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阿骨打在与女真各部落的战与火的洗礼中逐渐成长起来,成了完颜部的十大优秀青年,但光是和自己人打仗还不能完全证明自己的能力 ,关键时候还需要去找一些高手过招。
  说到与高手过招,阿骨打的机会又来了,辽国贵族萧海里由于和自己老大耶律延禧发生了矛盾,于是带着自己的一帮心腹发动叛乱,最后逃进了女真人的地盘。
  为了表示对辽国的忠诚,盈歌主动要求带兵讨伐萧海里。
  虽然萧海里手下只是一帮鸡鸣狗盗之徒,但是我们的耶律延禧居然对他毫无办法,因为派去征讨的正规军队是屡次无功而返,看来此时辽军的战斗力已经相当的“惊人了”。
  盈歌为了帮助老大辽国消灭叛军,进行了全民总动员,居然集结了一千人马,要知道在当时还处于原始状态的完颜部来说简单是天文数字了。
  盈歌将这倾其血本的一千人马交给了乌雅束和阿骨打两兄弟去指挥。
  虽然萧海里只是个辽国的小丑,但毕竟他带的也是辽国的军队,阿骨打两兄弟是第一次同辽军交手,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何况此次带的都是完颜部的全部精华,一旦有失,后果不堪设想。
  对阿骨打的严峻考验终于到来了,在讨伐萧海里的路上,阿骨打又碰到辽国前去讨伐萧海里的正规部队。
  他们对阿骨打的描述是萧海里是个非常可怕的家伙,他手底下都是帮悍匪,我们大部队已经和他交手好几次了,但都失败了。因此就凭你们这几个人怎么可能打败他敢,还是乘早回去吧。
  对于辽军的这番劝告,阿骨打只用四个字来回答,那就是“嗤之以鼻”,然后要求辽兵在后压阵,自己单独带兵去对付萧海里。
  并非是阿骨打多么的狂妄自大,实在是辽兵们不争气,由于多年来的养尊处优,许多人连骑马都不会了,更别提上阵厮杀了。
  但阿骨打的完颜部则不同,他们此是还处于弱者的地位,为了部落的生存和发展,他们的士兵必须为之战斗,哪怕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这就是一个民族的精神!
  大战终于开始了,阿骨打和乌雅束带着一千士兵冲向了萧海里的部队,双方展开激战,萧海里手下虽然全是亡命之徒,让他们对付懦弱无能的辽兵还可以,但今天遇到了阿骨打的女真士兵只能算是他们倒霉了。
  阿骨打在战斗中又一次发挥了他射箭的特长,乘着萧海里不注意,阿骨打一箭射杀了萧海里。
  萧海里同志的造反生涯终于结束了,主将一死,全军大乱,阿骨打乘势全歼了叛军。
  从这次战斗中,阿骨打不仅获得了与辽兵交战的宝贵经验,更重要的是阿骨打从中更深刻透彻地看到了辽国军队的真实的战斗能力,以往在草原中纵横驰骋、所向无敌的契丹勇士们早已是强弩之末,不堪一击了,就像一座表面看似庞大的建筑,由于基础已经腐朽不堪,一旦有暴风雨侵袭,他必然会哄倒塌。
  我们可以看出,也就是从讨伐萧海里的战斗以后,在阿骨打的心里就竖立了自己必身的人生观和奋斗目标,那就是等待时机,打败辽国,称霸草原。
  阿骨打兄弟没有辜负叔叔们的期望,在一场生死战中,坚持到了最后,并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盈歌并没有用错人,乌雅束和阿骨打都是人才,尤其是阿骨打,看来劾里钵的预言又一次正确了。
  经历了几次生死大战后的完颜部在女真各部中俨然已经成了头号老大了,因此越来越多的小兄弟开始向他们靠拢,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出现了。
  由于当时女真各部落中都用自己的信牌,虽然他们表面上臣服于完颜部,但都是很松散的臣服关系,实际上盈歌在使用完颜部的信牌有事征调他们时,很多部落都以信牌不一致为由,拒绝听从调遗,这个问题使盈歌非常困惑。
  这时阿骨打又一次为自己叔叔解决了问题,其实解决问题的答案很简单,那就是统一标准。
  比如说,女真各部有很多信牌,那就把所有的信牌都集中起来,统一作废,然后再制作一块女真各部都认可的信牌,任何部落都必须听命于这块信牌,各部落不得擅自制作和伪造其他任何形式的信牌,来发号施令,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块信牌必须由完颜部来控制。
  这就相当于剥夺了其他各部的政治军事自主大权,完颜部通过集中权力方式将女真各族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范围内,为以后的抗辽大业作了充分的准备。
  从这件事上不难看出阿骨打不仅是名英勇善战的将领,同时在政治方面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治理方法,女真族确实需要他这样的人才来发样光大,但他还年青,还需要耐心的等待!

