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11.春秋历史上最有谋略的篡位者逼死了三位哥哥

  楚共王的五个儿子:
  老大楚康王去世后,老二杀了老大的儿子,抢了王位,就是现任国君楚灵王。老三熊干也怕被老二杀了,躲在晋国,老四熊黑肱也害怕被老二杀了,躲在郑国。
  只有老五熊弃疾这人,头脑冷静,智慧过人,并且形象装扮的良好,所以他得到老二楚灵王的重用,被派到蔡县,封为蔡公。
   
  蔡县,就是被灭掉的蔡国。蔡国有一个叫蔡朝吴的旧臣,智谋高超,韬略满腹,他一心想让蔡国再重新复国,就投靠了新上任的蔡公熊弃疾。
  一天,蔡朝吴接到密报,楚灵王讨伐徐国,久攻不下,跑到乾溪打猎赏雪去了,士兵们怨声载道,忿忿不平。
  朝吴大喜,马上就去怂恿蔡公熊弃疾造反,夺楚灵王的王位。
  蔡公说:“我势单力薄,不是他的对手,不敢做非分之想。”
  朝吴说:“蔡公,您有三大优势,一,您现在手握重兵,率领蔡、陈两地人马,可以火速拿下空虚的郢都;二,楚王残暴,昏庸无道,您讨伐他弑君虐民的罪过,就是在伸张正义,必然大得民心;三,当年楚共王之时,您有‘当璧之命’,楚国的君王之位,本来就该您呀!”
  力量优势,舆论优势,天命优势,说的句句是实。
  岂知,蔡公勃然大怒道:“匹夫!你怎敢离间我君臣,挑拨我兄弟!这是砍头的死罪!你的脑袋,暂且先寄放在你的脖子上。”
  朝吴暗想,机会就这一次,蔡公死活不从,怎么办?
  他就派出快马,假传蔡公旨意,把躲在国外的三王子熊干、四王子熊黑肱召来,共商讨伐楚灵王的大计。
  两位王子一听说除掉楚灵王的时机到了,飞快的赶来,见了蔡公大哭,边哭边说:“我二人这次来,就是要支持你反他!只要能杀了这个祸害!我们都支持你来当王!兄弟,你是在做好事,为民除害啊!”
  两位哥哥反复做他的工作。也只有他手里有兵,别人根本做不了这事。
    蔡公还在犹豫。
  这时,朝吴跑到大街上,振臂一呼:“楚王无道,灭了我蔡国,如今蔡公亲口答应,只要攻下郢都,就让我们复国,大家快抄家伙,紧跟着蔡公与二位王子,一起杀到楚国去!”
  蔡国人一听,顿时欢呼万岁,马上拿起武器,纷纷聚集到蔡公的门外,准备跟着他去攻打楚国。
  蔡公问朝吴:“你这是逼着我骑到虎背上呀?”
  朝吴说:“现在人心已经齐了,大家的情绪都非常激昂,您也只能顺着这个势用一用他们了,否则的话,民变不可测!”
  蔡公只好同意,率领着所有的军力,去攻打楚国。走到郊外,两位王子带来的两小撮人马等在那里,他们合在一起,去攻打楚国。
  半路上,又遇到夏啮,夏啮是陈国夏征舒的玄孙,听说蔡国暴动了,他们就跟着也暴动了,夏啮带着陈国人来寻蔡公,又合在一起,去攻打楚国。
  蔡公熊弃疾大喜,让朝吴带着蔡人为右军,让夏啮带着陈人为左军,说:“偷袭的事,只能快,不可迟!大家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
  到了郊郢,守城的将领是斗成然。斗成然的封邑曾经被楚灵王侵夺,所以恨楚王入骨,再者他父亲很多年前就要他追随五王子熊弃疾,因为只有熊弃疾才是真正的“当璧之命”!
  所以,此时熊弃疾到来,斗成然就带着他的斗氏家族反戈一击,他们也合在一起,去攻打楚王宫。
  楚国人深恨楚灵王无道,平时没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因此没有一个阻挡他们,都跟着熊弃疾去攻打楚王宫,他们很乐意让知书达理、平易近人的五王子来当他们的新大王。
  就这样,熊弃疾以众望所归之势,一举拿下了楚王宫,愤怒的国人,将暴君楚灵王的两个儿子都砍死了。
   
  当众人把五王子熊弃疾推上王位的时候,熊弃疾却把王位拱手相让!让给了谁?让给了他三哥熊干。
  熊干推辞道:“不,不,兄弟,这都是你的功劳,我们对权力没有欲望。”
  熊弃疾说:“国君之位,又岂能以功劳大小而论?长幼之序,不可废也!这是必须的礼节。”
  于是,熊干推脱不掉,只好即位,这就是历史上的楚初王。楚初王封熊黑肱为令尹,封熊弃疾为大司马。
  那个蔡国人朝吴很不服气,就私下询问了熊弃疾:“主公,王位啊,王位,不是别的东西,怎么能轻易就让人了呢?”
  熊弃疾说:“我越过两位哥哥而自立为王,人们将会议论我的。况且,楚灵王还在乾溪打猎,他还没回来呀,国势根本就还没定。”
  朝吴这才恍然会意,熊弃疾果然深谋远虑,更胜一筹!
  不久的一天,熊弃疾引着斗成然、朝吴、夏啮等一帮将领,奉新楚王之命,率领着楚国大军,赶到乾溪这个地方,来追杀楚灵王。
  走在半路上,熊弃疾四处放风:“新王有令:‘先回国的人,有赏!后回国的人,割掉鼻子,跟着暴君不回去的人,诛灭三族!若是有人为暴君送饭送水,也灭三族!”
  顿时,楚灵王的士兵作鸟兽散,纷纷逃离而去,冰消瓦解了。
    不可一世的楚灵王,就这样垮台了,他好后悔,没有早点回去,他的万世不朽功业,就这样夭折,随风而逝。
  熊弃疾四处搜索楚灵王,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寻到了楚灵王的衣服。心想,楚灵王落到这个地步,已经翻不起浪了,现在,必须赶回去,还有更重要的事。
  不然的话,熊干在宫中发号施令,收拾民心,那可就麻烦了。
  于是,熊弃疾设下一计:
    派出一百多人的小队伍,赶回楚国郢都,假装做吃了败仗的样子,围着城墙,边跑边喊:“蔡公被暴君打败啦!蔡公已经被暴君处死啦!楚王的大军,马上就要到啦!大家快跑呀——!”
  这一叫喊,楚国人听了心惊胆战,看样子是真的,都跑到城头上了望。
  不一会,斗成然也带着“残兵败将”逃回来了,他“气喘吁吁”的对熊干说:“楚王发怒了,要讨伐你的篡位之罪!我特来通告你一声。我们大家都完蛋了!”说完,拔腿就跑,夺路狂奔而去。
  熊干大惊失色,因为国中没有兵力,都被熊弃疾带去了,现在“楚灵王”居然又杀回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懦弱无能的熊干与熊黑肱两兄弟,见大势已去,死路一条,不由得抱头大哭了一场,然后,拔出佩剑,自刎而死了。
  可怜熊干,不明不白的没当上几天楚王,就又被不明不白的吓的自杀了。
  自此,楚共王的五个儿子中,就剩下熊弃疾一个了,再没人争了。熊弃疾不慌不忙,回到郢都,安安稳稳的登上了楚王的宝座,再也高枕无忧了。这就是历史上的楚平王。
  他进城的时候,人们还以为真的是楚灵王回来了呢。
  这个故事,就叫“杀三兄楚平王登位”,事实上,他一个人也没杀,他不想被人们说成楚灵王那样的暴君。
  当年,楚共王曾经请神帮忙选立太子,神说是他,现在看来,果然是他。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2. 春秋那些霸主中死的最悲惨的人

