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只得下去,下面是一个不高不矮的空间,我低头哈腰可以站立,空间大概一百方不到,那些树的树干有一截都在下面,支撑了中间的梁。丛林潮湿,地下阴暗的地方全是虫子,我落地无数种类的虫子被我惊扰,手电扫过,第一眼看了东南角,哪里放着一个奇怪的神龛一样的用瓦片堆起来的东西,第二眼看到了瓦的背面,也就是我此时的房顶,各种虫爬在上面。

除此之外,整个下面的空间什么都没有。

我心说刘丧还真准,只是这么听了一下,就知道的这么清楚,一边小心翼翼的朝东南角移动,一边让他下来帮忙。

刘丧这才跳下来,看到虫子,嫌弃的直缩脖子,我一路仔细的观察,就看到了在瓦顶上有一处区域有异样。其他地方的瓦片背面都有很多细小的虫瘘或者土疙瘩一样的东西,稍微拍一下,这些虫瘘就会掉落,落到地上,现在我在这块区域下的地面上看到了一圈虫瘘,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是之前有人下来过口子,后来有人把口子重新用瓦片盖上了。

我来到东南角,那个东西果然是用碎瓦临时搭起来的一个神龛,神龛里面全部都是虫瘘,还有很多奇怪的蜘蛛网一样的东西,手电照进去,里面非常深。我猜想这里之前放着贡品,所以无数的虫子聚集过来,在这里形成了这么脏的局面。我摆头让刘丧过来,伸手进去摸一摸,刘丧远远冷笑。

刘丧道:“记号不在里面,我偶像没那么傻。”说着转头就去看其他地方去了。

我心中暗骂,打起打火机,把这些虫丝烧断,慢慢把手探进神龛,刘丧就在身后道:“这地方有年头,瓦片都长到树里去了。可能是捕蛇人暂时存蛇的地方。”

“保护区设立没多少年,之前这里的蛇随便抓。不需要搞那么复杂。”我的注意力死死的看着神龛里面,我看到了一个我意料之外的东西,那是一台老机器。好像一台收音机一样,但是比收音机大,有当年80年代放录音磁带的放录机的三个大小。

机器非常老了,上面也全部都是虫瘘,我小心翼翼的搬了出来,意识到,这是一台老电台。

我手上都是潮汗,上面粘满了虫瘘和小虫,在衣服上抹掉,看了看四周,我就明白了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个老的特务站。

当时国民党退到台湾之后,留下了很多部队都转成地下活动,进入福建的山里我记得史料记载就有六个番号的队伍,有无数的电台隐藏在山中,这就是其中一个电台站。

当时这里已经是深山腹地了,所以电台也不需要隐藏,这里的特务以吃蛇为生,生活了很多年,最后也不知道是撤走了,还是死在外面了。

这种手摇电台是可以自发电的,但是现在手柄已经烂了,我掰掉电台已经烂掉的铁皮盒子,里面的铜丝都已经绿锈了。

记号确实不在里面,我仔细查看了神龛,回到刘丧身边,他竟然又把地面翻开了,我看到,我们现在的脚下泥巴下面,仍旧是瓦片。再次掀开瓦片,这一次他没有再等我下去,先跳了下去,我跟下去,就看到下面是一个仓库,里面的木箱子全烂光了。我用手电照了照木箱,除了一些烂的看部处样子的军备外,里面都是油纸包着的银元。

我心中咂舌,这要么是退入山里之前军队的军费,要么肯是解放前后空投进山里做特务经费的吧,这可是巨款。当年上海的银元大战打完,民间银元的使用一直延续了很多年。人民币到这种山沟里也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绕过这些箱子,我们看到了在这个空间的边上,垫高了一层木板,上面有十几包腐烂的草席,在草席中,我们看到了一具一具的白骨。皮肉全部都虫吃光了,整尸上全部是厚厚的虫瘘。刘丧蹲下去,用自己的手电刮了刮一个头骨,然后示意我去看,我看到那具头骨上面,有很多孔洞。一看就是人为打出来的。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头骨已经发黄氧化,软骨腐烂之后,有一些头骨的区块脱落了,但是还是能很清楚的看到骨片上面的圆孔,每个有一分钱硬币那么大,沿着耳侧一路打上来,最多的有七个,最少的一个两个,和我们在杨大广墓看到的尸体一摸一样,这些孔打的十分的整齐,看上去整个头骨就像一个乐器一样。

