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早早的醒了过来,贾咳子已经从饭厅把每个人的早饭都带了回来,热腾腾的面线糊、润饼菜、满煎糕、花生汤、牛肉羹、碗糕、麻圆。在土楼的中间天井里,就是大堂和饭厅所在,听说有很多游客来了之后会留下来做一段时间义工,所以这里的菜式很丰富。

其他人还没有醒,贾咳子默默的小声的吃着,呆呆的看着桌子。

我父亲是一个不太说话的人,小时候,家里每次吃饭,父亲都是沉默的吃着,看着桌子,似乎有满腹心思。我很熟悉这种气氛。

我在他面前坐下来,他推了一盆糊过来,“你们浙江人,应该爱吃这个。”

我吃了一口,长久以来,对于福建的早饭非常熟悉,没有什么爱吃不爱吃的,但我也懒的解释了。看了看手机,其他人大概还要一个小时才会醒,贾咳子继续呆呆的吃着自己的早饭,我看着他,没有开口问任何的问题。

普通人的苦在绝对对比上,也许远不如我的凄难,但苦难这种东西,永远只对自己而言才能真正感知,所以别小看任何人的辛苦。人心个个不同,各有各的苦法。

吃了一会儿,他忽然抬头看我:“下棋么?”

我摇头,放在之前,这样的提议我会很好奇,但如今我不想做的事情,会简单的拒绝。

贾咳子一个人默默的开始剃胡子,他早上没有结巴,讲话讲的很慢,也是接受了一切的人了吧我想。他答应来的时候,刚送走了老父亲,父子两个人,一辈子都在铁道上,两个人都是耳朵好,做听轨的,找铁道的断点和判断火车的情况。所以贾咳子的小名叫做1435,他的微信名字也是1435。

两根铁轨永远能看得见对方,但是触碰不到对方,永远在一起,永远又不在一起。

贾咳子是故意伤人入狱的,具体我不了解发生了什么,我对于有故事的人敬而远之,我自己的故事,还没有结局呢。

慢慢几个人陆续醒来,响墩出去晃了一圈,回来就告诉我们,这个楼没有昨晚来的时候看的那么高,一共五层,昨晚我们以为的五层,是四层。

在四层和五层之间,还有半层,但是这半层不知道是结构问题,还是在装修,是进不去的。

很明确的时间推断,最早来的人在五层,也就是小花的整只救援队伍就在五层,但是按服务员的说法,这只队伍进到土楼里之后,就闭门不出,甚至连灯都不开,所以我们昨天把四楼当成了五楼。

按照我的理解,小花非常习惯的把所有的窗户全部用黑布蒙了起来,这是他的习惯,小花年轻的时候,有个外号叫做黑灯笼,做事情别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来龙去脉。

而四楼则完全不同,每天人来人往,似乎住着另外一群队伍,这群人对于五楼保持一种克制,但明显不是普通游客,穿着打扮什么人都有,响墩给我看了看他用手机拍的一些照片。我看了几张,就知道这是一只大喇嘛队,都是四处找来的熟手,看样子,四楼住着一个大老板。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的照片,这个人在人群中,显然已经看到了响墩在偷拍,看着偷拍镜头,是一个极其清秀的二十多岁的青年,非常面熟,我放大这张照片,现在的手机摄像头真的厉害,放大之后,我看到了,在这个青年的脖子上,带着一枚铜钱项链。

“响墩你已经被发现了,小白,换你去。”我把照片递给白昊天:“你注意一下这个人,去四楼看看,夹喇嘛的筷子是哪家的老板,为什么也在这里。”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整个一个上午,我都在看几个人在外面偷拍回来的照片,我在墙壁上贴了一张报纸,把这些照片一张一张贴成一个环形,我了解整个土楼的细节。我发现很多人都是道上有点小名气的,四楼的老板估计很有钱。

那个青年的照片,白昊天拍了很多,我全部在墙壁上排开,仔细的看,眉宇间,真的很像一个人。

我眯起眼睛,觉得有些意外,好久了,这个人走了多久了。怎么会忽然出现。我一开始觉得是不是因为铜钱我产生了暗示。但仔细看了很久,我发现不是。

那枚铜钱,我非常确定,就是之前的那个人带的那种,这种铜钱非常稀少,一般不会是巧合。

我看向白昊天,“这个人你有没有打听到?”

