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徐云风拿着阴阳四辩骷髅,对着初生的阳光看着,里面的牡丹和骷髅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诡异而又狰狞。
  老严说:“我跟你一次又一次见面,每次都以为不会在见面了。可是我这个老不死的,总是阴魂不散,生活在你们的阴暗中。是不是觉得我很令人厌恶。”
  “你就省省吧,”徐云风的情绪渐渐的平息,把人皮放回了身上,“这个还用你来提醒我?”
  老严说:“我倒是不在乎你们所有人的看法,我认为我这辈子做的最艰难的选择,就是当年背叛了张真人。”
  “你就是庄崇光,”徐云风说,“我早就知道了,严重光就是庄崇光。”

  “对,”老严说,“就是我。”
  “我想问的是,”徐云风说,“你是什么时候被古赤萧安排到了张真人身边?”
  “我不是古首长安排到张真人身边的。”老严说,“我当年崂山派被日本阴阳师灭门,是真的。”
  “可是张真人对你崂山派有巨大的恩惠,可是你却还是要背叛他。”徐云风知道今天,在这件事情上,他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了。老严说了这么多阴险、黑暗的计划,并且毫无顾忌,如果他不给一个解释,之前就不会这么坦然的说出来。

  “在张真人出阴之前,”老严说,“我从来就没有见过古赤萧。”
  徐云风听着老严给出一个什么样的解释出来。

  ——张天然即将出阴。当年的手下已经隐姓埋名,在那个动荡的社会里自谋出路。来给张真人出阴护法的,只有钟义方、黄松柏、龙元清、李成素、黄莲清,和刚刚赶到的金盛。何欢看到金盛一言不发的从黑暗中走了过来,本想问一下他怎么从他师叔那里脱身,可是金盛就静静的站着,看的出来,他刚才一定经历了什么事情。
  而能够撕下脸皮,到了七眼泉上与张天然逼宫的,有孙鼎,有魏永柒、魏如喜、魏如乐、何欢,还有黄松柏的哥哥黄铁焰。

  ——“这一场冥战,”徐云风听到老严说到这里,“卷入了钟家、魏家、黄家,还有诡道。还有龙门的李成素和武当的龙元清。再次之后,西南的外道家族一蹶不振。”
  老严说:“是的,当时天下的道门都已经被古首长和鲁首长玩弄于鼓掌之间。而一直不在道教籍册之内的外道,当然是首当其冲。不过当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人物跑了。”
  徐云风说:“古首长的手段真的是高明,可他也不能全盘掌握,龙虎山的张天师跑去了台湾。”
  “去了台湾,”老严说,“在一个小岛上,能翻起什么浪来。”

  ——孙鼎已经在三峡古道之后,从一个年轻人成长为了一个沉稳的中年术士。在这几年里,跟随着古赤萧,一定受过不少的提点,把和泉守鉴定的力量全部发挥出来。
  孙鼎双手握刀,劈斩龙元清。龙元清那里还能够抵挡。李成素的御剑替龙元清挡了和泉守鉴定一招,他的职高攻孔雀翎四剑佩戴,被和泉守鉴定全部斩断。李成素倒还罢了。
  可是钟义方、黄松柏两人都目瞪口呆,因为孙鼎的法术进展飞速,远远超出了他们想象,现在孙鼎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初出茅庐的孙鼎了。
  黄松柏的避水符和黄铁焰的剖木符同时施展,剖木符在黄铁焰的施展下,树林里的树枝都纷纷折断,弓箭一般射向黄松柏,而黄松柏的避水符在树林中旋绕,带起了云雨,将树枝全部裹入。黄家五行符自相残杀,水生木并非相克,所以剖木符和避水符虽然斗得凶猛,一时间也无法分出胜负。钟义方施展除了蛾天丸,无数的飞蛾在所有人的头顶布满了丝网。魏永柒第一个抵挡不了,可是魏如喜、魏如乐、何欢三人一起攻击钟义方,钟义方也一时间无法将魏永柒置于死地。剩下金盛和黄莲清两人看着长辈斗做一团,不知道如何是好。

  ——徐云风想着当年外道门派之间的殊死拼搏,不禁叹气,“不知道金旋子和黄莲清前辈两人当时能有什么作为。”
  老严说:“金旋子有师门的命令在身,只能出手,跟孙鼎交手。好在他手上的螟蛉勉强能跟孙鼎的和泉守鉴定过上几招。可是黄莲清一个小孩子,看着两个哥哥打成一团,根本就不知道该帮那一个。”
  “是啊。”徐云风说,“这就是古首长安排的步骤,不需要再引入外力,让他们门派之间自行打斗就行了。而且古首长自己还是金旋子的师叔,金旋子一定讨不到什么好处。”
  “就是这样。”老严说,“可是金旋子和古首长是诡道同门,反而让孙鼎下手容情,否则以金旋子的能耐……他的听弦在孙鼎面前没有任何的用处。”
  “我算了一下当年在七眼泉互殴的这些门人的能力,”徐云风说,“他们应该是势均力敌,只要他们挺过了张天然出阴,他们就赢了,所以他们要做的并非是要战胜对方,而是拖住时间。”
  “不是还有我吗。”老严说,“我就是赶在张真人出阴之前,一举扭转的人。”
  “可是你说你说你当时还没有背叛张天然的意图?”徐云风好奇的问。
  “七眼泉一战,大家都势均力敌,但是山下还有军队,而我就是替张真人抵抗军队的人。”
  徐云风说:“你开启红水阵,引出阴兵,对付军队,坚持到张天然出阴。”
  “就是这么安排的。”老严说。
  “可是你一旦改变立场,”徐云风说,“你甚至不需要做什么,军队一上来,一切都结束了。”
  “我开启了红水阵,”老严说,“阴兵被我放出来了,但是军队没有上来。”
  “对,”徐云风说,“既然要背叛张天然,你做事就要做绝,以你的做事方式,当然是要带着红水阵里的阴兵反戈一击。”
  “一点不错!”老严点头。

  ——在外道家族之间相互比拼的时候,庄崇光走到了七眼泉的七条溪水中央,他把每条溪水的石门一一开启。然后祭起了招魂幡,地下被镇压了千年的怨灵,在地下厮杀了千年的铲教截教术士先辈,终于看到了头顶地面上的石门松动,他们都纷纷尖啸着,要从封印中突破出来,他们的怨气已经积攒了太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活人。只要他们他们看得见的人,就会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撕碎他们,吞噬他们……
  庄崇光的面前,一个几百人的军队已经全部进入到了七眼泉的范围。庄崇光的能力是,在他的七星御鬼术之下,用招魂幡,蒙住怨灵的眼睛,让说有的怨灵看不见张天然。只要看不见张天然,怨灵对付其他所有人,张天然出阴就板上钉钉。

  就在庄崇光即将把红水阵里的怨灵放出来之前。他看见了古赤萧,传说中道教和术士界横空出世的古赤萧。
  庄崇光的招魂幡,即将展开,他的宝剑已经举起来。
  一个首长从军队的人群里,背着双手,走了出来,走到了庄崇光面前。庄崇光的手停顿了一下,红水阵最后一个封印没有打开。