TOP

  叔叔盈歌也世去了,按道理应该是阿骨打上台了,但盈歌的后事安排是让长子即位,也就是继任盈歌之位的应是阿骨打的哥哥乌雅束,而此时的阿骨打已经三十五岁了。
  三十五岁是一个人的黄金时期,是创立事业的最佳年龄,而我们的阿骨打不得不再耐心的等待属于自己的时代的到来。
  当然,阿骨打对于这一安排是没有任何怨言的,他目前的主要任务是辅佐大哥乌雅束治理好完颜部,使完颜部不断的茁壮成长。
  比之自己的父亲和叔叔,乌雅束显然并不热衷于扩展疆土,因为他本人性格比较温和,属于完颜部中比较少见的温和派领导人,于是邻居们就利用乌雅束的温和开始作文章了。
  首先动手的是高丽,高丽王见盈歌去世,而接班人是大家公认的老好人乌雅束,便开始蠢蠢欲动,对边境开始搔扰。
  虽然乌雅束是温和派,但并不代表整个完颜部都是温和派,以阿骨打为首的完颜部将领对于高丽这个跳梁小丑的态度是坚决反击,打的他满地找牙。
  事实证明,有些人是蜡烛,不打不亮,经过几番折腾,高丽王终于老实了,再也不敢搔扰完颜部了。
  解决了外患,内扰又出现了,乌雅束在位的第七个年头,完颜部境内出现了罕见的灾荒,于是普通的百姓们遭殃了,因为要吃饭,所以百姓中的一部分很自然地转变成了强盗。
  乌雅束虽然是个温和派,但对于胆敢和政府对抗的百姓却毫不手软,于是很多强盗被政府镇压逮捕。
  如何处置这些强盗,却成了个难题,按乌雅束的本意是应该处死这些刁民的,部将欢都也认为乱世需用重典,必须处死这些强盗,以防止以后更多人从事这一行业。
  但阿骨打却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认为这些强盗其实都是普通老百姓,由于今年饥荒,不得已才从事强盗的行业,即使杀了他们也解决不了问题的根源,问题的根源在于饥荒,如果让这些强盗家里每年多交三倍的税来抵偿他们的罪行,政府得到了钱,他们得到了自由,不是一举两得吗?
  这其实就是现在社会中的保释金,某个人犯了罪,不用做牢,花点钱来抵罪。
  阿骨打的这个主意很不错,立即获得了全票通过。
  强盗们的命是保住了,但要让他们交三倍的税收给政府,其实也够他们难受的,因为本来就碰上灾荒,哪来的钱交税啊!
  于是新的问题又能产生了,很多家庭出现为了交税,出现了卖儿卖女的现象 。
  阿骨打没想的自己的一番好心会带来这样一个结果,主意是他出的,他必须自己亲自解决这个问题,他不能让自己的百姓们经受妻离子散的痛苦!
  于是阿骨打又开始行动了,在一乌雅束召开的官属会议上,他带着一根系着皂巾的手杖在众人面前慷慨陈词,原话是这样的:“今贫者不能自活,卖妻子以偿债。骨肉之爱,人心所同。自今三年勿征,过三年徐图之”。
  意思是如今贫穷的人们不能无法生活了,都在卖妻卖子偿还政府的税收,大家都是有妻儿老小的人,都有骨肉之情,因此我请求免去我们百姓三年的税收,等三年以后再征收。
  我第一次看金史时,看到阿骨打说的这番话时,简直无法相信,一个只知道杀人放火的原始部落的酋长,居然能如此的关爱自己的臣民,真的应该让很多同时代所谓的“明君”汗颜。
  包括乌雅束在内的众多官员被阿骨打的这番话感动了,乌雅束听从了弟弟的建议免去了完颜部百姓三年的税收。
  这对完颜部的百姓来说不啻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从此以后,女真族的百姓们对阿骨打更加敬重了,他在百姓中的威望已经远远超过了部落的实际统治者乌雅束。可以这么说,阿骨打已经成了女真族百姓心中的新的精神领袖。

