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兵马俑?”水哥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自己的车上怎么会有兵马俑?这玩意跟编钟啊、埙啊什么的,好像都是秦朝时期的产品,难道说,这三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lolita在后面站着看不清楚,建议道:“water哥,你们看看能抬得动吗?抬下车来大家一起研究。”

  小王很兴奋地说:“诶,这东西我见过!我知道哪里有!”

  水哥白了他一眼,兵马俑谁没见过,小学生都知道在陕西临潼的坑里有,还用得着他说。后来水哥才知道,小王这时所说的“见过”,跟坡道尽头的“秘密”一样,都不是水哥所理解的那个意思。为了这两次后知后觉,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小陈终于舍得把撬棍放下,撮了撮手,对水哥和小陈说:“来,我们试试。”

  于是,小陈在右,水哥居中,小王在左,用手抬起“水泥柱”——也就是疑似兵马俑的躯干部分,一起用力,稳稳地把它抬出了后车厢,然后弯腰放到了地上。

  五个人围着这截东西看,正如小陈所说,这确实是个兵马俑,不过不知道是秦朝正品还是后世的山寨版。

  可惜国宝不能买卖,不然要是能顺利把这个带出地库,那可就发财了。

  水哥摇摇头,自己有点想太多了。

  Shirly建议说:“好奇怪,怎么会有这个……对了你们看,车里还有些手啊脚啊,要不,我们一起把它拼起来吧?”

  大家都觉得这个是好主意,于是纷纷搜集车上的残肢,在地上拼出了个大概的人形。一个标准的兵马俑像,逐渐躺在了脚面的地上——除了怎么也找不到它的头。

  拼好之后,大家正围着这兵马俑研究,实在想不出这玩意出现在现代写字楼的地库里,到底代表着什么。气氛一时有些沉闷,lolita于是开玩笑说:“哎呀,你们看,这个兵马俑的身材,跟water哥一模一样。”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嘴一咧:“Lolita,别说笑。”

  Shirly抬头看了下水哥,又低头看兵马俑:“诶,还别说,真的很像嘛。”

  小王也在一边大笑:“哈哈哈好好笑哟,不会是照着你做的吧?可惜头不见了哟。”

  被他们这么一说,水哥认真打量起地上的兵马俑,确实——很像。

  从身高、胖瘦,到肩膀的宽窄、腿长的比例、手臂粗细,跟健身的时候,镜子里自己的身材一模一样。

  关于兵马俑,水哥也曾经了解过一些。他依稀记得,在陕西临潼出土的兵马俑,每一个的样貌都是不同的。有外国科学家分析了一批兵马俑的耳朵轮廓,得出结论,每一个兵马俑都是按照秦朝士兵的真人,复制而成。

  不过也有人质疑,说兵马俑身高都在175~185之间;而古代农业不发达,饮食跟不上,秦朝人的身材不可能这么高大,所以兵马俑是放大了当时士兵的身材,塑造成他们理想中的高大魁梧的样子。

  不过,根据大量秦汉时期出土的尸骸、骨骼分析,当时的古人,确实普遍身材高大。曹操的身高,换算成现代单位,大概是165CM,跟当时的普遍身高对比,他觉得自己太矮,所以才会羞于见人。

  也有人问,为什么古人的身材那么高大,到了物质丰富的现代,为什么反而差别不大甚至变矮了?

  有理论认为,在秦汉时期的中国,崇尚武力,身材高大、能打仗是个优势基因,所以在结婚生子上都有优势,更容易遗传下来。而后来到了五胡乱华,外族入侵,把高大、体壮、容易造成威胁的汉族男人都杀光了,身材矮小反而变成了优势基因,所以才越变越矮。

  总之,眼前地上的这一具兵马俑,如果真的跟水哥身材差不多,也就是175CM,在众多兵马俑之中,是接近了身高下限的,比率比较小。

  怎么就那么巧呢?兵马俑本来就是稀罕的东西,175CM的兵马俑更是少见,却刚好出现在了这个诡异的地库,并且放在水哥消失了一两个小时就突然变得破旧的mini cooper上?

  “water哥,要不然你躺下来,比一比看看嘛。”

  Shirly发嗲的声音,打断了水哥的思考。

  她走到水哥身边,脸离得还很远,但胸已经跟水哥的手碰在一起了。

  Shirly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似乎很想要水哥躺下去,继续撒娇说:“试试嘛,会不会真的是照着你来做的呀?”