  ——“如果你在这一刻没有犹豫,那么张天然出阴就成必然。”徐云风说,“也就后来这么多事情了。”
  “你是算沙的,”老严说,“你告诉我,这件事情,差了多少砂砾。”
  “六进四出。”徐云风说,“在普通人的感觉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差别。”
  “就这个六进四出,”老严说,“一切都变了。全部变了。”
  “你能描述一下古赤萧的模样吗?”徐云风问,“我很好奇他到底长什么样。”
  “你找一张十大元帅的图看一下不就行了。”
  “不,”徐云风说,“古赤萧必定不是照片和图画上的样子。”
  张天然看着徐云风,看了很久,“他长得什么样子,我不能说。他出生在那一年,我也不能说,他的任何私人信息,我都不能说。”
  “不是不能说,”徐云风摆手,“我想到了,而是你根本就不会知道。但是就算是你以为你知道的,也是假的。”
  老严问:“那你问我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印证一下而已。”徐云风说,“我的目的达到了。你继续。”

  ——庄崇光迟疑了一下,看着面前的这个首长。
  “庄崇光?”
  “古、古赤萧?”
  “你急不急?”
  “很急。”
  “给我一分钟。你缺不缺一分钟。我不动手,他们那边这么打下去,打到天亮都没问题。”
  “那我的时间就还够。”
  “你听我说一件事情,一分钟就足够。”
  “好。”


  ——徐云风问老严:“你这么多年,应该想明白,在那种关键时刻,你为什么会无条件的相信古赤萧的话了吗?”
  老严说:“你说给我听,我看你是不是真的知道。”
  徐云风说:“他一定语气和神态,那种掌握了世间万物,宇宙洪荒冷静,表现出来的气势,会渗入都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里。就算是天下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你也不可能认为,他会说半句假话!”
  “对,”老严承认,“正是如此。”
请多指教!

TOP

  ——古赤萧对着庄崇光问:“三峡古道一战,最后张天然是不是跟日本的阴阳师同断说过几句话。”
  “当年的冥战十分惨烈,每一个情形,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庄崇光提醒古赤萧,“你得快点说。”
  古赤萧说:“当年同断战败之后,跟张天然说过什么?”
  庄崇光立即回忆起起来当时同断说的话:什利方当年和诡道宗师陈平约定过一个契约,中土最厉害的术士,要做梵天。
  “你为了这件事情……看来梵天是一个凌驾于所有术士之上的存在。”庄崇光说。
  “时间不够,你可以这么理解。”古赤萧说,“所有术士的最终目的,最强的那个杀掉与自己能力相若的同伴,当年的路中一、张元旭等人,哪一个不是最顶尖的术士?”
  庄崇光开始犹豫了,这件事情是同断的的确确向他提起过的。但是他从来没有仔细想过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庄崇光脑袋里转的飞快,知道古赤萧没有欺骗他,“对,路中一是张真人的接引人,而张元旭是正统道教的首领,还有一些民间的术士,都在同一时间消失,或者病故。”
  “在一九二四年到一九二五之间,七八个顶尖的术士宗师全部消失或者病故,不然以我和张天然的能力,怎么能够有走到如今地位的机会。” 古赤萧说,“可是他们其中一个并没有死,而现在,活下来的那个人,已经在开始寻找下一任接替者了。”
  庄崇光看着古赤萧,“同断当年到中国来,他要见的是赤霄宝剑的主人,也就是你。为的就是这件事情,可是偏偏你没有出现。”
  “对,同断也知道,有资格的人是四个。”古赤萧说。
  “时间过了一半了。”庄崇光说,“你还没有说服我。”
  古赤萧的语速变快了一些,“最厉害的术士做梵天,而四个人中,只能有一个进去,如果我死了,最厉害的人是谁?”
  “当然是真人。”庄崇光说,“难道不是?”
  庄崇光立即明白了古赤萧的意思:最强的那个人,杀掉与自己能力相若的同伴!这是必经之路。而现在天下最强的术士几乎已经都聚在了七眼泉里。不仅有张天然和古赤萧两个顶级的术士,还有仅剩的外道高手钟家、黄家、魏家,还有自己。
  “张真人宅心仁厚,”庄崇光说,“我的命是他的,至于其他人,他这么做,一定也是被逼无奈,我没有反对的道理。”
  “如今在世,本领最大术士,有四个,能力相差无几。”古赤萧说,“最弱的一个,是我的师兄吕泰。最强的就是我,我也没时间对你谦虚了。你承认吗?”
  “真人在四七年见过你,然后就假死蛰伏,”庄崇光说,“如此看来,你当年是强过他了。”
  “如果我死了,”古赤萧说,“那么有资格接替梵天的是谁?”
  “当然是张真人。”庄崇光说,“我刚才已经回答过了。”
  可是庄崇光看见古赤萧在摇头,“你能够支持张天然灭掉我们这里所有的术士,作为投名状,我不反对。但是如果他就算是杀了七眼泉上所有的术士,可他仍旧达不到那个地步呢?”
  “怎么可能?”庄崇光说,“你自己也说了,最弱的是你的师兄吕泰,最强的是你。你死了,当然就是张真人。”
  “不对,”古赤萧说,“我说的有四个人,你少算了一个。”
  “是谁,谁在一旁观望,渔翁得利?”庄崇光开始明白了。
  “还用问吗?”古赤萧说,“能力不如我,但是超过张天然的,现在还活在世上的,还有谁?”
  庄崇光的心里顿时气馁,“张真人带着几大外道,加上我和孛星孙鼎,才勉强击败了同断。如果论单独比试,张真人不如同断。”
  “我记得你幼年的身世孤苦,还有崂山派甲午之战几乎折损了所有的门派高手,甚至后来你的师父和同门师兄弟,都被日本人屠戮。现在决定人选的权力在你手上。”古赤萧开始沉默。
  七十一进六十八出……
  三十二进四十六出……
  古赤萧问:“你让同断来做梵天?”
  十九进十二出

  六进四出。
  庄崇光把手中的宝剑放下了。

  古赤萧身后响起了一阵叮当的声音,他的手里应该有铁器,这个声音,就铁器相碰发出来的声音,一个士兵走到他的身边。古赤萧说:“任务完成了。”
  庄崇光呆呆的看着军队前锋转为殿后,后队转为前锋,有条不紊的整齐撤离。古赤萧当军队撤离了一半的时候,走进了队伍里。庄崇光看见古赤萧的双手在身后环抱,背上一个螟蛉挂在后心。古赤萧的手掌是用铁链捆绑在一起的,而且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古赤萧的手臂就一直在背后。

  庄崇光失魂落魄,把招魂幡扛在肩膀上,手里软软的持着宝剑,宝剑的剑尖拖弋在地面。庄崇光慢慢的走回了树林,四大外道的门人仍旧在相互厮杀,孙鼎的和泉守鉴定已经被击落在地面上,孙鼎坐在地上,不断的喘息。龙元清和李成素躺在地上不知道生死,魏永柒的身体上布满了飞蛾,钟义方正在与魏如喜、魏如乐、何欢缠斗。黄松柏和黄铁焰两人正在比拼五行符。只有金盛仍旧一动不动。
  庄崇光对金盛说:“你跟我来。”然后没有理会其他人,金盛跟着庄崇光,从其他人的身边慢慢的走过,一起走到了张天然的身前。
  “我听到军队下山了。”张天然没有抬头,他的魂魄即将出来,没有多少时间了。
  庄崇光轻声的问:“我和其他人是不是都得死掉?”
  “是的。”张天然迟疑了很久,“古赤萧说的?”
  庄崇光说:“当年你为什么不在古道里,杀了同断?”
  张天然无言以对。
请多指教!

