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这句话就很好理解了,一对狗男女又要做狗男女应该做的事情。

  水哥吞了口口水,心里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看一眼lolita,她低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对狗男女具有超高的执行力,过了没几分钟,就又发出了羞羞的声音。跟之前那次比起来,甚至还更加猛烈了。这让水哥不禁有些疑惑,山寨版的真实构成是什么,为什么也具有跟人类一样的功能?

  水哥跟lolita就这样静静地蹲在角落里,被迫听床。在这样的环境里,人类最基本的欲望很容易就被唤起,当水哥跟lolita互相看着对方时,才发现,两人的手已经紧紧牵在了一起。

  Lolita小嘴微张,眼神有点迷离。

  这个时候,不凑过去的男人都是死基佬。

  就在两人的嘴唇只差零点几厘米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阵歌声。

  简单爱你心所爱
  世界也变的大了起来
  所有花都为你开
  所有景物也为了你安排
  ……

  伍佰的《再度重相逢》,高潮部分。水哥一下子懵了,这是他的闹钟铃声,每天早上九点半准时响起,就算把手机关机了也一样会响。

  所以,这阵声音当然是从他裤兜里传出来的。

  水哥手忙脚乱地去掏手机,lolita在一旁干着急;曾经蹲着这么尝试的,都知道这个动作难度系数有多高。

  我们是如此地不同
  肯定前世就已经相爱过
  讲好了这一辈子
  再度重相逢

  伍佰扁扁的歌声,在空旷的地库里回荡,就算狗男女再怎么投入,也不可能没听见。

  果然,小王停止了动作,大声说:“谁?”

  水哥终于把手机掏了出来,滑动把闹铃关了,同时心里闪过一丝疑惑——下了地库之后,计时仪器的时间都已经停止了,手机闹铃为什么还会响呢?

  目前的情况,已经不允许让他考虑太多,Shirly气息还没恢复正常,却给小王指出了方向:“好像在那边。”

  一阵悉悉索索的拉拉链、穿衣服的声音,然后脚步又响了起来,还有条手电筒光柱也往这边照。

  形势万分紧急,如果让他们看到自己和lolita蹲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偷听他们讲话跟啪啪啪,一定会加快下毒手的节奏。

  这个时候,没时间想太多。

  水哥当机立断,右手伸过去抱住lolita的腰:“对不起。”

  他自己身体向前,带着lolita一起往下倒,然后整个人压到lolita身上。做戏要做全套,与此同时,一只手还往lolita裙子里伸去。

  Lolita完全躺倒在地上,身体被压住动弹不得,双腿下意识地夹紧,圆睁着眼睛:“你……”

  怕她大叫,水哥赶紧封住她的嘴巴,用的当然是自己的嘴巴。

  刚完成了这个非标的推倒动作,一双美特斯邦威跟一双靴子,前后脚走到了水哥眼前。

  手电筒的光柱,就照在离水哥脸十公分的地上。

  Shirly的声音顺着光柱一起下来:“诶,你们……”

  然后是小王标志性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在搞啥子嘛!”

  水哥赶紧把手从lolita裙子里伸出来,装出一副不爽的样子:“只准你们搞,不准我们搞吗?”

  Lolita知道了水哥的用意,却也没办法加入一起来演,把脸扭到一边,眼睛紧紧闭上。不过就她这个样子,反而让小王跟shirly相信,他们也是在这里做羞羞的事情。

  狗男女相视一笑,眼神里似乎有特别的含义。

  然后shirly嗲嗲地说:“诶,你们先缓一缓啦,大把时间……”

  小王接腔道:“嗯,水队长,校……小陈在等我们回去呢,先走吧。”

  水哥假装生气地说:“走就走,你们别瞪着啊,我裤子都脱了,你们想看着我穿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Shirly牵着小王,扭着腰走了,但也没走远,就在MLK的另一边站着。

  水哥刚才急中生智,演戏的时候全身都在紧张状态,到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感觉浑身无力。

  几秒之后,他才意识到lolita还在冰凉的地上躺着,赶紧弯下腰,尝试把她拉起来。

  Lolita这时已经睁开了眼睛,一直看着水哥。不知道lolita会不会顺势给他一巴掌,只求别打得那么响,不要让小王他们听见就好。

  出乎他的意料,lolita似乎没有生气。她很配合地伸出手,让水哥把她拉了起来,再低头拍拍身上的尘土。

  水哥被呛得差点咳嗽,地上那么脏,刚才就这样把一个漂亮的妹子推倒,就算是水哥也会觉得不好意思:“Lolita,对不起,刚才……”

  Lolita抬起头来,一句话都不说,很严肃地盯着水哥,这让他非常紧张。

  突然,lolita噗哧一声笑了:“好啦,我懂你意思,刚才也是没办法。”

  水哥还在提防着那个巴掌,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Lolita又压低了音量:“你还挺机智的嘛。”

  水哥终于领悟过来,lolita并没有怪罪自己。这个长腿妹子不但聪明,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冷静地判断形势,作为一个美术妹子,实在是难能可贵。这也让水哥对正版同盟对抗山寨版的胜算,多了一点点信心。

  不过,给小王跟shirly那么一搞,原来要跟lolita分享的信息,就全都没说出去。

  小王在那一边催促:“水队长,你啷个那么久嘛!”

