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本帖最后由 qtomcn 于 2014-9-4 09:03 编辑

第十章 萧和尚到



“是林枫……”提到这他,孙胖子不说话了,眯缝着眼睛直勾勾的瞅着监号门口的位置。过了没有多久,熊万毅和老莫睡醒过来换班。孙胖子和西门链才分别找了张床,抓紧时间眯了一觉。

第二天睡醒习俗完毕之后,四个人在狱警的带领之下来到了饭堂。按照小北监狱的规矩,吃饭是按照监号顺序排着来的。前面一波监号的犯人吃完之后,孙胖子他们四个人一人拿了一个不锈钢饭碗在打饭的地方走了一圈。

负责盛饭的是一个颤颤巍巍的小老头,看着他最小也有七十多岁的年纪。小老头好像有类似帕金森一样的疾病,哆哆嗦嗦的盛出来一碗熬白菜,能洒出一半来。孙胖子看着盛菜的老头心里直乐,这下子萧和尚有伴了。

不过监狱的伙食,孙胖子四个人实在是没有什么胃口。每人盛了半碗没有一点油星的熬白菜,又配了一个硬邦邦,赛过砖头的杂粮馒头。孙胖子皱着眉头,用筷子沾了沾汤汁,尝了尝味道之后,就没有心思再尝第二口了。西门链和老莫比他也好不了多少,最实在的是熊万毅,他身子壮饿的也快,挑起一筷子熬白菜放在嘴里,嚼了没有几下就喷了出来:“这还是人吃的吗?”

门口的狱警看到他们没有吃饭的意思,用警棍敲了敲铁门之后,对着孙胖子几个人吼道:“三十六监号,早饭已毕,回监号等待通知!”

说完,已经有别的狱警将孙胖子几个人带回了监号。没有多久,还是刚才的狱警将孙胖子他们带到了一间类似车间的大房子里。里面有百八十名犯人一人一把剪刀,正对着手里面的布料剪来剪去。

狱警对着其中一个犯人喊道:“喜建军!你过来”

只见人群里面有一个犯人应了一声:“到!”随后一路小跑过来。

狱警看了孙胖子几人一眼,对着这个叫做喜建军的犯人说道:“你先把手上的活放一放,带他们去取工具,然后把教他们怎么干活。半个月我要见到四个熟练手”

喜建军打了个立正,说道:“报告政府,明白”

目送着狱警离开之后,喜建军冲着孙胖子几个人点了点头,说道:“头一次进来吧,没事,没有什么重活,过几天就习惯了”说着,喜建军带着孙胖子几个人绕过犯人扎堆的地方,向着尽头一个小房间走过去。

一边走着,喜建军一边跟孙胖子几个人客气:“我叫喜建军,干佛爷(扒手)进来的。判了五年。哥儿几个怎么称呼?犯了什么事儿进来的?”

西门链三个人都看着孙胖子,意思是让他先说。孙胖子呵呵笑了一下,说道:“叫我孙大圣就行了,猥……那什么打架斗殴进来的。唉,手上没有准,把人送下去了。建军老大,先进来的是前辈,以后就靠您照着我们哥儿几个了”

这话一说出来,喜建军脸上的表情马上就变了,冲着孙胖子一哈腰,说道:“不敢当,您这名声在里面响当当啊,我哪里敢当您的前辈”

又客气了几句之后,几个人来到小屋的前面,孙胖子这才看明白,敢情这里面就是个仓库。犯人们剪好的布料统一放置在里面,仓库的保管竟然就是刚才饭堂里面的盛饭老头。见到老头子之后,喜建军说道:“老白,出四把剪子,再来二十斤布样,都记吴管教名下”

老头子答应了一声,先拿出四把剪刀递给喜建军。然后又颤颤巍巍的走到里面,开始翻找那二十斤布料来。接过剪刀之后,孙胖子才看明白,这些剪刀都是特制的,剪子尖已经被磨平。就算发生类似打架的意外,这种剪刀最后也就是趁人不注意,铰掉个耳朵什么的。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杀伤力。

把剪刀分给了孙胖子之后,喜建军还特意的嘱咐道:“每天工作完后,剪子要统一交回这里,如果剪子丢失的话,全监号都要受罚。如果这把剪刀被用以类似越狱之类的事情,那么全监狱的人都要受罚。你们小心点,真要是那么倒霉的话,要挨上全监狱犯人的打”

说话的时候,老头子已经推着一辆小车,将二十斤布料送了出来。

喜建军找个一个人不多的位置,教着孙胖子几个人剪了几个花样。孙胖子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套话。一个多小时之后,刚才的狱警又带着一个犯人走了进来,孙胖子几个人见了之后,差点笑出声来,正是昨天晚上刚刚通过电话的萧和尚。不过这老东西不是说他装狱警进来吗?

狱警在犯人堆里面扫了一眼,随后说道:“三十六监号的人在哪里?出来!”

孙胖子代表剩下三个人站了出来,笑嘻嘻的看着狱警,说道:“报告政府,在这里”

狱警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个人分在你们监号,回去的时候把他一起带回去,喜建军,你出来!”

后面的喜建军又是一流小跑,到了狱警的身边。和刚才一样,还是让他负责带着个新人。

等到狱警走了之后,孙胖子几个人凑了过来。孙胖子先是一脸坏笑的看着萧和尚,说道:“老家伙,说吧,犯了什么罪名?看你这把年纪,也折腾不出什么浪花来。不是我说,是不是猥亵未遂什么的?”

“呸!那是你!”想不到萧和尚还横了起来,哼了一声,鼻子孔喷出来两股气之后,说道:“老子我是防卫过当,多人致死致残。本来判的死缓,这是刚刚改的无期!”

这话说得孙胖子直倒牙,就不能换个罪名吗?和这老家伙一个罪名,多少有点憋屈……

这时也到了吃饭的时间,和早饭一样,也是一个监号一个监号轮着吃。不过轮到孙胖子他们三十六监号吃饭的时候,狱警却把他们带到了监狱长的办公室里。这时的办公室里,除了监狱长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狱警。

这个人也不是外人,是当初女校时间时,就和孙胖子一起合作过的云飞扬。这哥们也是二室的人,前一阵子在外面处理事件,这才刚刚回来,就被孙胖子点名叫来了。

监狱长先说道:“孙句,您的人我安排进来了。我这里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办妥?还需要什么,您尽管说,只要能快点了解,我这个监狱长你来做都没有问题”

孙胖子打了个哈哈,有意无意的看了萧和尚一眼,随后对着监狱长说道:“我一个大大的良民,没事来监狱上班算什么意思?你放心,我把高人都给你请来了。看见了没有——萧大师,我们民调局的镇局之宝。只要有他在,你这里就风平浪静的,监狱改成学校都没有问题”

孙胖子说话的时候,萧和尚正襟危坐,眼睛微合,一幅世外高人的摸样。看着监狱长甚至有一种要过去磕一个的冲动。孙胖子说完之后,萧和尚才把眼睛睁开,说道:“问题倒是不大,三五天差不多就能解决。不过我的话,监狱长你可是一定要听”

“那是一定的”监狱长应承了一句。

萧和尚接着说道:“今天晚上,我们监号附近三百米之内的犯人要暂时搬到别的监号去。而且除了云飞扬之外,其他的狱警管教也不能出现在这个范围之内。一直到天亮之前,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出来。否则的话,一切后果都要你来承担”