  只要是正常男人,都很那抵挡这样大胸妹子的发嗲攻势。反正被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库里,也没什么事情做,那就当消磨下时间吧。

  水哥于是说:“好吧,那我就给人民群众提供点娱乐。来来,你们让让。”

  大家听他这么说,都往外走了两步,让出一个空地来。

  水哥蹲下去,在兵马俑左边的空地上,随便拍了拍土,就趟了下去。

  小王哈哈大笑:“躺下去点,下去,喔上一点,好了。”

  Shirly嗲嗲地说:“诶,真的一模一样耶。”

  Lolita在一边点头,小陈抱着手,什么也没说,脸上的表情很耐人寻味……好像,快哭起来了。

  水哥躺在地板上,先看看自己的脚,又把头向右转,盯着右边的那个兵马俑。确实,从脚底到肩膀,这兵马俑做得跟自己一模一样。可惜是没有了头,不然就能证实,这个佣是不是照着自己来做的了。

  这么想着,水哥突然觉得好困,眼睛不知道怎么就要闭上,四张俯视着他的脸,像摄像镜头拉长般,正在快速地远离。他们所说的话,叽叽喳喳的,也变成了催眠曲。

  他手撑着地板,脖子也往上用力,努力想要坐起来,突然咚地一声,头往后仰就睡了下去。

  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跪在地上。

  地板,却不是地库里的绿色地坪漆,而是一张黄色的草席。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一直低着头,看着膝盖下的草席,还有不远处,一双纹路复杂、装饰精细的黑色靴子。

  他双手抱拳放在额头前,像是在给面前这人请罪。

  水哥感觉很难受,视觉、听觉、触觉这些信息输入的器官,感受非常真切;处理信息的脑袋,也很清晰。但是那些输出信息的部位,比如手脚却不听指挥,一直维持着跪倒的姿势,嘴巴也根本说不出话。

  这种感觉,就好像跪姿般、体验更加真实的鬼压床。

  眼前的人正在走来走去,非常焦急的样子。随着他的走动,烛光一阵摇曳。

  突然间,水哥身后传来了推门声,他很想看是谁,却没办法回头。

  眼前的那双黑靴子,从水哥身边走过,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黑靴子似乎很心急,但是却步伐踉跄,走不太快的样子。

  然后,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响起,说的仍然是水哥听不懂的鸟语。

  这时候,水哥的脖子终于扭动起来,向右向后转去。却不是他自己的意识所驱使,而是像被人硬生生地掰过去。

  然后,他才发现跪在草席上的,不光是自己。在他右后方,跪着一个甲士,穿着兵马俑一样的铠甲。在甲士后面,竟然还有一个穿着红色华服的女子。

  这两个人的脸,渐渐清晰了起来。

  是小陈跟shirly。

  水哥心头大惊,刚想好好辨认,突然之间丝竹之声大作,编钟、埙,还有女人歌唱的声音。

  他的眼睛止不住地又闭上了,耳朵边却传来了妹子焦急的叫喊:“water哥,你醒醒啊water哥!”

  水哥闭上眼睛,吞了一口口水,然后重新睁开眼睛。

  lolita正跪在地上,抓着他的手:“water哥,你怎么样了?”

  没了头的兵马俑,还是躺在他右边。小陈跟shirly站在他脚下的位置。

  小王也跪在地上,正按着水哥的胸口,一上一下有规律地起伏,嘴巴里念念有词:“公司消防演习,我培训过的,这是心,心啥子复苏。”

  但是,他按的是水哥右边胸口。

  水哥抓住小王的手挪开:“行了行了,我没事。”

  他撑着地板坐了起来,右手扶着额头:“我刚才怎么了?”

  lolita紧张地说:“water哥,你躺在地上,突然就睡过去了,怎么叫也叫不醒。”

  小王补充道:“嘴巴里还喊着啥子,我们都听不懂。”

  水哥皱起眉头:“我说了什么吗?”

  shirly嗲嗲地说:“是耶,你好像是在喊谁的名字,哎呀,到底梦见了什么嘛?”

