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重启之极海听雷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拨弄到床上去,然后把桌子也移开,露出最大的一块地面,用扑克牌代表四楼所有的房间,在地上摆成了一个圆形。然后我指了其中三件房间,在扑克牌上用笔写上了三个狼字。

“这三件房间不简单,其中一间肯定是老板住的,老板不太可能和别人同住,最多和一个保镖住一起。一般情况,应该是中间这间。”我在那间房间的扑克牌上的狼子后面,加了一个王字。“中间这一间,我们代称为狼王窝,旁边两件房间,人从来闭门不出,里面肯定是高手,每间房间能住三个人,这两个房间是狼窝,里面各有三匹狼。我们做任何事情,都绝对不能惊动这三间房间的人。”

众人点头,显然没有完全听懂,我对胖子说,因为小花没有下手驱赶四楼的人。如果四楼是乌合之众,还是要清理一下的,但是小花没有这么做,说明这三个房间非常危险。我们现在没有正面刚的武器和战斗力,我们必须依靠脑子。

胖子同意,我继续排房间,在那三间房间边上隔出三四间之外的房间,我写上了水仙的字:“水仙是水性好,是特殊能力的喇嘛,这些人很重要,很多重要过程需要他们,所以也需要保护,所以水仙在靠近狼窝的地方,但是他们和狼窝之间隔了三四间房间,这三四间房间住的人肯定比水仙重要,但是比老板低一个等级,我们要绑架的人,就住在其中第二间。他们的身份需要我们好好的思考。”

“难道是家眷?”白昊天学着我的样子说,我摇头,心说谁会带家眷来做这种事情:“不对,是顾问,这个老板肯定不是行内人,要管理那么多亡命之徒,需要对于这个体系非常熟悉的喇嘛头,这些人正规称呼都是顾问,阿宁以前就是这个叫法。这些人帮助这个老板管理下面的人,所以这三四个房间里住的都是有一定威望的人,在水仙住的那个区域里,肯定是各个喇嘛头夹来的喇嘛。”

我在这些房间的牌上,都写上狐狸两个字,在狼窝的两边,都有三四狐狸窝。

水仙这个部分人就多且杂,从楼梯口,要走到喇嘛头的房间门口,最起码要走过十几间房间,这些房间,房门窗户洞开,有些人干脆晚上就喝醉在走廊上。晚上有人赌钱,有人干脆就是白天睡,晚上是不睡觉的,我没有把握走过这条走廊不被人发现。更不要说把人绑出来,唯一能动手的可能性是这个年轻人离开房间到达外面的时候。

但是我没有看到过他离开自己的房间太远,第一步,我必须让他出来。

这个人不离开自己的领域太远,本性就是谨慎,他看人的眼神,对于人群中其他目光注视的敏锐,都证明了他绝对不是普通人。

我有一百种理论上可行的方法让他离开房间,但实践唯一有用的,就是让他自己的欲望和思维认为自己占了上风。

我得让他注意到我,知道我的身份,然后让他以为我知道喊泉的位置。从而让他来跟踪我。

这个时候响墩正好回来,我对响墩道:“帮我约一下你朋友,就是那个红顶水仙。”响墩懵了一下,我说道:“他不接男客也得接了。”
请多指教!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四十四章
所有房间的结构基本一样,我看了里面内装的所有钉子,去镇上五金店自己买了点材料,做了个起钉器,买了一些相同大小差不多的钉子,然后用火烧黑。另一边白昊天和响墩约出了红顶水仙,按照我教的方法,他们透露了,他们有一些喊泉的线索的信息给红顶水仙。

红顶水仙的老板不知道是谁,但是白昊天点名了,要红顶水仙帮他约那个青年单谈。说是要进入喊泉,需要拉拢那个人。这样,约好了,红顶水仙、青年、白昊天、响墩四个人一起弄到消息之后,问四楼的老板要钱。

四楼其实是放松的,青年不愿意离开四楼见面,他们在四楼的楼梯口一边的走廊上对的头。

我非常识相的脱掉所有伪装,和胖子两个人在天井里聊天,假装有争论的样子。胖子对我指手画脚:“那地方是我千辛万苦打听来的,后面还有消息,你为什么不等等,要那么急。”

我背对着他们,对胖子说:“我是你爸爸。”

胖子气的很,但怕被人读唇语,只能继续演,这一趟演完,我们回到房间里,我就问他们如何。就发现白昊天没回来。

响墩告诉我,白昊天和那个小子回房间了,他们还有事情要对。我愣了一下,心中有点担心,白昊天毕竟是个小姑娘,不应该草率的深入敌后。但是响墩和我说没问题,四楼比我想的要宽松很多,从刚才聊天的气氛来看,就算被发现了,也不会对人下手。