  话说楚灵王醉卧于乾溪之台,突然听说国内发生了政变,换了新王,他的两个儿子,也被篡位者杀死了。
  顿时,楚灵王浑身发抖,从床上跌到地下,失声大哭道:“我不是为自己伤心,我是为儿子伤心。我对儿子多好啊,他们怎会遭到这种报应啊?难道是老天惩罚我,杀别人的儿子杀多了吗?”
  郑丹说:“鸟兽也知道要疼爱自己的子女,何况是人。”
  灵王叹了口气:“唉!寡人现在如何是好?”
  郑丹说:“整顿军马,火速杀回去,与叛军决一死战!”
  灵王说:“好吧,宁可一战而死,不可束手就缚!”
   
  于是,楚灵王集中现有的兵力,准备杀回去,突袭袭郢。
  但是,他手下的士兵们都已不听使唤了,纷纷伺机逃跑。楚灵王大怒,抽出佩剑,连续斩杀逃兵数十人,仍然不能制止,到了訾梁这个地方时,追随他的人,仅剩下一百多人了。
  楚灵王环顾四周,看了看这些忠心耿耿的人后,扔下了宝剑:“事不济矣!我玩完了!都散了吧,何必耽误大家!”他就把楚王的王服脱下,扔到了河边。
  郑丹说:“大王,既然拿不下郢都,我看这个地方还可以暂时住下,不如守在这里,先观察观察,看看国人究竟向着谁?说不定还有机会。”
  楚灵王说:“全国人民都背叛了我,还观察个屁!没用的。”
  郑丹又说:“若不然,还可以再逃到别的国家,寻求政治避难,向诸侯们借兵,再杀回郢都,这样也还可以自救。”
  楚灵王说:“诸侯?现在哪个诸侯还会帮我呢?他们都在看我的笑话。我听说一个大福不再了的人,还跑去求人,就只会自取其辱。”
  郑丹见楚灵王不听,害怕自己将来也受到连累,就与倚相二人私下悄悄地溜走,逃回到了楚国。
   
  楚灵王不见了郑丹,四处徘徊,手足无措。他的随从们,见再也没有指望,也只好无奈的离他而去,没过多久,人都散尽了,就剩下楚灵王这一个光杆司令了。
  楚灵王独自一人漫无目标的望前走着,他的肚子饿了,见不远处有个村庄,就想到那个村里讨点吃的,要口水喝,但他不认识路。而村人也有晓得是楚王的,只因新王法令太严,哪个不怕?
  就这样,楚灵王忍饥挨饿,一连熬了三天,没有食物,滴水未进。
  终于,他饿倒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都不能动,单单只有两个眼睛睁着,还可以动。他看着路傍的每一个过往行人,希望能遇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从这里经过,救他一救。
  但是,他看到的人,都会离他远远的绕道而行。
  忽然,他看到了一个熟人,认得是以前守门的小吏,唤作涓人畴。
  楚灵王像看到救星一样叫道:“畴!过来救我。”
  涓人畴见是大王在叫他,只得上前叩了个头。
  灵王说:“寡人已饿了三天了,你为寡人寻点饭来。”
  涓人畴说:“新王有令,敢为您送饭的,灭三族,臣不敢啊。”
  灵王叹了口气,叫涓人畴坐下来,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睡一会觉。涓人畴等楚灵王睡着的时候,就用一块土让灵王枕着,自己抽出大腿,飞快的逃跑了。
   
  等楚灵王醒来的时候,喊涓人畴,没人答应,用手一摸,头下枕的是一个土块,不觉呼天痛哭,有声无气。
  正当他奄奄一息的时候,有人驾着一辆小车从这里经过。车上的人听那哭泣的声音有点像是楚灵王,他就走下车来,仔细察看,果然是楚王!
  于是,那个人慌忙拜倒在地,问道:“大王为何流落在这里?”
  楚灵王泪流满面,却不认识,就问道:“你是谁?”
  那个人说:“我是申无宇的儿子,名叫申亥。以前,我的父亲两次得罪过您,您两次都没杀他。所以我父亲在临终时嘱咐说:‘假若他日大王有难,汝必舍命相从!’臣牢记在心,不敢有忘。如今到处都是蔡公的党羽,此地不可久留。”
  说完,申亥就跪着为楚灵王喂粥。楚灵王悲不能语,勉强下咽后,就可以稍稍站起来了。然后,申亥将楚灵王抱上车,带回到他的家里,藏匿了起来,让他宽心居住。
  楚灵王住在这里,哪能宽心,整天只是唉声叹气,一言不发。
  申亥每天都跪着为楚灵王进食,灵王只是啼哭,全不沾唇。为了取悦灵王,申亥就让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侍寝,去陪楚灵王睡觉。
  楚灵王看着两个美女,毫无感觉,坐在哪里,衣不解带,悲叹了一夜。这一夜,他想了很多很多的事,该想的都想了一遍之后,就收了眼泪,上吊自缢而亡。
  申亥见楚灵王死了,不胜悲恸,就亲自挖坟掩埋了他,下葬的时候,杀其二女以殉葬焉。
   
  再说熊弃疾这边。
  熊弃疾就是新登基的楚王,史称“楚平王”。
  楚平王才当国君不久的时候,因为楚灵王失踪了,一直没有找到,而国人们也都不知道楚灵王究竟是死是活,所以,各种传说铺天盖地,人情汹汹。
  经常到了夜里,就会有人大呼小叫的讹传:大王又杀回来啦!吓的男女老少们惊慌失措,开门外探,一夜反复几次,无法安睡。
  楚灵王的余威还是蛮大的。新上台的楚平王伤透了脑筋,他就秘密派人在汉水之傍捞取了一具无名死尸,套上楚灵王的冠服,从上流放至下流,诈称已经寻到楚王的尸首,人心这才开始平定了下来。
    楚平王将这具假王尸首风光大葬了。当然,君王去世,要用一个字来归结他一生中的功过是非,所谓定“谥号”。
    这是春秋时期极富争议的一位君主。究竟该如何评价他,在当时也是众说纷纭。
    说他志大才疏,他又独占鳌头那多年,说他好高骛远,他的确又让楚国版图空前倍增。自己的国人嘲骂他,外国的君主巴结他,在风光中度过了大半生,最后饿死的时候,却被天下人耻笑。
    他何以速败丢掉了江山?是因为他弑君夺位?穷奢极欲?乱杀无辜?横暴无理?穷兵黩武?都是,也不完全,最根本的原因,乃是疏于防范,被自己人捅了。
    他的谥号是“灵”王。
  不通过勤劳就成名的,叫做灵;国家乱了却没啥损失的,就叫灵;好祭鬼神的,也是灵;不遵上命的,还是灵。这是新王给他的评价。
   
  又过了三年,一直秘密寻找王兄的楚平王,终于在申亥那里访求到了楚灵王的真尸,迁回来重新安葬了之后,楚平王才缓缓吐出一口长气,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3.春秋时期最善于打造自己形象口碑的楚王

