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坎肩,八点钟。树后面!”我喝道,一边跺脚用喷火器喷爬上来的蚰蜒,这些蚰蜒都有小龙虾那么大,如果不是以前经历过,我的寒毛都能把自己竖死。


不过好在蚰蜒的脚和触须很容易被火烧焦,火扫一遍就全部掉落在地。要命的是,烧了之后还有一股奇怪的昧道,竟然有些蛋白质的香甜。


这些年鼻子己经役有那么灵光了,医生说,其实我早就闻不到什么昧道,这些味道都是自己凭借视觉生成的感觉。


地下的蚰蜒和树叶的颜色几乎无法分辨,火光下看下去,就觉得满地的树叶在蠕动。无数的毛混杂其中。


坎肩在树上拉出弹弓,皮筋破空声,打在树后的人影身上,身上的稀稀疏疏的小黑毛一下震动,显然是爬满了蚰蜒。


我知道弹弓的威力有多大,但那影子纹丝不动,没有任何的反应。


我一边抽出冲锋衣连帽的松紧带,把打火机绑在喷漆罐前面,一边跺脚,一边反手抽出白狗腿,在手里打了转儿。


瞎子每次教我用刀,都有这个习惯,这是个坏习惯,我还是学会了。


逼近到一米左右,眼前一片漆黑,只有喷火的间隙,我首先看到了一团蚰蜒爬满了树后的人影。


不,或者说这个人形基本就是蚰蜒盘绕组成的。


不是高智商爬行动物,学什么黑飞子,我心说,接着,我就看到蚰蜒爬动的缝隙中,有一只血肉模糊的手。


这只手的手指很长,黑暗中每次火光的间隙,我还是清晰的认出了这个特征。


“我操。”我脑子嗡的一声,大叫了一声:“是小哥!”


“我操!”小花在树冠上立即爆粗,我也顾不了小花,把刀往地上一插,冲到那人影面前,手火并用,一手拨拉,一手直接对着狂喷,把人身上的蚰蜒全部都烧飞。


一具满身伤口的尸体从树上靠着滑了下来,我看到他的衣服,他的手指,他的头发,都和小哥很像。


他已经死了,嘴巴张的巨大,我捏开下颚,尸体还有体温刚死不久,嘴巴里全是蚰蜒,显然是被堵塞气管而死。


不是小哥,身上的肌肉的质量远远不如。


虫子爬满了我的全身,开始往我的鼻孔和嘴巴里爬去,我用手臂蹭开,去看他的手,小花来到我的身边,在我身边插上冷焰火,把虫子熏走。


尸体的手,手指是假的,我用力一扯,尸体手上的假手指就被我撕了下来。


发自内心的恼怒,我扯掉尸体的假发,我认出了这个人。这个人是王盟的手下。


“狗日的。”我对着林子里狂吼。“我操你八辈子祖宗!”


骂声在山谷中回荡。


王盟肯定一路跟着我,他让他的手下假扮成闷油瓶想干嘛?


恶心我吗?还是想把我引到什么地方去?


如果不是突然蚰蜒出现,在黑喑中,我真的可能上当。


我回身从地上拔出刀,划开自己的手,在小花脚踝上抓了一个血印,蚰蜒开始退开,把血甩在地上,拔起冷焰火。


“你去寻仇吗? ”小花冷冷的问我。


我看着他,淡淡道:“他肯定在附近,他的智商肯定活不过今晚,得把他找出来。最后再救他一次。”




此篇发表于2015年6月27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站起来




刚才我上树没多久,这些蚰蜒就涌了出来,应该是这个人偷偷在林中行走引起的。我回忆蚰蜒出现的顺序,第一个出现蚰蜒的井口,是在东南边,这个人是从那儿走过来的。王盟应该就在那个方向。



手心的伤口特别疼。愈合需要好久,我真的不想现在就用这个方法,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东家,我需要下去吗?”坎肩在树上问,我道:“你要能自己搞定你就呆树上。”


坎肩跳下来,来到我面前,看着我的手,我给他也弄上,他第一次看到我的血,很兴奋。


“我不洗手了。”他道。


“别扯淡,做不到的事情别在那儿说。”我道。一个人以来,开堂口多少人说着一起走下去,结果连半程都不到。人的保证大多基于一时的感动。


“你们两个到底为什么会闹成这样? ”小花从包里掏出他的棍棍,拧成一根长棍,顺手把四周碍眼不走的一些蚰蜒挑走。这根棍他都可以当筷子用,在他手里做什么都可以。


我知道他在问王盟,我顿了顿,回忆起来有点疲倦:“人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和你能成为什么样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情。”


