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叶珪又看看隔栏后面站的那个汉子,仍旧十分的惊恐。
  “你也看得见?”那个靠着旁边牢房墙角的人说:“他的怨气很深,他觉得他冤枉。”
  叶珪看到那个汉子的鬼魂眼睛下流出血来。

  “走吧走吧,留这里做甚么。。。。。。。”然后叶珪就听到了一阵喃喃念经的声音,汉子的鬼魂消失。
  叶珪抓着隔栏的木柱,看着这个古怪的事情。过了一会,那个靠着墙角的人慢慢挪动到隔栏的这头,和叶珪只隔着木柱。
  叶珪看到这个人原来是个喇嘛,身上喇嘛袍子已经破烂不堪,他的双脚都折了,从墙角那头磨蹭着爬过来的,两条腿血肉模糊,黑红相间,现在叶珪知道牢房里腐肉的味道来自何处了。

  喇嘛年纪不小了,脸上没有蓄须,叶珪根据他头上的头发,也能看出这个喇嘛呆在这里时间不短。虽然清国发扬喇嘛教,但是藏传佛教在江南没有流传,红教活动的范围以北方居多,苏州很少能见到喇嘛。
  叶珪问喇嘛:“上师也是犯了死罪?”
  “也算是吧。”喇嘛说,“早迟是个死,他们不会放过我。”
  叶珪心里就有了同病相怜的想法。
  喇嘛突然问:“你是医生?”
  叶珪点头,“是的,可惜治死了人。”
  “你说来听听。”喇嘛问叶珪。
  叶珪就把自己在两月前把周夫人湿热病的症状说了,也说了自己治疗的办法。可惜周夫人隔了两月还是死了,周员外恼怒自己医术平庸,所以把自己告官。
  喇嘛想了一会说:“不瞒你说,我也懂一点医术。”
  叶珪说:“你能听见我默念的是内经,我就知道你肯定懂医术的。”然后把治疗周夫人的情况说了。
  “周夫人不是你治死的。”喇嘛听完后说,“你下针和用药都没错。”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叶珪无奈的说:“看来是命已至此,我家道中落,也没人替我主持公道。”
  喇嘛看着叶珪说:“把你的手伸过来我看看。”
  叶珪听从,把手伸过去,喇嘛捏着叶珪的手上上下下看了一会对叶珪说:“我们藏医有个故事,你想不想听?”
  “呆在这个牢房里,还能做什么,”叶珪苦笑,“听也无妨,反正我和你都是死牢里将死的人。”
  “有个藏医,医术稀疏平常,”喇嘛开始说,“但是他为人善良,很多土司和活佛的奴隶没有钱医治病痛,就去找他,他并不看待人的贫贱富贵,穷人和奴隶没钱付诊金,他就罢了。”
  “我父亲在世的时候,也是这么对我说的,”叶珪说,“医生悬壶济世,不是为了钱财。”
  “医工处世在德不在艺,你父亲是个好医工,”喇嘛说,“我说的那个藏医也是这样,但是因为他没有诊金的收入,家里难以为续,只凭借妻子养的几头牦牛生活,非常艰难,一年大雪,没有足够的草料,牦牛冻饿而死,于是这个藏医就打算把自己卖给活佛当做奴隶,换取一点钱财,留给家人生活。就在准备这么做的时候,一个去老人走到他的门口,寻求医治。老人已经奄奄待毙,他对藏医说,他去往拉萨拜佛的,一路长礼叩拜,现在路程过了大半,但是身体扛不住了,看在都是信奉十方三世诸佛的子民下,希望藏医能够出手医治。藏医为难,他看到这个老人的病情严重,需要一味昂贵的药物才能救治。藏医犹豫很久,对老人说,你等等我。我去去便来。于是藏医到了活佛哪里,把自己卖身为奴,拿到的卖身钱,并没有给家人购置牲畜,而是买了那一味药物,给老人医治。老人的病情好转,十分感激藏医,于是对藏医说,你是个好人,我告诉你一个金手指的法子,把你的食指用酥油浸泡一夜,第二天就知道好处。然后老人就告辞。藏医的家里没了指望,妻子和子女只能等着饿死,藏医也只能去活佛哪里为奴。但是活佛知道了藏医治疗老人的事情,叫人把藏医的卖身契给送回来。藏医十分感动,这就是善有善报的道理。藏医想起老人说的那句话,于是用酥油把自己的食指浸泡一晚。从此以后,藏医的医术十分高明,任何病人,到他的面前,只需要用食指触到病人的疾病患处,立即痊愈。藏医成了有名的医工,但是他始终恪守着不主动收取诊金的习惯,只收取病人能够支付的报酬,即便如此,藏医也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叶珪听了,连连点头,“你说的这个医生,看来是得了福报。”
  喇嘛继续说:“故事还没有讲完。你对故事其中的一个事情不感兴趣吗?”
  “哪一件事情?”
  “金手指。”
  叶珪笑起来,“这只是个故事而已,哪里能当真了。”
  喇嘛对着叶珪说:“你的食指,就是一代名医才有的金手指,所以你不该死。”
  叶珪把自己的手指放在眼前仔细看了很久,出了比寻常人白皙修长,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喇嘛说:“暂且不说你的事情,你知道那个藏医后来怎么样了吗?”


