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六百五十章 光明法阵
“发生什么事了?”索娅忍不住发出疑问。
“过去看看就知道!”我沉声说道,我和索娅这时候都已经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感。
一路走来,终于到了这里,教廷虽然不够好,但几乎已经是最后足以对抗玉罗刹的力量,如果在这种时候出现差错的话,那么我们将永远也没有机会获得胜利。
我和索娅飞快的朝着那边跑去,跑出去一段之后,索娅想要脱掉高跟鞋,我直接伸手一拉,然后将她拦腰抱起,抱在怀中,朝着那边冲去。
还没到圣殿之前,远处就有数十道人影闪了过来,拦在了我们身前。
我一下停下,将索娅从我怀里放下。
“发生什么事了?”索娅开口问道。
“教宗有令,请你们返回住所。立刻!”拦住我们的十二个圣骑士当中一人开口说道。
索娅闻言脸色直接放下:“让开!我们要见教宗!”
不怪索娅这时候反应大,实在是因为这事情太重要,一旦出问题,那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就全都会功亏一篑。
索娅这句话说完之后,我们就直接被他们围了起来。
我扭头看了看他们,心里暗中盘算,十二名圣骑士,加起来的战力,就算是拥有君先生那样的速度,也只能选择跑路吧,除非有装甲在身,拥有卡耐基那样的破坏力,只不过...
我还没有继续想下去,忽然前面那道落在圣殿上的白光猛然扩大,顿时圣殿顶楼的钟楼崩碎,整座圣殿都摇晃起来。
“圣殿明显出了状况,你们却在这里拦着我们,要知道,我们可是刚刚和教宗签订了同盟协议,我们是教廷的朋友,而不是敌人。”索娅据理力争,但是对方却毫无反应。
好像根本就不关心圣殿发生的一切一样。
我这时候很想动手,如果我开启暴走模式的话,应该能够冲过去,只不过我不确定能不能开启。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索娅现在已经只是一个普通人,一旦动手,她的安全将会受到很大的威胁,所以我只能忍着。
“索娅殿下,再说一遍,请你们立即返回住所,否则的话,我们就将采取强制措施。”那名领头的圣骑士再次开口。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圣殿大门里面,忽然飞出三个圣骑士,那三个圣骑士飞出大门之后,直接砸在广场上面,将地面都砸出三道深深的沟壑。
接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穿着一身红色法袍的人,是哈伦红衣大主教。
哈伦红衣大主教走出来之后,右手抓住胸口的十字架,然后朝着那三名正艰难爬起的圣骑士伸出。
十字架上顿时发出白色光芒,直接从那三名圣骑士身上透过,那三名圣骑士的身体在白光当中渐渐消融,最后支离破碎,完全消失...
“哈伦主教!教宗发生什么事了?”索娅看到哈伦红衣大主教,立即开口高呼。
哈伦慢慢收回十字架,然后闭上眼睛,嘴唇翁动,好像在念什么经文一样,一直等到之前被他用白光弄得消融的三名圣骑士散成的白点完全消失,这才睁开眼睛朝着这边看来。
他看着我们,脸上毫无表情,然后再次抬起右手,慢慢伸向胸口那里的十字架。
“快跑!”我大喊一声,直接朝着索娅一伸手,放出蛊暴,将索娅完全包裹,用蛊暴带着索娅直接飞上高空。
让蛊暴带着她向西而去,西边,是意大利,教廷这边发生这么大的动静,意大利那边不可能没有反应,我这时候只能希望我的蛊暴能够将索娅送到意大利军队面前,那样的话,她相对来说,就安全了。
放出蛊暴之后,我并没有离开,而是一脚踩碎脚下地面,巫蛊之力疯狂运转,同时身后金刚法相显现而出,直接爆速朝着两百多米之外的哈伦红衣大主教冲去!
我要为索娅争取逃跑的时间,就只能对哈伦出手!
一名挡在我正前方的圣骑士被我一拳轰中,直接抛飞而出,我看也不看他,朝着哈伦爆速掩杀而去!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哈伦现在想要对我们出手!
