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16.        隋突闹崩了
  不知列位看官是否还记得,当年隋炀帝曾对高句丽使者吹过,说要带着始毕“往巡彼土”。结果,大家也看到了,三次高战人家始毕一次都木有参与。有人就问了,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就在那次会晤之后不久,始毕和隋炀帝便掰了。
  隋炀帝对始毕背着他跟高句丽人打得火热一事儿耿耿于怀。裴矩专看领导脸色办事儿,立即策划了一个对付始毕的方案:将大隋公主许配给始毕的四弟叱吉设,并册封其为南面可汗;国无二汗,届时突厥必将陷入内战。
  隋炀帝听了,连声叫好,大笔一挥,立即批准。
  他俩儿想得美,以为在权力和美女的双重诱惑下,叱吉设必定上钩。岂料,人家叱吉设可不是“公主控”,啥汉女、胡女,吹了灯不都一样嘛,愣是没答应。如果事情到此为止,也不至于闹得后来无法收拾。偏偏叱吉设胆子忒小,不仅没答应,还把整件事儿报告给了大哥始毕。
  始毕一听,怒了,TMD,我求着跟你们讨要公主,你们死活不给;我弟弟没说要公主,你们反倒上赶子地给他,介是为虾米?这件事儿让始毕很受伤很受伤,从此,他对大隋就“渐怨”了。
  裴矩见一计不成,心想除不掉始毕,除掉他的得力助手史蜀胡悉也是好的,便又策划了一个行动。他给史蜀胡悉写了一封信,说是有一笔大生意,约史蜀胡悉到马邑(今山西朔县)面谈签约。史蜀胡悉听说有大钱可赚,立即颠儿颠儿地赶到马邑。
  裴:来了?
  史:恩,来了!
  裴:借你一样东西,好不好咩?
  史:当然好哒!啥东西?
  裴:你的脑袋。
  史:!#$%^&*……啊……
  随随便便把人杀了,总得有个交代吧。裴矩派人将史蜀胡悉的脑袋送了回去,忽悠始毕说:“大汗,您可得好好整顿整顿内部了。这个史蜀胡悉居然背叛您来投降,我已经替您把他处死了。您不用谢,咱们是邻居,这点儿小事儿应该的。”
  先是拒绝和亲,继而煽动内讧,现在又干掉了史蜀胡悉,始毕即便是个傻子,现在也琢磨过劲儿了。恰好隋朝提出两国联手对付高句丽,始毕本就不想替隋炀帝当炮灰,就借着史蜀胡悉这事儿,正式与大隋断交。
  延续了十三年的隋突友好关系一朝破裂,但战争并未立即发生。原因是始毕虽有心报复,但限于国力,只好隐忍待发。而隋炀帝呢,正准备对高句丽动手,无暇北顾。
  高战三年(大业八年至大业十年),隋炀帝不仅连吃败仗,而且还激起了人民的反对,日子过得不咋地;而在这三年中,始毕却趁着隋高掐得火热的机会,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突厥人口激增,国力迅速恢复。大隋一直在走下坡路,而突厥却一直在走上坡路。此消彼长之间,实力的天平已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用《甄嬛传》的话来说,始毕恨毒了隋炀帝。在他的三观中,所有反对隋炀帝的人就是他始毕的哥们儿。所以,从大业九年开始,他便开始支持各种反隋势力,先是灵武的白瑜娑,然后是河北的小薇组合。尤其是小薇组合,始毕的支持力度非常之大,要兵器给兵器,要马匹给马匹,还派出突厥教官帮助他们训练骑兵。
  在他的大力赞助下,小薇组合在河北干得风生水起。据情报显示,他们已经确定了西进河东、攻拔晋阳的作战计划。假若河东、晋阳落入了他们手中,那么突厥铁骑南下的最大障碍便不复存在了。
  形势危急,由不得隋炀帝不重视。所以,他决定起驾北巡,一是为了摸一摸始毕的态度,二是为了安排得力将帅,加强北疆战备,以预防突厥可能的入侵。其实,他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只是始终无法消除心中的那份疑虑。
  因为,这个人姓李。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7.        大表哥升官
  大表哥李渊已经在弘化代留守的岗位上呆了两年多了,按理说早该把前面的那个“代”字去掉了,但谁让他姓李呢,所以隋炀帝就是拖着不给他转正。
  现在,隋突关系日趋恶化,亟需得力帅才镇守北疆,隋炀帝这才又想到了李渊的头上。李渊的能力无需多言,但政治上是否可靠,他始终没有十足的把握。
  尤其是在这年(大业十一年)三月,在宇文述的精心炮制下,隋炀帝以图谋造反为借口,成功剪除了大隋另一李氏豪门——右骁卫上将军李浑家族。李浑全家三十二口被杀,三族之内的亲属全部流放边疆。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李浑被杀,李渊会作何感受?这是隋炀帝迫切想知道的问题。所以,隋炀帝起驾北上,巡幸晋阳。他本打算由晋阳直上雁门关,岂料河东地区以毋端儿为首的反叛军闹得太厉害,挡住了他北上的道路了。这件事情促使他决定:提前召见李渊。
  四月,隋炀帝抵达汾阳宫,下敕卫尉少卿、弘化代留守李渊前来觐见。此时的李渊当然不敢像当年那年拒绝皇帝的召见了,接敕后,立刻赶来。
  简单几句寒暄之后,隋炀帝便切入了正题:“听说李浑的事儿了吗?”
  李渊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皇帝这是在探我的底子呢,我说听说了,他肯定顺着问我怎么看;我若是流露出哪怕一丁点儿对李浑的同情,恐怕都会招来杀身之祸。来不及多想,他立刻起身正色道:“听说了,此等乱臣贼子,世荷皇恩,不思回报,反行逆事,真乃猪狗不如,人人当得而诛之!”