白昊天摇头:“我忽然上去打听,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胖子在边上也看着照片,看了看我:“是不是哦?”

白昊天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胖子勾住她的脖子,对她语重心长道:“你去换个超短裙,然后拿个手机,让这个哥们去给你拍照,拍了之后呢,谢谢他,然后加个微信,半夜在被窝里撩一下,看看这个人是谁。”

白昊天看了看自己的腿:“我换超短裙人家也不会给我加微信的。”

胖子说道:“相信我,你看这个男的,平时肯定很多女朋友,现在在荒郊野外的,也好多时间了,你化个妆就是天仙了。”

白昊天看着我,脸红了,顿了半天,说道:“我不能背叛小三爷。”

胖子看了看我,指着我,指着她,我摸了摸白昊天的头:“好好说话,说人话。”

胖子就对白昊天道:“腿这种东西,不值钱,让别人看看不算背叛,你看这大街上姑娘们穿的,那叫做风景。”我对胖子说你别难为她,白昊天一看就是一个不喜欢穿裙子的女孩子。胖子就道:“你啥意思,你让我穿超短裙是吧,也行,你有准备超短裙我就穿去试试,如果被人认出来,你别怪我。”

我摸着下巴,其实已经没有用了,因为所有的照片上,那个青年都看着镜头,这是一个极端警觉的人,不是省油的灯。

我们几个人坐下来商量,我指着墙壁就说道:“消息里说,那个墓的入口是一个喊泉,喊泉就是平时是干的,一喊就有泉水涌,应该是在附近的山里,没有水,入口应该是小型的缝隙,小花现在是夜行动物肯定,半夜才会出去,我们下午所有人睡觉,晚上大家打起精神,他们出发的时候,我们跟上去,记得小花非常谨慎,我们不能从土楼里跟着走,到晚上八点,我们去四周,散在附近的农家乐里,看到他们人出来了,不打手电,只跟着他们手电光,我们只需要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大概走到了那片区域停下来。不跟到泉口,否则肯定会被发现。”

所有人点头,“进到山里没有信号,小花他们不用对讲机,会被劫持信号,所以他们肯定用蝙蝠哨子沟通,我听说刘丧也在队伍里,一直跟着不肯走,所以我们之间不能有任何的沟通,所有人要注意安全,漆黑爬山很危险。”

“如果是有钱我就搞几台夜视仪了,但是现在只能靠脑补,大家加油。”

吩咐完了之后,大家各自躺下睡觉,到了6点多,迷迷糊糊的醒来,所有人四散出酒店,我找了附近一个台球厅,和当地人打起来台球。因为已经会说几句福建话,我还和小伙子聊天,发现我会的好像不是福建化,我还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一直打到台球厅打烊,胖子给我发了消息,已经半夜三点了,没有小花的人从土楼里出来。

再等就天亮了,我觉得奇怪,想了想,觉得不对,难道五楼是个幌子,四楼的人,才是小花的人?

但是我没有看到小花手下那几个标志性人物啊?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们回到房间都面面相觑,我心说难道小花今天休息请假?

不可能啊,现在每一天都很重要,我们不是主力队伍,他们是主力救援队伍,不会那么随便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是个障眼法。如果不是我在4楼看到好几个厉害角色,我都觉得整个土楼可能都是假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响墩说:“说起来,我倒是打听到过,4楼的人经常出去,去外面的林子里。他们似乎也在找一个什么东西。”我在房间里踱步,心说没有道理,4楼、5楼,有区别么,真想直接发短信去问他到底在干嘛。

当晚睡的不踏实,贾咳子守夜,一早把我们叫了起来,我拨开窗户看外面,就看到4楼有人早早的背着装备出门,胖子打着哈欠,看了看手表,骂道:“得,今天得难熬了,昨晚没怎么睡,还得山路跟踪。”

白天跟踪会比晚上安全很多,但是被发现的几率也很大,我和胖子为免被发现,两个人出门跟踪,跟了这群人一路,确定他们是在找东西,肯定是在找喊泉。但是这群人和小花的做派完全不同,几乎隔了一里外就听到他们在聊喊泉的事情。完全没有什么警戒心。