  水哥皱着眉头对lolita说:“纸条你收好,等有机会我慢慢跟你说……”

  Lolita却摇了摇手:“之前的事情就不用讲了,我相信water哥的分析。接下来,只要告诉我怎么做就好。”

  她爽朗一笑,仿佛冲破雾霾的一道阳光:“我都听你的。”

  看到lolita脸上的笑,水哥感觉心都快要化了。如果不是脑海里残存的女朋友形象在提醒他,简直马上就要求lolita跟他在一起。

  Lolita伸过手来,在水哥的手心捏了一下,两人相视一笑,走了出去。

  两个人内部的问题是解决了,但外部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一男一女两个原版,跟两男一女的山寨版之间,武力值的差距客观存在,在杀人的觉悟上面,原版更不是山寨版的对手。

  而就算搞定了三个山寨版,该怎么冲出这个地库,水哥也毫无头绪。

  事到如今,也只好见步行步了。

  水哥跟lolita跟在狗男女后面,四个人一路走一路聊,水哥夸小王年轻身体好,小王嘿嘿水队长也不错嘛,像是一对刚从东莞回来,交流用户体验的好兄弟。

  Shirly已经明目张胆拉着小王的手,而lolita跟水哥并肩走着,没有说话。

  四个人走回几辆车围城的大本营,小陈迎了上来:“终于回来了!电梯那能爬出去吗?”

  Shirly朝小陈点点头,对方马上移开视线,这应该是在示意,说小王已经成功被替换了。

  山寨版的小王摇摇头:“不行的嘛,里面又是穿越来穿越去的。”

  水哥心想,既然你们还在演,说明撕逼的总决战时间还没到,那就陪你们演下去,于是叹了口气说:“嗯,我跟小王试了,确实不行。从双层梯的通风口爬上去,结果……”

  水哥脑海里浮现出小王被切得只剩几片肉的画面,压住恶心说:“结果,又从单层梯那一边下来了。说明里面是个互通的时空缝隙,就跟车道斜坡的一样。”

  小陈装得很像,沉默了一会说:“水队长,按照你之前的分析,车道斜坡、电梯通风口我们都试过了,那只剩下楼梯的消防门这一条路了。”

  水哥点点头,确实,小陈说的没错。

  但是,自己建议的电梯已经把小王害死了,这个小陈都主动提议的消防门……又隐藏着什么危险呢?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Shirly摊开双手:“水队长,我们该怎么办?”

  水哥看了眼lolita,再看看面前的三个山寨版,深吸了口气:“小陈说得对,车道斜坡跟电梯通风口,我们都验证过了,都走不出去。而且小王还死……”

  水哥发觉说错话,赶紧往回圆:“还死沉死沉的,骑在我肩膀上可累了。”

  小王嘿嘿笑:“我沉个锤子,整个厨房我最瘦啦。”

  水哥松了口气,继续往下说:“消防门那边,按道理来讲就已经出了地下车库了,门打开外面就是一层的大堂。不过,我跟小陈上去看过,门锁住了,根本打不开。”

  小陈举起手里的红色撬棍:“我们试试这个。”

  水哥皱起眉头:“光有撬棍还不够,小陈我们推过那门,后面估计有东西封住了。我的建议是这样,大家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去搜集工具……”

  小王插嘴道:“工具,这停车场里还有个锤子的工具?”

  水哥哈哈一笑:“你说对了,就是锤子工具。”

  他转过身去,指着地库里视野范围内,散落着的几辆车:“这些车就是我们的工具库,大家一起搜集下,重点关注越野车,把上面的铲子、铁锹、锤子什么的,通通都拿出来。楼梯上面那个白色消防门,看上去也不是特别结实,如果实在撬不开……”

  水哥握紧拳头做了个手势:“我们就暴力破解。至于门后还有什么,水泥墙、石墙、土墙,不管什么墙,我们都轮流挖。”

  水哥的计划是这样,等下再安排自己跟lolita一组,搜集工具的同时,可以拖延时间,也能商量制定一个作战计划。

  这时候,Lolita也提出了她的问题:“可是,这些车都锁住了耶,我们又没有钥匙。”

  水哥指着大本营的围墙——她的甲壳虫跟shirly的凯迪拉克——说:“你们车上都有小型的灭火器,带上,砸车窗玻璃方便。”

  对于这个计划,lolita当然是举双手赞成,那三个山寨版互相看看,也同意了水哥的安排。

  砸车窗玻璃可是个体力活,出发之前,水哥让大家都先吃点东西,休息下,补充体力。

  他带着lolita走进大本营,示意她看铺在地上的纸板。他们睡的纸板只有浅浅的痕迹,而小王跟shirly睡的,却像被坦克压过了一样,瓦楞纸塌得没了形状。

  Lolita捏了捏水哥的手心,没有说什么。

  小陈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个电热水壶,所以水哥就拿了五个方便面,人手一个,排队煮水、泡面。