说着我拉紧裤腰带,对两个人点了一下头,三个人开始在林子里加快行进的速度。因为满地都是菟丝子,照明只有我们的冷焰火,所以即使跑起来速度也不快,跑了一段就发现整个森林里,树上树下,灌木里,全是星星点点的荧光。似有无数的萤火虫。


如果不知道那是什么,觉得天下怎么会有这么梦幻的地方。


这里也都是落叶松,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阔叶木,树木之间很紧密,两棵树有时候一个人都挤不过去。菟丝子就在中间形成蜘蛛网一样的群落。


跑了十几分钟,就看到前面的树上有火光和吵闹声,我们靠拢过去,用望远镜看火光,就看到一颗针叶大树上,王盟一行正在用火把逼退爬上来的蚰蜒。


火把已经快熄灭了,他和他的伙计大呼小叫,互相推攘。松针刺的他们屁股疼。所以几欲摔下来。


坎肩想上去,我把他拉住,我的目光从王盟他们的位置,转向后面的林子。我觉得,王盟四周的林子,和我们四周的不太一样。


说不出的感觉,都是松树的样子,但是怎么好像,枝桠的形状很怪,没有树木那种协调感?


我灭掉冷烟火,做了个手势,三个人蹲入灌木中,我死死的用望远镜盯着王盟四周的林子的黑影。看了一会儿,连没有望远镜的小花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些树影在移动。”他轻声道。


我点头,那边的树影,在一点一点的靠近王盟他们,那些“大树”,正在以肉眼可以察觉的速度聚拢。


我灵光一闪,拿出PAD,看到所有的GPS信号点,全部在王盟那个方向,形状已经变化,变成了一个圈状。


“那些不是树,那些是站起来的巨形蚰蜒。”我道。




此篇发表于2015年6月28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王盟怎么变坏人了。。。
天下起兵诛董卓,长沙子弟最先来

TOP

“蚰蜒?”坎肩吸了口鼻子:“蚰蜒有树那么大?”


云顶天宫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不过想来似乎也有些夸张了。


远处的树影,上面的枝桠极细,犹如蚰蜒像针一样的长脚,仔细看,更觉得是上身仰起的巨大蚰蜒。


那王盟还什么都没察觉,仍旧大呼小叫,气的我想直接把他掐死。


当年蒲鲜万奴被孛儿只斤·贵由追杀到此,东夏的后裔迁入地下,发现这些生活在地热裂缝中的巨大蚰蜒时,饱受震惊,于是将女真的神话和这些奇观联系起来。


万奴和蒙古人在这片土地上决战,纵使有鬼神之力,遭遇全胜时期的蒙古人,也只能兵败。余族带着在边境掠夺几十年的金银玛瑙,逃入地下。


难道是东夏人在此经营多年,借助山体缝隙挖掘通道,使得地下的蚰蜒都能跑到地面上来了。


“狗日的,不要随便乱挖呀。”我心说,如果这些影子是像叔(树)一样大的蚰蜒,凭我手里的小破刀,不如让坎肩直接用铁蛋子打碎王盟的天灵盖给他的痛快。


“怎么办?”坎肩问我,我看小花,小花看我。


小花说道:“这种时候是你天下,你总能想出办法。”


我的刀在手里打了个转,没有任何办法吗?有多少次别人说没有办法的时候,我都觉得有的是办法。


小聪明永远比不上老九门的大原则,但是当小聪明用来救人的时候,就被人称为奇迹。


我翻开自己的背包,把里面的干粮和杂物倒出来,然后一刀砍中一只蚰蜒,将头掰掉,丢进包里。坎肩看惊了,我让他别问跟着干。


像切虾子一样装了一大包蚰蜒,断头的蚰蜒还能活很久整个包都在动,蚰蜒的汁液浸湿了整个包。我背起来,一路小跑往王盟的方向跑,边跑边问:“你的准头能保持多远,和我说一声。”


坎肩点头,小花已经明白我要做什么。“要快!”


“我知道!”我吼道,狂奔了足有5分钟,“停!”坎肩猛停下来,“这里!”


“上树!”


小花几下就上树,将我们两个拉上来,爬到高度和前面王盟高度差不多的树丫上,此时已经离他们不远,清楚的看到火光。


那几颗疑似蚰蜒的巨木就在他们四周,在这个距离看,虽然仍旧看不清,但我已经能肯定那不是树,那肯定是什么活物。


我扯掉伤口上的纱布,用力一张,张开开裂,血继续流了出来,我用流着血的手抓起一只无头蚰蜒,用力一压,把血和汁液混合,丢给坎肩。“打他们双脚踝还有脸。”


坎肩我贴身用的好处就是从来不问什么,两颗铁蛋塞进蚰蜒体内,拉开弹弓啪啪啪啪,不停的把蚰蜒球就打了出去。蚰蜒在空中解体,打到王盟身上的已经不多。王盟立即发现,四处观瞧。


我打起手电信号,他立即知道是我,破口大骂:“你有种别落井下石!”