TOP

  “你把他留下来,”庄崇光说,“然后你决定附在吕泰的身上,金盛背着他师父过来了。”
  金盛看着庄崇光,“我师父身体瘫痪了,没有过来。”
  庄崇光说:“可是你为什么一直背着一个人路途遥远的跑过来,你真的以为你过来是驱使阴兵?招魂幡在我手上。驱使阴兵的只能是我。”
  “为什么你能看见?你没有本事看见的。”金盛过了一会又说,“我不知道是我的师父……”
  庄崇光转头对着张天然说:“梵天现在看得上的天下术士,有四人,诡道占其二,第一古赤萧,第四吕泰,吕泰拿着螟蛉,逼迫古赤萧退出,第二个人选就是同断。你见过了古赤萧之后,只能去找吕泰商量,商量的结果就是,你假死入阴,然后出阴附在吕泰身上,这样你前进一位,是第二人选。同断退一步,是第三人选。”
  “崇光,”张天然说,“这样有什么不对?我已经做到了。吕泰已经到了。”
  “当年你不杀同断,就为了要挟古赤萧,如果你做不到,就是日本人。”庄崇光说:“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日本人,而且还是灭我师门的九龙宗。”
  张天然说:“可是这样不是挺好吗,吕泰已经来了,崇光,你不是在贪生怕死吧。”
  “到了这个时候了,你竟然怀疑我怕不怕死。”庄崇光冷静的说:“刚才古赤萧把吕泰带走了。”
  张天然看着金盛说:“我已经知道了,古赤萧不带走吕泰,金盛怎么可能走过来。”
  “魏如喜跟在古赤萧身边,”庄崇光说,“几个小孩子的掉包计,在他们面前一无是处。”
  “我没算到金盛遇见魏家的后人,”张天然说,“如果金盛独自上山,古赤萧不会跟他见面,会大方的放了他上来。”
  “这就是命数了。”庄崇光对着张天然摆摆头,“我有件事情想不明白。”
  张天然说:“你问。”
  “你出阴后,到底是吕泰,还是你自己?”
  “我不知道,”张天然说:“这事一千多年都没有人试过。”

  “古赤萧截下了吕泰,”庄崇光说,“他们正在下山。你做不了第二了。”
  “还来得及,”张天然说,“你现在驱使阴兵,他们跑不掉。”
  “那后果就是,古赤萧立即杀死他的师兄吕泰。所有人同归于尽,你的计划落空。”庄崇光说,“让同断得个便宜,这次,我不能听你的。”
  “崇光,”张天然说,“如果还有一个人可以呢?我们只要找到入口,就能杀了同断。”
  庄崇光身体震动了一下。
  “你当年说过,”张天然的语气十分的冷漠,“你发过誓的,你的命是我的。”
  “如果你在上七眼泉之前,就跟我交代了,我绝不推辞。”庄崇光看着张天然,身体战栗,“可这是你和吕泰之间的谋划,既然他来不了,而我已经不想答应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自己的打算了,”张天然焦虑起来,“出阴在即,你还在犹豫什么!”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就是一条狗?”庄崇光说,“为你看家守院,或者任意宰杀。”
  “难道不是这样!”张天然大怒,“不是我,你有今天?你在大雨中是怎么跟丧家犬一样,求着我的!”
  “我宁愿自己跟日本人报仇,死在他们手上,”庄崇光流着泪,“也不愿意再做一条狗了。”
  “你是要造反了,崇光。”张天然的语气立即变得冷静。
  “我不听你的啦,大哥。”庄崇光笑起来,“我活的太傻了,你们都太聪明。我也不想跟一条狗一样被你驱使一辈子,然后还要顺从的被你吃掉。”
  “你是要杀了我吗?”张天然问庄崇光,“你怎么敢做这种事情,你就不怕天下的术士,提起你就唾骂。”
  “从现在开始,我不是一条叫庄崇光的狗。我姓严了。”严重光说,“我今后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拜你的教诲。”
  严重光说完,把手里的招魂幡立在地上,然后举起宝剑,远远的扔向了树林之外。宝剑在空中被崂山的御鬼术下加持,在天空盘旋后,精准的插入了七眼泉的最后一道石门上。
  无数的铲截二教怨灵,猛地从地下串起,由于数目庞大,如同一股龙卷风,扫荡七眼泉上所有的一切。

  外道的门人现在只有黄家两个兄弟能够抬头观望,他们看见了被严重光释放出来的阴兵。但是随即看到怨灵朝着树林的招魂幡飞过去,而非山下的军队。
  “庄崇光是奸细!”黄松柏立即醒悟过来,扔下黄松柏,跑向招魂幡,避水符将招魂幡的地下化作一潭黑水,招魂幡倒下,怨灵在张天然头顶的空中盘旋。
  黄松柏抱着张天然的肉身,就要冲进洞内,可是发现一个少年拦在了自己的面前,是金盛。
  “让开!”黄松柏大喊。
  金盛伸出双臂,“我得让我师父活下来。”
  黄铁焰紧追在后面,也跑向招魂幡,剖木符施展,将招魂幡又给扶了起来。无数怨灵在招魂幡的驱动下,扑向了张天然的肉身,张天然肉身瞬间泛出红光,冒出火焰。
  张天然的肉食在黄松柏怀里化作灰烬,黄松柏立即拦在石洞的门口,阻拦怨灵进入石洞,剿杀石洞里的张天然一魂一魄。
  黄铁焰对着黄松柏大喊:“你让开。”
  黄松柏回头看了看,然后石洞上方的石头塌落,将石洞封了一个严严实实。
  “开山符!”黄铁焰看着黄松柏,“爹把开山符留给了你。”

  怨灵在空中盘旋,然后猛冲向坍塌的石洞。黄松柏一脚将金盛踢开,金盛哼了一声,怨灵把金盛架起来。没有人在乎金盛,严重光只是稳稳的扶着招魂幡,然后走到了黄松柏的面前,用手去挖掘石洞。这个徒劳的举动在黄松柏看来,根本就无济于事,可是随即发现,严重光的身边跟随着几个魂魄,一个又一个的转入石头缝隙内,看来是要把张天然的魂魄拉出来。
  片刻之后,那个大蝙蝠已经被拉扯出来,蝙蝠惧怕红水阵出来的怨灵,扑扇着飞远。
  黄铁焰一把将黄松柏的脖子掐住,“把石洞打开!”
  黄松柏逼着眼睛,并不回答。黄铁焰的力道加大,黄松柏喉咙荷荷作响,勉强伸手按住了黄铁焰的胸口。