我想想也是,这是个救援行动,远没有到深山,杀人放火这种事情不是不能做,但是远没有必要。

响墩说他们也没有聊太多实质性的问题,只是聊了是否能够合作的可能性,那年轻人如我所料,一眼就认出了我,当白昊天和响墩和他说他们想为了钱背叛我的时候,那个青年的反应很奇怪,他直接就说了:“不可能,那个人身边的人,都会被他控制,然后会有一个悲惨的结局。”

我深吸了一口气,我心里的防御本能的没有让这句话进到我的心里捶打我,但是忽然这么说,还是让我心中抖了一下。

响墩问我这句话什么意思,我回答不上来。

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其他人都是过客,在自己的戏剧中,我最开始总是把自己放在配角的位置看待问题,我身边的主角们被命运磨炼而我只是旁观的云游诗人,记录着所见所闻,所以坎坎坷坷,生生死死,笔触还能从容。

当我发现这是错的,每个人心中,从来不该觉得自己是配角,自己的人生自己就应该是主角,而也应该明白,自己在别人的人生中是永恒的配角地位,不要把自己想象的生活带入别人的人生,这样的日子,能稍微好过一点。

发着呆,白昊天回到了屋子里,我看到她的脸色有些不知所措,她走向我,摊开了手:“他送给我的,说让我让你看一眼。”

我拿起来看了看,是半枚铜钱,就是阿宁喜欢的那一种,她说道:“他说,你欠他姐一个交代,他不是为了喊泉来的,他是为了你来的。”

胖子不解:“天真,你把他怎么了?”说着也认出了铜钱,啊呦了一声。

我的计谋显然是被立即识破了,但错不在我,如果真是阿宁的弟弟,那么我的计划仍旧是一样的,只不过诱饵不是钱,而是我自己了。

“他还说,跟着你的人没有一个人得到了好下场。”白昊天咬着下唇说道:“我打了他一巴掌。他这是非要找一个人恨一下。和你有什么关系,他姐姐入行的时候,你都没有入行。”

我心说听这个定论,他们两个聊的很深了啊,白昊天盯着我,嘴唇发抖,我缓缓道:“是不是他亲自要见我。”

白昊天点头:“你别去,我觉得他会对你不利。”

我没有再说话,拍了拍胖子就出门。白昊天看着我们,没有跟出来。

胖子就对我说:“小白刚才不太对啊。”

我也看的出来,白昊天的心中有所变化,因为是那个青年的话带来了冲击,我不知道这个变化是朝向我还是朝向那个青年,但白昊天是个好女孩,我不想往坏处去想。

“那小子想干嘛呢?”

我在走廊上看向对面,如我所料,对面那个小子在高一层的位置也看着我,我和他第一次以这种状态对望。

我对着那小子,他点着烟,做了一个狙击我的手势。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走上三楼,在楼梯口,他也走了过来,我淡定的看着他,他也淡然的看着我。走近看,他眉宇间阿宁的气息更加清晰,让人警惕又很吸引人的危险感。他穿着灰色套头的毛衣,很舒适,刘海遮住了眼睛,嘴里叼着烟。

完全是一个休闲游的游客,我走近看的时候,才发现他比我还高。

这种身高,不适合干这一行吧。我心说,他示意了他手里的烟,我摇头,靠在栏杆上。他开口说道:“你倒是活的很好。”

和他解释任何的话都没有用,阿宁确实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看了看天井上的天空,如果阿宁不死,很多事情也许会有微妙的变化,但那一天的记忆,就在那里,改变不了了。而我现在也根本不想叙旧。

“我记得你姐提过你。”我轻声道:“你是为了她干的这一行么?你应该不适合。”

“不好意思,我是为了找你才干的这行。”他眯起眼睛看着我:“你知道么?我姐从来不愿意相信别人,但是她后来相信了你。我最后和她几次说话,她总是在提起你。后来她没回来,说是死了,我就想知道,她最后说的话里的你,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我看着他的手,手指在敲击栏杆,他非常放松。我叹了口气:“你姐姐是个很复杂的人,她的事情我也很遗憾,但看你们做的事情,你们应该对于死没有我们普通人那么在意吧。为什么和我家小朋友,说那么吓人的话。”

他敲击栏杆的手指停了下来,歪头,我看他的眼眸瞬间转动了一下,我余光看去,远处有一间狼窝的房门开了。但是没有人出来。

“那两间房里,都住着怪物。”他说道:“他们看着我们呢?”

