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31.屠夫专诸是如何成为刺客的

  公子光私见伍子胥时,问他:“伍先生,您出入吴、楚之境,有没有遇到过武艺高强的勇士,就略如您这般的强壮之人?”
  伍子胥说:“我伍某何足道哉!在我所结识的人中,有一个叫专诸的,才是真正的勇士!”
  公子光说:“愿得伍先生引荐,结交于专诸。”
  伍子胥道:“专诸离此地不远,我明天即可把他召来,叫他与公子相见。”
  公子光说: “不可,既是真正的勇士,又岂敢随随便便的召他?我应该亲自登门拜访才是。”
   
  于是,公子光驾车,带着伍子胥,来到专诸居住的那个地方。  
    专诸正在街上磨刀,准备帮人家杀一头猪,突然一队车马纷纷,吓的路人四方走避。只见伍子胥站在车上,大声呼喊道:“专诸!愚兄在此!”
  专诸慌忙收了刀,过来拜见伍子胥。
  伍子胥指着公子光说:“这是吴国的大公子,因仰慕吾弟英雄,特来登门拜访,吾弟不可推辞!”
  专诸诚惶诚恐:“我只是一介闾巷小民, 有何德能,敢烦大驾。”
  几个人低着头,钻进了专诸的茅草屋后,公子光先向他表白了一片崇拜仰慕之意,然后奉上金帛数万,作为见面礼,意思意思。
  专诸突然见到这么大一笔钱,太多了,不敢要,手足无措。伍子胥劝他收下,这才收了。
    公子光对专诸是非常满意的。其实谁也不是专业的刺客,公子光见他强壮,有武艺,会杀猪,这就够了,再者,专诸很穷,又讲义气,只要肯出钱,不怕收买不了他。
  从这之后,公子光派人按天送给他米肉,按月送给他布帛,又时不时的去他家问候他的老母。专诸感其恩德,便投在了公子光的门下。
   
  专诸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发达了起来,深感公子光对他的恩比山高,情似海深。一日,专诸对公子光说:“我只是一个村野小人,承蒙公子豢养之恩,我无法报答。倘若您有什么差遣,惟命是从!”
  公子光这才对他吐露了实情,将左右屏去,把想刺杀吴王僚的意思向专诸说了一遍。
  专诸听了,默然不语。问道:“自先王夷昧去世了之后,就应该由他的儿子僚来继承王位呀,公子,您为何要害他呢?”
  公子光说:“不,不该他,祖父有遗命,叫把王位传给季札,只因季札不肯为王,所以才按长幼之序,最大的,就是我,哪轮得到他为君呢?只恨我的力弱,不足以图大事,所以才想借助于有力者。”
  专诸想了想,又问:“既然这样,那为何不讲明缘由,劝他退位呢?如果他肯退位,又何必私备剑客,伤了先王之德?”
  公子光说:“僚这个人,贪而恃力,岂肯退位?若和他说了,反而打草惊蛇,徒生祸乱。如今只能出此下策,一刀解决了他,免得夜长梦多!”
  专诸说:“公子说的是,我不该问那么多,公子的事,我专诸理应舍身相报,但是,我还有个老母在堂,我不敢就这样去死啊。”
  公子光说:“无妨,我也知道你上有老母,下有幼子,然而,如此大任,非你不能成事,我身边甚至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倘若你把这事办成了,我可以对天发誓,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当尽心养育,绝不敢有负于你!”
  专诸沉思了良久,缓缓说道:“凡事轻举无功,必图万全。就像深水里的鱼儿一样,之所以能到渔人的手中,全靠那个‘香饵’。欲要刺杀王僚,必先投其所好,敢问公子,不知王僚他有什么爱好没?”
  公子光想了想:“别的没有,他这个人,就是好吃,是个吃货。”
  专诸问:“他最爱吃什么?”
  公子光说:“他最喜欢吃的是烤鱼。”
  专诸点了点头,站起来说:“那好,就请让我暂时告辞一段时间吧。”
  公子光问:“壮士何往?”
  专诸回答说:“我去访名师,学美食,专攻烤鱼,等我学好后,便可近身吴王了,取他性命,易如反掌。”
  于是,专诸便到太湖学习烤鱼去了,学了三个月之后,厨艺大长,别人尝了他烤的鱼,都说味美。
   
  不提专诸学烤鱼,再说公子光又来见伍子胥。
    这伍子胥还是挺识人的,以前萍水相逢,人家专诸给他吃了一碗饭,他就看出来了,这个人适合当个刺客,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当然,用古人的话说,这叫“荐贤”,专诸也不叫傻,叫重义,士为知己者死。
     公子光与伍子胥二人谋划,如何才能成功的暗杀掉吴王僚,如何才能登上王位。
  伍子胥说:“鸿鹄之所以不可制,是因为它有羽翼在。欲制鸿鹄,必先除去它的双翼。”
  公子光问:“此话怎讲?”
  伍子胥说:“我听闻吴王僚的儿子庆忌,也是个出名的勇士,他筋骨如铁,万夫莫当,手能接飞鸟,步能格猛兽。他与王僚旦夕相随,如何下手?何况王僚的母弟掩余、烛庸二人,并握吴国兵权。这三个人,都是他的羽翼,欲杀王僚,必先除去这三人,然后大位可图。不然的话,就算杀了王僚,虽侥幸成事,公子您也不能安然在位呀。”
  公子光沉思了半晌:“先生说的是。”
   
  从这之后,公子光继续假装在楝树弄学占卜;伍子胥继续在山上种田;专诸还在太湖学烤鱼。这三个人都不在公共场合同时露脸,都在暗暗的等待一个时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32.两个女人因抢桑叶而引发的灭族战争

  公元前518年,是吴王僚九年,楚平王十一年。
  这一年的某一天,吴、楚两国的边境上发生了一起边民纠纷。

  吴国的边境上,有个小城邑,叫做卑梁;楚国的边境上,有个小城邑,叫做钟离。这两个边邑上的小县城挨在一起,相隔不远,都在今天的安徽某处,他们世世代代都以种桑养蚕为业。
  女人们的工作,主要就是到外面去采桑叶,把桑叶摘回来养蚕。
  有一颗桑树,长的很巧,是个无主之物,生在两国的中间。
  如果说,这颗桑树长在楚国这边,或是吴国那边,倒也罢了,明摆着到底归谁,也不用争了,可它偏偏生在边远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混乱地带。
  一个楚国女子发现了这颗桑树,高兴的合不拢嘴,正准备跑过去采摘,恰巧一个吴国女子也发现了,走了过来,大喝一声:“且慢!这颗桑树是我家的!”
  于是,两个女人争吵了起来。
  为什么要争呢?根本原因乃是所有权不明确,她认为这是她的,她同样也认为这是她的。也许她们都能找出人证来说,这桑树是归自己的,其实她们都拿不出证据,并且也根本不会相信对方的证据。
  桑树并非不够多,桑叶也并非不够吃,对于产权已经明确了的东西,向来是很少会有人争的。为了夺得这个新发现资源的独享之权,大家就会觉得争的理所当然。
  你要独享,另一方不干,就成了冲突之源。于是,这两个女人为了一点桑叶,扭在一处,厮打了起来。
  史记吴世家里记载:吴国的,是个女人;楚国的,是个处女。
  史记楚世家里记载:吴国的女人和楚国钟离的小童争桑叶。
  因此,我们不难判断,吴国的女子是个成年女人,楚国的女子则应该还只是个小孩。
  那么,很显然,吴国女人会凶悍的给那楚国小女孩扇几个嘴巴,替她的爹妈教训教训她,看你还敢不敢抢桑叶。然后,自己装满桑叶,得胜而归。
   