“打他的臭嘴。”我冷冷道。


坎肩一弹弓就打在王盟嘴巴里差点没把他呛死。


一包蚰蜒打完,打的他们鸡飞狗跳,但是我的血和蚰蜒的汁液还是起了一点作用,王盟也发现了弹弓里的秘密。立即以以身殉弹的姿势接受弹弓。


我打完让他们赶紧过来的信号,看王盟爬下来树来,把手电丢给小花,“引他们出来。”


“你呢?”


我看着那些奇怪的“巨木”开始摇动,显然发现了猎物逃跑,心说,我要看看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掏出腰间的信号弹,装上信号弹。对着那边的方向打亮信号弹。


信号弹在空中爆炸,缓缓落下就像一颗小太阳,我只看了第一眼,连第二眼都没看翻下树就开始跑:“我操你妈的,跑啊!别回头!”


那边的树影上忽然升起无数的翅膀,一只一只大鸟飞起,那根本不是蚰蜒,就是一棵一棵的枯树,满树的人面鸟站在上面,支撑不住。四处摆动。


惊叫声中,已经有一人被抓到半空,是王盟的伙计。


“我需要重火力。”我心说:“胖子你在哪里?”


“到井里去!”小花在前面的黑暗中大喝。


王盟还举着他的火把。“坎肩,灭灯!”我大吼,一声破空,王盟的火把被打飞。随机(随即)被从天而降的影子一下抓了起来。


几只人面鸟在空中争抢起了火把,我看到前面有一井口,凌空跃起跳了进去。落地瞬间,脚下一松,整个井底坍塌,整个人塌了进去。




此篇发表于2015年6月29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一路往下掉,原来这下面有很多石板,每一层上面,都摆满了酒坛。难怪井那么浅。


一路坍塌,我的体重加上上一层坍塌下来的碎坛子,重量一层一层加重,落到底部我都不知道自己摔了多少层。


一屁股瓷器渣渣,都扎在肉里,我翻起来暗骂,出道起来,开哪儿哪儿起尸,踩哪儿哪儿踏(塌)。


不过也怪自己骨头太重,看着没什么肉,体重那么大。


一片漆黑,上头的天光完全照不下来,我打开手电,转头头部。


转头就发现这是一条井道,四面都是青砖,井道特别窄,但是挺高的。


我学建筑的,一看就知道目的,是希望井中水位太高,能从井口溢出浸没所有的酒坛。


井底的通道应该联通所有的井口,通道内干的一比那啥,很久没有水了。不知道这井口会通往哪里,我站起来,抖掉身上的落叶和碎瓷片,抬头照井口。


一照就看到一张巨大的人脸在看着我。


我竖起中指,它猛地张开嘴巴,一只口中猴子从它嘴巴里吐了出来。一下落到我的面前。


我愣了一下,转身就跑,心中年纪大的记性不好,这鸟他妈是逆天的。


手电光影之下,就看到通道里全是岔路,是网格状态的,一边听到有另外的人塌下来的声音。


“小花!”我大叫看是不是他。就听坎肩回道:“老板,是我!安全,他们进不来?”


“去你的,跑!”我大吼。


“放心,他们进不来,进的来它们也跑不快。啊!!!这是什么东西!!”坎肩不知道在黑暗中的哪儿惨叫。


“傻逼叫你跑。”我一个踉跄,面前出现了一个思路,是上面一个井口的酒罐塌下来挡住了去路,回头一照,口中猴直接扑面而来,一下扑在我脸上。


我仰面而倒,手电翻转,是一个电击器,对着猴子就是一下。


口中猴被电翻抽搐,翻到在地。我起身一脚对着脖子就是一下,送它回了老家,因为刚才过电,下巴也电麻了。转头,就看到黑暗中妖气涌动,有东西在过来。我手电一抬就看看密密麻麻的口中猴。


“阿西吧”我呸了一口,转身继续跑。


“坎肩,死了没?”我大吼了一声。


“并没有!”坎肩大吼回来,声音在很远的地方。“再等我一下,肯定会死!!!”


一边王盟的声音传了过来:“人呢?人呢?”


声音就在我边上,我转身跑入岔道,一个趔趄滚了下去,妈蛋竟然还有台阶,翻起来,正好和王盟撞在一起,口中猴瞬间扑了上来。两个人手脚乱踹踹飞了几只。我爬起来一下看到王盟的腰里别着一把拍子撩。


“有枪你跑什么?!!!你个废物!”我拔出他的枪反身甩枪。王盟大叫:“不能用这枪!”