  也不知道从此往后,还能活着吃多少顿饭,所以水哥奢侈了一把,每人还配了根火腿肠。

  水煮开了,Lolita第一个泡,然后是shirly、小王、水哥,小陈说他不饿,只是拿了瓶矿泉水。印象中,水哥从来没见过他吃东西,不过shirly跟小王倒是吃得挺香的,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看着别人的方便面加水、冒出阵阵香气,而自己的水还没煮开,简直是人生最大的折磨之一。

  等到终于泡好吃完,一碗热得烫嘴的方便面下肚,即使在这冷飕飕、黑漆漆的地库里,也能让人重拾勇气。

  当然,这里说的是正常人,包括lolita和水哥。至于小王跟shirly是怎么想的,他们还有没有味觉,有没有胃里填满食物的幸福感,这点水哥不得而知。

  吃饱饭又聊了会天,到了要出发的时候。按照水哥的计划,还是让小陈守在大本营,小王和shirly一组,lolita跟自己一组。谁知道,这次小陈却不同意了。

  小陈摇摇头说:“女孩子没有力气,跟着去也没用。我看还是让两个女孩子在这里守着,水队长、我、小王,刚好从负一到负三层,每人负责一层吧。”

  小王猛地点头:“这样好!快一点。”

  水哥有点犹豫,他当然反对这样的安排,谁知道shirly会对lolita做什么呢,说不定等他搜集完工具回来,lolita也变成了能把纸皮压扁的山寨版。水哥刚答应要对得起她的,如果真出了什么事,自己就算能出去,要胖五十斤还要不能人道,惨烈的程度不比死在地库差多少。

  但是,如果这时候表示强烈反对,小陈他们也会怀疑,他们杀人然后替换的事情败露了吧?

  水哥把眼神投向lolita,她应该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接过水哥的眼神,点点头,似乎是在说不用担心,她会保护自己。

  小陈在一边催促:“水队长,你觉得怎么样?”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想了一下,嘿嘿笑道:“小陈说得不错,那就这样分工。我来负一层,你负二层,小王负三层。虽然大家的时间都不走了,但自己估算着时间,找到了什么工具,就先放回大本营里;如果什么都没找到,三个小时之内,也一定要回来集合。”

  小王跟小陈都表示没意见,水哥松了口气,又看着lolita跟shirly:“你们俩个妹子一起,也相互有个照应。如果遇到什么事情,比如说这地库里除了我们五个,真的还有别人,那你们就大声叫。我就在负一层,两分钟内一定可以跑回来。”

  Lolita点点头:“水哥,我知道了。”

  Shirly揽着她的肩膀,嗲嗲地说:“好了啦,水队长,我会帮你照顾好……”

  她说到一半,像是上课开小差,班主任走了过来,突然就低下头不说了。水哥转过身一看,原来小陈正盯着shirly。那个眼神,不像是一个物业保安看着楼里上班的白领,而像是一个严厉的上级盯着下级。

  水哥想起了小王跟shirly说的那个词,校尉。

  慢着,小陈为什么在这个节点老虎发威,难道说,lolita真的是他女人?

  那这样的话,这地库五人的小组,lolita跟小陈是一对,shirly跟小王是一对,只剩自己孤家寡人。这样的分配也太亏了吧!

  水哥摇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小王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水队长,你在想啥子嘛?”

  水哥尴尬地一笑:“没事,我在发愁能不能找到足够的工具。那什么,出发吧!”

  小王逗逼似地振臂高呼:“好!”

  Shirly嗲嗲地握拳:“加油哦,我等你……们回来。”

  Lolita看着水哥点了点头。

  小陈面无表情。

  水哥补充道:“记得,三小时内一定要回来啊。”

  水哥、小陈、小王三个人,分别从甲壳虫、凯迪拉克cts、小型冷藏车上面,拿出了红色的灭火器,然后就出发了。

  Shirly玩着lolita的手,站在大本营门口,跟男人们挥手告别。

  这种感觉,有点像几万年前的原始时代,男人出去打猎,而女人留在洞里。

  小王跟小陈一起向消防楼梯走去,水哥看着他们进了楼梯间,自己这才走向负一层车库的另一边。

  按照他的想法,shirly虽然是山寨版,但毕竟也是女的山寨版,战斗力应该有削弱。而且,小王是被电梯外面的黑雾吞噬的,shirly在桑塔纳里估计也是一样。虽然不知道山寨版们为什么不直接用物理攻击,但目前的信息说明,他们更多是依靠阴谋。

  而且,lolita跟之前的原版小王、shirly不同,已经留了个心眼,知道提防山寨版。按道理,就算shirly要害lolita,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得手的事情。

  所以,水哥把搜索范围先放在最外圈,由内到外地搜,这样到了shirly要下手的时候,自己也离大本营很近了,马上能赶回去支援。同事,他也会留意消防楼梯的出口,如果小陈跟小王上来了,他也要假装过去看找到了什么工具,一起回大本营。这样,就能确保lolita不会双拳难敌四手。