我不明白他的意图,等他继续说下去,他对着那个方向,做了一个手势,那间狼窝的房门关上了。他对我道:“我和这层楼不算是完全一头的,我来这儿帮焦老板做事,就是为了,找个机会宰了你。”

我看他的表情,看不出是不是玩笑,就苦笑:“杀人是犯法的。”

“在林子就不会,我不会在这里动手的。但是这群人迟迟找不到入口,也不是办法。你不是有入口的消息么?你找人透露给我,想做什么?不用设计我,直接和我讲,我配合你。”他的烟抽完了,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来,又抽出一根,对着烟屁股点了一下,继续抽。然后抬头看着我:“我姐没喜欢过人,她是个外荤内素的女人,我觉得她不可能喜欢男人,那些男人每一个都特别蠢,你知道,聪明女人看到男人,大部分时候内心是觉得好笑的,但是她对你有点意思了,我就觉得奇怪,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就不好笑了么?”

“不,她也觉得我好笑。”我笑了起来:“我可能比大部分人都要好笑。”

如今的我回忆阿宁,能想起很多当年看不到的东西,对于现在我来说,人心是可测的,就如当时的阿宁看我,也像看一块玻璃一样,清清楚楚。可测的人心看的多了,就如同看多了鬼神一样,都是魑魅魍魉,多少愿意看到一些好笑的。

“但你把她留在了那个林子里。”阿宁的弟弟的脸沉了下来:“然后,你看你现在,你已经把她忘记了。她觉得,你真的是一个有机会救所有人的人,但是,你没有救到她。对于我来说,你一点也不好笑。”

我看向远处,在饭厅碰到的那个很像阿宁的女人从狼王窝走了出来,看向我们,我淡淡的说道:“你不在那儿,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这么恨我。”转头看他:“这么幼稚,你怎么杀我?”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四十六章
阿宁的弟弟笑了起来,狠狠的吸了口烟:“有些事情道理大家都懂,过不去就是过不去,我不想晚上睡不着觉,天天看到你。你觉得我幼稚也好。看佛经要真能都会了,还会有那么多傻子么?”他眯起眼睛:“怎么样,我毫无保留,都和你说了,你不用再套路我了,你让你手下搞那么多事情,找我做什么?我们不如现在就合作,早点进到林子里,好让我早点下手。”

说话间,那个很像阿宁的女人,也来到了我们身边,询问的看着我们两个。问道:“萨沙,这人谁啊。”

“线人。”阿宁的弟弟说道,摸了一下那个女人的头发,“乖,别打扰我工作。”

那女的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从他手里把烟扯了下来,自己抽着走了,我默默的问:“你外号叫萨沙?”

女人用的是俄文发音,这小子的名字是俄文,Саша,我总觉得阿宁有一丝像外国人,难道他们家是混血的么?我爸爸之前还工作的时候和苏联人打过交代,会说俄语,我知道一些,如果是这样,那阿宁就是Лена(莲娜),是Елена叶莲娜的缩写,阿宁名字的意思是火炬的光。

也许不是,只是他们的代号,阿宁是领队,就是在队伍最前面的光。

“就在这儿叫。”他道,那女的回身看了他一眼,做了一个你快点的手势。他站了起来:“你不说我就走了,反正你也知道怎么找到我,想和我说的时候,通知我一声就行了。”

我叹了口气,心说果然年纪还小,和仇人见面的时候,最好的方式不是显示自己的淡定和实力,而是自己的缺点。

缺点会吸引进攻,让对方的方向清晰,颜面上的输从来就不是输,大部分人都想赢个面子,我早就学会了实惠,我抬手看了看手机,刚才所有的对话我都录了下来,而且发了好几条指令给胖子,让他去准备。

不过这人的眼睛非常好,刚才瞬间他就看到了四周的大部分动向。说明他习惯性警惕四周。

童年肯定不美好啊。

不过现在他肯定沉醉在自己的背影的压迫性上,觉得刚才那段对话他拿了分了。此时的警惕性肯定很差。

我上前去,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对着他的屁股狠狠的踹了一脚。

他的反应很快,但是我也不是白丁,一脚他想躲被我踹中,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退后几步,萨沙回头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显然惊讶我于我那么没有风度。

“想搞死我就来啊。”我对地上吐了口痰:“你们姐弟两个都希望用自己的私利给别人添麻烦。”说着我扬了扬手里的铜钱吊坠,刚才的瞬间我扯了下来。转身就跑。

萨沙暴怒,狂追过来,我撒腿就跑,一路跑到二楼,冲到了之前二叔和闷油瓶住的那个房间,我直接冲了进去。

胖子和贾咳子就在门后,萨沙追进来的瞬间,抬手:“还给我!”

