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在电梯里面,水哥也被吓得够呛,却根本反应不过来。就算是反应过来也没用,小王半个体重还压在他肩膀上,要是水哥自己突然跑出电梯,小王摔下来估计要散架了。

  坑队友这种事情,水哥不喜欢做。

  电梯上升几秒之后,突然砰一下,又猛然停住了。小王被晃得手撑不住电梯通风口,整个人又踩在了水哥肩膀上,两个人摇摇晃晃的摔倒。

  等水哥回过神来的时候,电梯已经彻底停稳,门口一堵黑漆漆的水泥墙。

  不知道在刚才的几秒内,电梯到底上升了几米,水哥跟小王现在所处的——又是什么地方?

  Lolita的喊声从水泥墙下传来,很是焦急的样子。看来有一个问题是确定的,那就是这电梯还没有离开地库那个诡异的空间。

  水哥定了定神,对着脚下喊:“没事,lolita我没事!”

  Lolita这才放心了一点:“你们在哪?上面怎样了?”

  Shirly嗲嗲的声音也传过来:“小王,你没事吧?”

  这两个妹子的问题,都应该由水哥肩膀上那人来回答。说来也奇怪,电梯那么大的动静,小王也没被吓到,连叫都没叫一声。这人智商虽然不高,胆子可不小,看来如果真的穿越到战乱的古代,王爷什么的不说,在太监界里他也能混出个名堂。

  水哥双手还是箍着小王,扯了扯裤腿,问:“小王,你怎么样了?”

  小王确实很淡定:“没啥子事,就是有点黑。”

  水哥摇了摇他裤腿:“先下来吧你。”

  小王却没有回答他,而是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哎耶?啷个这里也有?”

  然后,水哥感觉肩膀一松。小王的裤子从他的手指缝里滑走,发出嗤溜溜的声音。

  水哥抬头看时,电梯顶部靠近边缘凹槽的地方,有一个直径不超过60厘米的圆形通风口,小王估计是手撑着外面的边缘,一用力,上半身已经钻了出去,只有腰部以下还在电梯里,两只脚在水哥头顶晃荡着。

  水哥有点急了:“你干嘛!先下来啊!”

  小王却把水哥的话当耳边风,自顾自地说:“好多,好多……”

  水哥吓得心里发毛的,电梯通风口上面,黑漆漆的电梯井里,能有什么东西“好多”?

  小王这哥们到底看见了啥?

  水哥深吸了一口气,大喊一声:“下来!”

  小王还是当作没听见,倒是水泥墙下面的两个妹子听见了,lolita焦急地问:“water哥,怎么了?”

  小王还在继续往上爬着,水哥不知道他是被鬼迷住了,还是心理出了问题,总之先把他拖下来再说。

  水哥伸手去抓小王的裤腿:“二货,还想跑!”

  万万没想到,小王那裤子是二十块钱的地摊货,布料出奇的差,嗤啦一声裂了条口子。小王腿再往上一缩,只剩下小腿跟鞋子还在电梯里了。

  水哥抬着头,眼看小王就要整个人钻出去了,水哥蹲了个马步,准备来个来个立地跳高,抓住小王的脚踝往下拖。就算抓住之后,两人会掉下来摔个人仰马翻,也都等下再说。

  就在这时!

  水哥感觉自己的脚踝突然被什么抓住了,低头一看,一只手!从电梯地板上毫无理由、不讲道理、绝对诡异地伸了出来,紧紧抓住了水哥的脚脖子!

  “操!”

  水哥吓得尿裤子——字面意义上的——裤裆里一阵温热的感觉,顺着裤管慢慢往下。

  让他惊吓的还在后面,随着那只手越伸越高,一张45度仰望的脸也跟着浮起,就好像尸体从池塘里飘起来一样。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这是什么鬼!

  水哥知道,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是贞子,但这个从电梯地板里伸出来的一只手跟一张脸,又是什么玩意?

  水哥左脚被牢牢攥住了,挣脱不了,他把右脚抬起来,就要往那张脸上踩去。管你是什么鬼,我把你踩回十八层地狱!

  那张鬼脸却开口说话了:“水队长,我!”

  水哥险些收不住脚,仔细一看,那张脸不是小王又是谁的!