我扳机一扣,就听一声巨响我整个人被后座力掀飞出去,撞到墙壁上,手到肩膀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你个鸡巴,你在里面装了什么?”我一口老血,舌根都咬破了,抬头一看,刚才扑上来的猴子全部都被打成血花了。耳朵几乎听不到声音我跳几下才开始有听觉。


“这里面一发子弹是六发雷明顿的子弹合起来的。”


我一看枪头,都已经开花了,看了一眼王盟,他道:“做的人说只能打一次。所以我想在万不得已的时候留给自己。”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


“是的。”


“你自杀用炮啊?”我瞪着他大吼:“你他妈和自己多大仇啊?你对自己脑门轰一枪就剩下个巴知道不?人家不好收拾你知道吗?法医也是人你知道不?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你知道不?”


王盟看了看被打成浆的猴子,说不出话来,我把他提溜起来,这样下去不行,老子要开大。抬刚才开枪的手,发现没抬起来。


低头一看,我操,手扭成这样,一看就是骨折了。


“难道真要在这里了断了?不会的,不会没有办法的。”我掏出一根烟,用还发红的枪头点上。大喊“夭寿了,解雨臣,你他妈快来救我!!”




此篇发表于2015年6月30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15 哎呀


16 喂




我自己的九门第一准则:遇到困难要第一时间找朋友帮忙。


寻求帮助其实是世界上第一技能,拥有这样的技能的人,几乎可以做成任何事情。


发动技能的上一个技能叫做不要脸。


吼完之后,就听到一连串夹子的声音,疙瘩疙瘩的,是小花的信号。


看来小花比我谨慎的多,信号从左边的井道中传来。我单手把王盟拎起来就开始狂奔。


四处都是爪子挠着砖面的声音,手电放电电击之后,光线暗淡了不少,我也不敢去乱照四周的井道,怕光斑把所有的猴子都吸引过来。


所有人都知道小花的夹子信号的意思。疙瘩疙瘩的声音越来越强,跑着一个路口,坎肩也冲了出来。他脸上全是血,被抓的都是伤口。看到王盟在我边上,坎肩直接一下把他推开。“你死去!”


王盟被推了个趔趄,就想冲上去打,我跳起来拍他的后脑勺,三个人腿伴(绊)着腿全部翻到,爬起来我的脑后传来夹子的声音,清晰的在墙壁后面,我回头什么都看不到。


黑暗中,无数口中猴挠着墙壁靠近的声音越来越近,我们不敢再发出任何的动静,慢慢的朝那边的黑暗爬过去。


我听到了呼吸声,手电压着光照了一下,就看到小花和王盟的一行手下缩在一个角落里,面前用酒罐和碎砖头做了一个屏障,这个屏障把整个通道都堵住了,简直就是一面墙,墙壁之间有很多缺口好像碉堡的射击孔,王盟的手下都带着土枪,严阵以待。


我过去,一个罐子被搬开,在角落里有一个狗洞可以进入,我们散小心翼翼的爬进狗洞来到“碉堡内”,就发现他们窝的地方是一个井口,有人正在把上面的酒罐一个一个拿下来,堆到口中猴来的方向,把通道完全堵死,这样一边可以做防御,一边可以弄一个出口出去。


“上面有鸟。”我用嘴型说道,意思是出去死的更快,人家用空中力量,小花用嘴型回道:“华容道。”


我秒懂,我们不是要出去,而是要到竖立的井道里,然后把底下的井口堵住,口中猴要挖开这些酒罐爬上来需要时间,就算钻过来,也势必不可能像在井道中一样所有的猴子一拥而上,我们可以各个击破。


而人面鸟不可能从井口爬下来,它们的翅膀张不开。这些在黑暗中活动的东西,我们扛到天亮就安全了。


想着王盟的一个伙计已经开枪了,枪声震耳欲笼(聋),所有人都一缩脖子,我透过碉堡的射击孔往外看,火光中,无数的绿光闪动,都是口中猴的眼睛,应该是被吓的走火。


“你们有多少子弹?”我急问道。


“七发!”


“十发!”


“四发!”


“九发!”


我看向王盟,“既然带了枪了,你就不能多准备点子弹吗?”