原本我全力爆发之后的速度,是可以在两秒钟之内冲到哈伦身前的,当初轰杀杨轩的时候,我就爆发出过秒速百米的速度。
但是因为那名挡道的圣骑士缘故,我在距离哈伦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哈伦已经握着挂在胸口的十字架,朝着我举了起来。
完蛋了!我心中暗呼一句,想要改变路线已经完全来不及,心里闪过一丝惊惧,然后就看到哈伦手中的十字架一下子爆发出耀眼的白光,将我完全笼罩。
仅仅只是一瞬间,我就完全处于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当中,而且我感受得出来,我得速度在瞬间就降了下来,不过我的身体暂时却并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环绕覆盖在我体表的黑色巫蛊之力,暂时阻挡住了哈伦红衣大主教发出的圣光。
发现这个情况之后,我就疯狂的将体内的巫蛊之力往外排出,只要我的巫蛊之力足够多,足够强,顶住圣光的话,我应该就能够从圣光当中逃脱,至少我可以在我巫蛊之力覆盖范围之内自由活动。
远处,就在我疯狂爆发巫蛊之力的同时,包裹住索娅的蛊暴忽然散开,索娅从半空掉落。
她落地之后一个前滚翻,卸掉冲击力,站起身来的时候脸色惨白,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腹部,然后她咬着牙齿,朝着正被圣光笼罩,疯狂搏命的我一步步走来。
之前拦住我们的那十来名圣骑士这时候也全部反应过来,全都掠到了我的身边,将我围成一个圈。
然后他们双手互相张开,同时口中开始吟唱一种奇特的音律。
一道白光从哈伦红衣大主教手中正散发着圣洁白光的十字架当中射出,射向最靠近他的一名圣骑士手中。
这道白光宛若活物一般,从这名圣骑士的手中穿过,然后绕着他的身体,出现在他另一条手臂上,接着朝着靠近他的另一名圣骑士手中射去。
这道从哈伦的十字架当中发出的白光,以圣骑士们为节点,很快就要将我包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最后一名圣骑士浑身一抖,在他身前不远处,索娅站在那里,双眼瞳孔已经完全变化,正死死的盯着他。
白光骤然停止流动,哈伦红衣大主教扭头看向索娅,仅仅只是一眼,索娅顿时如遭重击,直接瘫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而这时候,我身体四周的巫蛊之力已经越来越多,渐渐形成了一个直径五米左右的圆球,将我完全包裹。
我站在黑色圆球里面,已经完全不受圣光的影响,我准备接下来全力爆发,拼死一搏!只要我的巫蛊之力可以超出圣光覆盖范围,那我就能出去!
就在我将身体膻中穴丹田处的巫蛊之力全部爆出的同时,那道白光终于进入到了最后已经圣骑士的手中。
包围圈以形成,原本从哈伦红衣大主教手中十字架上发出的白光也在瞬间消失。
“啊!”我发出一声大吼,巫蛊之力形成的黑色圆球猛然扩大,瞬间就将那些圣骑士和哈伦红衣大主教全都包裹在内。
“异教徒,受死吧!”哈伦大主教看着全力爆发的我,毫无惧色、
就在他话音刚刚落下,而我准备直接爆速冲上去送他去见他的上帝的时候,忽然天空之上,云层滚动,然后散开,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从天而落。
将已经离开地面的我一下子罩住,我散发出的巫蛊之力形成的黑色圆球,在瞬间就宣告破灭。
一下子整个世界仿佛静止,我爆发出的巫蛊之力在这道从天而降的白色光柱当中,全部消散无形,而我也停了下来,双脚微微离开地面,正保持着向前冲的姿势。
“光明法阵之下,异教徒必死...”哈伦大主教张开双手,抬起头高手吼道。
顿时落在我身上的白光又强上一分,这些白光穿透过我的身体,将我的身体照射得仿佛透明一样。
我在白光当中,耳中响起了唱诗班的歌声,整个人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消失,思维也停止一样。
在白光中的我,渐渐放下双手,形成一个悬空站立的姿势。
“接受神的制裁吧!异教徒!”哈伦大主教再次开口。
我的身体开始在白光当中缓缓朝着天空上升。
我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身体已经变成透明形态,我体内的巫蛊之力不见半点,全部消散。
我的肉体仿佛已经消失,我这时候就好像是一具灵魂一样,朝着天空不断上升。
就在我的思维渐渐开始涣散的时候,忽然我感到一阵刺痛,然后我猛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已经处在几百米的高空。
我的身体四周,全是白茫茫的光柱,而下方,哈伦红衣大主教和那十多名圣骑士依然在主持光明法阵。
更远处,索娅瘫倒在那里。
我低头看向刺痛传来的方向,发现是腹部,在那里,我看到了正在我身体当中的金蚕蛊,穿透过我身体的白光,正源源不断的朝着金蚕蛊身上汇聚,我一下子想起了金蚕蛊现在的名字——光明圣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六百五十一章 天外飞仙
从苍穹之上落下的白光,据说来自神国。
来自神国的白光当然不是普通的白光,这种白光被称为圣光。
传说中圣光能够消除一切罪恶,当然包括负面情绪。
由负面情绪作为主要转换来源的巫蛊之力,在强大的圣光当中消散无形,这很正常。
可是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变得透明,我会飞上几百米的高空,而如果不是金蚕蛊忽然醒来的话,我本来应该去往何方?