最奇怪的是,我稍微跟了一会儿,就发现没有人放哨,一群人没头没脑的在山里找,找东西的方法倒是专业的。

福建林子里的树很奇怪,密集,树干很细,上面长满了青苔,很多树上都有藤蔓缠绕,很多区域有热带原始丛林的感觉,但是树干又没有热带雨林中的树干那么粗壮。

林中湿度很高,飘着一层淡淡的水汽,听说福建多蛇,特别是这里的区域似乎都是保护区,草丛中随时有长条,当地人敬蛇怕蛇又吃蛇,遇到了都不会直呼蛇的名字,我听着前面队伍中当地导游经常提醒:有长东西,有长条,有条条。

转了整整一天,没有任何的发现,这群人也没有发现我们,不,有几次我们坐在地上累的起不来,他们就在我们面前走过,完全没有理会我们。

这绝对不是小花的队伍,还是说,小花也穷了,找的一群什么货色,这种货色能救的了人么?

瘴气弥漫,我的呼吸很不舒服,似乎从空气中攫取不到氧气,恍惚中,这群人下到一个深谷中,我们在山腰的林间大石上休息,我就看到那群人消失在了深谷的水气中。

这里离土楼已经有五个小时的脚程,属于山林的腹地了,我们凝神静气,听水气中那些人不停的说话,不停的说话,忽然天色就暗了下来。

我抬头看,只见乌云聚集,有轻微的闪电,似乎要有雷雨。

胖子披上雨披暗骂,说要下到谷底,在山腰怕要被劈死。

很快雨就淋了下来,大雨磅礴,我也披上雨披,往谷底走去。天色变得十分昏暗,很快走到谷底,我就看到之前看到的那批人,全部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找了块石头躲在后面,闪电亮起,我就看到他们全部歪头,眼白翻出,在听雷声。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和胖子在石头后面,躲在雨里,看那群人一动不动,胖子也做了一个白眼听雷的动作。做了几分钟,对我摇头,表明什么都听不到。

这肯定不是耍我,谁也不会用自己这样的丑态来戏弄别人,而且这肯定不是小花的队伍,小花队伍里的人都有一个特征,就是精神力都很强,这样的人很多时候未免无趣,但也不会在关键时候生出幺蛾子来。

我抹了抹脸上的水,大雨之后,山谷中的空气反而清新了一些,可能是水把雾气中的有毒物质吸附了。我感觉状态好了一些,就小心翼翼的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走向那些人。

胖子在后面捞我,我让他别害怕,我有把握。

这些如果不是中邪了,就***,没什么好怕的。

走到这些人的身边,我凑近了去看其中一个,这个人完全是僵硬状态,双眼翻白,应该已经失去了意识。雨水顺着头皮留进他们的眼睛里,如果是我已经酸涩的跳起来了,他们似乎毫无感觉。

我没有去碰他们,怕梦游的人一样触发什么不可预知的反应,但是我能确定这些人都被魇住了。

首先我注意到了他们的排列,他们的站位不是普通的站位,能看出一些规律,但是规律又不平衡,仔细回忆,我意识到这些人蹲的位置,正好是杨大广墓里七耳怪尸,七只耳朵的排列。

因为大雨淋湿了他的头发,头发湿成了一缕一缕,我能清楚的看到他的头皮,我就发现,这些人的头发都很稀少,头皮上有一些奇怪的痕迹。

闪电亮起的瞬间能看的更加清楚,我拿出手电,打亮去照,我就看到这些人的头皮上都有环切的疤痕,他们都做过开颅手术。

雨越下越大,雷声都要听不清楚了。我走向下一个人,走了两步,忽然就发现刚才我看的那个人转动了一下。我立即停住,就看到那个人站了起来,在暴雨中默默的看着我。

那个人的眼睛仍旧是眼白,我们就这么对望着,我看着那个人的下巴,慢慢的垂了下来,就好像脱臼了一样。嘴以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方式张大。

这是骨听法,用嘴巴当成集声器来收集声音,因为除了耳膜震动,下颚骨震动也能传导声音道神经里。

这是一个非常夸张,毫无理由的表情,那人就像是在对我示威,我看着那长大的嘴巴,总觉得是有意图的,这是一个专门给我看的表情。

我仔细的盯着他,他默默的站在那里。每次闪电,那狰狞的表情就更加凄烈一些。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非常熟悉,不久之前我就见过这样的表情。这种熟悉感怪异的在大雨中让我开始恍惚。是雷声熟悉,还是这表情熟悉,我无法分清。

胖子忽然把我拽了回去,拉回到石头后面,我才清醒过来,抹了抹脸上的水,胖子骂道:“他妈傻了?你也开始听雷了?”