  小女孩当然打不过那个吴国女人,她只能忍着眼泪哭回家。
  她家里人问她,你哭什么?她就把遇到一个吴国女人,为了争桑叶而发生口角,继而扭打,最终受辱的过程,全讲了一遍。
  楚国人一听,火冒三丈,你们小小的吴国竟敢欺负我们楚国人!这还了得!于是,私自召集他们全家族的人,也不向上级长官汇报,就纷纷拿起武器,直接冲到吴国的地盘上去教训人了。
  楚国钟离的这一家人,来到吴国卑梁,寻到了那一家人,于是,两家不由分说,对砍了起来!你欺负咱家小女孩,咱叫你全家赔命!看你还敢不敢动手打人。
  楚国人有备而来,人多势众,将卑梁一家杀的七零八落,惨不忍睹。“两家交怒相攻,灭卑梁人。”
  吴国卑梁的这一家人,被楚国人跑来把他们灭了族,杀的鸡犬不留。然后,楚国人这才出了一口恶气,心满意足,得胜而回。
  为了一点桑叶,酿出一场悲剧。
   
  悲剧还在进一步升级。
  “卑梁大夫怒,发邑兵攻锺离。”
  吴国卑梁的大夫,突然听说楚国人跑到他的地盘上来,行凶撒野,杀了他管辖内的一家人之后,逃之夭夭,顿时勃然大怒!
  出了这么大的恶性案件,作为地方上的最高长官,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因此,他把所有的程序都化简到最简单的步骤,也不向他的上级汇报请示,就把他这个小县城里所有的兵力都调集起来,直接追到楚国的钟离,去杀那一家人!
  卑梁大夫带着他的人,都是些训练有素的军人,驾着战车,拿着长戟大戈,冲到楚国的地盘上去,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一家人杀的干干净净,一个不留,转眼间给灭了族!
  灭了族,还不解恨,卑梁大夫特有血性,你灭我一家,我灭你全县!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大开杀戒,卑梁大夫带着他的得胜之师,向钟离发起了最猛烈最快捷的突袭!一阵激战之后,钟离崩溃,全线失守,已完全被吴国人所控制。
  钟离的守将吓的魂不附体,衣服也来不及穿,就连夜逃回楚国郢都,向楚平王请罪去了。
   
  为了争一点桑叶,先是两女相斗;紧接着升级为两家怒而相灭;接着又升级为两国边邑长怒而相攻;最后,终于升级到了王那里。
  楚平王如何处理这件事呢?
  《史记》上说:“楚王闻之怒,发国兵灭卑梁。”
  楚平王也怒了,御驾亲征,率领着楚国的精锐之师,浩浩荡荡,亲自奔赴吴国边境,大军到时,踏平了卑梁城,直接将吴国的这个边邑给灭掉了!
  吴王僚当然也不能坐视不理,虽然吴国没有楚国强大,虽然吴国没有楚国兵多,但绝不能示弱,所以,“吴王闻之大怒,亦发兵。”

  自此,两个王都怒了,他们都认为错在对方,都将自己的大军开赴到前线。吴楚之间,终于兵戎相见。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33.伍子胥为何痛哭仇人之死?

  公元前518年的吴、楚边民纠纷,快速升级为两国间大规模的战争。

  楚国的楚平王,带着大军,亲自东巡,从大江直逼吴疆,来到边境上,当即攻占了吴国的卑梁,将这个边邑小县拿下后,又率着他的部队在这里耀武扬威,浩浩荡荡地转悠了一圈。
  然后,楚平王以胜利者的姿态,义正词严的指责教训了吴国方面一番,以为达到了威慑吴人的目的,就奏着凯歌,回国去了。
  再说吴国这边。
  吴王僚听说楚平王兴兵来犯,也大怒,马上派出精兵对抗。领头的人,就是吴王僚的堂兄公子光。公子光带着吴国大军,星夜赶到边境时,卑梁已落入楚人之手,公子光见楚军声势浩大,不敢轻举妄动,于是,他们就地潜伏了下来,静观其变。
  不久,楚平王就耀武扬威的奏凯而回了。
  等楚平王一走,公子光就说:“你们看,楚国人撤军的时候,是如此的趾高气扬,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足见他们留在这儿防守的人非常薄弱空虚,想吓唬人呀,兄弟们,给我上!”
  一声令下,吴国士兵集体行动,将驻守在卑梁的楚国人全部都砍死了。卑梁夺回来后,还不服气,你灭我一个县,我誓要灭你两个县!
  吴军一鼓作气,杀到楚国的地盘上去,将楚国的钟离给灭了,灭了钟离还不罢休,继续深入,将楚国的居巢也给灭了!
  吴国一连灭了楚国的两个县,把他们的人、畜、财物,全部都一车车的拖回去,占为己有了,哼哼,你们别跑呀,有本事转来再打!
  你来我躲,你走我抢,吴国人最惯用这种战术了,搞的楚国人老是疲于奔命。
  这次战争,被后人称之为“卑梁之衅”。因一件无谓的小事,双方都不问青红皂白,不管是非曲直,都以为对方是好欺负的,从而导致了一场无端的冲突与杀戮。正所谓:卑梁之衅,血流吴楚。
  楚平王带着胜利之师回国了。一回国,屁股还没坐稳,就又接到边关告急,吴国人一连灭了我们两个县,顿时大惊,真是气不打一处出啊,心脏病都给气出来了。
  如果老是和这个又穷又硬的吴国纠缠下去,划算吗,打输了没面子,打赢了又没好处,杀之无肉,剐之无皮,问题是等你劳师动众的去打他时,他就又潜水去了。
  楚平王终于想通了,再者身体也不是很好,就不再继续追究,安心养他的病去了。因此,“卑梁之衅”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两国之间又复归于往日的平静。
   
