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怯的不花这支花暂时告一段落,咱们在表一表咱们这位汉人的杰出代表郭侃,有史料记载的应该他是最早也是到达最远的汉人,更是征服最远,第一个和欧洲人交过手的将领,而且无一败绩.由于他的征战路程都是局部战争,史料记载的都很简略.但是其强度,难度和战果是不能小觑的.因为他率领的部队整个就是杂牌军,不像怯的不花基本都是精锐主力.旭烈兀派给他的就是那1千多人的汉人部队,其他的大多是西亚的签军.

  他这次出征的主要对手是十字军,虽然十字军的战斗力也不是多么强大,因为他们的兵源就是个问题,很多是欧洲的农民,真正的骑士不占多少,而且没什么阵法,不讲战术,战法,只会和敌人对阵猛冲.但毕竟和穆斯林在中东对战上百年了,也没有被穆斯林从中东全部清除出去,还建了这么多十字军小国,证明还是有一些生命力的.这么看来郭侃并不占有多大的优势.

  但这兵啊就是看在谁的手里,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个优秀的指挥官是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就算手底下大部分是西亚的签军,但穆斯林占多数,和十字军开战,他们的战斗意志和意愿是不成问题的,也就是出师有没有名不是太大的问题.毕竟积攒了这么多年的仇恨.他首先要渡海征服富浪人,这个岛就是今天的塞浦路斯,而富浪人是阿拉伯人对法兰克人的音译称呼,就像此时称小亚细亚的塞尔柱突厥为鲁木,鲁木就是罗马的发音,因为小亚细亚一直是罗马人的地方.

  登岛后遇到的第一个首领叫兀都算端,其实这些欧洲人肯定是不叫什么算段,苏丹之类的了,因为欧洲史料记载这段的更少,只能在西亚的史料中找,西亚的史料里就叫这些欧洲的公爵,伯爵为苏丹了.郭侃也采取了先招降的策略,这兀都算端不知为何,很识相,只说了一句话就投降了,他说;我昨天梦到的神人,就是将军啊.史料只记载了这么一句话,也不知从何说起,难道郭侃的威名已经传到塞浦路斯了?这个不一定,不过蒙古大军在中东的一路势如破竹,他们一定听说了.

  首战兵不血刃,敌人就投降了,开门红.但是下一个城市并不很顺利,石罗子城首领换斯干阿答毕可不想束手被擒,他组织了重兵想和郭侃决一死战.据说法兰克人组织了战象,而郭侃组织了几百头牛,双方展开了一场兽战,不过感觉不太实际.但是最后的欧洲重骑兵和郭侃的杂牌军直接对阵应该是真的.当时中西方野战的特点都表现的很突出.欧洲骑兵还是一贯的靠重骑兵冲杀,成千的重装甲骑兵,排好队形,滚滚而来,这个气势真是很吓人的.而且西方的重骑兵虽然一直跟东方的骑兵对战不占什么优势,但是他们的装备还是很靓丽奢华,盔明甲亮,看着像是从头顶武装到了脚趾.人高马大.

  但是郭侃不可能按着这帮骑士的想法和你硬碰硬的对冲,而且他本身率领的也不是蒙古正规骑兵,他采取的战术是正面虚晃,两翼包抄,然后分割包围,最后进入短兵相接,你重骑兵的冲力优势就被化解了,而且进入短兵相接以后,重骑兵的笨重,不灵活的缺陷表现出来.双方战斗的很激烈,但是结果可想而知,最后换斯干阿答毕不得不臣服投降.下面一个城市,是镔铁首领加叶.他的信心没有被石罗子的陷落击垮,而且很足.他在誓师大会上鼓励将士们;上帝不会抛弃我们,镔铁将成为蒙古人的坟场.

  加叶比换斯干要冷静而保守些,他没有和郭侃野战争锋,而是靠城堡固守.在围攻了一个月后也没有啥进展.加叶忽然发现,蒙军的进攻势头开始减弱,蒙军答应也不在那么嘈杂,安静了许多,这是什么情况?原来蒙军营内开始爆发可怕的瘟疫.郭侃当然不想看到这个状况,但是事情发生了,怎么办?他灵机一动,瘟疫死的尸体不马上处理,会引起更大的疫情,而镔铁又一时拿不下,不如把麻烦留给敌人,再说双方交战只我一方有瘟疫也不公平.不让敌人分担一下说不过去啊.

  就在城内纳闷的时候,他们发现蒙军又开始进攻了,抛石机开始向城里发射炮石.但是和以往不太一样的是,炮石的形状很另类,难道他们发明了新型炮弹?等炮石落地才发现,竟然是尸体.不可避免的,城里也开始疫情爆发.不知道这算不算最早的化学武器.也算是细菌战.有的人说这是中世纪欧洲黑死病的源头,我看未必,时间对不上,这次瘟疫的规模应该没有那么大.不过镔铁无疑在恐慌和混乱中陷落了.