  话说楚平王抢夺了楚灵王的王位之后,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大封功臣,提拔新人,清剿叛党,铲除楚灵王的旧人。
  他很爱面子,很重形象,一点也不像楚灵王那样嚣张跋扈。
   
  他的两位王兄,熊干和熊黑肱,因为被他用计吓的自杀了,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他就假惺惺的再用王子之礼安葬了熊干和熊黑肱,以收买人心。
  在所有的功臣中,最大的功臣是谁呢?就是斗成然。
  当初,楚平王率军攻打郢都的时候,在郊郢守城的将领是斗成然,他不仅不阻挡,倒过来还反戈一击,在前面带路,一起去攻打楚王宫,所以,在楚平王篡位成功之后,就提升了斗成然为令尹。
  斗成然由此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楚国总理。
  在所有的旧臣中,首先要铲除的是谁呢?就是伍氏家族,因为伍举是楚灵王的宠臣,最信赖的人。
  但巧的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年迈的伍举,已经老的不行了,一命呜呼,归西而去。
  伍举一死,楚平王不仅不追究既往之事,反而还就势给了他一个非常髙的评价,说他生前有直谏之美,他的子孙,作为贤人之后,理当被朝廷所用,为国效力。
  因此,伍举的儿子伍奢,被封为了太傅一职。
  楚平王是相当灵活的,很会随行就市。这伍奢有什么功劳呢,什么功劳都没有,但就是要升他。
  斗成然有大功劳,让他当了令尹,让他当令尹,就是有意让他居功自傲,果然,还不到一年,斗成然在与巨富养氏争利时,就被楚平王名正言顺的杀掉了。
  楚平王杀了斗成然,又灭了养氏,一举两得,事后,又命斗成然的儿子斗率为郧公,以示不忘斗氏的功勋。既安抚了元老,又收揽了人心。
   
  再说朝吴、夏啮等一帮蔡国人、陈国人,也都是楚平王的大功臣,因为他们在楚平王夺取政权的过程中,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所以楚平王一一授予他们官职,位同下大夫。
  群臣谢恩去了,单单只有朝吴不谢,他要辞官而去。
  楚平王问他,为什么不愿做官。
  朝吴回答说:“我辅助大王袭击郢都,是为了恢复我们蔡国,如今大王已经成功,而蔡国却不见恢复,我还有什么面目站在楚国的朝堂上呢?以前的时候,楚灵王贪功兼并,失了人心,现在大王反其道而行之,若真要令人心悦诚服,莫如恢复陈国、蔡国的祭祀。”
  楚平王曰:“善。”
  于是,让蔡国复了国,让陈国也复了国,将以前楚灵王掳掠的两国的重器货宝,又全部归还了他们。陈蔡两国人民,无不欢呼雀跃,盛赞楚平王的美德。
  接着,楚平王又把当年楚灵王所迁的荆山六个小国,也让他们还归故土,秋毫无犯。并宣布说,从他即位起,一定要让民众休养生息,绝不首先对外用兵。
  至此,楚灵王当年的所有功绩,全部烟消云散,都被楚平王拿去做了人情,天下不再有纷争,出现了少有的宁静。
  楚平王也因此而获得了很好的声誉,各路诸侯们也重新对楚国刮目相看了。
   
  为了与郑国结好,楚平王派枝如子躬把犨、栎两县还给郑国。
  这两个县是楚国的北方重镇,枝如子躬觉得还给了郑国会对楚国不利。因此,他到了郑国后,绝口不提割地的事。
  而郑国人已经先知道消息了,都在感谢楚平王的大恩大德,他们带着试探的口气说:“敝国道听途说,贵国要把犨、栎两县赐还给寡君,就请大夫吩咐吧!”
  枝如子躬断然回答道:“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个命令。”
  郑人怏怏不乐,但又无可奈何。
  回到楚国后,楚平王询问交割的情况。枝如子躬脱下官袍,跪在地上,说:“臣自作主张,斗胆违抗了大王的命令,犯下死罪,但却没有丢弃国土。”
  楚平王高兴地拉着他的手说:“死罪可免,你先回去休息吧!以后寡人还有更重要的事让你去办。”
   
  与楚灵王相比,楚平王是一个心机相当深的人。因为他懂得,欲望必须深藏于心底,展示于外的,只能是仁义。而楚灵王恰恰相反,内心不够强大,流露于外的又尽是欲望,所以他失败了。
    总的来说,楚平王一贯行事滴水不漏,在他的那个时代,百姓,诸侯对他也还是好评多些的。
    但他也有一个弱点,就是:好色。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4. 古代的太傅是个什么官?

  春秋时期的费无极(一作费无忌。极,忌,同音。),是历史上著名的奸妄小人。
  当然,这是后世对他的评价。在当时,他可没想那么多,他要做的事,再正常不过了,只是想着升迁,怎样往上爬而已。
   
  以前,楚平王还没当王的时候,被蔡县的一个女人缠上了。《左传》上说:“楚子之在蔡也,郹阳封人之女奔之,生大子建。”
  楚子,就是楚平王,在蔡县的时候,郹阳地方一个女子私奔到他那里,为他生下了长子熊建。
  后来,楚平王在蔡县人的帮助下,成功的登上了楚国的王位,长子熊建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楚国的太子。楚平王大封功臣时,就以伍奢为太师,以费无极为少师。
  《史记》中说:“是时伍奢为太子太傅,无忌为少傅。”
  那么,太师、太傅,少师、少傅,都是些什么样的官呢?
    我们不想搞的过于复杂,简而言之,就是“师傅”的意思,太子的老师。
  伍奢,是太子熊建的大老师;费无极是太子熊建的小老师。这两位老师都为太子的教育学业负责,伍奢是这个教研组的组长,是费无极的领导。
  费无极心里很不服气。
  这伍奢有什么本事?有什么学问?有什么功劳?凭什么他可以压在我的头上?全凭他爹是伍举,先王的宠臣,楚国的大贵族,门第高的很。
  而费无极呢?蔡县(国)的小人物一个,没有什么门第根基,即使蔡国的国君,也只相当于楚国的下大夫。
  按一般惯例,太子的师傅,以太子母亲娘家那边的人居多,许多都是嫁娶时的陪臣,(当然外请的也不少。)如果没有伍奢这个人的话,“太傅”的位置就该是费无极的。
  所以,费无极不服气,他不想当这个老师了,当一辈子老师,看起来德高望重,名声很大,但其实也没啥前途可言。
  太子的老师的前途,是在太子将来登基当上了下一任大王以后的事了,遥遥无期。
  因此,“太傅”这个高官,一般都会被认为是个虚职,没啥实权的。
   
