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水哥跟小陈在坡道上看了几眼,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就朝地库里面走去了。

  在入口的地方,稀稀落落停着四五辆车,小陈走上前去,把电筒打开往里面照,看有没能用的东西。

  水哥站在旁边,打了个哈欠。他抬起手来,手表还是诡异地停留在3:15分。他留神看了下,秒针还是正常地在走,但是绕完一圈,再一圈,分针却丝毫没有动弹,仍然留在原来的位置。

  估计其它计时仪器,也是这样个运作原理,只能记录一分钟内的时间,所以永远都维持在3:15左右。

  虽然在这些机械、电子的东西上,时间凝滞住了,但从水哥这种生命体上,时间似乎还是在流逝的。按照他自己的感觉,从下地库到现在,应该过去了两小时左右,也就是已经过了凌晨5点。

  有些人熬夜到了这个时候,反而精神了,但水哥却不是,这会儿他困得要死,只想找个地方躺下睡觉。

  可是水哥不敢啊,要是真睡着了,说不定就再也醒不来了。

  可是,不睡的话,这样硬熬下去也不是办法。人缺乏睡眠到了极限程度,自己就会疯掉的。

  他看着不远处的一辆七座的商务车,突然又了个办法。用撬棍把后窗玻璃敲碎,然后自己爬进去,睡在中间那排座椅上,把门窗都锁紧。睡觉的时候警觉点,如果小陈想要对他不利,从后窗爬进来的时候,应该能察觉到。

  嗯,就这么办。

  小陈还拿着个手电筒,往一辆SUV的后车厢里面照。

  水哥走了过去,小陈转过头来对他说:“霍先生,你看,里面有个矿泉水的箱子。”

  水哥一直提防着他,怕贴在玻璃上看的时候,后脑挨撬棍一下,所以他才不过去看,只说:“是吗?那你赶紧把玻璃敲碎,我渴死了快。”

  小陈倒是没有勉强,把手电筒交给水哥拿着,然后抡起撬棍,砰砰对后车窗玻璃来了几下。没想到,后窗玻璃硬度也很高,敲了几下竟然没什么反应,只是多了几个白点。

  水哥建议:“试试旁边的车窗吧。”

  小陈点点头,绕到车子前面,摆足架势又来了一下。水哥在旁边看他的动作,感觉有点像古代的士兵在挥剑。

  这一下,车窗玻璃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哗啦一下应声而破。

  这辆SUV不知道是没装防盗装置,还是放在这里太久没电了,竟然连车窗被敲碎了也没有报警。水哥有点小失望,毕竟如果防盗响起来的话,刚才偷走mini cooper那人,应该会过来看一眼。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这SUV看上去也挺宽敞的,又不会警报一直叫唤吵得人睡不着。就不管那辆面包车了,就在这辆上先凑合睡会吧。

  这么想着,他又打了个哈欠,感觉眼皮都快要黏到一起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小陈把车窗上的玻璃碎片清理完,然后探进手去,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再把后车厢的门也打开。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小陈还把撬棍随手拿着,看来也是在防着水哥。

  这车上果然放着一箱矿泉水,还有几包苏打饼干,两包紫菜。东西看上去都有点旧,不知道放了多久,水哥看了下保质期,果然饼干已经过期了。

  矿泉水一共有11瓶,两人各自喝了一瓶,水哥提出他困了想睡觉,小陈说他这个月都是值晚班,所以现在挺精神的,准备再到负二层、负三层巡逻一趟,看有什么能逃出去的线索。

  水哥也不想戳穿他,就说了声好,就钻进车里去睡觉。他横躺在后座的座椅上,头靠着车窗玻璃完好的那边,正在打算要不要把喝完的矿泉水瓶放在车门前的地上——这样有人走过来踩到了,就会发出声响——还没考虑完,一阵汹涌的睡意袭来,三十秒内就昏沉沉地睡着了。

  在半梦半醒之间,又传来了编钟跟埙的声音。

  水哥做了个梦。

  梦里有个穿着白袍的女人,还有个宽袍广袖的男人,两人在一座宏大的宫殿里,执手说着什么。

  水哥在梦里,推门而进,走到他们面前。两个人同时转过脸来,水哥发现,他们脸上都没有五官。

  这时候,他听见了一些声响。

  水哥睁开眼睛,那一扇被敲碎的车窗上,赫然趴着一张脸。

  水哥吓得不轻,下意识地脚蹬了出去,正中那张脸上。

  那人哎哟一声大叫,然后向后倒去。一阵脚步声传来,有个妹子喊:“你怎么了?”

