经黄巾之乱,千里荒殚,人物丧尽,学多不彰。”

  【之二十二】

  蜀汉伐魏,军在五丈原,久不得进。诸葛遣使约战,司马宣王问丞相起居,而后叹曰:“食少事烦,安能久乎?”又问军中士气,司马宣王又叹:“事少食烦,安能久乎?”旬日,诸葛病薨,蜀军粮断,乃退。

  【之二十三】

  国朝既兴,有夷人擅蹴鞠名贝利者访华,至成都,入武侯祠,独拜恒侯。众不解,贝利泣曰:“此故长官也,虽远必拜。”

  《三国志张飞传》载:“益州既平,以飞领巴西太守。”

  【之二十四】

  晋永宁元年,有氐族李特者,与兄弟李庠、李流作乱于蜀,与益州刺史罗尚战于广汉。李特使人大张旗纛,兄弟三人,皆称“赛诸葛”。晋军闻之,无不胆寒,自顾相谓曰:“葛公镇抚蜀中多年,魏吴不敢侧觑,一人而已!况今三葛乎?”遂漏夜遁走。

  军入广汉城,有白首老吏,当街斥特:“诸葛丞相天纵之才,尔有何恃,大言若是?”特停缰,笑答曰:“吾擅弓矢,百步可散马蹄;大弟庠擅搏扑,可斗健儿五人;二弟流,长于骑,入险峻如履平地。此三者胜诸葛远矣。”

  【之二十五】

  三年,太祖既破张绣,东禽吕布,遂与袁绍相拒。时议绍军势大,惟彧曰:“绍兵虽多而法不整,田丰刚而犯上,许攸贪而不治。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自用。皆不足畏。”

  《袁绍传》云:袁绍在河北,军中谋主以六子为佳:田丰,巨鹿人也;许攸、逢纪,南阳人也;审配,阴安人也;辛评、郭图,颍川人也。

  《荀彧传》载:“荀彧,字文若,颍川颍阴人也。”

  【之二十六】

  明永历年间,闽中有书生擅写志怪。建阳坊主余象斗爱其才,惟恐稿成不速,乃问:“书约二十万言,卿每日可完字几何?”书生对曰:“可比三国时飞将军夏侯妙才。”象斗大喜,遂不问。月余,索其稿,竟未成。《魏书》载:“渊为将,赴急疾,故军中为之语曰:‘典军校尉夏侯渊,三日五百,六日一千。’”

  【之二十七】

  初,绍欲伐曹,田丰阻谏,绍不从。丰恳谏,绍怒甚,械系之。绍军既有官渡之败,绍谓逢纪曰:“田别驾前谏止吾,吾惭见之。”纪曰:“丰闻将军之退,拊手大笑,言‘袁公若胜,吾姓颠倒写’。”绍于是有害丰之意。

  【之二十八】

  有常山赵云者,性勇烈。先主既有新野之败,分兵潜行,异道会于江夏,约以飞鸽传书。军发数日,先主接云信曰:“江夏何在?”先主使孙乾标于舆图,回送云军中。越数日,又得信曰:“江夏知矣,臣何在?”先主回书曰:“江夏之西。”又数日,云信曰:“臣见日自前出,莫非东乎?”先主大慰,俄而鸽又至:“面向既东,背向必北!已催军疾行,不误约期。”先主惊,止之不及。

  《云别传》:“云既陷乱军,七进七出,奋烈无加,曹军皆不敢近。”

  【之二十九】

  十八年五月丙申,曹公进魏公,受九锡,曰:大辂玄牡、衮冕赤舄、乐则、朱门、纳陛、鈇钺、弓矢、秬鬯,并虎贲之士三百人常侍左右。

  虎贲为汉帝所授,操颇有戒惧,恐谋害己身,常吩咐曰:“吾梦中好杀人;凡吾睡着,切勿近前。”一日,昼寝帐中,落被于地,一虎贲慌取覆盖。操跃起拔戟斩之,复上床睡;半晌方起,佯惊问:“何人杀吾虎贲?”众以实对,操痛哭,命厚葬之,取戟名之“格虎大戟”,以示警惧意。自此无敢近者。