从骨头的黄色和尸体的服装来看,应该就是当时在这里的特务部队,到现在应该还不到60年,所以保存的情况还算完好,孔的氧化和头骨一致,说明是他们生前就打上去的。

我心中咂舌,看了看刘丧,就去摸他的头骨,他一下躲开:“死开,你有病啊。”

“头骨上打洞真能听的清楚点么?”我自言自语,心说为什么在这里的人,在60年前就有打洞的,特务的目的不是颠覆政权么,难道这些特务在这里的目的,也是听雷?此时刘丧忽然看到了什么,一下爬上木床,木床早就腐化,他一脚上去木板就酥烂了,走了几步木床就烂成渣渣,他把墙角的尸骨全部都拨弄到一边,我们就看到墙角有一个记号。

我凑上去,确定是张家的记号,刻上应该就在半个月内,印记还很新。记号是一个方向号,指向了一个方位。我掏出手机默默拍了下来,刘丧就喃喃道:“偶像的脾气也真怪,这他妈谁找的到。”

我这一次不得不同意刘丧的说法,但嘴上还是荡了一下:“那现在还不是找到了?”

“这符号什么意思?”

“不告诉你。”我看了看四周,闷油瓶为什么要把记号留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虽然我知道他的记号都是非常隐蔽的,但如果是要给我和胖子留,这也有点太看的起我们了。

但是这个记号肯定是留给我们的,我心中想了想,唯一的可能性是,他在上面也做了提示,提示我们树下有东西,但是那个提示可能被人毁掉了。

刘丧也没有追问,他走了几步抖烂木头屑,手电往下照的时候,嗯了一声。我也低头看,就看到在木板下面,竟然有金属的光泽,刘丧拿了一块上来,发现是老金条。

我们拨掉木头碎片,就看到木板下全是老金条,刘丧的眼睛都直了。

我拿了几条,爬到地面上,丢给坎肩,荒郊野外,这种地方,黄金是最没用的。刘丧也只拿了几根,两根敲击着。坎肩和白蛇就要爬下去,被我叫住了,告诉他们人救回来这个坑都是他们的,现在拿了金子连走都走不动。

闷油瓶的方位非常清晰,我在指南针上做了标记,一行人就继续出发,我们在中段走的实在不行了,双膝发软——因为地面上全是落叶和淤泥,是软的——就坐了下来休息1个小时。

坎肩和白蛇直接打上了瞌睡,我非常能熬,就一个人看着天,此时天几乎全暗,月亮非常亮,照的山谷霜白如玉,瘴气回土,冷的让人骨疼。

刘丧也没有睡,整个山谷仍旧没有任何的声音,静的异样诡异。他没什么好听的,反而有点不知所措。

我就问他道:“你这么追星,有意思么?”

刘丧有点惊讶我忽然和他聊天,看了我一眼:“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的时候,有个人和你一样,但是知道的比你多,你肯定得跟随。我觉得我很像他,我只能用他的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

“哦,你和他比算个屁。”我心中随口跟出,但是没有说出口,我觉得没有必要在大家这么累的时候吵架,于是我转口道:“你和他比还是差了很多。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他的生活未必你能承受的。很多事情不能看表面。”

“你不崇拜他么?你不想成为他这样的人么?”刘丧看着手里的老金子,叹了口气:“当然我知道你做不到。你只是个凡人。”

我苦笑,心中暗骂:“****,老子得空把你在林子里埋了,还要尿上一泡尿。”忽然刘丧坐了起来,我刚想正面刚他,他摆手,用唇语:“有东西。”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六十五章 蛇雨

我屏气去听,果然也听到了树枝摩擦的声音,刘丧的耳朵听到和眼睛看到用他的话说,几乎是一样的。他用手指着声音移动的轨迹,用唇语说:“抄家伙。”

我默默摸刀,坎肩在一边小心翼翼的给弹弓上皮筋,他的弹弓打法非常有体系,在夜晚照明不好的情况下,他的弹弓会上三根皮筋,同时伞状打出几十颗弹子,他的说法是,野生动物的眼睛在夜里被手电一照就发光,无论是多么巨大的野兽,那一下暴露在黑暗中的就是身上最薄弱的东西。

想到这里才意识到我们手上都打着手电,陆续关掉,四周瞬间变成霜白月夜。刘丧悄默默的摸到我身后,我就听着林子里的东西,不像人走路的状态。而更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树上掉下来,穿过树冠,落到了灌木里。

那声音逐渐朝我们过来,很快我就感觉有东西划过我的刘海,落到了我的面前,四周开始也有东西掉下来。

声音越来越多,就像下雨一样,落到地上之后,我心生不妙想动,刘丧还按着我,但是我毅然决然的开了手电。

往四周的棺木里一照,我就惊呆了,刚巧就看到一个东西从树冠上掉下来,那是一条蛇,接着我往四周看,竟然从树冠上面,掉下来很多的蛇。

但是这些蛇落下来之后,运动都非常的弛缓,我抬头,看到一个巨大细长的黑影,漂浮在树冠的上方,触及树冠,就有蛇掉落下来。

“什么东西?”坎肩惊的叫出了声音来:“ufo?”