  水哥惊得说不出话来,抬头再看看电梯顶部,小王的一双美特斯邦威还在晃荡着。

  这是个什么情况?大变活人也不是这样玩的。

  小王看着水哥的表情,又看看他慢慢湿开来的裤裆,疯了似地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水队长你、你啷个哈哈哈哈,啷个尿啦!”

  水哥又急又气,感觉脸都发烫了。小王说得那么大声,下面的两个妹子肯定也听见了,以后让他再怎么当队长,装硬汉?他满脑子都在纠结这个,一时忘了去想眼前不同寻常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小王另一只手也伸了上来,抓着水哥的右腿。他抬头看看电梯顶部,自己的脚还在上面晃荡着。

  刚才他从通风口钻出电梯,上面是用电筒也照不穿的黑雾,跟车道斜坡上的一样。他也看见了跟斜坡那里一样的东西,甚至比那里的更多,之前想要跟水队长讲的,谁知道大家都不听。

  小王可不怕这黑雾,反而觉得挺好玩的。说实在,他心里还挺感谢这个古灵精怪的地库,要不然,他哪里有机会跟佘里这样奶子又大,脸好看,还有车的妹子好上?

  总之,当他上半身钻出了电梯,手继续向上摸索,想要抓着电梯的曳引钢丝绳的时候,突然却摸到了一条缠着布的柱子,一摸硬中还带软,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先抓牢再说。

  然后他借着那根柱子往上使劲,突然之间,眼睛就感受到了忽如其来的光亮,短暂的适应期过后,他看见了水哥——裤裆湿了一片。

  看着水哥的裤裆,还有电梯顶部、跟自己身首异处的一双鞋子,小王开心得不行,忍不住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啷个那么好玩嘛!”

  水哥的裤裆慢慢凉了,他的头脑也渐渐冷静下来。

  在他脚下,是一个年轻男人肩膀以上的部分。按照正常的理解,只有人死了之后,用锯子分尸,才能呈现这个状态。但脚下的这一部分男人,却正在狂笑,笑得脸上五官都快要移位了。

  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哥心里的求知欲终于战胜了恐惧,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蹲了下去。

  水哥用手按住小王的头,把他的脸扭到右边,尽量避免他大笑的口水喷到自己脸上。然后,水哥歪着头,从左边的角度仔细观察。

  只见小王肩膀以上的部分,还有两只手,都像从一张极薄的、透明的纸里钻出来的一样。

  再仔细看,这一张“纸”还不是跟电梯地板完全贴合的,而是高出了不到一厘米的缝隙。在这个缝隙里,什么物体都没有,只有电梯内不流通的空气。

  水哥突然想把手指塞进这个缝隙,如果塞进去再往上抠,会戳到小王的血管里吗?

  这个画面太美了,水哥下不了决心去尝试。

  于是电梯里的时空就这么定格了,一个身首异处的男人在狂笑,另一个被他抓住双脚的男人,蹲在那里,脸上都是犹豫。

  像是看不惯这个卡住的画面,突然之间,电梯的曳引电机又响了起来。

  电梯好像又要往上走,但下面被什么巨大的力量拉扯住了,发出咔咔咔的奇怪声响。

  一瞬间,水哥以为电梯要解体了。

  像是担心他还不够害怕一样,电梯里的灯也变得一闪一闪的。

  咔咔咔……哐!

  小王的笑声嘎然而止,脸上的表情变得很痛苦。

  “哎耶!啷个扯我!”

  水哥赶紧松手,双手举起以示无辜:“我没扯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电梯突然开始上下晃动,像是好奇的巨人手里的一个铁盒。而水哥跟小王,就是铁盒里的两只虫子。

  水哥蹲在地上的,都有点蹲不稳了,身体向后一个踉跄,双手撑地勉强维持了稳定。小王这样悬在半空中的,就更不要说了。他的表情越来越痛苦,抓住水哥脚踝的手也越来越用力。

  水哥觉得脚踝生痛,但也不顾了那么多,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小王先拉上来——不对,是该拉下来?

  “啊!”