“本来带了很多,后来在林子里打野猪,发现全是假货,根本打不响,就最开始让我们试的那包是真的。”王盟委屈道。“我们就把那包分了一下。”


“棒棒嗒。”我哭笑不得,看着坎肩。坎肩点头,反身自己身上的坎肩翻过来穿,里面是特制的便携设计,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弹丸。


“2000多颗,足够了,实在不够用碎瓷片也一样。”说着他把自己的弹弓的弓叉拔高,里面竟然有不锈钢加固,然后从腰带上扯出一条红色的皮筋,解开之前的黄色皮筋,将红色的皮筋绕上去。


坎肩是弹弓世家,从小练弹弓,臂力惊人,他们家的弹弓皮筋有三种颜色,黄色的皮筋是用来打鸟的,威力一般。


红色的皮筋,普通人的臂力根本拉不动,打出一颗铁蛋子能打碎人的头盖骨。而黑色的皮筋,我至今没有看他用过,应该是有特殊的用处。


我持刀和持棍的小花在前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成为肉搏型兵种了,真是世事变迁。


“东家,帮我掌灯。”坎肩占住一个射击孔,默默道。


我来到一个射击孔前,用手掌按住手电,使得手电光对准射击孔,忽然移开手掌。


瞬间井道被照了出来,第一只口中猴几乎几乎就在我们碉堡四米开外了,所有射击孔后的人抬枪,抬到一半就听“呜”一声好像飞机的破空声,那猴子头爆出一团血雾,整个被打碎。


所有人都看向坎肩,就看坎肩行云流水一样,手放开的瞬间滑过自己的衣服必然有一颗钢珠入手,皮筋弹回他顺手接住,张开胸口,一钩一拉,每次都是一声呼啸。子弹滑过射击孔震动边上的罐子,就像口哨一样,然后听到远处一声口中猴的惨叫。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接着我们就看到最起码有几百只的口中猴,从天花板,墙壁上猛冲过来。


我无法形容这个场面,瞬间所有人都开枪了,第一批口中猴被打飞滚进猴堆里,丝毫没有阻碍它们的前进速度。瞬间十几只猴子冲进了四米开外。第二轮开枪把它们全部轰飞。几乎是同时,甚至都看不到它们的尸体落地,更多的猴子涌了过来。


所有的枪开始狂轰。猴子撞上了碉堡外壁,外部的罐子开始破碎掉落。


所有的子弹几乎在30秒内全部打完,只见血肉横飞,根本不需要瞄准,坎肩一抓3颗弹丸,同时发射,弹弓的频率拉到了极限。我看着摇摇欲坠的屏障,就对小花大吼:“挡不住!”


小花抬头看上面的华容道,用棍子猛的一撑,直接窜了上去,双腿卡住井道两边,对下伸手“先上来,边打边退!”


王盟他们纷纷爬进井道,一只口中猴从射击孔里爬进来,冲向坎肩,我刀在手里转圈甩飞出去砍飞。坎肩翻出几只猪尿泡,拉起弹弓往地上一打,尿泡炸裂,水花四溅,骚气熏天。


我拔出另外一把大白狗腿,拔回刚才甩飞的那把,双刀防御,大吼:“什么鬼!”


“熊尿!”一只口中猴从另一个射击孔爬进来,直接扑到坎肩脸上,他用弹弓一勒把猴子扯了下来。


同时就像挤奶油一样,所有的射击孔里都开始挤出猴子,背上一下跳上来五只。我上去砍中两只,自己一下被扑到。爬起来回身一脚,把坎肩踢到井下,瞬间井中伸下六七只手把坎肩拎了上去。


我起身也爬了上去。坎肩对着碉堡内部中的一只罐子一发铁弹。整个碉堡一下松动,开始往井底我们下方的空隙坍塌,很快,井口底部被堵的严严实实。


还能听到外面疯狂的撞击声,但是声音变得不那么真切了,我们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上面的石板和酒罐还没有清理完,等于我们上下都有屏障。


我看向王盟,王盟也看着我,两个人都太疲倦了,我转头看小花,忽然,整个井都震动了一下,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撞了一下我们脚下的堵塞堆。




此篇发表于2015年7月3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大白脸




口中猴就算数量再多,也绝对不会发出这样的动静。所有人一缩脖子,都凝神看向我们下方,迟疑了几秒,又是一下剧烈的震动。上头的灰尘全部震到我们头上。


我的思维方式和别人不一样,所以陷入了深深的疑惑,因为我知道外面井道的宽度和高度,这种剧烈的震动,是一个很大质量的物体经过一定加速度之后撞进下面的瓦罐堆。


外面的甬道宽度和高度都无法容纳太大的东西,想不出是什么。


和小花对视了一眼,他的眼神中也全是疑惑。


又是一声巨震,灰尘铺天盖地的下来,夹杂着很多小虫子,我迷了眼睛,只得不停的甩头。头顶的石板开始开裂。接着,我们听到了上头有瓦罐被拨动的声音。


“是鸟。”王盟惊恐的说道。


我用手电照石板的缝隙,一下看到一只呆滞的巨眼挤到缝隙中,金色的瞳孔被手电一照收缩了起来。接着就是爪子不停抓动罐子的声音。灰尘散落下来。小花一棍子上去,上面鸡飞狗跳。很快棍子被抓住了。小花只得抽回来。