  水哥张张嘴,想把那个诡异的梦境说出来。梦里的一切细节,都还历历在目,连草席的纹理都还记得。水哥甚至觉得,刚才那个宫殿里的梦才是现实,而眼前这个昏昏沉沉的地库,其实是一场醒不来的梦。

  他突然想起,刚才梦里的甲士跟女子,长得和小陈、shirly一模一样。这里面必有蹊跷,他摇摇头,算了,还是先别说了。

  水哥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没事,可能是太困了吧,突然就睡过去了”,他摸着自己的肚子,“好吧,也可能是饿昏了过去?”

  按照水哥的习惯,通宵加班之后,会回家洗个澡,再煮个泡面,才心满意足地上床睡觉。从下地库到现在,生理感觉上起码过了三四个小时,他只喝了点水,啥都没吃,饿得胃都要开始消化自己了。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你饿呀,早说嘛。”

  Shirly解下背包,在里面摸索了会,掏出一个塑料袋包装的面包,就是便利店里卖的那种。

  水哥接过面包,粗暴地撕开包装,几口吞完,差点噎到了。

  他捶捶胸口:“有水吗?”

  “有呀。”shirly好像小叮当一样,又从百宝袋里掏出一瓶矿泉水。

  水哥不明白了:“你怎么上班还随身带干粮?”

  Lolita帮她解释:“不是shirly姐带的啦,是楼上的送货区里,有一辆便利店补货的车子,上面各种吃的。”

  小王接着说:“我的车子也停那里的嘛,啥子材料的都有,就是没有厨具,煮不了。”

  水哥不由觉得庆幸,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不知道要呆多久才能逃出去。有这两辆车的物资补充,五个人生活一星期总没问题的。

  他站起身来,看了眼自己那破破烂烂的mini cooper,突然想到:“我们赶快上去检查下吧,万一那两辆车也跟我这个一样,那可就糟了。”

  很久没说话的小陈也附和道:“对,万一车库里还有别人,把食物都抢走了也很糟糕。”

  另外的人听他们这么说,也着急了起来,于是纷纷朝着楼梯的方向跑去。

  五个人跑到一楼的送货区停车位,还好,两辆车都在。

  小王他们开来给食堂送货的,是一辆2.8吨的小型冷藏车。小王说,他跟司机两个人拿小推车轮流搬货,司机坐货梯上去了,可他再没能再上去。

  而给便利店补货的,是一辆普通的金杯面包车。Lolita拉开车门,清点了一下,说车上的东西都在。水哥探头进去一瞧,面包、方便面、各种零食、饮料,应有尽有,五个人起码能撑半个月的量。

  水哥回忆了一下以前看过的灾难片,在不知道多久才能脱困的情况下,对于有限的物资,是需要管理分配的。但任何的分配都会产生腐败的空间,这些东西应该由谁来管理,其他人服不服,是一个问题。

  更重要的,要怎么来探索这个地下车库,找到出去的方式,也需要有效的组织管理。

  这两件事请,都需要一个有领导能力的人来统筹。

  水哥看了看眼前的人们,小陈跟shirly身份诡异,lolita是个妹子,小王没有脑子。看来,这个得罪人的苦差,只能由自己来承担了。再怎么说,水哥也是个主策划,虽然经常被手下欺负,但是还是有一些管理经验的。

  他清了清嗓子:“大家都过来,我有话想说。”

  剩下四个人围成一圈,都看着他。

  水哥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车库里的第一次代表大会:“Lolita、shirly、小陈、小王,我们不知道是上辈子干了啥坏事,才会那么倒霉,被困在这个该死的地库里。但是,但是仔细想想,这也是一种缘分。能不能从这地库里出去,要靠我们五个人一起努力,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定要团结在一起。”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小王反应倒是很快:“对,说得对,我们五个要相亲相爱,万众一心。”

  这么说着,他向shirly走近了一步,有意无意地用手臂蹭她的胸,似乎是为了表达“相亲相爱”的决心。

  Shirly对小王的揩油,好像浑然不觉,嗲嗲地说:“诶,可是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嘛,人家好害怕的。”

  Lolita也对水哥表示支持:“water哥说得有道理,我们不但要团结起来,还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决策,我们大家都要听他的话,这样遇到分歧的时候,才不会乱。”

  小陈也点点头:“这个小队长,我觉得霍先生合适。”

  小王笑嘻嘻地说:“霍队长,不,窝特就是水吧,以后我们就叫你水队长!”