  接下来的战斗就简单多了,先是破了兀林的游兵4万,导致首领阿毕丁投降,向西南挺近到乞里弯,忽都马丁归降,在整个塞浦路斯郭侃攻陷收服了12座城池.当然他们的城池和中国的,中西亚的不能比,很多就是城堡,平定塞浦路斯后,郭侃又渡海回到到小亚细亚,但是此时传来了两大足以影响世界局势的消息,导致他不得不停下征战的脚步.

TOP

  旭烈兀征西之戛然而止
  郭侃的一路远征被迫中断,首要原因是东方蒙古本部传来消息,大汗蒙哥阵亡,不光郭侃要撤回旭烈兀总部,旭烈兀整个主力要撤出中东,回到桃里寺做下一步打算,其实1258年蒙哥已经驾崩,但是蒙古马上陷入了内部汗位之争,所以消息传来已经是1260年了,按照蒙古的习惯,传统,所有蒙古宗王,那颜要回到蒙古草原选举下一任大汗.旭烈兀当然要撤回.

  好像上天真的是在无形当中控制这事态的发展,欧洲人和穆斯林称蒙古的西征是上帝之鞭还是有道理的,之鞭么就是要教训,而不是彻底让你消亡,当拔都率领的长子西征眼看要扫平欧洲的时候,窝阔台死了,导致西征中断,否则整个欧洲是在劫难逃的,按当时的形势,无论是神圣罗马帝国还是法国,更不要提英国,都抵御不住蒙古大军的,这个欧洲人自己也承认.但是由于窝阔台死的是时候,这挽救了欧洲.

  这次旭烈兀眼看着要踏入非洲的土地,蒙哥的死却让这一步硬是迈不出去了.只差了那么一块沙漠.可以说蒙古铁骑一撒欢就杀到开罗城下.而且我们这位汉人将领,和波斯人,阿拉伯人,库尔德人,突厥人,欧洲人都交过手,无一败绩,不知道他踏入非洲大地,还会征服到多远,这些都要停止了.因为旭烈兀首先要派他回蒙古,而此时因为蒙古主力撤出了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留守的怯的不花方面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怎么回事呢?旭烈兀主力撤走以后,给怯的不花留下五千蒙古精锐,有一说是1万.旭烈兀认为足够了,因为根据以前的经验,没啥问题,而且还有亚美尼亚等国的骑兵,当地的收降军队.镇守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应该没问题.怯的不花又是旭烈兀手下第一猛将,此时的蒙古人,自信心已经爆棚到极点,什么叫失败,什么叫挫折,多年没经历过了,天下无敌已经被认为是应该应分的,失败是令人不可思议的.

  这些因素也就导致没有把埃及这个马木留克王朝放在眼里,此时的埃及应该是穆斯林世界最后的堡垒.那么此时旭烈兀和埃及各处于什么状态和局势呢?旭烈兀已经撤回到桃里寺.留守的是怯的不花,但是俩个人做出了俩手不太和适宜的做法,首先旭烈兀派使节去埃及招降埃及,这个具体时间不太好确定,如果是蒙哥驾崩消息之前的话还有心可原,如果是大军一边撤走,一边给埃及施加压力的话,显然是不明智的.你要是迫不得已回撤,那就是不能进攻了,那稳定住对方是最好的办法.

  怯的不花在巴勒斯坦的做法也很失误,首先你征服了穆斯林世界,而且还百般侮辱穆斯林,抬高基督徒的势力,这就让穆斯林很不满,只是敢怒不敢言,他又突然和耶路撒冷附近的十字军小国撕破脸了,这个原因也不能全怪怯的不花,应该说是双方都有责任.首先是蒙古人的行为做派让十字军们很看不起,这里不像安条克公国和的黎波里伯国,他们比较像一个国家,那就是公爵说了算,亚美尼亚更不用说了.但是耶路撒冷附近基本都是骑士团的城邦国,特别还有圣殿骑士团.这些人大多是正中的骑士,也确实层次素质都比较高,关键是自己的优越感很强.大小也算是贵族啊,男爵,子爵之类的.

  也都受过宗教的洗礼,自我感觉是很文明,懂礼节.而相比之下.蒙古人虽然武力确实很牛,但是在这些骑士眼里那跟野蛮人一样一样的.形象就不用说了,各个粗野霸道,穿着也肯定不讲究,不修边幅,常年不洗澡.这么些年世界都被他们踩在脚下,在他们眼里,世界都是他们的,除了蒙古人,其他人都是他们的奴仆,这就让这些骑士看着很不顺眼.他们眼里的蒙古人只能用三个字概括,野蛮人.虽然他们来到中东也没干啥好事.相比之下,他们看穆斯林可比蒙古人顺眼多了.也就是说,当时的穆斯林是第一世界发达国家.欧洲是第三世界,但是人家还毕竟有文化,有传统,有宗教信仰,知礼.蒙古人简直就是土匪强盗了.

