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41.古人为何要用活人铸剑?

  吴国造剑最出名的人叫干将,他是欧冶子的师弟,曾与欧冶子一起学习铸剑技术,曾经为楚王铸造了“龙渊、泰阿、工布”三把宝剑。
  吴王阖闾听说了他的大名后,便付了定金,也把他请来铸剑。
   
  《吴越春秋》上说,干将作剑时,“采五山之铁精,六合之金英”,候天伺地,选择吉日,开炉锻造,百神临观,然而,烧炼了很久之后,那些采集来的金铁并不能融化,根本就造不成剑。
  干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他的妻子莫邪说:“你会做剑,名气大的惊动君王,现在可好了,你居然做不出来,眼看三个月的工期就要到了,你拿什么交差?”
  干将说:“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金铁就是炼不化,唉。”
  莫邪说:“夫神物之化,须人而成,当年师父也遇到过金铁不能融化的情况,夫妻二人都跳进了冶炉之中,然后才造出了宝剑,难道你忘了吗?”
  于是,莫邪就剪下自己的头发、指甲,扔进火炉里,又叫三百童男童女鼓风装炭,待到炭火最为猛烈之时,莫邪便爬上炉台,“扑”的投身于火炉之中,自焚了。
  顷刻间,金铁融化了,变成液体的铁水,遂铸成了两把宝剑。
  先铸成的为阳,取名为 “干将”;
  后铸成的为阴,取名为“莫邪”。
  干将就将其中的阳剑藏匿了起来,只将阴剑“莫邪”献给了吴王。
  吴王阖闾得了宝剑,随手试之于石,应手而开,这就是今虎丘“试剑石”也。阖闾大喜,赏了干将一百金为谢。
   
  那段时间,吴王阖闾迷上了铸造兵器。
  既得了“莫邪”宝剑,又招募能人来为他铸造金钩,有能造金钩者,重赏。
  于是乎,吴国一时多有作钩来贡献者。
  有个铸钩的师傅,一心要造出一对好钩,他在开炉锻造的时候,也遇到了上面的难题,就是他所精心挑选的那些好铁,也炼不化,无法铸造。
  怎么办呢?
  他就把他的两个儿子杀了祭炉,投入火海之中,让他儿子的血与金铁融为一体,遂铸成了一对绝世金钩,献给了吴王。
  过了几天,那个钩师来到了吴王宫,向吴王阖闾索要赏钱。要多少呢?吴国的最高价,和干将一样的价:一百金。
  吴王阖闾问:“做钩的人这么多,偏偏你要求赏,那你做的钩与其他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钩师说:“臣杀二子以成钩,岂他人可比哉?”
  吴王阖闾不信,命左右之人,把他做的钩拿过来看。
  左右之人去了,空着两个手来回报说: “他做的钩已经混入在了众钩之中,因为形状都差不多,不能辨识哪把是他的。”
  阖闾就叫把所有的钩都抬过来,亲自看了,的确都大同小异的,没啥区别,不好找。就说,是你做的,你自己找吧。
  那个钩师就走上前去,左看右看,都是一个样子的,他也辨不出究竟哪把是他做的了,急的直跺脚,便对着众钩大声喊着他两个儿子的名字:“吴鸿,扈稽!你老爸在此,何不显灵于王前也?”
  叫声未绝,两把金钩忽的飞出,贴在了钩师的胸前!
  吴王大惊,当即赏了钩师一百金为谢。从这之后,吴王阖闾每天都要把“莫邪”与双钩这三把宝器佩带在身上。
   
  这个故事虽然被写进了史书,但以当时的技术,是无法造出遥控飞剑的。古人为了造出神异而颇有灵性的飞剑飞钩,做过太多愚昧的尝试,毕竟,人的血再灵,也不应该有这么灵。
  如果是真的,那只能说,吴鸿、扈稽双钩是铁的,只有铁遇到磁,才会被吸出来。而青铜铸造的兵器则不会。
  从这个角度理解了“飞钩”,就不难理解古人为何要用活人铸剑了。
    因为是铁的。
  在青铜器晚期,铁,应该是一种新型的贵重稀有金属。
  因为当时人们冶炼金属用的是木炭,而不是焦炭。炼铁这种新技术还很不成熟,木炭的温度达不到冶铁的需要,所以在关键时刻将人体这种高脂肪高燃烧值的东西推入,生成碳元素,就可以有效的提高炉温。
  铜的熔点(1083)低,用不着血肉祭炉就能够冶炼,而铁不行,铁的熔点(1535)较高,那就要“祭炉”了,否则难于融化,因此,铁在当时又被称作恶金。
    向炉中投入人体,或投入牛、羊,效果应该都是一样的,都能够提高炉温,都能够碳化后形成钢。但古人认为,动物没有灵性,人之精气神俱存于血中,以之筑剑,才可以使剑生灵气,甚至是要用至亲人的血才能造出最有灵性的剑!
    这一点,我们无法验证。即便是当年的楚王,也心存这样的疑惑,难道剑还有灵魂?他曾经问人家:“夫剑,固能有精神若此否?”
    回答的人当然要言之凿凿的说:“肯定有啦!”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42.历史上一心想出名的矮小刺客

  吴王阖闾二年,伍子胥和伯嚭两人向吴王请兵伐楚。
  吴王问:“二位,你们想报仇吗?”
  二人都说:“想。”
  “有你们在,楚王一定睡不好觉。”
  “大王怎么知道?”
  “因为有庆忌在,寡人睡不好。”
  伍子胥和伯嚭相互对视了一眼,知道吴王阖闾依然还是不肯出兵。
  吴王说:“如果我被庆忌报了仇,那你们的仇也报不成了。所以,还请两位再想想办法,怎样才能除掉庆忌,然后,我们才能安心安意的去报仇。”
   
  要除掉庆忌,通过外交手段是不现实的,逼急了,庆忌若投靠了楚国,情况只会更糟。
  “只能派个人过去,刺杀了他。”伍子胥说。
  “庆忌力敌万人,这世上还有人比他更勇猛吗?”吴王阖闾觉得刺杀不太可能,没人是庆忌的对手。在当时,各国的勇士来到吴国后,都公推庆忌为天下第一的勇士,自己只能排第二。
  伍子胥似乎早有准备:“我有一个人,名叫要离,我观察他已经很久了,别人不知道,但我知道,只有他能够杀得了庆忌。”  
  “要离?难道比庆忌还强壮吗?寡人怎么从没听说过?你快快把他召来。”
   