  李渊的坚决令隋炀帝有些意外:“哦,爱卿真是这么想的?”
  这句话更坚定了李渊的判断,他接着说道:“是的陛下,臣恨当日不在东都,否则定要为陛下手刃此贼!”
  “好!很好!”隋炀帝龙颜大悦:“朕现在有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爱卿意下如何?”
  “臣当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隋炀帝越发高兴了:“好,朕现在就让你接替李浑的位置,封右骁卫上将军,兼山西、河东抚慰大使,为朕剿灭河东反贼。”
  “谢陛下,臣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走出汾阳宫,李渊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汗水已经濡湿了他的后背。他用袖子擦了擦额上细密的汗珠,长吁一口气,大步而去……
  虽然十分惊险,但这次险冒得值,而且是太值了。
  按大隋军制,全军领导班子共分为十二卫,每一卫设上将军一枚,每一上将军手下配两名将军,每一将军下辖两名虎贲郎将,每一虎贲郎将手下则配有四名虎牙郎将。现在,李渊荣升右骁卫上将军。也就是说,从这一刻起,他由文官转为武官,开始掌握兵权了。
  走马上任的李渊不敢有片刻耽搁,立刻调集五千人马,奔赴河东,攻打毋端儿。
  毋端儿有多少人呢?十万!
  5000VS100000,换做一般人,谁敢揽这样的活儿?但李渊就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反贼都是乌合之众,五千人足矣。
  果然,初战龙门,毋端儿义军便遭到了李渊的迎头痛击,被打得落花流水。毋端儿率残部败退霍州。李渊不肯放过,继续追至霍州。毋端儿急了眼,集合全部人马,约有八万人,要跟李渊决一死战。
  谁曾想李渊这厮太厉害,亲自上阵,一马当先。他连发七十二箭,箭无虚发。毋端儿托大,竟被李渊当场射死。一时间,义军大乱,李渊率部全面出击。这场仗下来,隋军杀敌一万余人,俘获六万多人,仅有四千“残匪”逃亡。
  为了讨好隋炀帝,李渊特意用毋端儿义军的尸身堆了一座大大的京观(人头宝塔)。他知道,残忍是隋炀帝的最爱。果然,消息传到洛阳,隋炀帝十分高兴,连夸李渊是帅才。
  很快,河东沦陷郡县陆续收复。隋炀帝见前途无阻,决定北巡雁门关。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8.        雁门关之围
  八月初,隋炀帝从汾阳宫出发,向北疆第一要塞——雁门关进发。
  别以为只有大隋人会搞情报工作,人家突厥人也会,隋炀帝前脚刚出发,始毕后脚就收到了消息。据目击群众称,始毕当时高兴得直蹦跶,咱突厥人啊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正愁离得太远没法治你呢,你自己却送上门来了。
  始毕决心仿效秦汉之际的塞上高人——匈奴王冒顿,给隋炀帝来把大的。冒顿不是搞了个白登之围嘛,将汉高祖刘邦围了七天七夜。始毕决心超越他,生擒隋炀帝,索要N多的隋朝公主。
  初八,始毕可汗召集手下酋长开会,议题只有一个:如何奇袭隋炀帝。
  在男女平等方面,突厥已经走在了大隋的前面:在大隋,皇帝管前朝,皇后管后宫,皇后绝不能插手军国大事;但在突厥,但凡重要会议,除了可汗要参加,可敦(突厥的皇后)也得参加。可敦是谁?正是资深隋朝美女义成公主。
  始毕可汗正陶醉在生擒隋炀帝的美好畅想之中,完全忘记了他老婆骨子里仍是一个隋朝人的事实。义成公主听说老公要袭击表哥,心里当时就“咯噔”了一下。
  从开皇十九年(关于599年)嫁到突厥的那一天起,她就很自觉地把“爱情”、“自我”这些顶顶有价值有意义的词汇从心里删除了。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隋朝人,时时刻刻把大隋的利益摆在最高位置。
  必须要立刻通知皇表哥,这是义成公主听说始毕计划后的第一反应。刚一散会,她便找来亲信,命其立刻出发,将情况禀报隋炀帝。
  隋炀帝接讯大惊,一面大骂始毕生孩纸没屁眼儿,一面下令前军加速前进,于十二日进入雁门城。平安入城之后,隋炀帝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休息休息,明天就返回内地。
  不曾想恨毒了他的始毕连天明都等不到,当晚趁着夜色就摸了上来。第二天一大早,他的十万铁骑便赶到了雁门,将城池围得水泄不通。
  隋炀帝登上城楼这么一看,朕勒个去,城下黑乎乎的全是突厥人,空气中满是羊肉串儿的味道。城下突厥大兵高呼:活捉狗皇帝,爆他的菊。隋炀帝顿时肝胆俱裂,艾玛,这可咋整啊!
  城外有十万突厥精骑,而城内军民全部加起来还不到十五万人,粮食仅够支撑二十天的。没几天的工夫,突厥人就攻下了雁门全郡四十一座城池中的三十九座,只剩下隋炀帝寄居的雁门城和齐王杨暕驻守的崞县。
  突厥人昼夜攻打不息,雁门城危若累卵。隋炀帝装淡定,非要带着小儿子赵王杨杲跑到城头上督战。杨杲扯扯隋炀帝的衣袖,那是什么东东,细细的,长长的,还会飞。哦,近了,近了,前面有头,后面还有羽毛。
  隋炀帝抬头一看,哇,是箭,是箭啊,快躲!话音未落,“噗”的一声,一支突厥长箭已经射到他的脚下,再往前一厘米就是隋炀帝的脚,箭尾兀自晃动不休。隋炀帝“大惧”,抱着杨杲一顿嚎啕大哭,“目尽肿”。
  这该如何是好?