  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里面有人,他踢我!”

  脚步声很杂乱,至少有两个人。加上刚才被水哥踢中的这个男人,对方起码有三个人!

  还没等水哥坐起来,两道手电筒光照到他脸上,晃得他睁不开眼。

  然后,是另一个妹子的声音,带着点惊喜:“water,是你吗?”

  水哥上班的这家上市公司,从大老板到前台,每个人都有一个英文ID,同事之间以英文名互相称呼。水哥全名叫霍金水,ID自然就是waterhuo。

  能叫自己water的,一定是同事了。

  “是我!别用手电筒照我!”

  两柱电筒光移走了,水哥朝车窗外看去,那里有两张妹子的脸。其中之一,竟然是个美术mm,工作室有名的大长腿,lolita。

  另一个妹子不认识,脸长得也挺好看的。

  突然间,两个妹子被人左右推开,一个穿白色制服的人探进身来,要抓水哥的腿,嘴里喊着:“敢踢我脸,看我不打死你!”

  Lolita连忙阻止他:“小王,住手,快住手!这是我同事,自己人!”

  然后又对另一个妹子说:“快帮忙拉住他啊……shirly!”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shirly?是那个被困在车尾箱的女人吗?”

  小明的提问,把我们从那个逃不出来的地库里,拉回到现实。我、水哥、小希、小明,四个人在距离深圳几百公里的地方,一间素昧平生的火锅店里。吃晚饭的人走了,吃宵夜的人又来了,店里依然是人声鼎沸。

  我们桌上的肉、菜都已经清空,煮剩一半的汤,还在锅里寂寞地翻滚着,却没人想到要把电磁炉关掉。

  算起来,我们吃着火锅,听着故事,也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这酒……不错。”水哥摇晃着空荡荡的威士忌酒瓶。一斤四两的酒,小希喝了小半杯,小明舔了一口就说太辣了,所以我跟水哥每人都喝了六两多。

  这种半醺的状态,对我来讲是最舒服的。看水哥脸上那心满意足的神情,他也是到境界了。

  小希着急了:“水哥,你倒是接下去说啊。”

  水哥嘿嘿一笑,表情无比欠揍:“刚才说了,酒喝到哪,我就讲到哪,你们都同意的哈。”

  我的胃口也被吊了起来,这感觉,就好像把妹子带到了酒店,裤子都脱了,然后她说算了我们聊聊电影吧。

  我把那瓶18年陈的麦卡伦也放到桌上:“水哥,来,接着喝,接着讲。”

  水哥摇摇头:“不行,这不行。”

  小明摇着他的左手:“水哥,男人可不能不行啊。”

  小希把求助的眼神投向我,看来她也是被故事吸引住了,忘记了听完就要陪我睡这个茬。

  我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心里本就有计划。我于是打个响指:“服务员,埋单!”

  回酒店再说,我还有法宝在手,不怕水胖子不招!

  小明恋恋不舍:“啊?就这么回去吗?”

  小希也说:“水哥,故事讲到一半,让人怎么睡觉啊?”

  我不放过调戏小希的任何一个机会:“怎么睡觉?当然是跟我一起睡觉啦。呐,你看这样,故事讲了一半,要不你就陪我睡半晚,要不……等会我们滚床单的时候,我进去一半就行。”

  小希一巴掌拍在我手臂上:“你去死。”

  我嘿嘿一笑,她虽然骂人,但没下重手,说明不是真生气。

  结了帐,我们四人出了火锅店,往酒店的方向走。

  小明还是不死心,路上一直晃着水哥的手:“水哥,水哥哥,把故事讲完好不好嘛?地库后来怎么样了?你是怎么出来的?”