  要离来了,拜见吴王阖闾。
  吴王先前听伍子胥夸耀要离是个勇士,心想,这个人必是高大威猛,魁伟非常。
  等见了面,一看,真没想到这位勇士竟然只身材五尺,也太矮了点,只有武大郎那么高,并且还没有武大郎长的壮,廋的要死,腰围一束,一束,就是用手可以一把抓握,形容没啥分量。
  再看他的脸,十分丑陋,一副很恶心的样子,令人讨厌。
  吴王大失所望,心中不悦。转过头问伍子胥:“你所说的勇士要离,就是他?”
  不等伍子胥答话,要离抢着说:“臣细小无力,迎风则伏,负风则僵,谈不上有什么勇。然而,大王只要有所差遣,尽管开口吩咐,您别看我廋,也还有点肌肉。”
  吴王摇了摇头,不报任何期望。
  要离上前一步说道:“大王,您心中所忧患的,不就是逃亡在外的公子庆忌吗,你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我去帮你宰杀了他!”
  吴王看了要离一眼:“庆忌是天下第一的勇士,你杀的了他?算了吧,你还是回家带孩子吧。”
  要离愤怒了:“大王,你轻视我?告诉你,我就只想杀天下第一的人,第二的还不想杀呢,你不能这样羞辱我!羞辱我就等于是杀我,刺杀庆忌这活,我做定了!”
  吴王听了,嘿然不应。
  伍子胥又在一旁奏道:“夫良马不在形之高大,所贵者力能任重,足能致远。要离虽然相貌丑陋,但是他的智术非常,非其人不能成其事,大王千万不要失去了这次机会呀!”
  吴王这才为要离赐坐。坐下来慢慢谈。
  吴王说:“庆忌这人,手能接飞鸟,步能格猛兽,跑起来快过奔马,矫捷如神,万夫莫当,以此闻名天下。你长的如此矮小,有何神力?又如何打得过他?”
  要离回答说:“善杀人者,在智不在力。只要我能接近到庆忌的身边,杀他,就像割鸡一样简单。”
  吴王又问:“庆忌也是个明智之人,他又岂肯轻信于你呢?你又如何接近的了他?”
  要离说:“这个好办,大王,你先杀了我的老婆,再杀我的儿子,把我一家都杀光,再把我的右臂砍掉,让我负罪逃跑,庆忌正在招纳亡命之徒,我去投奔他,他必然就信了,这样不就可以接近了吗?”
  吴王听了,愀然不乐,心里很不是个滋味:“你怎么这么残忍呢,居然要我祸害你全家。”
  要离说:“安妻子之乐,不尽事君之意,就是不忠;怀家室之爱,不能除君之患,就是不义。我就是赴汤蹈火,全家死绝,也心甘情愿!”
  伍子胥又在一旁说道:“要离为了国家,抛弃小家,真千古之豪杰也!但功成之后,一定要大力表彰,使他扬名后世,不可埋没了他的功绩。”
  这要离为什么如此变态、如此残忍呢?他与吴王无生平之恩,想以勇侠出名想疯了,竟不惜残害自己及家人。
  究其根源,不是为了利,更非忠和义,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
  一个外在形体上有着严重缺憾的人,其心灵上往往也是扭曲的。他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歧视轻视太多,长期的自卑压抑,又一事无成,还能做什么呢,使他最终选择了一种极端的方式来表现自己。
    英雄不会输给一般人,往往却会栽在小人手里;而小人也不屑一般人,只想打倒英雄,以证明自己更牛。
  就像那个刺杀美国总统肯尼迪的凶手,在外事事不如意,在家受尽老婆的侮辱,就用敢向总统开枪来证明自己不是个懦夫。
  伍子胥正是深明这个道理,才用为利的专诸去刺杀吴王僚,用好名的要离去刺杀庆忌,如果交换一下,让专诸刺杀庆忌,则血酬太低,让要离刺杀王僚,则不能证明他天下第一,两个都不能成功。
   
    第二天上朝,伍子胥当着诸臣之面,推荐要离为将,请兵伐楚。
  吴王阖闾骂道:“寡人看要离这人,力不胜一鸡,个头不及一小儿,如何能担当伐楚大任!况寡人国事初定,岂堪用兵?”
  要离骂道: “你真不凭良心啊!伍子胥为你定了吴国,你却不肯为伍子胥报仇!”
  阖闾大怒道:“你竟敢当朝责辱寡人!来人!拖下去!”叫左右砍断了要离的右臂,投入监狱之中,又把他的老婆孩子一家老小全部抓了起来。
  伍子胥叹息而出。群臣都不知道其中的缘故。
  过了几日,伍子胥叫狱卒故意放跑要离,要离乘机逃了出来。阖闾知道后,就把要离的一家人全部都杀掉了。
  于是,要离逃出了吴国,来寻公子庆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43.春秋历史上最成功的卧底

话说要离逃出了吴国,来到卫国求见庆忌。
   
  “你是谁呀?”庆忌不认识,只见他很矮很矮,大概只有半人高,就像马戏团的小矮人一样,且又干瘦干瘦,长期的营养不良,一脸的菜色。
  “我就是吴国的剑客,要离。”
  “要离?好像听说过有这么个人,就是你?”庆忌以前在吴国的时候听人们说起过要离,但从没见过,今日一见,没想到要离居然长的这副模样。
  “对,王子,我就是你忠实的粉丝,要离。”
  “那你来干什么?”
  “我来杀你。”
  “哈哈哈!”庆忌大笑,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着他,“你能杀得了我?”
  “是吴王让我来杀你,如果我不来,他就会杀了我的全家,还砍掉我的右手,让我终生再不能持剑。”
  “所以,你就来了?”
  “我没有。” 要离淡定的说道,“我没有来,我怎么能来刺杀我的偶像呢?所以,吴王一怒之下,就砍了我的右手,还扬言要杀了我一家老小,所以,我最终还是来了。”
  说着,要离就用左手轻轻提起右边空荡荡的袖子,露出半条残臂来。
  “啊。”庆忌着实大吃了一惊,右手果然已被砍掉,“那你还来见我干什么?”
  “我要报仇!王子,我要跟着你,杀回吴国去,向阖闾报仇!”要离咬牙切齿地说。
  “可是,你这剑客,已经废了,你如何作得了战?杀得了敌?”
  “我虽不能杀敌作战,但我可以为你们带路当向导!新修的阖闾大城,我熟悉的很,我带着你们顺顺当当地杀进去!”
  “好,你先住下,就在我这里养伤。”
   
  庆忌相信了要离,派人把他安顿了下来。
  不过,此时庆忌还不是十分深信,所以,并没有太亲近他,一面留他慢慢养伤,一面又暗暗叫了几个心腹之人去吴国打探消息。
  几天之后,派去吴国探听消息的人回来了。
  他们说,要离逃走之后,吴王阖闾大怒,真的杀了要离全家!那真叫一个惨啊,要离的老婆和孩子被绑着游街,押到集市上砍了,又当众点火,焚了尸!唉,这吴王阖闾真是太没人性了。
  庆忌这才彻底相信了要离。
    一股同病相怜的特殊感觉油然而生,他们都有了共同的仇人,都有了共同的目标。要离很快就成了庆忌无话不谈的亲信。
    再者,吴国自从修建了大城之后,防守森严,庆忌想攻打吴国,的确需要一个像要离这样的人来做向导。
    所以,要离的苦肉计终于凑效了,成功的卧底到了庆忌的身边。