我想起了之前被哈伦红衣大主教用十字架上发出的圣光击溃,最终化作白点星散的那三个圣骑士。
如果说因为我是异教徒,并不信仰上帝,所以圣光能够对我产生效用的话,那三个圣骑士,也是信仰出了问题?
我很明白,这根本不可能,圣骑士必然是教廷最忠诚的信仰者,因为他们是教廷最重要的战斗力和保卫者,就好像国家的精英军团一样。
任何国家,最精英的军团,思想和信仰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如果说会出问题,反而是那些手握大权者,比如...
我低头看着下方的哈伦红衣大主教,这时候他正张开双手,状若疯狂,声嘶力竭的在呼喊着什么。
苍穹之上落下的白光愈发强烈,通过我身体的白光全都进入金蚕蛊体内。
渐渐我感觉到金蚕蛊似乎要从我的身体当中出来,那种感觉每个人都体会过——想要拉屎的感觉。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忽然一下子就好像江河决堤一样,金蚕蛊呼啦一下就从我的身体当中滑出。
金蚕蛊一离开我的身体,我立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就疼痛万分,好像要被撕成粉碎一样。
金蚕蛊从我身体当中离开,身体在半空当中,白光里面不断变大,同时背上的翅膀也一下子张开,变成长达达到五米左右的白色羽翼。
张开的翅膀上不断落下星散的白光,好像碎裂的水晶一样。
这时候我已经疼痛得忍不住发出嘶吼声了,我能够感觉得到,我的身体,开始真正崩碎了。
忽然我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人抱住了一样,背后有一种光滑冰凉的感觉,就好像有一个人从后面抱住了我。
我低头看向腰部,那里似乎有一双纤细透明的手环住了我的腰,然后我看到那双纤细透明的手忽然在我身体上摊开。
将我已经出现破洞的身体慢慢覆盖,最后将我全身覆盖。
全身被覆盖的刹那,我身体上的疼痛全部消失,转而是那种久违的,被金蚕蛊修复身体的感觉。
是金蚕蛊...我在心里叹息一声,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之后猛然睁开眼睛,在我睁开眼睛的同时,金蚕蛊那对长达无比的透明羽翼忽然张开,猛然一震,带着我直接朝着苍穹之上,白光落来的地方迅速飞去。
只是一个瞬间,那对翅膀就带着我来到了云层之上,忽然天空之上的白光消失,整片天地,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我的身体也停止向上,背后双翅缓缓扇动,在浮云之上停留下来,在我身前,是一片正在缓慢飘动变化的灰白色云海。
我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又扭头看向后面,没有看见金蚕蛊,但我的身体却已经被一层透明的物质覆盖,让我整个人也变得好像透明一样,但却依旧可以看见我的身体,只不过颜色似乎变成了白色。
我背后的那对巨大的透明羽翼,好像生长在我的肩胛骨上一样,我看不见我自己,但是我想,现在的我,一定像极了传说中的——天使。
“没错哦,现在我就是让你变成了天使的模样哦。”忽然一道声音在我脑海里面响起,是金蚕蛊熟悉的声音。
“天使?我一个大老爷们你让我变成天使装扮?为毛不是其他?”我问道。
“他们是教廷嘛,变成天使比较有威慑力,难道你要变成上帝嘛?”金蚕蛊的声音再次传来:“可惜我不知道上帝长什么样。”
“那你怎么知道天使长什么样?”我奇了怪了。
“你被关在海里的时候,我跟着九嫂看电视看到过啦。”金蚕蛊说道。
听到这个回答,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不过这家伙说的对,变成这种装扮,绝壁能够忽悠教廷的那些人。
“那么现在,让我们开始反击吧!”我说到。
背后双翅一振,直接带着我俯身破开云层,朝着下面飞去!