  叶珪说:“一定成了一代名医。”
  “没有。”喇嘛摇头,“我接着往下说。”

  叶珪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马上询问喇嘛:“上师也是因为给人治病的缘故,被人告官?”
  “不是,”喇嘛旋即又摇头,“也算有点牵连。”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叶珪看喇嘛犹犹豫豫,一定是有什么难处不方便说,也就不追问。
  喇嘛继续说那个藏医的故事。


  “藏医因为金手指的缘故,生活渐渐富足,名声越来越大,很多达官贵人,甚至汉人高官都千里迢迢的来找他看病。”喇嘛继续说,“他也不住原来破烂屋子,手上也有了金银,家人养的牦牛也有了几百头,再也不需要过穷困的生活,找他看病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他开始对穷困的病人不怎么关照了,会先给有钱的富人看病,可是看病的富人也是排着长队等他。到了后来,贫苦的人也只能卖了家产找他来看病,他不再是一个看待众生平等的医生。完全忘记了自己行医的初衷,认为看病付钱是天经地义,更何况他的医术是百病无怠。直到有一天清晨,他看到自己的下人——他也畜养了奴隶,在门口抬走一具尸体,连忙上去询问,这才知道,原来找他看病的穷人太多,却得不到他的医治,又没有回家的路费,只能在他的门外等死,他的妻子和儿女就吩咐下人在晚上把那些等在门口病死的人搬走,避免让他看见。当时他看到了这个情形,狠狠的把家人痛骂一番,于是第二天早上他对下人说,如果有穷人进来看病,绝对不能再拒之门外。就在他下了这个决定之后,却收到了一个汉人的邀请,原来是甘陕总督得了怪病,无法医治,听说了他的名声,特来求治。许诺的报酬非常高,比他以前所有的报酬都高很多。藏医无法拒绝,只能跟着甘陕总督的特使到了总督府。他很轻松的把总督的顽疾治好。回家的时候,用了两辆马车拖着金银财帛。他更加的富有了,再也看不起门外的穷困病人。那些在他门口苦苦哀嚎的病人,无论怎么乞求他,他也无动于衷,甚至主动要下人把他们统统赶走。于是他家的附近,埋葬了无数病死的穷人,那些穷人埋葬的很浅,很多埋葬了没几天,就被土狼给刨出来吞噬尸体,天上的兀鹫也纷纷飞过来加入宴席。一个名医的宅邸附近,竟然成了一大片乱坟岗,金碧辉煌的藏医宅邸就在乱坟岗的中央。”


  叶珪听到这里,一阵毛骨悚然,对着喇嘛说:“如果他不是一代名医,可能也不会让那么多穷人不远千里来找他,那些穷人可能会在家里与家人告别死去。他的罪孽实在是太深重了。”