  群臣很自然地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宇文述为代表,建议强行突围;一派以民部尚书樊子盖为代表,主张坚守待援。虽然有分歧,但有一点两派的立场却是相同的:为稳定军心,希望陛下传敕,承诺不再四打高句丽了。
  瞧瞧,连宇文述这样的大奸臣暗里都不支持隋炀帝四打高句丽了。
  隋炀帝说,行,瞅这阵势,以后敢动大隋排行榜的第一名就归突厥了。
  事关身家性命,隋炀帝也不再耍大牌了,深入基层看望慰问守城官兵,并表态:“守城有功者,无官直除六品,赐物百段;有官以次增益。”要说这招还真好使,官兵士气大振,“众皆踊跃,昼夜拒战”。
  二十四日,隋炀帝又颁下敕书,要求各地军队共襄国难,勤王救驾。这道敕书顺利地突破突厥人的封锁而传递了出来。这时,各地官吏才知道皇帝被突厥人围在了雁门关,立即行动起来。
  话说这日,屯门将军云定兴正在苦思冥想营救皇帝的办法,突然有卫兵来报告,说是营门外有个少年要求投军。国难当头,正是用人之际,云定兴赶忙命人引人。少顷,来了一个器宇轩昂的少年。
  云定兴就问他:“你姓甚名谁?”
  少年一字一顿道:“李—世—民。”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9.        李二公子处子秀
  陕西武功,坐落在渭水北岸。这座城市虽然不算大,但在当时却是渭河平原上农牧业发达的富饶之乡。大隋开皇十八年十二月戊午日,也就是公元599年1月23日,李渊的二儿子就诞生在武功的一座别馆内。
  据史书记载,生李二的那天,发生了神奇的超自然现象: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两条顽皮的龙,在武功别馆外打闹嬉戏个不停,整整折腾了三天,才意犹未尽地离去。
  神奇的事儿远不止这一件。李二四岁那一年,突然有个书生要求见李渊。书生说了,他擅长看相,要给李渊看一看。李渊欣然接受。这个书生对李渊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原来这个男银他不简单。“哎呀,您可是贵人之相啊!不止如此,您的儿子也是贵不可言啊!”
  不一会儿,活尿泥的李二被牵了进来。这个书生猛地一瞅,又以比刚才高20倍分贝的声音高呼道:“这个娃娃不简单,别看他现在玩尿泥,长大后可了不得啊,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不到二十岁,他就可以济世安民了!”
  李渊慌了:“嘟,打住,太大逆不道了,现在是太平盛世,老百姓安居乐业,济的什么世,安的哪般民?”于是,他赶紧给了书生一点儿钱,将其打发走了。
  书生走后,李渊是越想越怕,担心书生将刚才的那番话外泄,引来杀身之祸。想到此处,他便派人去追杀那个书生。但是,那个书生却“忽失所在”。
  事后,李渊想想,这或许是冥冥中的天意吧,于是就以书生所说的“济世安民”,给李二取名为世民。
  这个李二不仅力大如牛,而且从小古灵精怪。依当时的教育标准来看,这厮算不得什么好孩子,调皮捣蛋,不爱学习。这一点,李世民筒子自己都承认:“朕少不学问,唯好弓马。”
  李世民的亲身经历更加证实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兴趣的确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到了十来岁的时候,他不仅读遍了古今各种兵法,而且还揣摩出一套具有李世民特色的用兵之道(在接下来的故事中,咱们会一一讲到)。
  和哥哥李建成不同,李世民从来都不是个死宅,他整日里东游西荡,到处结交朋友,轻财仗义,有侠士之风。
  老李为了拴住他的人,特意在去年给他娶了已故右骁卫将军长孙晟的女儿观音婢(就是后来的长孙皇后)为妻。老李是过来人,想用美妙的sex牵绊住李世民的腿脚。其实,观音来了都未必能降住这个李跑跑,何况只是观音婢呢!完成了处男座向射手座转变的李世民照跑不误。这不,听说皇帝表叔被困在雁门关,他立刻就近跑到云定兴处投军了。
  云定兴见他是个小毛孩子,心中便有几分轻视,但仔细一打听,方知是唐公李渊的儿子,脸变得比川剧变脸都快,原来是李二公子啊,坐,请坐,请上座,茶,上茶,上好茶。
  李世民天生的领导范儿,一上来就给云定兴出起了主意。云定兴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听着。
  李世民侃侃而谈:“始毕可汗之所以敢这么做,是料定咱们仓促之下无力救援陛下。依我之见,咱们应该玩儿疑兵之计。白天的时候,咱们广设旌旗,连绵数十里不绝;夜晚的时候,咱们就不停地鸣金敲鼓。这样,始毕可汗那个老东西一定以为有大批援军赶来,必定会望风而逃。”
  云定兴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听的是心花怒放,眉飞色舞,拍案连声叫好,当即依言实行。
  追风骚年偏偏有正解。始毕可汗果然中计,真以为大批隋军赶来救援,当时就慌了神。同时,义成公主及时放出了一条假消息:北面的铁勒诸部兴兵进犯。始毕可汗担心两头受敌,于九月十五日匆匆撤退了。
  始毕刚刚撤围,隋炀帝便策马出城,一路狂奔回洛阳。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20.        智定河东
  毫无疑问,雁门关已经成了隋突两国关系大逆转的分水岭。在此之前,隋强突弱,隋朝占据主动;从此以降,突强隋弱,主动权转到了始毕的手中。
