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盗墓笔记重启!铁三角全新冒险
《没有名字的人--上古文明的惊天秘密》
《新博异志》作者:蛇从革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藏海花.沙海最新连载.盗墓笔记8全集
《清明上河图密码4》(作者:冶文彪)
阴阳眼(1976年江汉轶事)作者:七水灵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时间这个狭小空间的沉默,气氛变得十分微妙。

没有人提出异议,或者惊讶,或者疑惑,对于我这句话,所有人都是沉默。

说明他们听懂了。但我无法判断他们的想法:是认为我不肯相信二叔是幕后黑手,勉强找了个理由为二叔开脱,还是早就有和我一样的想法,但不能在那么人多的环境直接讨论,怕破坏二叔的计划。

这种沉默让我的心跳非常快,不是紧张,而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兴奋,这就是二叔这个局的精妙之处了,关键的局眼就是:一种没有任何理论支持的可能性,却让我们的直觉开始倾斜。

众人都各怀鬼胎,只有白昊天有些恐慌和局促,忽然从一个外围吃瓜粉丝,一下子和这么多传说中的人物挤压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之前在短时间内,失业,械斗,被绑架,被抛下悬崖,中剧毒。她和当年某个时期的我肯定是一样的心态:人生如过山车,翻圈超过20个,多淡定的人都是要吐出来的。

耳边似乎传来了SCARSONG的伴奏,所有人的眼神都在这个音乐里飘忽。

二叔这一次,算是非常靠近当年老九门时期的状态了。当真是利用人性到了无法言表的状态。
我反问了自己好几次——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我是不是在为二叔开脱,但我最终下了定论。我也知道其他人都下不了这个定论,我心中更相信二叔是在保护我们,因为我更了解他,我知道这个可怕的局不是他的极简风格。

而这么奇怪的局,并不能靠猜测,二叔在杀死我们的同时,一定会偷偷同时给出提示,提示他的真正想法,这个提示会非常非常隐蔽。所以不会是任何的暗号,而应该是很多我们了解他的人,知道他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比如说,对于我,一个非常复杂的局,有效但是缺乏二叔的风格。二叔明显可以更加简单的干掉我们,却没有这么做。等于直线跑道非要Z字超车,这不了解二叔的人是发现不了的。

那么,我就有必要回溯一下,之前所有的过程了,十一仓的用意是什么,白昊天的用意是什么?二叔一直在阻止我来,但我还是来了,他的阻力让我的队伍发生了什么变化。

我看着白昊天,这个丫头会不会是个关键?又看了看刘丧,其实从各种逻辑来说,现在出现在谷底的人,是不是都是必然的?我们无法进入喊泉,最终从这儿进入到了山谷,而黑瞎子和闷油瓶正好在谷底。是不是也是必然的?

按照这个理论,一些事情变得清晰了起来,小花应该是最安全的,他一定也能发现二叔的猫腻,而且他肯定比我更早能够理清,是个睁眼玩家,他的举动我要仔细研究,因为也许能反推出很多的可能性。

胖子现在非常危险,因为他偏离了二叔的轨迹,黑瞎子和闷油瓶在这里,肯定是为了救我们,那第二条路才是二叔希望我们走的路,第一条路胖子进去了,会非常危险。

我们在这里的人,都应该还算是走对了,整个过程中,江子算的出现是一个bug。是二叔始料未及的,我也要尝试把江子算去掉,看看事情的发展轨迹。

我还是看着白昊天,直觉告诉我,我的作用,就是把她带进这里来。

“对了,你们为什么会知道我们会在悬崖下来?”我看还是没有人说话,问黑瞎子道。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八十三章

黑瞎子缓缓的说道:“第二条路线,凤凰木就在悬崖的上面,如果你仔细看,这个位置的悬崖是最矮的。而且人的习惯,是不会再去四处寻找,你应该就在凤凰木的下方附近,开始攀岩。”

听上去不是必然的选择,但我从黑瞎子的说法中,感觉到了非常轻微的敷衍,这个理由不是真正的理由。

那么说来,黑瞎子的“作用”,是不是就是在这个位置等我们下来。

抛去很多的突发事件,我觉得二叔是希望我尽可能多的带人下来,江子算和小花遇到了焦老板,可能都是突发事件,所以最终进到这里的人只有我们几个烂番茄,但此时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继续了。