  喇嘛点头,“有一天他的妻子突然对他说,自己的嘴上长了一个疔疮,藏医马上就问,你要同意服侍你的那个女奴给我为妾,我就给你治病。妻子惊呆了,没想到丈夫一件动动手指的事情,竟然要提出这个苛刻的条件。藏医本来也没想太多,等着妻子答应。就在这个时候,下人通报,来了一个乞丐。藏医十分的恼怒,要下人把乞丐赶走,下人就说,乞丐拿着一张人皮,说是无价之宝,当年八思巴的遗物。藏医听了,心中十分的兴奋,八思巴是元朝国师,他留下人皮遗物当然是珍贵无比。于是他立即扔下妻子,迎接那个乞丐进来。乞丐不说话,把人皮递到藏医的手上,藏医看了看人皮,上面刻了一个骷髅,骷髅的四周画的是九朵牡丹,人皮的背面,刻的是一个巨大蝉。藏医就询问乞丐,这张人皮虽然价值不菲,但是自己不是活佛,用不着这么厉害的法器。乞丐就苦苦哀求,说这张人皮有个厉害地方,只能医生才能使用。藏医一听,来了兴趣,就问厉害在什么地方。乞丐就说,这张人皮,里面的那个骷髅是当年中原宋朝黄裳的法器,能够通阴阳辨四季,后来八思巴随着蒙古大军南下,得到了这个骷髅,八思巴最大的恨事就是不能和中原的大法师黄裳一决高下,因为黄裳当时已经去世。得到了黄裳留下的四辩阴阳骷髅之后,他用宋朝皇族后裔的人皮,把骷髅的灵力注入。后来这个人皮留给了八思巴作为法器,然后又流传几百年,听说人皮的功用,是能够治疗世间所有的百病,并且有起死回生的能力。藏医听了,不免笑起来,伸出自己的食指,说自己的指头也有这个本事。乞丐就不说话了,对藏医说,你的指头只是在你身上,你死了,金手指就没了。但是这张人皮可以代代相传。藏医被打动了,收下人皮——也就是四辩阴阳骷髅。然后给乞丐看病,乞丐说自己的喉咙里长了一个疔疮,痛苦不堪。藏医于是把手指伸进乞丐的嘴巴,却摸不到疔疮,乞丐用手示意,还在喉咙下方。当藏医把手指深深的探入之后,乞丐咬下了藏医的指头!”

  “啊!”叶珪猛地轻呼一声。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喇嘛继续说:“就在藏医手指被咬掉的那一刻,他才发现原来这个乞丐,就是当年告诉他用酥油浸泡手指的那个老人。现在藏医明白这个老人并非普通人,一定是个非常有修为的活佛,或者是真佛显身。乞丐咬掉藏医的金手指之后,就离开了。藏医连忙拿起那张四辩骷髅,想看看有没有办法,让自己的金手指起死回生,人皮骷髅上面隐隐传来声音,藏医什么都听不懂,原来骷髅说的是古老的汉文。藏医的金手指没有了,他的妻子嘴上的疔疮也无法医治,几天之后妻子的疔疮把嘴巴全部塞住,无法饮食,活活饿死。事情还没完,藏医金手指被咬掉的消息不胫而走,再也没有什么富豪找他看病。接着他的儿子吸食鸦片,毒瘾深重,却无法拯救,女儿也难产而死,藏医也没有办法。最后藏医的儿子吸食鸦片散尽家财。当藏医终于明白自己受到了报应之后,已经一贫如洗,现在连穷困的百姓也不找他了,昔日门前繁华都一去不返,宅邸也被毒瘾发作的儿子一把火烧掉,儿子也丧生在大火中。藏医站在家中的废墟旁,看着四周无数坟茔,心中终于大彻大悟。把自己投身到了寺庙,做了一个最低等的喇嘛,然后他带着那张四辩骷髅人皮,离开藏地,游历到中原,想把四辩骷髅还给中原人。了解自己最后的心愿。”