贾咳子立即关门,胖子上前直接用平底锅对着他的后脑就是一下,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子竟然看也没看,直接闪过,反手抓住胖子的手,整个人翻起凌空踩着墙壁两脚把胖子反手扭过,贾咳子几乎同时扑上去,萨沙用力一扭胖子的手,胖子吃痛平底锅脱手,萨沙另一手接住,顺手一拍把贾咳子拍翻。

萨沙冷笑,嘴角还没扬完,胖子另一只手直接把一东西顶到萨沙的裆部,两个人同时发炸被弹开。我看到胖子手里拉着一根电线。

我赶紧把电线扯了,两个人都被电懵逼了,我把铜钱丢在萨沙面前,心对阿宁说:“你们家这个教育啊,真成问题。”捡起平底锅吧萨沙打晕过去。然后拖到了椅子上。让他头挂着。

胖子被我扶起来,尿都电出来了,大骂:“长这么高还翻跟头,老子点两个茶叶蛋给你。”我就把包里的面粉拿了出来,加入一种特殊的粉末,开始和面。

TOP

极海听雷 第一百四十七章

制作人皮面具,在很多时候和做馄饨皮差不多,好的人皮面具,材料非常讲究,但我和小花御用的那个妹子学过临时的一些办法,因为材料非常珍贵,所以她们在练习的时候会用面粉和上一种特殊的草药纤维,互相在对方的脸上做训练。

这种东西做出来的面具一看就像鬼一样,但是在夜晚,灯光昏暗的情况下,加上化妆和一些发型的遮掩,是可以短时间蒙混过关的。

我给萨沙用这种材料快速的做了一张面具,然后在这张面具上画好了妆,然后在鞋子里塞上增高垫。带上起钉器,用app把刚才的录音中有用的词语全部都剪出来。用作备用。

然后我毫不犹豫的出门,上四楼,路过了全是人的走廊,有人给我打招呼,我就点头,直接走到萨沙的房间,用从他身上搜出来的钥匙打开门。

他的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我松了口气,有人我只能退出来,我拉上所有的窗帘,让光线变暗,反锁门,然后最快的速度来到房间的一遍,开始撬钉子,撬到第四块木板之后,我发现木板后面是隔音棉,撕开隔音棉,我就看到了加厚的棉被。

我缓缓的撕开棉被,终于看到了后面的暗道。我小心翼翼地听着,暗道里此时没有人。

我把棉被的口子撕开,爬了进去,后面是一个特别简陋的,用木楔做的楼梯,我踩了进去。整个通道就是一个烟囱,有些地方有转弯,有些地方是横的,我进去的地方是树立的。

暗道中没有任何的光线,虽然所有的边都用棉被裹的结结实实,但是可能小花还是害怕有光线漏到其他人的房间里去,我只能靠听,我知道暗道中一个人都没有。

我开始往下爬,一路到底,从暗道出来,我发现了一个岩洞,此时应该就在土楼的正下方,这里有很微弱的灯光,岩洞是圆形的,四周堆满了营救用的装备,潜水设备,攀岩设备都有,但是没有一个人。

在岩洞的中心,我看到了一口井一样用石头围起来的东西,走进一看,是一个窟窿,正好可以够一个人进去。这应该就是喊泉了,我侧耳去听,能听到泉下有声音,看样子,有人在下面作业。

这就是传说中的喊泉了,竟然那么小,那么隐蔽。

我环顾四周,心中狂喜,此时的我,还不知道为甚么在这个区域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道小花把整个暗道用棉被封起来的真实原因。我把所有的装备整理了一下,留出了几个可以躲藏人的房间,然后把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胖子,让胖子那边静音,插上充电器,放在一个装备里。

然后我爬了出去,一开始我还忘记了我从那个房间进来的,一边摸着,终于摸回到了萨沙的房间。把门假假的装了回去。

一切如此顺利,我内心给自己点了个赞觉得自己智力恢复了,看了看手表,接下来,我要让所有人全部整装待发,在萨沙的房间里等待下面的人换班,然后混进喊泉,下去了我就掌握主控权了。

我毫不犹豫的打开锁,还没出去,那个很像阿宁的女人瞬间出现在门口,我还没反应过来,她一下进门,反手把门反锁。像蛇一样一下缠住我,把我压在墙壁上,就要来亲我。

我条件反射躲开,我正好在阴影里,她看不清楚我,但我看的清楚她,她悻然的问我:“干嘛不开门?”我刚想说话,立即忍住,想拿手机,这个距离也没有用了。她一下把上衣脱了,对我道:“老焦睡午觉,我们有两个小时,你不是憋的很辛苦么?”说着还要上来。
我捧住她的头,条件反射直接往墙上一撞。


一下竟然没有把她撞晕,可能我看她是女孩子,手下还是软了,她摸着头惊恐的看着我:“你干什么?你疯了?”