  没花一点力气,就把权力集中到自己手里,倒是出乎水哥的意料。不过,为了增加逃出这个地库的几率,水哥也就当仁不让了。

  他对着大家抱了抱拳:“谢谢各位,我一定会好好加油,不辜负大家的信任。就像shirly说的,我们不知道要在这该死的地方呆多久,所以,为了尽可能地坚持久一些,接下来,我们要清点手头上现有的物资,实行按需分配的制度。”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lolita、shirly,等下你们都把自己的车开过来,跟这两辆车围成一圈。以后,这里就设为我们地库探险小队的大本营。为了避免这些物资发生意外,以后不论我们去哪里,大本营至少要留一个人值守。还有……”

  小王举起手,打断了水哥的发言:“水队长!这些都没意见,不过我们要做啥子,才能从这里出去呢?”

  水哥深吸了一口气:“这个问题,暂时我们都没有答案。所以,我们要成立二人一组的小小队,探查这个地库,找到线索,挖掘真相,早点离开这里……”

  他打了个哈欠,刚才在两次睡着都被打断了,现在身体已经疲倦到了极点:“不过,当务之急,是大家先好好睡上一觉。”

  在水哥的安排下,由小陈护送shirly,小王护送lolita,去把两个妹子的车都开了过来。Lolita是一辆米色的甲壳虫,Shirly的座驾跟她嗲嗲的软妹子气质完全不符,是一辆棱角分明的凯迪拉克CTS,大红色。

  看shirly这辆车的配置,起码得六七十万。虽然在游戏公司上班,拿命去拼,每年的年薪加起来也有三四十万,但一个妹子开那么好的车,还是有些让人另眼相看。要不然就是家里有钱,要不然就是男人买的。

  水哥指挥着大家,把小王的小货车、shirly的CTS打横放在停车位外围,lolita的甲壳虫跟CTS呈90度角,中间离两人宽的缝隙作为入口。这三辆车,就是地库小分队的大本营的围墙。在三辆车的包围里,是车库的两面墙形成的夹角,有四个停车位那么宽。装着各种食物的面包车,刚好就停在夹角的位置,方便管理。

  水哥他们又把面包车里所有的纸箱包装都拆了下来,平铺在地板上,作为简易的床板。妹子们贡献出了车上的卡通靠垫,小陈从储物间里找来六件军大衣,可以当被子用。

  做完这一切,每个人的疲惫都达到了顶点,于是纷纷躺下睡觉了。水哥作为领袖也是仓管员,睡在最里面靠近面包车的位置。Lolita睡在他右边,再右边是shirly,小王紧紧挨着她,恨不得能抱上去。

  只有小陈,他说倒夜班到了第五天,也已经习惯了,现在不困,所以坐在大本营入口的位置,值班——虽然就目前来看,并没有值班的必要。

  水哥头一挨到枕头,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他不太怕再梦到那些宫殿啊、没有五官的男女啊、甲士啊什么的,因为他知道梦境无法伤害到他,反而可能会提供一些线索。

  让水哥不满意的是,这一次,他没有梦见任何东西。

  让他更不满的是,车库里的第三次睡眠,他还是被人叫醒的。

  右边有人在猛地晃着他的手臂,水哥扭过头去,lolita一脸紧张,右手指着房顶:“水队长,你听听,楼上有人在跑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睡得半梦半醒的,嘟囔了句:“跑步就跑步呗。”

  还没等lolita再说,他猛地坐了起来!

  这里是地库的负一层,楼上就是地面了。如果楼上有人在跑步,只要能向他们求助,就有了获救的可能!

  水哥拍拍脸,尽量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他侧耳倾听,但是,没有听到任何声响。

  他满脸疑惑地看着lolita,正要发问的时候,突然,楼上果然传来了脚步声。真的有人,而且不是一个人!

  水哥抬头去看,虽然只能看见黑漆漆的水泥天花板,但凭声音可以感觉到,起码在100平方米那么宽的位置,有一群人在走过。这群人是从水哥左耳的位置,一直往右走,移动速度不快不慢。

  脚步声整齐划一,踏踏、踏踏,lolita以为是在跑步,但是水哥仔细一听,这个速度不是在跑步,更像是在……行军。

  踏踏、踏踏,楼顶的天花板好像都震动起来,好像还夹杂着口号声。小王跟shirly也被吵醒了,在一边问着怎么回事。

  军人?