说到要犯人暂时搬家,监狱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一点头,说道:“成!您老怎么说,我就怎么办。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安排犯人换监号的事情了”

“有!”孙胖子和熊万毅几乎同时喊到,不过这样的场合,熊万毅还是给了孙胖子一点面子。让孙副句长先说:“解决你的问题之前,先解决我们的问题吧。你们监狱的伙食就不是人吃的,我们几个从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过。你是不是先把管教的伙食拿过来几份,我们先垫垫”

“那么做,会有人起疑的”监狱长摇了摇头说到,不过就在孙胖子的脸色沉下来之前,他又说道:“不过是这样,我看了早上饭堂的监控录像了,知道你们都没吃。不过你们先坚持一下,今天晚上我让他们把伙食标准提上来,也算是那些犯人占了你们几位的光了”

他们怎么说也是来做卧底了,不适合太过张扬。没有办法之下,孙胖子几个人只能饿着肚子先回到监号。监狱长给他找了下午打扫监号的托词,让孙胖子几个人留在监号里,一是为了晚上的事情做准备,二也是饿了两顿饭了,实在没有多余的气力干活了。

回到监号之后,孙胖子躺在床上,看着正在开始忙碌的萧和尚,有气无力的说道:“老萧大师,问你件私事,五十年前闹夜走鬼那次,除了高老大和肖三达之外,有没有你一个?”

萧和尚找了西门链帮忙,两人在一起,在地上用朱砂笔画了一个古里古怪的野兽图案。听到孙胖子的话后,抬起头来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看不出来啊,小胖子你知道的不少,不过你要多少失望一点了,那次我不在……”

TOP

本帖最后由 qtomcn 于 2014-9-4 09:04 编辑

第十一章 萧和尚出手



当时萧和尚的确不在那次行动当中,不过凭着他和肖三达、高亮的关系,那次事件还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位张同志是特别办三科的科长,而高亮和肖三达、萧和尚三个人那时也只是张科长手下的小科员。当时三个人的能力已经表现出来,在特别办也是重点培养的人才。

那个时候的特别办已经有了后来民调局的雏形,在当时已经具备了情报汇总的系统,虽然还不能和后来的民调局相比,但是就当时的技术条件而言,也算是非常不容易了。就在夜走鬼开始的第四天(实际还是算错了,应该是第十二天),也就是尸体被送到县城解剖的那次,特别办就收到了消息。

本来从首都赶到事发地点也要一天多的时间,不过好在当时张科长正带着高、肖等人在附近。他们刚刚处理完一起事件,正准备回到首都的时候,就接到特别办的通知,让他们火速的处理一下小山村的事件。

当时特别办虽然判断出来是夜走鬼,但还是把夜走鬼出现的时间误判了(后来事件结束的时候才发现,就在小山村旁边的山上,负责看山的一大家子八口人都死在了山上)。当时根据对夜走鬼以往的常识判断,最早出现的夜走鬼都是道行相对比较浅的新鬼。只要是出现不到九天的夜走鬼,都还属于比较容易对付的范畴之内。

就是这一点误判差点让高亮、肖三达等人全军覆没,还让一只夜走鬼逃了出去,眼看就要引得后面所有夜走鬼的反扑。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之下,只能迅速将所有的村民迁走,然后穷极当时特别办所有的力量,才将剩下的夜走鬼压制了下去。

就这样,剩下最后几只夜走鬼已经不是当时特别办能处理了的。最后只是暂时的把它们封印起来,本来应该深埋地下,然后在上面建一座法塔镇住它们。但是当时那个年代,实在是不具备建法塔的条件,最后只能埋在小山村里面,有特别办派人常年累月的看着。

一直过了小二十年,外面的政策松动之后,才把封印的之后几只夜走鬼搬了出来。选了一处七煞之位将夜走鬼埋在了里面,然后又在上面建造了一处煞所镇在上面。想不到过了三十年,下面的夜走鬼还是出事了。

听了萧和尚的讲解之后,孙胖子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你就直接说上面建了座小北监狱不就完了?五十年前你们特别办的糊涂账,现在重新找回来了”

说到这里,孙胖子突然顿了一下,他的眼神瞬间愣住,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看着萧和尚,孙胖子再次说道:“不是前面的几十只夜走鬼都被当时的特别办消灭了吗?为什么昨天晚上那第一只鬼煞会出来?还有,当年那么大的事情,现在又重新出现了苗头。不是我说,高老大就不闻不问吗?老萧大师,这事儿有点说不过去吧?”

孙胖子说完的时候,萧和尚最后一笔符咒也画完了。西门链搀扶着他起身,弹干净身上的尘土之后,看着孙胖子,说道:“小胖子,你拿五十年前的特别办和现在的民调局比,有意思吗?特别办的手枪还时不时的哑火呢,弹头都是镀银。这也就不说了。问题是特别办那时候有吴仁荻吗?有二杨吗?哪怕是二杨当中随便有一位,当初也不能那么吃累”

萧和尚说完,孙胖子还是不服,他迎着老萧大师的目光看过去,说道:“那么这么多年,这里就不管不顾了?就先现在这样,非闹出点事情,才派人过来收拾?”

萧和尚坐在孙胖子身边,喘了口气,说道:“也难得今天我能提高胖子说句公道话,小胖子,这里每过五年,民调局就会派人过来修整封印。本来今年年末才到五年的期限,不知道封印是漏了还是怎么着,还把鬼煞引过来。今天晚上把第二个出来的逻陀收拾了,明天一早我就亲自去把封印修补好”

孙胖子还是有事情不明白,“等一下,刚才我那话,你还没回答。鬼煞不是让高老大和肖三达消除了吗?怎么还会出来?”

还没等萧和尚说话,监号门口有狱警用警棍敲了敲铁门,喊道:“三十六监号犯人全体起立!现在到你们吃饭的时候了”

就等这个时候了,萧和尚是吃饱喝足来的。西门链和老莫还好说,他俩多少能还等顶一会。不过孙胖子和熊万毅他们的身子已经开始打晃了,说不得,也顾不上什么鬼煞和逻陀了,可惜有狱警在旁边跑不起来,就这几分钟的路程,在孙胖子心中,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监狱长倒是没有食言,今晚还真是改善伙食。大锅里面还是熬白菜,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上的那顿有热了一下,只不过里面加了一些五花肉片和素丸子。菜汤上面浮着一层黄油,馒头也是新蒸的,上面还冒着热气。放在以前孙胖子也就是看一眼。不过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许多,抓过一个大碗对着盛菜的老头子说道:“盛满一点,四个馒头!”

老头子盛的倒是不少,但是哆哆嗦嗦倒在孙胖子碗里的时候已经洒了一半,然后拿起一个馒头放在孙胖子的碗里。孙胖子抓过馒头咬了一口,将饭碗举在老头子面前,说道:“继续,别停啊。不是我说,把菜盛满,还欠我仨馒头……”

“你以为在外面吃自助餐吗?”后面狱警走过来对着孙胖子吼道:“馒头是按着人头蒸的,你吃了别人还吃什么!过去坐好快点吃,后面还有别的监号等着!”