TOP

  三、终于对辽说不了
  等待对于已经年满四十的阿骨打来显得尤其漫长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尽心尽责的辅佐自己的大哥来治理自己的部落。
  但在乌雅束统治完颜部的第十个年头,女真人和辽国之间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件,这件事差点要了阿骨打的性命,同时也促成了以完颜部为首的女真人提前打响了反抗辽国统治的第一枪。
  事情的起源还是在于辽国的末代老大耶律延禧,耶律延禧是老皇帝耶律洪基的长孙,由于自己的父亲耶律浚被奸臣耶律乙辛陷害致死,因此耶律洪基为了表示自己对儿子的愧疚,于是就立长孙耶律延禧为太子,继承辽国的大统。
  这位耶律延禧从小生活在自己爷爷的庇护下,哪里经历过什么风风雨雨啊!
  即然当上了皇帝,就要过足皇帝的瘾,这是耶律延禧所领悟的人生哲理。
  于是,耶律延禧开始了他的皇帝生涯,这位仁兄当上老大后做的第一件事还算有点头脑,那就是诛杀奸臣耶律乙辛的朝中同党,为他的父亲报仇。
  但解除了耶律乙辛党羽的危胁后,耶律延禧就开始在皇帝的道路上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因为耶律延禧有个个人爱好,那就是旅游。
  当时辽国的统治范围大致包括整个东北地区、蒙古、内蒙古一带以及北京、河北山西的北部,可以说是地大物博、幅员辽阔,这也为耶律延禧的旅游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而耶律延禧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东北女真人生活的地方,包括鸭绿江、松花江、长白山、黑龙江一带,他去旅游的主要项目是避暑和钓鱼。
  耶律延禧在钓鱼的同时,还不忘记与当地的百姓搞联欢,一般是在捕获了第一条鱼后,耶律延禧会设宴庆祝,邀请当地部落的首领们参加,以显示辽国的老大地位,称之为“头鱼宴”
  对于一位皇帝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事儿,毕竟整个国家都是你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到自己的地盘钓钓鱼、搞搞娱乐谁也管不着。
  前几次联欢活动都很太平,但到了他即位的第十一年,却出事了,原因还在于他自己。
  公元1112年二月,耶律延禧又一次来到了松花江畔钓鱼,可能是这趟旅游的心情不错,耶律延禧又一次搞起了联欢,摆了几十桌丰盛的“鱼头宴”,并且邀请方圆千里范围内女真部落的首领们全部来参加。
  辽国皇帝亲自邀请,部落首领们哪敢不从,便纷纷赶往行宫赴宴,而完颜部首领乌雅束由于身体欠佳,便派弟弟阿骨打代理前往。
  “鱼头宴”活动的程序还是和前几次相同,免不了是各位首领向老大耶律延禧敬酒恭喜之类。
  本来耶律延禧也可以像前几次一样在一片欢歌笑语中结束自己的松花江之行,但这位仁兄在喝了几杯酒,开始头脑发热了,想观看更加刺激可笑的表演。
  于是耶律延禧有了个绝妙的主意,那就是今天到场的所有部落首领必须每个人表演一个节目,内容为歌舞表演。
  众首领闻听是一片哗然,各位首领都是部落中打仗的好手,又不是歌星和舞星,哪里会什么歌舞表演啊!
  但耶律延禧是皇帝,皇帝都发话了,众首领不得不忍气吞地上台表演。
  看到一个个大男人粗手粗脚的上台表演歌舞,座位上的耶律延禧是笑得合不拢嘴。
  看到此情景的阿骨打是怒火中烧,看到自己的同族们就这样被辽国皇帝欺侮,阿骨打恨不得上前去痛打耶律延禧。
  很快,轮到完颜部表演节目了,阿骨打走到场地中央,一动不动的盯着耶委延禧。
  耶律延禧看到又一名首领上台了,但却一动不动,什么都不表演。
  耶律延禧就有点奇怪,便要求阿骨打马上进行节目的表演。
  但是阿骨打还是没有动静,总之耶律延禧一连发布了三道命令,而阿骨打是铁了心要给耶律延禧难堪,就是不表演。
  本来一场精彩的歌舞表现被不识相的阿骨打给破坏了,耶律延禧当着众首领的面也不好太发作,于是一场本来高兴的“鱼头宴”闹得不欢而散。
  耶律延禧对于阿骨打在“鱼头宴”的抗旨不遵非常恼怒,一个小小的部落首领居然敢在自己面前撒野,简直是无法无天,想谋反不成。
  于是他找来了陪同一起旅游的亲信大臣,也是他的国舅萧奉先商量对阿骨打的处理。
  这个萧奉先简直就是耶律乙辛的翻版,好事不会干,坏事一大堆,他对于辽国的贡献就是加速了辽国的灭亡,关于他的“光荣业绩”后面还会谈到。
  耶律延禧是刚除了耶律延禧,又来了萧奉先,更可怜的是他还把萧奉先当成自己的心腹大臣。
  按耶律延禧的本意是要处死阿骨打,但萧奉先对于阿骨打的处理却另有看法。
  萧奉先劝说道:“彼粗人,不知礼义,且无大过,杀之伤向化心。设有异志,蕞尔小国,亦何能为。”
  意思是阿骨打只不过是个粗人,又不懂礼节,并且也没有什么大的过错,如果杀了他,就失掉女真部落的民心,况且完颜部只是个小部落,哪敢和我们对抗呢?
  看来耶律延禧对萧奉先是相当的信任,一番话立刻救了阿骨打的命。
  我无法理解萧奉先为何会替阿骨打开脱罪行,按理说阿骨打的生死和他是无关的,史书上并未记载萧奉先和阿骨打有何瓜葛。
  我只能这样理解,萧奉先是耶律延禧宠幸的大臣,而当时的完颜部对辽国还是相当尊敬的,首领盈歌和乌雅束为了讨好辽国,免不了要和萧奉先打交道,而打交道就是要送人情礼,因此萧奉先和完颜部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相当不错的。
  于是,正好碰到阿骨打得罪了耶律延禧,萧奉先出于和老朋友乌雅束的良好关系,帮他弟弟阿骨打说几句话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他万万没想到,正是他的一番话改变了整个辽国的命运,同时也改变了他的整个命运。
  看到阿骨打躲过生死一劫的其他女真部首领纷纷前来看望阿骨打,一些女真部的首领责怪阿骨打不应该在宴会上得罪耶律延禧,阿骨打的回答是:“我们女真人受辽人的欺侮已经很久了,我们不能再等待了,是到我们女真人对辽国说不的时候了。”
  从“鱼头宴”上拒绝跳舞开始,阿骨打从内心就作好了同辽国正式撕破脸皮的准备,女真人反抗辽国统治的第一步从阿骨打这里正式已经开始了。
  
  