  自此,始毕也不遮着掩着了,索性公然叫板隋廷。刚进入大业十二年,他便指示小薇组合漫天王王须拔、历山飞魏刀儿:按原计划实施,派兵西进,攻拔晋阳、马邑,为突厥大军南下打开通道。
  王魏二人得了突厥主子的指示,立即派得力大将甄翟儿率十万大军,挺进河东。这甄翟儿本就十分厉害,“巧于攻城,勇于力战”,再加上河东兵力空虚,所以他南侵上党,大破隋将慕容罗侯;北寇晋阳,阵斩隋将潘长文,“所向无前”。短短三四个月的光景,甄翟儿就在上党、西河地区建立起了根据地,成功地切断了晋阳和内地的联系。
  形势千钧一发,急报火速飞至东都。隋炀帝接讯大惊,晋阳若丢,则内地危矣。亏得他早有后手——右骁卫将军、山河抚慰大使李渊,此时不遑多想,立即下敕,将李渊调任晋阳留守,令其尽快出击,肃清甄翟儿。
  当然,他对李渊的戒心并没有完全消除,特意在老李身边安插了两个眼线——副留守王威和高君雅二人。
  除了对王威、高君雅这两个卧底心怀厌恶和无奈之外,李渊对这项任命总体是相当满意的,他曾偷偷地对李世民说:“唐固吾国,晋阳即其地焉。今我来斯,是为天与。”
  因为,右骁卫将军也好,山河抚慰大使也罢,其实都是中央的派遣官吏,将来办完了差事儿,还得回到中央。而晋阳留守可是封疆大吏、方面大员,有个这个职务,李渊不仅将兵权实实在在地握在了手中,而且从此有了自留地。
  甄翟儿自恃兵强马壮,并没有将新来的那个什么李什么渊放在心上。岂料,他不招惹人家,人家反倒找上了门儿:李渊接到任命后,立即率河东、晋阳兵马合五六千人,进讨甄翟儿。甄翟儿也不含糊,立即点起三万精兵迎战。
  两军相会于兵家必争之地——雀鼠谷。这雀鼠谷有说教,若由介休向晋阳进军,则必经此道。《水经注》注云:“汾津名,在界休县之西南,俗谓之雀鼠谷,数十里间道险隘。” 端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对决前夕,王威出阵眺望,登时吓出一身冷汗,好家伙,甄翟儿手下怎么有这么多人,据目测绝不少于三万。己方有多少人,王威十分清楚。以一敌五,这仗怎么打?想到这里,王威不禁害怕了。
  其实,不止他一个,其他诸将也“咸有惧色”,这特么是作战吗,确定不是自杀性攻击?
  李渊瞧在眼里,笑在嘴上:“各位不必惊慌,这些草寇全靠蛮力取胜。与其对阵,不可斗力,只能智取。我最担心的是甄翟儿避而不战,只要他肯出战,我有信心一战破之。”
  王威等人虽然表面上唯唯诺诺,但心里却直在打鼓。
  李渊立即做出三项部署:
  第一,将所有粮草辎重都取来,就放在中军后方;
  第二,挑选出精骑数百,分为两队,布置于中军两侧;
  众人都搞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莫识所为”。最令人费解的是第三项部署:李渊让王威指挥中军,还把帅旗和自己专用的军乐团都配备给了王威。王威想扶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推脱了几句,便美滋滋地接受了。
  不一会儿,甄翟儿便率军扑了上来。好家伙,气势端的是煞人,“十许里间,首尾相继”。甄翟儿远远望阵,见隋军人少,便有轻敌之意。他又瞧见隋军中军打着大大的帅旗,以为李渊在哪里,立即指示众军猛攻隋军中军。
  这帮家伙如狼似虎,隋军哪里是对手。很快,甄翟儿等便突入了中军,奔着帅旗下的王威就来了。王威吓得魂飞魄散,腰杆一软,当即跌落马下,亏得随从眼疾手快,将他救起,否则就挂了。王威不敢再战,赶紧后撤。
  义军紧追不舍。追着追着,他们就发现满地都是粮草辎重。呀,这可是好东东啊!义军将士也顾不上追王威二来,纷纷“舍鞍争取”。甄翟儿大声喝骂,却无人理睬。
  正在此时,只听呼啸声四起,两队精骑突从阵左右杀入。尤其是为首的隋将,十分厉害,弓弦响处,必有一人落马。甄翟儿喝问道:“来将何人?报上名来!”
  李渊是也!
  啊!甄翟儿大惊失色,还问反应过来,对方已一箭射来。甄翟儿来不及躲闪,肩膀当即中箭。
  王威见状,也率主力反扑了上来。义军何曾见过这种打法,当即乱成一片。局势顿时逆转,隋军“因而纵击,所向摧陷,斩级获生,不可胜数”。
  五千人大胜三万之众,经此一仗,甄翟儿吓破了胆,连游击也不敢打了,一窝蜂地逃回了河北。回到河北后,惊魂未定的他将战事详细报告给了王须拔、魏刀儿。
  王、魏二人颇为吃惊,从此再也不敢打关中的主意了。他们还向始毕打了小报告:晋阳有个叫李渊的人,不可小觑。
  塞北突厥王庭,始毕手捏着王须拔的信,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嘴里反复地咀嚼着两个字儿:“李渊,李渊……”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21.        三下江都
  都说皇帝金口玉言、一言九鼎,但这规律到了隋炀帝这里就失效了。趁着李渊大败甄翟儿的高兴劲头,他又提出来了:四打高句丽。
  群臣百官,无论忠臣、奸臣、蔫臣,都蒙了,陛下,你可是天子啊,天子不带这么不讲信用的。当初在雁门关,你亲口说的,不再攻打高句丽了。
  朕有说过吗?木有吧!
  陛下,你说过。
  朕有说过吗?隋炀帝的分贝高了许多。
  ……
  有人提醒他,当务之急是对付越来越猖獗的反贼,今年(已进入大业十二年)年初团拜会,有二十多个郡的朝集使(每年代表各郡进京报告郡政及财经情况的官吏)没有到,这说明反贼已经越来越多、越来越强了。
  隋炀帝就问宇文述,爱卿,是这样吗?贼人是越来越多了吗?
  宇文述从不说皇帝不喜欢的话,便接道:“渐少。”
  隋炀帝又问他:“比从来少几何?”