  严重光在一边大喊:“大家都住手吧,张真人已经回去了。”
  招魂幡摇摆之后,怨灵立即消失。金盛躺在地上不知道死活。黄松柏黄铁焰两兄弟相互钳制,一个抓着对方的喉咙,一个按住对方的膻中。黄松柏首先松开了手,既然张真人无法出阴,但好在魂魄仍然保留。
  黄铁焰的手却没有松开,黄松柏不断的挣扎。发现黄铁焰的手已经僵硬。
  黄松柏勉强看着黄铁焰的身后,看到了摇摇晃晃的钟义方。黄松柏心里一动,挣脱了黄铁焰的手掌,看到黄铁焰的后背插着一把镰刀。鲜血已经浸染了全部后背。

  黄松柏呆住,看着已经命在旦夕的钟义方,随即看到黄莲清站在一旁,看着自己,又看了看钟义方。黄松柏向黄莲清伸出手去,可是黄莲清没有理会黄松柏。扑倒黄铁焰身边,将黄铁焰的尸体背起来。转身向山下走去。
  黄莲清各自矮小,黄铁焰身材魁梧,黄莲清背着黄铁焰,黄铁焰的双脚还拖在地上。黄莲清歪歪倒倒的一步步行走。
  黄松柏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黄家了。

  严重光收了招魂幡,谁也没看一眼。向着山下的军队走去。

  ——徐云风听了庄崇光回忆当年的情形。即便是事过这么多年,也不能减弱当年的惊心动魄。
  “所以你投奔了古赤萧。”徐云风说,“从张天然的狗,成了古赤萧的狗。”
  老严无法辩驳,但是随即说:“张真人无法出阴,古首长和吕泰也得以保全,三峡古道里的同断也继续活着。”
  “他们三人就在比谁活的更长了。”徐云风回忆,“古首长最先,二十多年前去世,古道里的同断在两年多前,我做了他的介错。所以现在只剩下了张天然。”
  “可是梵天又变了,变成了孙拂尘。”老严说,“孙拂尘又认定了你。”

  “嗨,其实吧,”徐云风说道,“古赤萧为什么要阻拦张天然呢,就让张天然跟吕泰一起,做了梵天不就得了。”
  老严说:“这就是吕泰和古赤萧翻脸的根由。你们诡道两房自相残杀,吕泰和古赤萧都想做,古赤萧不让吕泰,吕泰也不让古赤萧。于是他们当年有个协定,古赤萧脱离诡道的身份,去追求世俗的最高地位,吕泰在江湖上做术士宗师。但是临到头来,吕泰还是违背了约定。”

  “结果他们两个人相互制约,让张天然嗅到了机会。”徐云风叹着气,“最倒霉的是同断,万里迢迢跑到中国来,在地下困了几十年,最后还是死在了下面。”

  “后来我跟着古首长做了很多事情,”老严说,“挽救了几个术士,但是剪灭的道士和术士更多……你现在能够理解我的这些作为了吗?”
  “理解个屁。”徐云风鄙夷的说,“你就是一条狗而已。我凭什么要去理解一条狗的想法。”
  老严的脸色立即变得铁青。
  “张天然能说你是条狗,”徐云风说,“你现在后悔没在我见到孙拂尘之前灭了我吧。现在我也有这个资格。你还别不乐意。我就小人得志。你又能怎么样。”
请多指教!

TOP

  算沙部

  六进四出

  徐云风跟老严的交谈结束了。他知道这些往事,老严在很久之前就告诉了王鲲鹏。徐云风在想着,这个世界上分为了两种人,一种就是古赤萧、王鲲鹏、张天然、同断甚至诡道师门的前辈吕泰这样的人物,他们天生就是要算计,谋划,主动进取,制造规则,维护规则。并且为此不惜付出一切的代价。
  而金旋子、赵一二、四大外道家族的人,都是有着自己普通和平凡的梦想,靠着自己能够理解的人情世故和自身利益行事。但是这个界定并非是一成不变的,比如自己和老严,本来有着单纯的生活和梦想。
  掌控规则的这一部分人,是一个黑洞,张牙舞爪,吞噬人性的黑洞。他们会把并不想谋划和计算的人活生生的吞噬。而自己和老严,就是被吞噬后,转变成了这个黑洞的一部分。进而会反过来,继续吞噬其他的无辜者。

  老严说了这么多,也无非是在表达这么一个意思而已。象棋里卒子过了河,就变成了车,国际象棋里卒子到了对方的底线,就变成了皇后。既然无法跳出这个黑洞,就只能自己也参与其中,掌控这个黑暗。让黑暗更加的强大,而这种强大,就是导致了一切的趋于理性。

  就如同看着天际的星空,无数的星星,还有每天的太阳升起,太阳落下后月光皎洁。导致了古时候的人类,认为光明与黑暗是均衡和稳定的。阴阳是相互制约的。可是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在茫茫的宇宙里,日月星光,仅仅只是无边黑暗中的苟延残喘。
  黑暗将接管所有,即便是梵天不顾一切要维护的意识,终将会消逝殆尽。

  而张天然是活明白了,他已经对人性彻底失望,所以宁愿去放手一搏,改变规则,如果失败了,也是就全部毁灭。徐云风不赞同古赤萧和老严的作为,但是他仍然要支持王鲲鹏。因为即便是所有的事情都最终的结果是没有意义。
  可是王鲲鹏一直在坚守着心中的信念,虽然已经不合时宜,虽然这个信念被老严无限的利用,但是这也许就是王鲲鹏要做的理由吧。
  即便是全部走向了黑暗,也要留下一点温暖的余晖。只要是存在过,无论以什么方式存在,只要有过就行。这就足够了。

  徐云风看着行将就木的老严,轻蔑的说:“我还是会帮助王鲲鹏。不过并不是你说服了我。”说完后,扔下老严,走到江堤之上。崂山派的门人看着徐云风不屑一顾的走过,没有一个说一句话。

  徐云风也没有去看一下长江中的铁板,既然老严在这里,他就会守着铁板。他躲了一辈子张天然,当然有办法不让张天然无法察觉到他在荆州。这也就是老严存在的最后一点意义了吧,如果按照他的思维方式来衡量人的价值。

  现在第三轮的事情已经来了,王鲲鹏布下的天权里有和泉守鉴定,同断武现在肯定在寻找这把长刀。可是自己记忆中的曾婷,竟然是同断武的女朋友,这个到底是为什么,日本那么多男人,偏偏曾婷就找了他。也许每个人都永远都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即便是世界已经改变,也会用另外一种方式,把故人联系起来,可能就是一种另类的补偿和修复。胡同永远是个死胡同,即便是入口不同,最终还是要走到一起来。