TOP

  乌雅束闻听弟弟在头鱼宴上的遭遇后是又惊又喜,惊的是阿骨打的这种做法很可能已经激怒了耶律延禧,耶律延禧以后会迁怒于完颜部,对完颜部极为不利;喜的是阿骨打吉人自有天像,居然躲过了这一劫难。
  但不管怎么说,完颜部和辽国之间已经产生了隔阂,乌雅束就不得不有所防备,他的做法是除了继续派人到辽国去送礼表忠心外,对内加紧防御,以防止辽国的翻脸不认人。
  耶律延禧和萧奉先之类果然是好忽悠的,没过半年,他们便把头鱼宴上的不愉快经历忘得一干二净了,因为耶律延禧还要忙着到其他地方去进行新的旅游呢!
  耶律延禧可以得健忘症,但阿骨打不会忘记,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带领完颜部的士兵们去反抗耶律延禧的辽国,为他们的自由而战。
  但目前还不行,目前完颜部的最高长官还是他哥哥乌雅束,而乌雅束生性善良,绝对不会去招忍看似强大的辽国的,他还需要等待,但这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
  年近六旬的乌雅束统治完颜部已整整十一个年头了,在这十一年里,乌雅束是小心翼翼的治理着自己的国家,使之在父辈的基础上又上了一个台阶,但就在这一年的十月,他突然病重,在病床之上还做了个奇怪的梦。
  乌雅束梦见自己和弟弟阿骨打一起去打猎,看到前边有一只狼,乌雅束连忙拉弓射箭,但好几次都没射中,这时一旁的阿骨打只用一箭便把狼射死了。
  第二天,乌雅束召集了所有的亲信大臣,把自己昨夜的梦向大家讲述了一遍,希望大家能解一下这个梦。
  有大臣便说道:“此是好兆头,是兄长不能得到而由弟弟得到的先兆。”
  倒底是谁帮乌雅束解了这个梦,我查了很多史书,都未有记载,但我猜想很有可能是国相完颜撒改。
  因为会并且敢对乌雅束说这番话的人,一必须是完颜宗室子弟且和阿骨打关系良好,二必须是德高望重之人,撒改是完全符合以上两点的,并且在阿骨打以后的政治生涯中,撒改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由此我下了以上的推断。
  乌雅束听完这番话后沉默不语,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他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这一年的十月,乌雅束因病去世,临终前任命阿骨打为完颜部新的首领。
  阿骨打等待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他将带领着女真的勇士们打响反抗辽国统治的第一枪。

TOP

  四、宣誓抗辽
  继任完颜部首领的阿骨打为了完成自己的抗辽大业,开始了大规模的行动。
  首先是把自己封为整个女真族的酋长,又“都勃极烈”,来统一指挥整个女真部,因为当时女真诸部大部分已经被完颜部所征服。
  都勃极烈的意思是最高的长官,勃极烈在女真语中为长官的意思。
  其次是在边境地区修筑保垒工事,以防备辽国的进攻。
  而此时的耶律延禧先生在干什么呢?他还是在忙着进行游山玩水、骑马打猎,对于女真内部发生的政权交接,他根本就不知道。
  乌雅束死亡的消息是过了很久才传到耶律延禧耳朵里的,为了显示大国的姿态,他便派了使者前去吊唁乌雅束。
  这位使者名叫耶律阿息保,在以后同金国的外交斡旋中,他还会经常出现。
  阿息保比起他的那位主子延禧来可谓头脑清醒多了,这次女真节度使病亡,完颜部居然没有派人来通知辽国,这已经是对辽国很不敬了,而且听说继位的是上次在“头鱼宴”对自己主人非常不礼貌的那位阿骨打。
  阿息保开始对女真人的种种作法深表怀疑了。
  面对辽国来的使者,阿骨打还得勉强装样子迎接,但阿息保一到完颜部就开始质问阿骨打为何不到辽国报丧。
  阿骨打的回答很干脆,也很强硬,“有丧不能吊,而乃以为罪乎?”意思是我们有丧事而你们不来吊唁,却反而怪罪于我们,是什么道理?
  一句话就把阿息保说的哑口无言,只好先灰溜溜的回去了。
  但吊唁的任务还未完成,阿息保第二天来到了乌雅束的灵堂前吊唁,吊唁完毕后,阿息保看到门前有一匹骏马,便忍不住上前去抚摸。
  这下又触怒了阿骨打,原来这匹骏马是乌雅束生前的座骑,阿骨打本来就看不惯所谓的辽使,现在居然敢乘自己大哥尸骨未寒去玩弄他的爱马。
  于是我们的阿骨打便怒气冲冲的要“杀死”阿息保。
  多亏了乌雅束之子完颜宗雄在一旁死命拦住,阿息保才活着回到了辽国。
  在阿息保看来,阿骨打的造反之心已经暴露无遗,但奇怪的是耶律延禧先生对此还是无动于衷,继续自己的旅游之路。
  相反,耶律延禧还作出了更令人吃惊之举动,那就是在第二年的六月,派人封阿骨打为新的女真节度。
  看到这里,我们总算可以得知耶律延禧先生的智商程不是一般的“高”了,对于一个敢抗旨不遵的部落酋长,耶律延禧非但不进行惩罚,反而还要进行加奖,真是昏庸之极。
  对于辽国的什么节度使,阿骨打是不会有什么兴趣的,但从中使他更加认清了辽国统治者们的昏庸无道,也更加坚定了他反抗辽国的决心。
  做事光有决心还不行,得有实际行动,首先要攻打辽国,必须要找借口。
  借口是历史上任何一次战争中都必须要找的,哪怕是一个很小借口。
  阿骨打也必须要找个借口,否则这场战争会显得站不住脚。
  “反抗辽国的残暴统治”似乎是个很好的借口,但请注意这种借口在当时的环境中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这个借口太大了,反而成为不了借口了。
  我们的阿骨打当然有自己的借口,那就是阿疏先生!
  