我莫名其妙,站起来看了看外面,那个人还是站着,没有面对我,双手蜷曲了起来。我一下记了起来,那表情我哪里见过。

那是我伸手进嘴里之后,那个女人皮俑的样子。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之前听说过降雷仙的事,女人皮俑已经烧了,难道这俑的魂魄回到了雷里,现在又降下来见我了。

从之前的情况来看,这不是痴情啊,不是说这是被扁平化加工的虫子么。被崩成了人的样子,根本不是人皮么?

我看了看天上的雨云,已经渐渐的小了下去,拉着胖子退回到山腰上,那些人仍旧是在雨中站着,一动不动。

过了一会儿,雨停了下来,雷声渐止,我和胖子冻的窸窸窣窣,我喝了好几口老姜人参泡酒抗寒,心中祈祷不要感冒,吞酒的时候,消炎药已经吞了下去。现在这个身体如果感冒估计要进加护病房了。

那些人缓缓的开始动作,开始谈笑风生,似乎对于刚才的状态毫不在意,有些人拿出笔记记了一些东西,他们的对话中,隐约听到一些互相询问的状态。接着这些人就开始往回走。

我们缩了回去,远远的看到他们爬上山腰,其中那个好像被女人皮俑降雷仙的人,忽然看了看我们这一边。

我及时缩了回去,一路跟着他们回到了土楼,我立即回房洗了澡,我就心生纳闷。这一队人绝对不是小花的人,我的五楼四楼理论没有立住,那么他们是从哪儿来的?这些人在雷声的举动匪夷所思,和听雷有着极深的关系。

胖子端着姜茶,披着衣服穿着裤衩,在墙壁上写下:反向推论。

“来来来,胖爷教给你们这些**逻辑思维能力,首先,我们确定一切的状态是正常的,咱们没有被大花算计,那么,现在的现实是,在五楼的大花队伍,闭门不出,而四楼多了一只队伍,这只队伍来历不明,里面有很多我们的熟人,都是道上的大手,这只队伍也在找喊泉或者,至少是在找和喊泉有关的线索。其中有人还能听雷。”

他在墙壁上的照片上做了注释。

“目前表明情况来看,四楼的人非常强势和热闹,五楼沉默,但是四楼的人没有任何人去干扰五楼。那么,由此表明状态可以推出几种可能性。”胖子在墙壁上开始写。

1,四楼和五楼在暗中,是否一直有冲突,我们不知道。四楼五楼现在的平衡,是不是小花防守犀利,导致四楼几次进入五楼受挫,之后达成的平衡状态。但是看四楼人的状态不像,他们的注意力不在五楼。

2,或者,五楼是空的,四楼的人知道五楼是空的,小花已经不在五楼了,五楼是空城计。如果是这样的话,小花他们已经找到了喊泉,已经全部进入到救援阶段了。那么四楼的人到的时候,如果五楼的人已经全部都走了,五楼的遮光布会全部带走,不会留在五楼,小花是一个非常仔细的人,来去不太会留痕迹。所以五楼的人应该还在五楼。

3,再或者,四楼的人知道五楼是谁,不敢贸然侵犯,这个可能性就变得很大了。那么,新的问题产生,为什么小花会留四楼的人在。

如果是我当年的习惯,四楼的人肯定会被我清空。在自己楼下留这么一群乌烟瘴气的人,让我很不舒服。

小花一些决策和我很相似,我的想法他肯定也有,胖子看着我,“天真,你觉得呢?看看你智力有没有恢复。”

我喝了一口热茶:“四楼肯定有一些人,让小花也觉得忌惮,所以两边达成了暂时的平衡。而且,小花一定觉得,四楼的人绝对找不到喊泉的入口。”我放下茶,翻开我的包,找出化妆包,开始把自己涂成另一个肤色,然后把皮肤做粗糙。

带上美瞳,带上牙套,我的脸型就变化了,我对响墩道:“我得亲自去看看。差不多晚饭了,你和我一起去餐厅。帮我打个掩护。”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和响墩来到了饭厅,土楼中间是一个很别致的食堂一样的餐厅,早饭中饭晚饭如果不叫房间服务,就只能来这里解决。响墩递给我一只烟,我条件反射就接了,一边的服务员立即上来,说这是保护建筑,是不能抽烟的。我抬手道歉,把烟丢到一边的垃圾桶里,同时在天井环视整个土楼。

真的是很大,之前都只能偷偷的看,不敢这么大张旗鼓的环视,如今一圈看下来,超出我的想象。

巨大的圆形天空就像一只眼睛一样,抬头的时候,有一种被凝视的感觉,有一点目眩。

此时我看到了那个很像阿宁的青年,靠在四楼东边的栏杆上,正在抽烟。

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低头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我默默的把脸沉了下去,问刚才那个服务员:“上面的人怎么可以抽烟?”