无可奈何之下,孙胖子捧着饭碗坐到了座位上,三口两口就将馒头和熬菜吃了个干干净净。他的吃相还好一点,熊万毅就难看了,他端着饭碗边走边吃,那速度就像变戏法一样,还得没等走到座位的时候,碗就空了,那个馒头也被他‘变’没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西门链和老莫一口一口吃完了他们的那份。

萧和尚和早上的孙胖子他们犯了一样的毛病,看不上这伙食,不过还是照例打了一份,分给了眼睛正冲他放光的孙胖子和熊万毅。

等他们吃完之后,狱警再将他们带回了监号。没过多久,云飞扬变过来换班,将之前的狱警换走。孙胖子苦着脸冲云飞扬笑了一下,说道:“你要是早来二十分钟,我们也能吃顿饱饭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过多久,天色就彻底的黑了下来。旁边监号的犯人都被撤走,现在四周都是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云飞扬也懒着装样子,他打开监号的大门,和孙胖子他们坐到了一起。

开始这几个人还能说笑几句,但是后来眼看着就要到了昨晚鬼煞出现的时间。也没有人说话了,六个人十二只眼睛都盯着门口的方向。

等了半天之后,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孙胖子笑了一声,正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听见门口的位置又发出了昨天晚上那种金属剌玻璃的声音,随后就在门前三四米的位置火光一显,昨晚那个雾蒙蒙的人影又出现在孙胖子的面前。

只不过这次人影像是中了定身法一样,现身之后就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萧和尚见到之后,从床下掏出来一个布口袋,快步走过去,将这个人影装了进去,随后用红绳将口袋紧紧的扎死。

见到了鬼煞之后,孙胖子才想起来还有话没来得及问萧和尚,看着他提着口袋回来之后,孙胖子问道:“老萧大师,这只鬼煞不是四十多年前就灭了吗?怎么现在又出来了?”

萧和尚的口袋里好像没有任何重量,他随随便便的将口袋扔到床下,才说道:“那次不是灭了它,只是像这样收了起来。要封印夜走鬼的话,就要一定要凑齐一百只鬼。根据三达后来说的,他和高胖子当时灭了五只夜走鬼,后来实在没有办法,就用当地被夜走鬼害死村名的魂魄顶了……”

“你是说下面封印的夜走鬼里面,还有当时死亡村民的魂魄…..”孙胖子眯缝起眼睛,看着萧和尚,继续说道:“还有机会把他们放出来超度吗?”

萧和尚眼睛还盯着门口的位置,沉默了好一阵子之后,说道:“除非把剩下的夜走鬼都放出来——唉,肖三达那时也是没有办法,不过他现在也不在了,也算是报应吧…..”

他的话音刚刚落地,又是一阵异样的声音响起来,随后在刚才同样的位置上,又有一个被雾气笼罩的人影现了身……

TOP

第十二章 布局



和刚才的步骤一模一样,萧和尚有找出来一只口袋,将第二个人影也装了进去,然后将口袋也扔到了床底下。因为有四十多年前,对付夜走鬼的那次经验。地上的符咒也不着急清楚。几个人就这么一直靠着,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天亮了……

“好了,你们把地上的符咒擦了。床底下的东西谁都别动”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孙胖子听的,萧和尚打了个哈欠之后,继续说道:“这一宿熬得,我得去补个觉。等天大亮的,把这两只小鬼扔回去,再把封印修补好,这次的事情就算结束了”说着,他已经爬上了孙胖子旁边的一张床,就要睡觉。

不过孙副句长却没有让他舒舒服服睡觉的打算,在萧和尚刚刚闭上眼睛,孙胖子凑过去,对着马上就要睡着的萧和尚说道:“还有几个被分尸的呢?我们可就是奔着这个来的,他们又是怎么回事?按你的话说,夜走鬼都是在附近活动的。那几个被分尸的,可是在好几个城市里被分的”

孙胖子说完之后,萧和尚突然睁开了眼睛。和孙胖子四目相对半晌之后,眨巴眨巴眼睛说道:“来这里之前,分尸案的资料我倒是看了。说实话,我真看不出来分尸和夜走鬼有什么关联。夜走鬼不管道行高深,都有一样的共性。都是将活人麻醉之后,活吃他们的内脏。你那起分尸的案子内脏都被搬出来,放在旁边晾着。夜走鬼的品味还不至于这么低……”

说到这里,萧和尚突然顿了一下,盯着孙胖子的目光有些涣散,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孙胖子叫了他一声,才把萧和尚重新拉了回来。老萧大师回过神后,说道:“弄不好,这笆篱子里面不止一群夜走鬼。小胖子,话先说明白。我就是冲着夜走鬼来的。等下面的封印修补好之后,我就马上离开。有别的事你找高胖子吧,实在不行还有吴仁荻”

“不至于那么严重”孙胖子笑了一下,说道:“不用麻烦高老大和吴主任,二杨里面,我随便叫过来一个都用得上。老萧大师,有什么话你最好别藏着掖着。一次都说出来。省着我瞎猜”

“叫二杨干什么?你这是不信我啊”萧和尚干笑了一声,说道:“分尸那案子看着血刺呼啦,和夜走鬼这事比,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术法害人讲究的是杀人于无形,越是像分尸这种事件,越能说明害人的术法没有什么大不了。还有,线索都摆在你的眼前了,想查清楚也好办。被分尸的那几位都是从这座监狱里面出去的才出事的,只要在你们这里面找一个刑期最短的,说是减刑,马上就要放出去了,看看监狱里的人有没有特殊的反应。试一下子就知道了”

说到这里,萧和尚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孙胖子身后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几个谁的罪名最轻?一会和监狱长说一下,就是有检举立功的表现,减刑之后就可以刑满释放了。刑期最短的是谁?你们笑什么?到底是谁?”

“我!不过那也是昨天的事儿了”孙胖子咬牙站了起来,说道:“昨天我是那啥未遂,今天已经改成打架斗殴了”

“那啥?——花案啊……”萧和尚笑眯眯的看着孙胖子,说道:“小胖子,今天我心情好,教你点知识。你说改罪名是找监狱长改的吧?那个没有用啊,他就是跟你客气客气,你猥亵未遂的罪名已经传出来了,监狱都知道了,说改就改,谁信?你别小看蹲笆篱子的那些犯人,有的犯人上诉多了,了解法律不次于专业律师。要是随便一个监狱长就是改罪名的话,那么还要法院,检察院,司法局做什么?哪有那么儿戏的?随便改罪名一看就知道你不是正经犯人”

萧和尚说的孙胖子也想到了,只是扣了一个威胁未遂的罪名,自己心里这口气一直出不来。萧和尚看着他,又是一笑,说道:“没事,忍几天。等查到真相之后,知道你不是那个未遂,还有谁敢笑话你?”