我没有再问下去,因为我知道如果所有人都和我一样的心态,我们是不能谈论二叔的这个计谋的,任何被传出去的可能性都不能有,我们只能靠默契来配合。这个时候必须直接讨论正题,然后从正题中试探对方,并沟通了。

黑瞎子递给我热水,我斩钉截铁道:“不管怎么样,先救胖子。然后引焦老板的人进来,喊泉内也有毒气,他们肯定也从喊泉进,肯定带着防毒设备,我们要利用这里的优势抢夺他们。”

刘丧有气无力的说道:“他们有防毒设备,我们在毒气里裸奔,我们的优势是什么?是智商低所以死的时候不痛苦么?”

我问道:“你们的野人服呢,你们的衣服是可以防毒气的吧。”

黑瞎子摇头,笑起来:“不行!对不起,只能坚持五分钟。我们这里的食物,都是在下雨的时候获得的,你看。”他搬开一边的草垛,草垛后面全部都是用树枝穿起来的鱼,用烟熏干了,足有上百条。“在大雨的时候,在地上挖洞,然后溪水上涨,鱼进来,水退了之后,鱼就很好抓了。鱼很好吃,你要不要来几条。”

“那我们不是困死了,你怎么说我来了我们就能行动了?”我问道。

黑瞎子看了看白昊天:“你是白家人吧,你憋气能憋多久?”

白昊天惊恐的看着黑瞎子,没回答,黑瞎子说道:“你说实话,我们又不是坏人。”白昊天就道:“一分钟都不行,我没带泳衣。”

我打断黑瞎子道:“你说清楚点。”黑瞎子在泥地里用碳笔划线:“这是我们的位置,这是悬崖,这是小溪,我们在5分钟内可以到达一条小溪,这条小溪的1500米外,有下一个地下休息站,这个休息站是有一条狭窄的通道从水下可以到休息站里去,我用碳灰做一个防毒面具,加上我眼睛,在水中呼吸三次,不至于致死,也就是1500的距离,只能呼吸三次,第四次防毒面具就无效了。”

“你不能做多几个么?”我问道。

“问题是,你来不及更换,你只有三次呼吸的机会,我想做的事情是,做一个用泥巴的麻袋,把你装进去,我们冲到小溪边,把你丢河里,然后你直接三次呼吸,潜水到下一个休息站,那个休息站离喊泉的出口只有300米远,我们会把制作毛毛衣的技术教给你,你自己做一件毛毛衣,进到喊泉的出口,那个地方,有一个水泥房间,应该是当时的特务修建的,到了那里,我再和你说下一步该怎么做?”

我听着莫名其妙,黑瞎子看着我:“然后,你也要做一件事情,你们两个配合,我们就能够脱离这个困境。”再看着刘丧:“你只需要干一件事情配合我们,就是告诉我们什么时候会下雨。”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八十四章

黑瞎子说完,我们三个萌新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等了一会儿,白昊天默默的说道:“没有泳衣我绝对不下水。”

“我短裤很大,我可以帮你剪个三点式。”黑瞎子说:“我一个人生活很长时间,手很巧的。你要什么款式的,最近Victoria's Secret比较流行,我可以缝个编织的收边给你。”

白昊天坚决的摇头:“不行!”

黑瞎子看向我:“这谁啊?一点规矩都不懂,我的裤衩当年可是限量款。”

我心说***曾经穷到过卖原味内裤么?标题怎么打,黑瞎子原味品牌。对他道:“你能不能说的详细一点,我需要做什么?刘丧需要做什么?”

黑瞎子摇头:“你要做的事情,我现在不能说,但我能保证我的计划成功率很高。”白昊天一把按住我的手,对黑瞎子说道:“不说清楚,我们小三爷是不会干的。”

黑瞎子墨镜看不到眼神,只是看了看白昊天的手,笑了起来,一边的闷油瓶坐直了身体,黑瞎子回头看了他一眼,有点哭笑不得。

刘丧在边上说话:“黑爷,你们三个人出生入死很多年,都很有默契,不说,觉得我们两个人还不能信任?”