  又过了两年之后,楚平王的大限到了,病的很重,他躺在床上,回首往事,自己的一生,也还算不错,唯一抱愧的,就是对不起他的大儿子,原太子熊建。
  临终前,楚平王把大臣们召来,交代了很重要的两件后事:
  他的王位,传给他的小儿子熊珍,(熊珍是楚平王强占儿媳秦女所生),由太师费无极辅佐;大儿子熊建已经早死了,还有一点血脉,熊建的儿子熊胜,现在流落在吴国,你们要把他召回来,好点安置。
  公元前516年,楚平王去世了,他一共坐了十三年的王位,死后的谥号,是一个“平”字,所以史称“楚平王”。
  克定祸乱曰平;布德均政曰平;治而无眚曰平;执事有制曰平;无常无偏曰平;推心行恕曰平。
  平,平安的平,平定的平,平常的平,太平的平。这是一个好字,对他的一生,乃是个良好的评价。
  他想干什么,基本都可随心所欲,多能成功,没有他摆不平的事。虽然他很牛叉的平定了内乱,获得王位,但他在位时的政绩却实在是平平淡淡,虽然他也有些荒唐事,但在他的时代,也算是太平盛世了。
   
  楚平王之后,就是楚昭王了。楚昭王就是楚平王的小儿子熊珍。
  楚昭王上台的时候,楚国国内比较安定,国势也还算昌隆。
  楚国的大臣们就商量着,准备把躲在吴国的小熊胜接回来,把楚国的白县封给他,毕竟是先王的长系嫡孙。同时,也为了避免沦为吴国攻打楚国的政治工具。
  熊胜后来回到楚国,成为楚国的白公,那是多年以后的事了。而现在,他还只是个小学生大的小孩,他坚决不愿回去。他要跟着伍子胥,继续留在吴国。
  而伍子胥在听说楚平王已经死了之后,捶胸大哭,嚎啕不止。
  公子光感到很奇怪,就问他:“楚平王,那是你的仇人呀,听到仇人死了,应该拍手称快才对呀,你怎么反而大哭呢?莫名其妙。”
  伍子胥说: “我不是哭楚王死了,我是恨我不能亲手砍下他的脑袋,报仇雪耻!”
  公子光听了,嗟叹不已。正是:  
            父兄冤恨未曾酬,已报淫狐获首邱。
            手刃不能偿夙愿,悲来霜鬓又添秋。

  那么,伍子胥究竟为什么大哭呢?仇人死了,是一个原因,熊胜可能会被接走,面临损失有分量的筹码,也是一个原因,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按《吴越春秋》记载,伍子胥得知楚平王死了,他坐在屋里哭了一夜没睡觉,他对熊胜说:“平王卒,吾志不悉矣!”熊胜的表现则只有四个字:默然不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伍子胥说的“吾志不悉矣”,这个“悉”字,主要有两种意思:一是洞悉、明确的意思,二是完全、尽全的意思。
  因此,楚平王死了,报仇的志向已再不能成全,这只是第二种意思。
  第一种意思则是:没有了复仇的对象,那么,伍子胥的志向呢,他自己的人生究竟该是什么样的?他一下子突然变的不明确了。
  难道人的一生,仅仅就只是为了复仇吗?永远生活在仇人的阴影之中吗?如果仅此,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何况复仇已经不再可能,平王死了,伍子胥的志向,突然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所以,他关在屋里大哭了一夜。哭他的志向没有了,目标没有了,人生的意义什么都没有了。无法入眠。
  难道就这样躬耕于野,老死山林,终其一生,一事无成吗?
  若还想有所成就,那还能再做什么呢?难道,跑到一个不相干的国家,带着一帮不相干的人,来攻打摧毁生养自己的祖国,这就是他这个人一生的意义?
  伍子胥陷入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迷惘之中。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34.伍子胥公子光合谋吴王僚
   

  公元前516年,楚平王去世了,由他的小儿子楚昭王继位。楚国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
  消息传到吴国后,伍子胥大哭了一夜,说:“平王卒,吾志不悉矣!”楚平王一死,他的志向也就变的不明确了。接着,他又说:“然楚国有,吾何忧矣?”意思是:然而楚国还在,我有什么好担忧的呢。还有事做。
   
  于是,伍子胥找到公子光,劝他去怂恿吴王僚,乘着楚平王的丧事,出兵南伐,可以图霸。
  但是,公子光的志向,根本就不在什么称霸上,而是最实惠的:如何才能成功的取代吴王僚,成为新的吴王。
  所以,公子光不同意此时吴国出兵攻打楚国。
  伍子胥知道公子光的心思,便为他出谋划策道:“公子,此时出兵,正当其时,出兵伐楚是假,然而,‘一网除三翼’之计才是真!”
  公子光眼前一亮,问道:“如何叫做‘一网除三翼’之计?”
  伍子胥道:“鸿鹄之所以不可制者,是因为它有羽翼在。吴王僚的两个弟弟,掩余、烛庸,还有他的儿子庆忌,这三个人,就是吴王僚的三支羽翼,用我这一计,只要他肯出兵伐楚,便可同时将此三人全部除掉!”
  公子光连忙追问道:“这是为何?”
  伍子胥道:“掩余、烛庸二将,虽然并掌吴国兵权,但其实都是庸才,不善谋略,此时楚国虽然大丧,必然防范周严,掩余、烛庸此去,必中埋伏,叫他有去无回!”
  “那庆忌,如何除掉?”
  “庆忌,正好派上用场,把他调到楚国的后方,到郑国去,让他去结连郑国、卫国的军队,从北方夹击楚国,至此,则吴王僚的三翼尽除,吴王僚必死在目下矣!”
  公子光听了大喜,不觉下拜曰:“孤之得子胥,乃天赐之也!我这就去劝说王僚,发兵攻楚!”
  “且慢!”伍子胥道,“你去之前,还的先用个苦肉计才行。不然的话,要是吴王僚派你领兵,去攻打楚国,此计则前功尽弃!”
   
  说的也是。于是,公子光驾着车来见吴王僚,半路上,他从车上一跃而下,摔折了一只腿后,他就一瘸一拐的来见吴王。
  见到吴王僚后,公子光告诉他,此时乘着人家办丧事,派出重兵去攻打人家,会产生九种不同的好处,却没有半点不利之处。这吴王僚是个好大计疏之人,欣然听之,不觉飘飘欲仙。
  吴王僚问道:“你说的是,寡人也正有此意,只是不知这次派谁人领兵为将?”
  公子光连忙回答说:“此事我本该誓死效劳,不敢有半点推辞,奈何因为事急,怕误了时机,所以匆匆而来,不料从车上掉了下来,把腿子跌坏了,可惜,我不能亲自上战场杀敌了。”
  吴王僚又问:“那你看,可以推荐何人为将?”
  公子光便故意说道:“这是大事,非至亲至信的人,难于信任,不可相托。大王,这样的大事,还是由您自己选择吧。”
  吴王僚问:“掩余、烛庸,让这两个人领兵,你看行吗?”
  公子光说:“行!我也觉得派这两个人最合适了。以前的时候,晋、楚争霸,咱们吴国弱小,咱们现在正在崛起,晋国已经衰了,而楚国又屡败于我国,诸侯们早都离了心,不听楚国了,天下南北之政,将归于东。若再派公子庆忌前往北方联络郑、卫之兵,合力攻楚,楚可破也!咱们吴国,霸业可成也!”
  说的吴王僚大喜,马上便以掩余、烛庸二人为将,率领吴国之师,前去攻打楚国,趁着人家正在办丧事,打他个措手不及。 