  小王突然发出一声惨叫,眼睛瞪到极限,眼珠子都快要掉出眼眶,脸上的表情突然无比狰狞。

  同时,他原本紧紧抓住水哥的双手,也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突然就松开了。紧接着,他肩膀以上的部分,开始慢慢向电梯地板沉下去,就像刚才浮起来的逆过程。

  水哥赶紧双手抓住他手腕,但却感觉一股无比巨大的力气,扯着小王正往下,像是有一个可怕的怪物,正咬着小王,向那个光线无法穿透的黑雾深处拖去。

  水哥这时没法抬头,不然他会感觉更加诡异。因为在小王上半身被向下扯的同时,他悬在地板上的两只脚,不但没有往下掉,而也在被拉扯着往上。

  也就是说,那一片黑雾正在小王的身体中间,同时向上、向下,吞噬着小王的身体。

  小王穿着美特斯邦威的两只叫,绷得直直的,脚尖90度朝下,这是遇到极大痛苦时,人类身体的自然反应。

  水哥双脚用力蹬在电梯地板上,一边抓着小王的双手死命往上拉,一边大叫:
  “坚持住!”

  30秒前还在大笑的小王,现在一点动静都发不出,成了一个安静的丑男子。回答水哥的,只有电梯里忽明忽暗,嗡嗡作响的白炽灯。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电梯终于停止了晃动,但小王的身体却变得更沉,就好象刚才在玩弄电梯的那个巨人,现在正捏着小王的身体,用力往下拉。

  水哥从刚才的蹲着,现在已经是双膝跪在地上,他用咬紧牙关,尽全身力气,还是没办法抗衡电梯地板下的那股怪力。小王的身体越来越向下,整张面容扭曲的脸,都沉到了地板下面,只剩下水哥手里抓着的两根手臂。

  就连这两根手臂,也还在往下滑,水哥从抓着他的上臂,到肘关节,到小臂,到最后的腕关节……膝盖在地上磨得生痛,每一秒都在想着放弃。水哥敢说,就连当年破处那晚脱女朋友的衣服,都没有使出那么大的韧劲。

  电梯里短短的两分钟,又好像是两个世纪,水哥的体力终于支持不住了,精神开始虚脱,水泥墙下两个妹子的呼声,也变得越来越远。终于,小王的手哧溜一声,从水哥手里滑走,然后完完全全沉没到地板里。

  水哥原本抓着小王的两只手,却没有跟随小王一起浸入,而是砰地一声,硬邦邦撑到了地板上。

  水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在他头顶上,那两只穿着美特斯榜样的脚,也同样被吞噬不见了,只留下黑乎乎的通风窗口。

  小王,就这样消失了。

  电梯的照明回复了正常,只剩水哥一个人,死死地盯着天花板。

  这到底是怎么回……

  突然!小王的头猛地从地板里蹿了出来!

  他两只手撑在地板上,面目狰狞,对着水哥大喊:“不要相信佘里!也不要相信我!”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小王的头冲出来的速度非常快,但这十几个字,他是用正常的语速说完的。

  在小王说这些话的时候,水哥已经被吓得坐在了地上,那些字只在他耳朵旁边响起,根本没能往脑子里去。

  说完这句话后,小王露出了个诡异的笑,然后,手一松,又仰着脸,慢慢地往下沉。

  在沉到只剩下鼻子、额头、嘴唇三块凸出的部分时,突然之间,一阵白光闪过,几件东西啪嗒一声,掉到了地板上。

  水哥看了一眼,止不住喉头翻滚,差点就吐了出来。

  地上有几块连着皮的肉,一个鼻尖,还有两片薄薄的上下唇,血水正在慢慢地往外渗。不用说,都知道这些是从哪里削下来的。

  水哥他闭上眼睛,努力平复情绪,但是不行。

  喉咙里有酸酸的东西,从胃里往上泛,正要汹涌而出。水哥睁开眼,扭头想往右边的水泥墙下吐,突然发现,水泥墙不见了。

  外面是白色的灯光,还有两个人影。

  lolita惊呼:“水哥,你怎么了?”

  原来电梯在他闭上眼这几秒,竟然已经掉回了负一层。

  水哥还是没忍住,哇一声吐在了lolita脚旁边。

  他听见shirly在问:“诶?小王呢?”

  水哥不敢回头,用手指着电梯地板。

  lolita奇怪地问:“什么啊?地板?小王不是从通风口爬上去的吗?”

  水哥只觉得奇怪,那几块肉虽然体积不大,但红色的血在黑白的大理石花纹地板上,还是很触目惊心的,两个妹子不可能没发现。

  他回头一看,地板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水哥吃惊得连吐都忘了,这时候,对面的单程电梯突然叮咚一声响,电梯门打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你们在干啥子呢?”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耳朵嗡的一声,一瞬间,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大脑一片空白。

  他能想到从电梯走出来的是谁,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

  怎么可能?