TOP

  阿疏先生原本是女真人,是纥石烈部的一个首领,由于盈歌在位期间,利用替辽国扫清鹰路的机会,攻下了阿疏的领地,害得阿疏先生有家不能回,只能躲到辽老大家里。
  虽然躲到了辽国,但阿疏先生并不甘心丢失自己的领地,因此便在大小耶律面前屡次攻击、诋毁盈歌和完颜部。
  但他的努力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因此他也泄气了,不再去折腾了,准备在辽国老头怡养天年了。
  你想舒服了,完颜部可不会放过你,从盈歌到乌雅束,完颜部多次请求辽国将女真人的叛徒阿疏交还给完颜部,但都遭到了辽国的拒绝。
  如今,阿骨打准备重提旧事,向辽国明正言顺的讨还阿疏,如果辽国不答应,那就有了攻打辽国的借口。
  于是阿骨打开始行动了,第一次派去辽国索要阿疏的使者是劾孙之子完颜昱,完颜昱的辽国之行完全失败了,辽国丝毫没有理会阿骨打的要求。
  阿骨打再次派出了使者,这次去的是两个人,一个叫完颜银术可,另一个叫习古乃。
  他们二人次行的目的除了索要阿疏外,还肩负着刺探辽国军情的重要任务。
  所了阿骨打选择了他们俩个人,后来的事实证明阿骨打的眼光是正确的,银术可是以后攻辽的主力队员,成为了金国的一代名将,习古乃后来也官居都统。
  银术可和习古乃到了辽国之后,并没有急着向耶律延禧交涉阿疏的事宜,而是到处晃悠,结交一些朝中的大臣,直到把辽国的上上下下都混了个脸熟后,才不慌不忙地向耶律延禧提起阿疏之事。
  耶律延禧虽然很白痴,但也是个要面子的人,自己罩的人怎么能随便交给别人呢?回答是不同意。
  银术可和习古乃对于耶律延禧的答案并不意外,因为他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放不放阿疏已经无关紧要,于是他们二人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完颜部。
  看到银术可和习古乃空手而归,阿骨打一点也不生气,因为他们俩人带来了更好的消息,那就是目前辽国的真实状况。
  银术可对于辽国的描述是这样的“辽帝荒于政,上下解体。”
  但阿骨的最关心的是“辽国可伐否?”
  银术可和习古乃俩人经过短暂的思考后,用非常坚定的语气说道:“辽国可伐!”
  阿骨打要的就是这句话,所以事实证明阿骨打先前的选择是正确的,银术可和石古乃并没有辜负阿骨打的期望,他们顺利地完成了自己的便命,但更重要的是由于他们俩人英明的决断,促使阿骨打提前发动了抗辽大业的第一枪。
  决心已下,目标已定,那就采取措施了,阿骨打召集所有女真部落的成员,召开了誓师大会。
  誓师大会的程序我就不多说了,反正还是政治家们的那老一套,阿骨打讲了一番反抗辽国的大道理,然后又搬出了阿疏的借口,于是女真人便在阿骨打的带领下准备从事抗辽的伟大事业了!
  看到女真人在边境上修筑城堡,紧张的进行军事准备,引起了辽国的不安,
  虽然耶律延禧很不在乎,但他手下的并非都是傻瓜,于是耶律延禧只好派节度使捏哥前去质问阿骨打为何在边境乱搞军事活动。
  阿骨的回答非常理值气壮:“设险自守,又何问哉!”,我在自己边境上修筑城堡,只是想保护自己,关你们什么事?
  碰了一鼻子灰的捏哥只能向耶律延禧如实汇报。
  直到此时,耶律延禧仍然不敢相信阿骨打敢反抗自己强大的国家,于是他又派了名使者前去质问阿骨打。
  这次去的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差点被阿骨打杀死的阿息保,看来阿息保是与阿骨打有缘了。
  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但君命难违,阿息保只能硬着头皮来到女真人的部落。
  这次阿骨打对待阿息保的态度却相当客气,然而阿骨打的一番外交辞令却令阿息保又一次哑口无言。
  大概意思是说我们女真是个小国家,对待大国不敢废掉礼节,而你们辽国是个大国家,却藏匿我们的叛徒不还,这不是一个大国应有的礼节,因此请你们交还阿疏,我们将一如既往一向你们朝贡,否则我们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TOP