  水胖子又开始装傻:“底裤?什么底裤?我学周董,一直没穿的。”

  我嘿嘿一笑:“小明,你跟小希回去赶紧洗澡,半个小时后来我们房间。我保证!今晚就让水哥把故事讲完。”

  小明瞪大了眼睛:“真的吗?”

  小希撇嘴,不信任地看着我。

  不过,回到酒店之后,她们还是照我说的做了,赶紧回房去洗澡。

  水哥也把衣服拿了出来,准备进浴室,被我一把拉住了。我从行李箱里掏出一样东西,在他面前一晃,果然,这哥们又直了眼。

  嘿嘿,我心里一乐。在叔的奇珍异宝,糖衣炮弹之下,管你革命意志多么坚定,最后都要变成甫志高。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的眯眯眼都瞪成了桂圆,发射出饥渴的光芒:“好东西!来,我看看!”

  他把衣服一扔,就要扑过来拿,鬼叔身手敏捷,一下子就闪开了,然后把手里的东西高高举起:“水胖子,你很识货嘛,这个……有钱也难买啊。”

  我手里的东西,是一把烟斗。斗柄是石楠根,斗钵是海泡石的,雕成了一个骑在橡木酒桶上的修道士。这修道士是个大胖子,光着头,衣衫不整,一副喝了酒的陶醉样子。

  这把烟斗是另一个朋友送的,应该是有点来头,某个国外的什么大师手工制作的,我自己不玩烟斗,所以也说不太来。但这件东西,对于水哥来讲,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第一, 他玩烟斗,但这是其次。

  第二, 最重要的,那个花和尚修道士,雕得跟水哥本人一模一样!

  刚拿到这把斗时,我简直怀疑,这是不是按照水哥的样子来雕的。鬼叔是三好青年,不抽烟,而且这东西跟水哥那么有缘分,也早决定要送他了,不过一直没跟他说。

  也幸好没说,现在就能当成一个筹码,拿来换水哥的下半个故事。

  看水哥都快要急眼了,我才把斗交到他手里,还特意显得非常珍重,小心翼翼。

  他拿着那斗是又看又闻,表情里毫不掩饰的喜悦,我趁热打铁:“怎么样,想要不?”

  “废话,”水哥头也不抬,继续爱抚着烟斗,“这么好的斗,你怎么搞到的?操,你看这花和尚,是照着我雕的吧?”

  我点点头:“我也觉得跟你很像啊,不过这斗好是好,也有个瑕疵。”

  水哥皱起眉头:“哪里?”

  “我指给你看,”我顺势就把烟斗拿了回来,马上塞回兜里。嘿嘿,水胖子那么喜欢这斗,万一他耍无赖不还,我还不敢抢,怕海泡石摔地上碎了。

  水哥急了:“怎么就收起来了?你几个意思?瑕疵在哪?”

  面对水哥的十万个为什么,我不慌不忙:“瑕疵嘛,就在于——这烟斗是我的,不是你的。”

  水哥不开心了:“你要这斗没用,你又不抽。”

  我嘻嘻一笑:“是不抽啊,我拿来种棵葱也挺好看的。不过……”我话锋一转,“你要真喜欢的话,我送你也行。”

  水哥学聪明了:“条件是?”