    从要离那里,庆忌得到了大量的吴国的情报。要离为庆忌谋划了种种进攻吴国的方案。
  庆忌问要离:“我听说吴王任用了伍子胥、伯嚭二人为谋臣,练兵选将,国中大治。奈何我们兵微力薄,如何泄得了胸中这口闷气?”
  要离回答说: “伯嚭,乃是个无谋之徒,这个人不足为虑。只有伍子胥,智勇足备,可如今,他与吴王也有了隔阂。”
  “哦?”庆忌问:“伍子胥是吴王的恩人,他们君臣相得,会有什么隔阂?”
  要离说:“王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伍子胥之所以尽心于阖闾者,是想借兵伐楚,报他的父兄之仇。如今楚平王已死,费无极亦亡。阖闾得位之后,安于富贵,不肯与伍子胥复仇,我为伍子胥说了几句公道话,竟遭到如此毒手,所以伍子胥现在也怨恨吴王了啊。”
  “嗯。很好。”庆忌点了点头,“你继续说。”
  “王子,你知道我是怎么逃出来吗?是伍子胥偷偷放走我的呀,伍子胥交代我说,此去见了王子您,叫我先考察您的志向何如,若您肯为伍子胥报仇,他愿做您的内应,干掉阖闾,迎您回国为吴王!
  “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王子,以您的神勇,以我为向导,以伍子胥为内应,不愁灭不了阖闾!此时若不发兵攻打吴国,等过段时间,他们君臣关系又复合了,只怕我与王子您的仇,就再无可报之日了呀!”
  说罢大哭,用头去撞柱子,准备触死了算了。
  庆忌急忙拦住他说:“我听你的!我听你的!”
   
  于是,庆忌训练士卒,赶造大船,准备实施要离为他设定的从水上进攻的计划。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44.中国古代历史上最廉价的刺客

  话说刺客要离成功的卧底到了庆忌的身边。
  三月之后,他们乘着战船,顺流而下,准备从水路进攻,袭击吴国。
   
  庆忌和要离坐在同一艘船上,船队在江上行驶了约一半时,后面的船渐渐和他们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要离知道属于他的时机就要来到。
  他站在庆忌的身边,很自然地用左手拄着一只短矛,那只短矛,仅约一米余长,并不适合作战,基本上就算是给他手里拿个东西,作个装饰摆设。
  大风吹来时,要离的身板太瘦小,他摇摇晃晃的站在上风,提起短矛去钩他头上被风吹歪了的帽子,突然,一个大浪打来,他乘着船的剧烈颠簸,借着风的强劲贯势,猛的将早已提起了的短矛直刺庆忌!
  正中!矛尖透入了心窝,穿出了背外。刺杀任务完毕。
  庆忌完全没料到竟会有人当面杀他,等他回过神来要用手去挡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吃惊的看着自己竟被这个力不胜一鸡的残废小矮人所暗算,而这种借力的方式,则应该是要离唯一的一次机会。
  身体被刺穿了的庆忌,一把揪住要离,把他的脑袋按进水里,快要淹死了,又提出水面;再按进水中,再提起来;再按下去,再提上来,如此三次。
  世上竟有如此疯狂的刺客,居然肯以自己的身体和老婆、孩子的性命作代价,只为接近自己。
  已经明白了一切的庆忌,从容的将要离整个人拧了起来,抱着他放在了自己的双膝上,若无其事的大笑道:“嘻嘻哉!天下之勇士也!乃敢加兵刃于我。”(《吴越春秋》)
  要离不停的呛着口水,左右之人迅速围了过来,一起喊道:“杀了他!”
  “我早就知道你是来杀我的。”庆忌笑了笑,又摇了摇头制止随从们说,“不要杀他,能够杀我的人,也是天下第一的勇士了,一天之内,又岂能连杀两个勇士呢?成全他吧。”
  庆忌说着,就释放了要离,并告诫左右之人说:“你们大伙可以都跟着他回吴国去,要离忠于他的主子,他应该回去接受奖赏。”
  说完,庆忌两手一推,将要离从他的膝上推了下来,再用力一抽,拔出了那支短矛,顿时血流如注而死。
  天下第一的勇士就这样死了,死在了一个残疾匹夫的手里,但他死的很有风度。
   
  老大死了,手下的那帮人就开始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大家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既然老大是被要离杀的,那就干脆奉要离为老大吧,大家都跟着他回吴国去,这也算是继承了庆忌临终前的遗志。
  这时,呛着口水呛好了的要离,又突然决定不回去了。
  庆忌的死,对他的触动很大。
  一个被暗杀者,在临死之前表现出了如此之高的境界,这实在是令他的内心太崩溃了。他究竟想要的是什么?他不知道。他一心想向世人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勇士,难道现在是了吗?
  所以他决定不回去了。他想死。再者如果在风度上输于了庆忌,那他依然算不得第一。
  手下的那帮人就说:“你不用死了,王子命令过我们,叫不要杀你。回去吧。”
  要离说:“我有三不容于世,虽然王子有令,但我又岂能偷生?”
  众人不解,问道:“怎么叫三不容于世?”
  要离说:“我杀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这是不仁;王子对我那么好,我却杀了他,这是不义;为了成别人的事,却残害自己灭自己的家,这是不智。有这三恶,我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
  说完,他就跳到江中,选择了自杀。
  但自杀也不行,众人马上也跳到水中,又把他给捞了起来。不让他死。
  捞起来之后,要离问:“你们捞我起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想死,都不行吗?”
  “等你回了国,吴王必有爵禄重赏,你何必想不开,寻短见呢?”众人开导他。
  要离苦笑着说:“我连自己的家室性命都不爱,难道你们以为我会贪爱爵禄赏金吗?我现在只想一死了之!”
  “不行!”众人阻止他,“那我们怎么办?我们的赏金还没拿到咧!你这几天还不能死!”
  要离坦然道:“拿我的尸体去,也是一样。”据《吴越春秋》的记载,最后,要离乃自断手足,伏剑而死。
   
  这要离帮吴王阖闾解决了心头大患,弄的自己家破人亡,且一分钱都不要,成为历史上最廉价最便宜的刺客了,究竟图的哪一头?图青史留名?偏偏司马迁不给他留名,不把这个心智有问题的人列为刺客一类,也是有道理的。
  庆忌的部下们,用车子拖着庆忌和要离的尸体,回国来归顺吴王阖闾。
  阖闾大喜,重赏了这些归降的兵卒。
  把要离的尸体,按大夫的标准,埋葬在了城门之下,说:“你生前很勇猛,死了可以为我守门。”
  把庆忌的尸体,按王子的标准,埋葬在了他父亲吴王僚的墓侧。
  然后,大宴群臣,举国同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45.《孙子兵法》因伍子胥的七次推荐而成名