  叶珪看着眼前的这个喇嘛,终于明白了听到的并非一个故事,而是这个眼前喇嘛一生的经历。

  “你被关在这里?”叶珪看着喇嘛正在腐烂的大腿,“又是为了什么?”
  “我离开藏地,来到中原,一直在寻访当年黄裳的传人。”喇嘛说慢慢的说着,手里在怀中摸索,捏了两个虱子出来,扔到身边的稻草上,“但是一直没有找到。”
  “黄裳他不是真正的道士,”叶珪说,“他只是撰录道藏的官员而已,没有门派。当然谈不上有传人。”
  “这就可惜了。”喇嘛说,“我到处寻访,打听黄裳的传人,手上有四辩阴阳骷髅的事情也让人有所知晓,于是有个茅山道士找到我,希望我给把四辩阴阳骷髅给他。我跟这个道士说,我要把四辩阴阳骷髅交给的人一定是医生而不是道士,拒绝了他。”
  “然后他就报官把你抓起来?”叶珪好奇的问。
  “因为他无论用什么法子,都无法让我把四辩阴阳骷髅交给他,”喇嘛说,“他也会法术,一种能让人无法动弹的法术,他搜遍我全身也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于是他逼问我把四辩阴阳骷髅藏在了什么地方,我当然不肯说。结果,他就报官,说我手上的钵盂是人的头盖骨,而头盖骨是我杀了人取下来的。”
  “你真的杀人取头骨做钵盂?”叶珪问,“我听黎先生说过,西藏喇嘛有这种做法。”
  “那个头盖骨是我在火灾废墟里找到的,”喇嘛说,“我儿子的头骨,我之所以用这个头骨作为钵盂,就是一直在提醒我自己从前的罪孽。”
  “但是官府并不相信你说的话,”叶珪说,“这也难怪。”
  “那个道士和官府有交情,”喇嘛说,“于是就以杀人罪把我收监,但是也无法定我的罪,只能以妖僧惑众的名义关这我,拷打了我几次,我的腿被夹棍夹烂,看来这辈子是走不出去了。”
  叶珪听了,想起自己也是无端的大祸临头,情形比眼前的这个喇嘛好不了多少。
  喇嘛平静的说:“我罪孽深重,经历这种事情,就是恶报,道士如今还没有放过我,等我熬不住了,就把四辩阴阳骷髅交给他。我担心的是我死后,四辩阴阳骷髅就交不到黄裳后人的手上。。。。。。”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那你打算怎么办?”叶珪看着喇嘛,喇嘛眼睛直直的看着叶珪。

  “可惜我也是等着判斩监候,”叶珪叹口气说,“否则我倒是能帮你完成这个心愿。”
  “你是医生,”喇嘛说,“你连续念了几天《内经》,也许这是天意,不然为什么在我死前,偏偏遇到一个医生在我旁边,也许你就是佛祖安排过来的人。”
  “我都说了,我自身难保。”叶珪说,“我也很想帮你,但是我做不到了。”
  “你不是短命的相貌,”喇嘛说,“并且有名医之相。”
  “黎先生也是这么说,”叶珪苦笑,“可是没过多久,我就被抓进来了。”

  喇嘛咳嗽起来,看样子非常的虚弱,他不再跟叶珪说话,而是慢慢的解开身上的僧袍,露出胸口,然后闭上眼睛喃喃的念诵经文,念得是藏语,叶珪无从得知念得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在昏暗的光线下,喇嘛的胸口慢慢显出一个人头,接着变得清晰,是一个小骷髅,如同纹身一样。喇嘛用手轻轻的在肩膀下,把自己胸口的皮肤掀起一点,然后慢慢把皮肤揭下来。
  叶珪看着毛骨悚然,但是随即看的明白,原来揭下后,才是喇嘛真正的皮肤。那张正在被揭下来的人皮,就是刚才所说的四辩阴阳骷髅了,叶珪也能看见人皮一旦离开喇嘛的胸口,就显现出了牡丹。

  整张人皮被撕下来,揉成一团,递给叶珪,“我就一个要求,把这东西送个黄裳的后人,如果你找不到黄裳的后人,就好好保管,它能对你有莫大的好处。”
  “莫大的好处?”叶珪茫然的问。
  “记得我说的故事。”喇嘛说,“千万别忘了。”

  喇嘛说完,身体顿时虚弱,萎靡不堪,软软躺倒在地,无论叶珪怎么叫他,都没有回答。
  叶珪拿着那张人皮,不知道是该收下,还是还给喇嘛,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叶珪茫然无措的时候,外部的牢门被推开,一线日光照射进来,狱卒走进来了。叶珪只好把四辩阴阳骷髅塞在自己的怀中。
  狱卒走到叶珪的牢房外,叶珪对着狱卒喊:“旁边的这个喇嘛好像不行了。”
  “关你什么事情,”狱卒说,“你还是担心自己吧。你的好日子到了。”
  叶珪一听,立即呆住,难道周员外等不到秋后,现在就要让官府杀了自己吗。

  “你可以走了。”狱卒说,“你运气很好,周夫人被人救活,周员外心情很好,不再追究你这个庸医。”
  “什么?”叶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以后每本事就不要给人看病。”狱卒回答,“老老实实的做点小买卖去吧。”
  “周夫人不是死了吗?”叶珪问,“她怎么就又活过来了。”
  “你得感谢薛大夫,”狱卒说,“你自己去向薛大夫道谢求吧,去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狱卒打开牢门,解开叶珪的镣铐。把叶珪带出牢房,叶珪站在白日下,眼睛被日光刺的睁不开。
  “薛大夫。”叶珪至少明白,自己捡回这条命,就是他的恩惠。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三 一百年前的民间道教谶语