我摸出萨沙的烟,叼上,含糊的说道:“滚,老子腻了。”只有叼烟的嘴,声音是含糊的。

那女的看着我,往前走了两步,我往后一缩,她忽然冷笑一声:“你有种,你等着。”

我做了一个去你的手势,她夺门而出,我数三,立即也出去,冲向三楼我的房间。冲进房间,我看到所有人已经准备好了,胖子扬了扬手里的脸盆,里面全是发烟的东西。

我准备大闹一场。

TOP

极海听雷 第一百四十八章

烟饼燃烧的巨大烟雾团升腾,火警到处开始响,三楼的烟腾到四楼,我们一行人在混乱中冲回到萨沙的房间,然后都用湿毛巾围嘴生怕呛出声,除了白昊天看守萨沙之外,其他人全部出动。胖子的手机还接通着,他听着手机里的声音,里面传来了地下房间里的动静,有人说话。喊泉里有人出来了。

此时我们直接进入到暗道中,有可能和小花的人撞的满怀,要是打起来我们毫无胜算。

我们卸掉面板,胖子给我打了个手势,里面非常黑,其实可以趁下面的人上来的时候,在中断迷晕他们,但我摇头,万一上来的人是小花的几个得力手下,黑灯瞎火的,他们下手很重,我们会受重伤。手机的目的只是保证最底下的洞里没人。

我们听着有人爬了上去,手机恢复安静,一行人进入暗道,爬到底部,我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回来。胖子就趴到喊泉的口子上去听。

泉下还是有人,胖子做了一个:“****,这个计划行不通”的手势。听声音人还不少。

我不敢贸然对下面下手,如果他们在进行营救,正在关键时刻,我下去捣乱肯定会出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水池下的泉口没有光线透出来,说明下面的通路有曲折,下面人所在离这个口子还远。

这里没有看守,那下面肯定有真的哨站,一定有一大票人,还是不能硬闯。看入口的管径,这是条单行的通道,只能一个方向的人先走,然后再换一个方向的人走。里面的棱角虽然被水冲的很圆润,但仍旧有很大程度的崎岖不平,并不是那么好通过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下去,正好有人出来,我们就堵上了。

我想了想,指了指边上装备堆里的我事先做的几个藏身的地方,让他们躲进去,让响墩出来,然后找了一张便签,在上面写着:吴邪让我来送信。贴在他脑门上。对他道:“这张纸条能保你命,如果有人要杀你,你就说是我的人,拿着手电,手电指着自己脑门上这张纸,下去之后,如果被人抓了,就带他们去我们房间。如果没有被抓,看下面的情况,在不会影响他们救援的状态下,把烟饼袋点上。”说着我把烟饼袋子分了一半给了他。

“老板,这是要牺牲我啊。”响墩道:“我手机呢?你手机还没还我。”

我拍了拍他:“被抓了就不用出生入死还能拿全款,去吧,皮卡丘。”

响墩想了想,摇头:“我不干,你一张纸条就能救我,我不信。”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大不了我回去干老本行。”边上的贾咳子就说:“死开,我去吧。”

他从我手上接过烟袋,把条子贴在自己脑门上,爬入了入口。我们在外面默默的等着,心中开始有点忐忑,小花我知道是清醒的,他下面也有亡命之徒,那张纸条是不是真的那么有效,刚才脑子一热觉得没有任何的问题,现在想了想,我已经不是当年的状态了,这张纸条会不会没有用呢?

结果过不了多久,烟就从口子里冒了出来,我心中一动,贾咳子竟然没有被发现,立即带着其他人全部钻入入口,整个泉道里烟雾非常浓。我疯狂的往前爬,爬出通道,到了一个空间内。

全部都是烟,喊泉的下面就是一个湿漉漉的老井,有很多的老砖,已经被磨损的没有棱角了。空间大概十个平方左右,在井壁上有一个缺口,深入山体岩石中,这个就是喊泉真正的口子。现在也全是烟,里面还有人在咳嗽和叫骂,我在烟雾中爬到一个角落藏了起来,一下看到边上有一个人,吓了一跳。

往后一躲,我就看到那个不是人,那个是贾咳子的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割了下来,满地的血,那张条子还贴在他头上。

TOP

极海听雷 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愣了有几秒,巨大的血腥味让我瞬间血压飙到最高点,我之前无数次危险时候的本能瞬间全部打开,之前杂乱的环境,在这个瞬间全部安静了下来。

我立即就发现,在烟雾中的那些人,并不因为烟雾慌张,他们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环形的防御圈。这些人的形体在烟雾中划动,我能看到他们的长兵器。