“你就敢!”孙胖子瞪了萧和尚一眼,说话的时候。外面响起来一阵脚步的声响,这动静像是故意做出来的一样。西门链他们听见之后,马上将手里面的装备藏到了暗格之中。只有孙胖子没事人一样,倒背着双手,腆着肚子看着门口的方向。

这阵脚步声音越来越响,云飞扬先跑到门口望了一眼之后,对着门外敬了个礼。他的手刚刚放下,就见监狱长带着二三十号狱警走了进来。他们全副武装,长短枪械都背在身上,知道的这是监狱长不知道监号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多带点人枪壮胆。不知道的还以为监狱发生了暴乱……

见到孙胖子众人磨磨蹭蹭的冲床上站起来,知道他们没有出事之后,监狱长才松了口气,吩咐身后的众狱警突击演戏结束,让他们回到各个岗位,他有些话要交代这位新来的狱警——云飞扬。

看着这些狱警走干净之后,监狱长才凑到孙胖子的面前,陪着笑脸说道:“孙句,辛苦您和诸位同志了,怎么样?进展的还算顺利吗?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消除干净了吧?那么今天诸位同志的身份也不用藏着了,一会去管教食堂坐坐,也没安排什么好吃的,不过比起来犯人的伙食,要好上不少。孙句,那些东西……都消除干净了?”监狱长看到孙胖子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他想要的答案,心里面开始打起了鼓。

看着监狱长的样子,孙胖子笑了一下,先替他宽了心:“不是我说,倒是差不多了,在把后面的事情解决一下,这次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还没等监狱长脸上的表情缓和下来,孙胖子马上又跟了一句:“不过还有些小插曲,需要你帮忙安排一下。帮着放个风,就说我有了立功表现,一个礼拜之后,就要提前释放”

监狱长本来松弛的表情马上又紧绷起来,他看着孙胖子说道:“这是还没完啊……孙句,您之前那个死刑改无期可不行,正好您改罪名的事我还没有说出来。要不就错着来吧,还是那啥未遂,反正高低就是一个礼拜的事,您再忍两天”

“就像你真的替我改了似的”孙胖子嘀咕了一句,随后说道:“今天不去犯人饭堂了啊,反正你们的管教食堂也准备好了,别糟蹋了。这样,就说让我们去打扫管教食堂,这总可以吧?”

“那没说的,反正也准备好了,别浪费了”监狱长陪着笑脸说道:“正好今天周一,早饭之后有全体管教人员的例会。顺便着把您减刑释放的消息公布出去——对了,这个东西准备好了,也不知道还有用没用”

说到最后的时候,监狱长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大把小孩子玩的纹身粘贴。他把这一大把纹身粘贴递给孙胖子之后,竟然又从另外一个口袋里面又掏出一大把,说道:“孙句,我把小摊子上看着还像那么回事的都找来了,够用吧?”

“差不多,够不够也就是它了”孙胖子答应了一声,那边熊万毅就忍不住了:“我说咱们快点成吗?一会早上还有例会,有什么话边吃边唠不成吗?”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肚子一直响个不停。

孙胖子也早撑不住了,当下该交代的也交代完了。找了几把拖布装模作样跟着监狱长,到了饭堂里面的小包间里面,拖布一扔,对着满桌子菜肴交起了劲。监狱长出去之后反锁了门,让他们在里面胡吃海塞起来。

有孙胖子和熊万毅二人打底,也就是抽了两根烟的功夫,满桌子的菜肴片刻之间便消失的干干净净。吃饱喝足之后,孙胖子脱了上衣,露出来肉山一样的身躯,让西门链哥仨帮着将纹身粘贴粘在他的身上。

云飞扬看着奇怪,开口问道:“我说孙句,你这是什么意思?里面有纹身的犯人多了。你也不用都糊上吧?”

孙胖子的脖子短,加上身躯实在太胖。能看到粘贴的位置也没有多少,也就是胸前和肚子的那一块:“我都那啥未遂了,不得让我准备一下吗?反正挨打的不是你,我说你们别停手啊。还剩那么多,都沾上别浪费,都是钱来的……”

包间里面没有镜子,监狱这样的特殊地点,窗户上也没有玻璃,孙胖子想找个能反光的家什,看看自己的新造型也做不到。就在西门链替他沾上最后一个纹身贴的时候,包间的门开了,监狱长走进来看见孙胖子的新造型马上就愣住了,竟然连他要说的话都忘了。

好不容易缓过来之后,监狱长说道:“几位,差不多就走吧,全体例会的时间马上就到了”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在孙胖子的身上瞟……

TOP

第十三章 地震?



半个小时之后,在监狱的大礼堂中,监狱长在主席台上宣布了监狱在押人员沈德胜,因为举报了他人重大刑事犯罪得到证实。根据上级司法机关的审核,孙德胜减免六个月的刑期,再过七天最后复审没有问题之后,就可以提前刑满释放。再次要各位在押犯人想孙德胜学习

经过了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之后,孙胖子上台露了个面。监狱长又说了一下要大家安心改造,早日回报社会之类的场面话之后,就宣布这次全体大会结束。狱警管教开始安排犯人回到各自的监号。

趁着狱警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有人在窃窃私语了。昨天孙胖子他们见到的喜建军对着身边的人小声嘀咕道:“不对啊,那个胖子昨天明明说他是打架斗殴,把人送下去的。他亲口说是死缓改无期的。这是把谁举报了?一下子就把无期都顶没了?”

喜建军旁边那人愣了一声,小声回答道:“屁!你听那个胖子胡说八道。他进来的时候分在老黑他们监号,昨天老黑亲口跟我说的,那小子是猥亵未遂进来的,一共就判了半年。坏肠子把别人拉进来,这胖子到处去逍遥快活了,妈的,什么东西!”

旁边有人低着头笑了一下,说道:“猥亵未遂?只是什么罪名?强歼未遂啥的我倒是听说过,这猥亵未遂还是第一次听”

刚才和喜建军说话的那个人回答道:“我估摸着也就是偷看人家小娘们儿撒尿,让人家抓住现行了。可惜这胖子马上就放了,要不然哪一天让他长长记性也好……”这人话说到一半,见到有狱警走过来,马上闭上嘴,低着头不再言语。

从大礼堂回来之后,萧和尚带着云飞扬一起,拎着两个布口袋去修补夜走鬼的封印。孙胖子就被和西门链他们区分开,让他去做一些相对自由度高一点的活。小北监狱对马上就要刑满释放的人员,管理相对比较松懈。先是推着辆小推车将一些生活必需品送到了各个监号,快到中午的时候,又安排他和那个老头子一起,在饭堂里面给犯人盛饭。

可能是孙胖子的名声已经传遍了监狱,每一个过来盛饭的犯人都会瞪他一眼。孙胖子就像没有看到一眼,脸上还是笑嘻嘻的摸样。只是他给盛菜的时候,手抖得比那个老头子还厉害,盛到犯人碗里的能有三分之一的菜汤就算不错了。遇到瞪眼瞪得狠得,还掰了他半拉馒头。

有狱警在身后看着,这些犯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又觉得跟狱警告状丢面子。最多也只是转身离开的时候,冲着孙胖子说几句狠话。看着旁边的老头子直摇头,抽空哆哆嗦嗦的对着孙胖子说道:“胖子,你这又是何苦?把这里的人都得罪光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说你马上刑满释放了,不是还有七天吗?万一这七天里面,你一个不小心落他们手里面,结结实实一顿打可躲不过了。他们下手可黑,一旦在落下点残疾什么的,倒霉的可是你自己”

孙胖子呲牙一笑,冲着老头子说道:“爷们儿,不是我说,就那几块料,不动手是他们的便宜。真动起手来,落下残疾还不知道是谁”

说到这里,正赶上这一波犯人吃完被狱警带回监号,下一波犯人还没有到。孙胖子将手里的饭勺仍回到菜盆里,对着老头子说道:“爷们儿,话说回来,你这么大的年纪,犯了什么事关起来的?我听说这小北监狱里面没有太重的犯人,差不多你也该出去了吧?”