  宇文述这个老不要脸的居然说:“不能什一。”
  然后,隋炀帝满意地笑了,继续推动第四次东征。
  不过,实事求是地说,宇文述其实也不赞成四打高句丽。他固然是个奸臣,但同时也是能臣,可不可为,他心里其实很清楚。说来也巧,正好江都方面将新造的数千艘龙舟运到了东都。宇文述便借着这个机会,力劝隋炀帝三下江都。
  这是一个极具诱惑的提议。
  这些年,隋炀帝走南闯北,去了很多很多的地方,但江都始终是他心目中魂牵梦绕的NO.1。江都的山山水水,江都的花花草草,江都的清风明月,江都的女女女女,他永远都看不够,看不腻。江都就像一个风情万种的尤物,不需要任何的矫揉造作,只是不经意间地一个回眸,便足以羁绊住他前行的脚步。
  好吧,四打高句丽的事儿先放一边,去江都咯!
  但大隋朝廷中有血性的人并没有死绝。右候卫大将军赵才站了出来,坚决反对:“如今百姓疲惫劳苦,国库空竭,盗贼蜂起,禁令不行,希望陛下返回京师,安抚天下百姓。”
  隋炀帝气坏了,擦,不仅不让我去江都,还不让我在洛阳呆,非要让我回大兴喝西北风。你算老几,该指使老子。
  赵兴一番话换来了一场牢狱之灾,在号子里蹲了十几天才出来。但建节尉任宗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儿就被乱棍给活活打死了。
  七月初十,黄道吉日,隋炀帝正式起行,带着十多万帝国正规军,三下江都。
  当然,在走之前,他也做好了安排。大兴方面,由刑部尚书领京兆卫文升、左翊卫将军阴世师、京兆郡丞骨仪三人辅佐代王杨侑留守;东都方面,由太府卿元文都、光禄大夫段达、右武卫将军皇甫无逸、右司郎卢楚四人辅佐越王杨侗留守。
  然后,隋炀帝就准备带着大隋全部皇族、外戚以及政府班子上路了。
  奉信郎崔民象不甘心,专门跑到建国门封堵隋炀帝。隋炀帝听都不愿意听,让人摘掉了他的下巴。但崔民象拖着耷拉下来的下巴,依旧含混不清地嚷个不停。隋炀帝大怒,命人将崔民象活活杖毙。崔民象临死,眼睛仍瞪得大大的。
  干掉崔民象之后,隋炀帝高高兴兴地踏上了南下的龙船。临行之前,心情大好的他诗兴大发,打算写首诗留给洛阳宫中的相好们,刚起了开头两句“我梦江都好,征辽亦偶然”就没灵感了。
  好吧,先留两句,剩下两句等朕日后拾得,再补上。
  他以为,再也没有人敢站出来反对他南下江都了,但他错了。船队到达汜水后,奉信郎王爱仁终于忍受不住了,他上表请求隋炀帝返回大兴。隋炀帝暴跳如雷,又杖毙了王爱仁。
  连番的劝谏终于在梁郡达到了最高潮。这一次,站出来的不是官员,而是一个平头老百姓。这个勇敢的无名氏说得很直接:“陛下若是一定要巡游江都,天下就将不是陛下的了!”隋炀帝很干脆地命人将他就地正法。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站出来反对了。
  十月初,隋炀帝一行终于抵达了江都。
  巡视着江都旖旎的风光和与风光同等旖旎的美女,隋炀帝乐得合不拢嘴,盛世气象啊。他很高兴,但此时的他恐怕怎么都不会想到,这里是他人生旅途的终点,他再也回不去西京大兴了,甚至连东都洛阳都回不去了。
  首先要做的自然是接受江、淮各郡官员的谒见了。此事乃体制内常规,本无可厚非。但是,当隋炀帝张口就问谁谁谁送了多少礼物的时候,整个事情便散发着不堪的霉烂气味。更为出格的是,他居然把送礼的薄厚作为调整官吏的第一手依据,“丰则超迁丞、守,薄则率从停解”。
  于是,江都各级官吏“竞务刻剥,以充贡献”。可怜江淮百姓“外为盗贼所掠,内为郡县所赋”,竟然发展到了“乃自相食”的骇人地步。
  十二月底,河东方面陆续传来捷报:晋阳留守李渊接连收复上党、西河各郡县,河东已无匪患;晋阳与内地之间的交通业已恢复。
  隋炀帝连声叫好,晋阳安则北疆无忧,北疆无忧则朕无忧矣。他毫不怀疑,大隋朝的江山将千秋万代地传承下去……
  大业十三年的第一缕阳光即将降临,隋炀帝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希望的曙光,孰不知那是他和他的帝国所能看到的最后一抹夕阳……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以上是《隋唐真英雄》之第一章《风云板荡》

《隋唐真英雄》之第二章《瓦岗伟业》

  1.        死磕到底
  且说李密童鞋成功上演年度大片《隋版越狱》后,一路向东逃窜,前去投奔活动于平原地区(今山东省平原县)的义军首领郝孝德。郝孝德是个比24K金还纯的三无纯屌丝,天生就和李密这样的官二代犯克,“不礼之”。李密不懂事儿,又去投奔隋末最有名的逆袭屌丝男——王薄,结果同样碰了一鼻子灰。
  李密泪奔,哥除了不是海归,不懂洋文,别的哪项不行?哥看得起你们这些农民企业家,所以才来应聘。你们凭啥不给哥offer?