  当水哥勉强能呼吸的时候,他脑子里回放了桑塔纳车尾箱的那一幕,那一个突然消失的女人——shirly。当她从车尾箱消失之后,过了不久,就又出现在水哥眼前。

  车尾箱里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的那两句拼音,水哥记得清清楚楚:

  不要相信小陈
  也不要相信我

  现在,同样的剧情再次上演,不过主角换成了逗逼厨师小王。小陈、shirly、小王,构成了一个诡异的链条。如果这个地库里上演的恐怖电影再继续下去,下一个是lolita还是自己?

  水哥突然想到一件事——难道说,shirly在车尾箱里面,也经历过同样的拉扯跟切割,所以才叫得那么惨?

  水哥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这一个shirly,正转过身去,跟电梯里出来的那个人说话:“诶?小王,你怎么从那边出来了?”

  那个小王似乎也觉得奇怪:“哎耶?这不是我爬上去那个电梯吗?我看看……对哟,是单层梯,这是啷个回事吗?”

  Lolita也问:“会不会……是遇见了斜坡那里能传送的黑雾?”

  小王的声音传了过来:“咯李塔,你啷个那么聪明哟?刚才我从这边电梯那个洞爬上去,哎耶,上面好黑,爬没多久电梯又动起来了,我就赶紧下来了。那个洞口还被堵住了,我还以为水哥啷个搞恶作剧的嘛。”

  说到这里,他又放出了标志性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原来又穿越了嘛,好玩!”

  笑到一半,小王突然停了下来:“哎耶?水队长,你啷个回事?”

  水哥下意识地捂住裤裆,想要挡住刚才尿裤子的痕迹。手伸过去的时候,却没有预想中湿漉漉、凉飕飕的感觉——水哥低头一看,裤子裆部是干燥的,颜色也跟其它部分一样,根本看不出尿湿的痕迹。

  小王还在继续说:“水队长,你啷个回事?跪在地上干嘛?哎耶,啷个还吐了?”

  Shirly也说:“诶,可能是刚才电梯晃来晃去,晕车了吧?”

  就连lolita也打圆场:“小王,water哥是因为你爬上去就没下来,太担心了吧。”

  小王愣了一下,又开始大笑:“哈哈哈哈,水队长啷个那么胆小嘛,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怕个锤子哟!”

  水哥目瞪口呆,刚才在电梯里,他亲身经历的两件事情——自己尿了裤子,小王被切得只剩三块肉,现在竟然都变得像没发生过。

  难道说,真的是因为电梯的摇晃,密闭恐惧症什么的,自己出现了幻觉?

  水哥深吸了一口气,不,刚才的经历那么真实,不可能是幻觉。

  他鼓起勇气,扭头,朝刚才在眼前死得硬硬的那个人看过去。那确实是小王,一样的杀马特发型,一样邋邋遢遢的制服,但是,水哥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是他的站姿。

  之前的小王,站没站相,腿是弯的,腰是驼的,手不是在挠头就是在抠鼻屎。现在的小王,虽然身材、衣服都没有改变,但是却站得笔直,很有架势。

  这个感觉很诡异,很不协调,就像是从电子厂流水线上,抓住一个杀马特,让他去演身经百战的特种兵。

  水哥突然想起,在他刚遇见小陈时,也发现了小陈跟之前的不同,是在于他的口音。本来一口浓浓的北方口音,却变成了港台腔。不,仔细一想的话,那应该是带一点闽南语的口音。

  而在消防门那边听到的诗朗诵,那个奇怪的方言,或者说古汉语——其实,也有点像闽南语。

  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闭上眼睛,调整了下情绪,尝试着站起身来。

  胃里已经没有那么难受,也不再有想吐的感觉。不过从蹲着一下子站起来,血压突然变低,有点头晕站不稳。

  Lolita走过来,体贴地扶住了他。

  水哥看着她勉强笑笑:“Lolita,我没事。”

  小王没事人似的,走来走去,看看单层梯这边被他一脚踢坏的通风口盖子,又看看双层梯这边他——或者说是上一个他——亲手拆下来的盖子,一脸无辜地问:“水队长,这里也爬不上去咯,接下来要啷个搞嘛?”