  考虑完这些,水哥已经走到了车库最东边的尽头。这里远离电梯间,所以更加空旷,目力所及只有几个黑乎乎的影子,目测一辆是家用的日系SUV,一辆商务车,还有两辆三厢轿车摆在一起。

  水哥掂掂手里血红的灭火器,就先从两辆轿车下手吧。虽然说起来简单,真要徒手用硬物杂碎车玻璃,没试过还是不知道难易。

  不过,这应该难不倒健身狗。

  水哥向轿车走去,路过商务车的时候,突然发现,在它的灯光阴影下面,跟墙壁夹起来的地方,还停着一辆车。

  虽然灯光昏暗,细节看不清楚,但光凭这个熟悉的外形,水哥就能认出来。

  这是一辆mini cooper,country man。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心里一哆嗦,我去!不会这么邪门吧?

  Mini cooper乡下佬是个挺小众的车,保有量不多,就水哥所知,整个公司只有两辆。一辆是他的墨绿色的,还有一辆大红色是一个行政妹子开的。

  而眼前的这辆车,明显不是大红色的,在昏暗的灯光下,不是黑色就是——墨绿色。

  Mini cooper的车牌藏在阴影里,但是露出来的一点号码边缘,跟水哥所熟悉的那一个,并不矛盾。

  也就是说,眼前这辆车是水哥自己那辆的可能性很大。

  水哥回想起之前,他把自己那辆墨绿色的mini cooper,停在负一层车库外的斜坡上,跟小陈上了一趟楼梯,回来的时候车就不见了。下一次见到那辆车的时候,它被停在负三层,变成一辆报废车。

  如今,难道它又会再次出现在这里?在这个诡异的地库里,他的mini cooper学会了鸣人的影分身?

  虽然刚才看见它变成报废车的时候,水哥心里很期望它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再度出现。可如今,自己的mini cooper真的如他所愿,再次出现在眼前,水哥又觉得有点害怕了。

  报废的mini cooper上放着半截碎了的兵马俑,这辆重新出现的mini cooper,上面会放着什么样的东西呢?

  水哥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手中的电筒,向那辆mini cooper照了过去。

  揭晓答案的时间到了。

  车牌、车漆颜色、车尾箱自己贴上去的WATER这5个金属字,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丢了的那辆mini cooper,countryman。

  眼前的这辆车,在手电筒的光柱下,反射着妖冶的墨绿色光芒。

  它就这样静静地趴在那里,头朝里,尾向外,像是藏了一肚子秘密的钢铁小怪兽。

  不知道负三层那辆报废的mini cooper还在不在,但现在水哥面前的这辆,却是一副保养良好的样子,跟他记忆中的那辆爱车一模一样,就好象是一分钟前前,刚拔下钥匙熄火的。

  水哥站在车窗外,打着电筒往里照。后排座位上放着两件外套,还有个IBM的电脑包;钥匙插在方向盘旁边的钥匙孔里,随身的小挎包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总而言之,就像是有个好心人,把车从车库门口开进来,停好,按照原样留给水哥。

  甚至,水哥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是他自己记错了,本来就是把车停这里?

  不对,如果这样的话,小陈也会提醒他的。

  除非,这里说的水哥,指的是另外一个自己。

  水哥看着副驾驶上的小挎包,想起里面放着的烟斗跟刚买的一盒草,突然烟瘾就发作了。

  钥匙还在车上,车门果然一拉就开了。水哥把电筒夹在胳肢窝里,从驾驶座的位置探进去,弯腰从副驾驶上拿挎包。

  突然,他发现在副驾驶座椅下的地垫上,有一个圆形的物体。从轮廓上看,是一个……

  人头!

  水哥吓了一跳,猛地直起身来,咚一声撞到了门槛上,电筒也掉到了车里。

  在一片头晕眼花跟黑漆漆中,水哥的脑袋快速转动。自己的车上有个人头,会是谁的头呢?原版的小陈、shirly……难道是电梯里被切掉了嘴唇、鼻子、额头的小王,通过那片鬼一样的黑雾,空间转移到了自己的车上?

  水哥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背后一阵发凉,差点就要叫出声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紧张得胸口发闷,他把T恤的领口扯开一会,这才感觉呼吸顺畅了些。千万不能吓得叫起来,如果太大声的话,大本营的lolita会听见的。

  现在的状况下,一定要稳住自己,就算情绪崩溃,也不能让lolita知道。水哥知道,他是lolita逃出这个地库的精神支柱,如果看到自己都不行了,那么lolita肯定会失去信心,本来就艰巨的任务,就会完全失去可能。