   却说掩余、烛庸带着二万兵马,水陆并进,不宣而战,雄赳赳气昂昂的杀到楚国来了,他们包围了楚国的潜邑。潜邑大夫坚守不出,派人去楚都告急。
  这时,新上台的楚昭王年龄还很小,应该和熊胜差不多大,都是小学生大的小孩,突然听说吴兵正在围攻楚国的潜邑,顿时慌急无措。
  一个大臣说道:“吴国人太不讲道理了,乘着我们办丧事搞突然袭击,若不出兵迎敌,就是示弱,必须还击!先派一万陆兵去救潜邑,再派一万水军,从淮汭顺流而下,截断吴兵的后援,使他首尾受敌,前方的吴将,坐而可擒矣!”
  楚昭王大喜,马上调遣楚国大军,分水陆两道而来。  
    掩余、烛庸正在围攻潜邑,突然听说楚国救兵来到,就把兵力分作两半,一半围城,一半迎敌。双方大战了数十个回合,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就这样,吴、楚两军成胶着之势,继续酣战。虽然吴军并不落下风,却再也无暇他顾。
  不久,楚国人的水路大军绕到吴军的后面,用木料和石头塞断了江口,阻断了他们的回路。吴兵进退两难,便分作两个寨子,成犄角之势,一面与楚军继续相持,一面又派人回去请求继续增兵。
   
  吴王僚了解了战况之后,又问公子光,下一步怎么办。
  公子光说:“单靠我们吴国的力量,与楚国硬抗,还是略差了一点,我上次说的,纠合郑、卫之兵,共同伐楚,正为此也。现在派人去联络郑国、卫国,号令诸侯,群起而攻之,楚可破也!”
  吴王僚就叫他的儿子庆忌,带上许多财帛珍宝海味,到北方出使郑、卫,招兵买马去了,以期对楚国形成有效的夹击之势。
  这样,吴王僚的两个弟弟,和他的儿子,他身边最得力的这三个人,被成功的并且非常隐蔽的调虎离山了。
  吴国的国内,就剩下吴王僚和公子光他们俩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35.侠客专诸刺杀吴王僚,为财还是为义?

  伍子胥对公子光说:“现在正是用专诸的时候到了,让专诸去刺杀吴王僚,公子,你有什么合适的兵器没有?”
  公子光说:“有。当年越国的铸剑大师欧治子,造了五把宝剑,越王允常将其中的湛卢、胜邪、鱼肠这三把进贡于我国,鱼肠剑被先君赏赐给了我,此剑砍铁如泥,从未试过,这几日竟连夜发光,难道是神物饿了,想饱食王僚之血乎?”
  就把鱼肠剑拿出来,让伍子胥看了,伍子胥夸奖不已,马上召专诸前来试剑。

  专诸来了。不等公子光开口,就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
  所以,专诸慨然说道: “王僚可以杀了,他的两个弟弟被楚国围困,他的儿子也到了远方,他现在是孤立无助,要杀了他,他又能拿我们怎地?用我的贱命去换他的命,值,但在这死生之际,我要不要去送死,我现在还不敢自作主张。”
  公子光说:“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开口。”
  专诸说:“我的老母还在,所以我现在还不敢轻易去死,等我回去,禀过了老母之后,才敢从命。”
  于是,专诸回到家中,把公子光送给他的一大堆金银财宝摆在桌子上,然后望着他的老母亲,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坐在那里哭。
  他的老母亲问:“专诸,你为何哭的那么悲伤?难道是公子要用你了吗?”
  一下子就猜中了,专诸哭的更为悲伤。
  老母说:“我们全家受公子的恩养,已经这么些年了,大德当报啊,忠孝岂能两全?你必须去,不要管我,你能成人家的事,垂名后世,我死了亦不朽。快去吧!”
  专诸还是不去。
  老母说:“专诸,我口渴了,想喝山上一条小溪里的泉水,你去为我弄点来。”
  专诸就奉命来到山上,汲了泉水,回到家中,不见了老母,问他妻子,妻子回答说:“刚才说累了,关着门在里面睡觉,叫不要打扰。”
  专诸惊疑,推看窗户一看,老母亲已经自缢身亡了。诗曰:
        愿子成名不惜身,肯将孝子换忠臣。
          世间尽为贪生误,不及区区老妇人。  
    专诸痛哭了一场,收拾殡殓,将他的老母安葬于西门之外。
  然后,专诸对他的妻子说:“我受公子的大恩太多,之所以不敢为他尽死,是因为老母还在,现在老母已经死了,我也只能去为公子效命了。我若死了,你们母子将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不必为我牵挂。”
   
  说完,就告别了他的妻子、儿子,来见公子光,并把他母亲已经去世了的事说了一遍。
  公子光听了,十分不过意,好言好语的安慰他了一番。两个人坐在那里过了良久之后,又提起了如何刺杀吴王僚的事来。
  专诸默然,沉思了许久,说:“我不能贸然跑到他那里去行刺,岂不白白送死?反误了公子的大计。这样吧,公子,你请他吃饭,把他请到你家里来,只要他肯来,咱们就有八九成把握了。”
  公子说:“行!我这就去请他来吃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此事再也不能拖了!”
  “可是……,我现在还是不能死啊,我若死了,我的儿子怎么办呀,唉,他还那么小……”
  “你放心,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封他为吴国的上卿!绝对不会亏待他。”
  《左传》上说:公子光“以其子为卿。”古代的大夫(大臣)分上、中、下三等,卿,就是大夫里面的上等大夫,吴国的总理副总理级别。已经不可能还有比这更高的待遇了。
  专诸想想,自此伍子胥介绍他认识了公子光,到现在已经整整九年了。这九年里,公子光对他们家的恩德已经难于计算,怎么还的了啊。
  自己一个街头杀猪的,能有多大出息?若拼了一死,能够让自己的儿子当上吴国的总理副总理,从此飞黄腾达荣华富贵,那真的是值了!
   