又是一声巨震,裂缝开的更大了。石板上面的垃圾都开始从缝隙中掉落下来。坎肩抬手打出一块碎瓦上去,没有打中。接着,我们听到了口中猴清晰的叫声,从下面的瓦片堆外面传来。


看来撞击使得我们的障碍开始坍塌,已经塌出缝隙了。顾不得头顶,我刚想说话让人去补,王盟一下崩溃了,他大吼了起来,跳下去捡起瓦片就砸地面。好像这样能把外面的东西吓跑一样。


吼了几分钟,真的没有下一次震动了,王盟的手下一看有用,全部都吼叫起来。


几乎是同时,一声巨吼从瓦片下炸出,地面都震动把所有人震翻在地。


那是一声凄厉的巨吼,近在咫尺,简直就像踩爆一个高音喇叭。


我心说糟糕,刚才的撞击不是在甬道里,而是在井下方的地下有东西在撞击这口井的底部。接着一声巨响,地下的瓦片一下拱起。然后开始塌落。


井底被撞通了,出现了一个黑洞。阴冷的空气瞬间从下面涌出。瓦片哗哗落了进去。王盟和手下一下始料不及,全部掉了下去。


外面的口中猴跳了进来,盘着井壁就朝我们爬来。


坎肩用弹弓对准了下方的洞口,将冲进来的猴子打落洞中,小花用棍子捅爬上来的猴子,对我喝到:“看看下面是什么?”


我手电照向黑暗的洞口,只看到王盟他们扒在洞壁上,没有看着我们,而是看着他们脚下,浑身都在发抖。手电移动向他们脚下,我看到一张大白胖脸探了出来。


我手电照他,他眯起眼睛,骂了一句:“娘希匹,狭路相逢,不要开远光灯好不好,产业工人要有素质。”


“死胖子,你怎么从地下出来了?”我怒道,简直想用一种从天而降的掌法送他上路。




此篇发表于2015年7月11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18 19


话音未落一只口中猴子直接扑在胖子脸上,胖子拿自己的头往井壁上一撞,把口中猴撞晕。直接抛入洞中。回头一看,见四处不停的有口中猴从豁口中爬进来,抬枪就射。


接着我看着手下其他人,陆续从黑暗中爬上来,看到我们都吃了一惊。


“怎么那么多猴子!”胖子大怒:“你们在搞什么?阿花你的孙悟空扮相被识破了吗?”


“滚蛋!枪!”小花爆喝,胖子转身把身上的“国产”AK47抛给小花。


胖子单手需要扒着洞壁,小花双腿卡在两边可以双手持枪,几个点射,把入口附近的口中猴直接打成碎片。在这个空间内枪声几乎把我们震聋,滚烫的子弹打在我脸颊上,肿起好几个大包。


在小花的掩护下,胖子爬到豁口处,下面的人把枪和子弹全部甩上来。


沉甸甸的国产AK一入手,老子怒中(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所以说别让被压迫者拿起武器。我抬手对着头顶的石板就是一通扫射,石板被打成花和上面成碎肉的口中猴一起跌落了下去。落了胖子一脑袋。我对这井口一个扫射,一边爬行,滚出井口。


我翻身立即起来,就看满眼的人面鸟,停在四周的树上,边缘的井口上,起码有几百只,几乎是同时,所有的“脸”都转向了我们。


“全部火力!”我大吼一声,对着最近就开始扫射。打飞一只我背后一疼,背上趴上来一只,反身一个枪托。就看小花也翻了出来,一个地滚和我靠在一起,几乎是同时所有的人面鸟同一时间腾空飞起,月光遮蔽。


“子弹!”我大吼,一边和小花两个人同时开始扫射,漫天的羽毛,井口中丢出几个子弹夹,我甩掉空的捡起一个换上。满头的压力俯冲下来,我大吼:“他妈的别在井里磨蹭了!!!”对天狂射。


忽然边上一阵风,小花一下被抓到空中。我抬枪,黑暗中不敢射击。坎肩第三个翻了上来,一弹弓把小花连人带鸟打了下来。我冲上去踩住那只人面鸟就是一枪。小花一脚把我踢倒。接着背后一凉,一只爪子几乎是贴着我的背脊滑过,小花躺着一个点射,血溅了我一声(身)。小花翻起来,对坎肩大骂:“你他妈看准点再打!疼死我了!”


“对不起!花爷!”坎肩对着小花一个弹弓,铁蛋子滑过小花的头发打中身后的一只。同时胖子翻了出来,手里举着两把手榴弹。往空中一甩。“躲!”