  这些骑士们,你看不惯就看不惯吧,别来真的啊,他们感觉被这些野蛮人统治是耻辱,于是圣殿骑士团联合其他骑士,偷袭了蒙古巡逻队.这还不算,巡逻队中有怯的不花的侄子,侄子被杀.这下可闯了大祸了,别说怯的不花的侄子被杀,就是你杀了任何一个蒙古人这也是不能原谅的啊.率军剿灭,真打起来十字军真不是对手,当时的欧洲军队连穆斯林都打不过,还想和蒙古军队试吧试吧?圣殿骑士团被彻底击溃,西顿城堡被洗劫一空.怯的不花这仇是报了,气也撒了,但也标志着,和十字军之间的联盟彻底解体.本应该敌人的敌人是我的朋友,结果敌人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十字军和蒙古人这算是做了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了.双方都是感情用事,一点政治头脑没有.

  那么怯的不花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只剩下亚美尼亚和安条克公国两个盟友.当地人只是表面上驯服,心里没嘴早在和蒙古人的祖宗十八代的女性们发生关系了.这个状态如果在没有外敌的情况下,也还镇得住,关键是埃及方面发现机会来了.

  埃及的苏丹此时是第三代马木留克苏丹忽都斯,在之前他们已经接纳了大量的中东难民,其中还有纳昔儿的王妃.这些人里有王族,贵族,将军,士兵,平民.他们就像没家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家.都是穆斯林么,今天被异教徒祸祸成这样,这不是被征服地区的耻辱,而是整个穆斯林的耻辱,正好旭烈兀的使团也到了,忽都斯召集御前会议,看看是降啊还是战.

  旭烈兀的招降信函写的很清楚;天佑成吉思汗系,使之君临大地全土之国,凡是打算抗拒的都灭亡了,我们长胜军队之声威尽人皆知,如果你们主动来投降朝贡呢,我就在你们国内设一总督就可以,否则准备开战吧.听着条件也不是多么苛刻,就是派一总督么,其他该干嘛干嘛,避免了战争.但是从中东逃过来的很多贵族和将领提出了强烈反对.

  他们是亲身经历过的,比如木剌夷投降了吧,结果整个国家都被从这个世界上抹掉了,哈里发投降了吧,巴格达被屠城,哈里发被杀,纳昔儿投降了吧,你看看啥遭遇,旭烈兀这人根本就不讲诚信,绝对不能相信他的话.最关键的是主将拜把儿斯主战.这么看来主战的声音还是很大的,那些摇摆的人就只能看忽都斯的态度了.

  忽都斯说;我们也可以一战,不管胜负,总算尽了咱们的责任,不能让世人说我们伊斯兰民族都是贪生怕死,怯懦之辈.就这么决定了和蒙古人决战,首先要解决的是钱的问题,这就是所有国家和蒙古对抗时最制肘的地方,没钱这仗就没法打,而这个问题对于蒙古人来说从来都不算个事.

  首先在所有埃及人民中加税,但是收上来60万第纳尔.根本不够,接着开始对逃亡来的人开始下手,有的根本就是全部没收人家的财产,反正都是流亡的人,和本地埃及人没啥关系,又没有人替他们做主,这真是逃出虎口又入狼窝啊,可以宽慰的一点就是委屈和侮辱肯定要受一些了管咋的能保住一条命,在蒙古人哪里钱没了命也不一定能保住.总算筹集够了军费,军队也组织完毕,出发.

  而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等地不少伊斯兰的王公贵族,在旭烈兀哪里得到了任命,纷纷回来任职.当忽都斯大军穿过西奈半岛的沙漠即将进入巴勒斯坦的时候,一方面全军上下都不想前进了,打算在这里驻扎,观望.不是别的原因,是蒙古人的威名确实是个很难逾越的障碍.说白了就是害怕,恐慌.另一方面当地的穆斯林听说后,欢欣鼓舞,纷纷来投奔忽都斯.终于找到组织了.忽都斯一方面批判当地投降的贵族们的投降主义,一方面安慰来投的将士.

  大多数人不想前进,这个时候忽都斯显示出领袖风范.展开一次励志演讲;伊斯兰的兄弟和首领们啊,你们一直吃着国家的俸禄,今天遇到圣战却要退却不敢战.可是我要战,想要战的跟我一起前进,害怕的可以回去,可是真主是看着你们的,我们穆斯林妇女们受侮辱之罪也将归咎于你们.这演讲虽然言简意赅,却非常有效.一方面表明了战争的性质,我们是为了真主,为了穆斯林的圣战,另一方面,我们的女人被外族蹂躏,你们要是个男人好意思退缩?是爷们不?

  妥了,穆斯林终于竖起了一杆大旗,以前都是一片散沙.对于穆斯林来讲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宗教的号召力,使他们团结起来.这明明就是一场捍卫宗教,捍卫穆斯林,捍卫家园,捍卫生存的战争.没有比这个更有号召力的了.大军继续前进,在路过十字军的城堡的时候,怯的不花和十字军撕破脸的后果显现了,曾经不共戴天的两个敌人,今天竟然和好了,十字军不但让埃及军队顺利通过,还提供了给养.忽都斯还回赠了礼物.不说化敌为友了 吧,至少十字军明确表明中立,绝对不参与双方的战争.