白昊天看着刘丧:“你肯定是不能信任的,我被绑票的时候他都和我说了,是你一直在通报小三爷的位置。”她看着黑瞎子:“我们白家世代和吴家交好,我现在是小三爷的徒弟,小三爷都认可我了,你可以信任我。”

黑瞎子笑,又回头看了一眼闷油瓶,我就对瞎子说:“你把他们两个人都打晕吧,胖子都快成腌白菜了,我们没时间矫情了。”

其实我已经知道黑瞎子在玩什么把戏了,他之前教过我这种技巧,这两个人中,肯定有一个人,他觉得有些问题。刘丧之前的举动,虽然从情理上是能说通的,但毕竟是有恶意的,而白昊天刚才的话听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但我并不知道黑瞎子在我们昏迷的时候,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发现。

黑瞎子叹了口气,忽然发力一下冲过来抓住了我的脖子。在我的脖子后面佯装一按,我立即心领神会的晕倒,听到白昊天一声惊呼,黑瞎子立即说道:“不要慌,他不是吴邪。”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躺在干燥的地上,听到白昊天的惊呼声,一边黑瞎子就说:“别慌,你们分不出来是正常的。”
我听着白昊天应该是完全蒙逼了,似乎躲到角落里,刘丧啧了一声,“你到底在干什么?”
黑瞎子就说道:“吴邪当年的事情你们都大概了解一些吧,其实从当年回来,吴家人就一直怀疑,回来的吴邪不是真的吴邪,而是被人调包了。”
“吴家人都是吃屎的么?这都会搞错,而且就算吴家人会搞错,小哥是张家人,熟悉易容缩骨,也会搞错?”刘丧说道:“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别玩了。”
黑瞎子顿了几分钟说道:“好吧,你说的对,我实话告诉你,我们两个人,都被人胁迫了,我们在这里堵着来这个山谷的人,来多少人杀多少人。除了吴邪不能杀,其他人我们都必须干掉。”
我心说瞎子真是信口胡说,就是因为他真话假话都是用这种口吻说的,所以这么说出来,反而听上去还真会让人想想。
但刘丧似乎不信,“那你们救我们做什么?放着不管,死的更快。”
”威胁我们的人,已经很久没有和我们联系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在等他的下一步指示,我得知道你们是不是他派来给我们消息的。”黑瞎子正色道:”现在我们开始对暗号,对上了,你知道我说的不是假话,你就把话带给我们,下一步的指令是什么。对不上,我立即下手,你们两个人不是对手,就对不起了。“
刘丧没回答,我看不到表情,但我觉得刘丧肯定是一脸懵逼。
接着,黑瞎子忽然说了一句话:“She passed the salley gardens with little snow-white feet.请答题。”
刘丧还是沉默,黑瞎子对着角落里的白昊天:“角落里的朋友也可以抢答,我们的暗号对一共十一句,对出来任何一句都可以认证。”
还是沉默,黑瞎子默默的说道:“我数道三,三,到一我就动手了,错杀不怪我,二。”
我此时完全不相信瞎子的话能起任何作用,一方面我还是非常信任这两个人,虽然他们都有问题,但不会是大问题。第二,瞎子的口气实在太不严肃,任凭是任何的正常人都不会上当的。
没有想到的是,一字还没有说出来,刘丧忽然开口说道:“But I was young and foolish, and now am full of tears.”
黑瞎子一拍手:“果然,你怎么一开始不说,到底现在什么情况,我们在这里守了那么久了,你咋才来捏。”
刘丧说道:“我没有听说它布了你们这两步棋。但没有想到你能说出暗语来。”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八十六章 重新再来

【不要脸的申明】

因为有一日酒醉,当日写的内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偏离之前的情节太远,原本想强行扭回来,但是几天之后发现这个情节离开主要设定太远,所以剧情出现了一些不可逆转的变化,这个变化改变了故事的主要行动线。在昨日情节进展的时候,已经不可能扭回主线,秉承着一贯的质量优先的精神。我决定今天的更新内容,直接跳回主线,大家可能会看不懂。但没有关系,反正前面你们可能也看不懂。