我从空中飞下,拉出一道白色弧光,在黑夜当中分外耀眼。
下到云层之下,我一眼看见那道落在圣殿上的白光依然没有消散,有心想要过去搞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但是我现在更急着救索娅。
我一边朝着下方急速飞行,一边寻找着索娅的身影。
终于让我发现,在下面的广场上,哈伦正带着那些圣骑士走向倒在地上的索娅。
索娅这时候已经醒了过来,她双手撑住冰冷坚硬的地面,缓缓起身,看着哈伦,开口怒斥:“哈伦!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这种行为是背叛教廷!”
“你错了,索娅殿下,教宗才是背叛教廷。”哈伦说着看了一眼圣殿方向,然后回头又看向索娅,双眼当中流露出怜悯神色:“索娅殿下,你也背叛了教廷。”
索娅听到哈伦这么说,不禁脸色变得惨白,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哈伦:“难道...你...”
“你没猜错,索娅殿下,只有尊贵的霍利大人,才是天命所归的圣驾,教廷,本来就是为了向世人宣告神灵旨意而建立的,霍利大人,是神灵的后代,也是最有资格成为教宗的人,但是现在,你们竟然妄图对霍利大人不利。”
“很可惜啊...你为了一介凡人,竟然舍弃了神灵后代的身份,并且背叛霍利大人,实在是该死。”哈伦说着缓缓伸手抓向胸口的十字架,握住之后然后对着索娅:“在圣光面前,忏悔你的罪过吧,背叛者利斯索娅!”
在索娅惊恐的双眼瞳孔当中,忽然出现一个白色光点,白色光点急速朝着这边飞来,越来越大,渐渐将索娅的瞳孔完全覆盖。
一道白光从天而降,拉出一道弧线,直接从哈伦红衣大主教身体当中穿透而过,落在索娅面前。
在我将索娅抱在怀里的同时,哈伦红衣大主教手上的十字架上发出耀眼白光,射在了我的后背上,然后猛然扩大,将我和索娅全都笼罩。
我后背上的巨大羽翅,缓缓合拢,将索娅完全包裹。
哈伦红衣大主教手上十字架上射出的白光被覆盖在我身上的金蚕蛊完全吸收,只是一瞬,那些白光就全部消失。
我抱着索娅缓缓起身,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索娅的双眼之上还带着惊慌,一直等到我将她完全抱起,索娅失神的双眼这才恢复正常。
“哦,阳。”索娅长长呼出一口气,伸手抱住了我:“我的美人。”
我这时候正抱着她转身看向哈伦红衣大主教,忽然听到索娅称呼我为美人,眉头微微皱起,也没多想,直接抬头看向哈伦红衣大主教。
“哦...上帝...”看清我的样貌之后,四周的十多个圣骑士同时发出惊叹,就连哈伦红衣大主教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哈伦,我代表上帝,命你归天。”我说着双翅完全张开,猛然一震。
顿时哈伦的身体变成白色,从他胸口被我之前穿透过的地方开始崩散。
“愿主宽恕我...”哈伦最后说完这句话之后,全身完全崩散,变成一片白色星光,渐渐消散在夜空当中。
我抱着索娅,扭头看向跪在我身边的那些圣骑士,想了想之后,开口装腔作势的说道:“上帝的仆人们,请带我去见教宗。”
那十一个圣骑士立即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列队,走在前面,带着我往圣殿走去。
前方不远处,那道落在圣殿上的强光依然没有消失,我微微皱眉,一边朝着前面走,一边想起了之前我和索娅的疑问。
教廷口中的神国,究竟是否存在?
如果神国不存在,那么这些从苍穹之上直落而下的强光,究竟是什么?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抬头顺着前面落下的那道强光朝着天上看去。
根本看不见尽头,这白色的强光,应该是天外之光吧...