  面对咄咄逼人的阿骨打,阿息保彻底无语了,他已经对劝说阿骨打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了。
  他目前唯一可做的便是保住自己的性命,赶紧回国向自己的主人耶律延禧汇报自己的所见所闻,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真族首领已经彻底摆脱了辽国的控制,他就像一匹脱疆的野马,要冲破一切胆敢阻挡他的障碍。
  听完阿息保汇报后的耶律延禧是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对辽国效忠了几十年的女真人会说反就反,而且造反的居然是在“头鱼宴”上给自己难堪的阿骨打,真是老天捉弄人啊!
  既然女真人已经决定造反,辽国当然也要采取一些措施,但耶律延禧显然对敢于造反的女真人并不当回事,在他眼里,阿骨打的女真人只不过是一群原始部落的原始人,怎么能够和自己所向无敌的契丹勇士们对抗呢?
  这不但是耶律延禧的想法,也代表了绝大多数契丹人的想法。
  于是耶律延禧开始采取行动了,行动的第一步便是派统军萧挞不野去驻守与女真接壤的边境重镇宁江州。
  宁江州有辽朝廷设的榷场,是辽人与女真人的贸易之所,同时又驻有军队,是个军事和经济要地,位于今天吉林省扶余北伯都纳古城。
  而可笑的是萧挞不野所带的人马居然是契丹和渤海的联军共八百人。
  看到此处,不仅对耶律延禧的昏馈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在他眼里,对付阿骨打这种野蛮人只需八百人足已。
  而分配完任务之后,耶律延禧又开始了他新的旅游行程,那就是到庆州去打猎。
  临走前,他还吩咐萧挞不野尽快将阿骨打活捉,他要亲自进行审问。
  看来我们的耶律延禧还是一直生活在美梦中,他似毫不知道辽国的悲惨命运就将从宁江州开始。
  得知辽人派兵驻守宁江州后,阿骨打也开始有点紧张了,虽然辽兵的懦弱无能他早已洞悉,但毕竟要第一次同辽兵作战,阿骨打也不禁有点热血沸腾了。
  但同辽国的第一仗必须打好,一旦失利,将是整个女真族的灭顶之灾,阿骨打不打没有把握之仗。
  俗话说:“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阿骨打为了打好同辽国的第一仗,还是使用老一套,那就是再派使都前去宁江州以索要阿疏的名义前去谈判,实则刺探军情,“索要阿疏”已经成了阿骨打刺探辽国军情报的一贯手段了。
  阿骨打首先派仆聒剌前去谈判,这位仆聒剌可真是“厉害”,去了趟宁江州后,居然连辽兵的人数都没搞清楚。
  为了怕被阿骨打责骂,仆聒剌只好模棱两可地向阿骨打汇报道:“辽兵多,不知其数。”
  阿骨打多厉害,一看就知道仆聒剌办事不力,因为他知道辽国刚刚才到宁江州布防,不可能有很多人的。
  于是他再次派使前去宁江州,这次他不敢随便找人了,而是派他手下的得力干将胡沙保前往。
  宁江州的守将萧挞不野看来也不比他主子耶委延禧强多少,居然再一次让胡沙保进入了宁江州,胡沙保果然不负众望,将宁江州的实际情况摸了个透。
  得知宁江州城中目前只有契丹和渤海的联军八百人后,阿骨打是喜出忘外,他决定乘辽国的主力还未集结,先发制人,率领女真勇士们攻打宁江州。
  为了确保抗辽战争第一枪的胜利,阿骨打还是决定联合一切能够联合的力量。
  

TOP

  首先,他派部将婆卢火去耶懒部向迪古乃借兵,这个迪古乃原本是始祖函普弟弟保活里的四世孙。
  前面我们提到过函普和弟弟一起来到生女真的地盘,函普后来定居于完颜部,而保活里则在耶懒部长期定居下来了,迪古乃便是保活里的后代。
  虽然函普的后代和保活里的后代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往,但为了反抗共同的敌人辽国,迪古乃义无反顾地站在了阿骨打一边。
  然后,阿骨打又派部将翰鲁古和阿鲁前去游说契丹境内的斡忽、急赛两个熟女真部落。
  阿骨打的威名早就已经传遍整个女真部落,斡忽、急赛两个部落自然是唯完颜部是从。
  好了一切均准备就绪,阿骨打为攻打宁江州作了充分的准备,可以说是在天时,地利、人和方面均占得了先机。
  于是他下令所有部落士兵于九月初在宁江州附近的来流水集合,进行抗辽誓师大会,然后发兵宁江州。
  辽天庆四年,公元1114年九月,阿骨打汇集女真各部的精锐部队共约二千五百人,召开抗辽誓师大会。
  其中还有一段小插曲,那就是婆卢火率领的迪古乃部众未能准时到达来流水,为了整顿军纪,阿骨打对婆卢火进行了军法处置,还好只是杖打一百。
  受到惩罚的婆卢火深受教训,在以后的战争中他是身先士卒,表现相当勇猛,在抗辽战争的表现也是相当出色。
  目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阿骨打终于召开了抗辽的誓师大会。
  在这次大会上,阿骨打作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使整个女真士兵的士气都提到了最高值,这段话虽然没有多少爱国主义教育的含义,但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却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我们可以称之为“来流水宣言”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汝等同心尽力,有功者,奴婢部曲为良,庶人官之,先有官者叙进,轻重视功。苟违誓言,身死梃下,家属无赦。”
  其实就是很普通的几句话却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我们不得不佩服阿骨打先生的演讲口才。
  抗辽战争的第一枪终于要打响了,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阿骨打的出征将领名单上,绝大部分都是他的亲友团。
  主要包括国相撒改的长子完颜宗翰,阿骨打的族叔辞不失,弟弟吴乞买、完颜斜也、阇母,长子完颜宗干等。
  光这个亲友团的强大阵容都足以吓倒辽国人,因为这份出阵名单中的很多强人以后将会成为女真称霸中原的中流砥柱
  但阿骨打的用人标准并非任人唯亲,而是任人唯贤,谁有能力谁就当主将。
  于是此次宁江州战役的主将他选择了两个人,头一个便是上次去辽国刺探军情的完颜银术可,第二个叫完颜娄室,大家可能对这个名字比较陌生,但此人在以后抗辽战争中的功绩无人可比,可以说是女真灭辽的第一功臣,被誉为女真人的“常胜将军”
  从主将的选择来看,阿骨打并没有选择自己的家属,而是任用了两个完颜部的外人来担当,从中也可以看出阿骨打独特的眼光。
  抗辽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阿骨打率领着他的二千一百女真勇士浩浩荡荡地向宁江州进军。
  刚进入宁江州境内,阿骨打便遭遇到了宁江州出城巡逻的渤海兵。
  俗话说:“狭路相缝,勇者胜”,按理说这应该是阿骨打有妇真勇士们大展身手的时候了。
  但阿骨打又一次作出了惊人之举,那就是命令全军向后撤退。
  