  徐云风和王鲲鹏说了阴阳四辩骷髅的来历,申德旭和黄坤也明白了王鲲鹏要布置的七星阵法必须需要阴阳四辩骷髅作为驱动阵法的旌旗。现在申德旭看着王鲲鹏,黄坤知道,他要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了。
  “你和张天然到底有什么过节?”申德旭果然问道,“你的事情我大致听说过,当初你放弃了老严给你留下的那个宗教灵异研究所所长的位置,是不是这缘由。”

  王鲲鹏看着徐云风,冷冷的说:“这个你要问他了。”
  疯子的眼睛红了,“妈的,他弄死了赵先生。”
  黄坤和申德旭对赵一二赵先生这个名号,已经不止一次的听说了。他们都很好奇,这个在鄂西地区赫赫有名的术士,当初和王鲲鹏徐云风到底有什么渊源。

  疯子心情激动,胡乱骂了一通,骂的人不仅有张天然,还有老严,甚至还有王八——黄坤听了很久才意识到王八就是王鲲鹏。最后疯子连自己也一起骂了。他絮絮叨叨的骂,黄坤也差不多听了个大概。
  原来赵一二本来只在湖北四川这一带活动,跟张天然和北京那个研究所的所长老严没什么关系。只是赵一二收了王鲲鹏为徒弟,结果就有麻烦了。因为王鲲鹏的道法青出于蓝,已经胜过了赵一二。在某个机会里,王鲲鹏引起了那个研究所领导人老严的注意。
  老严看出了王鲲鹏并不想仅仅做一个地方上的术士,野心很大。于是把王鲲鹏带到了北京,作为接班人培养,王鲲鹏在北京接受到了从前不可能遇到的机遇,道法突飞猛进,得到了道教人士的一致尊重。“抱阳子”的称号,就是那时候得到的。老严就把所长的位置交给了王鲲鹏,自己准备退休,到崂山派的师门去养老。
  不过事情就出在这里了,老严是有个对头的,这个对头就是张天然。两人已经斗了一辈子,在解放初期,老严借着张天然出阴的关口,让张天然无法出阴,只能以灵魂的方式存在。
  但是张天然的信徒仍然很多,遍布天下,只是都隐藏在民间,私下发展信徒。张天然的信徒发现了老严的接班人王鲲鹏十分的厉害,就想对付王鲲鹏,结果阴差阳错,弄死了赵一二。王鲲鹏知道后,杀人的心都有了。这还不够,赵一二被害死,还得罪了另一号人物,那就是徐云风。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徐云风的事情要单讲了,其实赵一二当初收徒弟,看中的是徐云风,只是徐云风脑袋有毛病,给拒绝了,在退而求其次收了王鲲鹏,没想到王鲲鹏虽然天赋和资质比不上徐云风,不过性格坚强,头脑聪明,靠着自己的努力走到了天下术士数一数二的地位。
  徐云风就不同,为了给赵一二报仇,虽然没有拜师,却得到了诡道金旋子的真传,成了诡道的挂名门人。
  两兄弟当年把张天然闹的够呛,差点被徐云风解决。只是在紧要关头,疯子脑袋抽风了,让张天然跑掉。失去了最好的机会。结果这几年,张天然的势力猛然扩大。
  王鲲鹏就责怪徐云风当初心慈手软放过了张天然。而徐云风就责怪王鲲鹏野心太大,导致了赵一二被连累死掉。两人的关系,就一直这样龃龉。而且王鲲鹏接了老严的位置之后才发现,自己和徐云风甚至赵一二死掉,都是老严暗自布下的陷阱,目的就是一举把张天然彻底击败。
  所以徐云风最狠的就是张天然,第二恨的就是老严。要不是因为王鲲鹏在中间斡旋,徐云风早就要去找老严算这笔账。
  不过后来徐云风又经历很多事情,看透了超越宗教和哲学的桎梏,才看得淡了,彻底的放弃,天天在网吧打游戏。现在给王鲲鹏帮忙,也是当初答应过王鲲鹏的一句话而已。