“那些人我惹不起,没素质。”服务员显然不是当地人,可能是穷游留下打工的,讲好有一股秦皇岛的口音,我看着菜单,都是我熟悉的菜名,但是也有一些北方的菜,服务游客用的,我叫了一壶水仙,叫了一份九门头,服务员很利索的下了单,让我去找个座位。我就问他,前台是否可以寄快递。

他点头,我让响墩坐下,自己晃到前台,问前台要了四个快递信封。然后在鼻子里塞了一块浸了红糖浆的棉花,用力一挤压,我的鼻子就开始流鼻血,我长叹一声,前台的服务小姐姐立即惊慌的往后退了一步。

“餐巾纸,给我几张餐巾纸。”我糖浆放太多了,挤压的时候简直是七窍流血。那小姐姐连滚带爬的跑进前台后面的小准备室,我瞬间掏出手机,打开视频拍摄,放到了前台后面大装饰柜子的顶上,把摄像头露了出来。

几乎是一秒后,小姐姐出来给我拿了餐巾纸,我拿着餐巾纸就往厕所走,一边给响墩打了个眼色。

响墩站起来,我进厕所,洗了洗,知道响墩正在让小姐姐查二叔的名字,他们一行人来到这里之后,一定也是入住的这里,所以如果能查到名字,就能知道他们原来住哪几间房间,里面说不定有一些线索。

按照保密条款,服务员是不能说出这些信息的,但是她会查一下名字,查名字得时候系统会跳出一些信息,就会被我的摄像头拍到。

时间差不多我出去,响墩已经坐了回去,给我打了手势:搞定。

我过去,直接拿了快递的信封,就感谢了小姐姐,并且表示我还要几张餐巾纸,小姐姐朝我笑笑,我觉得我这个打扮一定比我以前丑了很多,她那个笑容很假,想来,我以前的人生中我的脸也许还帮了我不少忙,但是我都没有注意。

她进去拿餐巾纸的瞬间我拿回了手机,她出来给餐巾纸,给了整整一包,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是一种嫌弃。

我把餐巾纸塞进快递信封里,一边打开了手机,放大视频,看到了查二叔的房间,是在三楼的219房间,现在是空的。我迅速在快递信封上写上了这个土楼,219房间的地址。然后回座位问响墩要了手机,看了看还有80%的电,放了进去。在快递单上写明了亲手签收。直接在前台寄掉。

响墩崩溃了:“大哥我里面好多自拍。”

“不打紧,不打紧,你反正不靠这个赚钱。”我低头吃东西,拍了拍他:“丢了给你买X。”

“你这是干什么?”他不明白。我道:“等明天看。”一边忽然进来了四五个人,都是四楼的人,在我们身边坐了下来,几个人都好奇的看向我们,我认出了其中一个是红顶水仙。

他看着我,眯起的眼睛,我对响墩说起了龙岩话,说的不标准,但是外人真听不出来,同时,在红顶水仙身后的一个人,也看向了我,那是一个女人,短发,眉宇间有一种似有似无的轻蔑。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咋一看以为那个女的阿宁,心头震了一下,头皮发麻。

太多年了,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她死前的一刻,误认的瞬间,十几年的时间犹如高速火车一样穿过我的身体,真的是恍如隔世。

但我随即发现不是,虽然非常像,但是那个女的额头和嘴唇,还是有区别。

松了一口气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全部都是汗,心脏跳的犹如打雷一样。红顶水仙就站了起来,坐到了我的对面,和响墩在一起。

“我朋友,偶遇。”他对之前和他同桌的人打招呼,然后看向我。我低头吃东西,就看他一把勾住响墩:“小子,你怎么来了?你前段时间不是生意很好么?”