  像看到小王惨死后,从电梯出来恶心得作呕的那一幕,再也不能出现了。

  所以,现在的这个情况,还是由自己先来处理一下。

  刚才只是匆匆一瞥,觉得像是个人头。说不定是别的东西呢,比如那辆报废mini cooper上面有个无头兵马俑,现在这辆上面的,说不定就是缺了的那个。

  那个兵马俑的身躯,跟自己的身材一模一样,水哥倒像看看,这个兵马俑的头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模一样。成龙也只能做成蜡像供人合照,只有更厉害的伟人才能被雕成塑像,千古流传,这可是个一般人享受不到的高规格待遇呢。

  就算是做最坏的打算,那真的是小王的头,也可以让lolita先看下——铁证如山,lolita会更相信现在的小王是山寨版——然后再想个办法,把他的头给安葬好。

  这么简单一分析之后,水哥感觉冷静了下来,也没那么害怕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倒车镜上面那个灯,又捡起车里的电筒,再次朝副驾驶座下面照去。

  这一次他睁眼看仔细了,哈哈,果然是个兵马俑的头!

  头颅是用脖子立在地垫上的,脸朝着车子的正前方。刚才惊慌之中没看清,现在电筒光照着,可以清晰辨识出,虽然上面也有头发,但是形状是一大绺一大绺的,明显不是真人那种一根根的细发。

  不过也蛮好玩,这雕出来的明显是长发,而不是水哥留了多年的监仓板寸头。水哥弯腰下去,双手捧起那个兵马俑的头颅——挺沉的——他倒像看看,自己留长发的塑像会是什么样子。

  水哥捧起那个兵马俑头,转过来对着自己。瞬间,他就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这个头颅的面目,不是自己,而是清秀、好看多了——明显是个女人。

  Lolita。

  水哥的脑子一下有点乱了。

  他猜了那么多可能性,还是没有把这正确的答案包含进去。

  怎么会是lolita的头呢?不,怎么会是按照lolita 的头做成的雕像呢?这个雕像的材质,跟报废mini cooper上的那几截身躯是一样的,明显是同一批产品。而看雕像的艺术风格,却跟水哥印象中的西安出土的兵马俑不太一致。不过也是,有谁见过女的兵马俑呢?

  水哥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托着这个兵马俑头的耳朵,把它放在mini cooper的顶篷上,小心翼翼地放好。然后,他用手电筒照着这个头,仔细地再看一遍。

  这耳朵、鼻子、嘴巴、眼睛,确实跟lolita一模一样,要说有哪里不同的话,无非就是脸稍微丰满了些。兵马俑头的五官做得栩栩如生,眼珠子虽然没有颜色,确是随时都会转动起来的样子,让水哥不敢盯着细看。

  确认了这个是lolita 的头,水哥更加迷惑了。在负三层的报废mini cooper上,找到了按照自己仿制的兵马俑,缺了个头;在负一层又重新出现的mini cooper上,却发现了按照lolita雕刻的兵马俑的头,却没有发现与之配套的身子。

  这里面有什么联系吗?怎么都想不通。

  就在水哥挠破头的时候,突然间,消防楼梯那边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是小王的标志性大笑:“哈哈哈哈,水队长你在哪?我们找到啦!够啦!”

  水哥一下乱了方寸,小王说的是“我们”,看来是跟小陈一起回来的。他们找到了工具,要往大本营跑去了,三个山寨货一起对lolita下手,那她是必死无疑。

  而在自己这一边,水哥可不想刚发现的mini cooper跟lolita的头,让那些山寨货知道。虽然没有理清思路,但他隐隐觉得,找出这里面隐藏的线索,就是逃离这个地库的关键所在。

  水哥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好了对策,然后大喊一声:“好!我这就过去!”

  他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打开mini cooper的后厢,把lolita的头藏在那个矿泉水的纸箱里。然后,他又重回驾驶室,拔下了车钥匙,关上车门。

  跑了两步,水哥又一个急刹车回到车旁,再次打开车门,恶狗扑屎一样从挎包里搜出烟斗、草跟火机,胡乱塞进包里,然后转身朝大本营那边跑去。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一路上,烟斗、草、打火机、车钥匙,在水哥裤兜里蹦来蹦去,反而让他有了种安全感。女人的安全感来自于鞋子根宝,男人的安全感,经常是依靠香烟、钥匙、钱包。

  水哥跑到大本营的时候,小陈跟小王都已经回到了,四个人正站在那辆甲壳虫旁边。Lolita远远就看见他过来,给了水哥一个眼神,像是跟他说一切都好。

  水哥收到了她的眼神,点了点头,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这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山寨版害人需要一定的时间跟条件,比如说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像电梯通风口、桑塔纳尾箱,然后用黑雾来杀人。

  当然也存在一个比较小的可能性,那就是现在的lolita其实是山寨版。不过这个很好验证,等下趁别人不注意,抱抱她就是了。

  小王的笑声打断了水哥的推理:“哈哈哈哈,水队长,看我们都找到了啥子?”

  水哥这才注意到,在四个人中间的地上,杂七杂八放着一大堆工具。

  最引人注目的是其中一根——水哥也不禁喊了起来:“锤子?”

  小王这个二货狂笑道:“哈哈哈哈,锤子,就是锤子嘛!”