那队圣骑士带着我走到圣殿之前,边分列左右,齐齐单膝下跪。
我抱着索娅抬步朝着圣殿里面走去,目光所及之处,竟然都是尸体。
圣殿之中,显然发生过非常激烈的战斗,白色的柱子上,镶嵌着圣骑士的尸体,鲜血从上面流下,四周的墙壁上,也都有已经死去的圣骑士镶嵌在那之上,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大约二十几个圣骑士,一路向前走,就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圣骑士。
但是毫无例外,他们全都死了。
整座圣殿,之前庄重而又圣洁的感觉全都消失不见,却而代之的是浓烈的血腥味。
我往前走了一段之后,终于看到拿到破开圣殿的圣光落点,是那祭坛。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六百五十二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在祭坛上面,宗教坐在圣座上,圣座是白光的中央。
那个通体漆黑的六芒星祭坛的六个角上,正有符文闪现萦绕。
黑色的六芒星祭坛,白色的强光,苍老的老人,以及处处透露出神秘气息的符文,这一切,形成了一副透着诡异的圣洁画面。
我将索娅轻轻放下,让她站在一旁,然后抬步朝着台阶上面走去。
“阳,我怕。”索娅忽然拉住我的手,阻止我继续向前走去。
我回头看向索娅,朝着她轻轻摇头:“不要担心,我不会有事的,现在我已经是天使了。”
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背上的翅膀配合着我扇动了一下。
索娅松开了抓住我的手,朝着我微微点头,然后说道:“阳,那你要小心。”
我点了点头,让她自己也要注意,然后转身朝着前面一步步走去。
再次踏上由黑死病异形颌下皮毛制成的地毯,我每一步踏出,都会在地毯上面流下一个白色脚印。
被我踩过的地方,巫蛊之力全部消散无形。
我一边朝着前面走,一边紧紧的盯着前方同时心里也暗暗心惊,难道金蚕蛊的属性和巫蛊之力完全排斥?如果那样的话,以后我岂不是有金蚕蛊,就不能有巫蛊之力了?
不过这也不对,因为之前金蚕蛊一直就在我的身体当中,从来也没有排斥过巫蛊之力。
再说了,金蚕蛊是蛊虫当中的王者,而巫蛊之力是蛊力的更高级表现,按照道理来说,他们是同源的。
但是现在,金蚕蛊进化成光明圣虫之后,竟然可以吸收“圣光”,并且将自己转变成现在这种状态。
但是“圣光”却可以让巫蛊之力消融,这简直太奇怪了。
不过如果只从金蚕蛊进化的角度去看的话,可以发现一个更奇怪的现象,那就是金蚕蛊作为蛊虫的一种,在进化之后,竟然能够吸收圣光,那么这个圣光,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慢慢到了祭坛之前。
到了这里,我看得更加清楚了,前面那个巨大的黑色六芒星祭坛上面,教宗大人应该还保持着清醒,因为他看到出现之后,朝着我伸出了干枯的双手,好像是在向我求助一样。
“能够进入吗?”我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开口问金蚕蛊。
“没有问题!”金蚕蛊对我说道。
虽然它那么说,但实际上我心里还是比较担心,但是到了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我能只能硬着头皮让金蚕蛊带着我冲向里面,我要把教宗从里面救出来,至于这个见鬼的圣光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许教宗可以给我一个答案。
金蚕蛊变化而成的双翅微微一震,我就朝着祭坛上的强光撞去,说来奇怪,那强光仿佛害怕我一样,当我刚刚要触碰到它的时候,忽然直接就消失了、
我一下子到了教宗面前,在教宗的圣座面前停下。
教宗这时候正坐在圣座上面不断喘息,他的脸色白如薄纸。
我心中有非常多的疑问,但我很清楚,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教宗要活下去,经过上次莫名其妙的干掉光明会的大佬之后,这次如果教宗再在我面前挂掉的话,我想我真的可能会发疯。
所以我直接在第一时间让金蚕蛊脱离我的身体,去给教宗疗伤。
我刚对金蚕蛊做出命令,教宗就抬起一只手,张开五指之后伸向我,示意我不要帮他、
他又喘息了几口之后,这才开口:“放心吧,我的孩子,我虽然年纪大,但是还没到去见上帝的时候。”
听到这老家伙这么说,我忍不住吐槽道:“真是见鬼,都到了这个份上,你居然还相信上帝?”
教宗缓缓直起身子,将他佝偻苍老的后背靠在缀满宝石的圣座上面,一边闭着眼睛呼吸,一边用右手慢慢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上帝住在每个人的心中。”
“抱歉,教宗大人,我对于论道辩论这种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我现在想要确定的事情是,您的身体,是否还支撑得住?”我直接打断他开口问道。
“支撑得住,我会很快恢复。”教宗说道。
既然这个老家伙还支撑得住,那就好。
我放心下来,于是回头看向索娅,但却发现索娅已经瘫倒在冰冷的地上,我心中一紧,背后的翅膀一振,直接就带着我飞到了索娅的身边。
“索娅!你怎么了?”我伸手将她抱起,一边开口问道,一边伸手想要检查她的身体。
“把她带到我这里来。”这时候教宗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转身直接抱着索娅,飞了过去,落在教宗身前,索娅这时候似乎清醒了一些,她微微睁开双眼,脸上露出痛苦表情,双眼之中满是哀伤:“阳...我们的孩子...”