  怎样才能有前途呢?跟着太子混是不行的,那得跟着本届大王楚平王才行。
  因此,费无极天天就在揣摩楚平王的心思,看有什么机会可以为楚平王效力,以期能够得到楚平王的赏识、重用与提拔。
  《左传》记载:“费无极害朝吴之在蔡也,欲去之。”
  朝吴,就是为了恢复蔡国,而极力辅佐楚平王造反抢夺王位的那个人,楚平王夺位成功之后,恢复了蔡国,朝吴就回到蔡国,成为了蔡国的重臣。
  朝吴成为蔡国的重臣,关费无极屁事?费无极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欲去之”,就是想把他赶滚蛋。那他又为什么要想把朝吴赶出蔡国去呢?
  因为真正不安心的人是楚平王,楚平王对朝吴这种人是永远也放不下心的。
  这种情况下,费无极就自愿的帮楚平王拔掉这个肉中刺。
  于是,费无极跑去对朝吴说:“你是楚国的大功臣,现在却屈居于蔡国的下位,这是耻辱;如果要获得上位,我可以帮您请求。”
  接着,费无极又跑去对蔡国的新国君说:“楚王只信任朝吴,所以把他安置在蔡国监视您,您当他的国君不是很困难吗?不早点考虑这件事,将来就必然会遭到祸难! ”
  夏天的时候,蔡国人赶走了朝吴。朝吴这个大功臣,怀着无比的眷恋与伤心,痛苦的离开了他的祖国,逃到郑国去了。
    费无极的两句话,起到了这么大的左右。
  楚平王知道后大怒,训斥费无极说:“谁给你的权力?如果没有朝吴,我不会达到今天这个地步。你凭什么要赶走他?”
  费无极回答说:“臣当然知道他的功劳很大,但赶走朝吴,就是剪掉他的翅膀,永绝后患……这,都是臣的罪过。”
  楚平王就不再说话了。
  因为楚平王表面上怫然不悦,心里面却是高兴的。到现在为止,楚平王登基时的几位大功臣们都给收拾了,再无后顾之忧了。并且,还有人甘愿为他做坏事,背黑锅,这样的人哪里找。
  从此,楚平王对费无极另眼相看了。
   
  不久,楚平王二年的时候,给了费无极一个好差事,派他出使秦国,去为太子求亲。太子差不多十几岁了。
  费无极带着数不尽的金珠彩币,来到了秦国,呈上了聘礼。
  这时的秦国君主是秦哀公。秦哀公见楚国来求亲,就连忙召集群臣,商议可否。
  群臣们都说:“好呀,好呀,以前的时候,我们秦国和晋国世代联姻,但晋国人太坏了,和咱好多年也没啥来往了,如今楚国兴旺昌盛,又主动前来联姻,这是天大的好事呀。”
  于是,秦哀公满口答应了这门婚事,愿意和楚国结亲。就把他的亲妹妹孟嬴许配给了楚国的太子熊建。
  孟嬴,就是俗称的“无祥公主”。她出嫁的时候,秦哀公为她装满了一百辆车的嫁妆,另外还送了几十个仆人,派出军队护送他们到楚国来,非常的风光。
   
  费无极在迎娶秦国公主的路途上,不住的打量着孟嬴,这位太子的新娘。
  新娘子的美貌,震惊了费无极,无法用言语形容。
    费无极看的呆了,顿时一股邪念冒上心头,他突然有了一个十分大胆而冒险的创意:这么好的美人,真可谓倾国倾城,嫁给太子,真是糟蹋了。
    不如把她献给楚平王吧。
    把儿媳妇嫁给老公爹,这主意不错,太美妙了,若能办成这样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那究竟该会得到怎样的赏赐?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5. 荒唐掉包计:爸爸强娶儿媳妇

  为了巩固楚国的霸权,联合秦国共同制衡晋国,楚平王决定:与秦国联姻。他让自己的儿子熊建,娶秦哀公的妹妹孟嬴为妻。他的这一想法,秦国方面一拍即合。
   
  迎亲的重任,楚平王派给了少傅费无极。
  费无极千里迢迢迎亲归来,先把孟赢等秦国人安排在郊外的某个地方住下来,等待选择好的吉日,举行盛大的婚庆仪式。然后,他一路小跑,赶来向楚平王复命:“秦女已到,约有三舍之远。”
  楚平王见了费无极,问道:“怎么样,此去路途遥远,一切都还顺利吗?”
  费无极回答说:“托大王的洪福,一切都非常顺利。”
  楚平王又问:“你到秦国这么长时间,有机会先见到秦国的公主孟赢,你说说看,我那未来的儿媳妇,人长得怎么样?漂亮吗?”
  费无极知道平王是个好色之徒,正等着他问这句话呢,若平王不问,费无极一时还不会说,这一问,就正中其下怀。
  为了夸张秦女之美,以动楚平王的邪心,费无极说道:“臣早就听说秦国自古出美女,我这一次真的算是长见识了,秦国美女如云,臣不虚此行。而您这位未来的儿媳妇,更是美女中的大美女。”
  一听说未来的儿媳妇长的很漂亮,楚平王立即眼冒绿光:“真的?有多漂亮?难道比寡人后宫里的美女还漂亮?”
  因为古代联姻,看的都是门庭地位,至于长相,一般都不指望奢求什么了。所以某个公主长的美貌出众,还是比较罕见的。
  费无极奏曰:“臣所见过的美女,也可以算是多的了,但还从未见过有如孟嬴之美貌者。不仅楚国的后宫没有,天下各国的后宫中都没有,即便是古人相传的绝色,如妲己、骊姬,也不过徒有虚名耳,不如孟嬴之万一矣!”
  楚平王听了,面皮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缓缓的站起,来回的度着步,然后叹了口气:“唉,寡人枉自称王,……虚过一生耳!”
  这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让这么一个漂亮女人嫁给自己的儿子,实在是有些可惜了,不如留着自己享用。可是,身为国君和老爹,这种话又如何说的出口?
  于是,他转过身来,看着费无忌发呆。
  善于揣测楚平王的费无忌当即明白了,于是他试探着问道:“大王,您看,是不是可以把孟赢留在您的身边?”
  “这个,这个……不太好吧?”楚平王一时语塞,似乎也有些不太好意思。
  费无极请王屏去左右,遂密奏曰:“大王既然如此思慕秦女之美,何不自娶之?”
  平王说:“可她是我儿子的未婚妻呀,有碍人伦的事,我怎么能够乱来。”
  费无极说:“大王,这没有问题啊,此女现在还没有嫁给太子呀,根本就不是他老婆,这怎么算************呢?大王把她娶回宫中,谁敢非议说个不字?”
  平王又问:“可是,寡人要是娶了孟赢,那究竟该如何向太子交代呢?总得有个说法呀。”
  费无极眼珠子一转,有了。他悄悄对楚平王附耳低言了几句,说的楚平王大喜。

  于是,在楚平王的授意下,费无忌开始实施他的“掉包计”。
  费无极在陪同秦国公主孟嬴归来的途中,知道公主身边有一个侍女,相貌也还端庄,是个齐国人,从小跟着她父亲来到秦国,后来入宫做了孟嬴的侍妾。
    现在,就在这个齐国女人身上做文章了。费无极匆匆赶到她们暂住的那个馆驿,秘密的召见了这个齐国丫头。
  这个齐国女子见了大官很紧张,她不知道费无极为什么要单独找她谈话。
  费无极对齐女说:“你别怕,我会看相,我看你这人有贵人之貌,有国母之尊,所以,我有心要抬举你,就看你珍不珍惜这次机会。”
  “啊?要怎样抬举我?臣妾生来就是个奴婢命……”齐女不敢相信。
  “抬举你做个太子正妃!从现在起,你就是孟嬴公主,孟嬴公主就是你,你的明白?只要你能够一直的隐瞒下去,不让任何人发觉,我可以保证,将来你就是楚国的王后,再将来,你就是楚国的太后,一生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这种机会,可是千年也难遇一回的哟!”
  齐女听了,低头不语。
  然后,费无极强行将孟嬴公主带上车,秘密的送到楚王宫去了。只留下齐女,假扮作孟嬴公主,守候在那里,等待着太子熊建来迎娶她成亲。
   