  话说庆忌被杀了之后,吴王阖闾的心腹大患已经被除掉了。
  现在,应该可以为伍子胥和伯嚭他们报仇了吧。
  但是没有。
  吴王阖闾似乎已经忘了,不提这事。

  伍子胥左等右等,不见动静,等不了了,急呀,他就和伯嚭一起去见吴王阖闾。
  “大王,庆忌已经除掉了,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吧?”
  “呃。”阖闾知道他的来意,没有说太多的话。
  伍子胥又问:“大王,您的祸患已经除掉了,可是臣的仇,何日才能报啊?”
  阖闾不好回答他。因为他的顾虑太多。
  伯嚭也趴在地上,垂着眼泪,请求吴王出兵,攻打楚国。
  阖闾叹了口气:“唉!等明日,寡人当为你们谋之。”
   
  第二天,早朝。
  诸臣商议国家大事。过了良久,吴王阖闾还是依然不提出兵伐楚之事。
  伍子胥忍不住了,问道:“吾等为王养士,画其策谋,有利于国,而王故伐楚。出其令,托而无兴师之意,奈何?”
  就是说,我们为你的国家做了这么多事,你自己也答应过我们,为什么到现在了,还没有出兵的意思呢?
  吴王阖闾又沉思了半晌,终于做出了很艰难的决定:“好吧,寡人准备为你二人出兵,讨伐楚国,何如?”
  伍子胥、伯嚭当即应声答道:“臣愿用命!”
  虽然吴王阖闾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但还是顾虑重重。《吴越春秋》上说阖闾“登台向南风而啸,有顷而叹,群臣莫有晓王意者。”
  大家都不知道他在哀叹什么,顾虑什么。
  伍子胥还要说话,伯嚭拉了他一下,暗示他不要再说了。于是,二人告辞,先出来了。
   
  “兄弟,你怎么不让我说了?”伍子胥问伯嚭。
  “伍兄,话多了不甜,老是说报仇的话,大王会烦的。”伯嚭说。
   “多亏你提醒,我是报仇心切啊。”伍子胥说,“想当初,我祖爷爷辅佐楚庄王称霸,后来我爷爷也受重用,我爹也是对楚平王忠心耿耿,辅佐太子。可是你看, 这么一个忠义之家,竟被他们害的灭了门!国家如此的强大,生活在这里面却没有半点安全感,所以我恨这个国家,我要灭了他们!”
  伯嚭很平静地说道:“说起来,我们家比你们家更冤,我祖爷爷在晋国就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可还是被人灭了门,我爷爷伯州犁来到楚国,对楚王忠心耿耿,还是被杀,我父亲精忠报国,也还是被杀。你说我们家冤不冤?我在想,到了我这一辈,来到了吴国,会不会也被人杀?
  “这说明什么?说明做君王的,心眼都很小,内部人容不下,外来人也难容,我想,吴王虽然亲近我们,可我们毕竟是两个楚国人,他终究还是不太放心的。如果要大举讨伐楚国,看来,还得找个吴国人统兵,并且这个人还不能有盘根错节的关系,大王才会放心。”
  “没发现呢,你脑子这么灵光啊。”伍子胥恍然大悟,用一种异样的眼光打量着他,“我伍某来到吴国,结交了三个朋友,第一个专诸,用他杀了王僚;第二个要离,用他杀了庆忌;这第三个孙武,就让他来统兵灭楚吧。”
   
  孙武,就是写《孙子兵法》的作者,在吴国隐居期间,与伍子胥成为好友。现在,伍子胥想把他推荐给吴王阖闾。
  伍子胥来见阖闾:“大王,您是在担忧楚国兵多将广吗?”
  阖闾曰:“然。”
  伍子胥推荐说:“我有一个朋友,精通兵法韬略,有鬼神不测之机,天地包藏之妙。他写了一部书,是谓《兵法》十三篇,这个人的能力在我之上十倍都不止,若能得此人为将,楚国虽强,又何足道哉?”
  “比你强十倍?竟有这样的人?”吴王阖闾不是很相信。
  “大王,决不夸张。”
  “这人是谁?”
  “此人姓孙名武。”
  “哪国人?”
  “吴国人。”
  阖闾听说是吴人,便有喜色,想见一见孙武。
  但伍子胥却说道:“孙武是个隐居的世外高人,奈何他不肯出山啊!谁也请不动他,这样吧,我把他写的兵书带来了,您先看看吧。”
  《吴越春秋》上说:“子胥深知王之不定,乃荐孙子于王。”
  从这之后,伍子胥凡是与吴王阖闾谈论用兵之道时,就把孙子的理论搬出来,大谈孙子兵法的妙处。但若想见,则以隐居不肯出山为由,婉言推辞。
  这样前前后后一共七次。
  吴王阖闾很想见到孙子,却始终见不到,又见伍子胥十分推崇此人,不免疑惑起来:“子胥托言进士,欲以自纳。”难道伍子胥想把此人留着自己用,不推荐给寡人吗?
  越这样想,就越是要见到孙子,希望这个人能够为自己出力。
    于是,吴王阖闾以黄金十镒,白璧一双,用驷马车,前去请聘孙武。
  终于,阖闾见到了孙子,亲自向他询问兵法。孙子对答如流,讲的都是阖闾闻所未闻的新概念,听的大王手舞足蹈,兴奋异常,“每陈一篇,王不知,口之称善,其意大悦。”
  从此,原本默默无闻的孙子,因伍子胥的推荐,而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史称“七荐孙子。”

  按《吴越春秋》:孙子者,名武,吴人也,善为兵法,辟隐深居,世人莫知其能。
  按《史记》:孙子武者,齐人也。
  孙子本是齐国人,应该算吴籍齐人,在这之前,他并没有带过兵,打过仗,可他为什么那么精通兵法呢?为什么他能写出不朽的《孙子兵法》呢?他又是如何来到吴国定居的呢?
  关于孙子的来历,咱们还得从齐国说起。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46.历史上的“螳臂当车”引发的选拔人才变革