那团东西一又从细长变成了一个团状,就像水母一样,刘丧目瞪口呆,还想研究,被我一把抓住,就开始跑,这东西看样子是一团极度密集的飞虫,这种东西遇到了还犹豫肯定会大量折损,跑就对了。

一边跑,我一边脱掉外衣,十几条蛇落下来,有一条一下落到我头上,我一缩脖子,蛇落到我手上,我再抖手,蛇落地上,我顺手一刀剁掉蛇头,就把蛇的身体用外衣包起来。带着。

一路跑出去很远,那黑影倒没有追过来,我们停下来喘气,我翻开自己的衣服,就发现蛇已经瘪了,赶紧扔掉,似乎皮内有什么在迅速的吃掉蛇肉。

坎肩用弹弓对着蛇尸,我说这样有屁用,让拿出火折子来打上,然后让白蛇给我定型喷雾。白蛇奇怪我怎么知道他有,我说你这么臭美的人,每天头发形状都那么好,肯定有带,两个东西堆起来就是一个喷火器。我让坎肩准备好,一刀剁开蛇的身体。

什么都没有,只有刘丧立即后退了一步,坎肩吓了一条,就喷上火了。整条蛇瞬间烧了起来。

衣服也不能要了,我站起来,看着远处,月色中那无声无息得黑影已经看不见了,四周都是剪影一样的树冠,那东西混在里面根本不可能被发现。如果那是一种虫群的话,那难怪没有任何的鸟。

我把我的想法一说,刘丧就摇头:“不是虫子,只要是虫子,我都能听到动静,那东西飞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不是虫子。”

“那你说是什么?”坎肩在一旁对刘丧老反驳我生气。刘丧不说话,忽然往回走,我抓住他,你干什么?

他道:“这是凝聚状态的毒气,白天地气升腾,这东西应该是在高空,所以鸟死绝了,夜晚地气下降,蛇有些在地上,有些在树上,所以没有死绝,特务在地下修了那个掩体,是因为天亮之前气温最低的时候,这东西可能会降到很低的高度,到时候我们就死定了。我们现在必须找个地方挖坑把自己埋了。回去拿装备。”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们冲回去,重新冲到蛇雨里,抓起自己的背包,重新再冲出去。我回头望了一眼,月色中树冠上方的黑影扩展开来,犹如一把黑伞。冲回到没有蛇雨的地方,刘丧找了块空地,看了看手表,就对我们道:“我们只有4个小时时间挖洞。”

我们已经深入谷底,再重新找方向冲回到山腰或者爬上悬崖已经不可能了,我脑子里盘算了一下,刘丧的脑子还是快的,最保险的方式就是挖洞。我们掏出铲子,隔开三四米距离就开始挖,这里树根盘庚结错,一铲子下去下面全是树根,根本挖不动,要挖出一个能够埋一个人的坑,4个小时估计都不够。

但是4个小时之后,那黑色的东西可能降到我们的身高以下,我们再行动就非常危险了。

挖了十几分钟,坎肩突然跑过来看了一眼,我问他干嘛,他道:“我看你是横着埋自己还是竖着埋?”

“有区别么?”我看了他一眼,我是想挖一个半蹲可以进入的坑,然后用树叶做一个盖子,所以应该是一个电饭煲一样的形状,我之所以想蹲,可能是因为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安全感,如果单纯是躺着或者像棍子一样插在地里,有任何的变故就死了。

或者说,我总是遇到变故,所以总要给自己留点后路。

坎肩看了看我的坑口,比划了一下,问我道:“老板,你想把自己裹成一个圈?”

我去看了看他挖的,是平躺着的一个槽,我心说人各有志,就不单独要求了,只说了一句:“这不太吉利啊。”

“老板,那你说办怎么?”他紧张起来普通话不标准,我拍了拍他:“没事没事,静思人生会有启发。”

刘丧就冲过来,大怒:“你们***还搞包间,全部一起挖,挖个大坑,我们一起躲里面!否则时间肯定不够!”

