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2.        威猛先生的亲家公
  打从一照面起,晋阳令刘文静就觉得新来的留守大人绝非池中之物。虽然这位唐国公整天嘻嘻哈哈,吃喝玩乐,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但“倜傥多权略”的刘文静还是能隐隐嗅到他深深隐藏起来的那股子锐气。
  像我们这样的善良小白兔恐怕很难理解,在人的林子里,有一种稀有品种。这种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因为他们都有着吞食天地的野心。天下太平的时候,一切皆有成规定则,这种人囿于先天缺陷,虽有大抱负大本事,却难有大作为。所以,他们便会疯狂地憧憬乱世。因为,只有在乱世里,什么身份啊、地位啊、门第啊全都靠边站,有本事才是王道。
  刘文静正是这样的人。眼见天下大乱,他不仅毫不担心,反而心生暗喜。亲家公李密的创业之路更是深深地撩拨着他那颗早已躁动不休的心。但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反正刘文静觉得亲家公绝不可能是预言之子,真正的桃李子必定另有其人。
  初见李渊,刘文静便眼前一亮,此人具备了乱世里成功者的一切要素,领导的性格——“倜傥豁达,任性真率,宽仁容众”,领导的身份——唐国公的号召力那不是盖的,领导的能力——出身关陇军事贵族家庭且握有兵权,最关键的是此刻他的内心也在波浪翻腾。
  刘文静知道李渊在想什么,但他绝不会劈头盖脸就问李渊:哥,咱两儿反了吧?鬼知道李渊现在做没做最后的决定,万一他选择当张须陀呢?所以,刘文静几乎隔三差五就往李渊家跑,没话找话说,哎呀,这外套真好看,大人从哪儿买的?哦,洛阳啊,洛阳的东西就是好啊,上次……
  直到李世民从云定兴处归来的那一天,刚一照面,刘文静就暗吸了一口气,这个年轻人不仅骨骼惊奇,相貌堂堂,而且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比同龄人强烈一千倍、一万倍的叛逆与躁动,这股子不安分从他的双眸中汩汩不绝地喷涌出来。
  He is the one.刘文静分明听到内心深处冒出这么一个声音。一瞬间,他想起了一句话: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绚丽的人,让你觉得其他人都是浮云。
  只有英雄才能识英雄,年轻的李世民有着比他父亲更为敏锐的感知,他一眼就看到了刘文静内心最深处。于是,他笑了。刘文静愣了一下,也笑了。真正懂你的人,只需一个眼神。
  回到家中,刘文静对老友裴寂说起李二公子,一个劲儿地感叹:“此非常人,豁达类汉高,神武同魏祖,年虽少,命世才也。”这是一个相当高的评价,但今天的我们知道,对于李世民,这个评价还是有些低了。
  于是,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很正常地走到了一起。很快,他们的感情就好到了无需添加任何润滑剂的地步。只不过,出于安全起见,他俩始终都未正面摊牌。
  李世民心中一直揣着两个问题,如果造反该怎么办,如何才能说服老爹?现在,他决心向刘文静正式摊牌,请教这两个问题。说来也寸,就在他即将张口的前夜,刘文静却出事儿了,被李渊一纸命令,关入大牢。
  当然,这事儿其实怨不得李渊。谁让刘文静的亲家公李密表现得跟威猛先生似的,一口就吞下了天下第一仓?隋炀帝打不着李密,只好拿刘文静撒气,专门发来敕书,责令李渊将文静革职下狱,择日解送江都,挫骨扬灰。
  统共就这么一个能说知心话的可人儿,眼瞅着他小命儿不保,李世民别提有多着急了。他背着老李,偷偷跑到牢里探视刘文静。话得赶紧问啊,再不问人就没了。
  刘文静一直很淡定,他知道李世民一定会来。所以,一见李世民,他乐了,索性抢先开门见山:“天下大乱,非高(汉高祖刘邦)、光(光武帝刘秀)之才,不能定也。”
  大家都是聪明人,刘文静这么说,李世民也不好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便笑道:“安知其无,但人不识耳……计将安出?”
  刘文静等的就是这一刻,他拊掌大笑,侃侃而谈:
  首先,他分析了当前的形势,“今主上南巡江、淮,李密围逼东都,群盗殆以万数”。不过话锋一转,他果断地指出危中有机,“当此之际,有真主驱驾而用之,取天下如反掌耳”。
  其次,他明确地告诉李世民,其实他们真父子很有实力,他自己也很有实力,“晋阳百姓皆避盗入城,文静为令数年,知其豪杰,一旦收集,可得十万人,尊公所将之兵复且数万,一言出口,谁敢不从”。
  最关键的是最后一点,他十分清晰地勾勒出了造反路线图,“乘虚入关”,也就是西进大兴,并断言,“不过半年,帝业成矣”。后来的事实证明,刘文静的这个结论准得可怕。
  第一个疑问很快就解答完毕,李世民十分满意,便抛出第二个问题:“想法倒是不错。只是,我担心我爹不同意,这该怎么办啊?”
  刘文静微微一笑,这有何难?你去找他啊!
  谁?