听了孙胖子的话后,老头子的眼神突然变得暗淡了起来。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之后,也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不过越是这样,孙胖子就越是好奇,他又冲着老头子笑了一下,说道:“都是在一个苦窑里面挨日子的,说说就当解乏了。不是我说,爷们儿,要是以后出去,儿女嫌弃不养活你的话,就来首都找我。凌云观影视娱乐公司听说过没有?那是我的买卖,怎么说也能给你对付一顿饱饭”

孙胖子还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正赶上下一波犯人过来吃饭。孙胖子才算闭上了嘴,又开始哆哆嗦嗦的盛菜。午饭的时间之后,照例是犯人们放风的时间。各个监号都有自己的活动区域,只有孙胖子和那个老头子可以随便串场,给这些放风的犯人提供一些简单的体育器械。

因为有狱警在旁边看着,正常来说出不了什么事情。孙胖子守在装有体育器械的小推车旁边,有人需要的时候他就送去一件两件。眼看着中午的放风时间就要过去的时候,突然从脚底下传出来一阵类似山崩地裂一般的巨大声响,同时想,脚下的大地也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不管是犯人还是狱警,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了一跳。随后,不知是谁突然大声喊道:“地震了!快往外面跑啊!”这一嗓子喊出来,算是给呆住的人提了醒。犯人“轰”的一声,就开始向着大门口的方向冲过去。

“哒哒哒……”墙楼上的狱警举着冲锋枪先对着没有人的位置一个点射示警,随后墙上的扩音大喇叭响了起来:“都不许动!谁再敢向前一步,就按越狱论处,格杀勿论!再重复一遍……”

这时候,已经陆续有狱警上了墙楼,几十只冲锋枪对着下面。扩音喇叭又响了起来:“全体服刑人员蹲在地上,如果再有想起来的举动,就按越狱论处,格杀勿论!”地面上的众犯人相互看一眼,有几个带头抱着脑袋蹲了下去。剩下的犯人也就有样学样统统蹲到了地上。

这时,周围的狱警才开始忙活开来,到处打听刚才怎么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

不说别人,单说孙胖子。他就地蹲下去的时候没看周围的情况。就在孙副句长准备偷眼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的时候,一张黝黑的胖脸凑了过来,看着孙胖子说道“嘿,胖子,咱们俩还真有缘分啊。本来以为你进来的那顿打躲过去了,想不到风水轮流转,这不就又转回来了吗?”

说话的这人正是孙胖子他们入狱第一天遇到的那个黑胖子,孙胖子看着他,有些挑衅的一笑,说道:“胖子,你再大点声,城楼上面拿枪的没听到。不是我说,有胆子你现在就动手。我赌你最多打三下,然后就要给你收尸了。你说那么多子弹打在你身上,你们家里人还能把你认出来吗?”

这几句话说完,黑胖子眨巴眨巴眼睛,喘了几口粗气之后,还是没有敢动手。不过这口气实在是出不来,黑胖子哼了一声,两个膀子一晃,将披在身上的囚服晃了下来,露出来他那一身黝黑的上半身。

黑胖子身上纹着一条盘龙,龙尾在后腰。龙头出现在胸口。这条龙活灵活现,看着就有些渗人。露出纹身之后,黑胖子的胆子凭空大了几分,虽然还是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但是起码身子直了起来,再说话也更有底气了。

“胖子,你还有一个礼拜才能出去,下次出来放风的时候千万别落单。不是哪次的运气都这么好,都有拿枪的替你撑……”

黑胖子说话的时候,孙胖子也冷笑了一声,随后也脱掉了囚服,露出来他那晃一晃直颤的‘肉山’。黑胖子见到了孙胖子的‘纹身’之后,愣了一下,又看了看自己胸口的龙头,最后捡起来地上的囚衣,重新披在自己身上。眼睛不停的往孙胖子身上瞟,最后说了一句:“你还不如直接纹一件黑褂子……”

就见孙胖子的上半身被衣服盖住的位置,密密麻麻的都是各种各样的‘纹身’。这里纹身的密度实在太集中,远处看过去,孙胖子还真的好像被纹了一件短袖黑上衣一般。

光是关公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各种造型就有三四处之多,然后在所有能利用的缝隙当中,类似青龙白虎、钟馗恶鬼的纹身密密麻麻的贴了一身。胸口的位置不知道怎么讲究,还纹了一只穿山甲……

孙胖子看不着自己的后背,不过看到周围蹲着的犯人瞅着自己的眼睛已经直了。正准备说几句狠话的时候,冷不丁上面的大喇叭又响了:“穿黑衣服的胖子!谁让你换衣服的?”

TOP

第十四章 封印



随后,至少有一半冲锋枪的枪口对准了孙胖子的位置。在骚乱中不穿囚服,换了另外一身衣服,这本身就有越狱的嫌疑。现在这要孙胖子稍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上面马上就有几百发子弹打过来。

“没穿黑衣服!我光着啊”孙胖子高举着双手,大声喊了一句。这时已经有狱警跑过来查看了孙胖子的纹身,确定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之后,才用对讲机和上面的同事说明了情况:“这胖子没事,身上的是纹身,不是黑衣服”说完之后,这位狱警又让孙胖子赶紧穿回自己的囚服。

又过了几分钟之后,又有大批的狱警走出来。把各个监号的犯人集中在一起,开始核对犯人的人数。最后犯人里面少了一个萧和尚,狱警管教的人里面少了一个云飞扬。

就在狱警准备把孙胖子几个人关起来,突击审问的时候。监狱长亲自带着一身灰尘的萧和尚,云飞扬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监狱长结果手下狱警递过来的大喇叭,对着现场所有的狱警和犯人说道:“警报解除了,刚才是地下的煤气管道老化,发生的爆炸。跟地震以及暴乱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所有犯人回到监号,在煤气管道修好之前,劳动改造暂时停止”

说完之后,监狱长便示意狱警将犯人送回到各自监号。孙胖子他们几个也跟着回到了三十六监号,等到狱警走开之后,孙胖子几个人马上就将萧和尚围了起来。孙副局长先说道:“不是去修补封印了吗?怎么还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到底出什么事了?不是我说,封印到底修好没有?”

萧和尚瞪大了眼睛瞅着孙胖子的嘴巴,等到他的嘴巴彻底不动的时候,老萧大师才大声喊道:“啊?你说什么?小胖子,你怎么干吧唧嘴不说话?有什么话你就说,那么点动静谁能听的见?”