  黄坤知道了这些往事,马上就问了第二个关键问题:“张天然和老严到底有什么过节?”
  “这就是一个谶语了。”王鲲鹏说,“在张天然最风光发达,号令几十万教众的时候,有一个道教高人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张天然最终会败倒在诡道门人的手下。”

  “那不就是你们?”黄坤问。
  “是的 。”王鲲鹏说,“张天然当时最大的死敌,就是诡道的门人古赤萧。我师叔祖。”
  “古赤萧。。。。。。”黄坤又看到申德旭的手在忍不住的发抖,“开国元帅古赤萧。”

  “刚才不是说老严跟张天然有过节吗?”黄坤问,“怎么又扯到了古赤萧的头上。”
  “因为老严就是古赤萧一手培养的能人异士。”王鲲鹏阴测测的说,“专门对付张天然的。”
  看来这也是一个很有渊源的往事了。黄坤想的没错,王鲲鹏的语速变慢,“他们之间的争斗,牵扯到了我们诡道所有的门人——我的师叔祖古赤萧,我的师祖,我的师伯金旋子,我的师父赵一二,直到我。。。。。。还有疯子。”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申德旭长叹一口气,“果然有这么深的渊源!”
  王鲲鹏对申德旭说:“有些事情,你比我们知道的更多,你应该知道石牌战役中,招魂师的事情吧。”
  申德旭听了,呆住了很久。然后苦笑起来:“原来你找我,一直就是这个原因。”
  “什么鸡巴招魂师!”疯子大骂起来,“张光璧就是张光璧,谁都知道招魂师最怕就是过阴人,老子就过阴人。”
  黄坤听傻了,申德旭喃喃的说:“是的,是的,道教三清的三个顶尖术士,一个是招魂师,一个是过阴人,一个是大法师。从来就是相互制约的。”
  王鲲鹏说:“那时候,张光璧还是做了好事的,是一个民族英雄。”
  疯子仍旧不肯罢休,“什么民族英雄,弄死了赵先生,搞了那么多事出来,你还给他说话!”
  王鲲鹏正色说:“一码归一码,他和我们之间是私仇,但是在国难之前,他和诡道是同仇敌忾。”
  疯子把手扬一下,“就你大道理多。”
  “看来你把我底细也查的清清楚楚了,”申德旭苦笑,“你知道我当年是孙拂尘的副手?”
  黄坤已经要被他们三人说的话弄崩溃了,“孙拂尘又是什么人?”
  这句话一说,黄坤突然发现面前的三个前辈都安静下来,疯子的眼睛红了,叹口气,蹲坐在沙滩上。
  王鲲鹏也很尴尬,“知道就行了,不用在他面前说的太多。”
  申德旭点头,“是的,长江三峡河段的事情都归我管,当年石牌战役的事情我怎么会不会知道。”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当时一贯道的道魁张天然张真人,率领手下几十万教众,势力庞大,卢沟桥事变后,日本人首先拉拢张天然,张天然不置可否,但是手下的几个首领已经纷纷投奔日本人,其中尤以周佛海这个大汉奸为最。周佛海后来是日伪汪精卫政府财政部长,私下的身份是一贯道六合慧光坛四品证恩,可见一贯道当初的实力规模。
  就在张天然犹豫不决的时候,被国民党招安到南京政府,被南京政府软禁了一年,一年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最后的结果是,张天然终于决定抗日的立场。

  一九四三年五月
  日本军队溯江而上,从宜昌南津关和长阳高家堰等地进攻,战役的地点就是在西陵峡的中段石牌。这场战役被后世号称“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因为一旦三峡失守,日军突破三峡天险,当时的陪都重庆也必将沦陷。国民党政府就退无可退,日军将全面占领中华。

  国民党胡琏部率领十五万军队在石牌阻挡日军,展开历时一个月的铁血厮杀,这是陆战。日军的空军不断空袭阵地,国民党空军就不断空袭日军在宜昌的土门垭军用机场,这是空战。
  但是中日装备最为悬殊的水战,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当时中国积弱已久,海军根本就是摆设,但是日军的军舰已经是横扫太平洋。所以最为凶险的战斗其实在长江的河道上。