  及薨,曹丕造“魏武王常所用格虎大戟”,置之墓穴,至今尚在。

  【之三十】

  陈寿撰《三国志》,帝纪、妃传前后相连。《魏书》次序为武帝纪、文帝纪、明帝纪、三少帝纪,再接后妃传;《蜀书》亦然:先有刘二牧传、先主传、后主传,再接二主妃子传。唯《吴书》次序迥异,先有孙破虏讨逆传、吴主传、三嗣主传,中插刘繇太史慈士燮传,再次方为妃嫔传。其可怪也欤。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之三十一】

  一十八路诸侯讨董,会于虎牢关。吕布横戟阵前,诸将震惶不敢前。唯张飞跃马搦战,矛指喝曰:“本著吕氏,又投丁原、董卓,真三姓家奴也!”吕布岿然不动,刘备上前,喝曰:“本著吕氏,又投丁原、董卓,真三家姓奴也。”西凉军俱大疑,以目瞋布,布为之气夺。董卓遂弃洛阳。

  【之三十二】

  诸葛亮初治蜀,以汉德地险,命杨仪督工凿石架空,修造阁道,以通行旅,又倚崖砌石为门,号曰剑阁。适魏延统军出关,观此形胜,赞曰:“此隘可为雄壮矣。”左右曰:“此杨长史所筑。”魏延又赞:“果然人如关名。”

  【之三十三】

  关羽镇荆州,适北上讨曹,临征问马良吉凶。良擅卜乩,即批曰:“天下三分,各有其一。”羽笑曰:“此吾兄命数,非某也,先生谬矣。”后羽败亡于临沮,权葬其躯,函首于曹公,以诸侯礼葬洛,刘备又立衣冠冢于成都。大众始悟马良之灵机。

  【之三十四】

  刘备伐吴,军有十数万,皆屯于猇亭。吴主拜陆逊都督,临发密嘱:蜀道艰险,转运不宜。卿此去可觇其粮草,便宜击之。月余,逊有书信致:“彼火烧连营,我军宜守。”吴主惑,还书曰:“都督谬矣,火烧连营,岂不宜攻乎?”逊书又致:“彼营之中,无不满屯火烧,接连数十里。粮草优足,实不能攻。”

  《三国志·先主传》:“先主姓刘,讳备,字玄德,涿郡涿县人。”(涿郡,今涿州也,属河北。)

  【之三十五】

  刘备伐吴,军有十数万,皆屯于猇亭。陆逊当之。月余,逊有书信致:“彼火烧连营,我军宜守。”吴主惑,还书曰:“都督谬矣,火烧连营,岂不宜攻乎?”逊书又致:“彼营之中,无不满屯火烧,接连数十里。粮草优足,实不能攻。”吴主甚忧,问计于群臣:“孤欲求和,卿等谁可任之?”又环顾诸人脸色,笑曰:“非子瑜不能当此任。”

  诸葛瑾,字子瑜。瑾面长似驴,常为孙权所嘲。

  【之三十六】

  孔明隐于草庐,先主枉驾顾之。一顾不在,曰云游未归;二顾不在,曰访友未回。先主颇怅然,乃留书云:“仆有重耳志,君是介子推。”三顾乃见,相谈甚欢。

  【之三十七】

  曹军与贼相持数月,粮草无余,士卒饥绥。操乃使仓官王垕以小斛散之,军中多怨。操召垕曰:“借汝头一用,以安军心。”王垕淡然对曰:“何日奉还?”操既惊且疑,遂罢此念。

  【之三十八】

  曹操苦头风,召华佗诊之。佗曰:“先饮麻沸散,刀开头颅,取出风涎,可愈。”曹操疑惧,仍使华佗施术。术既毕,华佗自矜曰:“吾先为关君侯刮骨去毒,又为曹丞相开颅去涎,可谓完满矣!”操大惊:“刀可洗过?”华佗默然,遂下狱死。操不日亦亡。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国志·步幸传