  “你把故事讲完。”

  “你真那么想知道?就算不说完,这一路到梅里雪山,小希肯定逃不过你这禽兽的魔爪的。”

  “你才禽兽,我人也要睡,故事也要听。说不说吧,一句话。”

  水哥低头沉思,一副犹豫的样子:“我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

  我挥了挥手:“别哔哔,不说拉倒。”

  终于,他抬起头来说:“你先把斗给我,我来把这地库的破事讲完。但我也有个条件,就是等一下,无论我说到哪里……你都千万别坐我右边!”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瞪得浑圆,直勾勾地盯着我,好像我变成了一根超级无敌大烟斗。

  我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说实在的,让一个男人这么认真地盯着,尤其这个人平常总是嘻皮笑脸——我还是有点心里发毛的。

  我把心一横,叔也是见过不少世面的,怎么能给这胖子一个故事就吓到?再说了,既然坐在水哥右边是个忌讳,那我就打死也不坐他右边,不就完了嘛。

  这么想着,我心里下了决定,手伸进兜里,把烟斗掏了出来,珍而重之地双手递给水哥。

  水哥看我那么小心,也被我感染了,伸出两只手接过,感觉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交接仪式。

  我对水哥点点头:“你先拿好,讲完了,就归你。”

  水哥眼睛盯着手里的烟斗,深吸了一口气:“为了这斗,我豁出去了。”

  又看向小希她们那间房的墙壁:“等她们洗完澡过来?”

  我嘿嘿一笑:“等什么等,我们杀过去。”

  我跟水哥关好房门,跑到隔壁房间,按下门铃。

  “来了来了。”

  来开门的是小明,穿着一身家居服,还用毛巾在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小希还在洗呢。”

  我看向浴室的毛玻璃,浴帘挡住的地方,有个人影在不断晃动。

  小希,我的好姑娘,慢慢洗,洗干净点。听完水哥的故事,今晚你就要交给我用啦。

  “小明姐,谁来了?”浴室里传来小希的声音。

  小明很开心:“是水哥跟鬼叔,他们来讲故事了。”

  小希的声音有点嗔怪:“怎么把他们放进来了,我没带外衣进浴室呢。”

  我走过去敲敲浴室玻璃:“不要紧,我给你送进去啊。”

  “你去死啦。小明姐,帮我把床上的衣服拿进来。”

  小希穿好衣服,从浴室里出来时,还给了我一个白眼。她眼睛很大,睫毛又长,我一直以为是靠眼妆跟假睫毛,现在看她素颜的样子,才知道原来都是真货。想着等下水哥的故事讲完,这双大眼睛,在我身下陶醉地闭上的样子,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

  房间里的椅子不够坐,大家都干脆盘腿坐到了床上。水哥率先抢占了小明的床,右手靠着床头的方向坐下了,小明坐在他左边。我在另一张床上,跟水哥相对而坐,小明则坐在我右边。

  水哥把烟斗放进自己兜里,清了清嗓子。

  我们三个人都把眼神投向他。

  “咳咳。那个女人,叫做shirly的女人……”

  场景,又从温暖明亮的酒店房间,回到了那个昏暗阴冷、怎么也走不出来的地下室……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那个身穿白色制服,叫做小王的小伙子,半个身子已经探入车窗,抓住了水哥的双脚。

  不过,让水哥感到慌乱的不是小王。既然他跟同事lolita是一伙的,那么,就不会闹出多大的事,等会道个歉就完了,不打不相识嘛。

  水哥害怕的,是另外一个妹子,刚才lolita喊她shirly。

  水哥想起桑塔纳的车尾箱里,那个求救之后神秘消失的女人。她留下一张纸条:

  bu yao xiang xin bao an
  ye bu yao xiang xin wo

  shirly

  这个活的shirly跟那个车尾箱shirly,是同一个人吗?还是仅仅是巧合而已?

  纸条上第二句话是:“不要相信我”,不论车尾箱shirly写下这句话的时候,用意何在,总之对这个活shirly要加份小心。

  水哥在想这些的时候,车子外面一阵忙乱,小王终于被他们拖了出去。他还在外面吵吵闹闹的:“干嘛,你们拉住我干嘛,我跟他无怨无仇,被踢了一脚!你们看我的脸!”

  水哥整理好差点被脱下来的裤子,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小王看见水哥的块头,表情明显凝滞了一下,显然是觉得自己打不过水哥,有点怂了。但他还是保持着往前冲的姿势,估计是享受这种逞英雄未遂,被两个美女拉住的快感吧。

  在地库昏暗的灯光下,水哥打量着面前的三个……伙伴?