  水哥看着小王的脸,他的表情很真切,看不出是在演戏;脸上的五官也跟之前一模一样,连颧骨下的一颗痣都是完美复刻。

  但是,水哥心里明白,无论眼前装成小王的,是一个来自古代的鬼、是外星人、是克隆人、是机器人、还是来自另一个平行空间的小王,怎样都好,他都不是本人了。

  原来的逗逼厨师小王,已经死了,死在刚才的电梯里了,死得乱七八糟,彻彻底底。

  Shirly上前去搂着了小王的手臂,嗲嗲地说:“幸好你们都没事,刚才我跟lolita快吓死啦。水队长,看来电梯也是爬不上去的,我们要怎么办才好嘛?”

  水哥又把目光移向了这个女人,他之前跟shirly不太熟,但lolita跟她是认识的。也就是说,起码从外表上看,这个shirly跟原来的shirly也是一模一样。

  按照现在的形式,小陈、shirly、小王,本人应该都已经死了,而被某一种奇怪的东西“山寨”了。刚才电梯里,小王骑在水哥肩膀上时说过,shirly比看上去沉多了,或许这就是山寨版跟原版的差别所在。

  水哥在心里分析,目前的情况,只有自己跟lolita还是原版的——不,等下也该试下她的体重。如果她是原版,那么就是说,在这个地库里,她是自己唯一的盟军了。

  水哥深吸了一口气,该怎么避开那三个山寨版,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全都告诉lolita——难点在于,要怎样让她相信呢?

  比如说,如果水哥直接讲小王已经死在电梯里,眼前这个能说会动的大活人小王,其实不是小王,真正的小王已经死在电梯里了——Lolita会把自己当成神经病吧?

  小王还被shirly搂着手臂,两个人眉来眼去的,讨论着下一步要怎么逃出地库。

  水哥的大脑飞速地转动着,这两人之所以还在演戏,从动机上分析,就是要让水哥认为,他们还是原来的小王跟shirly。至于这样做的具体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不上来一砖头把水哥拍死得了,水哥目前不得而知。

  假设这些山寨版都是有自主思维,有智慧的——目前看来确实如此。那么,水哥不是傻子,水哥亲眼看见小王惨死,所以他绝不会相信眼前的山寨版小王;山寨版们也不是傻子,如果他们知道水哥看见小王死了,也会知道这样是骗不过去的,所以就不会这么演了。

  水哥暗自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山寨版们掌握的信息是有疏漏的。他们肯定以为,这一次电梯里的原版小王死掉,山寨版小王顶上,就跟上次桑塔纳车尾箱,原版shirly跟山寨版shirly的替换一样,是平稳过渡,没有人亲眼看见的。

  这么一想,也让水哥看到了一丝希望。如果说这些山寨版们的计划,并不是会出错,那么,就有了对抗的可能。

  所以,在完成“逃出地库”这个终极目标的道路上,又多了一个里程碑,那就是——“搞定山寨版”。而要实现这个目的,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告诉lolita真相,让她相信,再结盟一起对抗山寨版。

  当然,在此之前,还要测试下lolita是不是原版。

  这一切动作,都要背着那三个山寨版完成,所以,要创造跟lolita单独相处的机会。

  想到这里,水哥向lolita丢了个眼色:“Lolita,你想去上厕所吗?”

  Lolita看了水哥一眼,又看看shirly跟小王,还没说话,脸上突然就红了。

  水哥说完想到, 之前有了shirly跟小王这一出,“上厕所”确实容易让lolita误会,以为自己也要跟她来一发。但是,事情的真相最好是现在跟lolita说,要不然等会回到大本营,小陈那家伙也在,就更难找到机会了。

  水哥顾不上解释太多,趁小王跟shirly没太在意,拉上lolita就往电梯间外面走,还故意大声说:“好,那我陪你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lolita以为水哥想要霸王硬上弓,拉到阴暗处把她办了,心里当然是抗拒的。
  水哥拉着她一直往外走,她就一直想要挣脱,但本来女孩子力气跟男人没法比,水哥当年还是健身狗,力量差别就更悬殊了。
  估计是不想让shirly跟小王听见,一开始lolita只是小声地说:“water哥,别这样,别这样。”
  水哥约走越远,她声音也就提得越高,等两个人走出了电梯间二三十米的距离,lolita终于发作了。
  她左手被水哥拉住了,右手用力捏了水哥手臂一下:“放开我!”
  水哥吃痛停下来,回头看着lolita,她紧紧蹙眉,细看眼圈都有点红了,又气又急:“我真的不想上厕所!”
  水哥忍不住一下笑了出来:“不不,lolita,我知道你不想上。”
  谁知道lolita更生气了,她认准了水哥是想拖她去做羞羞的事:“你怎么变得跟小王一样了,你也找shirly去啊!她身材比我好!”