  就这样,“掉包计”让楚平王如愿以偿的把美女孟赢变成了自己的王妃,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而太子熊建,就只能娶了那个丫环为妻,并且他根本不知道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变故。
  这样的日子隐瞒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大概两三年左右,一直没有被人识破。
  孟赢公主为楚平王生下了一个大胖儿子,楚平王视这个小儿子如掌上珍宝,故取名为熊珍。
  而假公主齐女,也为太子熊建生下了一个儿子,他们为这个儿子取的名字是熊胜。
   
  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楚平王用丫环冒充公主的“掉包计”,强娶了自己的儿媳妇,终于还是被泄露出来了,丑闻被传的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知道真相后的太子,恼羞成怒。
    费无极顿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下一步,该怎么办?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6.楚平王为霸占儿媳竟追杀亲生儿子

  话说楚平王用费无极的“掉包计”,强取了他儿子熊建的未婚妻,这是楚平王二年的事。
  由于隐瞒的巧妙,太子熊建一直被蒙在鼓里,没有察觉。
  但是时间久了,风声还是渐渐走漏了出来,太子熊建听到街头巷尾的议论之后,多少也有知道了个大概,还在将信将疑。
  后来到了楚平王六年,传闻越演越烈,绘声绘色,感到最害怕的人,就是那个奸妄小人费无极了,整日提心吊胆,坐如针毡,担心会生出什么祸变出来。
   
  一天,费无极上奏楚平王说:“晋国之所以容易久霸天下,是因为他们离中原比较近。以前的时候,楚灵王在陈、蔡筑城,以镇中华,正是争霸的基业。如今又恢复了这两国,咱们楚国仍退守南方,安能昌大其业?不如把太子调到外面去,出镇城父。”
  “为什么要把太子调到城父去?”楚平王问。
  “让太子镇守城父,监控北方,大王则可以一心一意征服南方,天下坐而可得也。”
  城父,是一个交通要道,地理位置大概在今天安徽亳州东南的边陲地带。如果把太子安排到这里,拥兵自重,楚平王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平王一时难于定夺,踌躇未答。
  费无极见楚平王不做声,还在犹豫考虑,他就又附耳密言道:“大王,让太子守边,一举两利呀!一则为了国家霸业,二则,秦国公主的婚事,时间久了就容易泄露!必须先把太子支到远处去啊!”
  楚平王这才恍然大悟,突然大笑道:“无极乃楚之良才!
  对,为了秦国公主孟赢,为了能长久的占有她,就必须把太子支开。
  于是,楚平王命令太子熊建出镇城父,又命令奋扬为城父司马,并对司马奋扬说:“你跟着太子,就和跟着寡人一样。”让他们去修城练兵。
  太傅伍奢知道了这件事后,极力阻止,他进谏楚平王说:“古来太子是国家的接班人,是朝夕不离国君左右,并亲自照顾国君饮食的人。派他去远方守边,恐怕不太妥当吧。”
  楚平王不听,一怒之下,把太傅伍奢也赶滚蛋了,他命令伍奢也跟着太子一起到城父去,辅助太子。
  就这样,伍奢带着他的两个儿子,伍尚与伍员,举家搬迁到了亳州的城父。他们本属今湖北监利人。
   
  却说支走了太子熊建与太傅伍奢之后,楚平王心中十分愉快。
  只有少傅费无极留在平王身边。
  费无极虽然正受着平王之宠,却时时自危,他害怕太子会报复他,更害怕将来太子一旦蹬上了王位,必将拿他开刀。
  思来想去,思前想后,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又一日,费无极向楚平王进谗言说:“大王,微臣听说,太子到了城父之后,经常与齐国、宋国、晋国暗暗结交,希望可以得到他们的支持,大王不可不防啊!”
  “防什么?”楚平王问。
  “微臣听说,因秦女孟赢之事,太子怀恨在心,以诸侯为外援,准备与伍奢密谋造反作乱,不可不防!”
  平王说:“寡人这儿子向来都很柔顺,怎会有这种事。”
  无极说:“因为大王您抢了他媳妇,他怀怨已经很久了。如今在城父缮甲厉兵,经常说要效仿楚穆王,逼宫弑父,然后安享楚国。大王若不信,臣请辞职,逃死于外国,免得受他诛戮。”
  楚平王本来就有个打算,想废了太子熊建,另立他和秦女孟赢生下的小儿子熊珍为太子,现在又被费无极说得心动,便不信也信了。因此,楚平王欲传令:废了太子建!
  费无极说:“不可,太子握兵在外,若传令废他,是激他反叛。太师伍奢才是他的主谋,大王不如先召回伍奢,剪除掉他的羽翼,然后再派兵抓回太子,这样才可以消除祸患了。”
  于是,楚平王赞许费无极的计谋,立即派人去城父,召回伍奢,令他火速进宫。
   
  伍奢见了楚平王,楚平王问:“太子有反叛之心,你知道吗?”
  伍奢素来刚直,回答道:“大王,若说太子反叛,这可能吗?你娶了他的未婚妻,他都没有任何怨言,因为他知道他是您的儿子呀!大王您怎么能听信小人的谗言,反而疏远自己的亲骨肉呢?”
  楚平王暗叫一声:“惭愧!”低下了头。
  费无极见状,立刻拜伏于地上泣哭道:“大王,楚国江山险象万千矣,不除乱贼,必被乱贼所害呀!”
  楚平王大喝道:“来人!绑了!”不由分说,叱令左右,将伍奢按倒在地,用绳子捆了,投入狱中,关押了起来。
  费无极又不失时机的上奏道:“伍奢刚才说您抢了太子的媳妇,可见他的怨恨是明摆着的,太子若知道伍奢被抓了,他能不动手吗?若联合齐、晋之众,一同杀来,势不可当呀。”
  平王问:“寡人若派人去杀太子,派谁去合适?”
  费无极说:“若另派他人前往,太子或许生疑,必将反抗。不如下一道密旨,让司马奋扬就地将太子处决了!”
  于是,楚平王密谕司马奋扬:“杀太子,受赏;放太子,当死!”