都是好手,他们是默认受到攻击了,在这种场合,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杀人。

我的手在发抖,我的人在烟雾里胡乱的走动,他们随时会靠近到这个圈子。我知道这种用长兵器人的习惯,他们如果下手最起码都会形成伤残。而且长期打斗的人是根本不用眼睛能看到对方的,只要有气流他们就能跟进。

我没有想到小花会用这样的队伍,救援队伍没有斗殴的需求,怎么会随便杀人,救人的时候怎么会使用长兵器。要么就是这里的情况和二叔说的完全不同,要么就是,这些人不是小花的人。

此时已经没有其他时间思考了,我大吼了一声:“炸死他们!”一边冲进烟雾里,一把抓住一个人,往喊泉里推。是响墩,他还不知道贾咳子的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炸,推完之后我冲进去又抓住长筷子,也推进喊泉的入口,对方的刀就到了。

从另一边雾气里同时伸出来一根工兵铲,一下把刀从我后脖子挡开,胖子从烟雾里冲出来,大叫:“要炸我们都得死!”

刚说完两刀一下从雾气里出来,胖子拍掉一刀,我躲过顺手从胖子包上扯下开山刀,两个人默契的矮身,直接往喊泉口子去退。我拔出胖子的雷管,一刀砍掉三分之二,留下三分之一,直接点着。

火星一冒,烟雾里的人全部往后狂退,我把一半的雷管丢出去。几乎在爆炸的瞬间我们缩进喊泉口子。

口子里完全是不规则的,全部都是碎石头,我们只能蹲着,里面挂着电线,一段距离有小灯,是一条山体通道,进去之后我就发现脚感不对,一路踩着往里走,走到没有烟的地方,我低头一看。就看到一张苍白的死人的脸。

整条缝隙的底部乱石的缝隙中,全部都是死人,我瞬间认出了好几个熟悉的人,都是小花的人,他们的脖子都被切断了。我往前看去,整条通道里全是死人,而且他们被整齐的叠放在缝隙中,竟然是用来把路填平的。

我浑身的冷汗,手脚一直发抖。

这是小花的救援队伍,全部都死了。

几百人都死了。

几乎每一个都是一刀毙命,血都早就干了,很多尸体已经开始腐烂,眼睛都是浑浊的。

胖子不停的往前爬,不停的往前爬,开始大骂起来。我的眼睛都是模糊的。

那五楼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一路往前,看到了已经完全崩溃的响墩和长筷子,我停了下来,看到后面有人追了上来。

通道非常窄,我们不可能交换位置,胖子看着我,我把他腰里的雷管拿了下来,两个人的身上已经全部都是血。“你们继续往前。”

“你他娘想干嘛?”胖子问我:“半个北京城的好手,全部死在这里了!”

我道:“我得看看,他们到底是谁,小花的人全死了,如果我没有进入这里,这里发生的一切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放心吧,我不会和他们同归于尽,我会把通道炸塌给我们争取时间。没时间犹豫了。”

胖子大骂一声,拍了响墩一个耳光,他们三个人继续往前爬,我把雷管插在边上的石头缝隙里,打起打火机,救看着远处追进来一个人。

这个人一身的黑衣服,手指很长,这么多年了,他抬头看我的眼神的瞬间和身上的衣服,我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这是个汪家人。

他看到我,楞了一下,“萨沙?”

我这才想起,我脸上还有着面具。

他认识萨沙,我的冷汗冒出来,意识到,这人是四楼的人!

所有的情况我可能都判断对了,但是时间我判断错了,四楼的人早就发现了喊泉,利用了五楼作为掩护?我到的时候,这里已经死了那么多人!

那萨沙绝对不是我想的幼稚的小男生,白昊天有危险。

我的临时面具不透气,汗水开始晕开边缘。脑子里开始天人交战,但是我非常冷静,这个人离我还有一段距离,我点上雷管,我和胖子他们会暂时安全,但是白昊天几乎一定是死,她应付不了接下来的局面。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五十章

我刹那的胡思乱想,全部都是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会惨烈成这样,这一行里沦丧败坏的人非常多,有很多人毫无人性,但就算是恶魔,见到这样的场面也会动容。死了这么多人,完全是把人物品化的表现。

这些人对于生命犹如对待物件一样。

如果我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我打死都不会带这么一只队伍就来了,白昊天还是一个小姑娘,我的故事即使再有那么多的旧恨心魔,也不应该连累她。

在那个瞬间我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的可能性,我应该怎么做,我脸上都是血,脸皮应该暂时还看不出来。对面的人显然很惊讶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几乎是靠着条件反射,压哑了声音说道:“你们在干什么?我一路追他们到这里来,你们怎么守的这里?人都跑没了。”说完剧烈的咳嗽,烟饼之前一直呛在肺里,终于肺开始疼起来。

对面的人手按在刀上,长刀的刀锋对着我,我知道这种用法,我要对付他只能上去踩刀,但后面还有人,就算我踩上了刀,后面的人也无法对付,就算对方没有刀,我的身体情况现在是不可能有胜算的。

他看着我:“刚才烟太大,以为是你闯进来的。”

我心中一动,他竟然没有怀疑,看来我的手艺有进步,他看向我身后,继续问道:“人呢?”