  水哥深吸了一口气,正在想上面的是什么人,又该怎么呼救,突然间,脚步声凭空消失了。

  不是那种一队人走着,停下来的消失,而好像是——这队起码50个的军人,正在大踏步行军,左脚踩在地上,右脚悬在半空,突然间——整队人都消失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没等他们想出个所以然,突然之间,另一种脚步声又响了起来。这个脚步声阵势弱了许多,好像只有三四个人,但是速度跟节奏却快了不少。在几秒的时间内,就从水哥的左耳跑到右耳,一下子就跑远了。

  而且,落地的声音跟之前的踏踏、踏踏不同,像是质地更坚硬的物体敲击在地面,发出了得得、得得的声音。

  小陈幽幽地来了一句:“马。”

  Shirly惊呼道:“马?怎么会有马?”

  小王很肯定地说:“穿越了,我们一定是穿越了!上面是啥子朝代哟?我们出去做个王爷吧哈哈哈!”

  连lolita也有点动心了:“那我们想办法,把头顶的水泥板挖个洞,就可以逃出去了。”

  水哥有点头痛:“大家冷静,我们分析下情况再说。”

  楼顶上的马蹄声消失了,队伍行军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水队长站起身来,在纸皮的缝隙里走来走去,一边跟队员们分享他的想法。

  第一,上面听得到人跟马走过的声音,未必就是一片空地。这个地库已经超出了正常理解的范围,挖穿了水泥天花板,说不定是地下水啊、熔浆啊、黑洞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掉下来了,等于自找死路。这个风险太大了。

  第二,假设真的是穿越了,整个地库透过时空的缝隙,现在处于中国某个朝代——从目前的种种线索分析,应该是到了秦朝——楼顶就是一片草地,并有秦朝队伍从上面走过。五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经历了改革开放的五个现代人,就这么华丽丽地穿越了。那么,秦朝人会怎么对自己呢?穿越小说里那些都是骗人的,根本不负责任,首先语言不通无法交流,其次,最大的可能是,秦朝人把地底下钻出来的五个人,视为某种威胁、凶兆,男的当场弄死,女的先什么后什么,或者送去当营妓。这样的风险,同样无法排除。

  第三,最现实的问题是,地库的层间高度都很大,从地板到天花板起码有七八米,现在大家没有梯子,怎么才能爬那么高,去挖天花板?天花板又都是水泥做的,手头唯一的工具就是一根撬棍,确定能在小队饿死之前,把天花板挖个洞 么?

  水哥停止了走动,皱着眉头总结道:“反正,此路不通,我们要想想别的办法。”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小王不乐意了:“怕啥子,我们一起挖,肯定可以挖穿的嘛。水队长你说上面是秦朝对吧?秦朝能当王爷不?”

  水哥决定吓唬一下他:“秦朝有没有王爷不知道,不过,秦朝一统天下之后,喜欢把原来六国的男人抓起来,切掉小鸡鸡变成太监,这样他们就不会造反了。”

  小王缺乏基本的历史知识,没听出水哥是在胡扯,瞪大眼睛不说话了。小陈却冷冷一笑,别过了脸,被水哥看在眼里。

  水哥清了清嗓子,继续分析:“有一件事要搞清楚,那就是我们这个小队的目标,是要逃出这个该死的地库,回到原来的时间,原来的生活,还当自己的IT狗、保安gg、厨师。什么穿越秦朝当王爷当太监的,太狗血了,不在考虑之内,大家不要拿错剧本了。”

  水哥看一眼队员们:“这一点,大家没有意见吧?”

  其余三人都果断同意,小王迟疑了一下,不太情愿地说:“好嘛,我说笑的嘛。”

  水哥表示欣慰:“目标统一之后,接下来,我们就要考虑实现目标的方式了。照现在看来,掏出地库的可能性暂时有三种。第一,在负一层坡道的黑雾那里,反复尝试,或许有一次就可以冲出时空缝隙,回到原来的地面……”

  小王打岔道:“那个负一层上面……”

  水哥摆摆手:“你先听我说完。但是,我们不知道时空的缝隙是不是稳定的,也有可能哪一次冲进去黑雾,掉进什么宇宙啊、黑洞啊什么的,就这样有去无回了。所以,暂时不考虑这个方式。那么第二,我跟小陈试过,从消防楼梯是可以上到地面一层的,只要打开那里的消防门,理论上我们也可以出去。”