  如此说来,大侠客专诸刺杀吴王僚,好像是为了“钱”,而不是为了“义”一样。
  是的。专诸杀王僚,并无“义”字可言,也非什么义举。义在哪呢?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报公子光的恩德,也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他深知公子光“此时也,弗不失也”的焦虑心态,从而为后代谋个大利。
  刺客就是刺客,司马迁说了的,他们不是用正义观和是非观来衡量的,更不能以成事了或不成事来衡量,而是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要有自己明确的意图和目的,二是不违背自己的良心,三要名气大的垂于后世,这才是刺客的标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36.鱼肠剑与吴王僚之死

  当年,欧冶子为越王做了“三长两短”五把剑,其中最短的一把,名叫“鱼肠剑”。
  因为剑身上的纹路,曲折婉转,凹凸不平,花纹犹如鱼肠一般,故而得名。还有一说,此剑极其小巧,沿着鱼口插入,能将整把剑身全部隐藏于鱼腹之中,故又名:“鱼藏剑”。
  其实就是一把小巧的匕首。
  五剑做成之时,越王请了一位非常善于相剑的大师来为他的宝剑看相。这位大师被鱼肠剑中的寒气所震慑,感受到其中的不祥信息,故指着鱼肠剑说:“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原来,这把剑大逆不道,天生就是用来弑君杀父的。
  越王害怕了,就把其中的三口剑当做进贡的宝物,献给了吴国。吴王就把其中的一口——鱼肠剑,分赏给了公子光。
  公子光将这把短剑放在枕头边睡了好些年,一直没用过,现在,该是交给专诸用一用的时候了。
  冥冥之中的定数,果然已经到来。
   
  公子光来见吴王僚,对他说:“我近日得到一名好厨师,他从太湖而来,烤得一手好鱼,味道鲜美无比,还从没见到有超过他的,要不,请大王明天到我家里坐坐,品尝品尝?”
  这吴王僚最喜欢吃的就是烤鱼了,一听,当即就欣然答应了下来:“不必客气,我明天一定来。”
  见鱼儿上了钩,公子光暗喜,连忙回到家中火速布置:先将专诸扮作厨师,藏身于厨房;再将一批甲士们埋伏在家里的地下室中;又让伍子胥约了一帮死士,躲在外面不远处接应。
  大概一百人左右,不愁杀不死前来自投罗网的吴王僚。
   
  第二天一大早,公子光又跑来催请吴王僚,请他快去赴宴。
  吴王僚走的时候,对他的老母亲说:“公子光今天请我喝酒,吃烤鱼,我去了。”
  他老母问:“吃饭还早呢,哪有这么早就来请的?”
  吴王僚说:“他昨天就来请了,我已答应了他。”
  他老母又问:“既然已经约好了的,还连续请两次?用不着这么急吧?再说,他从来都不请你吃饭,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是呀,吴王僚顿时疑惑了起来,开始有些不安。
  他老母说:“我看公子光这小子,绝没好意,你当了大王,他没当上,心里一直不服气,你呀,最好还是别去了,找个理由推辞掉。”
  吴王僚左想右想,不起疑心也生了疑心,对呀,公子光是有点反常,但是,如果不去,那可就失信了,以后必然就有了裂痕,不好相处啊。
  怎么办呢?有备无患,去,还是应该去,我多带点人去,严加防范,又有什么好怕的!我怎么怕他呢?真是自己吓自己。
   
  于是,吴王僚穿上三层铠甲,把身子裹的严严实实,把他的护卫们全部叫上,都去保护他。
  《史记》上这样记载:“王僚使兵陈於道,自王宫至光之家,门阶户席,皆王僚之亲也,人夹持铍。”
  为了赴这次宴,为了人身安全,站岗的这些警卫们,一字长蛇阵排开,站的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首都的街道。从王宫一直站到公子光的院子里,从院子里站到台阶上,从台阶上又站到了屋门口,再从屋门口一直站到了酒席旁。
  这些站岗的警卫们,全部都是吴王僚的亲戚,他们个个身上披着铠甲,手里提着快刀,保护着吴王僚。
  真壮观!春秋时期最壮观的警卫部队。
   
  进来之后,吴王僚坐了上席,公子光侍坐在傍边。吴王僚的亲信们,手持长戈,站在后面,力士们,腰悬利刃,站在前面,皆不离王之左右。
  上菜的仆人们,都要先搜身之后才能近前,谁也不敢抬头仰视。
  公子光有点傻眼了,他今天怎么搞这么大的阵势啊!
  于是,公子光站起来向吴王僚敬酒,忽然身子一歪,摔在了地上,痛苦的喊道:“哎呦!上次我的腿断了还没好,痛彻心髓,难于忍受,大王你先坐会,等我进去换了药再出来。”
  吴王僚说:“无妨,王兄请自方便。”
  公子光就跛着脚,一步一踬,走到内室去了。
  不一会,专诸的烤鱼已经烤好了,好一条大鱼!他亲自端着盘子,献了上来。当然,依旧还是要先搜了身,然后才允许上前。可又有哪个知道,这鱼肠短剑,早已被他暗藏在了这条大鱼的鱼腹之中!
  所以,搜身是搜不出来的。检查完毕,没有凶器。
  专诸刚欲上前,有两个力士见他长的雄壮魁梧,便大喝一声道:“且慢!你,给我跪下!”拔出刀来,强迫他跪在地上,叫他用两个膝盖跪着走路。
  专诸只得跪了,在两边力士的夹压之下,缓缓的膝行至于王前。
  王僚被专诸手里的烤鱼所吸引,提了鼻子,向前欠身,他只在看鱼,没看专诸。
  专诸稳稳地用手掰鱼。忽的从鱼腹中抽出了匕首!
  一股凛冽的杀气脱鞘(鱼腹)而出,吴王僚惊呆了,但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鱼肠剑正向着他的胸膛疾速奔去。
  刺破了衣服,却被铠甲所阻。谁知专诸之力奇大,第一层甲被穿透!第二层甲继续穿透!穿第三层甲时,鱼肠剑就断了。
  众侍卫力士们大惊!一拥齐上,刀戟并举,向专诸砍了过去!
  鱼肠剑虽断,然杀气未断。专诸拼着最后的一口气,猛力将断剑惯透吴王的三层坚甲,手势去得十分之重,以致断剑从胸腔里穿了进去,从脊背里透了出来!
  吴王僚大叫一声,立死,当场就绝了气。
    鱼肠剑,果然是弑君之剑。吴王僚就这样死在了鱼肠剑下。与此同时,专诸也被吴王僚的警卫们乱杀乱砍,很快就被剁成了一堆肉泥。

    堂中群龙无首,一时大乱。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37. 吴王“阖闾”两个字是何意义?