  而怯的不花虽然没把埃及放在眼里,不过真是没有懈怠,马上召集分散到各地的蒙古军队,这就是蒙古人这次西征和以往不同的地方,以前就是如龙卷风一般,军队走到哪里杀到哪里,一直不分散,现在不同了,现在你是要镇守和管理所被征服地区,一旦局势稳定,军队就要分散到各地驻守,这也是未来蒙古军队失去优势的原因之一.,召集的很及时,双方都在向同一个地方挺近.那就是今天巴勒斯坦那布鲁斯的艾因.贾鲁平原.

  我们先看看双方的实力.马木留克方面是以大约1万2千的马木留克兵团为核心主力,其他的都是埃及原来的非主力部队,最主要的还是陆续来投奔的各地方的穆斯林部队,总人数据说可以达到3到12万,不过大家比较认可的是3到5万人.而最有战斗力的就是马木留克兵团.这些人以前我们做过介绍,都是从小就购买过来的奴隶,然后开始训练,不但是职业军人,根本就是特种部队.装备极其精良,单兵素质更是不用说.

  每个马木留克战士,配备一匹阿拉伯纯种马,这马不但体型高大俊美,爆发力和冲刺能力极强,和蒙古马比较只是耐力差了一点.每人配长弓一把,这种弓比蒙古人用的弓尺寸要大,射程远,穿透力强,相对的缺点就是换箭速度要慢,和蒙古人比灵活性差一点.长矛一支,锋利的大马士革刀一把,一面盾牌.和蒙古骑兵相比马木留克骑兵算是重骑兵,头戴钢盔,身披锁子甲,但是由于冶炼和锻造技术优于欧洲,所以总体重量要轻的多.

TOP

  旭烈兀征西之大局逆转
  蒙哥军队的装备咱就不用太多介绍了,以前多次介绍过,不过每个蒙古战士都有三把弓,看射程远近选择不同,而且做工很独特,比如利用牛角等材料,弓弦用动物的筋,由于尺寸和马木留克的还是有差距,射程和穿透力也有差距,优点是灵活。人数上要比穆斯林联军的确切一点,2万人到2,5万人,正规蒙军5000到1万,亚美尼亚和安条克重装甲骑兵2000多,其他的是叙利亚收编的签军。

  1260年的7月26日,拜巴尔斯率领的先头部队已经和蒙哥的小股部队有过交战,但是并没有引起怯的不花的重视,1260年9月,双方主力都向艾因,贾鲁平原挺进。还是拜巴尔斯的先头部队迎战,但是刚接战不久就佯退。因为后方已经为蒙古军队设定了一个战场,相当于要打伏击战,埋伏战。而怯的不花和这些蒙古将士并没有考虑太多,因为此时的蒙古人自信心已经爆棚到极点,说难听点就是太自大了,在中西亚唯一遇到过像样的抵抗就是扎兰丁了,不也死了好多年,在东方虽然遇到过陈和尚这样的强悍忠孝军,但是都是极局部的小战争,怯的不花等人也没经历过,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失败,更别提啥叫恐惧。所以说人太顺境了也不一定是好事。

  怯的不花没有考虑太多,率大军一路追击过来,这就像一个班级里一个强悍的同学没事总欺负一个弱小的同学,欺负惯了,没事骂几句,踢两脚,从来没遇到过反抗,也就有了惯性,我今天就是欺负你了你还能咋的?也就不考虑技巧性和态度问题了。所以怯的不花也没有注意到,拜巴尔斯的军队撤退的一点不慌乱。当怯的不花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拜巴尔斯已经顺利回归总队,而穆斯林联军已经展开好阵型对蒙军形成三面包围。

  看到这里我不得不说,咱们中国在军事方面还是可以小小的膨胀一下的,这仗应该不是这么打的。你拜巴尔斯已经成功的利用了怯的不花的盲目自大,并有效的把他引到了自己预设的战场,并且人数也绝对占优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前后夹击,甚至全面包围么,这才叫伏击战和埋伏战,如果怕蒙军的战斗力太强悍的话,完全可以在首尾和中间用弓箭攻击,在蒙军大乱的时候,在出击,这样在强悍的部队也扛不住。如果是我们汉人名将这场战役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部署。

  但是我们发现,花这么大心思把怯的不花引诱过来,只是摆开阵型,月牙形,三面包围都算不上,实际上和正面阵地野战对决没啥区别。而怯的不花也非常之令人失望,以前蒙古人可不是这么打仗的,想当年哲别和速不台已经把各种战法玩出花样来了,而且各种战法都极其娴熟,一场远征下来,统计一下,没用过的战法还真不多。但是到了这场战役,我们发现怯的不花除了横冲直撞,没有别的了。

  怯的不花也马上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不愧为旭烈兀的第一悍将,马上安顿住了部队暂时的慌乱,并及时的安排了对策,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的很多部队已经偷偷的撤出了战场,本身人家就都是穆斯林,跟你一起出来打仗也是被迫的,如果你占有强大优势,也没办法了,但是今天眼看着蒙古人处于劣势,没道理还跟着你。