  水哥脱口而出一句渣男经典台词top 10:“你听我解……”

  lolita没等他说完,更生气地喊:“松手!

  水哥赶紧松开手,lolita转身就要走,水哥一看势头不对,赶紧说:“别走!想要活着出地库,就先听我讲!”

  这句话果然有效,lolita停下脚步,迟疑着没转过身来。水哥赶紧小跑两部,绕到她面前。

  他深吸了一口气,用最诚恳、最可信的语气——就是每次开会给同事们画饼的语气——说:“lolita,你听我讲。我怀疑,小陈、shirly、小王他们是一伙的,是坏人,他们想要永远把我们留在地库里。甚至我怀疑……他们并不是原来的自己。”

  正如同水哥所料,lolita第一反应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不会吧,怎么可能?”

  水哥因势利导:“lolita,你想想,shirly跟你以前认识的那个shirly,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lolita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会说:“呃……我跟她也不是太熟,但我听说她很高冷……对了,去年有个富二代在公司楼下停了辆宾利,车里摆满玫瑰,等了半天女主也没出现的事情,water哥你知道吗?据说就是来向shirly表白的。”

  水哥挠挠头:“我也有点印象。”

  lolita咬了咬嘴唇,然后说:“对呢,所以刚才看见shirly跟小王竟然在啪……在那个,我都不敢相信呢。”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听到这里,水哥猛地一拍大腿:“我就说嘛!”

  Lolita吓了一跳:“说什么?”

  水哥兴奋地搓手:“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像shirly这种肉弹,身材那么好——我不是说你身材不好啦——脸也不错,还开辆好车,这样的妹子,肯定一堆人追,备胎都够开个汽修店的。条件那么好,怎么可能看上小王这样的,主动粘上去,才多久就啪啪啪了。”

  Lolita点点头:“我也有怀疑,不过,可能是在这样压抑的环境里,她很害怕,想要有个依靠,所以心态变了呢?”

  水哥摇摇手:“不,不是这样的。Lolita你听我说,除了shirly,小陈跟小王,都跟原来的本人有了区别。你还记得小陈以前说话的口音吗?在地库里变成了奇怪的港台腔。不记得?没关系。小王,小王你总有印象的,之前总是吊儿郎当像杀马特,你看刚才从电梯里出来之后,是不是站得特别直?”

  Lolita皱眉回想:“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区别。”

  水哥突然想起什么,在裤兜里摸索了一会,拿出一张纸条:“你看看。”

  Lolita展开那张纸条,在昏暗的灯光下读了起来:“这是……哦是拼音。不要相信保安,也不要相信我……shirly。”

  她抬起头来,满脸的不解:“这是shirly写的纸条?”

  水哥点点头。

  Lolita继续追问:“她什么时候给你的?保安说的是小陈吧,那不要相信我又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要用拼……”

  水哥组织了她的十万个为什么:“你等我一下,会一五一十讲给你听,不过在这之前,你能不能……”

  水哥不太好意思说出口,lolita奇怪地看着他。

  水哥把心一横:“能不能先让我抱下?”

  Lolita又羞又恼:“怎么说了一圈,又绕回这里来!”

  水哥怕她又要走,赶紧伸开双手,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拦着她:“不不,是这样的,我怀疑山寨版跟原版有个区别,就是体重会变得特别大。为了确定你还是原版,我要先检查下你的体重,你看这里又没有秤……”

  看水哥急得都快哭了,lolita半信半疑:“真的?”

  水哥伸出右手,竖起三只手指,发了个毒誓:“我发誓,如果有一句假话,我霍金水这辈子……永垂不举!”

  Lolita不太理解地重复:“永垂不举……”

  然后她噗哧一声笑了:“好吧,这个誓确实挺毒的。Water哥,你敢不敢再加一句,如果不能保护我安全逃出这个地库,那你就胖五十斤!”

  水哥一脸视死如归:“好,如果我有什么对不起lolita 的,永垂不举,胖五十斤!”