  裴寂,裴-玄-真!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3.裴玄真
  裴寂,晋阳宫副宫监,刘文静的铁哥们儿。
  若论出身,他绝对和刘文静有得一拼,刘文静是官二代,他是官N代;但说起运道,他就差远了。裴寂爹妈死得早,是他哥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的。由于家道中落,裴寂幼年备尝心酸,好不容易熬到十四岁(法定成人年龄),才仗着先人血汗挣回来的荫德,补了一个州主簿的缺儿。
  大业年间,裴寂几经沉浮,熬到了物业主管的职位,还是副职——晋阳宫副宫监。而此时,比他大一岁的刘文静却早已是晋阳的父母官了。二人同地做官,由于业务往来频繁,再加上彼此相投,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对刘文静,裴寂真是羡慕又嫉妒。他曾黯然遥望城头的烽火,不胜唏嘘:“贫贱如此,复逢乱离,将何以自存!”
  刘文静是个乐观主义者,笑着安慰他说:“时事可知,吾二人相得,何忧贫贱!”
  果然,不久之后,晴天一声霹雳,上天将那个改变他们一生命运的人——李渊——送到了晋阳。
  李渊的官职是晋阳留守,此外他还有一个兼职,晋阳宫宫监。当然了,实际担负晋阳宫日常各项工作的是副宫监裴寂。晋阳宫以及全国各地的行宫放在今天其实就是招待所,只不过这类招待所只招待国家领导人而已。
  作为一个招待系统出身的干部,迎来送往、揣摩领导心思的功夫,裴寂练得是炉火纯青。所以,没用多长时间,他就和老李打得火热。有多热络呢?官方的表述是这样的:“延之宴语,间以博奕,至于通宵连日,情忘厌倦。”乍听乍看之下,“情忘厌倦”,似乎很高雅。但如果翻译成白话文,大家就会发现,这两家伙儿在一起根本不干正事儿:在酒席上吹,吹累了就赌,赌累了就接着再吹,如此循环往复,一玩儿起来就没个正形,通宵达旦,连着好几天。
  当刘文静和小李处成哥们儿的时候,裴寂也和老李处成了朋友,不是酒肉朋友,而是以酒肉为媒介的好朋友,未必伟大,但绝对深厚。
  当此关键时刻,为了增加说服李渊的概率,刘文静就想到了裴寂这层关系。
  李世民和裴寂的关系一般般,又问刘文静,该如何打开裴寂这个缺口呢,女人吗?
  刘文静附在他耳边说,玄真好赌。
  李世民眼中掠过一丝惊喜,重重地点了点头。
  从狱中出来后,李世民立即行动,他拿出自己的私房钱,找了一个人民陪赌员,安排他去和裴寂赌博,并再三叮嘱:只许输,不许赢。
  裴寂一听李二公子派人来和他赌钱,甭提多高兴了。虽说明知李世民有意相让,但这厮心也够贪的,几天下来,竟赢了李世民几百万钱。裴寂高兴得脑门儿锃亮,嘴上说万万使不得,双手却不停地搂钱。从此,他逢人就夸李世民,看人家二公子,视金钱如粪土,这才叫高富帅啊!
  老天爷,让二公子的粪土来得更猛烈些吧!
  打这以后,裴寂除了陪老李,就是陪小李,很快,他便与李世民打得火热。既然感情已经足够润滑了,李世民就找了个合适的机会,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说实话,裴寂初听还是有点儿惊讶,但惊得不是太厉害。他虽然贪婪,但并不愚蠢,当下的时局他也看得很清楚。如果真能策反李渊,将来革命成功,好处简直想都不敢想。
  所以,裴寂略一沉吟,便一口答应下来。不过,毕竟是造反这样的大事儿,裴寂也不敢直接和李渊明说,他眉头一皱,计上心头……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4.        《隋朝豪放女》
  话说这日,裴寂一如既往地邀请李渊夜宴,并特意附在老李耳边淫笑道:有节目哦。
  老李一听,心里就跟养了一窝蚂蚁似的,百抓千挠,整天都不在工作状态。好容易捱到下班,他便迫不及待地赶到晋阳宫招待所雅间。
  裴寂早就准备好了。李渊进屋一看,菜都上齐了,爆肚儿炒肉溜鱼片儿,醋溜腰子炸排骨,松花变蛋白菱藕,海蛰拌肚儿滋味足,四凉四热八碟菜,白干老酒烫N壶。
  哥俩儿落座开席,大口吃肉,大碗饮酒,说不完的痛快,道不尽的潇洒。眼瞅着李渊已经有了七八分醉的光景,裴寂眼睛一转,拍了拍手:哥,请看。
  只听身后一阵环佩声响,醉眼惺忪的李渊扭头这么一看,眼睛当时就直了。我滴个乖乖,迎面款款走来两个前凸后翘、穿着低碳的漂亮MM。
  接下来,这两妞儿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隋朝豪放女。她俩一左一右,紧挨着李渊坐了下来,有意无意地乱蹭。檀口一开,莺声燕语,老李的身子当时就酥掉了半边,舌头也打了结。两个美眉轮番劝酒,不一会儿的功夫,老李就被灌得断片儿了。
  然后,一切就都水到渠成地少儿不宜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李渊一觉醒来,懵了。边儿上怎么睡着女人,而且还是两个?啊,低碳怎么变无碳了,连个齐B或齐P的物件儿都木有?仔细一瞅,李渊差点儿吓成了ED,身边这两妞儿正是晋阳宫中隋炀帝“御用”的张美人和尹美人。
  李渊扯上衣服,夺门而出。裴寂正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悠闲地抠着指甲。
  她们……
  是的,张美人和尹美人。
  我昨晚做了啥?