我一听也对,于是所有人聚集起来,一通乱挖,挖了三个小时之后,我已经浑身无力,腰酸背痛,勉强挖出一个还像样的坑口,之后两个人继续加工,其它人抓叶子做盖子,刘丧挖的时候一直在看四周,我问他做什么,他说道:“越来越低了。赶紧赶紧。”话刚说完,我们就看到几乎就在我们头顶上,一团水雾一样的黑影盘旋了过去,刘丧**了一声,抱头,所有人立即缩了起来。

我用手电追照了一下,还是没看清是雾气还是飞虫。

所有人加快了速度,我们跳入坑中,把盖子盖上,盖子上都糊满了泥巴,我们在坑壁挖土把盖子的缝隙全部封死,几个人浑身泥巴,狼狈不堪。刘丧就听着上方,让我们不要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慢慢的大家都缓和了下来,我就问刘丧:“这么搞,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刘丧道:“地气到太阳出来蒸腾,我们到早上11点12点就可以了。”

刚说完,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整耳欲聋的声音,我愣了一下,在这个小空间里听的不真切,有点发懵,一秒后才反应过来,是打雷了。

完了,我心说,刚才还月明星稀的,怎么忽然打雷了,哪来的云?刘丧却皱起了眉头:“不是打雷,这是打炮。迫击炮。”

“打炮?谁和谁?”坎肩问道,话音刚落,就在我们很近的地方,轰一声巨响,气浪瞬间把我们的盖子掀翻了。

TOP

一声呼啸声过来,我们四个抱头,一颗迫击炮弹在我们边上爆炸。这么多年下来我挨炸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但被迫击炮直接轰还是第一次,耳鸣不说,漫天的枯叶和淤泥落下,灌了一嘴黑水。坎肩惊恐的看着我,打磕巴:“老,老,老板,怎么打仗了?”

我爬到坑边,拿起望远镜,但是被树冠挡住什么都看不到,又是一颗迫击炮呼啸而来,我听着声音,直觉不对。还没说话,刘丧已经面色大变。

“跑!”他大叫一声,我们翻出坑内,冲出去十几步,这颗炮弹正中我们的土坑,我们扑倒在地,刘丧大叫:“关手电,关手电!”

我大叫,“别关,扔出去。”

坎肩弓起身子,抡圆了,鼓起大白胳臂上的肌肉,直接把手电扔上半空,然后稳稳的落了下来,落到了他自己的脚下。我看了看他,他看了看我,他做了一个健身的动作。
我上去一个飞腿:“扔出去!不是扔上去!”捡起手电,往远处一丢,刘丧一个开球动作踢出去十几米远。

狼眼类型的手电非常重,是可以直接当武器的,这一脚把刘丧疼的,空中又是呼啸,我拽着刘丧和坎肩,往前狂奔。冲入黑暗中。炮弹就在我们刚才呆的地方爆炸。我们缩头回望,靠到一棵树后,刘丧就骂道:“***,你手下怎么回事?给人家放信号弹呢?”

我看了看他的脚,心说***也聪明不到哪儿去,抹了抹脸上的黑泥,打仗估计也是这样。刘丧指了指一个方向:炮弹从哪儿来,我们的手电光,闪一下,他就能确定我们的位置。这是要直接干死我们。人估计在山腰上。

四周一片漆黑,我们的手电在远处能看到一丝光亮,瞬间一声呼啸,之后一声巨响,直接被炸灭了。

在树干下,我连刘丧的脸都看不见了,再是一发,打灭了刘丧踢出去很远的那一只,整个空间瞬间又安静了下来。

“是焦老板的人么?”我伸手就一把刀,此时的无力真是难以言表。有把98k也好啊。刘丧大骂:“**,不是姓焦的你还有其他仇家?你是给他们发了请帖还是怎么的?要不你去问呢?”说着他看向四周的黑暗,看了看手表。“我们死定了。毒气马上就压下来了。”

那东西并不是覆盖整个谷底,我们未必会那么倒霉,我心说,刚才看到,它的覆盖区域也只有六七根树木的树冠,刘丧就忽然对着天空大喊:“孔三,相识一场,***放条生路,姓焦的给你多少钱,你撵着我们炸,老子他妈都是活人,你只是个点炮的,要不要这么拼。”

我惊讶道:“你认识这人?”