  小王大概22岁,身高跟水哥差不多,额头上都是青春痘,一脸的青春期内分泌失调。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厨师制服,可能是公司食堂的师傅。

  Lolita没说的,还是那么好看。穿着一双黑丝袜,套一件深色短裙,个子本来就高挑还穿一双厚底皮鞋,看上去比小王还高几公分。

  另一个妹子,这个活生生的shirly,她脸长得也挺好,没有lolita那么高,但看上去更加丰满,胸前伟岸,感觉她不是用手拉着小王,而是用胸夹着他的手臂不放。

  大概,这也是小王装成一幅要冲上来的样子的原因。

  首先要做的,是化解这个小王的敌意。看他这四肢不发达,头脑更简单的样子,不难,给他个台阶下就行了。

  水哥双手抱拳作揖:“对不起对不起,小王是吧,刚才我半梦半醒以为见到鬼,下意识就踢了过去。”

  然后又走了过去,假装盯着他的脸看:“没事啊,没什么事,还是那么帅。那个小王你别生气,等出去了,我请你吃饭。”

  小王其实已经气消了,何况又打不过水哥。他自己也能想到,趴在窗口上偷偷摸摸地看,被踢了一脚也是活该。既然水哥给了台阶,他也就顺势下了,不再保持往前冲的姿势,不过嘴里还嘟囔道:“吃饭,吃鲍鱼啊!也要能出去再说……”

  水哥看向lolita:“lolita,你们……也被困在这里了是吗?”

  塔妹点点头:“我加班到三点,下来地库之后,就发现出不去了。还好遇上了shirly跟小王哥。忘了介绍,这个是water哥,我们工作室的策划大大,这个是shirly,市场部美女同事;这是小王哥,公司食堂的大厨,下来地库收材料,准备早上的早餐的。小王哥,你跟water哥握个手,不打不相识。”

  水哥心想,自己的判断果然没错。他伸出手跟小王握在一起,眼睛却朝shirly看去。

  Shirly点点头,向水哥介绍:“我跟lolita一样,也是加班下来,结果发现出不去,到现在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她叹了一口气:“还想着明天,不对,现在是凌晨了,那今天是周六,一觉醒来我可以去看电影了呢。”

  “周六?”

  水哥跟lolita异口同声地问,小王也接着说:“佘里,你记错了吧,今天才周四呀,轮到我值班。”

  水哥皱眉:“周四?今晚明明是周五,早上九点要发一个新的活动版本,我才会加班到凌晨。”

  他摇摇头,望向lolita:“说吧,你又记得今天是星期几?”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Lolita看了眼水哥:“我跟你一样,也是周五,凌晨三点多。对了,你们看我的手机显示……”

  Lolita从身后的mcm棕色皮包里,摸索出了自己的手机,果然上面显示的是星期五。

  然乎她又说:“诶,怎么回事,我下来那么久了,现在还没到三点半?”

  水哥秒了一眼,她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三点十一分。

  看来,他们还没有发现在这个诡异的地库里,计时仪器会停止走动。

  水哥摆摆手:“Lolita,你先别管这个。Shirly,小王哥,你们也把手机拿出来,对一下日期。”

  他们俩也掏出手机,果然大家都没有记错,shirly显示的是周六凌晨三点零八分,小王的是周四的三点二十二分。

  Shirly一脸的害怕,抓住lolita的手:“这是怎么回事?”


  小王是周四的凌晨来到这个地库的,水哥突然记起,白天的时候听两个秘书mm神秘兮兮的在聊天,说是有一个厨师失踪了,没到24小时所以不给报案。

  不知道外面时间流逝的规则是怎样的,是不是现在地库里这几个人,都变成了失踪人口?

  水哥理了下思绪,深吸了一口气:“你们听我讲,刚才我就发现了,自从下到地库以后,手表、手机,所有机械的、电子的计时仪器,都停止不动了,在同一分钟内无限循环。”

  小王看起来不是很懂:“啥意思?”