  男人啊,上半身是修养,下半身是本质。
  我那个算不算礼貌性上床?
  裴寂一脸蒙娜丽莎式的微笑,不语。
  李渊叫苦不迭,玄真啊玄真,你可把我害惨了!你怎么能让皇帝的女人当外围女呢?
  裴寂笑得跟只羊驼似的:“唐公,你的胆子未免也太小了吧?且不说是一两个宫人了,即便是大隋的江山,想要拿来也很容易啊!”
  老李听了,吓坏了,四下瞅瞅无人,压低声音对裴寂说:“你不要命了?咱俩都是大隋的臣子,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事到如今,裴寂也不藏着掖着了,索性摊了牌:“你家老二已经开始聚集兵马,打算起兵了,之所以让我老裴出此下策,其实是因为事态紧急。现在天下大乱,城门之外,到处都是盗贼。如果您还要执着于小节,恐怕很快就要大祸临头了。但是,如果您能起兵举义,肯定能够拥有天下。大家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您看怎么样啊?”
  岂料,李渊这个老东西继续装十三:“我世受国恩,不敢变志。”
  一看李渊油泼不进,裴寂着了慌,正琢磨着该如何说的时候,突有一卫兵跑入报道:“大人,不好了,突厥进犯马邑。”
  李渊脸色大变,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裴寂,匆匆离去。
  张、尹二女见李渊离去,扯住裴寂,裴宫监,我们姐俩儿不能让人白睡啊,说好的包夜五百两,双飞一千两,银子呢?我们可以开发票,但是税点得你出,七个点哦……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5.        原来他也是邦威哥
  话说自雁门关一战后,始毕可汗和隋炀帝就公开闹掰了。打那以后,突厥精骑频繁南侵。位处抗突一线的马邑、晋阳二城首当其冲,一夕数惊是常有的事儿。
  这不,突厥人又来了。马邑太守王仁恭扛不住,派人求援。李渊立即派副留守高君雅率兵增援。不曾想,人家突厥这次是有备而来,王仁恭、高君雅连吃败仗。
  李渊是领导,王仁恭和高君雅的败仗最终还得算到他的头上。他知道皇帝表弟对自己本就不怎么放心,现在吃了败仗,担心会受到追究,整日里愁眉紧锁。
  眼看着花在裴寂身上的几百万钱就要打水漂了,李世民也豁出去了,由婉约模式直接切换到豪放模式,向李渊正式摊牌:“今主上无道,百姓困穷,晋阳城外皆为战场。大人若守小节,下有寇盗,上有严刑,危亡无日。不若顺民心,兴义兵,转祸为福,此天授之时也。”
  从裴寂的话中,李渊其实就已经知道是李世民在暗中煽风点火了。但此时,他还是故作惊讶地说:“汝安得为此言,吾今执汝以告县官!”
  完了,听老头话里的意思,几百万钱怕是真要打水漂了,李世民急了:“世民观天时人事如此,故敢发言;必欲执告,不敢辞死!”随便,想告你就告,我不怕死。
  他一强硬,李渊倒软了:“你是我儿子,我怎么忍心告发你呢?但是,你要管住自己的嘴,不要随便乱说。”
  李世民愤然而去。他不知道,这天晚上,李渊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世民又来了,一看李渊的熊猫眼,信心倍增,趁机再度相劝:“今盗贼日繁,遍于天下,大人受敕讨贼,贼可尽乎?要之,终不免罪。且世人皆传李氏当应图谶……唯昨日之言,可以救祸,此万全之策也,愿大人勿疑!”
  李渊的眼睛里满是血丝,长叹一声:“昨天晚上,我一直在想你说的那些话。你说得很有道理,就这么办吧。不过,咱的家属当下都在河东的家中,你姐姐和姐夫还在长安,为了他们的安全,咱们还不能立即起兵。”
  李世民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爹,你就放心吧,我即刻派人通知他们来晋阳。”说罢,转身而去。
  “回来”,李渊盯着他的眼睛说了一句话:“今日破家亡躯亦由汝,化家为国亦由汝矣!”
  李世民微微一笑,掉头大步而去。
  说来也巧,不久之后,江都的圣旨就到了。李渊所料不错,隋炀帝要追究他和王仁恭的责任,专门派来使者,要将他们“执诣江都”。
  李世民暗呼天助我也,趁机劝老李速速起兵:“当今圣上是个大昏君,跟着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前途?胜败乃兵家常事,他却借题发挥,要对付你,太让人寒心了!现在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紧要关头,咱们不能再等了!”
  李渊还是很犹豫:“万一不成功咋办?”
  裴寂跳了出来:“怎么会不成功呢?晋阳军队兵强马壮,宫中积蓄的军资财物更是不可胜数,有这么丰厚的家底儿,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了,西京留守代王杨侑还是个小孩子,关中的豪杰正蠢蠢欲动呢,只要您大张旗鼓地向关中进军,他们必定望风而附。我就搞不明白了,你怎么甘心受一个使者的节制,等着被杀头呢?”