  吴王僚被专诸刺杀了,死的不明不白。
  专诸也被吴王僚的侍卫们剁成了一堆肉泥。
   
  公子光假称去换药,他躲在内室,暗暗的窥视着酒席上的一切,知道专诸已经得了手,便一声令下,早埋伏在家中的甲士们一跃而起,杀了出来!
  两下交兵,好一场恶斗!
  因为吴王僚已经死了,蛇无头不行,所以这边威加十倍,那边势减三分。尽管吴王僚带来的人多,却都不是对手,很快就被公子光的人杀死了一半。
  逃跑的一半,又被早埋伏在外面的伍子胥带的死士们追杀,一顿乱砍乱劈之后,又干掉了一半,杀的他们个个无心恋战,做鸟兽散,各自逃命去了。
  公子光大获全胜。打扫战场完毕,他带着人,驾着车,手持利器,直登朝堂,召集吴国的群臣,都来开会。
  群臣们一看,傻了眼,都说不出话来。既然吴王僚已经死了,国不可一日无君,那你就继任为吴国的新国王吧。
  公子光推辞不受,他将王僚背约自立的罪名,向国人宣布道:“并非我贪图王位,而是王僚不义!他违背了先君的意愿,霸占了四叔的王位,今天,我暂且摄政几日,咱们还是应该将王位交还给四叔。”
  于是,公子光来见季札(吴王寿梦第四子),依旧请他为王,并说,这是祖父和叔叔们生前的遗愿,吴国的王位,本来就是您的。
  季札听说吴王僚已经死了,他伤心的痛哭,但依然还是不肯为王,耻于争国之事。从这之后,他就搬走了,在延陵这个地方养老,终身不再来吴国了。
  就这样,公子光不声不响隐忍了多年的谋略终于告成,顺理成章的即了吴王之位,这就是历史上的“吴王阖闾”。
  这一年,是公元前514年。
  古书上说:“夫专诸之刺王僚,彗星袭月。”专诸和王僚无冤无仇的,不相干的两个人,为什么要杀他?都是因为天上的扫把星袭击了月亮。
   
  吴王阖闾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王的规格,安葬了吴王僚的尸体,谥号为“吴武王”。
  吴国是从寿梦开始有谥号的。吴王寿梦是“吴兴王”,兴,就是说吴国是从他开始兴旺起来的。接着,他的三个儿子,分别是:顺王、安王、度王,大概就是顺利平安度过的意思。
  然后就是吴王僚,“武王”,吴国最善于用武的王,从他开始,敢于向楚国叫板,敢于对楚王用兵,打大型战役不落下风。
  而吴王阖闾的谥号是“道王”,吴国最有办法的王。这个道,有办法、有能耐的意思,不是道德高尚的意思,当然也可以这样理解。
  “吴王阖闾”是一种习惯称谓。那么,“阖闾”这两个字,又是什么意思呢?
  阖,是关闭的意思;也是门扇的意思。
  闾,是巷子里的门;也是窄巷子、穷巷子的意思。
  阖闾,从字面上理解,就是关门的意思。关上门想办法,闭门造车,呆在家里当宅男,少在外面交流,同样还是有成功的一天。
   
  吴王阖闾登基之后,又厚葬了刺客专诸,封他的儿子专毅为吴国的上卿,大臣分上中下三等,卿是上等,地位相当于总理、副总理的级别。
  封伍子胥为行人之职,待以客礼而不臣。
  伍子胥的行人这个官职,主要负责吴国的外交,还有人事调动、官员选拔等等方面。吴王阖闾用招待客人的礼节来待他,而不是当做员工来对待。
  因此,伍子胥与吴王阖闾的关系,不像是君臣上下级的关系,更像是一种合伙人的关系。
  那个最先在街上发现了伍子胥的被离,也因为举荐了伍子胥而有功,也升为了大夫之职。
  最后,大赦天下,发钱发米,救济穷人,安定民心。

  安顿好了一切,吴王阖闾还有担心的事。
  那就是,吴王僚的两个弟弟,正在外面与楚国人作战,吴王僚的儿子庆忌,也在外面卫国招兵买马,对抗楚国,他们都没回来。
  所以吴王阖闾无法安睡,担心自己的王位坐不稳。
  怎么办呢?他就派人外出打探,自己则率领大军,屯兵于江上,埋伏在那里,等他们回来。
  却说吴王僚的儿子,公子庆忌,自幼习武,勇猛无敌,他的力量大的惊人,曾经徒手擒获过麋鹿和犀牛,所以崇拜追随他的人很多,粉丝无数。
  当时,庆忌听说国内有变,就连忙从卫国赶回,刚一回国就中了埋伏,知道是回不去了,他就调转车头,疾驰而去。
  吴王阖闾驾着驷马战车在后面追赶,庆忌嫌他的马慢了,就跳下车来,撒开两条腿跑,比马跑的可快多了。阖闾叫快放箭,射他!当箭射来的时候,庆忌挽手一接,就把箭接住了。
  射一枝,接一枝,无一中者。就这样跑掉了。
   
  阖闾知道抓不住庆忌,就派兵严加防守,然后回国去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38.历史上用“请客吃饭”设圈套害人的毒招

  却说吴王僚的两个弟弟掩余、烛庸正在外面与楚国人作战,突然听说国内发生政变,大惊失色,斗志全无,很快就败下阵来,被打的落花流水。
  楚军的主将是左尹郤宛,俘虏了许多丢盔弃甲的吴兵,同时也缴获了大量的作战武器。他就押着这些抓来的兵甲,班师回朝,向楚昭王献俘请功去了。
   
  回国之后,楚昭王一看,胜利了,大喜,认为郤宛很能干,有大功,就把那些抓获来的俘虏、盔甲、兵器等等战利品,赏赐了一半给他。
  也就是说,郤宛拿到了50%的提成。并且从这之后,楚昭王对他也格外的敬重了。
  这可惹脑了一个人,谁?太师费无极,别提有多眼红了。
  于是,歪点子特别多的费无极心生一计,想害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的郤宛,必置他于死地而后快,他就去见令尹囊瓦。
  囊瓦,是楚庄王第三子的孙子,这个人长的高大威猛,心眼坏倒不坏,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以前楚灵王的时候,他是灵王的车夫,齐国的晏子出使楚国时,带头刁难晏子的那个人就是他。
  当时,囊瓦对晏子说:“自古君王将相,都是魁梧俊美的相貌,而你看你,身不满五尺,力不胜一鸡,你不觉得羞愧吗?”
    晏子坦然回答:“秤驼虽小,能压千斤。你长的这么高大,却也只能御马,而我虽然矮小,却能够为国家独当一面。”
  囊瓦羞愧难当,论口才,不是对手,论智力,更不是对手。
  多年以后,凭着祖上的福荫,囊瓦终于也熬上了令尹的位置,和晏子一样,成为了一国的总理执政官。
  现在,费无极决定利用利用这个不怎么聪明的“傻大个”总理,借他的手,来除掉郤宛。