  既然无法退让,干脆就去面对。徐云风已经不止一次这么下决定了。
  同断武,这个九龙宗的后代,来了就回不去。徐云风心里暗自感叹,跟他爷爷一样的命运。

  徐云风回到了宜昌,回到了那个他童年曾经生活的地方,棚屋区已经改造成了住宅小区。他很快就询问到了郭玉的住址。
  徐云风没有乘坐电梯,而一步步的从消防楼梯往上爬。每爬一步,心里就沉重一番。心里盼望着这个楼梯永远都爬不完。

  徐云风敲门了很久,看见猫眼后面黑了一会,但是门仍旧没开。徐云风继续敲门,并不放弃。
  终于门开了,郭玉站在门后,“有门铃的,你眼睛长着喘气的吗?”
  徐云风这才看到果然有个门铃,只是在年画中央的一个按钮,自己没有注意到。
  “我找曾婷,她在吗?”徐云风不想跟郭玉啰嗦。
  “你是谁?”郭玉警惕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女儿回国了。”
  徐云风不想去解释什么,他马上知道了曾婷不在,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郭玉狠狠的把门给关上。徐云风想着曾婷一定是跟着同断去找和泉守鉴定了,按照同断现在的寻找的速度,应该已经找到了石牌。

  徐云风想错了,曾婷没有跟着同断去石牌。而是去了西坝。就在徐云风站在曾婷家门口的时候。曾婷同时站在董玲的娘家门口。
  和郭玉一样,董玲对着曾婷把门关上,“我不认识一个叫徐云风的人。”
  曾婷站在董玲的门口,同断把曾婷的肩膀扶着,“你在梦中想出来的一名字,怎么就能当真呢。”
  “可是这个女孩的住址,我真的想起来了,”曾婷说,“而且她的样子,跟我想的一模一样。”
  “想的?”同断问道,“不是做梦?”
  “不是做梦了,”曾婷没有放弃,继续敲门,“是我想起来的。”
  门又开了,还没有等董玲说话,曾婷抢着说:“我想知道王鲲鹏现在在那里?”
  董玲沉默了很久,“你进来吧。”

  曾婷和同断谨慎的在董玲家里的沙发上坐下。
  董玲对着曾婷说:“你找我的前夫干什么?”
  “你们已经结婚了?”曾婷随即点头,“对对,算时间,你们已经结婚了,怎么又离了,真是可惜,你们感情挺好的。”

  “你到底是谁?”董玲问,“我不认识你。”
  “王大哥现在还好吗,”曾婷激动起来,“我有个朋友,叫做徐云风的。”
  “他这几年一直跟我分居,我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朋友,”董玲想了想,“前两年,的确听他提起过一个人,好像是姓徐。但是他的事情我没兴趣。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
  “谢谢,太谢谢了。”曾婷站起来,“能告诉我王大哥在什么地方吗?”
  “你去牛扎坪去找一个道姑,叫方浊。”董玲说,“我最后一次见他,他就是送那个道姑去牛扎坪。”

  同断武听了立即说:“道姑!”
  董玲抬头看了看同断武,“你男朋友?”
  “是的。”
  “我们以前应该见过。”董玲说,“看着你眼熟,不然就不让你进门了。”

  曾婷和同断武告辞出来。曾婷兴奋的对同断武说:“现在还是中午,我们赶去牛扎坪,时间还来得及。”
  可同断武没有说话,脸色阴沉。
  “你愣着干嘛,”曾婷说,“我们快走吧。”
  “婷婷,这只是你的一个梦而已,”同断武说,“为什么要这么认真。”
  “你已经看到了,”曾婷说,“不是梦,是真的,真的有王鲲鹏这个人,而且他的女朋友都是存在的。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徐云风。”
  “你找那个徐云风干什么?”同断武突然爆发,“梦中情人,难道你为了一个梦中的男人,做出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出来。”
  “你在说什么,我都说了,我看见了那个人是一条蛇,”曾婷解释,“是一个噩梦。”
  “这两天……”同断武慢慢的说,“你晚上根本就没有做噩梦。刚好相反,你在梦里很开心,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徐云风这个人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这些?”曾婷愤怒起来。
  “阿姨告诉我的。”同断武看着曾婷,“我觉得你到了中国之后,跟我越来越疏远了。”

  “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曾婷说,“根本不可能的梦境,竟然真的有迹可循,换做是你,你也会去追问一个究竟吧。”
  同断武想了很久,“好吧,我跟你去。”

  牛扎坪上,曾婷和同断武走到了山顶,山顶仍旧云遮雾绕,山下隐隐的看见长江峡口的流水,一艘翻坝后的快船在江面上,从下游行驶过来。
  曾婷看见了董玲所说的那个道姑,并且不止一个,还是两个。
  两个道姑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曾婷和同断武,同断武发现她们下意识的把一柄插在石头上的宝剑用身体挡住。
  “请问,”曾婷说,“哪位是方浊师父?”
  “我是,”方浊回答,“你是哪位?”

  徐云风坐在快船的船头,他从曾家出来,一刻都没耽误,在大坝的上游,黄柏河上了快船,赶往石牌。现在快船正在驶过西陵峡口。徐云风看着峡口的两端,右侧是南津关,而左侧是牛扎坪。

  江面上方有一层薄雾,雾气越高,在山顶就更加浓了。徐云风把头扭向了牛扎坪的山顶方向,方浊现在就站在那里,守着开山宝剑。
  徐云风内心里升起了一股柔软的情绪,站起身,看着牛扎坪的方向。他突然觉得哪里有自己最亲近的人,这种亲近的感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难道方浊在内心里已经到了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重要了吗?
  徐云风想着方浊在自己面前的突然失态,恳求着自己要活下来,跟她安心的过下半辈子。可是当时徐云风内心里并不以为然,只是随口敷衍,不忍心告诉方浊残酷的结果。可是现在徐云风觉得牛扎坪上的人,对自己是无比的重要。
  徐云风完全无法去推测自己这个突发的情绪。快船从峡口通过了,牛扎坪完全隐没在浓浓的云雾之中。徐云风从船头走向船尾,仍旧看着牛扎坪的方向,直到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徐云风的仍然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请多指教!