此外在这里和大家说一下,网络连载因为时间有限,修改困难,所以这一版的重启,在日后肯定会被修成第二个版本,熟悉我的老读者都知道,我的小说很多时候第一次网络连载,到第二次网络的精修版,到最后的实体书版本,会有很大的不同。好诗在校,好文在修,希望大家可以在重复阅读的时候,获得多重的乐趣。

今天这一章为回归主线的开头,中间中断的部分,有一部分会直接删改,有一部分请自己脑补。
【正文】



大雨淋在山谷中,毒气终于散去,我们都从地牢中出来,只觉得气闷异常,林子里没有鸟叫,就少了林子的气息,显得有些诡异。

我们继续往前,胖子就一直在那边唧唧歪歪,说为什么这么个地方,到现在都没有被人发现呢。这满天下的无人区,深山老林,都是假的,驴友们,背包客来来回回踏了几千遍,这里全是毒气,多少会有人误踏入这里,然后直接死在林子里,那很快各种救援队都会来,这里应该上头条一百遍了。
这事我也百思不得其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地方平时并不是这样的。

当年我们在西部,塔木坨被称为雨中的城市,只有下雨的时候才会出现,事实证明也是胡扯,不管是不是下雨,那玩意就在那儿。

但一切的谜团应该就在今天能揭开了,这个山谷不大,雷城应该就在其中。

之前在地牢中看到了无数的尸体,都是历代听雷之人,来到这里之后的残骸,似乎能够听到雷声秘密的人,就一定最终会被内心奇怪产生的欲望驱使,来到这里。但它们到了这里之后,全部都死了,难道这是一个死亡陷阱么?比如说老天爷不想让我们能听懂雷声,所以在我们的脑子里加了保险装置,只要听懂雷声的人,就会启动保险,人就会自动来这里送死。

那我们这批人算什么,我们都没有听懂雷声就来送死,简直是热心的在帮忙测试陷阱是不是管用,我们是保修么?

“雷城”太过于神秘,以至于我往前走的时候,心脏狂跳,我特别害怕,在丛林的深处什么都没有。但如果有东西,那会是什么呢?这种对于未知的兴奋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们在林子里跋涉了两个小时,身上被雨浇透了,终于我发现前面的树木出现了变化。

这些树木都有不同程度的倾斜,似乎被什么物体撞击过,但又没有撞断。

穿过了这个区域,我首先看了林子的中间,又一块巨大的空地,空地上,立满了十米高的高大土包。大概有六七个。土包上稀稀拉拉的长着一些树木。

“坟包?”胖子喃喃道:“这。。。。。。这。。。。。。是大坟。”他看向我:“天真,看上去很完整,这不是雷城,这是雷鼓墩,你三叔是让我们来继承这几个坟。”

说这他就要走上去,我皱起眉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整的封土,看坟上的树这些土包肯定有些年头了,这里这么多雨,怎么样土也应该被冲成一个高地,但这些封土非常完整。

胖子用铲子对着土包用力一敲,发出了当的一声,挖了几下铲开土皮,我就看到了里面的青铜。

“这是什么?”胖子蹲了下来,黑瞎子过去:“这是塔顶,这地下有一片塔林。”他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山势,我看闷油瓶,他也在看四周的山势。黑瞎子看向闷油瓶,又看向我:“这里写着字,你们来看看,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这个地方,可不得了。”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八十七章

我蹲下来,看到在一块青铜上,刻着一行字“东大乘金幢祖塔”,看上去是佛教的说法,我研究不深,等黑瞎子说下去,黑瞎子没开口,胖子却说道:“这是东大乘教的祖塔?”我问道:“你知道?”

“什么话?”胖子来劲了,歪头对黑瞎子道:“瞎子,你说这个东大乘,就是那个东大乘?”黑瞎子点头:“应该是,谁会做这种假?”