  其实,这就要怨李密这个公子哥儿太不生活了。放眼此时全国反隋领袖,随便拎一个出来,确定无疑屌丝一枚。任何一个时代,屌丝和官二代都是很难融洽共存的。碰到郝孝德、王薄这样的,还得算你老李运气好,毕竟人家只是不甩你;碰到一些BT的,菊花能不能保得住都两说;如果一不小心碰上了个叫朱粲的人,菊花就不是保不保得住的问题了,生菊花得变成熟菊花。
  找不到可以给自己提供安全和温饱的东家,李密就只好跑到淮阳(今河南周口市)的乡下宅起来,化名刘智远,聚徒教授,聊以度日。不过,李密毕竟是李密。这时的他虽然抱着“小姐心态”,享受着“寡妇待遇”,却始终没有放弃“妇联追求”。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在郁郁寡欢的极度苦闷之中,李密写下了著名的《淮阳感怀》,借以抒发自己未酬壮志、虚度年华的痛苦和失落:
  金风荡初节,玉露凋晚林。
  此夕穷涂士,郁陶伤寸心。
  野平葭苇合,村荒藜藿深。
  眺听良多感,徙倚独沾襟。
  沾襟何所为,怅然怀古意。
  秦俗犹未平,汉道将何冀?
  樊哙市井徒,萧何刀笔吏。
  一朝时运会,千古传名谥。
  寄言世上雄,虚生真可愧!
  这首诗前八句借描写淮阳秋日的惨淡景象,间接阐释诗人心中的悲凉。九十两句笔锋一转,承上启下。后面八句转入抒怀,借古讽今,并勉励自己不要气馁,继续拼搏奋斗。全诗虽格调悲凉,却大气磅礴,任何读过的人都会感叹诗人其志不小。
  淮阳这地方出过很多湿人,就是没出过像样的诗人。这样的好诗一问世,就受到了各界人士的热烈追捧和争相传诵。一传十,十传百,传啊传,传啊传,就传到了太守的耳中。
  太守一听,我靠,一个山野村夫居然感叹“虚生真可愧”,还想当樊哙、萧何,你这是要闹哪样?来人啊,赶紧给我人肉之,找出来直接打成人肉。
  李密警惕性倒是蛮高的,一听有风吹草动,立马甩开步子,啪啪地撩了。他跑得比小沈阳快多了,小沈阳一抬头刚到高速公路,他这一抬头,就到了梁郡雍丘(今河南商丘)。李密乐了,有亲戚,雍丘县令丘君明是自己亲亲的亲妹夫。
  丘君明是朝廷命官,当然不敢窝藏钦犯,但考虑到以后和李小妹之间的性福生活,又不好大义灭亲,于是就把李密安置到了好友王季才家中。王季才名字文绉绉的,但为人正直豪爽,不仅欣然接纳了李密,还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
  在王季才的家中,李密不仅享受到了久违的性生活,还享受到了久违的被尊重与被呵护。甜蜜而温馨的生活渐渐温暖了他那颗冰冻已久的心。李密突然觉得,就这么生活下去也未尝不可。
  但枭雄的人生注定是不平凡的,上天执意要让他走上另一条道路,敢不听爷的指示?!整死你!
  丘怀义,丘君明的侄子,拥有和陈浩南一样的身份——古惑仔,却没有和陈浩南一样的义气。此人整日里欺男霸女,山吃海喝,手头紧的时候就跑到丘君明、王季才府上蹭吃蹭喝。蹭得久了,李密的底细他就摸清了。
  坏人坏就坏在干坏事从不犹豫。丘怀义的路子倒是挺野,直接告到了御前。隋炀帝听说李密不仅没有死,过得还挺滋润,要吃有吃,要喝有喝,居然还有性生活,龙嘴都气歪了,当即“令怀义自赍敕书与梁郡通守杨汪相知收捕”。
  元首亲自交办的事儿,杨汪当然不敢怠慢,立即调兵遣将,包围了王季才的宅子。
  说来也是李密命不该绝,当时他刚好外出办事儿,不在家,这才躲过了一劫。但丘君明、王季才、李王氏就没这么幸运了,被全部处死。
  幸福的生活转瞬即成过往,刚到手的温暖劈手被人夺去。悲愤交加的李密再次踏上了漫漫流亡之路。一次又一次的挫折终于使他认识到:他与隋朝、隋炀帝势同水火。隋朝一天不灭,隋炀帝一天不死,他就一天别想过上好日子。
  于是,李密做了一个决定:只要还有一口气咋,他就要同隋朝死磕到底。
  一个人是成不了事儿的。李密明白,当前,他最需要的一个可靠的平台。可问题是,这可靠的平台在哪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2.        小科员上瓦岗
  KO不了你的,只会让你更OK。这是翟让一路走来的心得体会。
  他本是东郡韦城(今河南安阳市滑县)一名从事法律工作的小科员。大业七年,也不知这厮犯了啥事儿,“坐事当斩”,下入死牢。
  翟让心知自己必死无疑,反倒表现得很镇定,进了死牢倒头就睡。
  狱吏黄君汉是他的同事,平素就对翟让十分欣赏。黄君汉这辈子见过很多死刑犯临死之前的丑态,有的哭得跟小孩儿似的,有的哭爹喊娘喊老婆,有的吓得大小便失禁,还有的没上刑场就已经成了植物人,各种各样,唯独没见过临死之前还呼呼大睡的人。
  黄君汉瞅着呼呼大睡的翟让,暗自感叹:学法律的就是牛逼,纯爷们儿!然后,他就想了,这比黄金还纯的爷们儿就这么死了,是不是太可惜了啊?这个念头很快就像癌细胞一样,扩散到了他的全身。终于,他一个冲动,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来到了翟让的牢门前。
  翟让还在睡,不仅打鼾,而且还捎带放了一个屁。
  黄君汉一边捂住口鼻,一边心中又赞,这就是纯爷们儿啊,放屁都这么响,味儿还这么冲。“翟法司,翟法司……”,他轻轻地唤着。
  翟让惺忪着睡眼,2B,叫大爷干啥?
  黄君汉一脸真诚地说道:“翟法司,天时人事,抑亦可知,岂能守死狱中乎!”