响墩脸色通红的看着我,拍掉红顶水仙的手:“我老……老板在……私事别说。”

红顶水仙看着我,打招呼:“我们另一行的同事。偶遇,偶遇,聊两句。”

说着就拽着响墩站起来,响墩暧昧的看着我,满脸尴尬,我耸肩,大概知道他为什么一手机都是自拍了。心中暗叹,上天是公平的。就听红顶水仙问他:“那姐姐不是要包你么?怎么没见你混好啊。”

“那女人提了裤子就不认人。”响墩的声音远去,我再次看向那个很像阿宁的女人。她毫不忌讳,抬头也直直的看着我。我转头眼神下垂,感觉自己像一个猥琐的中年人。心里想,这个女的和红顶水仙坐在一块儿,难道是红顶水仙的客户么?

搞不懂。

几口吃完,我也不等响墩,路过他的时候,从他口袋里掏出烟来揣入自己兜里,就出了饭厅,刚才那个阻止我抽烟的服务员回来倒垃圾,我掏出一根烟,他看着我。我勾住他用下巴指了指门口。

我们两个出去,我给他烟点上,自己不抽,就是吸在鼻子下面闻闻,就开始套路他。

这哥们是沧州一个大学化工系的学生,失恋了跑这里来寻找南疆的寂寞,把钱花光了,所以来这个地方打工。看的出他在南疆没有找到寂寞,只找到了贫穷,此外有也能知道他是一个不喜欢做酒店工作的人,服务行业的人需要耐心,他刚才骂四楼的人,其实是一个大忌,因为他不知道我是从几楼下来的,说明内心里也没有这么在乎这个工作。

心有不满的人,往往有巨大的弱点,有弱点的人,又对抽烟那么警觉,自己应该多少会抽。

聊了几句,我告诉他,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女孩子,我找了她好几年了,有关她的消息,有关她的东西,我都特别的在意。之前她住过这个酒店,想住一下她住过的房间。之前她住的是四楼。

他拍了拍我:“兄弟,在感情上就只有两种人,有些人习惯告别,有些人不习惯,不习惯的人,身上的东西会越来越多的。走的会越来越慢。”

我嗯了一声,“这话不是你说的吧。”

他点头,“是之前一个客人说的,他说,路很长,选择带上什么往前走,是门大学问。”

我大概猜到是谁说的,心说你都快瞎了,还和别人尬人生鸡汤,还是闲。

服务员就告诉我,四楼三分之二都被一个团队给包了,那队人特别强势,无法沟通,但是对于这个酒店来说的话,这么大的入住率和愿意给那么高的房费,没法得罪,四楼的人来自天南海北,他们的厨房最近采购那么忙,就是因为为了四楼重新做了好几种菜系。

服务员狠狠的抽了口烟,告诉我:“我和你说,你看到的四楼的人,都是小人物,四楼的大人物,就在东北角的三个房间,门从来不开,人进去之后,没有见到里面的人出来过。我只在他们入住的时候,见过那几个人一面。这些人不在知道这里找什么东西。”他看着外面的崇山峻岭,此时雾气开始压了下去。

我忽然想起,黑瞎子训练我的时候,有一种传话的方式,特别的有他的风格。

我对那个服务员说道:“我是你爸爸。”

服务员看着我。我掏出了一千块钱,服务员目瞪口呆了一会儿,拿了过去,“你认识他?”

TOP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四十章

我又重复了一遍:“我是你爸爸。”

“你是你是。”服务员看着钱,看了看四周:“你是黑爷的人?”

我心中一句mmp,心说瞎子你果然是一个处处留情——报的人,轻声问道:“有消息么?”

服务员用力吸了一根烟,在我耳边说道:“黑爷让我对你说:自己好好活下去。”

然后他退了回去,对我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我愣愣的看着他,愣了几秒,一把拽住他的领子:“就这么一句?”

服务员点头:“就这么一句。看样子你是很爱那个女人,你怎么了你,咱们男人虽然在感情上挺不堪的,但你也不用把自己搞死啊,你看你,好好的一个壮年男子,再重新开始吧,我也打算回沧州就好好过生活。”

我想了想,勾住他:“不可能只有这么一句话。你收了钱不办事。”

他摇头,就怒了:“你们的事,管我屁事,我瞒你干嘛?”说着就把钱掏了出来:“你不信你把钱拿回去。”

我看着他的眼神,除非是骗人的高手,普通人再想骗人,眼神中也能看的出来,他没有骗我。我咬了咬下嘴唇,把他的钱推回去:“我信你,但你能不能告诉我,他为什么要你传这样的话。这和我的感情没关系,我是担心这个朋友,你不觉得他传这样的话给我,他有问题么?”