“跑进去了。”我道,指了指一边石头缝隙中的雷管,“他们想把这个通道炸塌,我追的紧没来的及点火。”黑衣人看了看石头缝隙里的炸弹,“我刚刚看你是自己插进去的,而且你手里拿着打火机,看上去是你要炸这个缝隙。”

我看了看手里的打火机,把火吹灭:“我又不知道是你,我以为你们都被干掉了。还以为是他们的同党进来了,准备吓唬一下他们。”

他似乎稍微有些怀疑,看了看我身后,我道:“里面可能他们会布雷。”

“不用管他们,他们进不到五百米。”黑衣人收刀:“你有没有看到是什么人?”他的手仍旧贴在刀上。

“是吴邪。”我哑着嗓子道,黑衣人皱起眉头,摆了摆手让我出来,他转身的时候我瞬间摸了两根雷管塞入自己的内裤里,跟着爬了出去,心里觉得忐忑:**,竟然没看出我带着人皮面具,难道是这里光线太暗了。要是到了有光的地方,会不会被被直接杀掉。

面具里已经全部是汗了,面具是面粉捏的,会不会发起来?

想着有血的地方,我就蹭几下,很多干血都腐烂尸臭,顾不了那么多了,爬出喊泉口,几个人黑衣人都在外面,我看了一下,是五个人。外面的烟还是很重,我不停的咳嗽,刚才的那人对我道:“到底怎么回事?吴邪在这里出现,你得去向焦老板解释一下。”

我心里祈祷胖子听到了那句:不用管他们,他们进不到五百米。

喊泉里肯定有不知名的危险,他们这么放心让人进去,说明这个危险非常隐蔽。但我现在得先把白昊天安置出去。

和我说话的黑衣人让其他人留下守着,带我上去,我跟着他一路爬回到我的房间,沿途他的手始终贴在刀上,我一身冷汗,知道他没有发现我是假扮的,但他觉得我有问题,随时注意着我。

出了房间,黑衣人一下站定,看着我。我知道他要问清楚。

我立即就对他解释道:“他们闯进这里,进的暗道,我回来发现墙壁被撬开了,就跟了下来。”

“为什么不发警告给我们。”黑衣人看着我,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有人踹门,黑衣人开门,忽的女人带着一群人进来,对后面一个纤瘦的中年人说道:“焦爷,就是这个***,骗我把我给睡了,你帮我把他给阉了。”

瞬间就有人上来,一把揪住我,就扒我的裤子,那个纤瘦的中年人一巴掌打在那女人脸上:“你也不是好东西。”然后看向我:“睡我的女人?动手。”

边上有人上来就下刀,我心中一凉,心说完了。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五十一章

此时只能抵抗,我一甩肩膀,练过的人是压不住的,顺着对方的力我一下就挣脱,直接一个头顶,狠狠的撞在拿刀上来的人的脑门上,把他顶翻在地,我另一只手还被人按着,一下被他拉住,我直接扯断袖子,提起裤子,顺手两根雷管就拿了出来。

身边的汪家人直接矮身上来,直接出刀,我用尽全身的力气一下扑倒了焦老板,直接躲到他伸手,点上了打火机。

汪家人的刀几乎就到了我的脖子上,我往后一拉直接拉住焦老板贴墙,那汪家人用手掌压住刀的柄,我立即把自己的头藏到焦老板身后,我知道这是长刀突击的用法——用尽全身的力气,从脚步发力,可以把所有的力量,从脚下直接旋到刀间刺出,如果训练的好,在半米内刀速肉眼是看不见的,如果他刺入我的眉心,我绝对没有时间点燃雷管。

经验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我直接躲到焦老板脑袋后面。

他的头发上有浓烈的香水味,熏的我几乎咳嗽,同时我直接点上了雷管。往焦老板衣领口里一塞。

焦老板被火花烫的大叫,直接撕开自己的衬衫,雷管跌落在地,我在那个瞬间一脑门撞飞三叶,夺门而出。

门外全是看热闹的,我大喊一声:“要爆炸了!”所有人立即狂奔,我刚往前冲了一步,一个人几乎要夺窗而出,我早有准备,在窗口直接用全身的力气一撞,直接把他撞回到房间里去。