看我懵逼的样子,胖子就对我解释道:“这是明朝一个大邪教,当时在全国叫做东大乘教,在福建就叫做金幢教或者金童教,最开始的时候,这个邪教以炼丹为核心,在全国各地深山中都设了丹塔,到了清朝和民国,就开始敛财和参与政治,后来大部分都被剿灭了,但到了现在很多地方还有这个教派。”

“鼎盛时期,金童教在全国所谓的仙山中都有大量活动,这里写着祖塔,看似是他们一个非常大的活动场所。有一些塔楼仙殿被埋在这里的地下了。”黑瞎子补充。

“这和听雷有什么关系,为何听到雷声之后,人会到这里来?”我问道。

所有人沉默,显然大家并不知道,黑瞎子笑了起来:“你还挺好学。”胖子道:“金童教讲究炼丹和法术,以羽化为最终目的,但现代金童教好像都在做金融现金贷。”说完胖子好像说漏了嘴,立即转移话题:“成仙要渡劫,都要被雷劈的,你看这青铜的塔顶子,说不定是引雷用的。”

我心说胖子肯定是最近借过高利贷,心中叹气,好在我也不担心有人能逼他还钱,至于金童教,我此时倒也想起来一些,常识我还是有的,金童教在于明朝万历的时候,那个时候冶炼技术非常发达,明显这塔顶的青铜瓦皮,不是那个时候的青铜材料,应该是更早的技术。

如果三叔和杨大广他们也来过这里,那么杨大广祖坟中宋代壁画,十有八九就来自于这儿。这些青铜塔,是否是宋朝时期的。在我的记忆中,金童教之前和罗教,还有北魏的大乘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北魏的大乘教一直延续到北宋是一个高峰,这个教派无生鬼母的一些说法,几乎是后来所有邪教的范本。

此时我脑子里有了一个灵感,但是没有说出口,明朝时候有个道士,叫做戴明说,他写过一本奇怪的东西,里面似乎是小说,似乎是记录的,写过一个叫做无生庙的地方,据说是无生鬼母的祖庭。只有天雷所引才能看见,就是打雷的时候才能看到。

邪教定祖庭从来是追认,不可能直接修一个,都是从传说中找一些线索,和一些古庙匹配,能说通的,修缮一下就开始大肆宣扬,这些青铜年代久远,是否是宋代的古塔,被后来的金童教发现,修缮为祖塔,在此炼丹?

那么为何他们会选择此地为祖塔修缮,是不是这些古塔和这里的雷雨之后毒雾散去的自然现象呼应,呼应了无生鬼母的一些传说呢?

这些只有进去才知道了。

一行人开始在四周寻找盗洞,胖子就提醒我们,如果下面都是青铜塔,那么我们其实脚下的结构是非常脆弱的,千万不要随便爆破。我说这里可能随便丢雷管的人就你一个,你自己管好自己就行。

都是行家,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一个盗洞口,用蒲团覆盖着,已经全部都是杂草,胖子要打开,黑瞎子说道:“先等等,我们来商议一下。”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八十八章

这个队伍里都是问题儿童,作为我的朋友们,我都很熟悉他们的套路,但是他们之间的行为习惯是五花八门的。
胖子是自然派的,他经常说自己是猫系的男子的,我嘲笑他如果是猫也是加菲,但他很多时候和猫是很像的,他看到食物的时候想吃食物,看到危险的时候想逃避危险,如果同时看到食物和危险,他会看哪个离他最近先处理哪个。
但黑瞎子是蛇系的男子,不要看他吊儿郎当的样子,蛇遇到危险的时候,会吐出之前吃的食物,保持身体最好的状态。换句话说,猫是喜欢在危险中寻找乐子的,因为反应速度够快,但蛇是以一切能够抵抗危险为第一要务的。黑瞎子的注意力比胖子更集中一点。

而刘丧是猫鼬系的,活下去和看着闷油瓶就是他唯一的人生理想。

所以黑瞎子说我们要讨论一下的时候,我很容易能明白大家的想法,胖子已经满脑子要下去了,而瞎子可能会让我们作出一些胖子认为没有必要的措施,抬头看的时候,果然胖子已经在解绳子了。对黑瞎子说:“你说。”但手已经伸向草盖子。

黑瞎子按住他的手:“一直以来我们都不知道听雷这件事情背后的历史系统是什么,这一行其实很难隐藏这种线索,金童教的字在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到了这里才出现,之前看到那么多尸体,估计都是金童教徒,竟然都没有一丝的文本的外泄,或者传言出去。而你三叔当年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汪家张家的事情,你吴邪多少能查到那么多,但这件事情,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听你三叔提过,你不觉得有些反常规么?”