  李世民、裴寂你一言我一语,小双簧玩儿得那叫一个溜啊。
  良久,李渊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
  裴寂和李世民相视一笑!
  从这一天起,李渊将造反之事正式提上议程,操练人马,修缮器械,准备择日而发。
  可但是,但可是,就在他们沾沾自喜的时候,不走寻常路的“邦威哥”——隋炀帝又出手了,下旨赦免李渊和王仁恭,还让他们官复原职,戴罪立功。
  李渊本以为已被皇帝逼到了悬崖边上,快要失足的时候,皇帝又一把把他拉了回来。皇帝一变卦,他也跟着变卦了:“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嘛,犯不着铤而走险嘛,再等等看吧!”
  原来老李也是个邦威哥,李世民、裴寂叫苦不迭,束手无策。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在不经意间就发生了转变。促成这个转变的是隔壁马邑的一名小军官——鹰扬府校尉刘武周。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6.        鸡孩儿刘武周
  刘武周,祖籍河间景城(今河北交河东北),后随父母迁居马邑(今山西朔州)。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鸡孩儿。
  据史书记载,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爹刘匡和老婆赵氏坐在院子里乘凉。突然,有一个雄鸡模样的东西,划着长长的光线,飞入赵氏的肚子里。赵氏吓坏了,赶紧抖落衣服,却什么都没有。但不久之后,她就怀孕了,生了个带把的,这就是刘武周。
  这还不算啥,《隋唐演义》更炫,说刘武周其实是二十八宿中的昴日鸡下凡,还说他脑袋后面长了一个鸡冠子,就差说刘武周的脚丫子是三个趾了。
  虽然比不上什么蜘蛛侠、蝙蝠侠,但公鸡侠也是侠啊,所以刘武周生就一身蛮力,“骁勇善射”,喜欢“交通豪侠”。他哥哥刘山伯总是数落他:“你交友不慎,咱们家迟早因你而灭族。”但刘武周不听,依旧我行我素。
  后来,隋炀帝发布敕书,征召士兵去攻打高句丽。刘武周受了老哥的刺激,一个冲动报了名,并在第一次征讨高句丽的战役中立了点儿小功,被授为建节校尉。二次高战归来,刘武周回到马邑,当了一名鹰扬府校尉。
  刘武周大小也算是马邑走出的名人,加上他的家族在当地很有实力,所以太守王仁恭就对他高看一眼,提拔他做了自己的亲兵队长。
  不曾想,刘武周不仅是只猛鸡,而且还是只骚鸡。这厮色胆包天,竟然和王仁恭的小妾对上了眼儿。不久,这对狗男女就从地下滚到了床上。刘武周不想做露水夫妻,索性把心一横,决定做掉王仁恭,反他娘的。
  他先是在郡中煽动造反情绪,将矛头指向王仁恭,“今百姓饥馑,僵尸满道,王府君闭仓不赈恤,岂为民父母之意乎”。结果,“众皆愤怒”。
  随后,他又“称疾卧家”。张万岁、苑君璋等一批平日交好的朋友来看他,刘武周乘机又煽动他们:“壮士岂能坐待沟壑!今仓粟烂积,谁能与我共取之?”
  众人早就对政府不满了,听了他的话,当即“皆许诺”
  大业十三年二月初八,也就是李密攻破洛口仓的前一天,刘武周带着众人直奔太守府衙。
  王仁恭还问他,小刘啊,吃了吗?
  吃你妈……
  事后,刘武周也不怕官兵来抓捕,提溜着王仁恭的脑袋在郡里转了一圈,全郡竟无人敢动。
  刘武周也是国家干部,擅杀朝廷命官,敢当何罪,他当然很清楚。事已至此,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开仓放粮,招兵买马,举起了反隋的旗帜。他自称太守,并拜始毕可汗做了大哥,从而换得了突厥的支持。
  马邑乃北疆重镇,向来与晋阳互为犄角。马邑若丢,晋阳必难独存。刘武周既然拜了始毕的码头,那就相当于突厥占了马邑。始毕下步会不会对晋阳采取军事行动?失去了马邑的晋阳是否还能撑得住?隋炀帝听说马邑丢失了,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这些都是问题。
  世界是相互联系的有机整体。别看刘武周在马邑搞了点儿小动作,却对李渊产生了深刻印象。刘武周的反水一下子将晋阳和李渊推到了危险的边缘。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7.        下定决心
  真到了这个当口,李世民、裴寂才发现,其实他们并不孤单。很多李渊的老部下都站了出来,纷纷劝他速速起兵。
  大理司直夏侯端说了:“今玉床摇动,帝座不安,参墟得岁,必有真人起于其分,非公而谁乎!”鹰扬府司马许世绪也说了:“公姓在图谶,名应歌谣;据五郡之兵,当四战之地,举事则帝业可成,端居则亡不旋踵;唯公图之。”尤其是李渊老朋友前太子左勋卫唐宪的弟弟唐俭的话:“明公北招戎狄,南收豪杰,以取天下,此汤、武之举也。”李渊听了,当时就回复说:“汤、武非所敢拟,在私则图存,在公则拯乱。卿姑自重,吾将思之。”
  此外,还有晋阳商界一哥——行军司铠武士彟。
  这武士彟可是个奇人,年少贫穷,以卖豆腐为生,后来转行做木材生意,“因致大富”。此人虽然是个商人,但却“深沉多大略,每读书,见扶主立忠之事,未尝不三复研寻,尝以慷慨扬名为志”,有很大的政治抱负。隋末天下大乱,“深沉行人略”的武士彟弃商从戎,在晋阳做一名队正。
  大业十一年,李渊出任山河大使,初到并州,“行写于汾、晋”,就和“家富于财,颇好交结”的武士彟建立了联系,并经常“休止其家”,受到武士彟的盛情款待。所以,第二年当他当上晋阳留守后,便提拔武士彟为行军司铠参军。武士彟也劝李渊起兵,并进“兵书及符瑞”。李渊的答复是:理解他的好意,如果将来取得成功,“当同富贵耳”。
  当然,这时的李渊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个老武生了一个忒厉害的女儿,不仅让他的江山换了姓,还差点儿把他的子孙都杀光。
  建成他们还没到,李渊突然问李世民。
  李世民心中一喜,听父亲所言,现在万事俱备,只欠大郎等人脱险了。还没有呢,我会密切关注此事的。对了,父亲,刘文静还在牢里关着呢。
  放!