刘丧骂道:“我在四楼见过,炮打那么好,就是银川孔三,我们还打过麻将,**的肯定是不想还钱了。”说完大叫:“麻将钱我不要了!”

很快从山腰上传来浓重的西北口音,在山谷里回荡:“你并不要和我讲,你把吴邪交出来,你可以走的,我不要你。”

刘丧大骂:“他们三个人,我一个人,***打不过。”然后对我道:“要不你牺牲一下?”

我骂道你这么紧张毒气做什么,咱们躲在这里,又不一定会死,焦老板的人如果下到谷底,我们还省事了。而且到底是不是毒气我们还不知道呢。

刘丧看着我:“吴邪,你看我是戏精么?我如果不是戏精的话,我这么害怕,我是逗你玩么,***告诉你,我告诉你那是什么,就是什么,老子在队伍里就是干这一行的,老子的耳朵可以让你们的感知范围从眼睛的100米变成2公里,老子听到是什么,就是什么,我告诉你,在这方圆两公里内,那毒气就有200多团,200多团,比你脑子里的浆糊窝头还多,还多!我们得找坑把自己埋了,埋了!!”

他叫完,我冷冷的看着他:“要坑是吧?”我啪打开手电,往我们六七米外一丢,往树后一靠,瞬间炮弹就到了,bong一声,又是漫天的枯叶和烂泥,我提溜刘丧,没等所有东西落下,冲向炮弹的落点,那里有一个大的弹坑,把他踹了下去。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六十八章

接着我们自己也跳了下去,爆弹炸出的坑比我们挖的更浅,但是更大,就像一个平底锅一样,刘丧被踹进去之后,四处摸了摸,竟然直接就躺下,对我们大叫:“快来!快来!”我们就听到四处的丛林里有很多奇怪噼噼啪啪声,我心中惊恐,想着刚才刘丧说的话,这种时候还是信他吧!想着也跳了下去,和他并排躺着,接着看见和白蛇也冲了下来,四个人躺尸在一排。

坑大概有一个手臂那么深,躺在里面还是很微妙的,如果从坑的外延拍我们,我们就像煎饺一样,我对刘丧说:“你有把握?”

“少废话,等下没死就叫我声爸爸。”刘丧连看都不想看我。刚说完我就感觉到,在我们上方,掠过一片黑暗。

我来详细解释一下这种感觉。

我们平躺着,能看到天空中的天光,月光从树冠透下来,虽然非常昏暗,但是多少能看到一点。那东西在我们面前上空飘过的时候,就是瞬间所有的光线都被遮住了。

我的汗毛能感觉到非常轻微的气流,那东西肯定非常轻,所以只要一点点气流变化就能流动,大概十五分钟之后,遮住我们目光的东西飘走了,重新露出了月光,但是没有几分钟,另一团东西又覆盖了过来。

这两团掠过,我的汗毛感觉明显不同,第一团我感觉气流是在我两个手臂长短的高度掠过,下一团几乎就是在坑的上沿。刘丧捂住了口鼻,我的鼻子瞬间发痒,有点想咳嗽。

然后听到了我自己的身体,不是听到,是感觉到了我的身体,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这是我的汗毛被腐蚀了,接着皮肤瞬间感觉到了刺痛。

我靠,这些雾团是有腐蚀性的。

刘丧开始捞边上的淤泥,往自己身上抹,我身上本来就有不少已经干掉的淤泥,也学他的样子。

四个人抹成泥猴了,面前的黑团一团一团的过去,有些30分钟才散去,有些3分钟就走了,我意识到,这个林子的一个方向,一定有一个风口,这些毒雾应该是从风口中来的,但是太黑了,我们无法分辨风的方向。

到了最后,所有的毒雾几乎贴在坑面上,我的脸和手全部都被腐蚀流出了液体,和之前那些蛇一样。我几乎不能呼吸,吸入一口气就像吸入了辣椒一样,整个肺巨疼。刘丧小心翼翼的把四周的淤泥在自己身上堆了起来,一直没有停。

我也学他,我发现不停的把泥抹上来,能够缓解皮肤的剧痛,于是两个人就像泥沼中快死的鱼一样,不停的往身上拨泥。

你知道积在坑里,往自己身上泼泥是很难的,但是往对方身上泼就很容易了,我们往自己身上泼了半天没什么效果,我把牙一咬,就往他身上泼,很快他身上都多了一堆,他慢慢反应了过来,立即也往我身上泼。