完了,这老小子刚才被震得耳聋了。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看着萧和尚现在的样子,事儿就指定小不了。孙胖子从肚子下面掏出来自己的手机,调到手写笔记本的界面,在上面写了几个字,递在萧和尚的面前。

“哦,刚才除了什么事了?你不能说话吗?好好地整这个做什么?”萧和尚唠唠叨叨的还要继续说下去。孙胖子无奈又在手机上面写了几个字,萧和尚看了之后,重复了一遍:“小点声……”

严格说起来,萧和尚并不是聋了。而是误中了某种阵法,他的听觉神经短时间之内,会发生一些错乱,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听觉神经还能慢慢的恢复。

早上跟着开完全体人员大会之后,萧和尚就带着云飞扬一起,去修补监狱地下的封印。开始,基本上还算顺利。监狱长事先将地下室的狱警全部调了出来,随后萧和尚使用秘术打开了通往地下的暗门。

萧和尚和云飞扬一起,顺着密道一路往下走。开始还不觉得什么,只是每走一段路就会被堵死,这时候萧和尚有使用民调局的秘术之后,才又出现下一个路口。就这么走了一阵之后,萧和尚突然停住了脚步,眼睛盯着墙壁上已经有些模糊的符咒。云飞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陪着萧顾问待了一会。

云飞扬陪着萧和尚看了看墙上面的符文,这种符文虽然生僻,不过在他的眼里,和民调局大多数的符文都差不多。虽然叫不上名字,但是也能看出来这种符文是辟邪镇守的,他实在不懂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能让萧和尚这么长的时间目不转睛的看着。

过了半个多小时,萧和尚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最后云飞扬实在是等不及了,他主动向着萧和尚说道:“萧顾问,要是差不多了,咱们就继续往下走吧。别把修补封印的事情耽误了”

被云飞扬这么一说,萧和尚才算缓过来。他看了一眼云飞扬说道:“最近这里面已经有人下来过了”说着,萧和尚顿了一下,手指着墙上的符咒,继续说道:“这个是阴阳符,表面上看是辟邪用的,但是里面还套了另外一个平安符。民调局往年下来修补封印的人,临走的时候都要在上面消除自己下来过的印记,但是最近一段时间里,最少有人下来过四次,前三次都被下面的阵法挡回来了,不过最后一次这个人还是到了最下面”

说到这里,萧和尚回头看着云飞扬,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之后,才接着说道:“本来我还以为是上个修补封印的人活做得不利索,才让封印提前老化的。不过现在看起来,是有人故意下去破坏的封印。希望封印损坏的不是很严重,我还能有本事找补回来”

萧和尚说完之后,云飞扬脸上也变了颜色,本来以为跟着萧顾问下来修修补补就算搞定了,现在看来,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萧和尚让云飞扬用手机将墙壁上的符文拍下来,回去之后让高胖子也看看。几个角度拍了十来张之后,萧顾问才继续带着云飞扬向下面走去。有了符咒的预警之后,再往下走,这两人都开始谨慎起来。云飞扬已经掏出手枪攥在手里,而萧和尚虽然没有掏枪,但是也把枪柄露了出来,调整到自己伸手就能拔枪的位置。

继续往下走了一段,倒是没有再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两个人很快的走到了尽头,最下面是一个水泥铺出来的地面。地面中心有一个六棱形的凸起,沿着六棱凸起的每一处部位都画着一连串的符咒,六道符咒最后交汇在一起,又形成了一个新的符咒。

在六棱凸起和符咒的外围地面上,密密麻麻的画着各种各样的符咒和阵法。这些符咒阵法的密集程度,已经不下于现在孙胖子身上的‘纹身’。而这些符咒云飞扬只认识一小半,只是这一小半已经让他冷汗直流了。这里面大多数都是直接置人于死地的阵法,还有几种也是为了配合致命阵法,而扰乱五感的符咒和阵法。

见到外围的阵法之后,萧和尚倒是早有准备。他蹲在地上,从身上拿出来一把尺子。凭空对着前面地上的符咒阵法量来量去,量完之后,回头对着云飞扬说道:“你踩着我的脚印走,记住了,看不准就问我,千万没看准就蒙着走。有一个人走错了,我们俩就都交代了。我虽然多少上了点年纪,不过我还没活够,你可不要出事再把我带下去”

这句话说得云飞扬心里更没底了,就差跟萧和尚商量,他守在这里,让萧和尚自己过去了。不过好在从这里过去也没有几步,云飞扬跟在萧和尚的身后,不错眼神的盯着萧顾问的脚后跟。跨了三四步之后,他们俩终于到了下面的中心位置。

临近看着中心的六棱凸起,云飞扬看不出来一点问题。而萧和尚则开始围着六棱凸起的部位转起了圈,他转了两圈之后,突然走到凸起部位的旁边,抬脚在上面狠狠的跺了一下。他这一脚落下去的同时,就听得“轰”的一声响。凸起的位置突然一道一道的龟裂了起来,随后,从这里延伸出去的咒符也变得模糊了起来,几乎六条咒符每一条都有不同程度的断裂。

看到这一脚跺下去,引起这么大的变化之后,萧和尚的脸色瞬间变得死会死灰。他盯着满是裂纹的六棱凸起,嘴里面喃喃的说道:“把封印毁的这么彻底,这是到底想干什么?把这里的人都害死对你有什么好处?”

他的话音刚刚活下,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声音:“本来我也没有想到下面会有这种东西……”

没有任何征兆,突然有人说话,将萧和尚和云飞扬都吓了一跳。两人同时回头,转过身的时候,云飞扬的枪口也对准了说话的地方。

就见在墙角的阴影当中走出来一个动作怪异的‘人’。这‘人’中等身高,全身都被上面监狱的狱警制服包裹住,头上戴着狱警的帽子,脸上被一块钢板遮住了面容。完全看不出来这人的相貌。

他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之后,冲着萧和尚的方向笑了一下。这笑声就像半夜里的夜枭叫声一样,听着心里面一阵的发痒。笑声过后,这人继续说道:“本来我还以为这下面是通往监狱外面的暗道。这么密集的符咒和阵法就是为了防着我从这里逃出去的,想不到我千辛万苦的破了封印之后,才发现里面竟然都是夜走鬼封在里面。可惜我破了封印的时候,下手没有轻重,后来想修复都修复不了”

说到这里,这‘人’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才继续说道:“如果早知道这里是夜走鬼的话,我宁可继续被关着,也不想去招惹它们……唉,看来你也没有办法重新把他们封印起来,算了,我还是靠自己吧。只要‘他’来了,我就能从这里出去,夜走鬼的事就留给你们去烦吧……”

“你说你是被关在这里的?”萧和尚的手也摸到了枪柄,眼睛盯着这人说道:“我怎么不知道在封印夜走鬼的地方,还关着你这么一个人?”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这人嘎嘎一笑,随后又说道:“刚才告诉你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剩下的你们就慢慢的猜吧”说完,这人向头顶上的天棚看了一眼,继续说道:“上面实在是太静了,这么静我还怎么逃出去?干脆我给你们闹点动静吧”
1

评分人数

TOP

还是喜欢看民调局这种风格,勉传实在看不下去

TOP

还是喜欢看民调局这种风格,勉传实在看不下去
qtomcn 发表于 2014-9-4 09:06



   确实是,勉传的风评也确实不太好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第十五章 常解放



说完,这人的身子突然直挺挺的向着脚下密密麻麻的符咒阵法上面躺了下去。萧和尚和云飞扬大骇,他们距离太远,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这人在接触到阵法的一刹那,身子剧烈的膨胀起来,随后就听见“嘭!”的一声巨响,这人被炸成了一团血雾。

别看萧和尚小七十的人了,反应还真是不慢。他一把拉过云飞扬,两人一起卧倒在地。就在他俩倒地的一瞬间,一股夹杂着血腥的气浪直扑过来,云飞扬死死的抓住封印住夜走鬼的六棱凸起,才没有被气浪掀翻。萧和尚则是死死的抓住了他。

气浪消失之后,萧和尚就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云飞扬大声喊道:“快往上跑!这里面撑不住了!”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扭头向着来时的方向跑去,这时前面地面的符咒上满是刚才那人的残肢。萧和尚一咬牙,踩着残肢上面,向着这片符咒区域外面走。可惜眼看着要出去的时候,脚下一个不留神,被残肢下面的血污滑了一下,虽然马上就稳定住了身形,但还是触碰到一点阵法的边缘。好在他触碰到的阵法不至于致命,只是短时间之内,听觉收到了影像。