我扭头看向索娅的小腹,她的手正捂着那里,我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难道伤到索娅腹中的胎儿了?真是该死!
“不要慌张...”这时候教宗开口说道,接着他伸出苍老而又干枯的手,并且直起了身子,我赶紧将索娅往前送了一点。
教宗的手终于可以放在索娅的腹部,他闭上了双眼,口中开始低声吟唱起来,不一会儿,教宗的手掌上面就发出了乳白色的光芒,将索娅已经微微隆起的腹部完全覆盖。
“这是治疗术,不要紧张,我的孩子,你们的孩子,不会有事的。”教宗的声音非常沉稳,让我和索娅紧张的心情全都放松了不少。
教宗的治疗术释放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索娅惨白的脸色渐渐恢复血色,她脸上的痛苦表情也已经完全消失。
教宗手上发出的白色光明渐渐暗淡,最终完全消失之后,教宗开口看着我说道:“好了,我的孩子们,你们的孩子,没事了。”
“谢谢。”我抱着索娅,往后退了两步,诚恳的对他说道,不管他是谁,他的立场是什么,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会是什么样,至少他救了索娅和我们的孩子,那我就应该给他一个诚恳的道谢。
“不用谢,毕竟,你也拯救了我,甚至是拯救了整个教廷。”在我将索娅放下,让她自己站着的时候,教宗缓缓靠在了他身后的圣座上面,脸上出现了疲惫的神色。
索娅这时候已经完全恢复,她看了看我,然后看向教宗,开口问道:“教宗大人,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教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开口说道:“哈伦被霍利腐蚀了心灵,忘记了教廷的初衷,背叛了自己的信仰,事情的过程,就是这样。”
“教宗大人,您觉得对救命恩人隐瞒真相,真的会得到上帝的宽容吗?”我直接开口说道。
教宗听完我的话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向索娅,接着开口说道:“我并没有对你们有所隐瞒,这件事的起因是因为哈伦早就是霍利的人,而之前索娅带着你来这里,和我说的那些,全都被哈伦听见,但是上帝作证,人心是最难预测的东西,我并不知道哈伦早就倾向了霍利。”
“就在不久前,我还和哈伦商量着要压制霍利,但是却没想到他早就背叛了我们。”教宗说道。
听到呢他这么说,我直接问道:“那么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肯定是同盟关系了?”
教宗听到我这句话,脸上露出苦笑,他轻轻摇头:“不,你错了孩子,哈伦的这次背叛,让教廷超过三分之二的精锐强者都死亡,现在教廷已经根本遏制不住霍利了,更不是光明会的对手,所以教廷想要继续存在下去的话,就只有选择妥协,就像是这么多年以来一样。”
我就草!这老头老糊涂了吧?他娘的玉罗刹把他坑这么惨,他现在说要和玉罗刹合作?
“我是不是听错了?教宗大人?你是说现在你要向霍利投降?两个小时之前你还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之一,现在被他害成这样,你竟然甘愿投降?”
“孩子,我是神学家,不是赌徒,一个神学家想要研究神学或者散播信仰,首先得活着、”教宗说道。
我他娘的真是受够了这群老不死的,一个个他娘的都超级能算计,超级能隐忍。
忍忍忍,忍毛啊!又不是忍者神龟!
“教宗大人,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我这时候怒从心起,直接冷笑着看着坐在圣座上的教宗说道。
“什么?”教宗看着我问道。
我伸出双手,把指骨捏的啪啪作响:“虽然现在霍利的光明会比你的教廷强大,但是真正能够在第一时间威胁到你性命的人,正站在你身前呢,你这个老乌龟!”
我说完之后直接向前一步踏出,一把就卡主了教宗的脖子。
“哦!天呐!王阳你疯了吗?”索娅在我身后发出了惊呼。
我置之不理,教宗这老东西,他娘的简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救了他的命,他竟然当着我的面就说要去和玉罗刹合作,简直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直接一把将这老东西从圣座上面拽了下来,然后按在地上举起拳头就准备给他来一顿,但是我忽然看见了一样东西,让我一下子彻底呆住。
PS:撤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