TOP

  
  对面渤海军的主将名叫耶律谢十,这位仁兄看到阿骨打的军队还未交战便开始撤退后是心花怒放。
  在他看来,阿骨打的女真士兵也不过是群乌合之众,如何能与自己的辽国勇士们相抗衡呢?
  自己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机会终于到来了,耶律谢十便大吼一声,带领着自己的部下杀入女真军中。
  阿骨打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这是他同辽国的第一场战争,他需要的不是普普通通的胜利,他需要的是一场完胜,全歼辽兵,攻破宁江州。
  所以他采用了诱敌深入的策略,可怜的耶律谢十还蒙在鼓里,等他发现情况不对为是已晚,整个军队已经被女真人团团包围。
  而军队中的渤海人只不过是契丹人的雇佣军,如果从历史上说,他们同女真人还是同一祖先,因此无论从哪方面讲,他们都不会与女真人进行玩命,毕竟命是自己的,契丹人只是把渤海人当成战场上的炮灰而已。
  这下可苦了耶律谢十,虽然这位仁兄很想建功立业,但事与愿违,自己的军队战斗力实在是太差,很快就面临着全军覆灭的危险。
  而更倒霉的是耶律谢十还一不小心摔下了马,辽国将领的能力可见一斑。
  看到良机倒来,阿骨打决心擒贼先擒王,先把耶律谢十干掉,主将一死,敌人还不是束手就擒。
  看到自己的主将摔下马去,辽兵们马上前去营救,但阿骨打是志在心得,谁去救耶律谢十,阿骨打就射杀他。
  耶律谢十看到大势已去,只好上马夺命而逃,阿骨打是不会让他逃走的, 一箭正中耶律谢十前胸。
  看来耶律谢十生命还是比较顽强的,他把箭拔掉后,继续逃命,因为他不想成为阿骨打首战胜利的牺牲品。
  但阿骨打非常需要耶律谢十的人头来结束抗辽战争的首场胜利,因此他再发一箭射中其背。
  耶律谢十带着满腔的遗憾成了女真人同辽国开战以来的第一个阵亡的辽国将领,也算为他的主人耶律延禧尽忠了。
  阿骨打与契丹人的第一场战斗以女真人的全面胜利而告终,虽然只是打败了几百契丹人,但它的意义远不在此。
  因为这是女真人第一次同辽兵交战,从此以后,女真人彻底了摆脱了辽国的统治,而且从这场战争中女真人也清醒地认识和了解到了辽兵的真正实力,为以后同辽国作战竖立了必胜的信念。
  在完颜部驻守的国相撒改闻听阿骨打大获全胜后是欣喜若狂,连忙派遣儿子完颜宗翰和完颜希尹前来祝贺,而且还顺便向阿骨打提了个建议。
  倒底是什么建议呢?那就是要求阿骨打称帝,与辽国分庭抗礼。
  这听起来比较好笑,一共二千多人的女真人才打败了几百名契丹人就敢称帝,要知道契丹的主力部队有好几十万呢?
  我们无法知道国相撒改的真实想法,但我们知道,撒改在完颜部中是阿骨打的坚定支持方,在政治方面他是很有想法的一个人,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何他要急着劝阿骨打称帝。
  但阿骨打在打了胜仗后还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用他的话来说“万里长征才走了第一步,这样称帝显得我的目光太短浅了。
  于是阿骨打发出了“宜将余勇追穷无寇”的指令,要求全军向宁江州进发,立即包围宁江州。
  宁江州城中的大药师奴已经听说了耶律谢十全军覆灭的消息,吓的他一方面赶紧派人向萧挞不野搬救兵,另一方面是组织敢死队向东门突围。
  阿骨打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攻占宁江州并全歼敌军,因此大药师奴组织的敢死队刚突出东门没几步,便遭到了女真人有围歼,敢死队全军覆没,就剩大药师奴光杆司令一个,逃回了城中。
  这下大药师奴再也不抱任何幻想了,只好老老实实地呆在城里,等待救兵的倒来。
  但阿骨打不允许他这么做,他要在萧挞不野的救兵到来之前攻下宁江州,因此阿骨的要出了全力攻城的命令。
  宁江州毕竟只是一个小城,而且城中的守军一已经跟随耶律谢十去见了上帝,还剩下四百多人哪里是女真人有对手。
  总之在公元1114年十月初,阿骨打攻克了辽国的第一个城池——宁江州。
  防御使大药师奴成了阿骨打的俘虏,但阿骨打并没有杀死他,而是对他恩威兼施,派大药师奴去招降附近的辽兵。
  因此从严格意义上说,大大药师奴是女真同辽国开始以来,辽国的第一个俘虏和降将。
  在攻克宁江州的同时,阿骨打还采限了一系列非常英明的措施,比如说派渤海人福海、斡答去招抚渤海人,派大将完颜娄室去招抚辽国境内的熟女真人。
  总之通过多种手段,团结了辽国境内的其它少数民族,这也为以后抗辽大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TOP