    司马奋扬得令,马上就带着他的心腹之人,提着快刀,趁着黑夜,赶来谋杀太子。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7.楚平王借费无极之手铲除伍氏家族

  话说楚平王让司马奋扬去杀太子。
  司马奋扬满口答应,带着他的人跑步前进,却故意走的慢慢的,并让他的心腹火速赶去通报太子:“大王要杀你了!速速逃命,片刻也不能耽误!”
  太子熊建大惊,慌忙带着他的妻子齐女和儿子熊胜,连夜逃跑到就近的宋国去了,向宋国寻求政治避难。
   
  司马奋扬赶到的时候,太子熊建已经安全的离去。奋扬知道自己不好向楚平王交差,就自己把自己捆了,来到郢都,向平王请罪:“太子已经逃跑了!”
  楚平王大怒:“跑了?他怎么可能跑的了!话,出于我的口,入于你的耳,再没别人知道,又是谁走漏了风声?”
  奋扬回答说:“臣实话告诉您吧,先前,大王命令臣说:‘事建如事寡人。’臣谨记这句话,不敢有贰心,所以就告诉了他,放他逃走了。但我却犯下了死罪!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平王问:“你私放了太子,既然知道是死罪,还敢来见寡人,难道你不怕死吗?”
  奋扬回答说:“臣没能完成大王的命令,已经犯罪了,如果又畏罪潜逃的话,就是罪上加罪了,所以臣不能逃跑。况且,太子并没有反叛,杀他无名,倘若大王的亲生儿子有幸可以活着,那么臣可以为他而死,也是值得的。”
  楚平王听了,似有愧色,思索良久,不禁动了恻隐之心,说道:“奋扬,你虽然违抗了命令,然而也算得上忠直可嘉!你回去吧”就赦免了他的罪过,还是让他做城父司马。
   
  就这样,楚国的太子没有了。楚平王就把他和秦女孟赢所生的小儿子熊珍立为了太子,又升费无极为太师(太傅)。
  费无极终于成功的取代了伍奢,成为新太子的老师。
  伍奢还关押在狱中。要杀他,一直找不到真凭实据,但楚平王并非只想杀伍奢一人,而是想灭掉整个伍氏家族。伍氏家族是楚平王自上台以来一直的心病。
  费无极为楚平王出主意说:“伍奢有两个儿子,老大伍尚、老二伍员,都是人杰,如果让他们逃到国外去了,就必定会危害咱们楚国。不如免去伍奢的罪过,叫他写一封信,把他的两个儿子骗来,他两个儿子都很孝顺,必然会来,一来就把他父子三人杀掉,从此再无后悔矣!”
  楚平王听了,大喜,马上将伍奢从狱中取出,摆上一桌好酒好肉,为他压惊。
  伍奢不知所以。
  楚平王说:“伍奢,寡人错怪你了。你是无罪的,你现在自由了。”
  伍奢不敢抬头。
  楚平王又说:“伍奢,你教太子谋反,本当斩首示众,但念在你的爷爷、你的父亲,都是先朝的有功之臣,并且太子谋反,查无实据,寡人不忍加罪于你。你可以写一封信,召你的两个儿子速速进宫,寡人要为他们加官进爵,留他们在朝中作官。”
  说完,叫左右笔墨伺候。
  伍奢惶惶不已,心中暗想,难道楚王要提拔咱们伍氏家族了?转念又一想,楚王莫不是有诈?想把我父子三人一同斩了?
  一时拿不定主意,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楚平王在一旁又催促他快写。
  伍奢又想了想,说道:“大王,臣的长子伍尚,温厚仁信,如果臣召他来,他必然会来。但是臣的次子伍员,就不好说了,他自幼习文练武,生性叛逆,总喜欢对着干,从不听话,他如何肯来?”
  楚平王说:“你只要按寡人说的话写,召他们来,他们若真的不来,也不关你的事。你写完了,就自由了。”
  伍奢不敢抗命不尊,只得硬着头皮,提笔写了家书一封。略云:
   
  尚、员吾子:吾因为进谏,冒犯了大王,但大王念及我祖父有功于先朝,特网开一面,免吾一死,将使群臣议功赎罪。大王特为你二人改封官职。你兄弟接到书信后,可星夜前来听封,不得有违!书信到时,速速!
   
  伍奢写完后,呈上去让楚平王过目。
  平王看了,暗笑一声,好!又叫人把伍奢押下去,还依旧投入先前关押他的牢狱之中。
  伍奢大惊,知道中了计,嚎啕不已,但说什么都来不及了,骗两个儿子来的书信,已经被楚平王派快马递了过去。
  楚平王派鄢将师为特使,驾着飞快的驷马车,拿着伍奢写好的亲笔信,和两个新刻好的官印,火速来到城父。
  鄢将师见到伍奢的大儿子伍尚后,口里连声喊着“贺喜!贺喜!”
  伍尚是个老实人,听到贺喜,问道:“我的父亲被抓了,至今音讯全无,您贺什么喜呀?”
  鄢将师告诉他说:“没事了!是大王误信了谗言,才误抓了令尊大人,如今有群臣保举,称你们家是三世忠臣,大王感到惭愧不过,就拜了令尊大人为相国,又封了你们两弟兄为侯,赐你为鸿都侯,赐你弟伍员为盖侯。令尊大人释放后,非常思念你们两兄弟,所以就写了这一封家书,特让我来接二位进宫,必须早早就驾,以慰尊公之望。”
   
  伍尚一听,非常激动:“父亲被关押的这段时间,每日心中如刀割一般,只盼望着能够被大王赦免,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哪还敢奢望着会升官?”
  鄢将师:“提拔你们为侯,这是王命,你就不要推辞了,还不快快起程,入宫去向大王谢恩!”
  伍尚大喜,手舞足蹈,父亲不仅无罪释放了,而且全家都要高升了。
    于是,他拿着父亲写给他的亲笔信,欢快的来找他弟弟伍员,催促他快点,和他一起入宫,受封谢恩。。。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8. 伍子胥的第一次流亡生涯


    话说伍员,字子胥,监利人,生得身长一丈,腰大十围,眉广一尺,目光如电,有扛鼎拔山之勇,经文纬武之才。
  这是列国志上对伍子胥的描述。
  还有的说法,说伍子胥自幼习武,力大无穷,大概可以和西楚霸王有一拼。或许是有这种可能的,但我们已经无法考证了。
   
  却说鄢将师奉楚平王之命,拿着伍奢的亲笔信,来骗伍尚、伍子胥两兄弟。
  伍尚接过书信一看,不错,这的确是父亲的亲笔信,要升官啦,太好喽,就连忙去找他弟弟伍子胥,递给他看。
  伍子胥是个精细之人,瞥了一眼就楞了:“哎呀,哥哥,这可不是什么喜事啊,这是大祸临头呀!”
  伍尚一听就懵了:“啊?此话怎讲?”
  伍子胥道:“哥哥你看,父亲被昏君关押在大牢,为什么没有杀他?只因为太子未除,逃亡在外,昏君又如何肯晋升父亲为相国?再者我弟兄二人寸功未立,又为何要加升官职呢?其中必然有诈!”
  伍尚不信:“弟弟,你太多心了,太子既然已经逃走,大王若真要杀爹爹,早就杀了。”
  伍子胥道:“哎呀哥哥,昏君不是不想杀爹爹,而是顾忌我兄弟二人将来为父报仇,依我看,昏君此举,定是想将我兄弟二人骗入宫中,将我父子一网打尽!哥哥,去不得,去了必死!”
  伍尚说:“弟弟,这都是你的臆度之词,无凭无据的,你居然可以联想的这么多。你看,父亲的亲笔书信在此,难道父亲还会骗我们去送死吗?”
  伍子胥道:“父亲的亲笔信,不假,但这也可能是昏君逼着他写的呀!若真是父亲的意思,又为何不派我们伍家的家臣来送信呢?居然要派个朝廷命官鄢将师来送一封家信,这难道还不可疑吗?”
  伍尚听了,觉得伍子胥说的也有些道理,沉默了片刻,又将书信拿过看了一遍:“弟弟,那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
  “走!到国外去。迟了性命难保。”
  伍尚还在犹豫:“哎呀,要加封我们官职,这是君命;要我们速去郢都,这是父命,为臣者何能不尊君命?为子者何能不从父命?不尊君命是为不忠,不从父命是为不孝。万一父亲的书信是真的,那咱们岂不是不忠不孝了吗?”
  伍子胥说:“哥哥,你好糊涂!你若去了,那才是真正的不孝啊!”
  伍尚不明白:“这是为何?”
  伍子胥道:“我二人若逃亡在外,昏君顾忌甚多,反而还不敢立即杀了爹爹,若我二人一到,则昏君必然将我们伍家一网打尽!哥哥,你若去了,那就是在害父亲速死呀!还谈什么孝!”
  伍尚不觉凄然泪下:“弟弟,就算是死,我也要前往郢都,见上父亲一面。”
  伍子胥气的直跺脚,仰天长叹道:“唉!哥哥,你这是害了父亲呀!白白送死,何益于事?你若执意要去,请恕为弟绝难从命!你我二人就此永别,再难相见,告辞了!”
  伍尚噙着眼泪问道:“你准备到哪里去?”
  伍子胥说:“宋国、晋国,都与楚国为世仇,谁能打败楚国,我就到哪里去,然后借力以雪父耻!如若我兄弟都死了,谁来复仇?”
  伍尚说:“我的智慧,我的力量,都远远不如弟弟你,这样吧,你找到合适的国家住下来,我独自前往楚都,劝说大王,若大王不听,我将以殉父为孝,你则以复仇为孝。从此各行其志,不复相见矣!”
  伍子胥趴在地上,向伍尚拜了四拜,以当永诀。
  伍尚拭干了眼泪,出来见了鄢将师,说:“我弟伍子胥不愿接受封爵,就不要勉强他了,咱们走吧。”
  鄢将师只得同伍尚登车,快马加鞭,飞奔楚都而来。
   