胖子点头:“此时应该下去,按照我们的经验,下去看一眼,很多眉目都出来了。当然我不是说要莽撞。”

黑瞎子对他道:“其实在来这里之前,二叔让我去查过附近的一个村子,这个村子里的人世代都是哑巴,我在那个村里住了一段时间,大概查到了村里的一些情况。这个村的人从很多代之前,就认为他们有听雷的能力,他们生下来的时候是可以说话的,但婴儿在第一次听到雷声之后,就全部变哑,村里人认为这是上天对于他们能听懂雷声的惩罚。”

胖子这才松开手,看了看天:“你的意思说,如果知道了听雷的秘密,就会变成哑巴?”

黑瞎子说:“那个村子的情况比你们想的复杂,但我想说的是,那个村子里的人,如果离开村子超过10里,就会忽然死去,他们被困死在那个地方,听到雷声就会变哑。如果雷声本身有保护机制,而我们不清楚的话,知道了雷声的秘密,可能我们会受到伤害,所以,现在我们谁下去,就需要好好讨论一下,如果全部变成哑巴,也不值当。”

人是无法逃脱雷声的,一生中雷声这种东西,是人就会经历。我看了看胖子,胖子被瞎子说怂了也是少见,问黑瞎子道:“那个村的事情,你之前怎么不说?”

黑瞎子咧了咧嘴,忽然有点不好意思:“哎,那夹杂着私事。”

TOP

顶!!!!!!!












武汉市代孕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八十九章

在我的追问下,黑瞎子大概说了一下那个村子里的事情,因为一直没有机会和黑瞎子仔细聊到底二叔是什么打算。所以我和他聊了两三句。

时间紧迫,胖子在边上不停的各种抓耳挠腮,所以聊得也不是很详细,大概的情况是,二叔在调查民俗的时候,发现了在闽南有一个村子,几代都有一种残疾,查水土一直查不出原因,当地政府帮助搬迁也一直没有结果。因为这个村子的位置在二叔调查的几个可能得南海王墓的墓眼上,所以二叔请了黑瞎子过去查探。

黑瞎子过去的时候,在里面遇到了一对拍摄电视纪录片的团队,和他们起了一些冲突,具体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据说纪录片的领队是个女的,非常不待见黑眼镜,这个部分他也没有细说,黑眼镜在里面发现了很多南海王墓的痕迹,和我们在其中看到的很像,比如说眼睛的图腾、雷公像,散落在村子的祠堂里、马厩和一些石头墙里都有带有图腾的碎石。

黑瞎子觉得这个村子里的人,要么参与过南海王墓的建设,是西海落云国的遗民,这个村子里的人用的手语和文字都和外面不同,几乎无法和外面的人交流,这些村中的石头石臼年代久远,是当年修墓时候遗留下来的。

要么就是这里的人,进入过西海落云国的地下河系,这些东西都是从里面搬出来的,黑瞎子认为村子里肯定多少有一些线索,最关键的是,这些人哑病,是不是和他们的祖先进入过西海落云国有关。

从我听来,第二种可能性更加靠谱一些。

他们经过一番查访,发现了村里有个特殊的仪式,因为婴儿无法避免的在第一次打雷之后,就变哑无法哭泣,所以每一个新生儿遇到打雷的晚上,村里的家庭都会进行特殊的仪式,黑瞎子就想参加这个仪式,拍摄下来,作为资料。但是却被拒绝了。

他想尽一切办法最后混到了仪式里,却发现这个仪式的真实目的是,在婴儿脑袋上的缝隙中,放置一个银环,让婴儿的头盖骨无法闭合,最终形成了一个空洞。根据当地人说,如果不这么做,这些孩子们是无法离开这个村子的,只有头骨开孔的人,能够离开。

而同时黑眼镜也发现,当天上开始出现雷声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如同梦魇了一样,所有人都停止不动,听着雷声。