  见不见?
  马上见!
  刘文静不仅把在牢中和李世民说的话都对老李说了一遍,而且特意强调,隋炀帝征调关中隋军庞玉、霍世举部到东都对付李密,此时关中兵力空虚,正是用兵的最佳时机。
  李渊听了刘文静的话,顿时信心爆棚。
  大政方针是挺好,可当前李渊手上只有不到一万人。靠这一万人怎么可能打到长安?所以,当务之急是招兵。可是,招兵是国家年度大项工作,这么重要的事情必须经过皇帝的批准。皇帝能批准吗?估计够呛!更何况,李渊身边还有隋炀帝的卧底——副留守王威和高君雅二人。他们这关能不能过呢?
  此时,大隋北疆的局势正在进一步恶化中。三月十七日,刘武周率军攻破楼烦郡,进取汾阳宫。他倒是挺会做人,将宫中所有的宦官、宫女、嫔妃打了一个包,都送给了始毕可汗。始毕不仅一下子得了这么多的隋女,而且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奇生物——宦官。艾玛,真没有JJ啊?始毕还嫌此时的大隋天下不够乱,不仅派骑兵襄助刘武周,还赠之突厥军旗——狼头纛,继而册封其为定杨可汗(内涵)。刘武周如虎添翼,接连攻陷定襄、雁门关等重镇,北疆震动。
  刘文静听了这个消息,灵光乍现:主公,我有办法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8. 计赚两卧底
  这日,老李忽然召集手下众将开会。在会上,他说了:“刘武周这个狗贼居然把汾阳宫都占了。根据大隋律的规定,作为马邑近邻的咱们难辞其咎,论罪该当灭族。大家都说说,咱们该怎么办啊?”
  其实,老李这些话都是说给一个人听的。这个人便是副留守王威。当初,隋炀帝在册封李渊为晋阳留守的时候,特意在他身边安插了两颗钉子——副留守王威和高君雅——以为牵制。李渊之所以迟迟未发,就是因为这两颗钉子看得太紧了。如今要举兵反隋了,虽然暂时还不能除掉二人,但利用一下总是可以的嘛。
  果然,王威听了很着急,马邑丢了,他这个副留守也脱不了干系。但他又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表态说一切都遵从留守大人的安排。
  李渊故作为难:“只是有一条,根据大隋律的规定,咱们指挥军队,无论行止进退,都要向陛下禀告,但此时敌人近在咫尺,陛下却远在江都。这可如何是好啊?”
  王威果然上钩,反倒给李渊出起了点子:“古人说得好,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要是干等陛下的回复,那黄瓜菜都凉了。您既是我朝宗室,又是闻名天下的贤人,为了剿灭贼人,临时专一下权,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李渊等得就是这句话,心中一阵狂喜,外表却仍旧伪装出一副不得已的样子:“哎呀,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只好如此了。我觉得当务之急应该是多招募点儿军队。”
  王威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那是自然。”
  然后,李渊就开始部署募兵工作了,首先是点将。第一个,李世民。这个大家都没得说。第二个,长孙顺德。听到这个名字时,王威的脸色就开始变了。等到了第三个名字——刘弘基时,王威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了。因为,长孙顺德和刘弘基这两个人不是一般战士。
  长孙顺德,李世民老丈人长孙晟的弟弟,长孙无忌和长孙氏的叔叔。他和刘弘基原本都是隋炀帝身边的中下级军官。隋炀帝执意要去攻打高句丽,二人不愿意去辽东送死,便逃亡到了晋阳,在李渊手下做事。
  当初,李渊收留二人的时候,王威就颇为不满,但李渊毕竟是主官儿,他也不好表现出来。但现在,李渊却如此重用这两个皇帝不喜欢的人。派谁去不行啊,为什么非要选这两个人?王威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散会之后便去找武士彟商量:“老武啊,长孙顺德和刘弘基都是朝廷逃犯,唐公为什么要让他俩征兵呢?我想把这俩家伙抓起来。”
  王威能对武士彟说这样的话,显然没把他当外人。可问题是,人家把他当外人,却把李渊当内人。武士彟闻言,心中一惊,嘴上却说:“不好吧!这两人都是唐公的门客,你要是拿他俩,唐公肯定会站出来反对。你这不是自寻烦恼吗?”