  费无极对囊瓦说:“您明天有空吗?郤宛托我带个信,他最近大赚了一笔,想请您吃个饭,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去。”
  囊瓦是个直人,不知是计,满口答应道:“他请我吃饭,哪有不去的道理?一定去。”
  然后,费无极又跑来对郤宛说:“令尹大人听说你大赚了一笔,想要你请客,到你家喝喝酒,但怕你不愿意,所以叫我来问问。”
  郤宛也不知是计,当即答应道:“令尹大人要来,荣幸之至啊!平时我请都请不来,又怎会不愿意呢?明天一定大摆筵席,奉侯令尹大人驾到。”
  费无极问:“那你明天拿什么好东西敬献给令尹大人?”
  郤宛说:“不知令尹大人所喜好的是什么?”
  费无极说:“你知道送礼要投其所好,这就对了,包你官运亨通!我告诉你呀,这令尹大人最喜好的,乃是‘坚甲利兵’,他之所以想到你家里来喝酒,就是想看看你抓的那些吴国俘虏,这样吧,把你那些俘虏都叫出来,我帮你挑选几个,明天喝酒的时候,他一高兴,你就乘机送给他。”
  郤宛果然把楚王所赐的兵甲,全部都向费无极展示了出来。
  费无极挑选了50名强壮的战士,50付精良的盔甲,50把锋利的宝剑,说:“这些足够了,你在大门的左侧设一个帐篷,让他们都呆在里面,令尹来了必问,他一问你就展示出来,马上献给他,若献别的东西,就不是他所喜好的了,送了也没用的。”
  郤宛信以为真,马上就在大门左侧设下一个帐篷,让这五十坚甲利兵呆在里面。布置完毕后,就托费无极去邀请囊瓦。
   
  第二天,囊瓦准备来郤宛府上赴宴。
  正要出发的时候,费无极突然说道:“令尹大人,人心不可测呀,还是让我先去探探路,如果我去了没事儿,你再去不迟。”
  几句话说的囊瓦疑窦骤起,心里一下子就七上八下的了。
  费无极去了一会儿,踉踉跄跄的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喊道:“我差点害死你了!我差点害死你了!幸亏我跑的快呀!”
  囊瓦大惊,连忙问他是怎么了。
  费无极喘着气说:“我差点误了大事啊,郤宛今天请客,不是好意,他是要杀你啊!他已经在门口埋伏了重兵,只等着你去,你这一去,就必然会遭到他的毒手呀!”
  囊瓦听的心惊肉跳,又问:“我跟他平时也没什么过节,他为什么要这样?”
  费无极说: “他仗着大王对他的新宠,是想取代您这个令尹啊!况且,我听说他私通吴国,得了吴国人不少的贿赂,您看,吴国乘我国办丧事的时候打过我们,我们就应该乘他们内乱的时候打他们,这才正好可以相报,但是他,竟然不思进取,明明打了胜仗,却不乘胜追击,拿了人家的贿赂,就班师回国了!这种人,若得了志,楚国可就危险了呀。”
  囊瓦咬牙切齿,就叫左右之人再去打探。探子回报说:“门里果然埋伏了一批十分精壮的甲兵!个个穿着铠甲,手持利刃。”
  囊瓦勃然大怒,桌子一拍:“敢作乱,老子亲手宰了他!”
   
  于是,囊瓦一边上奏楚王,一边发兵来攻打郤宛。
  郤宛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是被费无极给卖了,凄然泪下,自刎而死。
  囊瓦将他们家满门抄斩,围住前后门,放起大火,将左尹府登时烧为了一片灰烬!只有郤宛的儿子伯嚭,一个人逃了出来,他也像伍子胥一样,逃亡吴国去了。
  就这样,费无极设下的圈套,终于成功的利用了囊瓦的弱智与冲动,歹毒的铲除了郤宛一家。
    而那个囊瓦,一直被蒙在鼓里,还在心存感激,多亏是太师费无极救了他呀。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39. 古代叛国者的逃亡之路

  伯噽,楚国人。
  他的爷爷,就是那个因“上下其手”而出名的伯州犁。
  他的父亲,伯郤宛,为楚国左尹。公元前514年,吴王僚的两个弟弟掩余、烛庸兴兵来犯,楚国方面由郤宛率领大军与吴人相抗。
  郤宛得胜而回,却被奸臣费无极妒忌,利用令尹囊瓦,将他们一家斩尽杀绝,灭了族。
  因此,孤身逃脱的伯噽,不得不背叛楚国,一个人逃到了吴国。

  侥幸逃脱的伯嚭,他本来是不知道该往何处去的。
  但他听说了另一位和他遭遇相同,也是被费无极迫害,也是蒙受了不白之冤的伍子胥,正在吴国,已受到吴王的重用,便立即赶了过来,投奔在了伍子胥的门下。
  伍子胥以前在楚国的时候,与伯嚭并无私交,也谈不上有什么来往,但因为遭遇相似,同病相怜,再者,拉拢楚国的叛臣,共同攻击楚国,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伍子胥欣然接纳了叛国而来的伯噽。不久,就又把他推荐给了吴王阖闾。
  吴王阖闾高兴地接见了这位满怀深仇大恨的青年。
  在盛大的酒宴上,阖闾若有所思地询问伯嚭:“寡人之国,东临大海,十分偏远,听说你的父亲无端遭到费无极的陷害,被楚相暴怒攻杀。而今你不以吾国僻远,投奔来此,将有什么可以教寡人的呢?”
  伯嚭的泪水涌了出来:“我不过是楚国的一介亡虏,先人无罪,横被暴诛。听说大王您收留了穷厄亡命的伍子胥,所以不远千里,归命大王。大王,您有什么需要,我万死不辞!”
  吴王阖闾听了,也颇为伤叹。
   
    当时,陪宴在场的另一位吴国大夫被离,也就是那个非常会看相,最先发现伍子胥的人,他看了看伯嚭的相貌,很不放心,便轻声地询问伍子胥说:“您认为伯嚭这个人,可以信任吗?”
  伍子胥坦然相答:“可以信任。”
  被离又轻轻问道:“为什么呢?”
  伍子胥说:“我与伯嚭有相同的怨仇。您没听说过‘同病相怜,同忧相救’么?好比惊飞的鸟儿,慌乱中聚集到一块,有什么好奇怪的呢?胡马望北风而立,越燕向南日而熙,谁能不爱其所近,而不悲其所思呢?”
    被离则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提醒伍子胥说:“您只见其表,不见其内。我看这人,不宜重用。”
    伍子胥也不以为然,依旧向吴王阖闾大力举荐伯嚭。
    最终,阖闾收留了伯嚭,任命他为吴国的大夫,让他与伍子胥一起图谋国事。
    此时的伯嚭,亡命异国,家仇未报,也和伍子胥想的一样,如何依靠吴国之力,出师伐楚,以雪杀父之仇,族灭之恨。所以他对伍子胥恭敬相从,同舟共济,配合得十分默契,专门做吴国的向导,为他们指路,怎样去攻打楚国。
   