一边焦老板从门口冲出来,我同时点燃了第二根雷管,抓住他的裤腰带,塞了进去。

胖子的雷管,引线速度极其快,这群人杀了那么多人,我心中的恶念早就起了,刚才又掐短了几分。也不看第二眼,翻身从栏杆跳了出去,第一个雷管就炸了。

瞬间一股气浪从上面强压下来,雷管的威力并不大,家具和地板被炸烂,巨大的声音伴随无数的木头碎片喷了出去。我单手一把抓住三楼的栏杆,就看到四楼连同地板,所有的人和东西全部砸了下来。我立即放手落到二楼再次抓住栏杆。

往上一看,很多人已经大骂的爬了起来,那个黑衣人探头看着我,我立即从二楼落到一楼,所有的服务员都出来看这么了,我大喊:“还有第二响。”几乎同时三楼也炸了,我抱着头在漫天的瓦片、木头屑雨中重上楼梯,冲回到自己的房间。

冲进去就脑子嗡了一声,白昊天已经不在了,阿宁的弟弟萨沙也不在了,地上只有捆着他的绳子。房间很乱,看样子发生过什么。

满耳朵都是人在木头地板上跑的声音,我翻开后窗,直接爬了出去,从三楼跳了出去,在二楼的窗沿上借力了一下,落地翻滚,就往山里狂奔而去。

刚才的爆炸,不知道有没有炸死那个黑衣人或者焦老板,但显然我们都小看了这股势力,汪家人散了之后,竟然能够被他雇用到。这批人志在必得,储备极深。阿宁的弟弟肯定跑了,如果他是和这样的人合作,他对付白昊天像骗小孩一样。但唯一的好消息是,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回到焦老板的阵营里了。

我现在必须活下去,我往前狂跑,一路顺着记忆,跑向之前听雷的峡谷,我还熟悉那里的地形。

跑了一两公里,肺完全罢工,我滚到在地,喘的像抽风机一样。回头看,发现后面没有人追来,丛林里追人太难,就算是汪张两家也很难做到。

我摸了摸身上,看有什么东西带出来,可能要荒野求生了,摸了一下,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来,我看了一眼,上面画着一个奇怪的线条,这纸条本来不在我口袋里,我想了一下,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刚才压住我的手的人放进去的。

难怪刚才我觉得压我手的人力气不大,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偷偷放我一马?纸条又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看了看四周的山势,忽然一阵咳嗽,咳出来一团血沫子。

TOP

重启·极海听雷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抹了抹嘴边的血,看了看身后,没有人跟过来,我继续往林子里走去,看着手里的纸条。往里又走了十几分钟,我才坐下来,内心告诉自己:先冷静一下,这张纸条很重要。我拿起纸条,开始仔细看。

第一秒钟我心乱如麻,什么都看不清楚,我用力甩头,深呼吸,再看这张纸条,同时我看到了远方的山势,我发现这些线条,就是山的轮廓。

这些线条,是我左边的那座山的山势,我往那座山开始跑去。

一直没有追兵,可能两次爆炸还是伤到了关键人物,我跑的也比我自己想的快多了。我跑到了天黑,来到了那边的山脚下。

路上几次休息,我都在想,那个人到底是谁。但他松手的动作,说明他是要放我的。

来到山脚下,我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我再次咳嗽,然后抬头看这个山,看着手里的纸条。心中还在疑问,忽然四周的草丛和林子里,出现了无数的人影。

我转头了三圈,就看到从林子里出来好几个人,我一看,是坎肩和刘丧,我抬手叫他们:“刘丧。”

他们所有人都拿着武器,警惕的看着我,我想起我脸上还有一张面皮,直接把脸皮撕掉,喘着气看着他们。

两两相望,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多久,我再次醒过来,就开始呕吐,边上有人递水给我,我喝了几口,就看到坎肩在边上,我们在一个山体的小山洞里,刘丧在一边用砍刀削竹签子。

“你们在搞什么?”我问坎肩,刘丧就说道:“有人把我们全办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坐起来,往后看,看到后面还有十几个人正在洞里坐着:“你们妈的,拍终结者么?你们躲在这里做什么?”

我一说话所有人都抬头,全部都站了起来,“小三爷。”所有人都叫了我的名字。

“那个焦老板是个妖怪。”坎肩对我说道:“他什么都能知道。花儿爷败了。”

“小花呢?”

“花儿爷混在里面。”坎肩拿出那张纸条:“现在焦老板那群人守着那个楼,花儿爷混在里面救人。怕还有人进楼找我们被杀。死太多人了。”

“为什么是个妖怪?”我轻声问道。

“焦老板是个妖怪。”坎肩发抖的说:“他什么都能看到——只要打雷,他就能知道。”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