  王威仔细一想,觉得武士彟说得在理,便打消了念头。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9.        唐版空城计
  李世民、长孙顺德、刘弘基三人的征兵工作开展得十分顺利,不到十天的时间,就有近万人来投军。李渊把新招募来的士兵全都交给长孙顺德和刘弘基二人统带,这就越发加重了王威的疑心:新兵训练工作应该由鹰扬府(相当于今日的武装部)主抓,为何要交给刘弘基和长孙顺德这样的编外人员?
  恰在此时,他的拍档高君雅从抗突前线回来了,王威便去找高君雅商量。高君雅的智商显然要比王威高一些,他断定,李渊这厮要造反了。王威听了,大吃一惊,但仔细想想,的确是这么回事儿。哥俩儿头碰头地商量了一番,决定先发制人。
  可巧,眼下就有一个现成的机会。这一年初,晋阳一带地区遭受了罕见的春旱。作为一方父母官的李渊宣布将于近日去晋祠祈雨。王威、高君雅商定:就利用李渊到晋祠祈雨的机会,率兵逮捕他。
  把计划定下来以后,这两人才意识到这个计划有一个绝大的缺陷:兵从哪里来?他俩都是副职,未经主官批准,无权调动一兵一卒。还是高君雅脑子快,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人——晋阳乡长刘世龙。身为乡长的刘世龙有权调动民兵,而民兵和李渊的隶属关系薄弱,正好可以为他二人所用。
  于是,哥俩儿便来找刘世龙。刘世龙听了,把胸脯拍得哐哐响:“二位大人,你们就把心放到肚肚里吧!为国除贼,我刘世龙义不容辞。”王威、高君雅十分满意,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刘世龙扭头就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了李渊。
  李渊一听,先是一惊,继而又乐了。好啊,正想着怎么办你们呢,你们自己倒送上门来了。世民何在?
  第二天一大早,李渊便派人去召王威和高君雅,说是要开抗突紧急会议。军情大事,二人不敢怠慢,匆匆赶来开会。
  正在商谈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上访户——开阳府司马刘政会,吵着闹着要告状。李渊就让王威去接状。岂料,刘政会不给,还振振有词地说:“我告的是王威和高君雅,状纸只有唐公可以看。”王威、高君雅当时就懵了,什么情况。
  李渊佯作惊讶:“不会吧,居然会有这种事儿?”他接过刘政会的状纸,上面就一行字儿:“副留守王威高君雅潜引突厥入寇。”李渊“震怒”,将状纸扔给王威。
  王威看了,大吃一惊,赶忙辩白:“大胆狂徒,居然敢陷害朝廷命官?”
  李渊冷笑道:“真是陷害吗?”
  王威还想分辨,高君雅伸手拽住他,冲他摇了摇头。两人索性不做辩解,一同下堂而去。
  还未到门口,李世民已经带人拦住了去路:“两位大人,请配合我们调查。”
  王威、高君雅被当场拿下。
  王威、高君雅潜引突厥入寇?老李当初也就是指使刘政会随口说说,没想到,突厥人居然真得来了!
  就在王威、高君雅二人被下入大牢两天后,突厥大军突然出现在晋阳城下。事发突然,晋阳守军猝不及防,竟被突厥先锋部队突入外城。好在突厥人摸不清城中虚实,不敢多做停留,很快就撤了出去。否则的话,中国历史上就不会有唐这个朝代了。
  能不后怕嘛,老李惊出了一身冷汗。待突厥人撤出城后,他立即调拨部队,“勒兵为备”。老李登上城楼这么一看,我勒个去,城下白乎乎(突厥人尚白)的全是突厥的精骑,人数绝不在五万以下。
  说怪也不怪,自刘武周举马邑诸郡归附后,始毕可汗估摸着晋阳孤掌难鸣,便派二弟俟利弗设统率精骑南下,偷偷袭取晋阳。李渊这些天一直忙于应对王威、高君雅二人,竟然把始毕可汗这个心腹大患给忘了,于是就有了刚才这一出。
  裴寂等人立即劝李渊关闭城门。岂料,李渊略一思考,竟然传令:将全部城门都打开。
  那年头,罗贯中还没有出生呢。所以,俟利弗设的脑中完全没有空城计的概念。眼见各处城门洞开,他心中不由犯了嘀咕:李渊这个老东西卖的是哪壶药?不过,虽然心中有些虚,但俟利弗设似乎要比司马懿谨慎得多,转而求其次:围而不攻。
  李渊见俟利弗设没有上当,心中暗自着急。他派大将王康达率千人出战。岂料,王康达等人还没冲到突厥大营前,就被对方一次齐射给射没了。
  “事实”胜于雄辩,全体晋阳人民一致认定,王威和高君雅二人确实是内奸,就是这两个坏东东把突厥人招进来的。李渊心里面都乐屁了,顺势以通敌罪名将二人处死,悬首示众。
  关键时刻,李世民给李渊出起了注意:晚上派部队从后门出去,第二天一大早则大张旗鼓地从别的门开入城中,如此循环往……没错,当年小李雁门关救驾的时候,玩儿的就是这一出。李渊听了,拍案叫好。
  突厥大营中,俟利弗设面对一份接一份的情报,傻了。
  警告,一大波隋军接近中……
  警告,又一大波隋军接近中……
  刘武周不是说李渊的部下不足一万人吗?这怎么一波接一波地这么多啊?粗略算算,没有十万也得有八万。这仗还能打嘛?没法打!风太紧了,扯乎吧。
  就这么过了两天,俟利弗设撑不住了,在城外抢掠了一番,仓皇撤退。
  回到漠北王庭,俟利弗设在大哥始毕面前极言晋阳留守李渊兵多将广,实力不容小觑。始毕听了,颇为吃惊。从此以后,东突厥高层一致认定:这个三奶怪胎很有料。
  其实,他们对李渊的实力做出了过高的评价,这直接导致了东突厥后来在对李渊的政策上犯了一系列的错误。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13-12-3 10:03 编辑

10.