服务员顿了顿,回忆了一下,吸了口气:“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那大哥说这话的时候,状态不太对。他们是一行人,从外面回来的时候,那个大哥和我说的。”

“之后呢?”

“之后他们就不见了,房费是从预付款里扣的,他们就不告而别了。”服务员说道。

我看着服务员,忽然心中闪电划过,不告而别。

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我心中之前无数的不舒服,无数的推理断点,在这里翻来翻去,我看向远处的山,我默默的问道:“他们是从哪个方向回来的,你知道么?”

“那儿啊。”服务员指了指远处的小山包。

我站起来狂奔过去,跑了十几步,我停下来喘气,继续往前跑,继续再喘气,一直跑到上坡上。回头去望向土楼。

我浑身大汗,肺部痉挛,我从那个山坡上望向土楼,心中一个巨大的mmp。

整个土楼的形状,在这个山坡上看,和我在杨大广墓里看到的那口倒挂的钟的形状,一摸一样。

这个土楼,是一个巨大的集声装置。

我大吼,拍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真的是蠢了,我竟然在土楼里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我在路上看到土楼的瞬间,就应该发现这一点。

他们没有结账,就这么不告而别,他们不是离开了土楼,而是进入了土楼的深处,喊泉的入口,就在土楼里面,所以黑瞎子回房之前,才会留这么一个信息给我。

所以小花他们在五楼闭门不出,把所有的窗户全部都遮住了,我做了那么多**的预测,各种小聪明,全部都是错的。

喊泉的入口就在土楼里面。小花他们根本不用出去!而且他也不需要和四楼有任何的冲突,因为四楼的人绝对猜不到这一点。

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二叔他们全部都受了伤,肯定直接从土楼偷偷撤走了,所以他们没有一个人结账,如果是他们在丛林里遇难,至少他们离开土楼进入丛林的时候,房间都会退掉,不会留下信息。
我震惊的看着土楼的外形,如果这是一个巨大的集声装置,那么土楼下面是什么?

TOP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回到房间里,我坐到窗前,看着窗外的群山,心中的迷雾开始褪去,山上虽然水汽萦绕,但是我却似乎能看到山中的每一颗树一样。伴随而来的,是久违的头疼,那种当年如影随形的不可预知的未来,重新如多米诺骨牌一样的向我倒下。

当年的我是一个可以看到尽头的人,任何的事物,一眼看去,伴随的剧烈的头疼,是无数种伴随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我都能同时想到,这种同时用力拉扯所有可能性未来的压力,让人心力憔悴,到了雨村之后,我看到的未来单一,固定,我以为是我终于把我的人生做减法减到了一条简简单单,轻轻松松的直线,但是刚才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只是丧失了这种能力,未来仍旧是无限庞杂毫无规律的,但我看不到了。

大部分人是不需要看到那么多的可能性,看不到可能性可能会更加幸福一点,但当你能看到未来的分支的时候,你往往看到的是全部,你难以抉择你想看到什么,看不到什么。

黑瞎子为什么要给我留那一句话呢?那句话充满了绝望,他们在勘探这里的时候发现了什么,让黑瞎子说出了像告别一样的话。

这听上去是那种:目的可以达成,但是他们回不来。这样的事件。

他们并不怕死,我是确定的,甚至在很多程度上,他们会去求死,病痛和漫长的生命,总会让人产生或多或少趋向危险的倾向。我回忆起了二叔的态度,心中的痛苦让人刀绞一样,二叔为了救我,把他们牺牲掉了么?

如果黑瞎子知道他们有巨大的几率回不来,那么二叔不可能不知道,二叔早就知道了,如果他们的牺牲是没有作用的,二叔不会同意,所以,牺牲掉他们的同时二叔肯定很有把握他的目的可以达到。他是想救我。

他们三个人之间,不,还有我的三叔,是不是达成某种残忍的默契,这样决定,把我排除在外了么?
我有什么重要的,我是一个闷油瓶生命中总有一天要告别的人,是一个耽误胖子发财和结婚的人,我让小花倾家荡产,让秀秀至亲分离,让我父母终日生活在我要走上三叔老路的恐惧中,我远配不上我爷爷给我的无邪二字,但在我稀里糊涂的前半生,过的无比的精彩,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

我这辈子已经够了。

我这么辛苦,就是希望你们都好好的,你们怎么都不明白呢?