  Lolita看他那么严肃,也有点不好意思:“好啦,water哥,我相信你就是。那……”

  水哥心里一喜,知道她没说出来的话是,那要怎么抱?

  他打量着眼前站着的lolita,一条棕色短裙,黑丝袜,显得一双腿更加修长。她的身高比例其实更接近欧洲人,腿长脸小,上半身短,腰线的位置很高,显得气场十足。所以,水哥一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取名lolita而不是anego。

  总而言之,面对这样一个长腿美女,该从何抱起呢?

  Lolita好像看出了他的困惑,主动提出了解决方案:“那个,我们试试公主抱吧。”

  水哥看着她的黑丝长腿:“这样好吗?”

  Lolita大大方方地摊开双臂:“你行不行?”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被说成“不行”,水哥不再废话,走前一步,lolita很配合地侧过身。

  水哥左手穿过lolita 的腋下,尽量不碰到她的胸;然后稍一弯腰,右手从她膝关节背后伸过。

  水哥憋了口气,1、2、3,起!

  Lolita很配合地双手挂着水哥的脖子,很顺利地被抱了起来,比水哥想象的还轻。按照他负重深蹲养成的对重量的认知,lolita体重最多也就105,对于她这个身高来讲,确实很轻了。

  除了体重,水哥还有另一个感觉,就是lolita的肢体很柔软,富于青春的弹性,容易引发许多美好的想象……

  这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water哥,够了没?”

  水哥吓了一跳,赶紧一松手,差点把lolita扔到了地上,幸好她反应敏捷,勉强站稳了。

  水哥连忙道歉,lolita没有计较:“怎么样,我的体重不像是山寨版的吧?”

  水哥点点头:“没错,你肯定是原版,接下来好办了……对了,你要不要抱一下我试试?不怕我也是山寨版吗?”

  Lolita摆摆手:“如果重量真的是区分你所说的山寨跟正版的关键,而你又是山寨版,那还怎么会告诉我这一点……”

  她微微一笑:“再说了,就算你是原版的我也抱不动啊。”

  Lolita逻辑严密,说的好有道理,水哥竟无法反驳。他尴尬地咳了两声,正准备理理头绪,把桑塔纳shirly纸条,电梯小王惨死,自己目前所掌握的信息跟分析,全都共享给lolita,这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水哥心里一惊,肯定是小王他们找过来了!

  这边跟lolita的话还没讲完,也没商量好要怎么结成攻守同盟,现在就被抓回去的话,万一小陈他们马上下手,那可就一点胜算都没了。

  这么想着,水哥赶紧拉着lolita的手,往车位墙角,一辆奔驰MLK车屁股后面躲去。这一次lolita没有抵抗,乖乖地就跟了过去,和水哥一起蹲下了。

  脚步声嗒嗒嗒地越来越近,水哥紧张地大气都不敢喘。电视剧里就算200的大大汉,随便躲在电灯柱后面就不会被发现,现实世界可不是这样的。要是躲在这里被发现了,该怎么解释呢,难道说两个人一起在一边聊天,一边撇大条?

  脚步声在很近的地方停住了,小王的声音响了起来:“哎耶?刚才明明往这边走的。”

  Shirly说话比以前更嗲:“对呀,我也看见的。诶,你说他们会不会也是在……毕竟那么久没见了。”

  小王却不这么认为:“不,他要是敢动四鸡一下,小魏不会放过他的。”

  小王说完,两个人发出了意义不明的暧昧笑声。

  水哥跟lolita面面相觑,看来两人都是一头雾水。水哥跟lolita在工作室里,每天都会碰面,怎么能说那么久没见?还有小魏又是谁,或者他们说的是“校尉”,古代的军官,那应该是指小陈吧?

  水哥高中是读文科的,历史专业,依稀记得在秦汉的时候,校尉是中级军官,能管几千个兵,相当于现在的团长了。小陈在他印象里就是个保安,手下除了电筒就是根撬棍,怎么突然就变成了酷炫的团长?

  校尉先不说,“四鸡”又是个什么东西,难道指的是lolita?

  还有,听小王说的,Lolita是校尉小陈的女人,所以水哥碰了她的话,小陈就会对他不客气?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还没等水哥跟lolita想清楚,shirly又用那种嗲得出汁的声音说:“诶,不管他们了,我们再来一发吧。”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