  搞法律的人脑袋都很灵光。翟让听了,三五秒的时间就完成了起身、翻身、叩头等一系列动作,也不装逼了:“让,圈牢之豕(猪),死生唯黄曹主所命!”
  黄君汉又在感叹:这就是纯爷们儿啊,翻脸比翻书都快,能屈能伸。
  翟让一脸贱兮兮的谄笑:“曹主,能不能放我出来先?”
  黄君汉“即破械出之”。
  我靠,这都行?重获自由的翟让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好在他还不算太坏,没有一眨眼就瞬移到牢外,而是想到了黄君汉私放死囚的后果:“让蒙再生之恩则幸矣,奈黄曹主何?”
  黄君汉心里更加热乎了,但却装着一脸严肃,怒曰:“本以公为大丈夫,可救生民之命,故不顾其死以奉脱,奈何反效儿女子涕泣相谢乎!君但努力自免,勿忧吾也!”
  行了,意思也表达到了,该闪人哒。翟让一扭头,几个忽闪,便消失在溶溶夜色中。剩下黄君汉还在那里感叹,真给我们学法律的人长脸,一般人哪能跑得这么快、这么帅?!
  出狱后,翟让偷偷潜回老家,带着仅存的亲人——哥哥翟弘和侄子翟摩侯,一路向南狂奔,一直跑到了滑县最南部紧挨新乡的地方才停下脚步。因为,他发现这里水气充沛,草木丛生,方圆达百里之广,进可攻,退可守,实在是逃难避祸、落草为盗的不二之选!
  翟让跟附近的老百姓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个地方叫做瓦岗。中,就留在这里吧!再跑也跑不动了。
  在沟里住了几天,翟让天天和哥哥、侄子大眼瞪小眼。时间久了,他就有点儿想法了:靠,我这好歹也是落草为寇啊,落草总得有个落草的样子吧,就三个人算个毛的落草?不行,得招人!于是,翟让就写了一封信发往东郡曹州济阴(今山东菏泽市曹县),给自己的好朋友单雄信。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3.        车匪路霸
  看过《隋唐演义》、《隋唐》的朋友,对单雄信这个人肯定不陌生。
  在演义当中,此人可是个相当牛逼的人物,绰号赤发灵官,使一把金顶枣阳槊,骑一匹闪电乌龙驹,武功十分了得,有万夫不当之勇。造反前,他是九省五路绿林英雄都头领,俗称总瓢把子,管着一群带把儿的人;造反后,他是瓦岗寨五虎上将当中的头牌,管着一大群带把儿的人。
  不过,演义和历史总是有差距的。在历史上,单雄信可不是什么总瓢把子,他只能管了自己的把儿;瓦岗寨也从未有过什么五虎上将之类的组合。不过,有一点倒是真的,单雄信的武功的确蛮高的,他是少数几个能玩转隋唐年间最拉风武器——马槊的人。
  马槊这玩意儿一般人玩不了。为啥呢?
  因为,此物制作工艺极其复杂,先得取上等韧木,剥成粗细均匀的蔑条,用油反复浸泡大约一年的时间,确保蔑条绝不变形;然后取出蔑条,置于荫凉处,蒸发油分和水分;等其风干后,再用上等的胶将蔑条胶合为一体,外面再缠上麻绳,涂以生漆,裹以葛布;干一层裹一层,直到用刀砍上去,槊杆发出金属之声却不断不裂,一把合格的槊才算制成了。据史书记载,造一把马槊,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且制成的概率通常只有十分之四,造十把,最后至多能成四把。如此漫长的制造时间加上如此低的制成概率,直接导致马槊的价格高得惊人,只有特别有钱的人才玩儿得起,一般人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不过,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马槊虽贵,但在人口众多的大隋,能买得起的人绝不在少数。关键是,你能买得起,却未必能玩得转。因为,这玩意儿体长四米,重二十斤左右。又长又重,拎倒是一般人能拎起来,可若是抡转如飞恐怕就没几人能做到了。更何况马槊的使用技法还有劈、盖、截、拦、撩、冲、带、挑等等。在隋朝以前,能玩转儿马槊的猛人只有一个张飞(丈八蛇矛就是最早的马槊)。所以,若非绝世猛人,绝对玩不转马槊。而单雄信正是这样的绝世猛人,在以后的岁月里,李世民童鞋对此会有非常痛的领悟。
  单雄信和翟让私交不错,接到翟让的信后,他又串联了一批人。这其中,最重要的有四个,分别是王儒信、邴元真、贾雄以及单雄信的忘年交、曹州离狐(今山东菏泽市东明县)人徐世勣。
  这位徐世勣在演义中有一个大名鼎鼎的马甲——徐茂公。在隋唐英雄中,徐世勣是被演义歪曲得最厉害的一个人:演义中的徐茂公是个怪蜀黍,而且还是个出家人,张口闭口“无量寿佛”、“无量天尊”,羽扇纶巾,能掐会算,属智慧型文臣;历史上的徐世勣却是个年轻(这一年只有十七岁)的富二代,不仅武功高强,而且酷爱兵书,属智慧型武将。
  单雄信比徐世勣大整整十三岁,但众人当中属两人的关系最好。
  大业七年的冬天,单雄信就带着这帮人上了瓦岗。这时的瓦岗除了几间茅草屋外,什么都木有。众人白手起家,搭建了一个既简单又简约的寨子,作为藏身之所。这时的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眼前的这个避难所竟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名满江湖的天下第一寨。
  让黄君汉失望了,翟让其实是一个既平庸又短视的人,有肉吃,有酒喝,有妞泡,有钱花,他就已经很满足了。在他的字典里,是找不到“逐鹿中原”、“雄霸天下”这样的词汇的。所以,发轫之初的瓦岗寨其实就是一土匪窝,专门批量生产车匪路霸,抢劫不分贫富老弱,堪称东郡地头上的一大害。
  东郡是翟让、单雄信、徐世勣等人的故乡,乡里乡亲的到处都是熟人。每次抢劫,冲锋在前的徐世勣都会被乡人戳脊梁骨:“徐世勣,你个小逼崽子,咒你生孩子没屁眼儿。翟让,草泥马。单雄信,你他娘的永远不举……”
  翟让和单雄信也不知是脸皮厚,还是装没听见,反正无所谓。可徐世勣脸皮薄啊,就跑来劝翟让:“大哥,东郡是咱老家,熟人太多,咱还是别祸祸东郡了。”
  “那咋办?”