这和我在林子看到焦老板的队伍的举动一模一样。

那个纪录片的领队认为这是愚昧的旧习俗,但是黑眼镜觉得这个村子自然环境如此恶劣,但是却没有人能够离开,肯定是有理由的,他们查了无数的资料,在村子的后人考中看到了唯一一个例外,有一个在村中出生的女童,那三年遇到了干旱,第一次雷声来到之前,她已经长大,头骨已经闭合,无法再植入银环。

三岁那年,她是在放牛的路途中遇到自己人生中第一场雷雨的,那场雷雨不仅没有让她变哑,还让她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景象。从而揭示了哑巴村几个世纪以来的谜团真相。

TOP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一百九十章

根据那个女孩的说法,她在哪一年,第一次听雷的时候,看到了雷声。

这个形容非常的有意思,看到了雷声,从来没有人用这种方式形容,胖子就问是不是看到了闪电,这姑娘语文学的不咋地。

黑瞎子告诉我们,在这个姑娘的形容里,她看到了雷声像浪一样朝他涌过来,她只能逃跑,浪一次一次将她吞没,把她赶往一个山谷,在那个山谷里,她看到所有的浪都涌向一个山间的缝隙,她也只能往哪个地方去跑,最终走进了那个缝隙。

在那个缝隙中,她看到了一处古代炼丹的遗址,其中有一位仙人仙蜕,洞中有壁画,有仙人凿山,为当地人头颅开洞授法的记录。

她在哪个山洞中度过了一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并没有变哑,而且她离开村子,也不会死亡。黑瞎子觉得这个村子之所以会有这样的顽疾,似乎是这个仙人故意所为,这个仙人设局将这个村子里的人困死在这里。以为他修炼之用。

在山洞的深处,黑瞎子发现了洞壁上附着了非常多的青铜簧片,深入到山体内部,在这个仙人壁画画的那些开凿的山上,也有很多人工开凿的山洞,洞中也有很多的簧片,和我们在杨大广祖坟中看到的如出一辙。

所以黑瞎子带着村里人炸平了四周的几个山洞,神奇的是,之后再打雷的时候,村民就不会再看着天空,进入梦魇的状态。

我们坐下来,胖子摸着下巴:“也就是说,村民的这种情况,是因为特定雷声,和山体共鸣引起的。”

“如果山中被植入了青铜簧片,对雷声进行了反射,就会形成一种特定的声波,这种雷声会对头骨某几个区域打孔的人产生共鸣,让他们产生意识混乱?”我说道,心中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

如果按照这个理论,焦老板的人进入到山中听雷,并不是寻找雷,而是在有雷声的时候,去寻找有簧片的山。

当时的那个山谷,四周的山中肯定也埋入了簧片,所以在雷声响起的时候,山谷中的人会被魇住。

那个仙人,应该就是金童教的某个教宗,不知道是哪一派的,那么焦老板难道目的并不是雷声中的信息,而是金童教的祖庭么?这个古老的邪教难道把财宝都留在了祖庭里了?三叔的短信,当年杨大广他们的听雷,只是为了这些财宝。

听上去是挺符合三叔的套路的,但是我觉得不对,因为在录音带中的雷声,我在杭州听到过一次一模一样的。按照道理,这种巧合的几率几乎不用去计算,但这件事情确实发生了。

雷声绝对是有问题的。否则三叔也不需要去南海王墓寻找听雷的资料。

胖子看黑瞎子没有再说下去,就问道:“瞎子你说那么多,无非是说,下去有可能被魇,有可能变哑巴,那你的结论是什么?”

“你看这天,等下可能会打雷,我们现在在雷城里,打雷之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不管发生什么,一定都和我们脚下的青铜塔是有关的。”我帮黑瞎子说了出来:“这个塔的塔顶是青铜做的,不管是传音还是引雷,都非常合适,进去之后,如果天雷咋现,我们也许会遇到不可以描述的危险。所以,我们得有人留在上面做救援。这个人选,我觉得应该是我和胖子,你和小哥已经做过一次先锋了,该轮到我们了。”

黑瞎子说道:“我觉得应该是胖子和哑巴去,因为他反正也不太需要说话,胖子你上半辈子应该说够了,下半辈子少说点。”

TOP

返回列表