  不过国民党军队在长江上设置了很多水雷,凭借三峡的河道的礁石优势守住西陵峡。日军也无法顺利进攻。于是战争中最不为人知的内幕开始了。这就是阴战。

  阴战,这是所有军事学家都不愿意提起的名词。因为这个战争方式,不是靠人打的,而是靠法术和鬼魂。古今中外,所有的战争,都不能离开这个方式,但是又从来不会在历史上提起。战争中稀奇古怪,超越自然现象的事情多了去了,后人最多说一些大势所趋,机缘巧合之类的解释。其实这些都是暗中用法术操纵的结果。

  当时日军的军舰在西陵峡滟滪滩附近受阻,无论如何也进攻不上三斗坪河段。因为国民党政府知道长江三峡河道狭窄,河滩众多,礁石嶙峋,日本人吃水深的大型军舰上不来,于是排布了很多水雷在河道里。日军的吃水浅的轻型军舰,攻击力和防卫能力都较弱,在天险和水雷的影响下,与国民党军队临时征召的民用船只改造的军舰打的不相上下。

  接下来的战事,突然扭转,日军占据上风,中方的军舰节节败退,因为日军调动了两艘两千吨级的军舰从南津关向上行进,并且巧妙的绕开了峡江中的暗礁。而水雷也全部失效。日军的大型军舰上来,中国的战船大部分还是民用的木船改造,当然抵挡不了日本人军舰上的重型大炮。
  国民党军队十分恐慌,不知道为什么日本人能让两千吨的战舰长驱直入到西陵峡中段,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于是暗中调查,终于发现,日本人从日本本土招来了一个阴阳师过来。那个阴阳师的名字姓同断,名字不详,是日本避水流派的高手。
  同断这个流派最厉害的招数是,他能驱使河童。河童当时已经被日本带到中国,参与了鄱阳湖水战。让国民党军队吃了大亏。
  同断驱使的河童,在水下遇到礁石,几百上千个河童就在水下扛着军舰绕过,而且河童能够把水雷的引信全部拆除。这就是同断本事!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同断参与到石牌战役的消息,特务立即告知了国民党重庆政府,引起了专门处理类似事件毛人凤的恐慌,于是毛人凤安排了中国当时最厉害的民间宗教宗师、招魂师和过阴人两大顶尖术士名头的张天然也暗中安排到了石牌。
  于是在这个石牌保卫战里,军队厮杀的惨烈,但是暗中里,中日两大术士对决也是惊心动魄。招魂师也就是一贯道的道魁张天然到了西陵峡,马上用他的方式,在三斗坪开了一个道场,开始招魂,无数山间厉鬼,从四面八方,丛山峻岭里蜂拥而至,纷纷投入水中,结果同断方面的河童几乎全部溺毙,少数存活下来的,也不再接受同断的控制,那些幸存的河童躲在了长江水系里,后来跟着长江流域的河道,流窜到了中国南方各地,繁衍生殖,就是如今大家所说的害人的东西——水猴子。这是后话,水猴子在建国后的事情,后面再说。

  中日两大术士,张天然和同断之间的第一场比试,以张天然的大获全胜告终。同断所在的日本军舰突然发现,没了河童的帮助,不仅无法继续顺着长江溯江而上,而且无法退回南津关,进退两难。
  因为张天然的法术高强,已经在之前就设定了专门用于长江的阵法——铁锁横江。

  同断并没有逃走,而是在暗中谋划下一步计划。
  张天然也没闲着,他自己镇守在三斗坪,而他的副手,也是生死兄弟庄崇光在鄂西川东湘西地区找到了当时最大的四个术士家族,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来。
  这四个家族分别是:镇守巫峡的犁头巫家、川东的术士世家黄家、辰州养尸的魏家、湘西的放蛊家族。
  于是赶在同断下一次进攻之前,犁头巫家的钟义方、黄家的黄松柏(黄坤听到这里,傻眼了。)、黄铁焰、魏家的魏永柒、放蛊的禾篾女都赶到了三斗坪,跟张天然汇合,共同抵抗同断的进攻。其实四个家族本来和张天然并不熟悉,当时庄崇光是拿着一个人的手信,劝说他们四大家族加入。而庄崇光手里拿着的手信的发令者却是当时共产党的一个高级将领——古赤萧,私下身份是诡道传人。
  所以当时三斗坪几乎聚集了中国南方最为显赫的术士。共同对抗日本的避水流宗师同断。
  这也是倾尽了全力,孤注一掷。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