  地上的这根锤子,不是普通的家庭工具箱里面的斯斯文文的小锤子,锤个核桃都费力的那种,而是一根大锤,木制的锤柄粗又硬,起码有一米长,锈迹斑斑的锤头有水哥上臂那么大,看上去至少20斤。

  这家伙,别说敲那层薄薄的消防门,就算承重墙也能敲出个洞来。

  除了这根大锤子,其它杂七杂八的工具还有防身用的甩棍,一把没开锋的工艺斧,一把瓦刀,两根小锤子,不过这些跟那大锤子比起来都是渣渣了。

  水哥转过去问小陈:“你们从哪里弄来这家伙?”

  小陈低着头不看他:“负三层,有一辆装修队的车。”

  有了这些工具,五个人的地库小分队,转眼变身成为拆迁小分队了。

  shirly用胸夹着小王的手臂,嗲嗲地说:“你们好棒哦!”

  小王嘿嘿笑:“水队长,我们赶紧去把那啥子消防门砸烂出去吧!”

  水哥还想拖延下时间:“不再歇下?”

  小陈摇了摇头:“水队长,我们不是刚歇完吗?”

  小王附和说:“对啊要抓紧了,不然时间赶不……”

  小陈瞪了他一眼,小王赶紧把剩下的话吞回肚子里。这两个人的动作,都被水哥看在眼里。

  山寨版们,看来是要赶在一个时间节点,来实施一个什么计划。虽然目前的情况看来,拖延下去对自己有好处,但水哥实在找不出什么借口了。不如还是按照他们说的,先去把消防门砸开了,然后随机应变,见步行步吧。

  反正地库这鬼地方,再呆下去就算不被山寨版弄死,也会压抑得疯掉。

  水哥心里默默盘算着,按照之前的经验,只要小心保护好lolita跟自己,不要进入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就好。

  这么想着,水哥决定了:“好!既然大家的情绪那么高,就趁现在,我们去——砸门!”

  小王跟shirly欢呼雀跃,小陈默默不说话,水哥看着lolita,两人交换了个互相安慰的眼神。

  还没等水哥分配工具,小王弯下腰去,自告奋勇地拿起那根大锤,就往肩上扛,然后转身走。看着那根锤子感觉比小王还高,但他那么单薄的身子,竟然扛着走得一阵风似的。

  看来变成了山寨版,体质也会发生变化,武力值相应增加了不少。连小王这个小萝卜头都变得如此生猛,小陈一看就身强力壮的,打起来肯定吓死人。

  水哥撇了撇嘴,更加坚定了以斗智为主要斗争手段的方针。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水哥叫住小王,要他先回来等等。

  然后,水哥让lolita从车上拿出她打网球时,用来装球拍跟衣物的运动桶包,把里面的东西清了出来。然后,水哥又从面包车上拿了几瓶水跟饮料,还有面包、巧克力、薯片,塞进包里。

  拆门可是个体力活,而且根据之前和小陈推消防门的感觉,门后面是被什么结实的东西堵住了。如果是水泥墙的话,那要砸个洞更是消耗不少体力。所以,得带上这些补充能量的食物。

  这次是去暴力拆迁,再留下小陈这样的壮劳力来守大本营,确实也说不过去。水哥只好安排shirly在这里待着,还假装交代她遇到危险就要大叫。shirly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好像一分钟也不想跟小王分开,小王倒是没心没肺的:“哈哈哈,佘里你等等,我们拆好门就回来!”

  水哥的想法是,无论如何也要把山寨版留下一个,这样场上山寨跟原版的队员比例是二比二,起码在数量上是对等的。

  安排好这些,水哥背着lolita的运动包,拿一根甩棍,小王扛着那一根大铁锤,小陈手上是红色撬棍跟几把锤子、螺丝刀。水哥把那把没开锋的工艺斧分配给lolita,这东西拿着轻,真要跟山寨版撕起逼来,也有点杀伤力。只要她像球场底线大力击球那样,用力朝对方劈过去就行。

  就这样,拆迁小分队告别了依依不舍的shirly,由活蹦乱跳像去春游的二货小王带头,朝着消防楼梯那边走去。

  一路上,水哥跟lolita并肩走着,lolita悄悄捏了下他的手心,两人却不敢说些什么。

  楼梯间的感应灯是黄色的,光线暗淡,四人拾级而上,走到两条楼梯间的平台时,水哥向上张望。跟上次一样,在楼梯上并没有那可怕的黑雾,两扇白色的消防门,就在目力可及的地方。

  小王兴高采烈就往楼梯上爬,走到消防门前,咚一声把锤子放下。小陈紧随其后,水哥拉了一把lolita,也上了楼梯,站在消防门前的水泥地上。

  跟上次一样,理论上,这里的海拔高度,已经超出了地下车库的范围。在这两扇消防门,还有四周的水泥墙后面,就是一楼的大堂。这栋写字楼就在深圳最宽的马路旁,傍晚时会有讨厌的太阳光西晒,但在车库里呆了那么久的水哥,是多么期望在夕阳下被晒成一条咸鱼。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打开这道消防门。

  水哥把运动包也放在地上,抬起头时,却看见小王抡圆了大铁锤,就要往门上砸。

  “别!”