  水哥没理他,继续说:“现在,我们又知道了,大家来到这个地库的日期是不一致的。我大概分析一下,目前的状况是……”

  他又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在的这个地库,不是原来的地库,而是一个异度空间。而我们之所以会掉进这里,跟日期无关,只有一个关键点,一个共同的筛选条件,就是——在凌晨三点到三点半这段时间,搭电梯来到了地库。”

  水哥看了lolita一眼,继续分析道:“也就是说,我跟lolita在这里,遇见了昨天的小王,又遇见了明天的shirly。对我跟lolita来讲,你们都穿越了,一个到了未来,一个回到了过去。”

  他摊开了手:“现在,我们都卡在这个时间的缝隙里,出不去了。”

  小王完全没弄明白这个逻辑,他的关注点在别的地方:“啥子穿越啊?回到清朝当王爷吗?哎呀你说为什么我们从电梯里下来就再也上不去了,是不是鬼打墙?小时候我听我嘎嘎,就是我外婆说过啊,人在山里砍柴有时就会遇见鬼打墙……”

  shirly应该是听懂了,她皱着眉头:“water哥,你的意思是说,其实跟lolita也只进来了两个小时,但是,事实上是昨天就进来了?”

  水哥点点头:“如果我的分析是正确的话,对于你来讲,确实是这样。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在于……”

  水哥想起来都害怕,自己倒吸了一口冷气,竟然说不下去了。

  lolita果然是个有逻辑的妹子,她抓住了问题的所在,替水哥分析道:“这样的话,如果我们出了这个地库,又会回到哪一天呢?如果是回到了各自的时间,我跟water哥肯定会去提醒明天的你,让你不要在三点钟下来电梯。这样的话……”

  水哥赞赏地看了lolita一眼,接下去说:“这样的话,shirly你就不会在这地库里面了。所以,如果按照逻辑分析的话,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我们出去之后,回到了同一个日期。第二种可能,我们在出去之前达成默契,小王不来提醒我跟lolita,我跟lolita也不去提醒你,好达成我们都在凌晨三点多进这个地库的条件。”

  这两个可能性,都存在牵强的地方,而第三种可能性,则是几率最大,但大家最不愿意面对的情况。

  水哥痛苦地抓了抓头发:“第三种可能性,就是,小王,shirly,lolita,我,我们所有人……永远都不能从地库里出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看了一下,上面说得不够明白,其实三种可能性应该是:

  第一种可能,所有人出去之后,回到了同一个日期。但这是哪一个日期呢?比如一起回到了星期五,那星期四的小王,跟星期六的shirly,是不是跟现在的重复了?变成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王,一模一样的shirly?

  第二种可能,所有人都回到了各自的日期,小王回到星期四,水哥跟lolita回到星期五,shirly回到星期六。这样的话,所有人需要在出去之前达成默契,小王不来提醒水哥跟lolita,水哥跟lolita也不去提醒shirly,好达成我们都在凌晨三点多进这个地库的条件,然后在一起出去。

  第三种可能性,比较好理解了,就是所有人都没能出去——起码是没能活着出去——上面的矛盾才不会发生。

  这下子小王可听懂了,激动地喊了起来:“啥子?你说啥子?我们永远都出不去了?”

  lolita轻轻地捏了一下水哥,然后对小王说:“water哥在吓唬你们呢,对吧,water哥?”

  水哥看了lolita一眼,看来这个美术妹子不但颜值高、智商高,连情商都要比自己好些。确实,再这样的情况下,宣判所有人的死刑,造成恐慌,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人在极端条件下,就容易做出不理智的事情,谁都不知道一个绝望的人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水哥干笑了一声,连自己都觉得假:“哈哈,小王哥你别激动,我只是开开玩笑。活人怎么能被尿憋死,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凭我们四个人的聪明才智,从这地库里出去太简单了。你还是想想,出去之后我请你吃什么大餐吧。”

  shirly也附和道:“对,water哥说得对,我们一起想办法,肯定能出去的。出去之后回到什么日期,我才不管咧,到时再说呗。”

  水哥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们把我的车开走了吧?开到哪里了?”