  步幸字吉利,冀州邺城人也,良家子。中平初,黄巾大起,幸随大方首领马元义,为筹划事。元义聚众数万于邺,期三月五日举兵。未发,元义弟子唐周密报于朝廷,事败,元义伏诛。幸亡归张角。

  三十六方黄巾俱起,天下响震。张角以四方有事,遣幸往援南阳张曼成。幸甫至,适南阳太守秦颉进剿,曼成寻败死。众推曼成副将赵弘为督,据宛以自保。幸说弘曰:“固守不佳,久必成困,未若乘夜以勇士冲之,敌必惊溃。”弘从其计,轻军袭营,为流矢所伤,半旬而亡。弘副将韩忠继执帅印,以幸为谋主。十月,忠没于军中,宛城乃陷。

  幸往归张角,及至河北,角病死,乃复投张梁。时梁与皇甫嵩战于广宗,幸惩宛城之事,料敌必不敢轻进,梁遂不以为备。嵩潜夜勒兵,乘暮急攻之,阵斩梁并黄巾军三万余级。幸仅以身免,入下曲阳张宝营下。十一月,嵩破下曲阳,宝即就戮。黄巾十数万人一时俱死,哀声遍野。幸立于败军之地,面色如旧,谈笑如常。嵩见之颇奇,收为幕僚。

  明年春,诏嵩回镇长安,以卫园陵。幸随入洛阳,嵩被收左车骑将军印绶,削户六千。

  灵帝崩,少帝即位。何进谋诛阉官,广选人才,嵩进幸,进授以军司马职。未几,黄门常侍段珪杀进,俘幸等僚属百余人为质,缚于掖庭。幸急曰:“吾,黄巾旧部也,非大将军嫡属。”珪等久居内闱,不通治戎,遂着幸执掌宫门宿卫。

  是夜,袁术虎贲鼓噪于外,袁绍勒兵大进,宫内大乱。珪等挟帝并陈留王走小平津,幸随驾左右。后珪等窘顿无路,投水而死,幸扶幼帝、陈留王欲回宫,闇暝,逐萤火而行。行至北芒,董卓军至。

  及归殿,帝恐董卓强横,密遣幸召执金吾丁原入京,以为制衡。幸携密诏至丁原军中,卓已杀原。幸归见帝,具叙其情,帝泣曰:“此天欲亡朕耶?”幸长跪谓帝:“臣愿为陛下羽翼,必不使太阿倒持,神鼎旁落也!”帝引为亲信。

  俄董卓废帝,杀之,又欲杀幸。陈留王时已践祚,念幸有北芒扶持之功,因劝卓曰:“朕初登大宝,见杀不祥。”遂赦幸,看守东宫。

  董卓暴虐,京城多为其病,百官敢怒而不敢言。有城门校尉伍琼,夜来说幸:“董卓乱国僭尊,败德蔑礼,虽古之王莽比之亦蔑如。公既为二帝亲随,当共我诛戮奸贼,使帝室重光也。”幸从其言。越明日,琼着小铠,暗佩利刃,欲伺刺卓;幸恰有疾,未能同往,琼遂不敌卓,终为其所杀。

  幸本雅士,好音律,素与蔡邕相善。三年三月,邕荐幸于卓,卓大喜,擢幸府内署事。三年四月,王允、士孙瑞、吕布等杀卓。邕见卓死,有嗟叹之语,允不善其言,欲诛之。幸等上书诤谏,力劝不可,允遂杀邕。幸收其骸骨,立牌谨祀之。允见幸行止端方,重义守礼,又熟于戎事,即补入吕布军中,为前部司马李肃主薄。