家人相会

  说来是天佑李渊,突厥人撤兵后不久,一众家眷便分批次赶到了晋阳。
  最先到达的是世民的妻子长孙氏。李建成安排她的哥哥长孙无忌以省亲的名义,带着弟妹直接赶往晋阳。由于她只是李世民的妻子,河东方面并未过度关注。所以,长孙氏平安顺利地赶到了晋阳。
  但当以万夫人为首(李渊正妻窦氏已经谢世)的内眷悉数踏上前往晋阳的路途后,河东方面便开始警觉起来。
  最后,当殿后的李建成、李元吉、李智云三兄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也消失后,河东方面断定:晋阳留守李渊要谋反了。还有什么可说的?追捕吧。
  老五李智云是李渊迄今唯一的一个庶子,他的母亲就是万夫人。而老四李元吉和建成、世民一样,都是李渊正妻窦夫人所生的嫡子。
  见过李元吉的人,都说他丑得惊世骇俗。
  李家四兄弟,老大建成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老二世民也是一副魁伟的男人模样(具体参见李世民筒子的宫廷画像),老三元霸虽然早年夭亡,但想来也不至于太差,唯独这李四却是丑得出奇。
  丑到什么程度呢?他刚生下来的时候,老妈窦氏只看了他一眼,心就变得拔凉拔凉的。窦夫人不愿意抚养这个丑儿,就命人把他丢弃在荒郊野外了。侍女陈善意人如其名,觉得这样太过残忍,又偷偷地将李元吉抱了回来,秘密抚养。
  等到李渊回家后,陈善意便将详情告诉了李渊。手心手背都是肉,老李倒是不嫌弃儿子丑,李元吉这才保住了小命儿。常言道,儿不嫌母丑,其实倒过来说也是成立的,做母亲的怎么会嫌弃自己的孩子呢?李元吉的丑,居然让生身母亲都无法忍受,其丑简直无法想象。兴许,李元吉也是一个天使,但很不幸,他是脸先着地的。
  虽然不招老娘待见,但是李元吉依然顽强而执着地活着。和许多孩子一样,有一件事情对李元吉十分之重要,那就是:玩。但是,找谁玩呢,或者说谁可以陪他玩呢,这是个问题。父母是没指望了,三哥死得早,也没指望;二哥不爱吃喝玩乐,只爱行军打仗,更没指望;只有找大哥了,那个比自己大十四岁的大哥。
  所幸,这一次,李元吉并没有一如既往的失望。因为,在李建成这里,他找到了作为孩子所应享有的快乐,甚至还找到了他从未体验过的父母般的关爱。
  因为,李建成也很闲。和李世民不一样,李建成是嫡长子,在未来能够继承唐王爵位的人只能是他,他是李家未来的希望。所以,必须要像保护珍稀野生动物一样保护他。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所以李渊每次出征都把李建成留在家中。这样,李建成就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和家人们进行广泛而深入的情感交流。
  所以,打从小起,李元吉和二哥李世民的关系就比较生疏,反倒是和大哥李建成走得很近。
  当然,别以为丑娃就一无是处了,李元吉不仅继承了老李家力大无比的基因,而且在李渊诸子当中武功最为高强。他最擅长的兵器就是隋唐时代最拉风的马槊。在碰到那个人之前,的确没有人在使槊方面能比得上他,包括单雄信。
  李氏三兄弟前脚刚走,河东的地方官吏便尾随而至。一场混战过后,李建成、李元吉兄弟俩儿侥幸逃脱,而李智云却不幸被捕。
  这一路上,李建成、李元吉哥俩儿是跋山涉水、翻山越岭,饿了只能吃野果,有时甚至连野果也吃不到,只好去啃树皮,吃青草,渴了就喝山涧里的冷水,至于睡就更简单了:以天为被,以地为褥。到了夜半时分,山中气温骤降,兄弟俩只好紧紧地相拥在一起,靠彼此的身体温暖对方,好熬过这漫漫长夜。无数个夜晚,当野兽的嚎叫声在山中响起的时候,李建成也只能用瑟瑟发抖的双臂将李元吉紧紧地拥在怀里。
  吃了无数的苦,克服了无数的艰险,兄弟俩终于到达了晋阳。
  家人团圆本是其乐融融的喜事,但因为李智云的生死未卜,所以欢聚中尚带着三分悲悼。李渊愁眉紧锁:“五儿智云今年只有十四岁,我好担心他啊!”众人只好宽慰他,说什么李智云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李渊自个也晓得,干着急无济于事,只得派人去河东打探李智云的消息。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1.        誓要攻陷洛阳!