胖子凑过来,看我的眼神,我瞟了一眼他,他道:“天真,你怎么哭了?”

我看着胖子,我的上半生,所有人为了我好,都在欺骗我,想不到我的后半生开始的时候,我仍旧不可以相信我的至亲好友。

我抱住了胖子,嚎啕大哭,我在为自己的天真哭泣,我知道哭完之后,我又只能相信我自己一个人,我又要变成那冷静的犹如机器的人。

人生真难啊。

需要我强的什么程度,老天才肯放过我。

胖子莫名其妙,我的眼泪控制不住,但是我看着我的手表,5分钟,4分59秒,4分58秒,4分57秒……三分钟……一分钟……归零,重启。

我站起来,用毛巾拍了拍我的脸,摸了摸一边不知所措的白昊天的头,对所有人说道:“我接下来公布计划,我只说一遍,你们不要听漏一个字。”
请多指教!

TOP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的计划非常清晰简单,喊泉的入口就在土楼内部,按照一般的逻辑,入口肯定是在土楼地下,土楼一层大厅人来人往,我从来没有朝那个方向想过,所以也没有注意过第一层有什么特殊的入口或者奇怪的地方。

今天晚上最重要的人是贾咳子,白天干扰的声音太多,夜深人静的时候,贾咳子应该能听到地下的声音。

但是土楼的面积实在是超出我想象,和听奴不一样,贾咳子的听力没有可能在一个位置直接听出地下所有的情况。所以我们必须把土楼一楼的所有区域分区,然后分区域去听,在几个位置收集信息,才有可能推测出地下的基本情况。

我把土楼的一楼分成了12个区域,一楼主要是工作人员的宿舍,仓库,厨房,这些区域平时都是上锁的,很多区域客人也无法进入,十分麻烦。我需要一个理由让贾咳子可以在今晚进入所有的区域,这个理由我已经想好了,我需要一个电力事故。而且不能惊动其他楼层,且一楼所有房间的电力事故,需要是可控的。

此时我已经不害怕被认出来了,因为我已经很明确,四楼的信息不会传到五楼,而且就算五楼的人知道我来了,以小花的信心,他也不会理会我。

我和胖子下到一楼,开始排所有的电线,胖子一边排线一边就和我说:“这个救援活动那么多人,如果在一楼的公共区域里搞来搞去,你觉得一楼的人会不发现么?五楼起码有上百人。晚上我们也不是没有监视过整个楼,没有任何的大规模活动。”

胖子说的有些夸张,但我觉得是有道理的,但不管如何,入口肯定是通往地下的,我需要地下的情况反推。

长话短说,当晚我们利用响墩的技术,在一楼剪电线,贾咳子的反馈证明了我的想法,整个土楼的地下,有很多的空间,这些空间之间的关系没有听出来,但是能够确定的大概三个空间能够容纳十人以上,最有价值的是,贾咳子听出了在土楼中有一条隐秘的楼梯。

这条楼梯一直通到五楼。而且贾咳子听出了清晰的人活动的声音,有人从五楼直接到地下。

我长叹一声,小花根本就不用下楼,他们有隐秘的楼梯直接可以进入地下。

那条楼梯并不是直上直下。,而是犹如一条蛇一样在土楼中上下腾挪,很可能不是真正的楼梯,而是在土楼的机构中硬做出来的一条暗道,贾咳子听出很多的部分,人走动的声音很奇怪,不是楼梯步伐,而是踩着墙壁上的钉子上下的声音。

我不可能上五楼,从小花的入口进去,但是在我们住的楼层,我们房间离这个通道很远。

最离奇的是,这条通道在三楼,二楼,一楼的部分,声音非常微弱,所以我们无法确定三楼二楼一楼的通道走向,但是在四楼,贾咳子听到了清晰的方位。

我们一直守到天亮,确定了四楼和通道最近的那个房间,我回房间眯了15分钟,起来之后,直接进行下一步,我要到四楼去,进到那个房间,从那个房间,在没有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进入那个暗道,从而进入喊泉。

我让白昊天直接去四楼看那间房间里住的是谁,白昊天回来之后,直接指了指墙壁上,那个带着铜钱的年轻人,“是他。”

我看了看手表,“我们得把他绑架过来。”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