  孙武,本是齐国人。他的祖先是陈完。
  陈完,原是陈国的苦命太子,因宫廷政变,就不能当国君了,只能当个大夫,当大夫的时候再次遇到宫变,连大夫也当不成了,就只好逃难来到齐国。
  当时的齐国,正是春秋第一霸主齐桓公时代。
  齐桓公非常欣赏陈完这个人,就准备封他一个高官。可陈完却婉言拒绝了:“您肯收留我在这儿住下,我就非常知足了,还怎敢高居卿位呢?”不肯为官。
  齐桓公就划了一些齐国的良田赐给陈完,让他在这里安居乐业。史书上说“始食菜地于田,由是改姓田氏。”陈完也就从此脱离了原来的陈国,另立了门户,改姓为田,叫做田完,成为后来齐国田氏一族的祖先。
  田完在齐国非常平淡的终其一生。他后面的几代子孙,也都非常平淡,老老实实的守着封地务农,都没有进入齐国的权力中心。
   
  再说齐桓公死了以后,几个儿子争权夺位,搅的齐国大乱。
  后面的几位国君,齐孝公、齐昭公、齐懿公、齐惠公,他们都是齐桓公的儿子,都没有能力使得齐国再次强大,眼睁睁的看着晋国称霸,楚国称雄,却又无可奈何。
  齐惠公的儿子是齐顷公。
  社稷堕覆就叫“顷”,好比大厦要倒了的意思。这是一位频临破产的齐国君主,他和鲁国人打仗,一战大败,又被晋国人紧紧追逼,急的硬是绕着一座山跑了三圈,怎么也甩不掉敌人,幸亏和下属换了衣服,才没被捉住。
  齐顷公的儿子是齐灵公。
  乱而不损就叫“灵”。他也和鲁国人打仗,打了五次,一次也没赢过。被晋国人纠集了十几个小弟赶来狠狠教训了一顿,齐灵公亲自御敌,结果却被打的大败而归。
  齐国这几代君王的局势,江河日下,一天不如一天。
   
  齐灵公的儿子是齐庄公。
  庄这个字不错,所谓“庄”,就是“武”的样子,有武王的范儿。
  自从齐庄公上台之后,他就一心要励精图治,振兴齐国。
  怎样才能使齐国再次强大?为什么我们齐国打仗老是吃亏?是因为我们地盘小吗?可我们齐国是个大国,是因为兵少吗?也不少,怎么就总是打败仗呢?
  他整天就在琢磨这事儿。
  一日,齐庄公外出打猎。
  他坐在战车上,想着心事,眼睛呆呆的看着前方。突然,他发现前面路上有一只螳螂。
  车轮眼看就要碾死螳螂了,那只螳螂浑然不觉,伸出一臂,准备去与车轮搏斗,企图阻止战车经过。
  齐庄公连忙叫停车,问他的车夫:“这是什么虫啊?”
  车夫回答说:“这就是螳螂。”
  “螳螂?”庄公问,“它想干什么?”
  车夫说:“它在找死,不快点跑,还想挡住我们的战车,可笑,作为虫来说,它是只知道进,不知道退的,它根本就不知道它在和什么作对,就敢轻率的对阵,真是自不量力啊!”
  庄公听了,若有所思,然后说:“绕道走吧,别压着它了。”
  车夫很是不解,有必要么,不就是一只小小的螳螂嘛。
  庄公告诉他说:“我刚才在想,我们齐国那么多兵,却打不过人家,而这只虫子虽小,却敢与战车对阵,毫无畏惧,要是它是个人的话,必定是天下的勇士啊。”
  于是,让车绕道,避开了螳螂。这事很快就传开了,不久,齐国的勇士们都来投奔了庄公。
   
  “螳臂当车”这个成语,现在是用来比喻不自量力的可笑人物的。而在之初,齐庄公却是把它当做勇士来看待的。
  勇士们为什么会纷纷来投庄公呢?据《左传》上的记载,庄公设立了一个爵位,叫做“勇爵”,这个爵位是士,即勇士。
  春秋时期,国家的权力机构是诸侯、大夫、士,这三级。获得的主要途径是世袭,即家庭出身。老百姓的儿子继续为老百姓,干到退休的时候,能混到士的,已属相当不错了,而贵族的子女,一参加工作,最起码也是个士。
  所以老百姓能当官的几率是相当低的。
  而庄公设的这个“勇爵”,是只看本事不看出身的,这就多了一条当官的途径。
  只要是被齐庄公选中的人才,就可以成为勇士。诸侯身边的士,级别地位可以相当于外面一般的大夫。所以那些没有身份但很勇猛的牛人们,就一步登天了,纷纷快速云集到了庄公的麾下。
  怎么叫勇呢?勇和武还是有区别的。武,主要体现在技术和力量这两个方面;而勇,则主要体现在胆量和力量这两个方面。也就是说,都是有力量的人,但武比勇更专业,而勇比武更胆子大。
  齐庄公为了提高战斗水平,他就大力提拔民间有力气、胆子大、不怕死、不要命的人。这些勇士们作战的时候,就可以像那只螳螂一样,毫无畏惧的扑向敌人的战车!
   
  而齐国的田氏家族,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大有作为的。
  《史记》上说:“田桓子无宇有力,事齐庄公,甚有宠。”
  陈完的后代,他们以田为姓,以农发家,成为齐国的大农场主,到了第五代田无宇的时候,就当上了高官,成为齐国的贵族。
  田无宇凭什么当的官?凭他有力气,得到了齐庄公的恩宠。所以齐国的田氏一族,自此开始强大了起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47.三勇士大败三百敌兵

  话说齐庄公张榜求贤,很快就招募了一批英勇无敌的强人。据史料记载,得勇士九人,皆能力举千斤、箭射七札(即可以用箭射穿七层普通的铠甲),庄公号为“勇爵”,工资待遇如同大夫。
   
  这些勇士们,每人配备五辆战车,十分风光。
  其中,有一位勇士,名叫杞梁,没有被庄公发现他的长处,只给了他一辆战车,并且,这辆战车还让他和另一位叫华周的勇士公用。
  别人是一人五辆车,他们却是两人一辆车。因此,杞梁很不服气,华周也不服气,难道说我们两个人加起来才抵得上别人的五分之一?这也太轻视人了吧。
  杞梁回家后,就不吃饭,坐在那里生闷气。
  他母亲问:“你怎么啦。”
  杞梁回答说:“没有成为五乘之宾,就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勇士,这太让人耻笑了!难道我比那些人差吗?”
  他母亲就说:“儿子,你斤斤计较这些干什么!如果你活着的时候不讲道义,死后又没有名气,那么即使你是五乘之宾,也不过浪得虚名而已,谁不讥笑你?如果你活着的时候讲诚信、重道义,死后也有名气,那么,车上的那些人不全都在你之下了吗,都不如你时,五乘之宾又算得了什么!”
  杞梁这才吃了饭,跟随齐庄公出战去了。
   