  “咱们去祸祸荥阳(今河南荥阳)、梁郡(今河南商丘南)。”
  “中!”
  徐世勣分析得不错,“荥阳、梁郡,汴水所经,剽行舟、掠商旅,足以自资”。翟让听了他的话,“掠公私船,资用丰给,附者益众”,很快便“聚徒至万馀人”了。
  此时的瓦岗寨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按理说下步就该整合资源,产业升级了。
  可是,很遗憾地说,无论是翟让,还是比他要聪明的徐世勣,都缺乏高瞻远瞩的战略思维以及支撑这种思维所必需的能力和魄力。
  是的,尽管他们已经有了刀枪,有了人马,有了地盘,有了资本,可偏偏缺了一种至关重要的东西,那就是问鼎天下的志向。没有这个东东,就不可能实现资源整合,也不可能进行产业升级,更不可能成为行业的龙头老大。
  不过,没关系,那个能拓宽他们视野并引领他们走向强大的人马上就要来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4.        疯一样的男子
  当时,在瓦岗寨周围,还有大大小小几十路山贼、水贼及土贼。其中,势力最大的有四路,分别是外黄的王当仁团队、济阳的王伯当团队、韦城的周文举团队、雍丘的李公逸团队。这些山贼、水贼、土贼各有各的势力范围,谁也不服谁,偶尔抽空还火并一下子。
  直到大业十二年的春天,李密来了。
  大家起初以为,李密是一个风一样的男子,后来发现这个定位不准确,应该改为:疯一样的男子。因为,李密挨个拜访他们,来来去去说的都是一套话:
  亲,抢掠什么的弱爆了,玩点儿更high的,一起反隋咯?
  亲,想不想当天下共主?不是公主,是共主,当了共主公主任你睡。不会啊?没关系,我教你!
  亲,当皇帝其实挺简单的。亲,我还想再坐会儿。亲,你干嘛把山门关上了?亲,你还在听吗?
  亲,你可以不参与反隋这项伟大、光明、正确的事业,但请看在我已经吐沫星子横飞地说了半天的份上,能不能给个好评?
  挫折就像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谁多经历几次,就会多收获几分。李密吃过的闭门羹比王当仁等人吃过的盐都多,此时已经练就了世间威力最强大的神功——不要B脸神功。所以,尽管王当仁等人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他,但李密仍然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他们的寨门前。
  谎言重复一千遍都能成为真话,重复一千遍的真话不成真理就怪了。渐渐地,王当仁等人的态度发生了转变,由最初的“始皆不信”,转变为“稍以为然”。
  其中,王伯当转变得最彻底,直接被李密忽悠成了学生。一次,众头目聚在一起喝酒。王伯当趁着大家喝高了的当口,替李密造势:“斯人公卿子弟,志气若是。今人人皆云杨氏将灭,李氏将兴。吾闻王者不死。斯人再三获济,岂非其人乎!”
  其他头目一听,哎,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啊。这个说,官二代到底比咱们这些屌丝、草根有理想有追求。那个说,李密这家伙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说了半天,大家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家伙或许真就是《桃李歌》中的预言之子。“由是渐敬密”。
  他们在剖析李密,李密也在剖析他们。李密剖来剖去,觉得王当仁等人实力还是太弱,最有可能成事儿的不是他们,而是这附近最强大的势力集团——瓦岗寨。于是,他就让王伯当做引见,去见翟让。
  翟让好歹也是国家干部出身,对李密这样的官二代没有偏见,招待还算过得去。李密很高兴,当晚就提交了入寨申请书。李密说了,老大,我也不能白白吃瓦岗寨的饭,我得走几天,给你张罗份儿礼物。
  “中。”
  然后,李密就走了。几天后,他就带着王当仁、王伯当、周文举、李公逸等附近十几路山贼、水贼、土贼的头领回来了。王伯当等人一致要求改旗易帜,加入瓦岗寨的队伍。
  翟让高兴得合不拢嘴,这些年来一直想办成的事儿李密几天就搞定了。兄弟们以后就在一个食盆里面抡马勺了,咱们有盐共咸,无盐同淡,同心同德,群策群力,把车匪路霸事业做大做强。翟让给瓦岗寨的未来划定了蓝图。
  “且慢”,李密打断他,说出一番雷得翟让嘎嘎叫的话来:“刘、项皆起布衣为帝王。今主昏于上,民怨于下,锐兵尽于辽东,和亲绝于突厥,方乃巡游扬、越,委弃东都,此亦刘、项奋起之会也。以足下雄才大略,士马津锐,席卷二京,诛灭暴虐,隋氏不足亡也!”
  翟让听得瞠目结舌,日,这厮比Lady Gaga还胆大,你李密不仅要卖自己的命,还想卖我们的命?早知如此,你就是再像风,三观不同,我也不能收你啊。
  但木已成舟,王伯当等人你已经收编了,此时再反悔总是不好的。于是,翟让想了想,便委婉地说道:“我天生就是个当强盗的材料,只配在草间苟且偷生。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不仅没想过,也没有实力去做到啊。”(吾侪群盗,旦夕偷生,君之言者,非吾所及也。)
  李密的脸绿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