  萧挞不野是在宁江州失守后的第三天才得知消息的,当时他的十万大军正慢悠悠地向宁江州出发。
  按他的想法此次前去宁江州只需派名使者前去威胁一下阿骨打,看到自己的十万大军,阿骨打还不乖乖的束手就擒。
  但他万万没想到阿骨打居然敢先下手为强,提前攻克了宁江州。
  同样他的主人耶律延禧也没想到,正在庆州打猎的耶律延禧几乎在同一时间也收到了宁江州失守的消息。
  但宁江州失守的消息还没使他完全生气,最令他生气的是快两个月了萧挞不野的十万大军居然还没赶到宁江州。
  所以耶律延禧真的有点生气了,于是他又采取了新的措施,那就是任命萧糺里为这十万大军的都统,萧挞不野降为副都统,共同率军攻打阿骨打。
  受到耶律延禧训斥的萧挞不野再也不敢采取拖延战术了,只能乖乖跟在萧糺里的后头,急行军向宁江州赶去。
  宁江州初战告捷的阿骨打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因为他很快就接到了坏消息,那就是萧糺里和萧挞不野率领的十万大军已经来到松花江畔,离宁江州不到五十里。
  而此时的阿骨打只有三千多人,是战是守需要立刻做决定,否则便会贻误战机。
  一般需要阿骨打做决定的时候,他总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是他手下的将士们对阿骨打的评价,所以在家都非常信任阿骨打。
  阿骨打又一次做出了决定,是否正确需要用实践来证明,那就是率领这三千多人去迎击十万辽军。
  这是个多么疯狂的举动,在一般人看来,这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但阿骨打就不信这个邪,他要以卵破石。
  整个军队中没人对阿骨打的命令提出异议,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深深地同阿骨打的这只军队联系在了一起,只有勇往直前才是唯一的出路。
  1134年十一月初,初冬的早晨,萧挞不野的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向离宁江州不足三十里的松花江北岸出河店进发,途中的萧挞不野显得尤其神采飞扬。
  因为他得到了个好消息,那就是阿骨打的军队就在松花江南岸,离自己只有不到二十里地,而且更使他高兴的是阿骨打所率领的军队人数比较可怜,只有区区三千七百人。
  萧挞不野会进行算术,虽然水平不高,但这种人数对比的简单计算还是会的,因此他就进行了双方人数的计算。
  已方十万,对手三千七,比例是二十七比一,也就是说自己二十七个辽兵只需要对付一个女真兵,这种巨大的优势使萧挞不野高兴找不着南北了。
  虽然萧糺里是这只军队的都统,但这位仁兄对打仗很不在行,只是迫于朝廷的压力,才勉强上阵,一上战场他便很慷慨地将指挥权交给了萧挞不野,因此萧挞不野开始做起了建功立业的美梦。
  在萧挞不野的做美梦的同时,我们的阿骨打也做了个梦,在行军宿营途中,阿骨打几次在梦中惊醒,多年的战斗生涯提醒他,这可能是辽兵今晚要发动进攻的征兆。
  于是,阿骨打连忙起床,集合全军向前进发。
  看来阿骨打是有神灵保佑,此时的辽兵在萧挞不野的率领下已经来到了松花江畔的出河店,但萧挞不野不是阿骨打,他好象没有神灵保佑。
  因为当萧挞不野赶到出河店后,他便下令全体休息,明日一早渡河,事实证明这是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但萧挞不野的想法也很正常,自己人数处于绝对优势,从理论上讲是绝对不可能输给阿骨打的,宁江州只是个意外,自己明天定将活捉阿骨打,向朝廷邀功请赏。
  很多东西如果光讲理论都能成立,但实践证明很多理论上的东西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错误的,打仗也是如此。
  正当萧挞不野的大军在出河店呼呼大睡时,阿骨打的军队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对岸。
  此时天已微亮,阿骨打下令全体军队乘着夜色马上渡河,偷袭敌营。
  三千多女真勇士们在初冬的凌晨,冒着刺骨的河水向北岸游去。
  虽然没有神灵的保佑,但萧挞不野的美梦也被惊醒了,辽兵终于发现了正在渡河的女真士兵,仓促间进行应战。
  此时渡过河的女真士兵只有一千多人,但这一千多人是抱了必胜的信念去迎接这场战斗的,因此他们显得异常勇猛,在辽兵的大营中横冲直撞,勇猛无比。
  辽兵由于是受到突袭,一开始便像无头苍蝇般四处逃窜,但萧挞不野毕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很快就发现了女真的弱点,那就是人数太少,不足以对他构成危险。
  正当萧挞不野组织力量进行反击时,意外又发生了,整个天空刮起大风、尘埃满天,而且更要命的是风向是朝自己一方刮来的。
  这下萧挞不野可以说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整个十万辽军兵被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搞的不知所措,唯一能做的就是三十六计跑为上。
  萧挞不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二十七比一的优势瞬间荡然无存,自己十万大军居然败给了三千女真人。
  萧挞不野在后悔的同时,也感叹上天的不公。
  但上天其实是公平的,在战场上他会更倾向于代表新兴势力的女真族,而对已经腐朽不堪的辽国来说,上天不可能再眷顾它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