后面的云飞扬学着萧和尚的样子,也踩着符咒上面的残肢,追上了萧和尚。这二人就这么一路跑了回来。

萧和尚说出经过的时候,西门链用床单蘸了水,给萧顾问揉搓耳朵。等到他这一段讲完,听力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多少也能听到周围人说话的声音了。

萧和尚说起刚才那段经历的时候,孙胖子的眉头就一直皱着。只是知道插嘴萧和尚也听不到,索性忍到老萧大师能听到声音的时候,才说道:“老萧大师,刚才我们在上面听到的动静可是山崩地裂的。和你说的动静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不是我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忘了说了?“

萧和尚支楞着耳朵听孙胖子说完之后,点了点头说道:“你要是不说我还忘了,那什么,上来的时候我随便把煤气管道给点了。”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看着眼睛已经瞪大的孙胖子几个人,接着说道:“这也是为了防止夜走鬼上来,下面的封印都酥了,今天晚上夜走鬼一定上来。前面几个防不住,不过排第四的僵于有实体。只要能把他拖一会,后面的夜走鬼就都上不来,今天晚上就还有缓”

“都这时候还缓个屁啊!回局里拉人啊!”孙胖子也有受不了的时候,他从床上跳了起来,从肚子下面掏出来自己的电话就要打出去。看见孙胖子要打电话搬兵,萧和尚马上过去按住了孙胖子的手,说道:“再等一天,小胖子,你再信我一次。这事儿还不至于想你想的那么糟糕。我的本事还没拿出来……”

看着孙胖子不吃他这一套,萧和尚凑到他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孙胖子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只是犹豫了片刻之后,孙副句长只说了一句:“不是我说,命比较重要”

说完之后,一个电话直接找到了杨枭。几句话下来,已经和杨枭说好,让他子夜之前一定赶过来。那边的萧和尚听了之后连连跺脚,看样子他这次损失的应该不少。

刚刚忙完杨枭的事,监号的大门就被打开。云飞扬和监狱长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见到监狱长跟着进来之后,萧和尚的动静收敛了不少。

云飞扬进来之后,看着孙胖子众人说道“有件事情监狱长要和大家说一下”

他说话的时候,监狱长从手上的档案袋里面抽出来一个人的档案文件递给了孙胖子,说道:“孙句长,这个人是我们小北监狱的一个老狱警,姓常叫做常解放。他算是我们监狱的老人了,自打有监狱的时候,就有他了。这个常解放一年多以前无故失踪了,因为他没有亲人,一直都是吃住在监狱的。后来还是监狱报的警。不过现在公安局里面也没有什么说法。要不是今天这事,我就差点把他忘了”

孙胖子手中档案里面的照片,是一个五六十岁的男人,平常人一个,光看外貌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孙副句长不明白监狱长的意思,本来以为趁着他看档案的时候,监狱长还会有话要说。但是这一遍档案看下来,监狱长也只是开头的介绍,再没有什么话说。看他的意思,好像还在等孙胖子有什么话说。

看到孙胖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边的云飞扬说道:“他就是在下面突然出现的那个人”这句话说出来,最吃惊倒是萧和尚。

老萧大师一脸惊诧的看着云飞扬,说道:“你说他就是下面那个人?那个人出来的时候,脸上戴着面罩的。你怎么敢肯定就是他?”

这次轮到云飞扬摸不到头脑了:“在下面的时候,我不是和您说过,我捡了下面那个人的半张脸吗?我还问您是不是去找监狱长了解一下情况?您还一个劲儿催我快点、快点的”

孙胖子听明白了,这又是萧和尚的耳朵聋了之后闹出来的误会。当下也没有心思听他俩解释,直接对着云飞扬说道:“不是我说,你胆儿还真不小,什么东西都敢捡。人脸呢?你藏哪里了?”

这时云飞扬从他手上的档案带里面,拿出来一个血刺呼啦的透明塑料密封袋。里面平躺着带着头发的大半张人脸,孙胖子忍着恶心,接过来塑料密封袋,和档案上的照片比对了一下。

说实话,现在这半张人脸已经没有人样,要不是他脸颊上有三颗痦子以三角形排列着,这么明显的标识才有凭着肉眼辨别的可能。萧和尚凑在孙胖子的身后看了一眼,不过这一眼看完之后,老萧大师脸上无故出现了一种悲伤的表情。

孙胖子眼角的余光扫到了萧和尚的表情变化,不过他还没事人一样,跟着监狱长客气了几句,又说了几句类似这个事件已经接近尾声了,再有个三五七天就能结案这样的话给监狱长宽心。不过这时候监狱长的心思也不在这里,还有个煤气管道爆炸的报告在等着他写。当下也不客气,说了几句之后就回了他的办公室。

就在监狱长在监号外面把门锁好的同时,孙胖子将装着半张人脸的塑料袋递给了萧和尚,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老萧大师,这个什么常解放的,你认识?”

萧和尚看着塑料袋里面的常解放,没有敢接过来,只是低下了头叹了口气,说道:“常解放是特别办的人,他是当时三科濮大个的人。濮大个因公牺牲之后,本来还想着让他去接三科那一摊,可惜解放的能力还是差点,这个科长一直都没坐上。当年我离开特别办的时候,就知道他因为一直没提上科长憋着一口气。吵吵着要离开特别办。后面我进民调局之后,还和高胖子聊过他。才知道当年我和肖三达走了之后不久,解放也走了,想不到再见面会是这样……”

说到这里,萧和尚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拿了孙胖子整包的香烟,找了最远的一张床铺,背对着孙胖子他们,开始抽起了闷烟。

孙胖子看着萧和尚的背影,最里面喃喃说道:“夜走鬼……下面的怪人…..常解放,还有这个小北监狱,都跟特别办有关系啊”

说着,他拿起电话在手里玩了起来,嘴里面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说高老大,你是不是要告诉我点什么?”他的话刚刚说完,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孙胖子没有防备,好悬把手机扔到了地上。

看清楚来电显示的号码之后,孙胖子脸上的笑容更加怪异起来。他接通了电话,说道:“高句,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不是我说,这是有什么指示?嗯,嗯。不是,煤气管道真的不是我点的,这个我还真有点眉目,好像是一个叫做常解放的人干的。他是个老狱警,做了一辈子都没提上来,就炸个煤气管道报复社会……”

TOP

第十六章 破绽



听到了常解放之后,电话另一头的高亮沉默了片刻之后。又重新开口询问了常解放的事情。这时候孙胖子才改口,把萧和尚和云飞扬在下面遇到常解放自爆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说道监狱煤气管道爆炸的时候,还是把屎盆子扣在了常解放的头上。

听完孙胖子的话之后,高亮又沉默了一段时间。就在孙胖子等不及想要开口的时候,电话那头的高亮再次说道:“胖子,常解放一年多以前就已经死了。一年前他留在民调局的本命符自燃,我让欧阳偏左查看过灰烬。已经确定是死亡无疑了,后来我也派人去小北监狱查过,曾经试着给常解放招魂,可惜三次招魂都没有成功”

趁着高亮换气的功夫,孙胖子插了一句:“高句,您给句实话,常解放是您安排在小北监狱的吧?您派他看着埋在监狱地下面的夜走鬼封印。不是我说,根本就没有每五年来监狱修补封印的人,这个都是常解放自己办的,是吧?”