  这个字跟小王的铁锤同时甩了出去,砰地一声巨响,铁锤砸到了消防门上,又以同样快的速度反弹了回来。小王被铁锤带得一个踉跄,像扔铅球一样转着圈,铁锤眼看就要砸到身后的lolita肩膀上。

  lolita一声惊呼,水哥来不及反应,旁边的小陈眼明手快,一把抓过lolita,险险避过了铁锤。

  小王自体旋转了240度,铁锤砸到了旁边的水泥墙上,他吃不住力倒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比铁锤砸在墙上还响,像是一块假山倒地。

  “没事吧?”

  水哥跟小陈同时出声,关心的对象却都是lolita,没人去理像狗吃屎一样趴在地上的小王。

  lolita用手捂着胸口,惊魂未定地说:“没、没事。”

  这时候,lolita还靠在小陈的怀里,体型比、身高差都非常科学,看上去倒是一对天造地设的情侣。

  水哥皱起了眉头,难道真的像小王跟shirly说的那样,lolita这个什么“四鸡”,跟校尉小陈是一对?

  小陈放开了了lolita,转身去观察被小王砸了一锤的消防门:“水队长,你过来看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听小陈这么说,水哥跟lolita都走了上去,小王这么摔了一跤也没事,爬起来也往前凑。

  小陈用手电筒照着消防门,在光柱下,刚才在铁锤砸出来的坑清晰可见。消防门是两层的钢化塑料之类材质,硬度并不高,被铁锤砸出了一个坑。

  这个圆形的坑比铁锤面略大,可以看出小王的力道很猛,坑周围的消防门都被砸扁了,渣渣掉到了地上,坑中间更是露出了手表盘面那么大的一个洞。洞后面黑漆漆的,不知道是啥。

  水哥伸出手去,把坑周围的碎屑也扯了下来,洞口就越来越大,渐渐有拳头大小。

  小陈用电筒照了过去,四个人围在洞口旁边,脸挨着脸往外看。水哥皱眉看了一会,然后跟lolita面面相觑:“这是……”

  能把铁锤像刚才那样反弹回去,消防门后一定是有坚硬的物体,这一点水哥刚才也想到了。

  但是,门外面的这个物体,却不是水泥墙,更不是泥土或石块,而是青色的一块,在手电筒的灯光下反射着金属的光芒。

  仔细看得话,还会发现金属上还有着规律的花纹,总之,明显不是自然存在,而是人类创造的物品。

  小王伸手就往那个坑里摸:“哇噻,这是啥子嘛,好凉哟。”

  水哥拨开他的手,自己也伸进坑里,抚摸着金属上的花纹。这种触感很特别,不像是现代的铁跟钢等金属。

  一个词突然浮现在水哥脑海,又从他嘴巴里蹦出来:“青铜。”

  说完这两个字,水哥自己也愣了。在他的认知里,青铜顶多就是在电视里或博物馆看过,都隔着一层玻璃。至于用手去触摸,那是绝对没有的体验。但是刚才,明明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不但摸过,而且摸了很多次。

  小陈转过来看着他,脸上是一种赞许的表情。

  水哥继续在坑的四周摸索,手指能达到的地方,都是同样的青铜的触感。有可能,在这两扇消防门的后面,都是这青铜铸成的门或者墙。

  他把手伸出来,退后两步,看着这消防门。这门是向外推的,现在外面被堵住了,就算把锁砸烂也开不了。而如果像刚才一样,让小王把整个门砸烂,就算他是山寨版体力受得了,水哥跟lolita两个原版的耳朵也受不了。

  水哥一拍脑袋:“卸掉!”

  Lolita不太懂他的意思,重复道:“卸掉?”

  水哥走到消防门旁边,指着门与墙壁结合处的转轴:“对,卸掉!我们怎么那么笨,还想着把门敲烂。只要把上面、下面这两个转轴拆掉,就能把整扇门卸下来了。小陈,你不是有螺丝刀吗?”

  小王哈哈笑道:“水队长,还是你聪明!”

  水哥问小陈要螺丝刀,小陈没交给他,倒是自己上去就开干了。虽然门是关着的,转轴的螺丝夹在门缝跟墙壁之间拧不到,但是山寨版们的力气估计都很大,小陈用螺丝刀撬进转轴里,再用铁锤敲,没几下子就把一个转轴敲松动了。

  找到了方法之后,解决问题就不难。不到10分钟,小陈就把两扇消防门都卸了下来。

  这一刻,lolita忍不住哇了一声。

  水哥退后好几步,走到楼梯的边缘,仔细观察这消防门背后的东西。正如同他猜想的那样,后面全都是由青铜铸成的……墙?