  怯的不花还是相当有大将风范的。马上把两万人的部队分成了各一万人的两路,每路大军由亚美尼亚铁骑一千做先锋,因为重装甲么,怯的不花亲率一路向敌军左翼冲击。另一路攻击右翼。穆斯林联军是忽都斯坐镇中军,拜巴尔斯领右翼,而怯的不花攻击的是左翼,可惜了这两位当世名将没有正面对决,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主动发起攻击的是蒙军,你别怪蒙军嚣张,在冲锋的时候确实显示出了高度的战术纪律性。穆斯林联军当然没有对着冲锋,敌人冲过来,当然首选是大密集的放箭。这对蒙军造成了极大的伤亡,但是最让穆斯林联军恐怖的是,蒙军根本没有停下来,或者混乱的意思,伤亡大也没影响冲锋的势头,很多蒙古将士身中数箭依然狂呼向前。就这样蒙军迎着一拨又一拨遮天蔽日的箭雨冲向敌阵,蒙军先头部队是亚美尼亚重骑兵,身着重甲,防护能力强,冲击力也没得说,而蒙军在后面一面冲锋一面也放箭。两军碰撞到了一起,而本来就有心理障碍,对蒙军有恐怖阴影的穆斯林联军真是有点扛不住,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么。

  拜巴尔斯的右翼还好,和蒙军僵持住了,但是怯的不花亲率的左翼,左突右杀,穆斯林联军的左翼开始出现溃散,都说兵败如山倒么,一旦大军有一部分开始溃散这个就会迅速被传染,这个情绪和事态马上传导到了中军,并向右翼开始扩散。这是个危机时刻。如果不能及时控制并扭转事态,联军失败在所难免,而此时忽都斯又一次展现了他合格的领袖风范,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忽都斯愤然摘下头盔扔在地上,高喊着;为了伊斯兰。冲向蒙军,忽都斯以这种自杀式的方式做出了表率,话说将士兵的胆,忽都斯这种行为马上激起了穆斯林的斗志。

  在冷兵器时代,带头作用和感情激励是非常重要的,当你的主帅都不要命了的时候,对将士们的激励是无穷的,而且忽都斯嘴里喊着为了伊斯兰,这个口号可以说相当的高大上,也最有感召力,是啊,我们才是正义的,也确实此时的穆斯林们无论从那个角度评价都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之所以一直被动挨打,无外乎此时的穆斯林已经是一片散沙,没有凝聚力,不团结,另外蒙军也确实强悍,给穆斯林们造成了恐怖的心理阴影,就在忽都斯这孤注一掷的个人英雄主义的拼死一搏,唤起了穆斯林们的信心和勇气.这叫置于死地而后生.

  战场上的气氛立马逆转,当穆斯林们克服了心理障碍,特别是马木留克的战斗力可就显现出来了,别忘了他们是从小就受专业训练的特种部队,单兵的技术和素质可比蒙军强多了.有多牛呢?比如在一根杆子上挂一苹果,马木留克战士可以在战马疾驰中准确的把苹果削成两半,苹果这么小的目标可以在瞬间削成两半,那人这么大目标,你说想攻击哪里还算个事么.

  而蒙军此时可以说完全没有一点优势了,开始完全靠着心理惯性优势占了上风,但是此时马木留克战士的信心恢复了,你的心理上也就不占优了,但是木马留克的战士要比蒙古人高大,阿拉伯纯种马比蒙古马高大,单兵素质还要高,而且双方进入近身肉搏战.蒙军可以这么说,虽然他们最喜欢野战,最讨厌攻城战,但是这种近身肉搏蒙军还是不擅长的.

  我们回头想一下,其实蒙军虽然一直战无不胜,但是很少蛮干,他们虽然最喜欢和敌军野战争锋,但是不是靠死打硬拼,而是灵活,成吉思汗不是说过么,我们的骑兵撒出去就是一枚枚针,不断刺探敌人,一旦发现漏洞,马上会集结成一把锥子,撕开敌人的阵型.而且进退有据,绝对不慌乱,不行了马上撤回来重新组织冲锋.进攻的时候最主要的也不是跟敌人拼刀子,主要武器是弓箭.进攻时候射,刺探时候射,撤退时候射,总之随时射.

  今天可不一样了,完全陷入近身战,蒙军的优势完全发挥不出来,人数上还不占优.在马木留克士兵精湛的格斗技术面前,蒙军的伤亡不断加大,败象尽显,怯的不花身边的将士劝他马上撤退,熟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但是怯的不花不这么想,这次战役的失败可以说他要负主要责任的,而且蒙军历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今天在他手里败的这么彻底,落差太大了,他自己感觉是没有脸再见旭烈兀.

  他说;我宁死也不会退的,你们回去和旭烈兀说,怯的不花不会可耻的撤退,宁愿以身殉职,希望可汗不要因为失去一支军队而悲伤,就当士兵们的妻子一年未怀孕,马群的母马一年未产驹,祝可汗幸福.说完单身匹马冲入敌阵.以前咱就说过,战争真到具体的战场上,那就是技术活,光靠激情是不够的,否则朝鲜队早就拿了世界杯冠军了.怯的不花砍杀几人后,战马跌倒后被俘.