  果然,一入郢都,见了楚平王,平王二话不说,将伍尚收监入狱,囚禁了起来。    伍奢见只来了大儿子伍尚一个人,欣慰地叹道:“知子莫若父,我知道伍尚一定会来,伍子胥一定不会来!”
  费无极上奏楚平王说:“伍子胥违抗君令,不肯前来,现在必须速速派人抓捕!否则,迟了他就逃走了。”
  平王准奏,当即派遣大夫武城黑,带领精兵二百人,前去突袭伍子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伍子胥探知得楚兵抓捕自己来了,恨恨道:“不听吾言,父兄果然遭了昏君毒手!”于是,对他的妻子贾氏说:“我准备逃亡到国外去,借兵回来,为父兄报仇!我顾不了你了,奈何?”
  贾氏睁大眼,瞪着伍子胥说:“大丈夫含父兄之怨仇,如割肝肺,你还不快走!切勿以妾为念,反误了复仇之计!”说完,她就自缢而死了。
  伍子胥痛哭了一场,用一张席子将贾氏尸体裹住,草草埋葬了。然后收拾包裹,带上值钱的东西,穿上一件素袍,腰佩剑,手执弓,夺路而去。
  跑了不到两个时辰,武城黑带的二百追兵就已经到了伍家,围起来,搜不到伍子胥,估计他是向东边逃跑了,就驾上快车,一路向东,疾驱追赶。
  大约赶了三百里,在一个荒无人烟的旷野处,武城黑终于追上了独自逃命的伍子胥。
  武城黑站在战车上,一眼就看到了他:“兄弟们!上!杀了他,回去领赏!”
  伍子胥见追兵已经赶上了他,就停下脚步,扭头回身,张弓布箭,有敢向前者,立射。武城黑命令车夫急速前冲,伍子胥只一箭,就将车夫射杀,从战车上栽了下来。
  然后,又拉满弓,对准了武城黑。武城黑害怕了,跳下车来想跑。
  伍子胥大喝一声道:“本想一箭结果了你!姑且留下你的狗命为楚王传话:若想楚国平安无事,必须保证我父兄的安全,若其不然,我必说动中原的诸侯们,一起出兵,踏平了楚国!亲手斩下楚王的头颅,以泄吾恨!”
  武城黑等人见他如此神勇,谁也不敢捉他,都抱头鼠窜而去了。就这样,伍子胥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孤身一人,开始了他艰难而曲折的逃亡之路。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9.古代画头像的通缉令是如何被发明的?

  话说武城黑害怕伍子胥,不敢抓他,空着手回去之后,楚平王大怒,就把伍子胥的父亲伍奢、哥哥伍尚,一起斩首了。
  围观的百姓,无不流涕。是日天昏地暗,悲风惨冽。
   
  行刑之后,楚平王问费无极:“伍奢临刑的时候,有什么怨言吗?”
  费无极回答说:“没说别的什么话,他只说伍子胥不来,楚国从此将永无宁日。”
  楚平王问:“这如何是好?”
  费无极说:“伍子胥虽已逃走,但必然还没跑远,宜派更多的人前去抓捕。”
  因为上次派出的两百人没有抓到,所以这次平王加大了追击力度,派左司马沈尹戍带了三千人,继续前去抓捕伍子胥。
  再说伍子胥孤身一人,夺路狂奔,没头没脑的跑了很远之后,前面一条大江拦住了去路。
  伍子胥暗想:“这么大的江,不见一条船,如何过的去?此地万万不可逗留,怎么办呢?”
  时间紧迫,伍子胥急中生智,想出了一条“金蝉脱壳”之计,于是,他迅速脱下身上所穿的素袍,挂在江边的一颗柳树上,又将脚上的一双长靴扔在了江边,光着两个脚丫,继续沿着江边的小路逃跑。
  果然,当沈尹戍的追兵赶到江口时,线索就到此中断了,仅仅只捡到了伍子胥的衣服和靴子。沈尹戍当然不会相信伍子胥是跳河自杀了,但又无从继续追捕,没奈何,只得悻悻而回。
   
  沈尹戍带着他的人回去向楚平王复命:“伍子胥不知去向,无从追捕。”楚平王就犯了难。
  上次两百人没能抓住,这次三千人却又寻不到,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犯愁,太师费无极上前进曰:“大王,臣有一计,可以抓获伍子胥。”
  楚平王问:“是何妙计?”
  费无极说:“我们在明处,他躲在暗处,我们虽然人多,但他一个人目标很小,要想抓住他,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与其漫无目标的乱找,不如发动广大的人民群众,一起来抓住他!”
  “噢?说下去。”
  “出一份捉拿伍子胥的榜文,再请画师画出伍子胥的相貌特征,分散发送到各县各村,到处悬挂,让所有的老百姓们都知道伍子胥长的什么样子。不管是谁,只要抓到伍子胥的,就赐米五万石,官拜大夫,若有敢收留或私放的,全家抄斩!如此一来,伍子胥必然进退无路,要不了多久,便能抓获归案!”
  “此计大妙!”楚平王赞许的点头,就叫人画出伍子胥的像貌,向天下发出了对伍子胥的第一张通缉令!
  在通缉令上画个人物头像,便于抓捕逃犯,这在古代就叫做“画影图形”,这种通缉令的历史非常久远,我们追根溯源,大概就是从费无极他们开始的。
   