  几乎与李渊计赚两卧底同时,七万关中隋军在监门将军庞玉、虎贲郎将霍世举的率领下,抵达了东都。他们的到来及时弥补了东都方面兵力不足的缺陷。一时间,东都方面实力大增,士气复振。
  但无论是李渊方面的谋臣智囊,还是李密方面的有识之士,都看得出来,隋炀帝这是被逼到了份儿上了,只能拆了西墙补东墙。东墙倒是暂时补好了,可是这西墙也拆得差不多了。放眼关中,能用的正规军已经不多了。
  所以,刘文静才会在出狱后郑重提醒李渊,关中兵力空虚,正是举事的最佳时机。
  李渊这边有刘文静,人家李密那边也不是没有人才,柴孝和也看出来了。他劝李密说:“秦地山川之固,秦、汉所凭以成王业者也。今不若使翟司徒守洛口,裴柱国守回洛,明公自简津锐西袭长安。既克京邑,业固兵强,然后东向以平河、洛,传檄而天下定矣。”
  李密听了,沉吟良久。柴孝和所提的建议其实就是当年他向杨玄感所提“平隋三策”中的中策。
  柴孝和见他不做声,便又说道:“方今隋失其鹿,豪杰竞逐,不早为之,必有先我者,悔无及矣!”
  这次,李密终于开了口:“此诚上策,吾亦思之久矣。但昏主尚存,从兵犹众,我所部皆山东人,见洛阳未下,谁肯从我西入!诸将出于群盗,留之各竞雌雄,如此,则大业隳矣。”
  平心而论,李密的担忧也未必没有道理。翟让虽然让出了主公之位,但他的旧部并不甘心。裴仁基能力没得说,但他毕竟曾是隋臣。李密在中原,还能压制住二人;一旦入了关,谁敢保证二人不会萌生异念?
  其实,最关键的一条理由李密并没有说,那就是:已经和东都方面斗争了这么久,付出那么多血的代价,真让他一旦弃之,心理这一关实在难过。
  所以,对于柴孝和“明公自简津锐西袭大兴”的建议,李密最终还是拒绝了。
  我们大胆假设,如果李密真能舍东都而直扑大兴,那后来肯定就没李渊什么事儿了。李渊如果完蛋了,剩下的如窦建德、杜伏威等人绝不是关中王李密的对手。那么,隋以后的皇朝固然还姓李,但国号却得是魏了。
  古人有曰,一言兴邦,一言丧邦,全在听者有心。李密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他不知道,他和他的政权的命运从这一刻起便注定了。三年前,他曾对杨玄感选择下策略怀不满。而现在,他却做出了和杨玄感一样的选择。可见,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虽然李密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柴孝和还是有些不甘心:“然则大军既未可西上,仆请间行观衅。”李密想了想,最终点头同意了,只是他要集中兵力对付东都隋军,实在无法拨给柴孝和一兵一卒。
  柴孝和只得带着麾下数十骑西进。刚到陕县,李密和大魏政权的号召力便迅速凸显出来,“山贼归之者万馀人”。柴孝和信心大增,一面做书回复李密,一面继续西进。
  下属在拆西墙的道路上进展得如此顺利,当老大的也不好意思再坐着了,李密整顿人马,开始再度拆东墙了。但真到了拆的时候,李密才发现,东墙得到了重新加固,拆起来特别费劲儿。
  双方在西苑展开了一场残酷的拉锯战。昔日美丽的皇家园林此时俨然变成了人间地狱,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尸横满地,血水四流。双方你来我往,争夺得异常激烈,一日之内交战数次是常有的事儿。
  东都方面刚刚得到了关中精锐,士气正盛。魏军感到十分吃力。李密见状暗自心惊,不得不亲自督战。东都方面和魏军过了这么多次招,当然认识他了,便奋力攻击。混战中,李密为流矢所中。
  魏军见主帅受伤,士气顿时衰落。西苑最终还是被隋军夺了回去。李密只得回营养病,避战不出。
  岂料东都方面得寸进尺,派段达与庞玉乘胜进攻回洛仓。魏军士气低迷,根本无力抵御,遭到惨败。左司马杨德方和右司马郑德韬被隋军当场打死,回洛仓也丢了。李密无奈,只得率残部退回大本营洛口城。
  很快,魏军主力败于回洛仓的消息就传到了西边。柴孝和收罗的那些乌合之众一听说李密打了败仗,顿时作鸟兽散。开玩笑,觉着你牛逼,我们才来的。柴孝和颇感无奈,只得率领自己的数十骑返回洛口。
  君臣相见,彼此都不胜唏嘘。李密对柴孝和说,西进大兴是对的,但必须先解决掉东都,否则后患无穷。碰了壁的柴孝和也承认自己对前途估计得过于乐观了,关中可以暂时放一放,反正又没人去夺。
  好在魏军主力尚存,隋军忙着转运回洛仓中的粮食,也顾不上进军洛口。李密得以收拢部队,重整旗鼓。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