  主将被俘,剩下的蒙军马上集结撤退,拜把儿斯率队追击.追出十二公里在一个叫贝删的地方被马木留克骑兵团团包围,蒙古人是不会投降的,他们用盾牌围城环形防线,然后用弓箭精准点射,这给马木留克造成很大伤亡,但是你在点射,箭的数量也有限,当弹尽粮绝的时候,马木留克骑兵冲破盾牌防线,剩下的蒙军全部被屠杀.
  艾因.贾鲁战役以蒙军的彻底失败告终,可以说这是蒙古建国以来败的最惨的一次,也是影响最大,后果最严重的一次.这等于是2万多人被全歼,全军覆没.

  怯的不花被五花大绑的带到忽都斯面前,忽都斯此时很爽,在自己的领导下终于战胜了不可一世的蒙古人,这成功和胜利来的太突然,也太不容易了.他看着怯的不花说;听说你灭了不少国家,打到了很多王朝,今天还不是落到了我的手中.怯的不花说;如果我死在你的手上,那是天意,跟你没啥关系,你不用为了这短暂的胜利陶醉,当我死的消息传到旭烈兀汗那里,他的愤怒会像沸腾的大海,从阿哲拜占到埃及,都将被蒙古的马蹄踏平.

  忽都斯说;你们的胜利靠的是狡诈,而不是真的勇敢.怯的不花说;我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侮辱的,你不配,我终身是旭烈兀汗的臣仆,不像你们是君主的谋杀者.赶紧把我杀了吧.忽都斯想通过侮辱怯的不花使自己快意一下的目的没有达到,还能咋样,只有把他杀了.忽都斯可以说是穆斯林首位有效阻止蒙古人的领袖,当年扎兰丁虽然给蒙古人造成困扰,但是并没有有效阻止.

  这场战役,无论是对蒙古人还是对整个穆斯林都是太重要了,可以说怎么评价都不过分,单从军事角度说,这是一场不多见的骑兵对骑兵的经典战例.而从战略和政治上说那可大了去了,这是一场改变世界格局的战役,如果这场战役蒙军胜,那么整个穆斯林就完蛋了,不用旭烈兀在派主力大军来,怯的不花就可以直接杀到开罗.现在穆斯林胜,马木留克王朝就在叙利亚站稳了脚跟,而整个穆斯林世界就有了一面旗帜,穆斯林世界也就有了一块抵抗旭烈兀的堡垒.也就有了凝聚和团结穆斯林世界的中坚力量.也就有了实力和旭烈兀抗衡的实力,世界格局也将因此而改变,那么旭烈兀就能眼看着事态发展而不管不顾么?他将怎么做呢?这个我们只能留在下一篇说了.

  顺便说一嘴,从上面的战役过程可以看出,如果没有蒙哥之死的消息打断西征步伐的话,旭烈兀大军征服整个埃及,乃至直接打到大西洋沿岸这个是无容置疑的,因为马木留克军团是穆斯林世界唯一能有效抵抗蒙军的力量,其他武装,很难团结起来一起对抗.但是这个军团只有一万多人,就是这次战役和怯的不花对战也算险胜,如果对抗旭烈兀的十多万大军,结局是不言而喻的.那为什么旭烈兀没有卷土重来,像怯的不花说的,如沸腾的大海一样踏平埃及,这个只能留在下一篇了啊.

TOP

  在冷兵器时代,带头作用和感情激励是非常重要的,当你的主帅都不要命了的时候,对将士们的激励是无穷的,而且忽都斯嘴里喊着为了伊斯兰,这个口号可以说相当的高大上,也最有感召力,是啊,我们才是正义的,也确实此时的穆斯林们无论从那个角度评价都是一场正义的战争,之所以一直被动挨打,无外乎此时的穆斯林已经是一片散沙,没有凝聚力,不团结,另外蒙军也确实强悍,给穆斯林们造成了恐怖的心理阴影,就在忽都斯这孤注一掷的个人英雄主义的拼死一搏,唤起了穆斯林们的信心和勇气.这叫置于死地而后生.

  战场上的气氛立马逆转,当穆斯林们克服了心理障碍,特别是马木留克的战斗力可就显现出来了,别忘了他们是从小就受专业训练的特种部队,单兵的技术和素质可比蒙军强多了.有多牛呢?比如在一根杆子上挂一苹果,马木留克战士可以在战马疾驰中准确的把苹果削成两半,苹果这么小的目标可以在瞬间削成两半,那人这么大目标,你说想攻击哪里还算个事么.

  而蒙军此时可以说完全没有一点优势了,开始完全靠着心理惯性优势占了上风,但是此时马木留克战士的信心恢复了,你的心理上也就不占优了,但是木马留克的战士要比蒙古人高大,阿拉伯纯种马比蒙古马高大,单兵素质还要高,而且双方进入近身肉搏战.蒙军可以这么说,虽然他们最喜欢野战,最讨厌攻城战,但是这种近身肉搏蒙军还是不擅长的.

  我们回头想一下,其实蒙军虽然一直战无不胜,但是很少蛮干,他们虽然最喜欢和敌军野战争锋,但是不是靠死打硬拼,而是灵活,成吉思汗不是说过么,我们的骑兵撒出去就是一枚枚针,不断刺探敌人,一旦发现漏洞,马上会集结成一把锥子,撕开敌人的阵型.而且进退有据,绝对不慌乱,不行了马上撤回来重新组织冲锋.进攻的时候最主要的也不是跟敌人拼刀子,主要武器是弓箭.进攻时候射,刺探时候射,撤退时候射,总之随时射.