“我操!”我大怒,三个人跃起,再次找个边上一个井口再次翻了进去。


手榴弹爆炸,把天照的和白昼一样,接着脚下一松,我再次摔进甬道里。


几乎就是摔进了口中猴堆里,我几个枪托挣脱,一个扇状扫射,在我面前的全部扫飞,背后的全部爬了上来,几下剧痛我知道我的脊椎骨都被咬了。


我学着胖子往墙壁上一撞,把背上的猴子蹭了下来,一边坎肩从我刚才的井口下来,满身是血。上来拿着一根树枝乱砍把猴子砍退,我几个点射退到井口。问他:“你怎么了?”


“我草!胖爷那手榴弹直接落到我那口井里,要不是我动作快再翻出去,小的就成虾酱了。东家以后咱能不能不要和胖爷一起出来,胖爷比这些东西恐怖多了。”


我都快气炸了,打飞冲过来的口中猴,再次爬上去,就看胖子被一只人面鸟抓在半空,但是他太重了,那只人面鸟飞不起来,我抬手把人面鸟的头打成血雾。对着胖子大吼:“能不能不用炸药!!”


回头一看,就见空中的人面鸟少了很多,几乎全部都掉在地上。


胖子爬起来对着刚才叼他的鸟补了一枪,做了一个指挥家谢幕的动作,“看胖爷这清场的效率,一颗二踢脚,大鸟都飞了,两颗二踢脚——”


坎肩爬上来:“自己人也飞了。”


“小花。”我大吼。心说别给胖子炸死了。地上被震下来的人面鸟开始爬起来。


我连射了几只,发现枪口根本抬不起来,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有伤。刚才极度亢奋的情况下,我连疼痛都感觉不到,竟然还能用刀,但是用后坐力这么强的步枪就不行了,几下之后,整只手已经没有任何的知觉了。立即把坎肩拽过来,把枪架在他的肩膀上。


坎肩瞄准技术极佳,抓住枪管就知道我想干嘛,拽着枪管帮我瞄准,我一梭子打完,他后脑勺的头发全被子弹壳烧秃了。


井中人一个接一个翻了出来,我们的火力越来越强,小花也重新翻了出来,刚才应该也是又掉下去了。所有人都杀红了眼,一直杀到眼前再看不到什么目标,才停了下来。


耳朵中还是刺耳的枪声,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味道。空中什么都没有了,地上全是血块。


“枪口朝下。”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这句话。


无数的蚰蜒汇聚过来,开始啃食人面鸟的尸体,地上流淌着绿色荧光组成的洪流。


“开溜。”胖子跺着脚。我把抢丢给坎肩,被人架着就往林子外走。


所有的蚰蜒都被血肉吸引,我们不停的拍打,快速通过,胖子四处喷驱虫的东西,出了林子上到山腰灌木区域,胖子一把火烧掉灌木,火灭了之后,我直接躺进草木灰里,天都开始蒙蒙亮起来。


草木灰很暖和,裹上防水布,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手臂的疼痛已经难以忍受。我翻起来,太阳已经在头顶了。坎肩缩在我身边还睡的很死。


我起来把他踢醒,看到胖子和小花在一边煮茶泡饭。王盟他们在一边也睡的死死的。


我过去抓起胖子的脚,把他的鞋脱下来,到王盟边上抓着鞋狠狠对着他的后脑抽下去。




此篇发表于2015年7月11日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20


抽到第二下王盟才醒过来,摸着后脑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干嘛?”


我上去一顿狂抽,把他抽的爬起来满营地跑。“吴邪!你不要以为你人多我就怕你!”我火更大了,一个飞腿把他踹了一个踉跄,胖子伸腿把他绊倒,他摔了个狗啃泥。我上去直接抽了两个大嘴巴子:“说,你搞什么?”


“你搞什么我就搞什么,只准你搞不准我搞,没有这个天理!”王盟还不服气,我反手一个嘴巴把他抽飞。一脚踏住他的胸膛。把鞋子丢给胖子。


王盟眼睛狠狠的瞪着我,不停的喘气。但是也不敢再说什么,我盯着他。他盯着我,良久他才道:“如果他死了呢?十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你也变了,他也变了,就算不死他也可能忘记你了,你冒着生命危险到这里来接的只是你的心魔。”


我点起一根烟,冷冷的看着他。


王盟继续道:“你知道他和你说,让你十年之后去找他,只是给你一个未知的未来,人都是健忘的,他以为十年足够你忘记了,你知道没有人可以在地下生活十年。你是疯子才会真的来接他。”


胖子和小花都看向我们,王盟指着他们:“为了你的心魔,你把这些人都拖下水了。你把我也拖下水了,我的人生原来不是这样的,你不能因为你一个人的心魔,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不公平!”


我松开脚,看了看我手上的疤,我没有想到王盟会和我说这些,但是,我内心早就不会有任何的动摇。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魔。”我说道:“你的心魔是什么?”