TOP

  船到了茅坪,徐云风下了岸,然后一路下行,走到了石牌的那个村子。现在村子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样貌,由于附近的三峡人家旅游区的开发,带动了周边附近的村民旅游收入,这个村子也修建了大片的复古的原生态建筑。当年小学的校园也不见踪迹,被旅游区列入其中。

  大批的游客行走在建筑里,街巷的两边都是贩卖工艺品的商铺。当年小学的校址,上面修建了一个餐馆。徐云风叫了一个小菜,坐在靠江的窗口,一口一口的抿着。眼睛看着长江,他等着同断的后人过来,而他的脚下就是当年通往古道下的缝隙。同断后人要过来,必须要走到徐云风的面前。
  徐云风的内心忐忑,如果看到了曾婷,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想法。徐云风从下午坐到了晚上,到了晚上八九点钟,游客都散尽,餐馆的老板走过来,询问徐云风需不需要住宿,徐云风决定再多等一天,于是住了下来。到了晚上,徐云风心烦意乱,无法入睡,于是爬起来,披了一件衣服,临着窗台,看着夜色中的长江。
  不知道什么时候徐云风才睡着,起来之后,徐云风在餐馆里要了一份牛肉面,然后自己买了一瓶酒,自己坐着喝起来,现在不是旅游的旺季,吃早点的人不多。就徐云风悠闲的等着同断武……还有曾婷过来。

  徐云风的一顿早酒,喝到了中午,期间看见好几拨旅游的游客从客运中转站的旅游车下来,可是并没有看到曾婷和一个日本人。然后又一直等到了天黑。徐云风等不下去了,看来同断武还没有找到这边的线索,或者是同断武有别的事情给拖住。想到这里,徐云风打算离开。毕竟徐云风没有想到同断武之所以没有过来的真正理由,竟然是曾婷恢复了对自己的回忆。

  ——“……在徐大哥走出了三峡古道,然后和孙家的妹子去见孙拂尘之后,”方浊对着曾婷说,“在那之后,徐大哥在我的记忆里,全部被抹去了。直到王师兄在前段日子找到我。”
  曾婷点着头,“所以你一点都不怀疑我对你提出的问题。”
  “我跟你说了这么多,”方浊叹口气,“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想起他来,徐大哥嘴里不说,看起来很无所谓,其实他心里很在意这件事情。”
  “我能插个话吗?”同断武在一旁问。
  “没事,你说吧。”方浊回答。

  “有一件事情我没有想明白,”同断武说起来,“婷婷说她的记忆里,她根本就没有上过大学,很早就在社会上混迹,认识了徐云风,但是婷婷实际上,高中大学后就到了日本,并没有机会认识一个所谓的叫徐云风的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方浊看着曾婷说,“这事,只有孙家的妹子最清楚了。”
  方浊说完看着曾婷很久,“徐大哥现在在长阳的龙舟坪,所有的事情我都说完了。”

  同断武看着插入在石头里宝剑,想询问什么,但是一直没有说话。曾婷向方浊道谢,然后和同断武离开。
  方浊和寻蝉看着两人走远。方浊说:“原来徐大哥之前的女朋友这么漂亮。”
  “刚才那个男的是日本人,而且姓同断,”寻蝉说,“就算是日本人,这种姓也很少见,你觉得他们过来是巧合吗?”
  “我知道不是,”方浊回答,“这个同断武,一定是当年徐大哥遇到的同断的后人,世界上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他们过来,一定是跟阵法有关。”
  “既然你都知道,”寻蝉问,“为什么你还把徐云风当年的事情都告诉给他们?”

  “我之所以告诉他所有的事情。”方浊解释,“是我相信,徐大哥一定有办法对付他,该来的我们避免不了,还不如让他直接找到徐大哥。”
  “你是心好。”寻蝉与方浊自幼一起长大,当然明白方浊的心思,“你觉得徐云风这小子太可怜,故意让这个狐狸精跟他见面。”

  “有什么不好呢?”方浊说,“徐大哥孤苦伶仃的,多一个故人记得他,多好。”
  寻蝉摆了摆手,“这事结了之后,你还俗吧,别做道士了。你不是做道士的命。”


  曾婷和同断武回到了家里,郭玉冷冷的对曾婷说:“有个年轻人来找过你,我说你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
  曾婷听了,立即问:“他说了他谁没有,是不是叫徐云风?”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郭玉大声的说,“你们快点回日本,别再折腾了。”

  曾父和同断武两人无话可说,都很尴尬。
  第二天早上,同断武询问曾婷,“你一定要去长阳的那个地方吗?”
  “我一定要去。”曾婷坚持。
  “昨天阿姨说了,让我们回日本,”同断武说,“干脆这样,你先回去,我做完我的事情后,再回来。”
  曾婷摇头。同断武一拳打在墙壁上,“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我对不好吗?”
  “有些事情,”曾婷仍然坚持,“我必须要见到人,当面问清楚。”

  “好吧,”同断武妥协了,“你去找那个本来应该不存在的人,我去寻找我的当年去世的地方,等我上完香,我们明天就回日本。”

  曾婷看着同断武,“就这样吧。”
  徐云风如果再多等一天,他就看见了同断武。可是徐云风已经没有耐心了。当同断武到了旅游区,从旅游大巴上下车的时候,徐云风正在排队上车。同断武随便拉了一个人问:“先生你好,请问当年石牌保卫战的遗址在什么地方。”
  被问的人礼貌的回答:“对不起,我也是外地游客,不知道呢。”
  徐云风在旁边听到了,指着上游的方向,“从这里走,半个小时就到。”
  “谢谢。”同断武礼貌的说。
  徐云风心不在焉,都没有听出来同断武的细微的异国口音。然后登上了回市内的旅游大巴。
请多指教!

TOP

  曾婷打听到了长阳龙舟坪。这个地方她从来就没有来过。根据方浊给的地址,曾婷拿着一个小笔记本,方浊在本子上画了一个小半岛,半岛上有个建筑,和一个小亭子。
  曾婷在江边行走,看着对岸,一个一个的把对岸的风景跟笔记本上画的半岛和亭子对应。没多久,曾婷就看见对面有一个半岛,而半岛上的亭子已经损毁一半,看来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了。

  曾婷连忙找清江上的渔船,央求渔夫把自己带到对岸。可是渔夫全部都拒绝。没有一个人答应带她过去。
  “那个地方闹鬼很久了。”最后一个渔夫对曾婷说,“有时候晚上闹得厉害,有东西在上面乱叫,有时候连白天都闹。上面的树都倒了一半,亭子也损毁了。政府已经下了布告,不让我们接近那个地方。你一个小姑娘,过去干嘛。”

  曾婷看着半岛上,勉强看见对面有几个人影,也许那个叫徐云风的人,就在上面。可是曾婷无法过去,双脚走进了水中,却不能走进一步。
  有一刻,记忆中的有一刻,在曾婷的脑海里异常的清晰,是一个冬天,曾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住在一个简陋的出租屋里,而且自己生病了。是那个人,把自己扛起来。然后恶狠狠的说:
  “别他妈的乱动!”
  这一切一定是真的,曾婷无法想象,这种细节怎么可能是梦境中的虚幻。

  曾婷愣愣的看着对岸的半岛,一个小渔船慢慢的漂到了曾婷的面前。一个苍老瘦弱的老头子站在船头,“我带你过去。只是过去之后,你也不见得能见到你想见的人。”
  曾婷看见这个老头子说话莫名其妙,可是却又仿佛什么都知道一样。曾婷不由自主,茫然的上了船。老头子用木浆轻轻的划过水面。小船在江面上无声的滑行。

  万永武在船头背对着曾婷,“我一直到最后,才知道那个人是另一个世界来的。”
  曾婷听了,身体抖动一下。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万永武说,“他走了,但是你还是要去看看这个地方,他在这个半岛上,呆过一段日子。”
  是的,就是这种感觉,知道的人永远知道,不用去问为什么。不知道的人永远也不会知道。曾婷完全理解这个老头子一定见过那个叫徐云风的人,从老头子的语气中,曾婷就能明白他在说谁。而老头子从曾婷的眼光中,也能知道,她是来找谁的。