  肃与卓婿牛辅战于陕,肃大败,见诛。布知幸短于谋略,然虑其为王允所荐,责之不宜,遂令其退归长安,不复领兵,专司安抚京民。

  李傕、郭汜等用贾诩计,逆攻长安,布不能守,败逃河内,允死。关西将纵兵大略,京民悉为残杀,万无余一。幸求计于贾诩,诩曰:“傕、汜,匹夫耳,不能长久;帝虽幼弱,终是尊上。”幸乃悟,转投尚书令士孙瑞。

  侍中马宇与谏议大夫种邵、左中郎将刘范等谋,欲使马腾袭长安,己为内应,以诛傕等。瑞使幸密会腾,迩后樊稠败腾于长平观。宇、幸等奔槐里,稠又急攻,宇等皆死。幸自言为彼等裹挟,非出本意。稠信之,释其归京。

  兴平二年,傕、汜相攻,帝携百官出新丰,幸并士孙瑞随驾。杨奉来迎,大败,瑞死于乱军。幸感时事艰辛,又闻刘备贤名,颇思奔徐州。

  及至徐州,幸谒刘备,喜曰:“真吾主也。”刘备授幸别部司马,张飞守下邳。数日之间,吕布亦至。刘备征袁术,布乘虚袭下邳,虏刘备妻子与幸。布素恶幸,遂放归刘备。刘备还驻小沛,使幸纠合军卒,复合万余人。布疑而攻之,卒哗乱四溃,刘备败投太祖。

  太祖遣夏侯惇助刘备,刘备以幸为先导。道遇布将高顺,惇败,右目为流矢所伤,顺复虏刘备妻子与幸。太祖将大众亲征,布震恐,幸曰:“吾与袁公路有旧,往去说,必救。”布赍千金,幸携之出。

  幸迷途于道,辗转于徐、扬之间近一岁,终遇袁术于灊山,术病死。会刘备奔南皮,幸闻之,欣然诣袁绍。及至,幸问左右:“袁公麾下,何者最贤?”对曰:“田元皓。”幸访田丰,相谈甚欢,砥足竟夜。次日,丰闻绍欲之南,恳谏再三,绍不听,械系之。

  绍军大出,幸先至白马,颜良身死;又转津南济军,文丑寻亡。或说绍曰:“幸其人也,命主克将,不宜置陈前。”绍深感其然,使幸归守乌巢,为辎重事。印绶未解,太祖袭乌巢,绍众大败。幸纠合残卒,登高曰:“势已至此,归亦九死,不若早降曹公,必蒙厚遇。”众皆信服,俱南向降曹。太祖疑有伪,尽坑之。

  临刑之际,幸大呼:“幸不降也,为军所执耳!”太祖怜其忠义,赦之。后沮授为人所执,亦大呼:“授不降也,为军所执耳!”太祖叹曰:“君出言类于步幸,其不为谶乎?”放归袁绍,见杀。

  幸归许县,帝见故人,挥袖流涕,曰:“朕有今日,卿功大焉。”太祖仍以幸为太子舍人,侍帝左右。数年间无事,惟汉室日蹙。

  十二年,太祖欲征北郡乌丸,问计于郭嘉。嘉深通有算略,劝公出,又密召幸,屏退左右,曰:“曹公即往北征,公宜早行,伪投乌丸,则我军胜矣。”幸踟躇不决,嘉再三逼之,乃从。嘉甚喜,携幸北上,军至柳城,嘉病笃。

  幸素知太祖惜郭嘉,恐其迁怒于己,南逃刘表。十三年,幸终至荆州,而刘表病死。时刘备在新野,幸因往附。曹纯督虎豹骑猛进,大获其辎重,刘备遁汉津,幸又被俘。众进言太祖:“留幸不祥,不若杀之,以杜后患。”太祖从其言,斩幸于赤壁北营,祭旗出征。

  疫病大起,北军多死,太祖烧船自退。数年间,孙、刘遂有二州。

  臣寿言:“数奇,不敢多言。”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