  就算不是墙,这也不是一道门,因为没发现有门缝。在小王跟小陈的手电筒照耀下,出现在眼前的是这样的东西:青铜铸成的,闪着金属光芒的一道墙,露出了消防门门洞那么大的一块,不知道四周还有多大的面积。

  在整块墙壁上,都有着繁复、精美的花纹,还篆刻着一些看不懂的文字。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在青铜墙的正中间,原本消防门门锁的位置,有一个同样由青铜铸成,凸起的的怪兽的头,有平底锅那么大,张着血盆大口,嗓子眼里黑乎乎的。

  另一个词,又毫无缘由地从水哥嘴巴里蹦出:“饕餮。”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小陈微微一笑:“你又认错了,这不是饕餮,是貔貅。”

  水哥骤起眉头,貔貅?认错了就认错了,为什么小陈说的是“又”?

  Lolita好奇地问:“淘铁?屁羞?你们说的是什么东西啊?”

  水哥皱着眉头说:“饕餮跟貔貅,都是古代传说中的怪兽,好像都是龙的儿子吧?我记得山海经还是什么经里说,这两种怪兽都特别能吃,所以我们现在叫吃货的,以前叫老饕;貔貅就更厉害了,这东西据说只有嘴巴,没有屁眼,光吃不拉,所以现在也有人喜欢买些各种材料雕的貔貅,说是只挣不花,聚财。”

  Lolita撇撇嘴:“只有入口,没有出口……有点像这个地库呢,你看我们进来之后,不就出不去了吗?”

  Lolita说完,好像被自己吓了一跳,四处打量着周围的墙壁,好像这就是貔貅的胃壁,已经在开始蠕动着,要把他们都消化掉。

  水哥也倒吸了一口冷气,lolita说的还真有道理,难道说,这个地库就是怪兽貔貅的肚子?

  小王哈哈笑道:“你们在说啥子嘛!快来看看这个门怎么打开的!”

  水哥皱着眉头:“你怎么知道这是门?”

  小王用手电筒在貔貅头部上下照着:“这还不简单,水队长你看,这里有门缝嘛!”

  水哥凑了前去,仔细一看,果然在貔貅额头正中间往上、往下,都有两条头发丝那么细的缝。看来,这果然是一道门,只是这可不比消防门,敲也敲不烂,更没有转轴可以拆,该怎么才能打开呢?

  小王可没有想那么多,作为一个执行力超强的二货,他突然就了过去,把右手伸进那青铜貔貅的嘴巴里。

  这样诡异的东西,一般都会有些机关,手伸进去被整个咬掉了都不好说。水哥下意识地喊:“别!”

  “啊!”

  小王一声大叫,针扎似地把右手抽了回来,蜷曲成拳:“我的手指!”

  水哥跟lolita都吓了一跳,赶紧围过去看,那二货却突然哈哈大笑,伸开完好无损的五指:“哈哈哈哈,骗你们的啦!”

  刚才还是恐怖片的画风,突然就变成了无厘头电影,水哥一时有点转不过来:“我去!你有病啊!”

  Lolita也拍着胸口:“吓死我了,不要开这种玩笑。”

  小王还在那里哈哈哈笑着,根本停不下来,小陈走过去,弯下腰,仔细观察着那个青铜怪兽的头。

  水哥也走过去,看看能不能琢磨出什么门道。这个怪兽不论是饕餮还是貔貅,总之嘴巴是够大的,占了整个头部的五分之一,并前向前伸出,把眼睛、鼻子、耳朵、犄角什么的,都挤到后面去了。怪兽的血盆大口下,是一圈细密尖锐的牙齿,每一颗都只有小指的指甲片那么大,这么一圈大概有两三百颗。

  小陈把手电筒往怪兽嘴巴里照去,那光柱却像被吞噬了一般。水哥皱起眉头,这种感觉好熟悉,难道说,怪兽嘴巴里也是斜坡跟电梯的那种黑雾?

  小陈右手拿着电筒,左手伸进怪兽嘴巴里,这个洞出乎意料地深,他整只右手都被吞没,肩膀都碰到怪兽的牙齿了,还没有摸到底。

  水哥刚要问摸到什么没有,小陈咦了一声:“这里有个机关。”

  Lolita在旁边问:“什么机关?”

  小陈摇摇头:“我说不来,水队长,你也来摸摸看。”

  这里是消防楼梯的平台,不算是密闭空间,而且还有lolita这个原版在,应该不会就这样被害死。水哥这样想着,咬咬牙,撸起袖子,也把右手伸了进去。

  这样子,他就跟小陈两人肩并着肩,他的右手跟小陈的左手碰在一起,两个大老爷们这么亲密,水哥感觉还挺怪异的。

  这个洞确实很深,水哥的肩膀也碰到了怪兽的牙齿,尖尖的透过衣服都有些冷。他的五个手指在黑暗里不停探索,却没有摸到小陈说的什么机关。

  突然!

  他感觉到另一只手把他右手握住了,十指紧扣,那只手孔武有力,掌心很暖和,明显是男人的手。

  只能是小陈。

  水哥心里一种说不出来的腻味,就好像是在健身房里被基佬摸屁股一般,正要提出抗议,突然间,左手手背一阵剧痛!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