  万永武一言不发,把渔船划到了半岛边,曾婷下了船。慢慢向前走去。他看见了五个中年人站在破损的亭子里,还有一个小丫头,抱着一个古怪的婴儿。那个婴儿,有两个脑袋。
  而亭子中央,放着一副棺材。
  曾婷感觉一阵冷风吹进了自己的脖子里,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钟富看着面前衣着考究的年轻女人,“你是……”
  “我来找人……”曾婷顿了顿,“听说他已经走了。”
  “徐云风?”钟富看着曾婷,“他几天前就走了。”
  “能告诉我他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钟富回答,“我没资格询问他的去向。”
  曾婷问:“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钟富回答:“如果他没有一身本事,就是一个普通人。”

  “他有什么本事?”曾婷最问。
  “让我们服服帖帖呆在这个岛上的本事。”钟富不愿意多说,指着秦晓敏,“这个女孩,是他一直照顾的人,不知道你认不认得。”
  曾婷看向秦晓敏,秦晓敏抬头,目光茫然,咧着嘴巴笑了一下。双头婴儿的两个脑袋也同时看着曾婷,嘿嘿的笑起来。
  曾婷被吓了一个哆嗦,那里敢接近秦晓敏。

  钟家的五个兄弟,和两个人傀,加上一个棺材,让曾婷见到了另一个世界才有的事物,她知道自己是无法理解这个世界存在了。曾婷慢慢的退到了水边,看着七个古怪的人,一直漠然的盯着她,和她一样,他们也知道,这是一个误入其中的无关人而已。

  曾婷对着停在水边渔船上的万永武说:“劳烦你,把我送回去吧。”
  万永武怎么把曾婷送过来,也就是原路把曾婷送回去。
  “他的本事是不是很大?”曾婷还是忍不住问了。
  “很大。”万永武说,“我见过的术士里,只有一个人跟他一样厉害。”
  “真没想到。”曾婷说,“他竟然是这么一个人。”
  “你劝你不要找他了。”万永武说,“他不属于你看到的世界,他会回去的。”
  “我不找了。”曾婷回答,“没必要了。”


  船到了岸边,曾婷对着万永武说:“你也跟他一样,不是一个普通人,对吗?”
  万永武回答:“我跟他在刚才的岛上打了一天一夜。我们术士,都会记得这个人的名声,但是你不需要记得他。”

  曾婷觉得自己可能是要疯了,她想起了一些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也见到了一些诡异古怪的人,这是一个自己无法理解的世界,和自己的生活太遥远。她看到了送他渡河的那个老头子,在划船的时候,船舷下有无数只惨白的手。但是让曾婷自己都奇怪的是,她并没有一点的害怕。

  曾婷回到市内,已经是夜色降临,她还不想回家,就在城市里的街道里走着,穿过一个又一个巷子。终于,曾婷在一个巷子的中段,停下了脚步。她看着面前的这个房屋,如果她的记忆是真的,那么面前的这个房屋就是自己曾经生活过的房屋。

  门突然开了,一个中年女人抱着一堆衣服,放到旁边的三轮车上,然后折返回去,又抱了一堆出来的时候,警惕的看着曾婷。中年妇女推着三轮车走了,边走还回头看了看曾婷。

  曾婷叹口气,她决定放弃了,她有自己的生活,她打算明天就跟同断武回日本。曾婷转身,去迈不开脚步。
  徐云风靠在巷子里的墙壁上,嘴里叼着一支烟,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曾婷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双手交叉,横在胸前,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个动作和神态。曾婷无比的熟悉。
请多指教!

TOP

  同断武和曾婷分开,自己一个人到石牌来,不仅是两人之间有了争执。而是同断武到湖北来,不仅是为了祭奠自己的爷爷,更重要的目的是找到和泉守鉴定,并且带回去。
  当然在同断武看来,这两件事情,实际没什么区别。
  同断武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家庭与别人不一样。他出生在中日关系最和谐的时期,对中国其实并没有什么偏见和仇视,不然也不会喜欢上一个中国女孩。虽然他的爷爷是一个士兵,却中国打仗,死于石牌战役,这个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同断家一直认为这是战争的错误,无法怪罪于个人。因此同断武的父亲,是一个汉学家。
  但是这一切,在到了同断武成年仪式的那天,全部变了。同断武跟着父亲,来到了他们乡下老屋,在一个神庙里。父亲告诉同断武,他们的家族是避水流的阴阳师世家。但是现在绝不能向外表露自己的阴阳师身份。而且,他们门派其实一直没有放弃与中国为敌的态度,只是同断家族的敌人,是中国的术士。在同断武成年的那天,父亲决定将同断家的阴阳师法术,传授给同断武,并且同断武完全没有拒绝的可能。并且他的父亲把家族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之所以同断家族继续要从事阴阳师的延续,其实来源于二战。二战结束,日本投降,天皇投降的公告里,通告所有的日本军队都无条件投降。但是随日军侵华的阴阳师并非皇军的军队编制,因此投降的公告里,并不包含这些以个人身份参战的各种阴阳师。换句话说,就是无论是滞留在中国,或者是回到了本土的冥战阴阳师,仍旧可以继续对中方的人员处于敌对状态。或者是可以自行其是。
  美国人不在乎这点,逼迫日本投降的时候,在乎的是常规部队。并不在意日本的生物研究所,和超自然的人士,美国人信奉基督教,根本也没把东方的巫术放在眼里。而且放过了没有军队身份的一些随军医生。比如731部队中,犯下滔天罪行的那些医生教授,根本就没有受到军事法庭的制裁,后来反而在战后成为了德高望重的医学教授。同样的道理,日本跟随皇军的阴阳师,也是同样的待遇。免于军事制裁。
  这件事情中国方面是反对的,但是却无法制止,因为无论是国军还是抗日后方的红色政权,都不可能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说事。世界已经进入了第二次工业革命,无神论已经成为主流。绝不可能让日本人在投降宣言里,提出各种巫师,阴阳师的存在。即便是中国方面,也只能按下不提。否则就是国际上的大笑话。认为中国人和日本人都还处于封建落后的状态,打仗还要依靠装神弄鬼来帮村。岂不是跟非洲的土著一样的愚昧。
  所以中日两国都同时默契的规避了这个问题。