他看着我,无法回答。


我冷冷道:“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现在回去给我继续去看铺子,要么我现在把你埋在这里。”


他的眼圈一下就红了。


“你连谈论都不想和我谈论。”


“有些人的约是不能放鸽子的。”我说道,闷油瓶也许不会出现,我也许会死在路上,但是经历了那么多之后,我需要一个解脱。我需要一个句号。这个解脱不是忽然顿悟可以解决的,在过去的十年乃至之前的人生中,一切都现实的可以亲手触摸,这些记忆需要一个结局。


“不过,等我回来,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我一定要这么做。”我看着他,还是说道。


王盟看着我,胖子过来蹲在王盟边上:“回去吧。你这智商,即(既)阻止不了我们,也阻止不了自己死。”


王盟站起来,昨晚的记忆让他不敢逞强,收起自己的装备,他的手下一个一个的站起来。我给坎肩使了个眼色,坎肩把一些食物丢给他们。


王盟看了我一眼,转头一瘸一拐的往山外走去。走了几步,他回头低声说道:“老板,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我点头,他回头,沮丧的,慢慢的,开始走远。


我猛吸了一口烟,胖子说道:“他让手下假扮小哥,是想——”


我没有听胖子后半句话,我没有兴趣知道,他想干什么,问胖子道:“你怎么从地下出来的?”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21


这么多年下来,我已经不习惯有人对我付出什么,因为这些人终究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离开。我不喜欢来到的时候留下一堆感情然后离开的任何事物。我喜欢自己的朋友每个人都是自洽的,不需要我什么,我也不需要他什么。每个人行动的理由都来自于自己坚定的内心。


我到茶泡饭边上坐下来,胖子用树枝在地上画了几道:“你们走了之后,我就尝试着小范围的炸山,没想到,只炸了两三处,整个山盖就松动开裂了,整块区域塌了下去,露出了一个大洞,下面全是水,有及腰深,我就带队下去,一路走,下面是一条地下的小河,河道所处的隧道时高时低,我们徜水走了进去,这条河有三段是露出地面的,山壳开裂,在河的上方山体上出现裂缝,像一线天一样有阳光照进来,其他部分都是在地下。


走到头的时候隧道变得很窄干涸,顶部开始出现往上的人工修建的井道,我们听到上头有人喊叫和枪声,就往上攀爬,看到有石板拦在井底,就一层一层炸上来。然后就看到你们了。”


炸药旋起的气流在井道中冲过,发出恐怖的咆哮声,把我们吓个半死。


我看着胖子画的路线,陷入了沉思。


胖子进入地下水道的地方,东夏和蒙古有一场血战,说明那个地方的山体,对于东夏人来说非常关键。现在证明下面有一条地下水脉,一直通行至我们发现的这片全是古井的森林。胖子说,水脉还在往地下衍生(延伸)。


这里离云顶天宫还极远,长白山腹地有大量水源,不需要从这里输送雨水,这条地脉一定通往地下某处东夏关键所在。这边的树林之中栖息着那么多的人面鸟,显然和地下它们的栖息地相通。


我招呼人整顿装备,清点子弹,自己找郎中去看手,郎中说骨裂没断,给我打了一个夹板,让我尽量不要用伤手。我打上封闭,看着王盟已经走到很远的地方。就对胖子道:“我们得继续往下。下面空气情况如何?”


“有活水空气就不会有问题,但井口下面的区域,水道己经很狭窄了,再往前走是走不过去了,得潜水下去。”


我点头,我们只有三套潜水器械在外面没带进来,这里有潜水经验的只有胖子和我,还有一个专门走水路的伙计。跟着他老爹黄河捞尸出身,二十多岁一头长发非主流,浑身惨白,身材修长有一米九多,身若无骨,在水里游的时候像条白蛇一样。外号叫素贞。


胖子用卫星电话给山外打信号,让外面的大部队带所有物资进来,我也乘机养养。


当晚我们继续外撤了几公里,将营地巩固,第二天胖子留在原地守营的人和我们汇合。小花决定和我们分两路,他从陆路继续前进,看看还有什么发现。


一直等到潜水设备运到,山谷之中已经非常热闹,我和素贞两个人检查了设备,一行人再次回到林中找到了那个井口。


满地的鸟骨,所有的尸体被蚰蜒吃了个精光,骨头下面盘踞着好多蚰蜒,我们调教了手表,下到井底胖子来的通道中,落地就是齐腰深刺骨的地下河。


掉下来的瓦片散落在河底。我用手电去照,地下河水清澈的一点杂质都没有。往前看去,只能猫腰前进,河水很缓,我们往前大概三十多米,就来到胖子说需要潜水通过的地方。水道往下延伸,全部浸没在水里。
俺的签名还没想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