  这一次,齐庄公要攻打的是附近的一个小国:莒国。
  当齐国的大军来到莒国的边境时,杞梁和华周二人请战。这两个人都要在齐庄公和诸位五乘之宾的勇士面前证明,自己才是真正第一的勇士!
  齐庄公答应了。但是,谁来为他们驾车呢?
  杞梁就说:“隰候重,你杀敌作战虽不如我们,但你御马驾车的技术还不错,你有没有胆量运载我们二将前去单挑?”
  隰候重也是一位没排上名号的勇士,他一辆战车也没分到,甚至还不能算作勇士,他也在生闷气。于是,二话不说,驾着车,带着杞梁和华周二将,勇猛的朝着莒国的军队冲了过去。
  看着这三个不怕死的人毫无畏惧的冲向敌军,犹如飞蛾扑火一般,齐庄公也不由得暗暗心惊。
   
  再说莒国国君听说齐军就要到了,亲自率领着三百个士兵来到城外巡察。正好,碰到了前来单挑的杞梁、华周二将。
  杞梁等三人,厉声大喝道:“你们谁敢上前,决一死战?”
  莒国国君大吃了一惊,再仔细一看,仅此一车,车上仅有三人,并无后援。于是,呵呵笑道:“不自量力。”命令三百士兵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这样,战车就无法奔驰冲撞,被困在了那里。
  杞梁与华周对隰候重说:“你把车子看好了,击鼓助威,看我们如何杀敌!”
  于是,二人跳下战车,手持长戟,勇猛的与整个军队展开肉搏,左冲右突,横扫直戳,好一顿乱杀乱砍之后,莒兵挨着即死,碰着必伤,三百个士兵,居然被他两人杀死杀伤的超过了一半!
  这气势,把莒国国君吓呆了,大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道你们的厉害了,你们如肯归顺我莒国,我就把莒国一分为二,给你们一半!”
  二人嘿嘿笑道:“投降敌人是不忠;不完成军命是不信。莒国的利益不是我们该知道的,我们的职责,就是深入敌阵,多杀敌人!”
  说完,又继续砍杀。莒国国君见抵挡不住,大败而逃。   

    齐庄公听说二人如此生猛,连忙派人召他们回去,说:“我已经知道你们的勇敢了,不必再战,我给你们更高的爵禄。”
  杞梁二人嘿然道:“你封赏别人五乘勇士时,并没我们的份,是小看我们的勇猛;现在又企图拿利来阻止,是污辱我们的名声。齐国的利益不是我们该知道的,我们的职责,就是深入敌阵,多杀敌人!”
  于是,赶跑了来使,继续追杀莒兵,一直杀到了莒国国都的城门之下。
  莒君闭门不战,早在城外挖了一条长沟,在沟里装满了烧得红通通的木炭,炭火腾焰,人无法举步。杞梁二人追到这里,就过不去了,望着防火墙急得直跺脚。
  这时,隰候重说道:“你们的利益不是我该知道的,我的职责,就是负责运载你们,来!我能帮你们越过这条炭火,你们就踏着我的盾过去吧。”
  说完,隰候重就用背顶着盾牌,将整个身体躺下,趴在了那条熊熊燃烧的炭火之上,架成了一个人桥。
  杞梁二人踏着盾从他的身体上走了过去。再回头看时,隰候重已经被烧成了焦糊糊的一堆黑肉。二人相望,大哭了一场。
  杞梁说:“你哭那么久干嘛,难道你怕死了吗?”
  华周说:“我哪是怕死的人?我是突然发觉,他比我们更有勇气,又死在我们之先,他才是真正的第一勇士啊。”
  于是,二人持戟,奋力杀入城门。
  莒君叫弓箭手从城上放箭,万箭齐射,杞梁二人冒着箭雨,突进杀敌,身中数箭后,又杀死了二十七个人。守城的军士拼命往下射,两位勇士身上中的箭像刺猬一样,都先后死掉了。
   
  这一仗,齐庄公当然大胜,凯旋而归。
  安葬杞梁尸体的时候,杞梁的妻子,也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孟姜女,她扶着棺材大哭,“由哀痛迫切,精诚之所致也”,齐国的城墙突然崩陷了数尺。(齐国的事,并非哭秦始皇的长城。)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13-12-4 08:58 编辑

48. 被当做淫贼砍死的古代君王

  齐庄公能当上国君,大夫崔杼是有功劳的。
  崔杼,四朝元老,他是经历了齐惠公、齐顷公、齐灵公、齐庄公这四代君王的老臣子,当时很有权势。
  崔杼有个家臣名叫东郭偃,东郭偃的姐姐棠姜是齐国大夫棠公的妻子,棠公死的时候,崔杼去参加追悼会,“见棠姜而美之”,便想娶她为妻。
  东郭偃犯愁说:“自古同姓不成婚,您老是齐丁公的后代,而我们家是齐桓公的后裔,都是姜姓,恐怕不大合适吧!”
  崔杼就让人占卜,卦象上说,凶,克夫的命。但崔杼为棠姜的美貌所吸引,就坚持说:“棠姜是个寡妇,凶兆已被她的前夫承担了!还有什么妨碍?”于是,便娶了棠姜。
   
  崔杼的住所,和国君齐庄公挨的很近,自此娶了这个美丽的妻子之后,就招来了齐庄公的垂涎。
  一天, 齐庄公到崔杼家喝酒,棠姜的姿色使齐庄公为之倾倒,二人眉目传情,一来二去,便有了苟且之事,从这之后,齐庄公经常乘崔杼不备而与棠姜通奸。
  由于来往日多,奸情渐渐被崔杼发觉了。
  崔杼盘问棠姜,棠姜隐瞒不过,红着脸说:“他用国君的威势来逼我,我一个妇人,怎敢抗拒?”崔杼沉默了一会儿,说:“此事与你无关。”从此,便萌生了要杀死齐庄公的念头。

   公元前548年,也就是齐庄公六年,夏,莒国国君来到齐国,朝拜齐庄公。
  齐庄公非常高兴,设宴款待莒君,并让诸大夫都来作陪。崔杼推说有病,不能赴宴。因此,在宴会结束之后,齐庄公便决定来相府探望一下崔杼的病情。
  崔杼其实没病,对他的妻子说:“我今天决定杀死昏君,你若听从我的安排,我不张扬你的丑事,还将立你的儿子为家族的掌门,否则,你们母子都别想活命!”
  棠姜答应了。于是,崔杼在家中埋伏下一百个杀手,专候齐庄公来到。
  再说齐庄公带着一班文臣武士,看望崔杼来了。
  走到门口,问一家奴,回答说,相国刚刚喝了药,已经睡着了。庄公大喜,便叫手下的那帮文臣武士们,都站在门外等候,自己先进去探望探望。
  这齐庄公贪爱美色,神魂已全在棠姜身上,进了院子,随手将门关上,左顾右盼,偌大一个庭院,不见一人,便悄悄朝着内室方向走去。
  庄公以为棠姜不知道他已来了,就抱着一根柱子,唱起了情歌:

  室之幽兮,美所游兮。室之邃兮,美所会兮。不见美兮,忧心胡底兮!
  