  当时还有不少日本阴阳师没有回国,这些人一部分投降分别跟随了国军和红色政权,一部分就在中国隐姓埋名,隐藏下来。
  同断武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家族的传承,才知道自己的命运,与普通人完全不同。所以后来他做了心理医生,但是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避水流的传人。而且同断武的能力比父亲要强,父亲告诉同断武,他的本领几乎可以达到他爷爷的层面。
  即便是这样,同断武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并且还找了曾婷做自己的女朋友。没想到了就在前段日子,父亲再次把他带到了向下的老家房屋,在避水流的神社里,一个人等着他。
  那个人同断武十分的熟悉,因为在报纸和电视上经常看到,是一个有名的政治家。
  那个政治家来找同断家,同断武的生活从此进入了到了另一个轨迹。因为他的爷爷,当年跟随侵华日军,参加冥战,是向一位日本隐者借了一把宝剑,那把宝剑的名字就是“和泉守鉴定。”
  同断武的爷爷死在中国鄂西三峡,和泉守鉴定就随之消失。由于鄂西地处中国内陆,日方有意去寻找也十分不方便。但是现在日本的靖国神社,要祭拜日本的十一把名刀。其他的十把,六把一直保留在靖国神社,三把流落在民间,但是这几十年已经寻找回来。
  还有两把,葵纹越前康继与和泉守鉴定,因为二战,流落到了国外。
  葵纹越前康继跟着当年的一个阴阳师去了东南亚,几年前,日本游客,在泰国清迈找到了下落,于是那个阴阳师的后人,潜入泰国,跟泰国的降头师交涉,交涉不成,就动手。最后惊动了泰国的一个名宿青龙王,最后花费了巨资,将葵纹越前康继赎回了日本。但是寻找葵纹越前康继的后人完成任务后在泰国失踪。再也联系不上。
  然后十一把名刀,十把都归位在靖国神社。因为日本的天皇是整个日本的神道教首领,也就是各个阴阳师流派的最高领袖。实际上日本的天皇就是世俗和宗教的共同首领。现在日本是君主立宪,天皇的世俗权力几乎等于零。所以天皇的另一个身份,就是神道教的宗主身份,在日本的民间一直保留这巨大的影响力。也就是他在全国阴阳师的世界里,有着崇高的地位,并且实权在握。

  天皇突然要暗中举行一个仪式,在两年前就开始准备了,但是所有的阴阳师都不会去询问天皇要在靖国神社举行什么仪式。他只需要执行命令即可。结果天皇发现,十一把名刀,只有和泉守鉴定仍然佚失在外。
  而和泉守鉴定当年是被避水流的同断借了佩戴,带到了中国。于是天皇用神道教阴阳师的宗主身份,下达命令,就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和泉守鉴定迎送回国。当初借给同断武爷爷的阴阳师已经死了,他的后人拿不出宝刀。整个门派的三个人后人,全部上吊自尽。因为他们的过失太大,没有资格切腹。
  所以寻找和泉守鉴定的事情就着落在了同断家族。同断武的父亲,只是一个学者,他无数次的道中国大陆和台湾,就是不停的寻访,打听和泉守鉴定是不是在某个军队高级将领后代的身上。根据他多年的探访,几乎能够确定,和泉守鉴定一定还在三峡。

  干好同断武找了一个中国女朋友,同断武的父亲,当然全力支持他们交往,然后就借着曾婷回国的机会,让同断武去祭拜祖先。
  最终的目的,就是把和泉守鉴定给带回来。


  同断武当然不会把这些家族的隐秘告诉曾婷。只是让他没有预料的到的是,曾婷身上有十分神秘的秘密,一定要找一个叫徐云风的蛇属。同断武本能的觉得,自己寻找和泉守鉴定的事情,一定会十分困难,并且和曾婷的古怪的记忆,一定有必然的联系。

  不过让同断武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和徐云风擦肩而过。他现在和徐云风一样,坐在那个餐馆里,看着长江的西陵峡风光。想着这段江面之下,埋藏着爷爷的尸骨,还有那把名刀。他开始做准备,进入到地下。

  同断因为中文说得好,询问当地人的时候,也没人把他当做日本人。他干脆请了一个导游,询问当年的战况。
  导游当然是眉飞色舞,把当年的战争说的十分详尽,并且告诉同断武,当年日军侵华一艘军舰排量号称两千吨,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三峡当时水流险恶,根本不可能行驶两千吨的轮船。可能也就是几百吨的小军舰。在这个河段,突然沉没。而并不是被炮火击沉的,是被江水拖了下去。后来听说,是国民党军队里有一个神通广大的术士,愣是把军舰拉下了长江。
  战后几十年,有的渔民渔民的渔网经常被江底的东西勾住,大家就说,是当年的日本军舰。可是葛洲坝截流后,江水上涨,有人也曾经来探寻这个军舰,说是日军侵华的铁证。可是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也没有把这艘军舰找出来。
  这件事,就扑朔迷离。不了了之。

  同断武得到了这个消息,内心里十分的激动。导游告诉他当年军舰沉江的大致位置。他也找到了当年的那个缝隙所在。
  看来事情,比他想的要顺利。于是到了夜间,就自己潜入长江,寻找那艘军舰。同断武得了家族的避水流真传。能力比黄坤的避水符还要高明。黄坤可以在江水中两日两夜不换气,而同断武根本就可以在水中呼吸,他的耳朵下面有两个腮,平日里看不出来,到了水中,腮表面的皮肤就皴开,这个事情,曾婷都不知道。

  可是同断武在长江下摸索了很久,都没有摸到当年的轮船,只是摸到了几个巨大的铁链。铁链能够证明当年这个江段,的确发生过惨烈的水战。同断武没有放弃,继续在江底寻找。并且还在位于餐馆的那个入口,进入到了缝隙,可是缝隙下是无底深渊,他往下探了两百米,也没有达到这个缝隙的底部。
  当然他还不知道,这个缝隙,以及三峡古道,在当年徐云风走古道之后,全部封闭。所以仍然在不停的找寻。如果找寻不到,那么他和父亲,只有自杀谢罪。
请多指教!

TOP

缅甸万丰国际官网www.wf2229.com

TOP

三网合一,尽享电信、联通、广电高速上网0资费,不限流量不限网速,山区、农村、城镇高速免费上网永不花钱!最新9500WG接收信号距离高达19公里,无论您身在地球任何一个角落,都能搜到信号实现免费上网,最新软件全自动智能管理,信号强,网速快,优先自动连接上网,免去您任何手动繁琐作,保证让您高速上网免费不花钱就是这么简单!
朋友们,您还在为家里装修要拉网线烦恼吗?还在忧愁每年交昂贵网费吗?还在苦恼出差无法上网吗?还在傻傻节省4G流量每月还要高达几十元流量费吗?还在敢怒不敢言的公司、学校、宿舍限制上网吗?还在苦逼每天站在阳台高举手机为了搜一个wifi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明明有wifi,却用不了是多么痛苦的事!玩一会王者荣耀没了几个G的流量,看了一会视频,没了几个G的流量,壕!?还是无奈!?明明很节省,没用少则几十元多则上百元的流量费,如此高昂的费用是不是让您皱眉呢?没关系,用最新9500WG永久免费上网吧!只要238元让您永久免费上网不花钱,无需电脑,无需布线,只需插电,电脑、手机、平板免费上网就是这么任性,wifi信号覆盖高达19公里,无需站阳台,无需放窗外,想在哪里就在哪里!信号强,网速快,免费上网,能免则免,免费到底!
免费热线:188-2652-1502  客服QQ:1094201567 官网 ccyxf.com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