  水哥转身拿了瓶矿泉水,喝了一口润喉,继续道:“还有就是,虽然电梯不能动了,我们也可以试下打通风的盖子,顺着电梯缆绳爬上去。目前来看,这是最靠谱的方法。”

  小王听完水哥说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好,我们现在就去。”

  水哥制止了他:“别着急,等我们先吃了早饭……还是午饭,再说。”

  按照大家的计时仪器,时间还是停留在凌晨三点多。但是凭感觉的话,水哥在被小王吓醒的时候,应该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之后这一觉睡了有四五个小时,再加上一些零碎的时间,一共应该过去了十到十二个小时。也就是说,从身体的感受上,现在应该是中午十二点左右。

  水哥按照队员们的喜好,给他们没人分配了一瓶矿泉水或者饮料,再加上一个面包或者一包饼干,就把午餐解决了。小王一直嚷着没吃饱,shirly分了他几块饼干;lolita跟小陈都在默默地吃,没有什么意见。

  吃完饭,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天。水哥在心里打算着,等会要怎么叠罗汉才能够到电梯的通风盖,还是说把面包车上的易拉罐饮料,搬家箱过去垫脚。正想着准备出发的时候,shirly说要上厕所,但是怕黑,小王就自告奋勇地陪她去了。

  水哥、lolita、小陈又坐下来,一边聊天一边等。这期间,水哥一直想要套小陈的话,看他到底跟梦里那个甲士是什么关系,但小陈的却不上当。因为lolita在场,怕给她带来更多的困扰,水哥也就不好太深入地聊。

  就这么等着,lolita渐渐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们怎么去了那么久?就算是……那个,也该好了吧?”

  小陈也同意:“对,已经15分钟了,大便也不用那么久。”

  水哥也有点紧张起来:“难道说,他们又掉进了另一个空间?”

  小陈站起身来:“我去看看。”

  水哥赶忙拉住他:“你在这边守着,我跟lolita去吧。”

  他朝lolita使个眼色,转身就往外走,lolita也很聪明地跟上了。在水哥的梦里,小陈跟shirly都出现了,他们明显是一伙的。如果让小陈、shirly在一起,小王又没有脑子,说不好会给他俩害了。

  负一层没有厕所,刚才shirly是朝着停车场南边走去,估计是找个阴暗角落去解决。水哥跟lolita还没走到那,就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响。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个声响非常有节奏,像是一双很胖、很多肉的手在鼓掌,又有一些液体黏嗒嗒的声音,像是双手蘸满了胶水。

  随着一下一下的肉体碰撞的声音,还有女人嗲嗲的叫声,和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在不远处的一辆车前面,有两个模糊的白色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运动着。

  看着架势,应该是女的趴在引擎盖上,男的在后面做活塞运动。

  这样的声音和画面,放在电脑屏幕里,会非常刺激,在这又冷又黑的车库里,就变得有点诡异……当然,也还是很刺激。

  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清楚了。Lolita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停住脚步不肯再往前走,一把拉住水哥的手,用害羞得发烫的语气说:“哎呀,他们怎么……这样!”

  “就是!”水哥也有点不满了,不讲究,太不讲究了!小王是个厨师,不讲究可以理解,shirly怎么也是年薪二三十万的妹子啊,又拥有IT公司稀缺的那么大一对凶器,应该不乏追求者,怎么就在这黑漆漆的地库里,跟个智商明显不够用的厨子搞在一起了?

  难道我不比小王强?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水哥摇了摇头,这一对狗男女,是想着不知道能不能出去,所以末日狂欢一下是吗?再怎么整,也别在准备爬电梯缆绳之前整啊,等下把体力消耗光了,爬不出去,就有他们哭的。

  Lolita转过脸来,看着水哥,想要说什么的样子。水哥心头一怔,难道说收到了眼前狗男女的感召,lolita也想来一发?如果她说出口的话,自己确实不知道怎么拒绝啊。可是,我是有女朋友的人……

  然后,lolita说了:“water哥,我们走吧。”

  水哥有点失望,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不过lolita说得对,现在站在这里看活人av没有意义,也不好意思上去喊卡,还是回大本营,等这对狗男女完事吧。

  反正小王一看就不是什么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持久的类型,回去等不了多久。

  小陈就站在大本营门口,看见水哥跟lolita回来,问:“怎么样?他们呢?”