    表达了他对美人棠姜的爱慕思念之情。《史记》称:“公拥柱而歌。”
  棠姜和崔杼都躲在内室,闭户不出。庄公以为美人没听到,就又唱了起来。突然,他听到了走廊上有刀戟之声。
  庄公感觉不妙,惊讶道:“此处如何有兵?”霎时,埋伏在那的一百个甲士,腾的跳了出来,将庄公团团围住。
  庄公大惊,情知有变,但此时孤身一人,无处躲藏,而他带来的那些武士们都在外面,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想走,已经走不了了,庄公道:“你们想干嘛!”
  “特奉相国之命,前来捉拿淫贼!”
  这齐庄公好武,力气也大,瞅着一个空当冲出了重围,朝着一个小侧门奔去,一个飞腿,破门而出,只见一座小楼,立马登楼而上,躲了起来。
  众甲士追了过来,将小楼包围了。
  庄公在楼上喊道:“我,是你们的国君,放我走吧!”
  下面的人回答说:“你的臣子崔杼病的很重,不能听命,而我们又不认识你,恕难从命!”
  庄公又问:“相国在哪?我可以和他盟誓,今天的事,既往不咎,就当没发生,以后也绝不相害!”
  回答仍然是:“相国病的的很重,无法听命。”
  庄公知道走不脱了,说:“寡人知罪矣!就让我到太庙中自杀,以谢相国,何如?”
  回答仍是:“相国病重,无法听命。而我们,只负责捉拿淫贼,并不知道你是不是国君。”
  《史记》上说:“请解,不许;请盟,不许;请自杀於庙,不许。”
  庄公叹道:“逼人太甚!你们口口声声捉拿淫贼,有证据吗!我又做了什么呀!”看准了地形,从楼中一跃而出,凌空跳落到了一个花台之上,再一蹦,两手一扒,就上了墙,准备越墙而逃。
  只要翻过了这墙,也就基本上脱险了。
  但不幸的是,突然一箭射了过来,正中左边屁股,齐庄公大叫一声,从墙上倒坠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众甲士一齐俱上,当场砍死了齐庄公。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49.晏子鲜为人知的保命智谋

  齐庄公被杀的时候,崔杼的家臣东郭偃,把齐庄公带的那些勇士们都骗去喝酒,并偷走了他们的兵器。
  黄昏时,崔府的人摸着黑来杀这些勇士。众勇士大惊,匆忙应战,却没了兵器,一个叫公孙傲的勇士大怒,他拔出地上的栓马柱狂舞,瞬间就打死打伤了崔府的十多名甲士。
  崔杼的两个儿子崔成、崔疆,也带着人加入战斗,从大门里鱼贯而出,公孙傲用手把崔成一拉,崔成的胳膊就断了。崔疆站在远处用一根一丈多长的长戈刺他,才把公孙傲戳死了。
  另一位叫州绰的勇士,力气更大,他搬起门前的升车石,像掷铅球一样的投掷敌人,混战中,却误中同伴,砸断了同伴的一条腿,顿时方寸大乱,州绰立即又抢了一个小兵的戟,继续顽抗杀敌。
  这时,崔府的大管家东郭偃出来了,大喊道:“住手!都不要再打了,昏君奸淫无道,已经被诛杀,不干你们众人之事,大家还是留着性命,迎接新君登位吧。”
  听说齐庄公已经死了,州绰就把戟扔在了地上,大发感慨庄公对他的知遇之恩,现在不仅不能为主出力,反而还害了同伴,这实在是天意啊!
  “惟当舍一命以报君宠,岂肯苟活!”说完,他就用头猛撞石墙三四次而死,头破的时候,石也裂了。
  州绰死了,为他的君主尽了忠。
  邴师听说齐庄公已经死了,他转身离去,走到朝门之外,割颈自杀而亡,为主尽忠。
  封具回到家中,上吊自杀,也尽忠。
  一时,愿意为齐庄公尽忠的臣子们,都纷纷选择了自杀。还有不想死的人说,白白死了无益,不如逃吧,就跑了。
  晏婴也是齐国的一个大臣,他也站在崔杼的门外。
  晏婴,历史上一个著名的机智人物。因为他身高不满六尺,没有体力勇武方面的优势,导致他的大脑转速远高于常人。晏子使楚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的,能言善辩,巧舌如簧。
  现在,齐庄公死了,有人问晏婴:“你打算逃走吗?”
  晏婴说:“难道是我犯了什么罪吗?要我逃走!”
  又问:“都散了吧,还不回家,呆在这干嘛呢?”
  晏婴说:“我的国君死在了这里,我如何能回家!”
  又问:“难道,你也想为他尽忠自杀吗?”
  晏婴回答说:“君为社稷死则死之,为社稷亡则亡之。若为己死己亡,非其私暱,谁敢任之!”(《史记》)
  意思是:国君为了国家大事而死,则臣子应该为他殉死,国君为了江山社稷而逃亡,则臣子也应该随他一起流亡。若是国君为了他自己见不得人的私事而死了,除了他宠幸的私臣,那别人又凭什么要陪着他一起去死呢?
  晏婴回答完毕,崔杼觉得还很满意,就叫把大门打开,请他进去。
  晏婴走到里面,将齐庄公的尸体枕在自己的腿上,放声大哭。“三踊而出”,踊,跳跃的意思,至今农村还有蹦起来哭的习俗,表示自己是格外的最伤心,而事实上,与死者生前的关系,也就那么回事。
  就这样跳起来嚎啕大哭,一共三次,礼毕,晏婴走了。
  晏婴走了之后,崔杼手下的人说:“这个人太虚伪了,必须杀了他!免得遭受诽谤。”
  崔杼摇摇头:“晏婴这人,吃没吃啥,穿没穿啥,并且很有贤名, 不如放他一马,可以得民心。”
   
  齐庄公死了,齐国的史官在竹简上写道:“夏五月乙亥,崔杼弑其君庄公。”载入史册。崔杼大怒,要他改写为齐庄公暴病而亡,史官不从,结果被崔杼杀害了。
  这位史官有三个弟弟,老二继续写:“崔杼杀了国君,又杀了我哥。”也被崔杼杀害了。
  老三继续写:“崔杼杀了国君,又杀了我两个哥哥。”也被崔杼杀害了。
  老四继续写:“崔杼杀了国君,又杀了我三个哥哥。”崔杼终于扛不住舆论压力了,他问:“你的三个哥哥都为这件事而死,你还不怕?你若改写,我免你一死。”
  老四回答说:“我们只报道真实的客观事实,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失职而生,不如去死!当年赵穿杀了晋灵公,太史董狐书曰:‘赵盾弑其君’,赵盾海量,并不怪他。我今天即使不写,天下还是会有人写,依然不能为相国遮丑。至于我是死是活,悉听尊便!”
  崔杼恨恨的将竹简摔在老四的脸上,走了。
  老四正在收拾竹简的时候,南史氏来了。问他来干什么?南史氏回答说,我估计你也会被杀,我是专程赶来替你接着继续写的。
   