  他们三人互相看了一下,小王说:“什么车?我们没有啊。”

  水哥有点不开心:“小王哥,刚才踢了你是我不对,可是都跟你道歉啦,就别逗我了呗。我的车停在负一层出口那里的,出来就不见了,这地库里又没别人,不是你们还有谁。”

  小王也不开心了:“你这个人啥子回事?没有就是没有,我还骗你吗?我是这样的人吗?”

  lolita帮小王解释道:“water哥,你开的是一辆绿色的country man吧?小王没有骗你,我们确实没看见啊。”

  shirly在一边点头:“对啊对啊,我跟lolita的车都在的,偷你的车干嘛咧?”

  水哥有点急眼了:“你们没看见?那我的车是哪里去了,难道这地库里还有别人?”

  “我知道你的车在哪。”突然之间,有另一个声音,从小王他们背后传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大家都吓了一跳,小王回头就骂:“卧槽,你谁啊?”

  Shirly把手电筒往那人脸上照去,那人伸手挡着脸,水哥从那身制服,还有另一只手上鲜红的撬棍认出来——是保安小陈!

  Lolita也认识他,按住shirly的手:“自己人,这个是我们的保安,叫……小陈,对吧?”

  Shirly把电筒移开,开心地说:“太好了,我们又多了个同伴。保安gg肯定很熟悉这里的情况,快带我们出去吧。”

  水哥心里想,好个鬼,你跟小陈都奇奇怪怪的,敌友难分,说不定就是你们勾结起来,给我们三个人挖坑。

  小陈放下手,点点头:“对,我是小陈。看见你们太好了。我刚才还以为……”

  小陈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换了个话题:“霍先生,我看见你的车了,在负三层。不过……”

  水哥刚刚有点开心,又被小陈这个“不过”弄得紧张起来。毕竟是开了两三年的车,期间女朋友都换了三任,在这车上留下了——你懂的——难忘记忆,还是很有感情的。虽然是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下车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但对于这辆车,水哥仍然非常关注。

  没开车的人估计不好体会,那种分离了一段时间后,重新握上自己座驾的方向盘,那一种踏实感。

  水哥有点着急了:“不过怎样?你倒是说啊。”

  小陈挠挠头:“有点像那辆桑……这样,你们跟我来吧,看看就知道了。”

  几个人点点头,表示愿意跟小陈下去看,于是在他的带领下,一起通过坡道,向负三层走去。

  路上,大家互相彼此介绍了自己。水哥、lolita、shirly是公司同事,小陈是物业公司的保安,小王是食堂承包方的厨师。当然了,这只是大家表面上的身份。

  这样的五个人,本来都有自己的生活轨道,不会发生太多的交集。但是,在这样一个时空之间的缝隙,一个不知道怎样才能逃出去的地库里,五个人的命运高度地交织在一起,共同走向一个不可知的结果。

  水哥脑洞大开,甚至在想,可惜这边没有阳光,也没有种子,不能耕种,不然的话,三男两女五个人可以在这里繁衍生息,也是一个世外桃源呢。

  好吧,这大概是地球上环境最恶劣的世外桃源了。

  一群人走下了螺旋的坡道,走到负三层停车场的出口。

  小王站在坡道尽头,指着往下的半截斜坡,尽头处是手电筒无法照穿的黑暗。他很得意地对水哥说:“嘿嘿,你们不知道吧,这下面有个大秘密哦。”

  水哥以为他要说的是,负三层跟负一层是相连的,所以根本没心思了解。后来,他为此感到深深的后悔。如果在这个时候能听小王好好说,就能早点找到掏出地库的线索,也不会付出了巨大惨痛、无法弥补的代价。

  水哥没搭理小王,跟着小陈向负三层车库里面走去。

  小王不开心了:“啥子嘛。”

  Lolita安慰道:“没事,我们先跟小陈进去看看,等会你再说。”