  却说伍子胥急急赶路,又走了很远之后,一天,他路过一片树林,忽见一簇车马从面前经过。
  伍子胥慌忙藏进树丛之中,躲在那观看,原来却是故人申包胥,这申包胥与伍子胥是铁哥们,有八拜之交,因为出使别国访问了回来,所以在这里碰到了。
  伍子胥“腾”的跳出,大叫一声:“兄弟!快把你的路费给我!我三天没吃饭了!”
  申包胥吃了一惊:“大王正在四处捉你,通缉令都发到国外去了,你怎么却在这里?”
  伍子胥放声大哭,就把楚平王枉杀父兄之事,说了一遍。
  申包胥听了,恻然动容,问他:“你现在打算到哪里去?”
  伍子胥道:“父兄之仇,不共戴天。吾将奔往他国,借兵伐楚,生嚼楚王之肉,车裂无极之尸,方才泄吾此恨!”
  申包胥劝他说:“楚王虽然无道,但他好歹也是你的国君呀!你是他的臣子,君臣之分从一生下来就定了,你怎么能向国君寻仇呢?”
  伍子胥道:“昏庸无道之君,纳子妇,弃嫡嗣,信谗佞,戮忠良,难道不该杀么!我为楚国扫污荡秽,况又有骨肉之仇乎?若不能灭楚,我伍子胥誓不立于天地之间!”
  申包胥叹了叹气:“我想教你报仇,但这是不忠;教你不报仇,又陷你于不孝。你走吧,作为朋友,我不会泄密,然而将来,你若真的做出了危害楚国的事,我作为楚国的臣子,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理。你能灭楚,我必能存楚;你能危楚,我必能安楚。”
  说完,就给了伍子胥一笔钱,让他继续跑路。
   
  在申包胥的资助下,伍子胥终于成功的逃出了楚国。费无极请人画有头像的通缉令,终究还是没起到多大的作用。
    从这之后,伍子胥跑到哪里去了呢?宋国。
  有的朋友可能会问,伍子胥不是吴国的名臣吗?他为什么不到吴国去呢?
  说实话,当时的吴国太弱了,还没进入到伍子胥的视线,伍子胥压根都没想过要去吴国。之所以选择到宋国,这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宋国挨的近,方便;二是宋国对楚国的仇恨大,容易利用;第三,最重要的原因,是那个被楚平王废掉了的太子熊建,此时正躲在宋国避难。
  伍子胥的爹,是太子熊建的老师,所以伍子胥要急急赶去宋国,投奔熊建,以楚国太子的名义,去拉拢中原的敌对势力。
    就这样,伍子胥从楚国逃亡的第一站,来到了宋国。在这里,顺利的与太子汇合到一处了。接下来,他们要四处游说拉赞助。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20.君臣相互交换人质的华氏之乱

  公元前522年,伍子胥从楚国逃到了宋国。
  在宋国,伍子胥与流亡来此的楚国太子熊建商量,决定利用宋国,联合晋国,号召中原的诸侯们,共同攻击楚平王。
  太子熊建同意了伍子胥的这种策略。
  但是,熊建还没有见到宋国君主的面,宋国就发生了一场非常严重的暴乱。
   
  却说宋国君主宋元公,长的相貌丑陋,性格也还算比较温和,只有一点不好,就是言而无信。他非常讨厌宋国的世系贵族——华氏家族。
  华氏家族在春秋时期,是宋国的一个显赫家族,子孙历代都是宋国的公卿。比较出名的,有楚庄王时代的华元,华元是宋国的四朝元老,集政治家、外交家、军事家、刺客、人质、战将于一身,他的后代,在宋国也非常显赫,多是担任宰相。
  现在,宋元公因为说话不讲信用,与华氏家族闹的非常僵,君臣之间,严重失和。
  一天,华氏家族的华亥(宋国宰相),诈称病了,群臣们都来看望他,华亥乘机抓住了几位大夫,关押在一间仓库里。
  宋元公听说之后,就亲自驾着车,来到华亥的家门口,与他解释,要他放人。华亥不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国君宋元公也劫持了,关在家里不放。
  宋元公害怕了:“你放我走吧。”
  “放你走可以,但必须把你的太子送来,当做人质。”华亥十分强硬的说。
  宋元公说:“把太子送来当人质,也行,过去周天子与郑庄公也相互交换过人质,但人家那是相互交换的,所以,你也必须把你的儿子送给我当人质,这样才公平嘛。”
  华亥一想,反正你是君,我是臣,不算亏,成交。
  于是,宋元公就派人回去带信,叫他的太子、他的弟弟、还有他家族的一个什么人,共三个,来到华亥这里当人质。
  华亥就把宋元公放回去了,当然,他也派了三个人,他的儿子、他的弟弟,他家族的一个侄儿,去宋元公那里当人质。
   
  君臣相互交换了人质之后,互有把柄在手,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宋元公和夫人把太子看的特别娇,每天都亲自跑到华府去送饭,看着他吃完了再走,时间一长,华亥觉得不方便,也有些不好意思,就对宋元公说,只要我们君臣能够和谐相处,哪用得着人质呢。
  但是,华亥手下的人说,元公言而无信,太子千万不能放,放了必有祸患。
  于是,宋元公见华亥又后悔了,大怒,马上召集兵马,来攻打华府。也顾不得太子的性命了。出兵之前,先将华氏家族的三个人质斩了首,然后全力出击!
  华亥匆忙应战,结果被打的打败。
  他手下人要他杀了人质太子,华亥说,算了吧,我已经得罪了国君,再杀他儿子,人们会议论我的,何必呢。就把太子给放了,然后,华亥自己离开了宋国,逃到陈国去了。
   
  华亥走了之后,内乱并没有平息。
  不久,华氏家族中的华貙、华登等人,发动叛乱,突袭宋元公,将国君宋元公赶出了宋国的国都。然后,他们又派人到陈国把华亥接了回来,继续当宰相,商量着换谁来当新国君。
  华氏家族占领了宋国的国都,宋元公则逃到郊外的一座旧城里据守了下来,双方相持不下,势均力敌的一直耗着。
  宋元公叫人去东边的齐国喊人来帮忙,华登则去吴国叫人来助战。结果,宋、齐联军被华氏家族与吴人部队打的大败。
  宋元公扛不住了,打算流亡到别的国家去,他的一个厨子劝他再忍一忍,再去四处借兵,于是,宋元公又喊了一大帮人来了:晋国、曹国、齐国、卫国,一起向华氏家族发起猛攻!
  华氏家族与吴人部队被五国联军包围起来,打的落花流水,华貙见势不妙,硬着头皮率领战车15乘、步兵70人,掩护华登,冲出了重围,奔赴楚国,向楚平王求援。
  楚平王派出楚国的大军,来到宋国,向宋元公施加压力,迫使他赦免华氏的叛乱之罪。
  由于楚平王的出面干预,诸侯联军们都有所忌惮,宋元公不敢硬抗,只好息事宁人,不予追究华氏的罪过。
  至此,华氏一族,便迁出了宋国,流亡到了楚国。
   
  却说伍子胥和熊建正呆在宋国,突然听说楚国的大军压境,顿时吓慌了脚:“宋国已经乱的一团糟,再没有指望了,这个地方住不成了,快跑吧。”
  于是,伍子胥和熊建以及熊建的妻子和儿子等人,匆匆收拾了行李,离开了宋国,继续亡命天涯,他们向西而行,不久,就流落到了中原的郑国。
  在这里,伍子胥继续策划,如何才能联合诸侯,一起对抗楚国。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