“这个等你回来之后再说吧”高亮在电话里面顿了一下,再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岔开额话题:“现在下面的封印已经完全被破坏掉了,我现在联系监狱方面,让他们组织里面的犯人暂时迁移到其他的监狱。然后在安排邱不老和欧阳偏左赶过去,现在不是五十年前了,你们一起对付夜走鬼应该没有问题……”

高亮的话还没有说完,孙胖子就拦住了他:“不是我说,‘你们’一起对付夜走鬼的意思就是您不打算过来了,是吧?”

高亮倒是没有跟他客气,嗯了一声之后,又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句里面不能空着。我要留下来看着”高句长的话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了片刻,等到他再次说话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刚才凝重的语调:“等一下,刚才听你的语气,知道夜走鬼的底细也不是很慌乱嘛,杨军最早今天晚上才能回来,嗯——你找杨枭过去了是吧?这样也好,杨枭去了的话,夜走鬼就正好撞到他的枪口上。不过既然你把杨枭叫过去了,那么邱不老和欧阳偏左也不用过去了。下次安排好了就早点说,省的我浪费口水。好了,就这样吧……”

这几句话高亮根本就没有给孙胖子插话的机会,等到孙胖子还容易等到能说话的时候,那边高亮的电话已经挂上了。孙胖子只能对着自己的电话一阵运气。

句里两位主事人在通话,西门链哥儿几个也没好意思过来。一直等到孙胖子关了电话,西门链才先凑过来,说道:“大圣,高句怎么说的?是不是把我们邱主任派过来了?这个小北监狱需不需要清场什么的?有什么准备工作需要我们去做吗?”

孙胖子看着西门链哥儿四个,说道:“高老大说了,你们邱主任和欧阳偏左都太忙,实在是抽不出来人,夜走鬼的事情就靠你们四个了。千万不要辜负他老人家对你们的信任啊,晚上哥几个跟夜走鬼同归于尽吧”

孙胖子没有好气的胡说八道着,虽然都知道他是在满嘴放炮。但是这次的事件实在是太大,又猜不透能信他几成,西门链他们的脸色都变得纠结起来。

孙副句长一边胡说八道,一边向萧和尚那边走过去。到了老萧大师身边之后,他本来想着陪萧和尚蹲一会,但是孙副句长的肚子着实不小,最后索性坐在萧和尚的旁边,从地板上拿出来自己那包烟,在里面抽出来一只。点上之后狠狠的吸了一口,随后看着萧和尚说道:“老萧大师,你也别多想了。刚才高老大的电话,常解放一年多以前失踪的那会就已经死了,是他留在句里的本命符预警自燃,这个欧阳偏左也证实了,常解放死亡无疑”

听到这个,萧和尚才抬头看了孙胖子一眼,眨巴眨巴眼睛说道:“常解放一年前就死了……那就说得通他为什么没有生气了。这是有人把他制成了傀儡,守在封印那里,不让其他人接触和修补封印。不过有人借常解放的声音,说过他不想招惹那些夜走鬼的。又拦着不让我们修补。他到底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造势呗,他要在监狱里面造一个乱势”孙胖子对着天花板吐了个烟圈之后,说道:“刚才听你说的,那个人借常解放的嘴说过,还有个‘他’要来,只要这个‘他’来了之后,借这个乱势,那个用常解放嘴巴说话的人才能出去。这里是监狱,除了犯人之外,还有谁想出而出不去的?”

孙胖子的话说的萧和尚的两只眼睛都开始放光,他抬头看着大铁门的位置,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说道:“小胖子,你是不是猜到这个害死常解放的人是谁了?”

孙胖子看着萧和尚的样子,摇了摇头,说道:“哪有那么快?不是我说,我还有一个事情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最近刑满释放的人会被分尸?这些人应该是出去找‘他’来救那个人的,被分尸说是杀人灭口还能说得过去。但是这么多人都被杀人灭口,那个人为什么还没有被‘他’救出去?”

这句话说完,萧和尚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们俩一时半会都没有想明白。不过外面的天色已经慢慢的黑了下来。转眼到了晚饭的时间,因为煤气管道正在抢修,现在做不了饭食,无奈之下,监狱长派人出去采办回来大批方便面之类的东西,每个监号配一把电热水壶就可以开饭了。

就算是方便面也比犯人食堂的伙食好的太多,一顿方便面吃完之后,天色也彻底的黑了下来。萧和尚带着西门链几个人又开始在地板上画着符咒,孙胖子依旧没有下去帮忙的意思,他坐在床上,心里面还在惦记被分尸的那几个人。

就在萧和尚的符咒马上就要画完的时候,铁门外面传过来一阵脚步声,萧和尚他们马上停手。这时,门外传来了云飞扬的声音:“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叫他”

话音落时,云飞扬已经打开了铁门,走进来之后,看着孙胖子说道:“孙德胜你出来,帮着他去其他监号,把电水壶和吃剩的餐具收回来,快去快回!这里还给你安排的别的活!”

孙胖子抬头看着云飞扬,而云飞扬脸上也露出来无奈的表情。做出手势示意这是狱警大队长的意思,本来这活也就是他和门外的老头子做的。如果云飞扬帮他推掉的话,反而会引起怀疑。

孙胖子无奈的答应了一声,随后先将自己三十六监号的水壶和餐具拿了出去,放在老头子的小推车上。收了七八个监号的餐具之后,二人的小推车就快满了,只能先回厨房清一遍。

还是因为没有煤气的缘故,现在的厨房里面空空荡荡的。孙胖子将车里面的东西清干净之后,也不着急走了,先打开冰箱,在里面扒拉半天,最后找出来几节已经蒸透的风干香肠来。

孙胖子倒是没有吃独食的意思,先放进自己嘴里一根香肠,剩下的分两半,一半给了旁边的老头子。老头子看着就算被蒸熟也还是硬邦邦的香肠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不行了,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的牙口。这东西我也能看看也就知足了”

听到老头子不要,孙胖子马上将全部的香肠都藏到了自己的身上。同时对着老头子说道:“冰箱里面有鸡蛋,可惜没有火,要不然就给你住俩鸡蛋了”

老头子笑了一下,说道:“还是你好,看着马上就要出狱了,出去以后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孙胖子打了个哈哈,对着老头子说道:“只要是能出去就都一样,对了,不是我说,外面有没有要我帮忙的事情?你别客气,尽管说”

这时候的老头子脸色有些扭捏,他对孙胖子陪了个笑脸,说道:“我还真有点事情要麻烦你。在外面有个好朋友,只不过他一只都不知道我在苦窑待着。你能不能帮帮我,出去之后帮我找找他,然后告诉他我在这里,让他得空的时候,来看看我。

“小事情嘛,你说你干嘛这么客气”孙胖子冲着老头子笑了一下,他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刚进监狱的时候他就有些怀疑这个老头子。看来这只老狐狸的尾巴终于要露出来

老头子也赔了个笑脸,正准备再客气几句的时候,脑后突然响起一阵破空之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凉意从他的脖子上划过。老头子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眼睛眨了一下,等到他再睁眼的时候,脑袋已经和脖子分了家。
1

评分人数

TOP

感谢分享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