我们两个人互相泼泥水,我头转过来看着他,他也转过来看着我,月光下其实什么都看不到,只是大概感觉我们两个人互相瞪着。

慢慢的,这些毒雾离我们越来越远,然后天慢慢开始亮了起来,我已经完全条件反射的在扑通手,浑身冰冷,所有的皮肤都泡发成豆腐皮了。

等我们从坑里翻出来,我哇一口血就从嘴巴和鼻子里喷了出来,瞬间歪倒在地,刘丧想扶我,手扑通了一夜没力气。用背挡了一下,我没摔倒,坎肩把我扶住,朦胧中我就看到所有人的皮肤,全部都腐蚀坏了。全部都是水泡。

“毁容了。”坎肩默默道:“老板我们还有救么?”

我碰了碰自己的脸,疼的要死,嘴角还在流血,再想站起来,发现站不起来了。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天色越来越凉,地气蒸腾,在日光下,那些奇怪的气团似乎是看不见的。头上的树荫非常茂密,迫击炮应该看不到我们,今天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今晚再来这么一次,我们就死定了。

我喘息了片刻,不由感叹人体真的是很精妙,我自我感觉肺已经烧坏了,现在竟然还能缓过来。由坎肩搀扶着,我们继续往前走去。

不久之后,我们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惨叫,是毒气上升到迫击炮的位置吧,人世间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如果昨晚这哥们高抬贵手,我肯定也会提醒他这个危险,现在我们奄奄一息,估计他们会更惨,两败俱伤。此时刘丧就道:“听说按你以前的脾气,你还会通知山腰上的人,让他们当心毒气,即使他们会杀我们。”

“那是文学创作,现实生活中,无论是何时的我,在乎的只是我的朋友。”我默默道:“天真不代表傻。”

再往前走了半个多小时,天已经全亮了,阳光从树冠间透下来,完全就是格林童话里的样子。大自然真是最好的骗子。在前面探路的白蛇,忽然给我们打了手势。我们几个人矮下身来,他退回来道:“凤凰木。”

白蛇的视力非常好,我们拿起望远镜,在他的纠正下,才看到前面的树,说实话在这个距离,我根本分不清楚那是不是凤凰木,白蛇这也算是超水平发挥了。

我用望远镜望了好一会儿,大概知道了为什么白蛇能那么敏锐的看见,因为在那颗树的树下,情况非常特别。这里的丛林中长满了蕨类植物,蕨类植物就是绿色蜈蚣一样的枝丫和碎叶,其中混着一些我叫不出名字、带刺的灌木——这些东西刮过我们溃烂的皮肤简直抓心的疼——但不管是哪种,远看都是一团的绿色,这个林子就是各种不同深浅的绿色,但那颗凤凰树下的灌木中,却有着紫色,蓝色,黄色等多种鲜艳的颜色。

远看的时候,那树下的灌木丛花团锦簇,似乎是画出来的一样,但仔细看就知道那些不是花朵。

走近我们慢慢就看到了,那些都是菌类,大部分只有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也有少数大的,各种菌伞打开着,也有菌包没有打开,在树木的根部,灌木下的石头缝隙里,藏满了星星点灯的各种样子的菌伞,看上去像脓疮一样,有大有小。很多苔藓也是有颜色的,颜色不是绿黄色,而是黛青色的。

而从这个区域往前望去,整个森林的树冠陡然变高,变密,阳光投下来更少,我们看到后面的丛林里全是藤蔓环绕,藤蔓上开满了黄色的小花,在每棵比较巨大的树下,都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菌类。

从丛林的这一刻为分界线,里面和外面几乎就是两个世界。里面的世界昏暗冰冷,但是色彩丰富。

更加刺眼的是,在这些菌伞的生长的岩石和树根的缝隙中,刘丧拨开苔藓,我们看到了无数的碎骨。不知道是人的还是动物的。“昨晚的风裹着这些菌的孢子,从这个林子的深处吹出来的。”

我和刘丧对视一眼,同时说。

“我们怎么进去?”坎肩问道:“这里面全是蘑菇。”

我摇头,这些彩色的菌类只是这个林子里菌类很少的一部分,我看到了无数的灵芝一样的真菌伞,长的很像耳朵,在树皮的皲裂中几乎到处都是。这些都被大量的蕨类覆盖了看不清楚,看来林子的这片区域非常适合真菌的生长。刘丧四处听了听,指了指一个方向:“那儿有条小溪。”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七十章