  却说楚国令尹囊瓦,一冲动杀了伯噽的父亲,灭了他的家族,楚国人被激怒了,天天骂令尹,诅咒他早点死。
  沈尹戍来见囊瓦说:“百姓都在怨恨您啊!您听不到吗?那个奸妄小人费无极,你看他一生都干的什么事?害了蔡朝吴,又害了蔡侯,又教先王************,害了太子,又害了伍奢父子,现在又害了左尹,他只会害人,而您竟然去做他的帮凶,帮他杀人,糊涂啊!照这样看来,祸害很快就要到您头上了!”
  囊瓦也知道了真相,被费无极利用了,顿时大怒,他又冲动了一次,诛杀了费无极,把他的家族也给灭掉了,希望大家不要怪他,他也是被蒙蔽的。
  《史记》上说“楚令尹子常(囊瓦)诛无极以悦众,众乃喜。”
    坏事做绝精于算计的费无极,最后死在了这个大老粗手里,成了人家取悦众人的牺牲品。
   
  再说吴王僚的两个弟弟掩余、烛庸,因为国内政变,无心恋战,很快就败了,他们就近一个逃到了徐国,一个逃到了钟吾国。都是两个部落小国。
  不久,吴王阖闾让徐国、钟吾交出掩余、烛庸,二人无处藏身,不得已,只好又硬着头皮逃奔到了楚国。吴国就借此机会灭掉了徐国和钟吾。
  掩余、烛庸逃亡到楚国后,大受欢迎。楚昭王亲切接见了这两位满怀仇恨的吴国叛臣,把他二人都封为楚国的大官,让他们去谋攻吴国。

  吴国,用楚国人攻打楚国;
    楚国,用吴国人攻打吴国。
    这样,原来这边的人跑到了那边,那边的人就跑到了这边,都跳槽到了敌对方,双方相互对调了一下位置,还是原来相似的地位待遇,还是继续干着原来的事,只不过方向相反。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40.古人建造都城在风水上有何讲究?


  吴王阖闾元年,问国政于伍子胥,如何才能强国图霸。
  伍子胥垂着眼泪说,我只是楚国的一介亡虏,父兄含冤,尸骨未葬,我能够被大王收留,就已经是万幸了,又哪敢多嘴参与你们吴国的国政呢?
  阖闾说,若不是你,寡人不免屈居于人下,如今有幸遇到你,才有了寡人之今日,正欲大展宏图,你如何却要中途打退堂鼓呢?难道是因为寡人区区之吴国不足为用吗?
  伍子胥回答说,臣并非以为大王不足用也,而是因为臣听说“疏不间亲,远不间近。”臣又怎敢以客居的身份,凌驾于吴国的谋臣之上呢?况且臣的大仇未报,自己的小事都没本事谋划,又如何谋得了国家大事?
  阖闾听明白了,便说:吴国的谋臣,没有比你强的,你就再不要推辞了,等国事稍定,寡人为你报仇,到时候,你想怎么就怎么。
  至此,伍子胥才为吴王阖闾做了一个长远的规划。
  第一步,就是要修建都城。
  一国之都,不能像个大集市一样,王就要有王的国都,“凡欲兴霸成王,从近制 远,必先立城郭,设守备,实仓廪,治兵库。斯则其术也。”
  吴王阖闾说:“好,修国都这件事,寡人全权委托于你。”

  公元前514年,伍子胥奉吴王之命,建造国都阖闾大城。
  吴国以前的国都是梅里,城池较小,周围仅有三百零三步,大概还不如现在一个学校的操场,国君都在自家院子里办公。一旦有强敌入侵时,就马上放弃国都,躲到树林子里观望,等敌人走了再出来。
  随着吴国的壮大,渐渐脱离了原始的生活方式,这种战术根本就用不成了,所以必须兴建一座大城,能够驻兵屯粮,才能永葆千秋大业。
  从地理上看,吴国地处东南,非常的偏僻,北边有齐国,南边有越国,西边是楚国,东边是大海,三面临敌,一面临海,万一有敌人攻进来,没有能守得住的坚固城堡是绝对不行的。
  所以,大城不仅要大,还要利于防守,牢不可破。
   
  古人在建筑风水上,一要讲实用,因地制宜;二要讲气派,能够镇得住人;三要讲吉祥,以期带来好运。
  伍子胥请了不少懂得天文地理的人,来查看地形之高低,品尝水味之咸淡,所谓“相土尝水,象天法地”,看好了风水,在姑苏山东北圈了四十多里地,召募了成千上万民工,选定了吉日后,开工了。
  据《吴越春秋》上说新城的规模:“周回四十七里,陆门八,以象天八风;水门八,以法地八聪。”
    周回四十七里的城郭,就是相当大的了,在当时的长江流域,可以算得上数一数二。
    立了城郭之后,就是“设守备”。城外有护城河,内有护城壕;城墙用泥夯实的,坚固无比。
  八个陆城门,按天时之八节: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相配,以迎八种不同的季候风。八个水城门,按地利之八方:乾、坤、离、坎、兑、震、巽、艮相配,以使水路畅通无阻。
  这种设计解决了当地环境的险阴卑湿;海潮之患,在长达二千五百年的时间里,没有因为洪水、飓风、地震等自然灾害的影响而有所变化。
  城门的名字也很有含义:
  北门,是齐门、平门。因为齐国在它的北边,所以叫齐门。经济上要向齐国看齐。
  东门,是娄门、匠门。娄门者,娄江之水所聚也;匠门者,聚匠作于此也。
  西门,是阊门、胥门。阊门象天门,胥门象地户。吴王阖闾有西破强楚的志向,楚国在吴国的西北,故立阊门以通天气,所以又私下暗取了一个别称,叫做:“破楚门”。立了这个门,取这样一个名,就可以从风水上将楚国的旺运给破掉。
  南门,是盘门、蛇门。盘门者,以水之盘曲也;蛇门者,以巳方在生肖属蛇也。
  越国在吴国的东南,方位是巳方,所以在蛇门之上,刻有木蛇,蛇是越国人崇拜的图腾标志,所以就让代表越人的这条木蛇,头向内,尾朝外,做朝拜状,以示越人臣服于吴国也。
  吴国想要千里奔袭远征楚国,没有充足的粮食补给是不行的,这些粮食补给从哪来呢?仅凭吴国是不够的,所以伍子胥就打起了越国的主意,把这些越国人奴役起来,让他们提供粮食,就可以解决后顾之忧了,此所谓“实仓廪”。
  所以,从吴王阖闾上台之后,就加大了对越国的搜刮与控制力度,以期将越国变为吴国的附庸之地。
  以致在风水上,也绞尽脑汁的压制越国,在小城南门上立了两个龙角,用来克制越人。还将东门不开,东方为光明之所,不开东门,就是从精神意念上灭绝越之光明,让他们永远在黑暗中挣扎。
   
  新城修好了之后,吴王阖闾迁都于此,心中十分高兴,给它取名为“阖闾大城”。 这就是苏州古城,伍子胥修建的,吴国最早的城市。
    接下来,就是“治兵库”了。锻造兵器,挑选民卒,教以战阵射御之法,准备与楚国开战。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