  国不可一日无君。
    齐庄公死了以后,齐国另一位很有权势的大夫庆封见有机可乘,他就主动帮助崔杼肃清敌对势力,亲自驾着车去把崔杼接到朝堂之上,主持国家大事。
  在崔、庆二人的操纵之下,立了齐庄公同父异母的弟弟为新国君,这就是齐景公。
  齐景公年幼,崔杼自立为右相,庆封为左相。二人一起把持国政。
  这两个相害怕遭人非议,引起动乱,就强迫国中的诸位大夫们一起盟誓:“不与崔、庆者死!”
  谁要是敢不和崔杼、庆封一条心,谁就去死。
  齐国的大夫们不得已,个个都当众宣誓,都听他们的,每一个人,都要亲口表态。
  轮到晏婴了,《史记》上说:“晏子仰天曰:‘婴所不唯忠於君利社稷者是从!’不肯盟。”
  晏婴不愿意参加这样的盟誓,但又不敢明确的和这两个寡头为敌。所以他说,要我和你们盟誓,我做不到!我不会忠于你们任何个人,但只要是忠君利国的人,我晏婴当然会唯命是从!
  庆封听了,很不舒服,要杀晏婴。
  崔杼听明白了,呵呵笑道:“不要杀他,晏子是个忠臣也!当然,我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国家呀。”
  晏子的口才的确很好,在齐国政变的风口浪尖上,两句话,成功的避开了两次被杀的凶险。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50.春秋齐国田氏家族的兴起

  齐景公初年,崔杼专横,自立为右相,庆封为左相。
  不久,崔杼决定把崔家掌门的位置传给他和棠姜所生的小儿子崔明,而他以前的两个儿子崔成和崔疆就不服气了,发动家族叛乱。
  崔杼驾着一辆小车,逃到庆封家里求助:“如果你能为我除掉这两个逆子,立崔明为宗,我叫崔明拜你为父。”庆封故作惊讶地说:“这两个孺子,怎敢目无尊长?您若想讨伐他们,我定当效力!”
  于是,庆封召集全家的甲士兵勇,来到崔家,杀死了崔成和崔疆。接着,趁着这个机会把棠姜和崔明也一起杀掉了,然后,将崔家值钱的车马服器全部抢走,又放了一把火,将崔家烧的一干二净!
  庆封带着崔成与崔疆的脑袋:“我回来啦!您看,我帮您平了叛乱。”崔杼见了两个儿子的头颅,又悲又愤,还向庆封再三称谢。临走的时候,庆封还又很大方的送他一辆车,感激的崔杼又是称谢再三。
  等回来一看,傻眼了,家破人亡,空空如也。
  崔杼精明了一辈子,最终竟是这个结局,放声大哭道:“我被庆封卖了,我还有什么脸活着?”哭完,上吊自杀了。
  自此,庆封独相齐景公,专揽朝政,一手遮天。他比崔杼当政时更加荒淫骄纵,弄的国人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而此时的晏子,也正在暗暗连接齐国的栾氏、高氏、田氏、鲍氏等等各大家族,准备搬倒庆封这个巨无霸。
   
  再说齐国的田氏家族,田无宇,因为有力气,得到了齐庄公的恩宠。齐庄公被杀之后,田无宇就转身投靠在了庆封的门下。
  庆封非常欣赏信任田无宇。
  田无宇的父亲和晏子的关系非常好,他知道庆封必然会垮台,就告诫田无宇不要和庆封走的太近。田无宇不听。
  到了这一年的秋八月,庆封将大权交给他的儿子庆舍,自己则开开心心的到东莱去打猎,并带着族人,叫亲信田无宇也陪着他一同出游。
  田无宇临走的时候,去向他的父亲告别。
  他父亲叹了口气说,“唉,庆氏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你居然还跟着他一起去送死,为什么不找个由头推辞不去呢?”
  田无宇回答说:“庆封这个人非常聪明,如果我推辞不去的话,他就一定会心生疑虑,所以我不敢推辞。但如果您用其他的方式把我召回来的话,那我就有办法脱身了。”
  然后,田无宇就陪着庆封一起到东莱去打猎。
   
  刚一到东莱,田无宇就收到了他父亲寄来的一封信,信上说,田无宇的母亲病的很重,叫他马上回家。
  田无宇看了信后,就哭着来见庆封:“相国,请您为小人占卜一卦吧,小人的妻子病了,看何日能愈。”
  庆封平时喜欢占卜预言,半通不通的,当即就找来一只乌龟,为他做卦。
  占卦的时候,求卜者必须心中默念着所问之事。这田无宇暗中祷告的,既不是母亲疾病如何,也不是妻子疾病如何,而是——庆封的吉凶如何!
  卦成之后,庆封看了,说:“这一卦,以下克其上,以卑克其尊,你妻子的事小,恐怕你母亲的事大!应该是你母亲病的很重啊!”
  “有多严重?”田无宇问。
  庆封说:“恐怕老夫人的病好不了啦!因为这是‘灭身’之卦,死兆!”
  “您算的真是准啊!”田无宇放声大哭,这才掏出信来给庆封看。果然是田无宇的母亲病重,催他快点回家。
  庆封也很同情的说:“那你就赶紧回去吧,迟了,就见不到啦。”
  就这样,田无宇成功的蒙骗了庆封,脱身而去。
   
  却说得以脱身的田无宇,好比出笼的鸟儿,立即起程,拼命的往回赶,一路上,过河拆桥,将沿途所有的桥梁和船舶全部都毁掉,彻底断绝了庆封的回京之路!
  回来之后,在晏婴的授意下,田无宇和鲍叔牙的后代子孙鲍国二人,请来两个戏班子,在太庙旁边表演,等到守卫太庙的士兵们的注意力全都转移了时,田无宇等人便乘机刺杀了庆封的儿子庆舍。
  然后,将庆家满门抄斩了。
  等到在外游玩的庆封知道消息时,已经太迟了。庆封勃然大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得逃奔到了鲁国。
  鲁国人不肯收留他,庆封只好又逃到了吴国。
  不久,正是楚灵王称霸之时,楚灵王大会诸侯,为了表现自己有所作为,天下为公,他就专程跑到吴国,把庆封当做乱臣贼子的典型给抓了起来,五花大绑,公审公判,砍了头。
   
  自此,齐国的崔氏家族,庆氏家族,这两个寡头都被消灭了。
  在这场政变中,田无宇立有大功,得到了新国君齐景公的赏识,田氏家族也从此在齐国的政坛上显赫了起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