我们顺着刘丧的指引,沿着丛林中这条隐蔽的真菌线前进,不久就看到了一条小溪,这几天雨水充足,小溪中的水流湍急,清晰可见很多溪鱼在其中游泳,坎肩就道:“有鱼,这些水应该是干净的。”

刘丧的意思我明白,这个林子肉眼看都不太正常。沿着溪流进入可能比较安全一点,毕竟是活水。

这条溪水一路到下游谷口,我曾经饮过,确实应该是干净的,我用手碰了碰,水清冽刺骨,应该从山洞中来。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下到水中,我们开始洗刷身上的水泡和淤泥,冲掉淤泥之后,我的膝盖就开始疼,水温太低实在无法长期驻足。皮下的水泡惨不忍睹,很多皮肤红肿溃烂,冰水冲完反而没有那么瘙痒,但同时我们看到了很多细小的蛆虫大小的蚂蝗。像黑痣一样,已经吸饱了。
回到岸上,四个人互相用打火机烧,太多了,无数的黑痣烧都烧不干净,远看几个人都像裹着芝麻。最后刘丧拿出一叠东西,打开里面全部都是方便面料包,这是丛林里吃压缩饼干——饼干用水煮了之后会变成一大锅糊糊——往里放的黄金调味料。

“听说蚂蝗最怕盐,这些都是椒盐,我们抹在身上,否则我们肯定会感染。”刘丧说道。

我看了看四个人浑身的伤口,心说***再架上火我们就是烧烤鱿鱼串了,刘丧已经拆开了一袋,把椒盐倒在手里,抹到蚂蝗最密集的腋下。接着我们就听到他惨叫起来,我同时闻到了料包里的香辣味。

他腋下蚂蝗很快就融化出水脱落,刘丧咬牙没有下水洗伤口,但疼的倒在一边的石头上,根本没有力气继续抹。表情扭曲犹如恶鬼一样。

白蛇叹了口气,对我道:“老板,这老铁是玩直播的么?我都想双击666了。这要是上平台肯定火啊,炭烤自己。”说着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只小锅子,这只锅子大概扫地机器人那么大,我们所有的煎炒烹炸全部都靠这只锅子,他点上酒精灯,捞了水开始煮:“我们水里长大的,水蛭见的多了,水烧到40多度,蒸汽一蒸就全掉了。”

他把水烧了一会儿,就把手伸到锅里,水蛭很快就脱落,疯狂的在水里扭动,想离开锅子,但是爬到锅壁上只要爬出来一点就会被外壁的高温烫干。

我们小心翼翼的处理,很快把全身的水蛭都处理完了,最可怕的是敏感部位,伸进锅里还是很惊悚的。

水蛭很小,伤口虽然流血,但是并不严重,处理完之后,我再给刘丧各种熏蒸煮,对他道:“你看,这就是伙伴的作用,你得信任别人。”

“煮x这种事情,说出去不怕别人笑话么?”刘丧还想往回找吧,我看了看他的香辣调味包,心说椒盐香辣x还不如煮x呢。

弄完之后,我重新煮了水,然后把淤泥放入锅中,煮沸。把里面的水蛭都煮死,用百宝袋装了很多胶质的消毒淤泥,然后重新涂上,就往回走,进入丛林之中,来到五彩斑斓的第二颗凤凰木下,照例坎肩爬上了树,很快他就叫道:“**,这棵上树上也有皮,但不是蛇皮。”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七十一章

我还没发问,坎肩就从上面甩下来一团东西,那东西落在我们脚下,扎起了一团粉尘,都是伞菌的孢子,我的呼吸马上感觉到瘙痒,大骂:“做事规矩一点,别冒冒失失的,会害死人的。”坎肩被我骂的吓了一跳,我们退开些许,等粉尘慢慢散去,才重新靠近。

那一团东西是这里野兽的皮,应该是狍子之类的。坎肩上说上面还有不少,还都硬了。

这里长满了有毒的菌类,晚上还那么危险,应该不是捕蛇人或是猎人的杰作了,这个山谷当地人应该极少涉足,四周的村子肯定留下过各种传说。

但无论是之前的蛇皮,到现在兽皮,似乎都是跟着凤凰木走的,蛇皮和兽皮在雨量那么大的福建山谷里,还没有彻底腐烂,甚至保存的都还不错,时间不会超过三到五年。

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应该是三到五年前的人留下的。

为什么?如果是为了赚钱,这些兽皮肯定比兽肉的价值高,如果是为了吃肉,在全是毒菌的丛林里吃肉的风险太高了。

想着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让坎肩把我拉上去,我爬到树冠的上方,阳光变得格外的好。我看到了无数的兽皮晒在树冠上面,都用树枝固定着。不仅是凤凰木,四周的树木也有。

“这是个记号。”我喃喃道,坎肩问:“什么?”