  今天可不一样了,完全陷入近身战,蒙军的优势完全发挥不出来,人数上还不占优.在马木留克士兵精湛的格斗技术面前,蒙军的伤亡不断加大,败象尽显,怯的不花身边的将士劝他马上撤退,熟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但是怯的不花不这么想,这次战役的失败可以说他要负主要责任的,而且蒙军历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今天在他手里败的这么彻底,落差太大了,他自己感觉是没有脸再见旭烈兀.

  他说;我宁死也不会退的,你们回去和旭烈兀说,怯的不花不会可耻的撤退,宁愿以身殉职,希望可汗不要因为失去一支军队而悲伤,就当士兵们的妻子一年未怀孕,马群的母马一年未产驹,祝可汗幸福.说完单身匹马冲入敌阵.以前咱就说过,战争真到具体的战场上,那就是技术活,光靠激情是不够的,否则朝鲜队早就拿了世界杯冠军了.怯的不花砍杀几人后,战马跌倒后被俘.

  主将被俘,剩下的蒙军马上集结撤退,拜把儿斯率队追击.追出十二公里在一个叫贝删的地方被马木留克骑兵团团包围,蒙古人是不会投降的,他们用盾牌围城环形防线,然后用弓箭精准点射,这给马木留克造成很大伤亡,但是你在点射,箭的数量也有限,当弹尽粮绝的时候,马木留克骑兵冲破盾牌防线,剩下的蒙军全部被屠杀.
  艾因.贾鲁战役以蒙军的彻底失败告终,可以说这是蒙古建国以来败的最惨的一次,也是影响最大,后果最严重的一次.这等于是2万多人被全歼,全军覆没.

  怯的不花被五花大绑的带到忽都斯面前,忽都斯此时很爽,在自己的领导下终于战胜了不可一世的蒙古人,这成功和胜利来的太突然,也太不容易了.他看着怯的不花说;听说你灭了不少国家,打到了很多王朝,今天还不是落到了我的手中.怯的不花说;如果我死在你的手上,那是天意,跟你没啥关系,你不用为了这短暂的胜利陶醉,当我死的消息传到旭烈兀汗那里,他的愤怒会像沸腾的大海,从阿哲拜占到埃及,都将被蒙古的马蹄踏平.

  忽都斯说;你们的胜利靠的是狡诈,而不是真的勇敢.怯的不花说;我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侮辱的,你不配,我终身是旭烈兀汗的臣仆,不像你们是君主的谋杀者.赶紧把我杀了吧.忽都斯想通过侮辱怯的不花使自己快意一下的目的没有达到,还能咋样,只有把他杀了.忽都斯可以说是穆斯林首位有效阻止蒙古人的领袖,当年扎兰丁虽然给蒙古人造成困扰,但是并没有有效阻止.

  这场战役,无论是对蒙古人还是对整个穆斯林都是太重要了,可以说怎么评价都不过分,单从军事角度说,这是一场不多见的骑兵对骑兵的经典战例.而从战略和政治上说那可大了去了,这是一场改变世界格局的战役,如果这场战役蒙军胜,那么整个穆斯林就完蛋了,不用旭烈兀在派主力大军来,怯的不花就可以直接杀到开罗.现在穆斯林胜,马木留克王朝就在叙利亚站稳了脚跟,而整个穆斯林世界就有了一面旗帜,穆斯林世界也就有了一块抵抗旭烈兀的堡垒.也就有了凝聚和团结穆斯林世界的中坚力量.也就有了实力和旭烈兀抗衡的实力,世界格局也将因此而改变,那么旭烈兀就能眼看着事态发展而不管不顾么?他将怎么做呢?这个我们只能留在下一篇说了.

  顺便说一嘴,从上面的战役过程可以看出,如果没有蒙哥之死的消息打断西征步伐的话,旭烈兀大军征服整个埃及,乃至直接打到大西洋沿岸这个是无容置疑的,因为马木留克军团是穆斯林世界唯一能有效抵抗蒙军的力量,其他武装,很难团结起来一起对抗.但是这个军团只有一万多人,就是这次战役和怯的不花对战也算险胜,如果对抗旭烈兀的十多万大军,结局是不言而喻的.那为什么旭烈兀没有卷土重来,像怯的不花说的,如沸腾的大海一样踏平埃及,这个只能留在下一篇了啊.

  这种情况下,原来铁盟友,堂兄弟算是彻底撕破脸做下仇了,而且事情在进一步发酵,三位术赤宗王的家属开始逃亡,从高加索山脉的打耳班铁门逃回钦察汗国.旭烈兀和别儿哥开始展开舆论骂战,旭烈兀说;你身为诸王最长者,可却倚老卖老毫无节制,根本不值得尊敬.别儿哥说;你杀哈里发和众穆斯林,还有我的族人,我要为他们报仇.这眼看着大战在即了.骂战不就是开战的前奏么.