  Lolita低着头走了进去,水哥比了一个下流的手势。小陈马上就懂了,低声说了一句:“还是这样。”

  水哥不由得皱眉,为什么说“还是”?难道小王跟shirly之前就搞过了?应该不是的,小陈比自己更晚遇见lolita、小王、shiry三人,之后五个人一直在一起,如果小王跟shirly有什么动作,水哥也应该知道才对。

  还没等他想清楚这个事,就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水哥一回头,果然是那对狗男女爽完回来了。

  小王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有点兴奋,有点累,有点想掩藏又很想炫耀,还不由自主地提着自己的裤子。Shirly反而像是偷情习惯了,脸上很淡定,看不出什么异样。

  水哥装模作样地问shirly:“怎么那么久?”

  小王抢着说:“没啥子事,我们走远了些,那个啥子,迷路了!”

  他还用手肘顶了下shirly,意思像是在说,怎样,我这个借口很聪明吧?

  Shirly淡淡地笑了一下:“water哥,我们可以了,什么时候去电梯那?”

  水哥不怀疑好意地笑:“不用休息一下?”

  Shirly摇摇头:“诶,不用啦,我好想赶紧出去呢。”

  这女人的戏演得还真好,看她这一装到底的样子,水哥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安排小陈继续守着大本营,叫上lolita,跟小王、shirly四个人一起出发,向着电梯间走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按照水哥的想法,还是要把小陈跟shirly分开,免得他们在一起搞什么阴谋。至于小王,虽然也被shirly的人肉炸弹俘虏了,但就凭他那智商,连正经的反派也演不了,还是带着来搭把手。

  四个人很快就走到了电梯间。电梯也有四个,两两相对,南边这两部是单层梯,只能到地下三层跟地面的单层,而对面的两部则是双层梯。

  水哥跟lolita都在12楼上班,他们印象中都是搭双层梯右边这部,从楼上下到负三层车库的的。因为刚才跟小陈来这边按过电梯,所以本来在负三层的电梯,现在就停在负一层。

  而shirly的办公室在单数的17层,所以她是坐单层梯下来的,LED上显示那部电梯还停留在负三层。

  水哥按下了向上的按久,双层的这部电梯,马上就打开了。

  小王兴冲冲地跑了进去,把地面上的所有楼层都按了一遍,三秒之后嚷嚷道:“啥子,不会动嘛。”

  水哥真想冲他翻白眼,要是电梯能动会上去,大家还困在这地库里是好玩吗?

  他示意让lolita跟shirly在外面等着,自己走进了电梯,抬头看看电梯顶部通风的盖子。这一看他可有点傻眼了,跟电影里演的不一样,电梯顶部好像没有盖子呀?

  水哥抬着头说:“这该怎么爬出去呀?”

  小王也抬起了头,嘿嘿笑道:“这个,我会!”

  水哥喜出望外:“真的?”

  小王非常开心地说:“真的!去年我被困在电梯里,在两层楼中间,看见别人就是这么爬的!”

  水哥不禁有点无语,去年被困电梯,今年被困车库,看来这个小王不光智商低,人品也不是一般的差。

  这个时候,小王看着水哥,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水哥只觉得莫名其妙,电梯外的两个妹子也面面相觑,搞不清楚状况。

  小王一边指着水哥,一边捧着肚子说:“哈哈我会爬,你不会,哈哈哈哈,我要骑你身上啊!”

  水哥简直想一头撞在电梯里死了算了,遇上这么个二货。本来他就打算自己在下面,让小王坐他肩膀上,找到通风口再爬出去的。因为如果是换过来的话,就凭小王这个小身板,水哥一站上去,小王不是腰折了,就是被压成郭敬明。

  水哥长吐了一口气:“你笑够了没,赶紧办正事。”

  然后他靠着电梯墙,蹲下身子:“你来,赶紧的。”

  小王勉强忍住笑,身体还是一抽一抽的,一边扶着电梯墙,一边往水哥脖子上坐去。

  “抓好了。”水哥手扶着身子,慢慢站起身来。

  小王往电梯外张望了一下,看见shirly刚好走开了,就神秘兮兮地对水哥说:“水队长,我重吗?”

  水哥这时已经完全站起来了,看小王还挺会关心人的,就说:“不重,我能撑得住。”

  小王假装压低声量:“我跟你说,别看那个佘里长得不高,身体可沉了!我都抱不起来啊!”