  一群人跟着小陈,来到了一个车位上,水哥熟悉的车位。原本在“昨天”中午,水哥就是把他开了两三年的墨绿色mini cooper停在这里的。

  在三个多小时前,他mini cooper旁边的车位,发现一辆报废的桑塔纳,车尾箱里传来女人的呼救,打开的时候空无一人。

  而现在眼前的情况,让他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在相邻的两个车位上,停车一辆残破的桑塔纳,还有另一辆——同样残破的墨绿色mini cooper。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辆mini cooper,跟旁边的桑塔纳一样,都处于快要报废的情况。

  车身上盖满了灰尘,四个轮胎全部瘪掉了,漆皮翘起,许多钢部件都已经生锈。水哥退后两步,那个蓝漆都快掉光、锈得不象话的车牌上,号码确实是自己的那个。

  水哥有点懵了,就睡了一会儿觉,再跟新朋友聊个天的功夫,自己的爱车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Lolita也觉得很奇怪:“水哥,这是你的车吧?怎么变成这样了?”

  Shirly在一旁说:“对啊,这车起码放了有两三年了。”

  小陈抱着双手站在车前,小王绕着车子乱转,又趴在残破的车窗上往里面看。这家伙看来缺乏学习能力,不会吸取教训,如果里面还有人在睡觉,估计又要挨上一脚。

  当然了,会在这样残破肮脏的车上睡觉的,估计只有死人。

  水哥脑海里在急速地分析,试图结合目前得到的信息,得出一个合理的结论。

  他明明记得,是把好端端的车停在负一层停车场出口的坡道上。没有熄火,没有把钥匙。然后,他跟着小陈,从楼梯走到了理论上是地面一层的消防门后,听到了一个男人用奇怪的方言做诗朗诵,还有编钟跟埙的乐曲声。

  然后,等他们回到坡道,那辆mini cooper就不见了。再然后,当它再次出现时,就像一个18岁的青年快速衰老到了80岁,变成了眼前的鬼样子。

  水哥心中灵光一闪,难道说,是自己跟小陈在不知不觉间,又穿越到了另一个空间。现在他们所身处的地下车库,虽然看起来跟之前的一模一样,但其实是另外一个。在这一个空间里,因为某种原因,水哥从来没有搭电梯下来地库,所以这辆mini cooper一直摆在车位上,变成了这个报废的模样。

  水哥觉得自己很接近真相了,突然之间,小王大叫一声:“你们看!这是啥子东西!”

  水哥吓了一跳,想起了桑塔纳车尾箱里的呼救!

  不会是,这辆mini copper的后厢里,也藏着一个女人——或者一条女尸吧?

  小王这么一喊,大家纷纷围了过去,lolita、shirly、小陈一人一条手电筒,从后座车窗还有后挡风玻璃,分别往里面照去。

  Shirly好像觉得很好玩的样子:“哎呀这是什么呀?大石头?

  水哥也赶紧挤到shirly跟lolita中间,朝车里面看去。只见在mini cooper后厢的位置,除了水哥印象中的矿泉水纸箱,一些杂物,占据主要空间的是一大截灰黄色的、水泥柱子,半人高。

  仔细看的话,上面还有棋盘一样的方格,均匀分布在水泥柱上。

  这是个啥玩意?水哥心想,他可从来没把这样的东西搬上车啊。

  “弄出来看看。”小陈在一旁说。

  这辆mini cooper的后厢门,不是掀背式的,而是像衣柜一样左右打开。这次倒没用上撬棍,水哥随便在把手上一掰,车门就咿呀一声打开了。

  三个男人上半身探入后车厢,两个女的用电筒往里面照,这才发现里面除了一根大的水泥柱,还有另外一些小的、散乱的块状水泥。

  仔细一摸的话,质地还不是水泥,而像是什么粘土烧制而成,应该是有些年头了。

  “你们看这是啥子!”小王手里拿着个什么,兴奋地大喊。

  水哥看过去,那竟然是一只人的右手,手指头残缺得只剩下三根。当然了,是粘土烧成的人手。

  小陈摸着那水泥柱上的“棋盘格”,小声说道:“这是个兵马俑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