这颗树正好在这片毒林子和外面的林子之间,边上有一条小溪,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理标示,如果是树冠中行走很容易迷路,所以这颗凤凰树是一个重要的标记。标记着这条分界线,那么之前的那颗凤凰木也是标记之一,那个区域我们没有仔细观察,但肯定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域。也许是因为那棵凤凰木下有一个隐秘的暗室。

“可这些皮呢?做记号需要不需要做成这么夸张,不是很浪费么?”坎肩问道。

我完全是灵光一闪,对坎肩道:“是气味,这些皮是为了在这里散发气味。蛇皮和兽皮的气味不同,他们在树冠间移动,这里的所有树冠都交缠在一起,是靠气味寻找路线的。当年有人在这里设计了一条我们看不见,也认不清的路。”

这里不同的关键点,都是用不同的浓烈气味来标注的。因为不同生物的脂肪有不同的味道。

嗅觉可能是我最不行的一项功能,我把刘丧和白蛇也叫上来,让他闻这些兽皮,他一边闻一边问我:“你干什么?”我摸了摸他的头说道,你仔细闻闻,这四周还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那应该就是我们的方向。good boy。

刘丧拍掉我的手,不过他赞同我的想法:“我觉得你说的东西,再进一步会更加合理,如果挂兽皮的树,代表着危险标记,挂蛇皮的树,代表着避难所,只要带上一只狗,训练好了,瞎子也能在这里活下来。”

我叹了口气,坎肩就道:“这种手法听上去是不是吴家的手法?”

我一想还真是,吴家有专门训练非常灵巧的狐形犬,能在树枝间运动。不过现在瞎猜一点用也没有,还得找闷油瓶的记号,否则我们真是寸步难行。因为这些皮都非常老了,应该没有什么气味了。

我身边没有带狗,是个失策,事情又回到原点,四个人开始去找闷油瓶的记号。我们先找了地下,这颗树地下没有任何空间,于是开始在四处转圈。找了几遍,没有看到记号,刘丧就道:“不行就顺着溪水进吧,否则又浪费一天。”

我心中烦躁,救人这么拖下去,收尸都收不上,最多是捡骨。坎肩忽然打了个响指,让我们看向丛林深处,我向那边看去,就看到在丛林的树荫中,站着个东西。浑身似乎是白色的,非常脏,非常高,有四米多。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们眯起眼睛看了半天,我发现那个东西是个“抛货”,抛货就是体积很大,重量很轻的东西,在空气中还是有轻微的气流,我看到那东西有轻微的抖动。而且这个东西看上去非常面熟,我之前肯定见过,但根本想不起是什么。

我看着刘丧,刘丧看着我,我对刘丧说:“你过去看看。”

刘丧看了看,摇头:“我觉得你过去看看比较合适,毕竟你身体也不行了,我现在战斗力还可以,你去看看,有危险的话,死前吼一声,告诉我们那是啥。你就圆满了。”

“我怎么就圆满了?***还是壮年。”我对坎肩打了个眼色,坎肩瞬间两秒内打出三颗弹子,啪啪啪,三下打在那东西上。一下三个涟漪荡开,我和刘丧恍然大悟。

这好像是个降落伞。

我看了看天,这里还有人玩过跳伞?这个降落伞是现代降落伞,看上去虽然也有几年时间,但肯定不是二战时期的。

我转头看了看四周,这里山谷的边上都是悬崖,是不是有人在这里玩极限运动,有人栽在这里了,我听说有一种极限的滑翔运动,死亡率非常高。

刘丧摸了摸下巴,对我道:“吴邪,你想,你说有一条路,在树冠上,有没有人会觉得树冠还不够高,他们想从半空中走。四五年前,有人在这里用滑翔伞,想划过整个林子,避开这个林子里的危险。”

那人肯定死在伞下面了,我心说,我对坎肩说:“你的弹弓箭拿出来,上面做个钩子,后面接绳子,我们把这个东西勾过来。”

坎肩站起来:“老板,我过去拿就行了,你怕什么?三四步路。”

我拉住他:“你别废话。”坎肩点头,我对白蛇和刘丧说道:“我们继续找记号,咱们不能浪费时间。”白蛇对我道:“老板,你看那伞上是什么。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