  水哥眉头一皱,感情这小子是想把话题往这边引。突然之间,他脑海里却浮现出一个画面,就是shirly睡过的那块纸板,上面赫然有一个明显的人形。而别说lolita跟小王,连水哥这样的体重,都没能压出这样一个形状。

  当时还以为是纸板的质地不同,也没往心里去,现在听小王这么一说,估计shirly确实是超乎一般的沉。

  水哥本想问个究竟,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小王正骑在他脖子上,要是聊得他性起,一根硬邦邦的棒子顶在水哥后脑勺……

  想到这里,水哥赶紧摇摇头,引开话题:“小王,你够得着吗?”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因为怕脖子碰到小王的裆部——车库里没地方洗澡,所以他刚跟shirly啪啪啪完之后,还带着双方的原味——水哥不敢把头仰得太高,所以看不到电梯顶上的情况,只能听小王指挥。

  “够、够不太着。水队长,你往左一点。”

  水哥往左走了两步。

  “这里,好像是这里,往这边。”

  小王真当自己在骑马,用右脚踢了踢水哥。特殊情况下,水哥也计较不了那么多,只好往右走了一点。

  “就这里,你站好!”小王下命令了。

  水哥扎稳马步站好,小王双手按着他的头,慢慢用膝盖顶在水哥肩膀上,又尝试着站了起来。电梯门口,lolita跟shirly都忍不住轻声惊呼起来,水哥听在耳朵里,虽然自己看不见,也知道现在他跟小王摆出的是一个高难度体位。

  幸好一直有去健身房,负重深蹲不是白练的,要不然现在一早趴下了。当然了,也幸好小王的体重,在厨师里属于非主流的,要换成个200斤的大胖子,水哥再怎么练也白搭。

  小王双脚踩在水哥肩膀上,慢慢站直身,普通一下,双手估计是打在电梯顶部四周凸出来的凹槽处。水哥感觉肩膀的重量一下减轻了,不由得松了口气,双手向上,像自行车锁一样箍紧小王的大腿,免得他倒了下去。

  小王在凹槽那里摸索着:“这里,不是,喔对对,是这里。啥子,要螺丝刀啊。”

  水哥不由得头大,小王不是漫威英雄,没办法一拳打烂墙壁,拆通风口当然需要螺丝刀等工具了。可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库里,上哪里找工具呢?

  小王突然兴奋地叫:“哎耶?这里有个工具包嘛!”

  Lolita听小王这么说,在外面开心地喊:“运气真好!”

  确实运气挺好的,就像想睡觉时来了个枕头,现在水哥跟小王想要拆开通风口的盖子,就来了个工具包。水哥心里有点奇怪,难道说是哪个粗心的电梯养护员工留下的?还是说——水哥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以前也有人试过从这里爬出去?

  小王的想法可没水哥那么多,他兴高采烈地打开了工具包,在上面一阵悉悉索索的。水哥还是顾忌着跟小王肌肤相亲,不太敢抬头看,只能耐心地等。

  “哎耶?这里灰都没有,好像刚被拆开过嘛。”

  小王开始拆螺丝,估计是挺顺利的,过了一会,他甚至唱起歌来。

  “苍茫滴天涯是我滴爱,绵绵滴青山脚下花正开……”

  这样一首国民神曲,小王竟然唱得完全不在调上,水哥听得眉头都皱了起来。不过往深里想,水哥还挺羡慕这样没心没肺的纯逗逼的,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有心情打炮,还有心情唱歌,就凭这个心态,活到九十岁不成问题。

  突然,头顶上哐当一声,然后一阵灰尘往下掉,把水哥呛得咳嗽了两句。

  “哈哈哈哈,打开了嘛!”小王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撑着通风口的边缘,准备向电梯外面爬去。

  水哥只觉得肩膀上压力突然变轻,松了一口气,抬头交待道:“你小……”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之间,电梯的曳引电机跟钢丝绳一阵作响,电梯猛地往上升!

  电梯的两扇门根本还没关上,外面的shirly跟lolita也完全来不及反应,在两秒之间,电梯疯了似地往上蹿,先是看不见小王,接着只能看见水哥的脚跟,半秒后,电梯就彻底消失在视野里,只留下黑漆漆的电梯井。

  Lolita吓得大喊:“water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