  这时候最难受的是三位术赤宗王留下的部队,这两下打起来,这是帮谁啊?还是跑吧,他们分了三个路线跑,一部分还是走打耳班回国,一部分走呼罗珊,然后从花剌子模故地回国,还有一部分干脆跑到印度边境去了.旭烈兀也够狠的,没打算放过他们,跑到打耳班的和绕道花剌子模的是追不回来了,不过在印度边境的派镇守波斯的部队追剿.

  而此时的别儿哥早就沉不住气,已经派被旭烈兀杀了的秃马儿的弟弟那海率军三万,越过打耳班,攻打外高加索.旭烈兀也不敢怠慢,派绰儿马罕的儿子失烈门为先锋,自己和儿子阿八哈率主力迎战.失烈门在沙马乞与那海相遇,但是被那海打败,接着那海在设里汪大败那海,旭烈兀主力到了以后,乘胜追击,一路把那海打出了打耳班.旭烈兀大军乘势穿过打耳班,来到了高加索以北的捷列克河,缴获不少战利品和牲畜,旭烈兀一高兴,大宴将士,但是高兴的有点过了头,竟然被那海杀了个回马枪,搞了个偷袭.

  旭烈兀没办法只得退军,但是过捷列克河的时候,冰被马蹄踏碎,竟然淹死了不少将士,这场战役算是两败俱伤.旭烈兀退回阿塞拜疆以后,这情况下,他和别儿哥的矛盾已经没有回旋余地了,原来的兄弟之间的矛盾,本来算是人民内部矛盾,现在演变成敌我矛盾.而且不可调和,别儿哥既然成了旭烈兀的主要敌人,双方开始杀对方的国民,比如在钦察汗国的波斯人被屠杀,在波斯境内的钦察人被屠杀.那么马木留克王朝也就退变成次要矛盾,而且让旭烈兀头疼的还有,内部发生穆斯林叛乱.比如波斯南部的起儿曼,法儿思,北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毛里夕,纷纷发生叛乱.

  还有察合台汗国与旭烈兀也因为站队不同和边界问题产生冲突,也就是说察合台汗国和钦察汗国有矛盾,和旭烈兀的伊儿汗国也有矛盾.旭烈兀和钦察的别儿哥更是不共戴天了,这整个蒙古帝国是一片大乱.你说旭烈兀面对这么复杂闹心的局面还有心思和能力全力对付马木留克王朝么,而且此时的马木留克王朝在短短2年的喘息之机,开始羽翼丰满了.

  因为他们不但没了旭烈兀的强大压力,而且有了一位英明神武的新苏丹.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狮子王拜把儿斯,前面艾因贾鲁之战的时候苏丹不是忽都斯么,怎么一转眼就变成拜把儿斯了呢?这里不得不转回头说一下艾因贾鲁之战之后的事情.艾因贾鲁之战后,怯的不花被杀,蒙军被全歼,之后一马木留克军团为核心的穆斯林联军开始横扫叙利亚.

  这下散落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剩余蒙古兵还有很多蒙古家属,可就惨了,不但被穆斯林联军追杀,就是当地的穆斯林也不会放过他们,财产就不用说了,能够光着身子逃出来的算是你的本事.接下来就是旭烈兀任命的各地官员,大多是本地人,也都被杀,民众又开始屠杀失去蒙古人支持的基督徒.抢他们的财产,烧他们的房子,还有教堂.忽都斯看事态有点扩大,赶忙命军队弹压,因为很多犹太人也受到波及.民众没处发泄,又转向投靠过蒙古人的穆斯林.这个感觉应该不陌生,相当于我们对汉奸的感觉.而且二战结束后,看看巴黎民众怎么对待那些妓女的.这些可怜可悲的人只会摧残弱者,不知道当年侵略者在的时候他们都干嘛去了.

  忽都斯率大军一路杀到了亚美尼亚,这些曾经的蒙古同盟者今天悲剧了.原打算靠着蒙古人夺回圣地,让原属于基督教的地方回到基督徒的手中,没想到到头来自己的土地都失去了.忽都斯一直打到额佛拉特河才停止了脚步.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开始对有功之人开始分封么.忽都斯的声望此时已经打到顶峰.是他领导穆斯林击退了传说中不可战胜的蒙古人的么,说他是穆斯林的拯救者也不为过.他自己也感觉很好.当年萨拉丁领导抵御了十字军,今天自己抵抗住了蒙古人,视乎可以和萨拉丁相提并论了,想到这里他自己也有点飘飘然.

  他虽然是个不错的领袖,但是,不是一个成功的政治家.因为在大封群臣的时候,他的封赏让有些人非常不满意,一个合格的政治家,领导者,能不能做到赏罚分明,让手下信服,这是最重要的.其中就有实力不可小觑的拜把儿斯.他是当时除了忽都斯以外军队最高的领导者.而且这次战胜怯的不花,可以说拜把儿斯一直冲锋在前,功劳虽然不如忽都斯,但是说第二应该没人反对.而拜把儿斯的要求也不算过分,那就是吧阿勒颇封给他作为领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